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可以提供一個龐大的新內容庫,幫助鬥魚在核心的遊戲直播業務之外實現多元化

重點:

  • 過去12個月,鬥魚股價下跌90%,這可能預示了未來一年由騰訊主導的私有化交易
  • 隨著中國遊戲産業增長放緩,鬥魚需要對收入來源多元化進行新的戰略思考

戴杰明

過去12個月,在一連串政府監管措施的作用下,中國第二大以遊戲爲中心的流媒體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股價急劇下跌,以驚人的方式失去了獨角獸的身份——毫無疑問地成了一個走下坡路的競爭者。

更準確地說,這家總部位於武漢的公司自去年這個時候以來,股價已下跌了90%。這引發了一輪戰略上的反思,其中可能包括從納斯達克退市,投入最大股東騰訊控股(0700.HK)麾下,在公衆視野之外實施一次徹底改革。路透社上個月末報道稱,這樣的私有化競購正在運作中,鬥魚很快回應該報道“不實”——在中文裏相當於“無可奉告”。

然而無論這件事如何發展,鬥魚業務的根本問題都需要解决。

中國政府對遊戲行業的打擊,加上監管機構去年否决了鬥魚與更大的電子競技流媒體競爭對手虎牙直播(HUYA.US)的合併計劃 ,這樣的雙重打擊讓鬥魚在2021年舉步維艱。一些其他因素,包括數據安全方面的擔憂,北京對海外上市的日益不滿以及對科技領域更廣泛的打壓,也讓鬥魚這樣的公司經營環境變得更加複雜。

這些負面因素讓鬥魚陷入虧損,2021年三季度淨虧損1.435億元。相比之下,2020年同期淨收入5,960萬元。三季度淨收入總額23.5億元,低於一年前的25.5億元,延續了2020年以來的下滑態勢。

鬥魚計劃於3月18日公布四季度業績,告別這不願回首的一年。

對於股東而言,形勢很嚴峻。鬥魚在2020年宣布了與虎牙合併的計劃之後,其股價去年2月創下20.54美元的高點,但計劃受阻後開始下跌,周三收盤價2.43美元。自今年年初以來,其股價已經下跌8%。鬥魚目前的市值爲7.88億美元,低於一年前的約55億美元。鬥魚已經無法稱自己是獨角獸了——這是市值10億美元(63.6億元)以上的公司的專有名稱,除了作爲炫耀的資本,並沒有什麽實質意義。

不過公平地說,鬥魚的競爭對手也好不到哪裏,虎牙的股價下跌了80%,而排名第二的遊戲公司網易(9999.HK)股價在過去52周也下跌了約20%。

受鬥魚股價暴跌影響最大的是騰訊,作爲唯一最大股東,騰訊持有鬥魚37%的股份。騰訊還擁有虎牙超過三分之一的股份。

鬥魚目前的低估值讓私有化和退市成爲更有吸引力的提議。路透社早些時候的報道稱,騰訊打算與至少一家私募公司聯手實施該私有化交易。該計劃可能是由鬥魚公司高層最近在未來戰略上存在分歧所推動。據說這些分歧導致了公司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張文明在12月離職。鬥魚稱張文明離職是由於個人原因,除此之外沒有更多評論。

無風不起浪

儘管鬥魚和騰訊都否認了路透社關於私有化的報道,但無風不起浪。

在本案中,退市的說法背後存在强有力的邏輯支撑。如果它真的發生了,將是合情合理——即使不是眼下,短期到中期也將如此。路透社的文章稱,在騰訊面臨一系列監管問題之際,此舉將使騰訊對其核心遊戲子公司擁有更大的控制權。這也將有助於穩定鬥魚的業務。

據報道,張文明與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聯席CEO陳少杰在公司的發展方向上存在分歧。據說,目前掌管著鬥魚的陳少杰想把遊戲直播作爲鬥魚的核心業務,而張文明想轉向可能更有利可圖的娛樂直播。 

這些分歧可能已經隨著張文明的離開而結束,但關於多元化發展(比如娛樂直播)的討論仍在進行。這種考量是基於鬥魚試圖扭轉付費用戶群下降的情况下産生的。2021年第三季度,其平均移動月活躍用戶數(MAUs)從一年前的5,960萬上升到6,190萬,增幅爲3.9%。但同期的平均付費用戶從790萬滑落到720萬。

活躍用戶和付費用戶之間的差異——一個上升,一個下降——直指股東擔憂的核心,並爲多元化發展提供了依據。付費用戶的减少是去年政府兩個重大决定的結果,這兩個决定改變了鬥魚的遊戲規則。

首先是去年7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以反壟斷爲由,否决了騰訊謀求與虎牙的合併,該合併本可以創造出一家價值53億美元的公司。一個月後,市場監管總局又出台新規,限制18歲以下未成年人只能在周五、周六和周日玩遊戲,每周時間不得超過3小時,這减少了鬥魚可以在綫直播的遊戲內容數量。

對於那些想讓孩子在念書時遠離屏幕的父母來說,遊戲新規可能是一件好事。但對做生意的來說,則不然。對鬥魚來說,這意味著內容减少,進而降低用戶忠誠度。

不過,儘管如此,這種情况給騰訊帶來了一個顯而易見的機遇,它擁有大量的內容,包括娛樂和其他方面,這些內容可受益於鬥魚的受衆、發行渠道和覆蓋範圍。如果鬥魚私有化,騰訊說了算,在更强大、更多元化內容的支持下,鬥魚品牌會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至少就目前而言,市場對鬥魚持觀望態度,從雅虎財經調查的9位市場分析師對鬥魚的評級爲“持有”,就反映了這一點。只有兩家的評級爲“買入”或“强力買入”,還有一家評級爲“表現不佳”。他們對該公司的平均目標價爲3.89美元,比其最新收盤價2.43美元高出約60%,這表明鬥魚股價有上行空間。

展望2022年,假設監管格局保持穩定——考慮到政府最近的監管記錄,這是一個很大膽的假設——騰訊將鬥魚私有化的舉措看起來既有可能也有必要。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訊:1藥網與斯利安藥業訂戰略供應協議

最新:藥品分銷商1藥網(YI.US)周二公布,與藥物研發及銷售商北京斯利安藥業建立戰略供應合作夥伴關係。 利好:該協議將深化雙方在零售市場的合作,1藥網將利用大數據、數碼營銷和雲服務,協助斯利安藥業的產品進入更廣闊的線上線下市場,並擴大其藥品的可及性。 值得關注:協議未有列明雙方合作的規模,也未有透露1藥網能藉着合作協議獲得多少利益。 深度:1藥網成立於 2010 年,營運著一個中國領先的數字及移動醫療保健平台,連接患者與藥品和醫療保健服務,向中國各地的線上和線下藥店銷售藥品,它與 500多家國內外藥廠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為全國 47萬多間個體藥店和中小型連鎖藥店提供服務。今年第一季,該公司報告了有史以來的首次營運利潤,主要因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場反應:1藥網的股價周二在紐約下跌1.8%至1.08美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aimo Tech revs up for another IPO race after two false starts

賽目三闖港交所 財務數據欠穩定

從事仿真測試技術的賽目科技,兩次申港上市未成功,近日第三次向港交所遞交申請 重點: 公司去年盈利按年升近一成至5,500萬元 淨利潤率持續下跌,應收賬則不斷上升       劉智恒 自動駕駛是近年汽車業研發的大趨向,產業鏈上百騎競走,家家企業需資金支持研發,在資本市場上市集資是最佳的途徑。去年底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知行汽車科技(1274.HK)在港上市後,今年初主營激光雷達的速騰聚創(2498.HK)亦成功登陸港股,而研發自動駕駛芯片技術的黑芝麻智能亦已在港遞交上市申請。至於專營仿真技術的北京賽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經過兩次申港上市碰壁後,近日再遞交上市申請。 賽目科技主要從事智能網聯汽車(ICV)仿真測試產品的設計及研發,並提供相關測試、驗證和評價等解決方案。所謂智能網聯汽車,是指配備先進的車載傳感器、控制器、制動器等,通過通信及網絡技術整合而成的汽車。 要確保自動駕駛技術的成功發展及安全保障,總離不開大規模路測數據,前期必須經過充分測試驗證。賽目科技透過兩款核心產品Sim Pro及Safety Pro,為自動駕駛汽車企業或相關政府部門提供仿真測試的產品及服務。 行業中的領頭羊 據上市申請文件披露,按2023年的收入計,賽目科技是中國ICV仿真測試、驗證和評價解決方案行業的最大市場參與者,市場份額達約5.3%,亦是ICV仿真測試軟件及平台市場的最大市場參與者,市場份額約為5.9%。 公司成立於2014年,及後經過多輪融資,當中不乏大投資者的身影,包括屬華為背境的哈勃投資、中信証劵、北京順義、北京基石及京緯恒潤等,至於工信部旗下的賽迪集團,通過賽迪檢測持股28.1%。2022年完成A+輪融資後,當時估值23.32億元。 從2021至2023年間,賽目科技的收入及盈利均有所增長,收入分別是1.07億元、1.45億元及1.76億元;盈利是3,775萬元、5,033萬元及5,548萬元。連續的增長,除了公司的技術優良外,主要是大行業在穩步上揚。 無可否認,在智能駕駛技術不斷發展,以及智能汽車的接受度不斷提高所推動下,中國ICV測試、驗證和評價解決方案行業的市場規模正穩步增長。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市場規模由2019年約12億元增至2023年的33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約為27.8%,預期到2030年將進增至約279億元,自2024年起計,複合年增長率為33.6%。 淨利潤率每況愈下 公司站在一個前景理想的行業,亦有強勁投資者支持,然而發展至今,賽目科技的財務數據表現仍然不穩定,其中淨利潤率的趨向不斷下行,過去三年分別是35.1%、33.5%及30.4%。公司則解釋,各年度的下跌,有時是因為行政開支或研發開支的增加,又或是金融資產減值虧損引致。不過,教人擔憂是公司在申請文件中也預期,截至2024年度的淨利潤率將續下降。 至於毛利率,雖然整體毛利率按年升5.3個百分點至70.9%,但主要的產品ICV仿真測試軟件及平台的毛利率卻出現頗大的跌幅,由2022年的96.7%下跌29.7個百分點至去年的67%。只不過靠其它業務或產品去拉升整體的毛利率。 另外,公司去年的的收入雖有逾兩成增長,事實部份有倚賴政府的補助。去年來自政府的資助為3,134萬元,較2022年的917萬大增2.4倍。公司在申請文件中也預期,今年來自政府的補助會減少。 應收款倍增 現金流方面,去年雖然在營運上錄得經營現金流5,046萬元,但在2021及2022年,均錄得經營現金流出181萬及641萬元,可見集團在此方面存在不大穩定性。 特別過去幾年貿易應收款額持續增加,由2021年的4,942萬元增至去年的1.66億元,增幅逾2.4倍;期內的貿易應收款的周轉天數,亦由113.2天增至317.5天,多出204.3天。公司解釋,是因收入增加,以及多數項目於年度最後一季完成,時間問題仍未能結清。 從財務數據分析,公司未來仍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包括利潤率持續下滑、政府補貼減少,以及應收賬款及周轉天數能否改善等,對於投資者來說,確會引起擔憂而傾向抱觀望態度。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Kanzhun operates Boss Zhipin, one of China’s top recruitment platforms, and went public in New York in 2021 and made a second listing in Hong Kong a year later.

快訊:摩根大通大手增持看準科技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顯示,經營網上招聘平台Boss直聘的看準科技有限公司(BZ.US; 2076.HK)獲摩根大通在6月3日增持約1,073萬股,每股平均價約81.87港元,持股比例由6.51%增至7.94%。 利好: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獲得主要股東增持股份是利好信號,意味其可能對公司前景存在正面看法。 值得關注:除了增持股份外,摩根大通亦同時增加逾121萬股淡倉,合共持有淡倉約480.5萬股,佔已發行股本0.63%。 深度:Boss直聘被認為是中國頂級招聘平台之一,於2021年6月在紐約上市,並於2022年12月在港股掛牌。在2022年底,該公司利用卡塔爾世界盃作為重要的宣傳機會,花費巨資大賣廣告,令品牌知名度大升,成功把握中國經濟在去年1月農曆新年前後開始反彈的機會,於去年取得佳績。另一方面,該公司董事會今年3月宣布新的回購計劃,將於12個月内回購最多2億美元股份。 市場反應:看準科技周二股價下跌,中午收市軟2.7%至82.15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iDi reports double-digit revenue gain

聚合平台蠶食下 滴滴冀出海破困局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優步”的公司,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收入增長,據報它正考慮在香港上市 重點: 滴滴出行一季度收入增長14.9%至491億元,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增長 這個叫車應用平台已擺脫早前的監管困境,但因競爭的緣故,加之對手使用聚合平台,市場份額遭到擠佔 陳竹 在遭遇監管壁壘近兩年後,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終於在去年初開始恢復一點昔日的勢頭,因它面臨的困難有所緩解。那些困難可以追溯到公司2021年6月在紐約的公開募股,當時它被指濫用用戶數據,並遭到中國監管機構反對的情況下上市。 去年1月,被稱作“中國優步”的滴滴跨過一座里程碑,其應用程序重新出現在中國的應用商店,在之前,因被監管機構處罰,被下架近兩年。即便是在2022年6月退市後,公司仍繼續發布財報。最新業績於5月底公布,顯示滴滴正恢復部分勢頭,因它取得兩位數的收入增幅,延續了之前四個季度的強勁增長。 不過,公司不太可能再回到中國共享出行服務領域的主導地位,因市場的變化,最明顯是增長放緩和聚合平台的興起,這些平台讓新入局的競爭對手更容易站穩腳跟,並迅速獲得發展。 滴滴公佈一季度營收為491億元,同比增長14.9%。此前四個季度,滴滴的營收增幅分別為19%、53%、25%和55%。 同樣重要的是,這家曾經虧損的公司終於找到了一條通往盈利,至少是經調整後盈利的道路。在最新一個季度,儘管因持有小鵬汽車(9896.HK, XP.US)3.25%股份的投資損失,公司亦實現經調整淨利潤14億元。這一消息肯定會緩解潛在新投資者的擔憂,因為滴滴正準備重新上市,這極可能是在香港。 中國的網約車市場早已過了2010年代初的高增長期,當時滴滴通過一系列合併迅速發展,高潮是2016年收購優步(UBER.US)的中國業務。 與此同時,中國市場的競爭並沒有減弱的跡象,至少有300家公司提供與滴滴直接競爭的服務。三家著名的競爭對手,名字相近的嘀嗒出行、程啓科技有限公司和曹操出行,最近都已申請在香港IPO,爭奪率先登陸資本市場往往會帶來的估值溢價。在這裡,我們應該指出,這場市場競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滴滴早在2020年就首次申請香港IPO。 聚合平台的興起 在遭遇監管壁壘之前,滴滴幾乎壟斷中國90%以上的共享出行市場。它贏得這個地位,其一是通過吞併競爭對手,另外是提供補貼,這在該行業早期普遍存在,與優步和Lyft(LYFT.US)等公司在其他市場迅速成為主要參與者的做法類似。 滴滴在中國應用商店消失的18個月,為競爭對手侵佔其主導地位提供了絕佳機會。儘管它仍然是市場領導者,但根據中國媒體趣解商業援引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的數據,滴滴的市場份額在去年年底降至70%左右。 滴滴的份額下滑,在一定程度上也要歸因於用戶行為的轉變,因為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轉向其他大型聚合式移動應用程序,來獲取較小運營商提供的叫車服務。 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熱門地圖應用高德,以及中國的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度地圖,就是其中兩款主要對手。還有一個競爭者是專注於線上到線下(O2O)服務的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美團最初利用自己的司機,建立了一項與之競爭的服務,但後來退出,現在提供的是類似於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的聚合服務。 根據中國交通部的數據,4月份此類聚合平台上完成的網約車訂單總數為2.32億單,佔總訂單的26%,較2023年4月的1.96億單增長了18%。 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種聚合平台提供的網約車服務,這對數以百計的小型公司很有吸引力,它們缺乏大量預算來開發自己的高質量應用程序和做營銷,而是依靠這些平台來連繫消費者。 這一趨勢幫助了一些實力強大的第二梯隊玩家,比如正在申請上市的曹操出行。這些公司有望通過充當行業整合者而實現增長,因為基於反壟斷,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滴滴未來的收購。它們顯然希望投資者會認同其通過這些聚合平台來侵蝕滴滴市場份額的戰略。 滴滴也調整了戰略,允許其他網約車公司將服務整合到它的平台上。但顯而易見,這種做法也存在著局限性,因為這些小公司會對主要競爭對手如此密切地合作持謹慎態度。根據詠竹坊的調查,在首都北京,滴滴的平台僅提供四種來自其他叫車服務供應商的選擇,而高德地圖提供超過60個選項。 不過,最新財報顯示,儘管競爭激烈,滴滴可能正逐步奪回失去的部分市場份額。  我們還應該指出,最近兩位數的增長,一定程度上是受其海外擴張所推動,海外擴張將日益成為該公司的一大重點。在遭到打壓前,滴滴已經開始海外擴張了,目前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埃及等十幾個國家開展業務。 雖然面臨來自聚合平台的挑戰,但短期內滴滴在國內市場不太可能有勁敵的存在。要想向投資者展示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它需要證明自己能保持在中國的領先地位,同時在國際市場上取得重大進展,因在國際市場上,它經常與優步和其他當地出租車公司直接競爭。今年第一季度,這些市場僅佔其收入的5%。 潛在投資者還將密切關注滴滴持續盈利的能力,由於激烈的競爭和監管審查這一點變得越來越困難。政府最近出台了干預措施,要求平台運營商降低抽成,以保護司機權益,提高他們的收入。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