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nd.ai completes backdoor listing

Mynd.ai新戰略:軟硬兼施

網龍注入Mynd.ai的教育業務,計劃明年為課堂面板提供軟件服務,以吸引投資者 重點: 網龍的教育業務在紐交所借殼啟今教育上市,該公司在2021年中國整頓教育行業的行動中倒下 完成借殼後易名的新公司Mynd.ai,主要資產是網龍的教育業務,包括教育平板和配套軟件服務      陽歌 這是上課時間。 這是新出爐公司Mynd.ai Inc.(MYND.US)的計劃。啟今教育在兩年多前經歷了內地對教育行業的整頓後,今年12月13日,中國遊戲公司網龍(0777.HK)注入教育資產借殼啟今教育 在美上市,新公司正式命名為Mynd.ai。 在借殼之前,啓今教育在中國運營一個連鎖幼兒園,這些幼兒園大多因教育整頓而消失。作為改革的一部分,學前教育業務被出售,為網龍注入教育資產鋪平了道路。 自12月13日起更名為Mynd.ai的新公司,與之前的啓今教育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公司的資產全部位於中國境外,主要包括一項虧損的硬件業務,該業務向美國、英國、意大利和澳大利亞等市場的學校銷售定制電腦(又叫教育平板),並計劃進軍泰國和埃及等發展中市場。 這個區別對投資者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新的Mynd.ai不會受制於令人捉摸不透的中國監管機構。2021年,中國的監管機構禁止民營公司提供面向中小學生的教輔業務,一夜之間扼殺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行業。 儘管如此,Mynd.ai目前仍虧損嚴重,它專注於教育平板,其中大部分平板都是Promethean品牌。隨著走進教室的平板越來越多,公司希望開始銷售教育軟件,供學校在日常教學中通過其平板使用。因易於擴展,這種被稱為軟件即服務(SaaS)的業務利潤率比硬件銷售高得多,Mynd.ai希望借此能讓公司首次實現盈利。 網龍最早在4月就宣佈分拆教育業務的計劃,公司大約一半的收入來自教育業務,另一半來自遊戲業務。但遊戲業務才是它的利潤引擎,今年上半年該業務的毛利率高達97%,令人艷羨。相比之下,教育業務的毛利率要低得多,僅為24%,導致該業務繼續處於完全虧損的狀態。 在分拆已完成的情況下,Mynd.ai真正的挑戰開始了,要讓投資者相信它有絕技,可以在不久的將來實現盈利。根據上周的一份監管文件,公司目前的市值約為2億美元,因為文件顯示截至12月13日,該公司擁有相當於4,550萬股美國存托憑證(ADS),再乘以聖誕假期前12月22日的最新收盤價每股4.52美元,就是這個數字了。 是中還是西 按Mynd.ai的最新估值計算,它的市銷率(P/S)相對較疲軟,不足0.5倍,對於一家擁有如此大的增長和盈利潛力的公司來說,這是難以想像的。這個數字落後於國外的教育科技公司Udemy (UDMY.US)的3.12倍和Chegg (CHGG.US)的1.93倍。不過,它和國內的網易有道(DAO.US)的0.64倍倒是相差不遠,因此對於它究竟是一家中國的還是外國的教育科技公司,仍存在一些困惑。 網龍是中國較早的遊戲公司之一,它將繼續控制新公司Mynd.ai,持有其72.9%的股份。但該公司肯定想讓投資者認為,Mynd.ai是一家不受中國監管機構控制的外國公司。我們傾向於認為其貌似如此,因為它的大部分或全部資產都在中國境外,儘管該公司本身由一家中國實體控制。 拋開所有權不談,另一個最有可能令投資者擔憂的大問題是Mynd.ai的巨額虧損。在最近的報告內,該公司的銷售額也出現了令人擔憂的下降。 網龍的教育業務收入在2022年猛增34%,達到43億元,因為當時在它涉足的許多市場,學校爭相購買互動平板,以獲得最新的高科技學習設備。但今年上半年,這個數字突然同比下降29%,至17億元。 公司高層表示,收入大幅下降是暫時性的,是在2022年大幅增長之後的短暫休息,因為市場在消化前一年購買的平板。網龍的教育業務今年上半年虧損2.49億元,遠高於去年同期的3,600萬元。 網龍在8月發佈的中期業績中提到教育業務時表示:「我們計劃在年底前推出首款與Promethean平板整合的軟件訂閱服務。」公司還說:「我們積極與合作夥伴進行討論,探索大型語言模型領域的潛在合作機會。」言下之意,暗示人工智能有可能促進其平板的採用,以及對其軟件服務的需求。 網龍2014年首次涉足教育業務,是其多元化發展的一項業務,這距離其最初推出遊戲業務已過去十多年。它通過一系列收購迅速發展,首先是2015年斥資1.3億美元收購在倫敦上市的Promethean World。兩年後,又收購了夢工廠的合作夥伴、總部位於洛杉磯的JumpStart公司。2022年,Promethean收購數字白板應用程序Explain Everything,它正成為Mynd.ai的SaaS業務的基礎。 僅去年一年,Promethean就售出了25.3萬塊平板,意味它已經有了足夠大的用戶基礎,可以在明年首批訂閱服務推出而又普及後,開始能賺取可觀的收入。現在,它只需要讓這部分業務取得一些增長,並恢復整體收入增長。做到這兩點,就能為Mynd.ai注入一些必要的活力。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etDragon spins off education business

網龍憑「雙城記」贏得投資者歡心

這家遊戲和教育公司的中期業績很像狄更斯的名作,而且同樣有著一個充滿希望的結局 重點: 網龍2023年上半年收入下降13%,主要是由於教育業務在去年強勁增長後大幅下滑 最新報告期內,該公司遊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8%    譚英 大多數時候,當一家公司的收入下降時,股價也會隨之下降。但網龍網絡控股有限公司(0777.HK)這次的情況卻並非如此,公司上周公布中期業績顯示,截至6月底的六個月里,收入下降13%,利潤下降12%。 儘管如此,市場卻並未理會這個不利消息,而是對這家擁有24年歷史、總部位於福州的公司表示了認可,它的股價在業績公佈後的第二天上漲9.3%。投資者似乎並沒有關注業績的下滑,反而受到了該公司遊戲業務在疫情後強勁增長的鼓舞。他們可能還認可它針對教育領域制定的一份強有力的計劃,這是公司的另一項主要業務,正在尋求擴大其教育設備在低端市場的份額。 其中國市場之外的教育業務即將被分拆,因為兩年前的一場廣受關注的整頓行動,投資者對中國教育科技行業持負面情緒,而分拆可能會消除這種情緒對網龍的拖累。 2023年上半年,網龍的收入從上年同期的42億元下滑至37億元(5.06億美元),利潤從5.65億元跌至5億元。教育業務上半年營收下降29%至17億元,虧損2.49億元,拖累了整體業績。網龍的遊戲業務表現較好,營收同比增長8%至19億元,利潤10.9億元。 遊戲業務的毛利率為97%,遠高於教育業務的24%,這也是該公司急於分拆教育業務的原因,因為該業務拖累了它的盈利能力。 在業績公佈後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副董事長梁念堅開玩笑說:「上半年有點像狄更斯的《雙城記》。」這部小說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有一個圓滿的結局,投資者似乎認為網龍也會這樣,因為網龍將通過分拆教育業務,回歸遊戲的老本行。 教育業務不僅拖累了網龍的利潤,也影響了它的估值。遊戲巨頭網易(9888.HK)目前的市盈率為19倍,而美國巨頭藝電(EA.US)的市盈率甚至更高,達38倍。相比之下,網龍的市盈率只有10倍,簡直對不起它名字中的「龍」這個字 。 該公司是中國遊戲行業的老將,成立於1999年,當時互聯網和在線遊戲在中國剛剛起步。該公司進軍教育領域的舉措在2014年,來看很明智,當時教育科技在中國勢頭強勁,遊戲也透露出日漸成熟的跡象。 在做出這一戰略決策後,網龍迅速聚焦教育科技硬件,2015年斥資1.3億美元收購倫敦上市的普羅米休斯,兩年後又收購了夢工廠動畫的合作夥伴、總部位於洛杉磯的JumpStart。2022年普羅米休斯收購數字白板應用程序Expand Everything。 但2021年7月中國開始整頓大量營利性教育科技公司時,網龍的教育業務開始看著像是一個代價高昂的錯誤。 不公平的懲罰 正是從這時候,市場開始對網龍進行不公平的懲罰。不同於它的遊戲業務(該業務主要以軟件為基礎,主打中國市場),網龍的教育板塊主要是基於硬件的國際業務。它以普羅米休斯品牌銷售高端平板,並計劃進軍軟件即服務領域(SaaS),在硬件銷售的基礎上增加利潤率更高的訂閱收入。 網龍認為,上半年收入下滑和教育業務虧損都是暫時性的。收入下滑是由於2022年上半年的基數太高所致,當時教育業務增長71.2%,達到24億元,遠超網龍遊戲業務的18億元。 梁念堅說,美國市場目前處於「暫停」狀態,以便消化教育機構在2022年購買的大量設備,他還表示,該公司的業務繼續以「大幅」快於整體行業的速度增長。分析界似乎很喜歡該公司的故事,11家分析機構中有9家給予了網龍「買入」或者「強力買入」的評級。 網龍上半年利潤下滑的部分原因,是與其教育業務剝離相關的高額支出,該公司正在將該業務注入美國上市的啓今教育(GEHI.US),這筆交易最初是在4月宣佈的。新公司將被命名為MYND.AI,教育業務可以自行籌資,並減少跟中國的關聯。 網龍2023年上半年的行政支出同比增長22.8%,部分原因是分拆相關成本。公司的管理層表示,如果沒有這些成本,管理費用的增漲只有10%。 「我們在美國的團隊一直在夜以繼日地完成這項工作,」梁念堅在談到分拆時說道。 「我們已經進入了最後階段。」 梁念堅表示,在疫情後中國遊戲玩家熱情高漲的推動下,網龍的遊戲業務再次變得「令人興奮」,它使用人工智能生成圖形內容,將效率提高了30%。此外,它還利用人工智能開發「非玩家角色」,即人格獨立的NPC,改善整體遊戲環境。 在人工智能為遊戲業務注入新活力的同時,網龍公司的教育戰略在未來也同樣令人期待。該公司不再專注於高端產品以保持利潤率,而是試圖通過價格更低廉的ActivePanel LX(已於6月開始發貨)進軍低端市場,從而擴大吸引力。通過銷售更多此類設備來提高市場份額,對於發展該公司的SaaS業務,即通過這些設備提供利潤率更高的編程服務至關重要。 該公司的設備安裝量已達170萬台,它計劃在今年年底前為教育業務推出Explain…

網龍期望通過分拆 提升教育業務價值

這家遊戲公司將通過把國際教育業務注入Gravitas Education,以換取股份的形式借殼上市 重點: 網龍將借助Gravitas Education,讓國際教育業務借殼在紐約獨立上市 該公司認為即將上市的教育業務價值7.5億美元,遠低於其目前按照Gravitas和網龍的股價折算估值    陽歌 做教育不容易。 這是中國其中一家最早成立的遊戲公司網龍網路控股有限公司(0777.HK),於一項有趣的分拆新計畫中,所透露的一個教訓,其大約一半的收入來自較新的教育服務。網龍最近宣佈了其海外教育部門借殼上市的計畫,將這部分資產出售給在紐約掛牌交易的Gravitas Education Holdings Inc. (GEHI.US)換取新股,此舉似乎旨在讓公司回歸最初的遊戲業務。 這筆交易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因素,首先是網龍希望通過它為其海外教育業務解鎖一些重大的新價值,該業務在借殼上市後將被命名為Mynd.AI。交易完成後,新上市的Mynd.AI將明顯是一家海外企業,這將有助於網龍擺脫與中國民營教育市場相關的風險。 上市還會為Mynd.AI提供自己的融資平台,由於目前處於虧損狀態,它可能需要這個平台,該公司的業務以普羅米休斯品牌的課堂交互教育面板為中心。網龍目前正努力讓這些面板進入世界各地盡可能多的教室。其中期目標是最終從利潤率較低的硬件業務轉向利潤更高的業務,為其面板提供教育軟件即服務(SaaS)。 週二在港市收市後發佈的公告顯示,網龍稱在這筆交易中,其旗下中國境外教育業務將以7.5億美元(51.6億元)的估值,注入這家新的紐約上市公司。 相比之下,在香港掛牌交易的網龍,市值剛剛超過10億美元。如果對網龍的教育和遊戲業務進行簡單的對半分拆,則意味著投資者目前對其教育業務的估值僅為5億美元。但現實情況是,網龍的遊戲業務利潤遠高於教育業務。再具體一些,遊戲業務去年的毛利率高達95.6%,令人羡慕,而教育業務的毛利率則要低得多,僅為23.2%。 這意味著教育在網龍的整體業務組合中表現平庸,而且應該只佔公司市值的三分之一或更少。就算我們大方地假設三分之一,這仍然意味著市場目前對網龍教育業務的估值僅為3.33億美元,不到該公司認為其實際價值7.5億美元的一半。 消息公佈後,網龍股價小幅上漲3.6%,不過該股本年至今仍下跌約18%。Gravitas的表現稍好一些,上漲了28.8%。但Gravitas是一家小公司,即使是大漲之後,市值也僅為2,700萬美元。新的借殼上市將通過發行新股讓網龍獲得這家紐約上市公司72.9%的股份,因此經過簡單的計算後會發現,在這些股票發行後,按照最新的Gravitas股價計算,新的Mynd.AI市值僅為1億美元左右。同樣,與網龍認為的7.5億美元價值相去甚遠。 所有這些都表明網龍和Gravitas目前都被嚴重低估了,如果我們相信網龍的自我評估。 境外資產 在明確了網龍認為其教育業務沒有得到投資者的充分重視之後,我們將在本文的後半部分看看它為何如此看好該部門的潛力。這讓我們回到了之前提到的一些觀點,即該公司希望從硬件供應商轉型為軟件供應商,並擺脫在中國的根基。 我們首先從中國角度來看,因為這個問題不僅困擾著網龍,而且困擾著幾乎所有提供教育服務的中國民營公司。近兩年前,北京方面對民辦教育服務提供者進行了大規模打壓,通過全面禁止為K-12學生提供課外補習服務,打擊了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 網龍中國教育業務所受的打擊相對較小,因為它提供用於課堂的教學設備和支援服務,而不是實際教學。但鑑於中國監管機構的變化無常,轉移到新Mynd.AI的教育資產包括除中國以外的所有資產,也就不足為奇了。與此同時,主要提供早期教育服務的Gravitas,將在合併後出售其核心中國業務,僅保留新加坡業務。 這將使Mynd.AI擁有相對全球化的業務,包括美國、英國、意大利和澳洲等發達市場的業務。它還開始進軍新興市場,並提到埃及和泰國是其積極拓展業務的兩個國家。 新的Mynd.AI將由Vin Riera掌舵,他目前是網龍子公司普羅米休斯的負責人。這個選擇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方面是因為他的科技背景,包括曾在個人電腦銷售商Gateway擔任高級職位;另一方面是因為他的非中國人身份。所有這些都表明,網龍正在努力讓這項業務去中國化,這不僅可以保護它免受中國新監管的影響,還可以使它在未來免受與中國關係密切的指責,後者令熱門社交媒體TikTok目前備受困擾。 然後是我們之前提到的業務轉型,普羅米休斯試圖將其面板積極放進世界各地的課室,借此為未來有利可圖的業務埋下種子,也就是為該硬件提供軟件。該公司去年銷售了25.3萬塊這樣的面板,並在其最新年報中說,其面板目前在全球190萬間教室中使用。 也就是說,普羅米休斯的轉型仍在進行中,網龍報告其教育業務去年整體虧損2.99億元。…

網龍盼從教育牟利 但投資者漸失耐性

去年,該公司的教育部門雖然錄得虧損,但營收依然超過了資歷更老的遊戲部門 重點: 網龍去年下半年營收下滑1.5%,扭轉了上半年增長26%的局面 該公司正在奠定基礎,希望利用旗下普羅米休斯品牌的課堂交互顯示面板,轉型為高利潤率的教育服務供應商   陽歌 教育賺錢,但遊戲更賺錢。 網龍網路控股有限公司(0777.HK)正是在週二香港開市時候學到了這一課,因為投資者在其發佈的年度業績報告,發現其2022年下半年營收縮水、利潤大幅下滑,因此對其股票進行了懲罰。網龍的收入來源包括遊戲和教育服務,該公司是中國成立時間最早的遊戲公司之一。 總括而言,網龍在長達20年的歷程裏,憑藉強大海外市場保持遊戲業務持續盈利的能力,相對令人讚嘆。除了行業龍頭騰訊控股(0700.HK)和網易(NTES.US;9999.HK)外,鮮有中型遊戲公司能夠做到這樣。 與此同時,該公司正在打造一項看上去頗為明智的教育戰略,包括將旗下互動式面板作為重要的教學助手,引入中國和世界各地的課堂。雖然這項業務的利潤率非常低,但網龍正在為推出用於這些面板的教學軟件打基礎,後者是一項利潤率要高得多、並能帶來經常性收入的業務,也就是軟件即服務(SaaS)。 該公司尚未從利潤率更高的教育SaaS業務中獲得回報。但它在去年中達成了一項戰略合作,並在去年稍後時間進行了一項重要的收購,都是在朝著這個方向邁進。它能否成功是另一回事,因為其以普羅米休斯品牌銷售的教育互動面板去年的總銷量僅為 25.3萬塊。雖然比2021年增長了37.5%,但這個數字仍然相對較小。 投資者對教育部門的潛力不以為然,關注的反而是該公司去年下半年收入下滑和利潤暴跌。報告發佈後的第二天,該股開市下跌15%,全日跌幅為14.5%。 該公司在中國風險最大的兩個行業開展業務,事實上,它在成立20多年後仍能保持盈利,似乎還是比較令人驚歎。 中國觀察人士都知道,它核心的遊戲業務經常受到中國監管機構打擊,因官方試圖控制該行業,以減少對中國年輕人的影響。民辦教育服務也是一個敏感的領域,是兩年前的一場大規模整頓行動的對象。一些公司通過將重心從K-12教育轉移到不那麼敏感的大學生和成年人而倖存了下來,不過多數尚未恢復盈利。 根據我們用該公司最新財報中的數據進行計算,網龍去年保持盈利沒有任何問題,儘管其下半年的利潤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7%至2.69億元,這標誌著上半年利潤下降21%的情況有所加速,因為該公司深處中國嚴格的防疫措施造成的動盪之中,加上最近對遊戲和教育打擊行動的影響,仍然揮之不去。 網龍總結稱,2022年是「機遇與挑戰並存的一年」,這與很多中國企業的看法一致。 遊戲行業的「老司機」 雖然網龍不大為人所知,但它是中國最早的一批遊戲公司之一,歷史可以追溯到2001年。多年來,它合作的都是迪士尼(DIS.US)和藝電(EA.US)這樣的大公司,2014年它還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佈局教育服務。 遊戲和教育對公司業務的貢獻各不相同,但至少在過去五六年裡,兩者大致為五五開。去年,教育收入超過遊戲,後者的收入在下半年下降7.8%,前者則增長5.6%。這導致該公司下半年的整體收入下降1.5%至36億元,扭轉了上半年26%的收入增幅。 從更廣泛的角度看,網龍多元化的收入流,從總體上來看還是表現不錯。最大的問題在於,這兩項業務在盈利能力上的巨大差距。遊戲行業利潤豐厚,去年毛利率高達95.6%。教育大不如前者,至少在這方面,它的毛利率只有23.2%,較上一年的30.8%大幅下降。 該公司正在努力提高教育業務的盈利能力,為推出利潤率更高的服務奠定基礎,也就是將硬件產品互動面板銷往海內外的教室。為此,它在12月收購了一家名為Explain Everything的數字白板平台營運商,並表示將利用該公司創建課程、活動和互動式演示,通過旗下的普羅米休斯面板來提供。 去年6月,網龍還與一家名為Merlin Mind的公司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後者專注於人工智能技術,網龍希望將其構建到未來基於SaaS模式的教育產品和服務中。 該公司還繼續投資於遊戲業務,去年研發團隊增加了300名成員,為2023年預期的市場復甦機會做準備。該公司也繼續在全球範圍內拓展該業務,以便實現市場的多元化——中國市場雖然利潤豐厚,但易受打擊,去年海外市場佔其遊戲收入的16%。 週二的股價大跌,標誌著投資者對網龍股價的持續低估。該股目前的市盈率僅有7倍,遠低於網易的21倍,以及職業培訓服務提供者中國東方教育(0667.HK)的33倍。 這種懷疑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不無道理,因為它的教育業務目前仍在虧損,該公司需要證明這項業務能在未來一兩年實現盈利。它的盈利戰略顯然是有效的,目前正朝著這個方向採取正確的行動。在如此多變的環境下,該公司能夠長期保持經營似乎也表明,該公司的教育業務還是有一定成功的機會。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