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藥業在“商業化元年”虧損擴大,涉及違規投資的主席江寧軍更宣佈下台

重點:

  • 基石藥業去年共有四種產品商業化,但由於研發及銷售開支龐大,期內虧損仍擴大近六成
  • 這次換帥顯示公司股東與管理層之間的博弈,新任董事長履歷與藥明康德密切相關

莫莉

過去一年,創新藥企的日子並不好過,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創新藥投融資遇冷,醫藥板塊在二級市場也持續回落。此外,隨著多輪國家醫保談判開展,創新藥產品的利潤正在被壓縮,不少創新藥企儘管不斷有新藥獲批,但近期交出的財報卻顯示盈利水準未有改善,即使連背靠研發、生產銷售合同組織(CXO)行業龍頭藥明康德(2359.HK)的基石藥業(2616.HK)也不例外。

在停牌兩個月之後,基石藥業2021年財報終於在上週二晚間姍姍來遲。公司年度營收為2.44億元,當中包括8個月內的商業化產品銷售收入1.63億元,但授權費收入比2020年10.39 億元銳減92%至8,090萬元。基石藥業不止未扭虧,期內虧損更進一步擴大57.3%至19.2億元,情況令人擔憂。

然而,該公司上週三復牌的表現卻出現反高潮,雖然其股價開盤大跌14.3%,但當日尾盤獲大量資金關注,最終收升6%;次日股價則回跌4.5%,報5.1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顯示投資者對基石藥業的信心仍然有限。

2021年是基石藥業的商業化元年,共有四款創新藥產品獲批,包括三款同類首創的精準治療藥物普拉替尼、阿伐替尼和艾伏尼布,以及一款潛在同類最優的腫瘤免疫治療藥物舒格利單抗。其中阿伐替尼和普拉替尼分別在2021年5月及6月期間上市銷售,為公司貢獻了1.63億元收入。

在產品快速推進上市的背後,是研發投入及銷售費用的大幅增長。基石藥業2021年的研發開支為13億元,是藥物銷售收入的7倍;銷售費用也水漲船高,2021年開支為3.64億元,同比大增156%。

主席涉違規投資

基石藥業此前未能如期公佈業績的原因,是在年報審計過程中被發現一筆約2.28億港元(1.89億元)的不合規投資。公司上週三也公佈了該投資的調查結果,2021年6月,時任基石藥業財務副總裁的翁曉路向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江寧軍建議,使用公司的閒置資金投資招銀國際及招銀國際金融的銀行集團,隨後根據江寧軍的口頭批准,在7月斥資2.28億港元投資了招銀國際金融發行的基金掛釣票據(FLN),到期日為2021年12月30日。同年11月,翁曉路提前向招銀國際證券要求該投資延期至2022年10月31日,其後翁曉路於12月從基石藥業離職。

調查報告稱,翁曉路在建議投資時,向江寧軍表示該專案能產生低風險的良好回報,可是截至今年3月31日,該項目錄得29%的未變現虧損。換言之,基石藥業在這項投資上的虧損或許不低於6,612萬港元。

雖然上述投資金額低於當時的外部支付簽名授權門檻5,000萬美元(3.33億元),並不存在違反付款授權的問題。然而,基石藥業投資政策僅批准特定投資工具,該基金所持投資不在獲批工具名單,而且公司的投資政策明確禁止投資於衍生證券。

為此,基石藥業董事會決定換帥,江寧軍讓出主席之位,由非執行董事李偉接任。同時,將外部支付的簽名授權門檻從5,000萬美元降至300萬美元;公司也成立了投資委員會,協助董事會批准投資決策及檢討投資表現等。

基石藥業這次換帥,也顯示公司股東與管理層之間的博弈。現年61歲的江寧軍是基石藥業的創始人之一,從2016年7月起便擔任首席執行官、2018年8月出任董事長,他曾在國際醫藥巨頭賽諾菲(SNY.US)擔任全球副總裁兼亞太研發部主管。至於接任的李偉從2015年底基石藥業成立時已擔任公司董事,並於2018年調任非執行董事,但一直未曾介入基石藥業的管理團隊。

短期或無藥可上

李偉的身後站著基石藥業的第一大股東毓承資本(WuXi Healthcare Ventures),他擁有豐富投資經驗,從2015年開始擔任毓承資本的創始合夥人及管理合夥人,2017年出任通和毓承(6 Dimensions Capital)的執行合夥人。上述機構都與CXO龍頭藥明康德密切相關,其中前者由原藥明康德風險投資部門於2015年獨立而來,後者由通和資本和毓承資本聯合成立,藥明康德創始人兼董事長李革,是通和毓承的董事長兼創始合夥人。

從基石藥業現有的15條產品管線來看,僅有已上市的四款產品可能會再獲批用於新適應症,其他自研管線大多處在臨床前階段和一期臨床階段,因此公司未來兩年可能出現無藥可上的“空窗期”。因此,如果想繼續保持新藥上市節奏,基石藥業需要繼續引入新的管線,但手頭已不如往年寬裕,2021年底的現金僅有7.4億元,不復2020年底手持30億現金時的闊綽。

不過,在藥明康德背景的大股東加持下,資本市場對基石藥業的前景並不悲觀,當前市銷率約為21倍,略低於同樣以授權引進為主的創新藥企再鼎醫藥(ZLAB.US; 9688.HK)的23倍,但遠高於自主研發能力更強、市銷率只有7倍的信達生物(1801.HK)。基石藥業未來能否在擁有豐富醫藥投資經驗的新董事長帶領下改善業績,只能靠時間證明。

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裡

新聞

Yatsen Holding, parent of the “Perfect Diary” cosmetics community, reported Wednesday its revenue rose 1% year-on-year to 773 billion yuan in the first quarter of this year.

快訊:首季轉盈為虧 逸仙電商股價大挫

最新:中國網紅化妝品品牌「完美日記」母公司逸仙電商(YSG.US)周三公布,今年第一季的總收入上升1%至7.73億元,並轉盈為虧,錄得1.25億元淨虧損。 利好:由於毛利較高的產品銷售額上升,該公司期內的毛利率為77.7%,比去年同期的74.3%高3.4個百分點。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行政開支大增244%至1.4億元,佔總收入比例從去年同期的5.3%增至 18.1%,主要因為轉回已確認以股份為基礎的補償費用,以及去年同期的行政費用異常偏低。 深度:中國國產化妝品牌激爭激烈,為了突圍而出,行業普遍利用「砸重金打品牌」的策略提升知名度,因此令該行業的行銷費用高企,作為網紅品牌的逸仙電商也不例外。不過該公司近年推行改革,在優化自營線下門店的同時,也加大在抖音等社交媒體的宣傳,由於網路營銷活動的效率提高,令相關費用減少,對集團財務狀況帶來正面作用。不過,即使中國經濟已從新冠疫情後復常,但該公司的收入仍未能回到2020年及2021年的高水平,而且上市至今仍未能扭虧。 市場反應:逸仙電商周三大挫27.9%,報3.28美元,處於過去52周的中下游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中央提振樓市政策 「健康倖存者」可受惠?

最新的政策組合在穩定房地產行業方面將更加有效,雖然大多數違約私營企業不會得到救助,健康的倖存者將會受益於市場復甦 大華繼顯   5月17日,中國政府公佈了一系列政策提振樓市。在需求側方面,首套房、二套房最低首付比例分別由20%與30%,降至15%及25%;其次,取消首套房和二套房抵押貸款利率下限;第三,中國人民銀行將向銀行提供300億元、利率1.75%的低成本質押補充貸款(PSL),用於支援地方國有企業從開發商手中收購已竣工的未售單位,並將其轉為出租或出售政府住宅。 在供給側方面,政府將進一步加快「白名單」貸款的實施;其次,督促開發商加速未開發土地的動工;第三是支持地方政府回購陷入財務困難的開發商手中的原地,興建更多公營房屋。 我們認為,取消抵押貸款利率下限是一個積極的驚喜。隨著全球經濟接近本次加息週期的尾聲,取消抵押貸款利率下限的行動,有望積極改變購屋者的預期。然而,在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保持不變的情況下,銀行因成本因素而降低房貸利率受到限制。考慮到房屋公積金貸款(HPF)利率同時下降25點子,我們預期近期第一及第二套房抵押貸款利率,將分別下降25點子至3.34%及3.91%。 未來一年,我們不排除銀行在中央壓力下進一步收窄房貸利差的可能性。畢竟,LPR下調預計將成為未來房地產市場的重要動力。 違約企業難獲救助 取消抵押貸款利率下限的行動優於預期,與去庫存的PSL規模較小,可起平衡作用。這些反映了中國政府對房地產行業整體審慎的態度。另外,官方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來增加政府住房供應,例如敦促地方政府儘快將從開發商手中購買的住房轉為政府租賃及出售住房,以及支持地方政府回收欠缺發展能力的開發商手中,並將其用於政府住房。 截至2020年,中國只有不到20%的城市人口居住在政府住宅。因此,此舉或可理解為政府熱衷於增加政府住房,同時逐步縮小私人房地產領域的規模。 與以往的政策相比,最新的政策組合在穩定房地產行業方面將更加有效,但方式也更加平衡。因此,這標誌著該行業的積極發展,雖然大多數違約私營企業不會得到救助,健康的倖存者將會受益於市場復甦。 在芸芸中資房地產股中,我們較看好龍湖地產(960.HK)的前景,得益於相對較強的償債能力,以及可觀的經常性收入,預計龍湖將成為民營房企中的主要倖存者和參與者,因此維持該股的買入評級,目標價17.86港元,比現水準大約有兩成上升空間。 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咏竹坊立場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Founded in 1950 in Helsinki, Finland, Amer was purchased in 2019 by an Anta-led consortium whose other members included private equity fund FountainVest Partners, Lululemon founder Chip Wilson and internet giant Tencent.

快訊:亞瑪芬體育中國收入大增51%

最新:由安踏體育(2020.HK)分拆的國際運動品牌集團亞瑪芬體育(AS.US)周二公布,今年首季度營收按年增長13%至11.8億美元,其中中國收入大增51%至3.1億美元。 利好:由於旗下高價品牌始祖鳥(Arc’teryx)表現理想,其技術服裝部的營收大增44%至5.1億美元。公司表示,該品牌帶來的增長能為股東帶來良好經營業績和豐厚回報。 值得關注:該公司包括Wilson品牌在內的球類事業部銷售額,按年下降14%至2.73億美元。 深度:亞瑪芬體育1950年在芬蘭赫爾辛基成立,1977年在赫爾辛基納斯達克(Nasdaq Helsinki)上市,2019年獲安踏、私募基金方源資本(FountainVest Partners)、瑜伽服lululemon創辦人Chip Wilson及騰訊控股(0700.HK)合組的財團私有化。該公司目前經營多個國際體育品牌,產品銷售予全球超過100個國家,即使面對新冠疫情,近年收入亦迅速增長,並於今年1月上市。公司預計,今年全年營收增長在15%左右,毛利率約為54%。 市場反應:亞瑪芬體育周二大挫7.9%至14.76美元,比上市價13美元高13.5%。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naan revenue falls in first quarter

礦機製造遇冷 嘉楠科技陷困局

儘管比特幣價格大幅上漲,但這家加密貨幣礦機製造商卻報告一季度收入下降 重點: 雖然比特幣等加密貨幣價格暴漲,但嘉楠科技一季度營收同比下降36% 由於新挖出的比特幣數量急劇減少,嚴重削弱了加密貨幣挖礦的收益,市場對該公司礦機的需求因此下降 梁武仁 在加密世界,一個人的幸運有時似乎就是另一個人的不幸。 比特幣和其他數字貨幣可能會重回牛市,過去六個月比特幣的價格大致翻了一番。但對製造用於開採此類虛擬貨幣的強力計算機的公司來說,並不意味著漫長的行業寒冬已經結束。事實上,正是推動最新一輪加密貨幣上漲的一個主要原因,導致加密貨幣挖礦設備製造商的日子變得更加困難。 這種分裂在加密礦機製造商嘉楠科技(CAN.US)上周五公布的最新季度業績中展露無遺。公司1月至3月間的收入較去年同期下降36%,至3,500萬美元。縱然已超出了公司此前的預測,但報告發佈後公司股價仍然下跌。 嘉楠科技收入下滑可能會讓一些人摸不著頭腦,因為在這三個月里比特幣價格飆升,並在3月創下歷史新高。按理說,像嘉楠科技這樣的公司,以及加密貨幣行業的其他公司應會蓬勃發展,因為它們的財富與作為加密貨幣代表的比特幣需求密切相關。 但嘉楠科技卻不是這樣的。比特幣上漲背後的一個主要因素是4月發生的比特幣“減半”事件。在這之後,根據其算法產生的新比特幣數量減少了一半,這意味礦工付出同樣的努力後只能獲得一半的比特幣。因此,雖然比特幣價格大幅上漲可能為長期持有者帶來了巨大的利潤,但人們突然就沒有動力挖礦了。 一季度,佔嘉楠科技總收入大部分的挖礦設備銷售額環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因為礦工積極性受挫,減少了採購。 再過四年,類似的週期可能會再次上演,比特幣減半通常每四年發生一次,從而再次給礦工和嘉楠科技等主要供應商帶來壓力。雪上加霜的是,為了提升算力,礦機的成本不斷增加,這讓礦工更不願意花大價錢來參與挖礦。 嘉楠科技解釋第一季度收入下降的原因:「與2023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相比,(收入)下降主要是由於減半前需求疲軟,導致售出的總算力和平均銷售價格下降,儘管比特幣價格逐步回升。」 讓礦工日子不好過的另一個因素是人工智能(AI)公司對電力的爭奪加劇,這些公司的財務狀況更好,不介意支付更多電費,而電費是這兩個行業最大的成本之一。這些挑戰只會讓市場對嘉楠科技及其同行的礦機需求更疲弱。 會計規則改變帶來提振 雖然對礦機的需求下降了,但嘉楠科技自己的挖礦業務(僅佔其業務的一小部分)在本季度獲得巨大提振,原因是對數字資產估值變化的會計處理規則發生改變。從今年年初開始,公司選擇採用美國財務會計准則委員會(FASB)關於披露加密貨幣持有量的新要求,儘管這些要求要到12月才會強制實施。 根據新規定,公司可以將加密貨幣資產的公允價值變動記為未實現損益,並將其計入淨收入。截至3月底,嘉楠科技持有約1,272個比特幣,其中214個來自客戶的存款,公司與這些資產相關的估值收益為3,360萬美元,與收入和經營利潤分開。 對於該公司來說,這不是一筆小數目,與總收入大致相當了,足以抵消其運營虧損。因此,嘉楠科技的淨虧損在最近這個季度大幅收窄。結果,至少就目前而言,提前採用FASB的新規,能為吸引力正在下跌的加密貨幣挖礦企業,供了一個很好的補償。但會計規則的變化實際上只是一次性的修復,如果最近的比特幣漲勢失去動力,損失可能也就隨之而來了。 回到嘉楠科技銷售加密貨幣挖礦機的主要業務,我們需要考慮另一個變量,即高利率。很多礦工用借來的資金購買新設備,而現在利率處於十多年來的高位,借款成本相當高。這可能也抑制了當前的購買活動,因為寄希望於利率下調的礦工推遲購買設備。隨著通脹降溫,很多人預計明年會降息。 這可能利好中期前景,但無助於改善嘉楠科技的短期前景。公司稱預計4月到6月的當前季度,收入將達到7,000萬美元左右,略低於去年同期,不過這個數字是它一季度銷售額的一倍。 嘉楠科技的股價自2019年上市以來已下跌超過80%。今年該股跌幅超過一半,這與加密貨幣價格大幅上漲形成了鮮明對比。當前其市銷率(P/S)僅為1.2倍,與規模不及它的競爭對手億邦國際(EBON.US)接近12倍的市銷率相比,顯得非常低迷。 為了提振股價,嘉楠科技的首席執行官和首席財務官承諾將動用自己的個人資金購買至少200萬美元的公司股票,儘管和公司3.66億美元的最新市值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公司還試圖通過拓展AI芯片製造業務,來減少對加密行業的依賴。 但目前,嘉楠科技的命運依然與挖礦群體的情緒緊密相連,而這個群體至少目前更關注的是比特幣減半一事,而不是簡單的比特幣價格波動。在當前嘉楠科技財務狀況平淡無奇,加密貨幣交易者卻興高采烈的差異中,這一點得到了生動的體現。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