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佈其特應性皮炎藥物的2b期臨床試驗數據後,公司股價下挫,該藥物是達必妥的潛在競爭者,後者是一款大獲成功的藥物,由再生元和賽諾菲聯合開發

重點:

  • 尚在虧損的康乃德生物醫藥表示,治療特應性皮炎的藥物CBP-201將在今年下半年開始三期臨床試驗
  • 康乃德生物醫藥的股價在11月發佈初始2期臨床數據後下跌了一半以上,在數據更新後進一步下跌

林美心

中國的康乃德生物醫藥(CNTB.US)正迫不及待地想通過一種治療中重度特應性皮炎的藥物,以帶來其有史以來的第一筆收入,該藥物的臨床試驗正在穩步推進。但投資者並不買帳,儘管它于上周發佈了近期臨床試驗的更多數據。其中包括它計畫在今年晚些時候開始第三階段試驗的細節,這是尋求監管部門批准前的最後一個階段。

新藥CBP-201具有成為再生元製藥(REGN.US)和賽諾菲(SNY.US)聯合開發並大獲成功的藥物達必妥(Dupixent)之潛在替代品,後者在2020年帶來了35億歐元(40億美元)的收入,兩家製藥商相信它有可能達到100億歐元的年銷售峰值。其他製藥巨頭如禮來(LLY.US)和輝瑞(PFE.US)也在參與競爭,都有自己的皮炎治療藥物。

康乃德生物醫藥在其1月5日的公告中說,其2b期臨床試驗的更多分析表明,CBP-201可以安全地以各種給藥方案進行治療。它特別炫耀了其中的一個方案——每四周一次,每次300毫克(Q4W)——對於目前的藥物來說是一個“更方便”的選項。

康乃德生物醫藥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鄭偉在公告中表示:“我們對上述進一步分析的結果感到鼓舞,對CBP-201在療效和安全性方面以及更方便的每4週一次差異化給藥方式上,具備的高度競爭潛力充滿信心。”

儘管語氣樂觀,但投資者卻沒那麼看好。該公司的股票在上週三公佈消息的當天下跌了7%,儘管後來扳回了大部分損失。但由於投資者不看好新藥的前景,該公司的股票在過去52周內已經損失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價值。

特應性皮炎的終生患病率高達20%,在國際範圍內呈上升趨勢,是最常見的慢性炎症性皮膚病。除了這個市場,康乃德生物醫藥還希望其產品能夠用於治療哮喘和慢性鼻炎。

這家成立10年的公司,擁有四種管線藥物,但還沒有收入。它必須證明它的主要管線產品CBP-201至少與市場上已有的產品一樣好,或者更有優勢。這似乎是持懷疑態度的投資者們的一大癥結所在。

賽諾菲公司正在快速行動,以保持霸主地位。它已經為達必妥取得了一系列通行證,包括在中國等新市場治療青少年特應性皮炎,以及作為哮喘患者輔助治療手段,取得了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FDA)的許可。

康乃德生物醫藥在最新試驗結果出來後與分析師的電話會議上說,與中國政府的討論正在進行中,到目前為止是“積極”和“富有成效的”。

與此同時,達必妥的季度銷售額在過去兩年裡幾乎增加了兩倍。賽諾菲去年第三季度從該藥物獲得的收入為14億歐元,比上年同期增長了55%,這不僅得益於它在占主導的美國市場的增長,還要感謝它在歐洲本土市場和日本的增長。

市場競爭激烈

康乃德生物醫藥目前的市值只有區區2.83億美元,要想在眾多製藥巨頭中脫穎而出,看來難度是越來越大。在去年11月公佈CBP-201二期臨床試驗的初步數據後,該公司股價下跌了一半以上,這或許反映了這一現實

本月更新的研究結果對支撐該公司的股價作用甚微,該股週二收于4.93美元,離4.06美元的歷史最低點不遠,僅為該公司去年3月在納斯達克上市時17美元IPO價格的零頭。康乃德生物醫藥表示,它計畫在“2022年下半年 ”開始該藥物的三期臨床試驗,這聽起來可能比11月份的聲明中所說的“2022年中期”的預期略有延遲,這可能令原本的擔憂雪上加霜。

但對投資者來說,更大的擔憂似乎是更簡單的市場競爭問題。去年12月,輝瑞的abrocitinib獲得了歐盟委員會的批准,用於治療成人的中重度特應性皮炎。禮來上個月表示,在三期研究中,lebrikizumab與局部皮質類固醇聯合使用時,在特應性皮炎患者中表現出顯著的皮膚改善和瘙癢緩解效果。

在新冠疫情期間進行臨床試驗也帶來挑戰,康乃德生物醫藥指出,它在試驗期間出現了較高的患者退出率。事實上,該公司在分析師電話會議上表示,由於實施了行動限制,多達五分之一的患者退出了其全球研究的部分專案。

該公司表示,隨著進入三期臨床試驗和疫情得到緩解,預計留存率將得到改善。

由於投資者對康乃德生物醫藥的主導產品前景仍持觀望態度,該公司的股票可能會繼續承受壓力。該公司還有另外三種藥物正處於研發階段:其中一種也處於二期臨床試驗中,它主要用於治療潰瘍性結腸炎和克羅恩病;另外兩種還處於早期階段。

與此同時,資金的流失還將繼續。總部位於中國、在美國和澳大利亞開展業務的康乃德生物醫藥,2021年上半年的運營虧損為2.68億元(4,210萬美元),較2020年同期的6,250萬元大幅上升,原因是與臨床試驗、人員和實驗室費用相關的研發成本上升。

但是在2021年的IPO籌集了2.045億美元之後,該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底擁有20億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這意味著該公司還有大量現金剩餘,無需現在就籌集更多資金。

這可能會為該公司贏得足夠的時間,直到它開始產生第一筆收入,但這至少在一年或更長時間內都不太可能到來。在此之前,投資者希望看到三期臨床試驗穩步推進,希望顯示其皮炎藥物與市場上已經上市的藥物一樣好,甚至更出色。

該公司目前的市淨率(P/B)很低,只有0.76倍。低於同樣沒有收入的癌症治療專家藥明巨諾(2126.HK)的1.25倍,也遠低於另一家癌症專家天境生物(IMAB.US)的4.85倍,後者已經開始通過合作獲得收入,但尚未從實際藥物銷售中獲得任何收入。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裡 

新聞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戀離鄉創博爾捷 侯正宇走上億萬之路

中國最大的臨時工供應商,希望用“零工經濟”的故事吸引投資者,但它嚴重依賴一個主要客戶 重點: 博爾捷申請在香港上市,計劃探索老年護理和家政服務,希望在快遞行業之外實現多元化 對投資者來說,這家人力資源公司最大風險,就是對單一客戶的過度依賴 譚英 侯正宇來自江蘇省洪澤縣的一個小鎮,年輕時,他一心想在上海擁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個上海媳婦。21世紀初,剛失戀的他離開家鄉,來到中國的商業中心,在一家造船廠找到了一份技術員的工作。 當家鄉的勞動部門找他幫忙,將務工人員安置在上海的外資公司時,他抓住了這個機會,當時一輛老舊的自行車和傳呼機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從上海浦東勞動局手裡,收購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東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及後成為今天的博爾捷核心。二十年後,博爾捷申請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開募股。 根據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爾捷自稱中國最大的“非傳統人力資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傳統用工平台領域的市場份額為13.2%,通過為雇主安排臨時工賺錢。招股說明書稱,公司計劃用IPO籌集的資金來拓展業務,在目前主要為快遞服務行業提供臨時工的基礎上,同時提供養老護理人員和家政人員。 2000年代中期,隨著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沿海城市外資工廠林立,侯正宇開始為它們提供職業學校畢業生,填補了一個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擴大業務,開始提供其他類型的工人,從後台稅務部門的臨時工,到工業園區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顯出自由職業者(常被稱作“零工經濟”)的作用日漸增長,他們在中國和世界各地都越來越受歡迎。這類員工對雇主來說成本更低,因為他們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時才使用。和雇用全職員工相比,這類員工給雇主帶來了更大的靈活性。 初步招股說明書中委託的第三方研究顯示,中國提供此類非傳統用工服務的市場規模,從2017年的2,830億元增長了兩倍多,達到去年的8,898億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資源服務行業的整體規模增長約一倍,從1.7萬億元增至3.5萬億元。作為非傳統用工服務供應商,博爾捷及其同行做好了準備,以滿足對臨時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們的專長。 同為就業服務提供商的看准網(BZ.US,2076.HK)更專注於白領職位,去年利潤增長10 倍,突顯了這個市場的巨大潛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獵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進而導致利潤大幅下滑,也突顯了競爭之激烈。看准網和同道獵聘也可以為博爾捷提供一些關於上市風險的警示教訓,因這兩只分別於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現在都遠低於IPO價格。 儘管人力資源服務市場整體潛力巨大,但博爾捷也有明顯的弱點。其中最大的一個是它的收入結構,過去三年中,一個未具名的客戶每年為其貢獻了85%以上的總收入。該客戶為快遞服務行業提供按需勞動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過去三年里,博爾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為9.48億元,比2022年的約10億元下降了7%,但與2021年的9.875億元相差無幾。2022年的情況略有反常,因為在疫情期間,人們時常被困在家中,許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遞來滿足,該公司因此受益於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對快遞員的需求幫助博爾捷把2022年的利潤提高到了5,140萬元,不過去年隨著情況恢復正常,這個數字下降到了3,190萬元。 在疫情的最後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揚,在2022年上升了近3個百分點,達到15.1%,然後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爾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潤下降還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糾紛的影響,主要涉及外賣騎手,導致去年支付給這些工人的賠償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來自與騎手相關的費用,過去三年每年總計在8.28億元至8.68億元間。其中,大約四分之三用於支付給外賣騎手的傭金。博爾捷自有的300名員工的成本則較低,過去三年平均在8,000萬元左右。 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實現了自給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過向三名投資者出售優先股,籌集了約1,500萬美元的資金,這些投資者對博爾捷的估值略高於10億元。 儘管中國經濟放緩帶來了挑戰,但博爾捷處於有利地位,可以從配送服務需求日益增長中受益,這些服務越來越受歡迎,為中國消費者提供從電子商務產品到外賣餐飲的各種快遞服務。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同比上漲26.7%至329.6,表明消費者對快遞服務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據以往經驗,公司可能只是在試水,以摸清投資者對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歐孚科技於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們可以透過同道獵聘的1.77倍市銷率 (P/S) 和看准網9.61倍市銷率來推測博爾捷上市後的估值。如果以兩者的中間值5倍市銷率作準,它的估值將達到47億元,遠超2021/2022年最後一輪融資時的10億元估值。對於一家由一個雄心勃勃的小鎮男孩創立的公司來說,這個估值不差。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Established in 2006, Zhou Hei Ya is a food-processing company that produces and sells cooked and marinated products and was listed in Hong Kong in November 2016.

快訊:周黑鴨CEO請辭 董事長兼任

最新:食品加工及零售商周黑鴨國際控股有限公司(1458.HK)周三公布,張宇晨因個人發展原因,已辭任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職務,董事長周富裕將兼任行政總裁。 利好:周富裕為周黑鴨的創辦人,於行業擁有20多年經驗,是該公司取得現時成就的主要驅動力,由於他對公司業務已相當熟悉,因此於經歷人事變動時兼任行政總裁,或能為公司帶來穩定作用。 值得關注:從公司管理角度來看,為免控制權集於一身,以及確保職責分明,主席及行政總裁兩個職位應該由不同的人擔任。 深度:周黑鴨成立於2006年,是一家生產及銷售熟食鹵製品的食品加工企業,於2016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該公司上市後快速擴張,截至去年底的門店總數達3,816間,覆蓋中國28個省、自治區及直轄市內的331個城市。不過,自從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發後,其業務受到嚴重干擾,令淨利潤一度大挫,即使去年經濟活動已回復正常,其盈利水平也未能返回疫情前水平。 市場反應:周黑鴨股價周四上升,中午收市漲1.2 %至1.73港元,位處過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Zhihu posts first revenue decline

何時實現盈利 知乎也不知乎?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公司,一季度毛利率大幅提升,但收入卻出現自2021年IPO以來的首次下降 重點: 知乎一季度收入下降3.3%,是自紐約上市以來首次下滑 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知乎,將毛利率提高逾5個百分點,並預計到年底,將實現非公認會計准則盈利 陽歌 誰知道知乎(ZH.US;2390.HK)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盈利?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公司高層似知道答案,他們在週三重申目標是今年底實現非公認會計准則(non-GAAP)盈利,這通常不包括員工的股權激勵。投資者對此不為所動,在最新季報 顯示知乎營收首次出現下滑後,其股價下跌了2.5%。 週三的拋售意味知乎股價今年已下跌近40%,目前較公司2021年在紐約上市時的價格下跌逾95%以上。值得注意,最近大部分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概股紛紛上漲,中國ETF-iShares MSCI(MCHI.US)較2月的低點上漲16%的走勢中,知乎掉隊了。 創始人兼董事長周源稱,今年一季度的業績是“穩健的財務表現及經營業績”,這可能會讓一些人摸不著頭腦。畢竟,收入首次下滑可不是什麼值得吹噓的事情。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周源可能指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知乎一季度的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51.5%提高到了56.6%,上升超過5個百分點。 遺憾的是,利潤率的提高並沒有傳導到知乎的利潤上。季度內知乎的淨虧損從去年同期的1.79億元小幅收窄至近1.66億元。但經調整非公認會計准則虧損實際上卻從去年同期的1.2億元擴大至1.36億元(公司希望這個指標到今年底實現盈虧平衡)。顯然,公司在今年剩下的時間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實現盈虧平衡的目標。 雖然投資者喜歡盈利,但他們對不斷萎縮的公司並不感興趣。這體現在知乎的市銷率(P/S)僅為0.58倍上,這個數字怎麼看,都不像一家行業領先的互聯網公司的水平。 相比下,擁有諸多類似用戶社區的搜索巨頭百度(BIDU.US; 9888.HK)的市銷率為1.78倍,閱文集團(0772.HK)的市銷率為3.48倍。美國巨頭Reddit(RDDT.US)的市銷率遠高於中國同行,為11倍。這個行業的中國公司估值這麼低,至少部分歸因於中國公司手握大量用戶生成內容,這些內容在中國高度敏感,存在可能遭受政府打壓的巨大風險。 不過,知乎是中國同行中唯一一家尚未實現盈利的公司,說明為何它的估值偏低。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四家分析機構,並未透露是否預計知乎會在第四季度實現盈利,但至少一家認為該公司將在明年扭虧為盈。儘管知乎尚未有盈利,但雅虎財經5月調查的九家分析機構中,有八家給出了“買入”或“強力買入”的評級,表明至少分析機構還沒有放棄該公司。 收入輕微下降 接下來,我們深入研究一下知乎的財務狀況,這些數據似乎解釋,它以犧牲收入增長為代價,以換取利潤率的改善。正如我們已經指出,知乎一季度的總收入,從去年同期的9.94億元下降至9.61億元,降幅為3.3%。 雖然這是公司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可疑的下跌,但它肯定不是一個巨大的意外。這是因為知乎去年的收入增長迅速放緩,去年初的季度同比增長33.8%後,第四季度僅增長了2.2%。 在總收入下滑的同時,知乎的營收成本卻同比大幅下降了13.4%,至4.17億元,因為它縮減或停止了拖累利潤率的一些低利潤服務。它所有的主要用戶指標也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平均月活躍用戶下降13%至8,900萬,降幅有些驚人。平均月付費會員數量這個更為重要的指標也略有下降,從去年的1,490萬降至1,480萬。這表明,知乎正在減少關注價值較低的免費用戶,再次凸顯了知乎對實現盈利的重視。 公司的三大業務類別中,有兩個類別的收入都下降,其中營銷服務營收下降16%至3.31億元,原因是公司淘汰了一些利潤率較低的產品。付費用戶是公司最大的經濟來源,其會員收入也有所下降,不過只是從一年前的4.55億元降至4.5億元。 至少從增長的角度看,公司唯一的亮點是職業培訓收入,增長36%至1.45億元。這部分業務仍是三大業務類別中最小的,但在過去一年,其佔集團總收入的比例,已從年前的11%增長到目前的15%。 知乎在財報電話會議上大談各種人工智能,但此類炒作幾已成為內容為中心的互聯網公司,對外例牌標榜的優勢。雖然這樣的內容,最終可能會給這個領域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但誰的技術最好?誰能想辦法利用這些技術並將其變現?目前還遠不不明朗。 知乎的盈利之路並沒有消耗太多資金,因此它有足夠的時間實現盈利目標。截至3月底,公司的現金和短期投資為52億元,僅比三個月前略有下降,與去年3月底的63億元相差不遠。 總言之,在對知乎的問答業務感興趣的投資者看來,它似乎是一個喜憂參半的選擇:一方面,它是該領域的領導者,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實現盈利;另一方面,它的收入已經開始縮水,可能在未來幾年都不會恢復增長。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訊:1藥網與斯利安藥業訂戰略供應協議

最新:藥品分銷商1藥網(YI.US)周二公布,與藥物研發及銷售商北京斯利安藥業建立戰略供應合作夥伴關係。 利好:該協議將深化雙方在零售市場的合作,1藥網將利用大數據、數碼營銷和雲服務,協助斯利安藥業的產品進入更廣闊的線上線下市場,並擴大其藥品的可及性。 值得關注:協議未有列明雙方合作的規模,也未有透露1藥網能藉着合作協議獲得多少利益。 深度:1藥網成立於 2010 年,營運著一個中國領先的數字及移動醫療保健平台,連接患者與藥品和醫療保健服務,向中國各地的線上和線下藥店銷售藥品,它與 500多家國內外藥廠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為全國 47萬多間個體藥店和中小型連鎖藥店提供服務。今年第一季,該公司報告了有史以來的首次營運利潤,主要因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場反應:1藥網的股價周二在紐約下跌1.8%至1.08美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