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運應用運營商滿幫集團發佈第四季度更新,顯示出強勁但放緩的增長,與此同時由於仍在等待網路安全審查結果,它還不能開放新用戶註冊

重點:

  • 滿幫集團聲稱,其第四季度完成的訂單增長了41.6%,比上一季度78.4%的增長有所放緩
  • 滿幫集團報告增長的同時,其他一些大公司紛紛表示,由於疫情管控的干擾,中國業務出現收縮

陽歌

要解讀滿幫集團有限公司(YMM.US)最新的四季度更新,可以有許多不同的方式,這反映出在全球疫情以及席捲全國的監管風暴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國的營商環境變得多麼複雜。

當然,還有該公司的實際業務——使用應用程式來匹配卡車司機和希望在中國境內用卡車運輸貨物的人。但是有點諷刺的是,由於所有其他的因素作用,該公司的業務本身在當前的大環境下,似乎變得越來越無關緊要。

對於許多中國科技公司來說,這是它們越來越需要頻繁面對的現實,反映出中國複雜的營商環境,其中許多非商業因素往往與實際業務因素同等重要。當我們上次寫到滿幫集團時,我們提到了其中的一個因素,即與政府優先事項的同步,這家公司似乎在這方面做的不錯——中國尋求降低碳排放以便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

但最近備受關注的另一個因素是數據安全,這對該公司來說是個更大的問題。更確切地說,去年7月,滿幫集團宣佈它正在接受中國互聯網監管機構的網路安全審查,在審查結果出來之前,禁止新用戶註冊。

雖然目前還不清楚審查結果如何,但更直接的問題是禁止新用戶註冊,這限制了滿幫集團的發展。

然後還有新冠疫情和中國採取的嚴格管控措施,這導致國內甚至同一城市內的人員流動受到很大限制。第四季度最極端的三個案例發生在西安、天津和鄭州,這些城市實施了部分或全面的封鎖,以控制當地疫情。

這種限制對那些依靠人們外出消費才能賺錢的餐館和商店,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它還限制了城際旅行,影響到全國範圍內的人員流動。作為滿幫集團業務核心的貨物運輸也受到了影響。在西安封鎖期間這一因素得以顯現,一些人開始抱怨困在家中買不到日用品。

考慮到這種複雜的情況,我們現在就來看一下滿幫集團的最新更新,它顯示該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完成了3,480萬份訂單,比上年同期增長41.6%。這些訂單相當於695億元(110億美元)的總交易量,同比增長22.1%,這個數字不算太強勁。這一組合延續了該公司一直以來的趨勢,意味著每筆交易的平均價值越來越小。

如果你是一個樂觀的人,你可能會為最新的報告叫好,因為即使是在多數零售業和其他面向消費者的企業都由於疫情干擾而出現大幅度收縮的時候,滿幫集團仍能夠在當季實現如此強勁的增長。

態度悲觀?

但至少從該公司的股價來看,投資者似乎對這個新消息持“悲觀的”看法。報告公佈後,滿幫的股價在週二的交易中下跌7.1%,接近52周以來的低點。這裡我們應該注意到,一周前,該股毫無緣故地上漲了大致相當的幅度,這意味著它現在的交易價格距離2022年開始時的水準差不多,自1月1日以來下跌了4%左右。

投資者可能關注的是,最新數據較第三季度有所放緩,當時滿幫的完成訂單量增長了78.4%,總交易額增長了48.8%。

該公司還提到了安全審查,這顯然對它能否回到強勁增長軌道非常重要。該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張暉在更新附帶的評論中表示:“在運滿滿和貨車幫應用程式完成網路安全審查之前,我們希望通過擴大用戶基礎和推動用戶參與來實現持續增長。”

歸根結底,疫情的擾亂與進行中的安全審查,掩蓋了該公司更具正面意義的環保敘事,以及由於中國卡車運輸行業的分散性質,其真正的增長潛力。

沒有人知道安全審查什麼時候結束。​​在中國,類似的反壟斷審查應該在6個月內完成,不過數據安全審查似乎沒有這樣的時間限制,可能是因為它們屬於新生事物。滿幫是在去年7月初宣佈開始審查,這意味著時間已經過去了6個月。

這些不確定性因素似乎對該公司的股價和估值構成了壓力。該公司目前的市淨率為2.5倍,而更傳統的物流企業,比如京東物流(2618.HK)和中通(ZTO. US)的市淨率分別為3.7和3.5倍。從市銷率來看,滿幫的情況稍好一些。它的市銷率為20倍,相比之下,京東物流則為1.6倍,中通為5.6倍。

在更廣泛的基礎上,滿幫的整體財務狀況看起來相當不錯。第三季度的營收增長了68.9%,達到12億元,而淨虧損從一年前的3.34億元縮小到1.78億元。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的基礎上,第三季度調整後的虧損甚至更小,為470萬元,不過我們也應該注意到,該公司去年同期在此基礎上是盈利的。

總而言之,在不久的將來,當數據安全審查結束後,我們很可能會看到它的一個主要不確定因素的消除,這應該會讓滿幫再次開始新客戶註冊。現在還很難說疫情的干擾何時可能會緩解,不過在未來三四個月裡也不是沒有可能,因為Omicron毒株已經開始消退,隨著春季和夏季的到來,感冒和流感季節也會結束。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裡

新聞

CTG Duty Free is a leader in China’s duty-free market with roughly 200 shops, and has benefited from the relaxation of duty-free shopping limits on the southern vacation island of Hainan in 2020.

快訊:貝萊德減持中國中免H股至不足5%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資料顯示,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於6月13日減持164.1萬股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 601888.SH)的H股,持股量從6.26%減至4.84%。 利好:由於貝萊德對中國中免的持股水平已低於5%的申報門檻,日後如果再減持該股,亦不需要向港交所申報,因此市場未必會知悉這個負面消息。 值得關注: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主要股東減持股份是利空的信號,意味其可能對公司前景存在負面看法。 深度:2009年已在上海掛牌的中國中免,是中國唯一覆蓋全免稅銷售管道的零售營運商,公司經營近200家零售店鋪,是中國免稅市場的龍頭企業。該公司去年8月在港股上市,成功籌集184億港元,成為全年「集資王」。雖然其收入及盈利去年重拾升軌,但其管理層近年頻繁變動,而且今年首季收入按年減少9.5%,利潤亦僅上升0.3%,令市場憂慮其增長放緩。 市場反應:中國中免的港股周三下跌,中午收市軟1.7%至53.4港元,創52周新低。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美團新業務努力漸見成效

美團首季度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大增27.4%至546億元,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上升18.5%至187億元,同時經營虧損也明顯收窄   凱基亞洲 中國網上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最近公佈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業績,從其收入及盈利表現所見,公司近年致力新業務的努力看來漸見成效。 據其業績報告顯示,首季度收入為732.76億元,按年增加25%,受惠於期內即時配送交易宗數按年增長28.1%至54.6億筆,引領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按年大增27.4%至546億元,並錄得97億元經營溢利,按年增加2.7%;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按年上升18.5%至187億元,主要由於商品零售業務的收入增長。 受收入顯著上升帶動,期內非國際財務報告會計準則(non-IFRS)經調整淨利潤大升36.4%至74.9 億元,優於市場預期的57.8億元。 實現管理層承諾 市場關注的焦點,在於其新業務分部收入表現優於預期,雖然該業務仍錄得28億元營運虧損,但已創下2020年第三季以來的新低,除了按年收窄45.2%外,也低於市場預期的32.3億元,而經營虧損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顯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實現了管理層在2023年全年業績中,表示未來將會集中收窄經營虧損的承諾。 對於今年第二季度業績展望,首席執行官王興表示,即時配送服務需求在近月宏觀經濟影響下,依然錄得健康增長,不過由於去年基數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長率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計增長將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時亦反映現時的消費環境。為了讓外賣業務繼續保持高品質增長,公司會因應多樣化消費場景精細化營運,以令中高頻使用者的交易頻次進一步提升。此外,集團會繼續提高商品加價率,以及關閉表現不佳的倉庫,以便進一步提高營運效率,有望釋放更多財務價值,並適時評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團加強了營銷解決方案,以協助商家吸引用戶,而商家更高的廣告投放意欲,亦有助於提高變現能力。管理層指出,消費者的旅行意願仍在持續,而且更傾向於旅行套餐,市場競爭格局也趨於穩定。而美團旗下的社區電商業務「美團優選」方面,市場預計今年第二季度,新業務的營運虧損將繼續收窄至 21 億元,意味管理層將能繼續兌現承諾。 因此,本行對美團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標價128港元,比現價大約有一成的上升空間,止蝕價102港元。 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詠竹坊立場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oluene derivative products provider Wuhan Youji opened at HK$9.88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79.6% higher than their IPO price of HK$5.50.

快訊:武漢有機首日上市飆升

最新:甲苯衍生品供應商武漢有機控股有限公司(2881.HK)周二首日上市,開市報9.88港元,比定價5.5港元上升79.6%,市值約9.2億港元。 利好:該公司在香港的公開發售部分反應熱烈,獲得約337倍超額認購。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國際配售部分,僅接獲約92%認購,反映機構投資者對其股份並不十分嚮往。 深度:武漢有機爲中國及全球市場知名的甲苯衍生品供應商,專注於通過有機合成工序製造甲苯衍生品,主要用於食品防腐劑、家用化學品及動物飼料酸化劑等。按去年銷售收入計,公司為中國最大的苯甲酸及苯甲酸鈉製造商,以及第二大苯甲醇製造商,雖然過去三年均能獲利,但去年淨利潤大減78.6%至7,290萬元。該公司今年3月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最終成功上市,集資約2,600萬元。 市場反應:武漢有機開市後升勢持續,週二中午休市時大漲80%,報9.9港元。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競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公司成立於去年,由中國和瑞典的兩家公司合併而成 重點: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估值約為2.5億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長了27%,但由於2022年因電子競技受疫情衝擊而表現疲軟,這個數字可能有所誇大 陽歌 在競爭對手兩次失敗後,星競威武集團意欲拔得頭籌,成為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和中國的ESV5於去年合併而成,上周申請在紐約上市,未公布融資目標。但招股說明書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銷商,總共六家,包括中國領先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歐洲的德意志銀行,以及中國互聯網券商老虎證券的投資銀行部門。 承銷商如此多,而且還有一些相對知名的公司,這通常表明發行規模相當大,因為它們最後會瓜分上市費用。但星競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會超過4億美元(這個數字我們後面會再進行詳細介紹),這還是公司獲得相對強勁估值的情況下。 因此,我們認為此次上市籌集的資金不會超過5,000萬美元,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星競威武這次玩的可能是什麼樣遊戲。 公司是中國第三家嘗試海外上市的大型電子競技公司,希望憑借其在中國和歐洲相對強大的地位贏得投資者。這三家公司都在關注一系列收入來源,從基本的電子競技團隊管理到電子競技教育、培訓,以及將知識產權(IP)出售給收藏產品的製造商。 由遊戲和短視頻巨頭騰訊(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國最大的電子競技公司之一英雄體育VSPO,是首家試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請。但後來該公司放棄了這一努力,並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錯的安慰獎,那是來自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的遊戲投資部門Savvy Games Group一筆2.65億美元的投資。 然後是NeoTV,去年初申請在紐約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規模相當小,只有1億元左右,之後沒了後續,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於今年2月宣佈申請已放棄。 星競威武的規模要大得多,去年的營收為8,370萬美元,比2022年預估基礎上的6,580萬美元增長了27%。 在這裡,我們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誇大,在更為正常的條件下,可能很容易低於20%。這是因為2022年對該行業來說,是非常悲慘的一年,至少在中國是這樣,因為了控制疫情傳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沒有疫情的正常情況下,星競威武2022年的收入應會較高,從而不會出現2023年特高的增長率。網映文化早些時候的招股說明書反映了這一現實,該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對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長的市場 星競威武與網映文化略有不同,因為它去年收購了電競俱樂部睡衣忍者,因而擁有更廣泛的全球影響力。在合併時,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擁有約4,000萬粉絲,目標是成為“一家覆蓋中國、歐洲和南美市場的全球性綜合數字體育集團”。 招股書中的第三方市場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電競市場的規模為526億美元,預計每年將增長12.1%,到2027年將達到1,020億美元。集團追逐的只是這個市場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價值14億美元的電競俱樂部市場;2021年價值23億美元的電競人才管理市場;2021年價值6億美元的電競賽事製作市場。 招股說明書沒有按地理位置細分星競威武的收入,但據推測,大部分收入來自中國,現在那裡是它的大本營。公司由一個年輕的團隊領導,年僅29歲的前ESV5首席執行官何猷君擔任董事長;睡衣忍者的原來首席執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聯席CEO,他的年齡稍大,為35歲。公司高級團隊的其他成員看起來經驗更豐富,其首席財務官、戰略和運營官都在40歲出頭。 儘管收入相對較小,但隨著規模擴大並更有效地利用資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從2022年的370萬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萬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從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過這兩個數字都不算特別出色,反映出該行業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報告了運營虧損,去年的淨虧損從2021年的610萬美元增加到1,330萬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較、參考。其中,丹麥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銷率(P/S)分別為3.4倍和5.3倍。由於中國存在較高的監管風險,取該範圍較低端的比率,將使星競威武的價值相對較低,約為2.5億美元。 對於中國本土遊戲公司來說,風險因素相當大,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政府認為遊戲浪費時間和金錢,甚至可能對未成年人有害。這帶來了定期的打擊,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天遊戲事件的長短,以及限制他們給自己喜歡的玩家打賞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