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estors have been cashing out of SenseTime while other AI stocks around the world are surging.

阿里沽清商湯股份 負面因素會否再臨?

當全球人工智能概念股瘋狂上漲時,這家中國龍頭公司卻遭股東連續減持 重點︰ 商湯公布阿里巴巴已清倉持股,在這個不明朗因素消除後,商湯股價曾短暫反彈 投資市場關注商湯今年上半年業績,包括應收賬增加、收入減少及開支大升等問題會否改善   裴梓龍 要說今年最紅的投資概念,無疑是人工智能(AI),投資界已認為它將為人類未來帶來巨變。自從微軟(MSFT.US)投資的OpneAI推出ChatGPT聊天機器人後,人工智能浪潮席捲全球,各大主要股票市場的人工智能概念股水漲船高,其中微軟、英偉達(NVDA.US)及蘋果公司(AAPL.US)更屢創歷史新高。 正當國外人工智能概念股炒得歡天喜地,惟獨港股同類股份斯人獨憔悴。被視為中國「AI四小龍」之首的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0.HK)更接連被主要股東減持,股價今年已累挫逾兩成,恐怕令投資者失望。 7月20日,商湯股價單日下挫5.6%,翌日再低開約3%,開市首5分鐘已錄得多宗大手拋售,一度低見1.61港元的年內新低;豈料商湯股價早市突然快速抽升,半小時內狂飆14.2%,從1.61港元大漲至最高1.84港元。 正當市場消息滿天飛,商湯在當天中午收市期間發表公告,稱收到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全資子公司Taobao Holding Limited(淘寶)通知,已經有序出售其持有的商湯所有B類股份,意味阿里巴巴完全退出對商湯長達5年的投資。 「由於阿里巴巴過去一直沽售商湯,令其股價受壓,這次終於沽清股份,市場其中一個潛在不明朗因素消除,對股價形成利好作用,帶領商湯上周五由跌轉升,」凱基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分析說。 2018年,商湯完成的6億美元(43億元)C輪融資,便是由阿里巴巴領投,跟投的還有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鍚,每股平均成本僅0.153美元,即約1.19港元。今年4月,商湯股價乘上了人工智能浪潮,一度從2.4港元飆升至3.7港元水平,阿里巴巴也借升浪套利。4月11日,阿里巴巴首次宣佈減持商湯4,000萬股,每股平均價3.452港元,套現1.38億港元(1.26億元);其後商湯股價持續下挫,6月5日,阿里巴巴再以每股2.1974港元沽出7,000萬股,套現1.54億港元,並於10天後再減持5,000萬股,平均售價2.267港元,總值1.13億港元。 到了7月6日,阿里巴巴一下子賣出5.57億股商湯,平均價1.82港元,套現10.14億港元,加上上周沽售餘下持股,估計總共套現超過19億港元。 對於阿里巴巴沽清商湯持股,獨立股評人鄒家華估計與其最新發展有關,「由於阿里巴巴需要分拆業務,估計是內部壓力要求賣掉商湯股份,因為公司一旦再牽涉任何壟斷行為,將會對前景不利。」 作為中國最大的計算機視覺軟件提供商,商湯先後推出手機端人工智能服務、自動駕駛方案、城市與企業方舟平台,形成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車及智慧商業四大業務。今年4月,商湯向市場介紹自家人工智能大模型體系「日日新」,推出類似ChatGPT的產品「商量(SenseChat)」,除了可以創作文案及故事外,還能進行編碼、醫療問診等;此外,公司還推出由文字生成圖像的「秒畫」、人工智能影片平台「如影」,以抓緊AI熱潮的商機。 虧損未止 不過,一系列新產品未能剌激股價。「商湯的業績一直令投資者擔憂,去年收入減少、應收賬大增,加上持續虧損,即使看好科技股,投資者寧可選擇阿里巴巴和騰訊(0700.HK)等大型公司。」溫傑說。 事實上,商湯去年業績仍然「見紅」,淨虧損高達60.93億元,雖然比2021年收窄64.5%,但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non-IFRS)的經調整虧損大升234%至47.4億元,而更令人擔憂的是收入下跌19%,主要因為兩大核心業務智慧商業和智慧城市的營收分別減少25.2%及48.8%,抵銷了智慧生活與智能汽車收入的增長。 商湯稱收入減少是受新冠疫情影響,導致應收帳增加,其中賬齡1至2年的應收賬激增1.3倍至32.45億元,更誇張的是3年以上的應收賬,竟由2021年的1.01億元暴升524%至6.3億元。 溫傑認為商湯今年上半年的業績非常重要,因為中國已全面解封,投資者將觀察其應收賬有否明顯改善,另外一個關注點,則是管理層如何控制成本以減少虧損。 7月13日,中國多個部委公布《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管理暫行辦法》,8月15日實行,當中沒有了以往整頓科技企業的強監管措詞,反而以促進行業健康高效發展為目標,明確了AI在中國發展的方向。不過,鄒家華認為國際投資者仍然未敢看好商湯,「即使估值吸引,但由於它仍然受到美國制裁,未能進入MSCI指數,外國基金或投資者不會買入該股,加上美國財政部隨時都會詢問基金在中國的投資詳情,所以外資非常忌諱這類股份,除非中美兩國關係重修舊好,否則商湯股價或持續低迷。」 同為中國「AI四小龍」、但在上海掛牌的雲從科技(688327.SH),市銷率高達47.51倍,遠高於商湯的13.4倍,反映後者確有被低估之嫌。但環顧商湯的其他主要股東,包括今年4月曾減持5,000萬股、已連續5個季度虧損的日本軟銀集團(9984.T),雖然阿里巴巴減持商湯的壞消息已過,但看來有點缺錢的軟銀會否積極沽售,可能仍然會成為左右商湯股價的因素。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商湯進軍聊天機械人 主要股東卻接連減持

這家中國人工智能公司最近推出ChatGPT同類產品,卻遭兩大股東拋售持股 重點︰ 商湯推出聊天機械人「商量」,但日本軟銀和阿里巴巴先後減持其股份 商湯去年經調整虧損飆升,加上收入下跌19%,令投資者感到失望   裴梓龍 自從微軟(MSFT.US)投資的OpenAI推出ChatGPT聊天機械人,人工智能(AI)浪潮席捲全球,各中國科技巨頭自然不會錯過龐大商機,百度(BIDU.US; 9888.HK)率先推出「文心一言」後,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隨即以「通義千問」迎戰,作為中國AI龍頭的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0.HK),當然亦不甘寂寞。 4月10日,商湯在技術交流日正式介紹自家AI大模型體系「日日新」,並推出類似ChatGPT的產品「商量(SenseChat)」,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徐立介紹稱,「商量」除了可以創作文案及故事外,還支持編寫代碼、醫療問診等應用。 除了商量外,日日新體系下還有由文字生成圖像的「秒畫」;同時,商湯也推出AI數字人影片平台「如影」,只需一段5分鐘的真人影像素材,便可生成數字人分身,同時又研發了3D創作平台,可生成大規模3D場景和精細化物件。 吸取百度演試「文心一言」時只播放錄影片段,結果被市場質疑的教訓,徐立這次現場利用商量撰寫宣傳文案,也展示訓練秒畫,通過輸入20張80年代香港女性的照片,秒畫便學會生成80年代風格的女士圖片。 股價插水 但市場對商湯的努力看來不太受落,其股價翌日雖然曾經衝高一成至3.7港元,但很快便倒跌近6%,收市軟0.9%至3.3港元;截至上周五,其股價更累挫27.3%至2.42港元。 商湯下挫的背後原因,可能是兩大股東──日本軟銀集團(9984.T)與阿里巴巴先後借利好消息拋售,折損了市場對該公司的信心。其中軟銀在商湯公布日日新之前一個交易日減持5,000萬股,每股平均價2.7713港元,套現逾1.38億港元(1.2億元),持股由14.14%降至13.95%。 至於阿里巴巴是在發布會翌日、即4月11日以每股平均價3.452港元拋售4,000萬股,套現1.38億港元,持股由8.04%減至7.88%;就在同一天,連商湯僱員持股公司SenseTalent Management Ltd.也沽出507.7萬股,每股平均價3.3971港元,套現1,725萬港元,持股由14%降至13.98%。 從估值上看,商湯的市銷率約21倍,同屬中國「AI四小龍」的雲從科技(688327.SH),市銷率卻高達55倍。從估值上的差異,正好反映市場對商湯前景的憂慮。 大華繼顯(香港)策略師楊韻銳表示,商湯上市前進行過12輪融資,主要股東軟銀和阿里巴巴的持股成本低,隨着研發及銷售開支持續高企,至今仍未能獲利,前期投資者沽貨套現也很正常。「我估計減持行動仍然有機會持續,尤其是軟銀經過連續四個季度虧損後,本身也需要資金周轉。」楊韻銳說。 今年3月底,商湯發布了一份令市場失望的2022年成績表,淨虧損達60.93億元,雖然比2021年收窄了64.5%,但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non-IFRS)的經調整虧損卻上升234%至47.36億元,已佔過去5年經調整虧損總額83億元的一半以上。 對於商湯來說,虧損是市場早有預算,但收入下滑19%,就令投資者始料不及。其中兩大核心業務智慧商業和智慧城市的營收分別減少25.2%及48.9%,抵銷了智慧生活與智能汽車收入的130%與59%增長。 現金流失 對於營收下降,商湯歸咎於中國的新冠疫情,由於部分城市實施嚴厲封控措施,延遲客戶人工智能支出及產品現場部署,而智慧城市的建設也有所推遲,直接導致公司應收賬增加。 截至去年底,賬齡1至2年的應收賬激增1.3倍至32.45億元,更誇張的是3年以上的應收賬,竟由2021年的1.01億元暴增524%至6.3億元。與此同時,其應收賬周轉天數也由2021年的319天,大升至去年底的494天。 收入下降加上收賬困難,但商湯卻繼續「燒錢」,直接導致虧損擴大。 商湯去年總收入為38億元,但單計研發開支,已增加11.1%至40.14億元,意味單一開支已超越整體營收,這還未計算約24億元的銷售及行政開支。而總結過去5年,該公司已累計投入128.5億元在研發項目上。 楊韻銳認為,相比其他擁有穩定現金流的大型科企,商湯現有業務不足以滿足其資金需要,如果虧損持續,可能會限制未來的研發開支。 事實上,商湯去年經營現金淨流出30.9億元,比2021年增加24%;投資現金淨流出更擴大逾5倍至93億元。截至去年底,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按年減少51.8%,只剩下79.63億元,按照目前的燒錢速度,可能不用兩年便會花光手頭上的現金。 主營業務未見好轉,日日新也在初始階段,商湯拒絕坐以待斃,在自動駕駛範疇發力。旗下「商湯絕影」智能汽車平台在2023年上海國際汽車工業展覽會中,展現了全棧(F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