該公司與美國國家安全監管機構達成和解,但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升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消息,卻嚇壞了投資者

重點:

  • 圖森未來宣布其聯合創始人、首席技術官侯曉迪將擔任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
  • 消息宣布後的兩天內,公司股價跌去了三分之二,收於IPO以來的最低點

陽歌

圖森未來(TSP.US)稱,兩項新的重大進展正在爲其期待已久的自動卡車駕駛技術的商業化鋪平道路,但投資者似乎不這麽覺得。

第一個重要消息發布於2月22日,該公司披露,已經與美國國家安全監管機構達成和解,掃除了發展中的一個主要的潛在障礙。不到兩周之後,該公司在上周宣布了管理層的重大調整,即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侯曉迪接任兩個最高管理職位。

雖然看起來相當重要,但第一個消息基本上沒有引起關注,圖森未來的股價第二天收盤下跌1.4%。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爲公司的做法不同尋常地低調,只是向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提交了信息披露,沒有發布更高調的新聞通稿。有重大消息發布時,投資者都會期待看到新聞通稿。

雖然第一個消息的反響平淡,但當圖森未來宣布侯曉迪升任CEO和董事長時,情况就截然不同了。上周四消息發布當天,股價暴跌了22%,第二天又跌了13%。

總而言之,這只股票在過去兩個交易日蒸發了三分之一的市值,最新收盤價11.49美元創下歷史低點,幾乎比大約一年前40美元的IPO發行價低了四分之三。實際上就在今年年初,該股票還接近IPO價格。當時,公司宣布了一個重大的里程碑事件,即它利用自主研發的系統,在公開道路上完成了所謂世界首次全自動重型卡車的駕駛測試。

那麽,這家公司到底怎麽了?

答案遠非它英文名字裏暗示的那麽簡單。該公司的根基在中國,但最近已經把重心放在美國業務,後者比兩位創始人侯曉迪和陳默的出生地的業務要先進得多。

在美國的快速發展幫助它吸引了衆多知名投資者,包括美國領先的快遞公司聯合包裹服務(UPS.US)、芯片巨頭英偉達(NVDA.US),以及納威司達公司。它還與大衆汽車(VOW.DE)的子公司Traton SE達成了開發協議,幷與瑞典卡車製造商斯堪尼亞建立了夥伴關係。

其對美國業務的重點關注引起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注意,後者開展了一項國家安全審查,其結果就是2月22號公告的重點。與此同時,3月3日觸發股價暴跌的消息更像是一場權力遊戲——侯曉迪把聯合創始人陳默從董事長的位子上趕走,同時也免去了上任不久的CEO呂程的職務。

商業化之路

在對相關背景做了一番瞭解後,我們將在接下來的篇幅更仔細地研究這兩份公告,首先來看看CFIUS的審查情况。雖然投資者的反應冷淡,但該進展其實是相當重要的,因爲它表明該公司今後的發展可以免受美國政府出於國家安全方面的關切而進行的干預。

圖森未來在公告中表示,CFIUS已經完成了對它的國家安全審查,並達成了一項協議,根據協議內容,它將對部分數據的訪問進行限制,並“采取一個技術控制計劃”。協議內容還規定,圖森未來將任命一名安全總監,擔任董事會的政府安全委員會主席,並定期與CFIUS的官員碰面。

協議的另一個主要內容是,圖森未來同意將中國領先的門戶網站新浪的投資凍結在目前的水平,並在新浪首席執行官曹國偉在當前任期届滿後退出公司董事會。此舉旨在减少中國政府對圖森未來董事會的任何潛在影響,因爲新浪是一家大型媒體公司,需要與北京方面的監管機構保持密切聯繫。

正如我們前文所說,這一發展看起來相當重要,因爲它將使圖森未來今後面臨極小的監管風險。因此,讓人感到有點費解的是,喜歡大肆宣揚所有重大進展的圖森未來,爲何選擇如此低調地宣布這筆交易。也許它是想避免引起中國監管機構的注意,因爲它也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國運營其自動駕駛卡車技術。

圖森未來高層的人事變動,看起來相對簡單。侯曉迪是圖森未來的聯合創始人之一,由於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背景,他也是圖森未來的“大腦”。除了目前擔任首席技術官外,他還將負責公司的企業運營。

即將離任的董事長陳默將繼續留在公司董事會,他是圖森未來的聯合創始人,但有遊戲行業的背景。即將離任的首席執行官呂程有財務背景,2019年到2020年擔任圖森未來的首席財務官,在公司上市前約半年被提拔爲首席執行官。

圖森未來在宣布人事調整的公告中表示:“隨著公司進入L4自動駕駛卡車技術商業化的下一階段,這是高管接任安排的一部分。”

投資者很可能被嚇到了,他們擔心侯曉迪除了之前負責技術研發外,現在還要兼任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精力過於分散。像侯曉迪這樣以專業見長的人,往往並不總是最佳的管理者和經理人人選。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投資者的擔憂是合理還是誇大。

至少從估值的角度來看,與那些競相將自動駕駛卡車技術商業化的同行相比,該公司的股票估值仍相對較高。圖森未來目前的市淨率爲1.9倍,雖然不是很耀眼,但仍高於優步支持的Aurora(AUR.US)的1.5倍和Embark Technology(EMBK.US)低迷的0.6倍。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Founded in Beijing in 2010 as a trendy grocery store, Pop Mart gradually transformed into a “blind box” collectible toy seller in 2015 after acting as an agent for Japanese character doll Sonny Angel.

快訊:泡泡瑪特預告收入盈利大升

最新:「盲盒」玩具銷售商泡泡瑪特國際集團有限公司(9992.HK)周四發表正面盈利預告,預計今年上半年收入可能按年增長不低於55%,淨利潤則上升不少於90%。 利好:由於港澳台及海外收入高速增長,加上持續優化產品成本、加強費用管控以提升盈利能力,引領盈利大幅增加。 值得關注:該公司預計的淨利潤金額,並無計入未完成統計的金融工具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因此中期業績公布的最終盈利表現,可能會有所不同。 深度:泡泡瑪特於2010年在北京成立,本來是一家潮流雜貨店,2015年代理日本角色玩偶Sonny Angel後,逐漸轉變為「盲盒」潮流玩具公司。該公司2020年11月到港交所上市,成功集資約50億港元。由於近年於中國市場的增長開始放緩,該公司近年開始於海外擴張,例如收購英國合作夥伴Mogic Ltd.,為未來收入提供新的動力。 市場反應:泡泡瑪特的股價周五大漲,中午收市升11.3%至41.9港元,創52周新高。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industrial metal used in electric car batteries has dropped 85% from its price peak to around $90,000 per ton, hit by a supply glut and slowing vehicle sales.

碳酸鋰價格大挫 「鋰礦雙雄」齊轉虧

2022年,碳酸鋰價格一度高達每噸60萬美元,但最近已暴跌至約9萬美元,跌幅達85% 重點︰ 受碳酸鋰價格暴跌拖累,兩大鋰礦龍頭天齊鋰業和贛鋒鋰業上半年由盈轉虧 市場預計在需求減少、庫存嚴重的大前提下,碳酸鋰價格難大幅反彈   裴梓龍 這幾年來,全球掀起新能源車熱潮,令車用電池發展一日千里,其核心原材料碳酸鋰成為各國必爭之物。各國眼見鋰價直線上升,紛紛開始增產,同時新能源車銷售增速減慢,以前是鋰礦供不應求,碳酸鋰價格在2022年一度高見每噸60萬美元;現在供應提上來了,但需求少了,令碳酸鋰暴跌至最近的約每噸9萬美元,高位累跌85%,單計過去一年的價格,就已經蒸發了約70%。 鋰業正在步光伏業的後塵,陷入產能過剩,多家行業巨頭都錄得巨額虧損,兩大龍頭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9696.HK; 002466.SZ)和江西贛鋒鋰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772.HK; 002460.SZ)發出盈利警告,同告轉盈為虧,前者預計上半年虧損達48.8億元至55.3億元,後者則虧損7.6億元至12.5億元。 對比去年同期,雖然碳酸鋰價格已經由高位下跌,但兩大鋰礦龍頭仍錄得巨額盈利,天齊鋰業去年上半年大賺64.5億元,而贛鋒鋰業的盈利也高達58.5億元,可想而知,碳酸鋰價格下挫,對行業龍頭帶來多大挫折。 「作為電池產業鏈中的中上游企業,天齊和贛鋒對碳酸鋰的價格最敏感。這一年新能源車銷售增長放緩,部分歐美車廠的車款更延遲推出,可見其銷售增速大不如前;相反鋰礦開採速度增加,去年整體產量就多了20%,尤其像阿根延這些南美國家近年非常積極開採鋰礦,加上之前碳酸鋰炒過頭,現在價格回跌,就直接衝撃天齊和贛鋒的業績。」凱基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說。 不過,兩家巨頭發出盈警後,其港股股價不跌反升,天齊在三個交易日內反彈7.6%,贛鋒更漲了13.8%。原來單計第二季,天齊和贛鋒的情況已好轉,其中贛鋒更扭虧為盈,經常性淨利潤介乎5,400萬至1.54億元;至於天齊第二季的表現比贛鋒遜色,仍虧損9.8億至16.3億元,但是比第一季虧損近39億元大幅減少,這就解釋了為何投資者在盈警後開始抄底。 除了因為碳酸鋰價格下跌外,另一大虧損原因就是天齊和贛鋒均投資失利。贛鋒在公告中提到,公司持有的金融資產Pilbara Minerals Limited(PLS)價格下跌,導致公允值產生重大損失;天齊則受到其聯營公司智利化工礦業公司(SQM)上半年業績將大幅下降拖累,上半年投資收益將會大跌。 PLS是贛鋒在澳洲投資的礦商,擁有全球最大鋰輝石礦山之一的Pilgangoora鋰礦,而贛鋒持有PLS公司約5.74%股權。事實上,今年第一季,贛鋒的金融資產公允值變動已由盈轉虧,虧損2.7億元,PLS的股價在第二季持續下跌,累跌約20%至一年新低,直接拖累贛鋒業績。 投資失利拖累業績 天齊的聯營公司SQM雖然未公佈第二季業績,但智利聖地牙哥法院於2024年4月對其2017年和2018年稅務年度的稅務訴訟進行了裁決,撤銷了稅務和海關法庭在2022年11月7日對於該案件的裁決結論,導致其確認了約11億美元的所得稅費用,並相應減少淨利潤約11億美元。根據《彭博社》預測的資料,SQM上半年業績幾乎肯定會按年大幅下降,將直接反應在天齊的投資收益上。 除兩大鋰業龍頭外,其他同行也不好過。鹽湖股份(000792.SZ)預計上半年盈利大減66.7%至54.9%、融捷股份(002192.SZ)的盈利也按年減少38.8%至49.7%、中礦資源(002738.SZ)盈利則下降60.1%至69.4%、雅化集團(002497.SZ)盈利更跌87.4%至91.6%,惟獨西藏礦業(000762.SZ)盈利上升了260%至410%倍,但卻是因為其他金屬價格走強帶動。 無論如何,對於鋰業股投資者來說,最關心的肯定是碳酸鋰價格何時見底,但市場認為在目前「產能過剩」、「去庫存」的大前提下,下半年並不樂觀。建信期貨的報告指出,國內碳酸鋰庫存已增至11.1萬噸,電池需求也在減少,加上下半年庫存壓力高,估計價格將跌至每噸8萬美元左右;華泰期貨早前的報告中也提到,下半年碳酸鋰的供需不會有顯著變化,預計價格仍維持震盪探底。 溫傑預計,在目前新能源車需求增長減慢的大前提下,碳酸鋰價格很難大幅回升,「我們很難去預判何時見底,但中短期來說這些中上游企業生意難做,因此我對鋰業股看法只維持中性。」 投行大和的報告稱,在天齊和贛鋒兩者中,更看好贛鋒的前景,因其鋰化合物業務能保持「薄利多銷」,如果電池業務不再有重大虧損,估計下半年可跑贏同業;瑞銀也認為,贛鋒大致上已消化其高價鋰輝精礦庫存,上半年鋰化學品銷量按年量長,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46.96港元。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Meituan entered a new cash-burning phase with the launch of its community group-buying and grocery businesses in 2020.

快訊:美團一個月回購8,385萬股

最新:美團(3690.HK)周三公布,公司剛於7月17日回購421.23萬股,每股作價116.2至120港元,涉及總額約5億港元。 利好:自從6月14日回購股份授權決議案通過後,該公司已回購合共8,385.79萬股,佔股本約1.34%。 值得關注:由於動用內部資金回購股份,可能間接令公司日常經營和未來投資資金減少。 深度:過去專注於餐飲外賣業務的美團,自從2020年開拓團購與新鮮食品等新業務後,公司處於「燒錢」狀態,把餐飲外賣與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的盈利全部抵銷,於2021年及2022年累虧近300億元。不過自2023年起,新業務表現好轉,經營虧損去年減少近三成至202億元;今年首季收入持續上升18.5%至187億元,經營虧損也大幅收窄45.2%至28億元。 市場反應:美團周四股價先跌後升,中午收市漲0.3%至119.5港元,處於過去52周的中間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藥捷安康曾9輪融資 事隔三年再衝港交所

這家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的藥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重點: 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但該合作已於去年終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並且第二次申請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隨著創新藥高估值泡沫破滅,生物醫藥企業赴港上市的腳步去年曾明顯放緩。不過,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發行)不斷收緊之際,相對活躍的港股市場成為眾多內地企業、尤其醫藥公司的重要募資管道。近期,藥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遞表失效三年後,第二次向港股發起衝刺。 初步招股文件顯示,藥捷安康是一家以臨床需求為導向、處於註冊臨床階段的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目前暫無商業化上市產品。公司擁有6款進入臨床研究階段的候選藥物管線,以及一款處於臨床前研究的管線。 其中,研發進展最快的核心產品Tinengotinib預計將於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國進行的一項臨床試驗,此後或將提交上市申請。換言之,藥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這款Tinengotinib是獨特多靶點激酶(MTK)抑制劑,有潛力治療膽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膽道系統癌症等各種復發或難治、耐藥實體瘤。招股文件稱,Tinengotinib是針對膽管癌世界首個、而且唯一一個針對FGFR抑制劑復發或難治性膽管癌患者,並已進入註冊性臨床階段的研究藥物。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膽管癌患者人數約28萬人,當中約25.2%的膽管癌患者出現FGFR變異,對於一款抗癌藥來說,約7萬人的市場規模並不算大。 在這個有限的市場中,Tinengotinib還面臨其他已上市的競爭對手。目前,美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已經批准三種FGFR抑制劑用於膽管癌的治療,中國市場則僅有信達生物(1801.HK)引進的佩米替尼獲批用於治療膽管癌。招股文件稱,獲批准的FGFR抑制劑,無法解決對前代FGFR抑制劑的耐藥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將滿足FGFR抑制劑耐藥後的臨床需求。 藥捷安康成立於2014年,公司現任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吳永謙2016年入股公司,兩年後Tinengotinib開始啟動在美國的一期臨床試驗,此後研發進展加速。現年61歲的吳永謙擁有逾27年生物醫藥行業經驗,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四環醫藥(0460.HK)的首席科學家,亦有醫藥企業管理營運經驗。 收入靠對外授權 由於暫無產品收入,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2020年8月,公司與韓國LG Chem達成對外授權合作,LG Chem以總計3.5億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獲得TT-01025在中國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獨家開發及商業化權利。2022年4月,TT-01025針對健康受試者的一期臨床試驗結束,試驗結果顯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與藥捷安康在2023年終止了這項合作,招股書並未披露具體原因。 自從吳永謙2016年接手公司以來,藥捷安康的融資步伐不斷加速,幾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資者,共完成9輪融資。從最初的融資3,000萬元,到最高的D輪融資6.43億元。2023年2月,藥捷安康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籌集了2.6億元,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 從藥捷安康的股東背景來看,不少資金為南京的政府及產業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鷹盟等,同時亦有中銀資本等機構投資者。 藥捷安康持續融資的原因在於缺乏穩定收入來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營收分別為12.4萬元和118.1萬元,由此可見,前述與LG Chem的合作並未給藥捷安康帶來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虧損,分別為2.52億元和3.43億元,其虧損主要來自研發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現金及其等價物餘額僅有4.97億元,按當前的管線進度,未來研發開支還將繼續增加。 因此,藥捷安康寄望於在港股上市後獲得更大規模的融資支持。招股文件稱,IPO融資所獲資金的61%將用於核心產品Tinengotinib的研發,20.4%將用於其他管線產品的研發,8.6%將用於元件商業化網路,其餘10%將用於一般營運資金。 藥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詳情,但港股市場對於無上市產品的未盈利生物企業的估值並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獲批上市產品,但到2023年仍沒有營收,其最新市值僅有5億港元,遠低於當年上市的115億港元。因此,藥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後一輪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