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业务变变变 趣店寻觅新出路

这家曾经的线上贷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试水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但沉重的成本结构,引发外界对这一商业模式可行性的质疑 重点: 一季度趣店开始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新增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中获得可观的收入 该业务是这家资金充裕的原线上贷款公司的最新商业模式,之前它尝试的教育和预制菜业务均以失败告终 梁武仁 趣店集团(QD.US)因监管趋紧而放弃了原有的业务,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变得好过。短短几年时间里,在放弃了具有开创性的线上消费贷款业务后,该公司尝试经营教育和预制菜业务,但这两次尝试都以惨败告终——而且失败得很快。 这家曾经的金融科技巨头资金雄厚,现在希望借助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通过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重振雄风。趣店在试水预制菜业务时,积累了有限的配送经验,因此这项新的物流业务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举措那样,与之前的经验无关。 但这次转型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远离趣店熟悉的中国。根据上周发布的最新季度财报,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亚用Fast Horse品牌试运营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并在去年第二季度达到了“有意义的”规模。公司还进入了新西兰。把重点放在海外,可能部分归因于中国国内竞争激烈,近来中国经济放缓也导致许多公司将目光转向海外,寻求增长。 在新业务线推出一年多后,趣店终于扩大了配送业务的规模,足以产生有意义的销售额。今年一季度,公司来自Fast Horse的收入达到5,380万元,占公司当季收入的大部分。这与一年前的30万元相比进步巨大。 但趣店要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取得了进展,但公司经营总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250万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业务不盈利并不罕见。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产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过了实际收入,这意味着在加入运营费用之前,它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 这引发外界对其最新商业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质疑。公司通过自有仓库开展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亚有5个仓库,新西兰有1个。公司向配送人员支付送货费用,这似乎占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这种结构下,趣店可能没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间。Fast Horse网站的登陆页面完全用于招募配送人员,网站显示,公司逐一雇佣配送人员,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扩大业务规模的第三方机构。然后,它让这些人员用自己的车辆进行配送,运作方式类似于优步等叫车应用程序。公司按小时向配送人员支付报酬。 成本刚性 这种商业模式使得即使业务规模扩大,也很难降低成本,因为这种模式创造规模经济的空间相对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户收取更多费用,否则无论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结构都很难实现盈利。 一季度随着营收增长,营收成本也随之攀升,为此,趣店在此期间几乎将营销支出削减至零。这可能会节省成本,但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他们可能会期待该公司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广它年轻的配送服务。 在开展配送业务仅一年后,趣店又通过另一项新尝试来规避风险。这次的赌注是飞机租赁业务,它从去年9月开始探索这个领域。截至今年3月,该公司拥有三架飞机,其中两架租给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将继续发展这项业务,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该计划的重视程度。 飞机租赁实际上与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无关,因此即使趣店同时投身于两者,也不会有太多的协同效应。更不用说,趣店在飞机业务方面几乎没有经验,尽管它的一些金融专业知识,可能有助于运营这类租赁业务,比如评估客户的信用风险等。 趣店持续不断的身份危机表明,自从大约十年前成为新一代线上点对点(P2P)贷款机构的先驱以来,时代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起初,在整个行业成为严厉监管打击的对象之前,它获得了蓬勃发展。大多数规模较小的公司没能生存下来,许多幸存下来的公司都转型做了贷款中介。但趣店决定完全退出这个敏感的行业,通过尝试其他领域来利用自己庞大的现金储备。 公司的总体策略有点像西方谚语中的“把意面扔到墙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于拥有大量现金储备(部分来自投资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余地来这样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接近10亿美元,不过由于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来启动和运营新业务,这个数字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小幅上涨,或许是因为看到其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带来了可观收入后,投资者受到鼓舞。但该公司的股价仍比2017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以上,市账率(P/B)只有0.2倍。这远低于曾经的金融科技竞争对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国领先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专业公司达达(DADA.US)的0.5倍,尽管这两家公司的市账率也相当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业务能尽快飞驰起来,尽管其沉重的成本结构可能会阻止这一目标在短期内实现。在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之前,大多数投资者可能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东方甄选再陷负面舆论 多元化战略仍在探索期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 重点: 东方甄选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辉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股价创两年新低 该公司不断进行多元化尝试,最新推出“小时达”配送,暂未取得明显成效   莫莉 作为电商界的明星公司,东方甄选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风吹草动,一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近期恰逢中国电商界的“618”购物节,东方甄选核心人物俞敏洪与董宇辉却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投资者纷纷选择逃离。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两周内,东方甄选的股价累计跌幅达25.6%,市值缩水超过50亿港元,股价创两年新低。 事情起源于5月31日,新东方(EDU.US; 9901.HK)创始人、东方甄选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创始人张文中的直播间时说:“东方甄选现在也是做得乱七八糟的,所以我没有任何跟你提建议的本领”。在这场直播中,现年62岁的俞敏洪还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愿。他表示,自己准备远离生意场,用更多时间游山玩水,不想没命地奋斗,也不想纠缠到纷争中。 虽然在这场直播闲聊中,俞敏洪的言论似乎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但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东方甄选的股价单日跌幅达9.9%。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俞敏洪在6月7日凌晨1点通过社交平台向东方甄选的客户、股东和投资者道歉,他解释称 “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间谦虚的表述,是一种习惯表达。这一紧急公关为东方甄选挽回些许颜面,当日股价收涨2.4%。 但是,这场舆论风波尚未结束,在两天后播出的一个电台节目中,东方甄选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辉透露心声,称自己非常抗拒卖东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带货的工作。董宇辉的消极态度让东方甄选本已脆弱的股价再次下跌,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下挫9.3%。 的确,在各大头部主播尽力争取的“618大促”期间,董宇辉也算不上积极,他并未每天出现在独立直播间“与辉同行”里,即使出现,直播时间也在两小时左右。去年12月,东方甄选当时的CEO孙东旭与董宇辉之间的矛盾公开化,最终以董宇辉离开“东方甄选直播间”,成立独立的个人工作室和直播间“与辉同行”,作为事件结尾。不过,“与辉同行”仍然是东方甄选下属的子公司。 自从董宇辉离开后,“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优势明显削弱。目前,“与辉同行”在抖音的粉丝数量为2,001万,“东方甄选直播间”的粉丝为3,022万,后者近半年累计“掉粉”逾百万。至于带货成绩,第三方平台飞瓜数据显示,“与辉同行”5月以5.33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二,而“东方甄选”排名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开播以来,“与辉同行”从未掉出月榜前三位,“东方甄选”则从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时零售新尝试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一方面,东方甄选高度依赖超级头部主播董宇辉,虽然“与辉同行”直播间的销售额仍然计入公司整体营收,但是主直播间的粉丝量和销售额下滑,显示其对用户吸引力已经削减。另一方面,东方甄选努力进行多元化尝试,推出自营手机应用程序、进行淘宝直播、建立会员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显成效。 东方甄选4月曾透露,自营产品单月在抖音的销量近1亿单,产品数量超过400款,排除售罄、季节性产品,目前在售的自营品超过200余款。3月份,东方甄选推出的新品达到61款,但东方甄选的自营产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虾在今年初接连遭打假人士举报,尽管东方甄选在两个月后回应称大虾质量没问题,但已影响了品牌声誉。 此外,东方甄选从4月开始在北京市场推出“小时达”服务,主打的是用户在直播间下单后,1小时内就可配送到家,配送范围覆盖北京五环内80%区域,明星主播也会化身配送员,随机为消费者配送商品。在上线之初,该账号每天直播约8小时,但近期的直播时间已经缩短至4至6小时,而且粉丝数量也仅有12万,估计对销售额的提升有限。 即时零售作为近三年的风口,已经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团(3690.HK)、京东(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入场,这些平台不仅品类丰富,亦有成熟的仓储、配送和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红海市场中,东方甄选的自营选品数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东方甄选最近的市盈率约21倍,高于另一间直播电商公司交个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场对其看法仍然较为正面。即使东方甄选的多元化尝试,显示公司正寻找新的业绩亮点,但这些努力还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成效。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Improving revenue and profit performance in Meituan’s recently released first-quarter results show the food delivery giant’s efforts at developing its new businesses are paying off.

美团新业务努力渐见成效

美团首季度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大增27.4%至546亿元,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上升18.5%至187亿元,同时经营亏损也明显收窄   凯基亚洲 中国在线食品配送巨头美团(3690.HK)最近公布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业绩,从其收入及盈利表现所见,公司近年致力新业务的努力看来渐见成效。 据其业绩报告显示,首季度收入为732.76亿元,同比增加25%,受惠于期内实时配送交易笔数同比增长28.1%至54.6亿笔,引领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同比大增27.4%至546亿元,并录得97亿元经营溢利,同比增加2.7%;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同比上升18.5%至187亿元,主要由于商品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长。 受收入显著上升带动,期内非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non-IFRS)经调整净利润大升36.4%至74.9 亿元,优于市场预期的57.8亿元。 实现管理层承诺 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其新业务分部收入表现优于预期,虽然该业务仍录得28亿元营运亏损,但已创下2020年第三季以来的新低,除了同比收窄45.2%外,也低于市场预期的32.3亿元,而经营亏损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显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实现了管理层在2023年全年业绩中,表示未来将会集中收窄经营亏损的承诺。 对于今年第二季度业绩展望,首席执行官王兴表示,实时配送服务需求在近月宏观经济影响下,依然录得健康增长,不过由于去年基数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长率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计增长将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时亦反映现时的消费环境。为了让外卖业务继续保持高质量增长,公司会因应多样化消费场景精细化营运,以令中高频用户的交易频次进一步提升。此外,集团会继续提高商品加价率,以及关闭表现不佳的仓库,以便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有望释放更多财务价值,并适时评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团加强了营销解决方案,以协助商家吸引用户,而商家更高的广告投放意欲,亦有助于提高变现能力。管理层指出,消费者的旅行意愿仍在持续,而且更倾向于旅行套餐,市场竞争格局也趋于稳定。而美团旗下的小区电商业务“美团优选”方面,市场预计今年第二季度,新业务的营运亏损将继续收窄至 21 亿元,意味管理层将能继续兑现承诺。 因此,本行对美团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标价128港元,比现价大约有一成的上升空间,止损价102港元。 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咏竹坊立场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竞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公司成立于去年,由中国和瑞典的两家公司合并而成 重点: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长了27%,但由于2022年因电子竞技受疫情冲击而表现疲软,这个数字可能有所夸大 阳歌 在竞争对手两次失败后,星竞威武集团意欲拔得头筹,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睡衣忍者)和中国的ESV5于去年合并而成,上周申请在纽约上市,未公布融资目标。但招股说明书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销商,总共六家,包括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欧洲的德意志银行,以及中国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的投资银行部门。 承销商如此多,而且还有一些相对知名的公司,这通常表明发行规模相当大,因为它们最后会瓜分上市费用。但星竞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会超过4亿美元(这个数字我们后面会再进行详细介绍),这还是公司获得相对强劲估值的情况下。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星竞威武这次玩的可能是什么样游戏。 公司是中国第三家尝试海外上市的大型电子竞技公司,希望凭借其在中国和欧洲相对强大的地位赢得投资者。这三家公司都在关注一系列收入来源,从基本的电子竞技团队管理到电子竞技教育、培训,以及将知识产权(IP)出售给收藏产品的制造商。 由游戏和短视频巨头腾讯(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国最大的电子竞技公司之一英雄体育VSPO,是首家试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请。但后来该公司放弃了这一努力,并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错的安慰奖,那是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的游戏投资部门Savvy Games Group一笔2.65亿美元的投资。 然后是NeoTV,去年初申请在纽约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规模相当小,只有1亿元左右,之后没了后续,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于今年2月宣布申请已放弃。 星竞威武的规模要大得多,去年的营收为8,370万美元,比2022年预估基础上的6,580万美元增长了27%。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夸大,在更为正常的条件下,可能很容易低于20%。这是因为2022年对该行业来说,是非常悲惨的一年,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因为了控制疫情传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没有疫情的正常情况下,星竞威武2022年的收入应会较高,从而不会出现2023年特高的增长率。网映文化早些时候的招股说明书反映了这一现实,该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长的市场 星竞威武与网映文化略有不同,因为它去年收购了电竞俱乐部睡衣忍者,因而拥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力。在合并时,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拥有约4,000万粉丝,目标是成为“一家覆盖中国、欧洲和南美市场的全球性综合数字体育集团”。 招股书中的第三方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为526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12.1%,到2027年将达到1,020亿美元。集团追逐的只是这个市场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价值14亿美元的电竞俱乐部市场;2021年价值23亿美元的电竞人才管理市场;2021年价值6亿美元的电竞赛事制作市场。 招股说明书没有按地理位置细分星竞威武的收入,但据推测,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现在那里是它的大本营。公司由一个年轻的团队领导,年仅29岁的前ESV5首席执行官何猷君担任董事长。何猷君引人关注,因为他是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最小的儿子。何鸿燊生前为澳门成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奠定基础。何猷君的不凡出身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银行愿意为这笔交易承销。 睡衣忍者原来的首席执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联席CEO,他的年龄稍大,为35岁。公司高级团队的其他成员看起来经验更丰富,其首席财务官、战略和运营官都在40岁出头。 尽管收入相对较小,但随着规模扩大并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从2022年的37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万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从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过这两个数字都不算特别出色,反映出该行业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报告了运营亏损,去年的净亏损从2021年的61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较、参考。其中,丹麦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销率(P/S)分别为3.4倍和5.3倍。由于中国存在较高的监管风险,取该范围较低端的比率,将使星竞威武的价值相对较低,约为2.5亿美元。…
Third time’s the charm: Fangzhou finally finds winning tonic for Hong Kong IPO

三年亏损近九亿 方舟云康三度递表终过关

又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港股市场,但营收高度仰赖“卖药”且持续亏损的方舟云康,上市后仍要面对一系列挑战 重点: 方舟云康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近9亿元 虽然主打慢性病管理与H2H业务,但公司营收仍仰赖在线药物销售 李世达 中国逐步迈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管理需求日益增长,结合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应用,慢性病管理也发展出众多创新商业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前身为健客网的方舟云康控股有限公司近日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以2023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方舟云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慢性病管理平台。然而其上市之路并不顺遂,历经2022年11月、2023年6月两次递表,今年第三次递表终于成功闯关。 方舟云康是中国较早布局慢性病的网络平台,主要服务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等疾病患者,在线拥有超4,000万注册用户及21万名入驻医生。根据申请文件,方舟云康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综合医疗服务、在线零售药店服务、定制化内容及营销服务。其中前两项业务都来自旗下“健客平台”。 二股东取代大股东当家 “健客平台”指的是2006年成立的“健客网”,该网站于2009年获得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曾被认为是“医疗界的阿里巴巴”、“互联网药品零售电商先驱”。“健客网”在创立数年内快速累积用户,获得火山石资本、高特佳风险投资。 但“健客网”更出名的事迹,则是创办人兼大股东苏展,与二股东谢方敏之间的“宫斗事件”。根据相关新闻报导,2019年7月,苏展带着管理人员、助理、律师和十多名保安前往“健客网”办公室,取走公司章及罢免谢方敏职务。事件因苏展被警方刑拘而告终,“健客网”则改由谢方敏100%持股。方舟云康等一系列“方舟系”公司在2019年后陆续注册成立。 虽然公司老大换人,但方舟云康的收入仍建立在“健客网”的基础上。根据申请文件,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2亿元、24亿元,其中在线零售药店服务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57.5%、56.8%及53.3%。 至于2023年占收入比重约40.4%的“综合医疗服务”,实际上也是卖药服务。申请文件称,“从综合医疗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药品的销售相关联”,主要区别是“通过H2H(Hospital to Home)平台销售药品”,也就是经由“医生咨询”后销售药物或保健品。两项业务合计,“卖药”收入占公司营收超过90%。 营收高度仰赖“卖药” 然而,光靠卖药却不能令公司盈利。申请文件显示,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3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三年亏损近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定制化内容及营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为87.5%、85.4%和83.2%,但综合医疗服务和在线零售药店服务业务的毛利率均不足21%,低于主要从事在线药店的京东健康(6618.HK)、阿里健康(0241.HK),以及主打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9955.HK)。 此外,方舟云康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出现减少迹象,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亦从2021年的766.3元下降至2023年的558.9元。公司业绩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 尽管持续亏损,方舟云康仍完成了六轮融资,2022年12月D+轮融资后的估值达14亿美元(101.4亿元),考虑到方舟云康按销售收入计算﹐在线上医疗保健零售与服务的市场份额仅1.1%,百亿元的估值或许是偏高。 在新冠疫情过后,不少医疗机构急于抓住互联网医疗上市最后的窗口期,方舟云康也不例外,但在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已占据在线药物销售绝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留给方舟云康的发展空间相对有限;而同样针对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上市时估值高达150亿港元,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最高峰的17.8港元跌至目前约2.3港元,市值剩下13.9亿港元,方舟云康能创出佳绩的机会又有多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掌握中概股最新动态,订阅我们的新闻邮件

新股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竞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公司成立于去年,由中国和瑞典的两家公司合并而成 重点: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长了27%,但由于2022年因电子竞技受疫情冲击而表现疲软,这个数字可能有所夸大 阳歌 在竞争对手两次失败后,星竞威武集团意欲拔得头筹,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睡衣忍者)和中国的ESV5于去年合并而成,上周申请在纽约上市,未公布融资目标。但招股说明书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销商,总共六家,包括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欧洲的德意志银行,以及中国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的投资银行部门。 承销商如此多,而且还有一些相对知名的公司,这通常表明发行规模相当大,因为它们最后会瓜分上市费用。但星竞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会超过4亿美元(这个数字我们后面会再进行详细介绍),这还是公司获得相对强劲估值的情况下。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星竞威武这次玩的可能是什么样游戏。 公司是中国第三家尝试海外上市的大型电子竞技公司,希望凭借其在中国和欧洲相对强大的地位赢得投资者。这三家公司都在关注一系列收入来源,从基本的电子竞技团队管理到电子竞技教育、培训,以及将知识产权(IP)出售给收藏产品的制造商。 由游戏和短视频巨头腾讯(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国最大的电子竞技公司之一英雄体育VSPO,是首家试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请。但后来该公司放弃了这一努力,并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错的安慰奖,那是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的游戏投资部门Savvy Games Group一笔2.65亿美元的投资。 然后是NeoTV,去年初申请在纽约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规模相当小,只有1亿元左右,之后没了后续,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于今年2月宣布申请已放弃。 星竞威武的规模要大得多,去年的营收为8,370万美元,比2022年预估基础上的6,580万美元增长了27%。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夸大,在更为正常的条件下,可能很容易低于20%。这是因为2022年对该行业来说,是非常悲惨的一年,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因为了控制疫情传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没有疫情的正常情况下,星竞威武2022年的收入应会较高,从而不会出现2023年特高的增长率。网映文化早些时候的招股说明书反映了这一现实,该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长的市场 星竞威武与网映文化略有不同,因为它去年收购了电竞俱乐部睡衣忍者,因而拥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力。在合并时,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拥有约4,000万粉丝,目标是成为“一家覆盖中国、欧洲和南美市场的全球性综合数字体育集团”。 招股书中的第三方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为526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12.1%,到2027年将达到1,020亿美元。集团追逐的只是这个市场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价值14亿美元的电竞俱乐部市场;2021年价值23亿美元的电竞人才管理市场;2021年价值6亿美元的电竞赛事制作市场。 招股说明书没有按地理位置细分星竞威武的收入,但据推测,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现在那里是它的大本营。公司由一个年轻的团队领导,年仅29岁的前ESV5首席执行官何猷君担任董事长。何猷君引人关注,因为他是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最小的儿子。何鸿燊生前为澳门成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奠定基础。何猷君的不凡出身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银行愿意为这笔交易承销。 睡衣忍者原来的首席执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联席CEO,他的年龄稍大,为35岁。公司高级团队的其他成员看起来经验更丰富,其首席财务官、战略和运营官都在40岁出头。 尽管收入相对较小,但随着规模扩大并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从2022年的37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万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从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过这两个数字都不算特别出色,反映出该行业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报告了运营亏损,去年的净亏损从2021年的61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较、参考。其中,丹麦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销率(P/S)分别为3.4倍和5.3倍。由于中国存在较高的监管风险,取该范围较低端的比率,将使星竞威武的价值相对较低,约为2.5亿美元。…
Third time’s the charm: Fangzhou finally finds winning tonic for Hong Kong IPO

三年亏损近九亿 方舟云康三度递表终过关

又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港股市场,但营收高度仰赖“卖药”且持续亏损的方舟云康,上市后仍要面对一系列挑战 重点: 方舟云康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近9亿元 虽然主打慢性病管理与H2H业务,但公司营收仍仰赖在线药物销售 李世达 中国逐步迈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管理需求日益增长,结合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应用,慢性病管理也发展出众多创新商业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前身为健客网的方舟云康控股有限公司近日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以2023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方舟云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慢性病管理平台。然而其上市之路并不顺遂,历经2022年11月、2023年6月两次递表,今年第三次递表终于成功闯关。 方舟云康是中国较早布局慢性病的网络平台,主要服务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等疾病患者,在线拥有超4,000万注册用户及21万名入驻医生。根据申请文件,方舟云康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综合医疗服务、在线零售药店服务、定制化内容及营销服务。其中前两项业务都来自旗下“健客平台”。 二股东取代大股东当家 “健客平台”指的是2006年成立的“健客网”,该网站于2009年获得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曾被认为是“医疗界的阿里巴巴”、“互联网药品零售电商先驱”。“健客网”在创立数年内快速累积用户,获得火山石资本、高特佳风险投资。 但“健客网”更出名的事迹,则是创办人兼大股东苏展,与二股东谢方敏之间的“宫斗事件”。根据相关新闻报导,2019年7月,苏展带着管理人员、助理、律师和十多名保安前往“健客网”办公室,取走公司章及罢免谢方敏职务。事件因苏展被警方刑拘而告终,“健客网”则改由谢方敏100%持股。方舟云康等一系列“方舟系”公司在2019年后陆续注册成立。 虽然公司老大换人,但方舟云康的收入仍建立在“健客网”的基础上。根据申请文件,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2亿元、24亿元,其中在线零售药店服务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57.5%、56.8%及53.3%。 至于2023年占收入比重约40.4%的“综合医疗服务”,实际上也是卖药服务。申请文件称,“从综合医疗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药品的销售相关联”,主要区别是“通过H2H(Hospital to Home)平台销售药品”,也就是经由“医生咨询”后销售药物或保健品。两项业务合计,“卖药”收入占公司营收超过90%。 营收高度仰赖“卖药” 然而,光靠卖药却不能令公司盈利。申请文件显示,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3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三年亏损近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定制化内容及营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为87.5%、85.4%和83.2%,但综合医疗服务和在线零售药店服务业务的毛利率均不足21%,低于主要从事在线药店的京东健康(6618.HK)、阿里健康(0241.HK),以及主打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9955.HK)。 此外,方舟云康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出现减少迹象,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亦从2021年的766.3元下降至2023年的558.9元。公司业绩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 尽管持续亏损,方舟云康仍完成了六轮融资,2022年12月D+轮融资后的估值达14亿美元(101.4亿元),考虑到方舟云康按销售收入计算﹐在线上医疗保健零售与服务的市场份额仅1.1%,百亿元的估值或许是偏高。 在新冠疫情过后,不少医疗机构急于抓住互联网医疗上市最后的窗口期,方舟云康也不例外,但在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已占据在线药物销售绝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留给方舟云康的发展空间相对有限;而同样针对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上市时估值高达150亿港元,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最高峰的17.8港元跌至目前约2.3港元,市值剩下13.9亿港元,方舟云康能创出佳绩的机会又有多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InnoScience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英诺赛科申港上市 最大风险地缘政治

随着旗下微芯片和晶圆背后的尖端氮化镓(GaN)技术开始成熟,去年该公司收入增长了三倍 重点: 英诺赛科申请赴港上市,使其成为尝试从国际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的中国芯片公司 随着尖端技术的成熟,公司去年的收入增长三倍,但未来它可能面临诉讼和地缘政治的挑战 阳歌 中国微芯片制造商最近成了烫手的山芋,因中美紧张局势引发行业震动,而外国投资者担心自己可能会站错队。因此,从芯片设计商到设备制造商,该领域的大部分中国公司都选择在中国国内A股市场(上海和深圳)上市,国内投资者对这些股票的欢迎程度更高。 但至少有一家公司逆势而行,它就是上周申请在香港上市的英诺赛科(苏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在初步申请文件中提到了可能会成为美国制裁的受害者,但这只是它面临的众多潜在风险之一。它还面临至少两宗重大专利诉讼,其中一宗由欧洲巨头英飞凌 (IFX.DE)提起。 英诺赛科创始人兼董事长骆薇薇也值得关注,因招股书中没有多少关于她的信息,而且在这个男性主导的行业中,她作为一名领导一家企业的女性也备受关注。稍后我们再来细说这一点。 英诺赛科成立于2017年,凭借在最新一代微芯片领域的领先地位脱颖而出,这种微芯片采用将氮化镓(GaN)与传统的硅相结合的技术制造而成。最尖端的芯片多使用硅基氮化镓,或另一种叫碳化硅(SiC)的技术,而两者中碳化硅更为成熟。 英诺赛科表示,随着硅基氮化镓技术在经过大约十年的发展后,开始进入量产的新阶段,公司已充分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产品需求激增。英诺赛科的业务确实在过去三年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不过它仍处于亏损状态,因为在研发和新产能上投入巨资,以提高三大主要产品线,即硅基氮化镓芯片、晶圆和模组的产量。 该公司2022年的收入比2021年增长了约一倍,达到1.36亿元,对于这类企业来说仍然较低。但随着业务开始腾飞,去年这个数字增长了三倍多,达到5.93亿元。三条主要产品线之间的收入结构非常均衡,去年各占总销售额的约三分之一。 公司的销售成本远超收入,导致过去三年的毛利率为负数。但毛利率正在稳步改善,从2021年的-266%降至去年的-61%。照这个速度,毛利率可能会在今年转为正值,为不久的将来实现盈利铺平道路。 公司去年继续亏损,2023年净亏损11亿元。但这约是2022年22亿元亏损的一半。经调整,即剔除向投资者发行的投资工具的价值变动,公司的亏损更稳定些,从2022年的12.8亿元降至去年的10.2亿元。 政治风险 在研究了这家公司的优势后,我们将在本文的后半部分集中讨论上市文件和其他来源中一些不确定的信号。 排在首位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政治阻力。正如我们前面所指出,美国正不断设置新障碍,以阻止中国公司获得尖端芯片技术。英诺赛科尚未受到任何制裁,但如果该公司获得上市申请中所展示的那种发展,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改变。 美国并不是唯一针对该公司的国家。去年中国对镓、锗相关物项实施出口管制,一些媒体报道称,其中包括硅基氮化镓技术和芯片的出口。英诺赛科在上市文件中指出,迄今为止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中国客户。但公司去年开始出口,来自海外的收入约占10%,意味这部分业务未来可能会受到出口管制的影响。 此外,还有至少两宗针对该公司的诉讼,其中以英飞凌上周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为首。英诺赛科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表示该案中的专利,并不涉及其晶体管和晶圆中使用的“核心技术”。公司还被美国宜普电源转换公司指控存在类似的侵权行为,这宗诉讼仍在等待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审理。 还有该公司的创始人骆微微,上市资料中对她的介绍相对较少。上面说她在新西兰梅西大学获得了应用数学博士学位,这不太符合大家对一家新兴芯片制造商负责人的预期。中国最重要的半导体行业展之一,上海国际半导体展览会网站上的另一篇人物介绍说,她在美国宇航局工作了15年,但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职位。 公司已经进行了五轮融资,而IPO至少部分是为了增加现金储备。到去年底,它的现金储备仅剩下3.29亿元,大约是一年前7.1亿元的一半,而2021年底为12.8 亿元。 公司最近一次融资是在今年4月,估值约为12亿元。市销率(P/S)约为2倍,与晶圆巨头胜高(3436.T)和世创电子材料(WAF.DE)的市销率相当,由此推算其估值将保持在12亿元左右。 总言之,英诺赛科因其巨大的增长潜力而颇具吸引力。但过快的增长可能会吸引来自多个方面不必要的关注,包括有意控制其技术的美国及其政客,以及中国的监管机构,此外还有可能提起更多专利诉讼的全球竞争对手。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恋离乡创博尔捷 侯正宇走上亿万之路

中国最大的临时工供应商,希望用“零工经济”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它严重依赖一个主要客户 重点: 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上市,计划探索老年护理和家政服务,希望在快递行业之外实现多元化 对投资者来说,这家人力资源公司最大风险,就是对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 谭英 侯正宇来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一个小镇,年轻时,他一心想在上海拥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个上海媳妇。21世纪初,刚失恋的他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商业中心,在一家造船厂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当家乡的劳动部门找他帮忙,将务工人员安置在上海的外资公司时,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时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和传呼机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从上海浦东劳动局手里,收购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及后成为今天的博尔捷核心。二十年后,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尔捷自称中国最大的“非传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传统用工平台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3.2%,通过为雇主安排临时工赚钱。招股说明书称,公司计划用IPO筹集的资金来拓展业务,在目前主要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临时工的基础上,同时提供养老护理人员和家政人员。 200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沿海城市外资工厂林立,侯正宇开始为它们提供职业学校毕业生,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扩大业务,开始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人,从后台税务部门的临时工,到工业园区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显出自由职业者(常被称作“零工经济”)的作用日渐增长,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越来越受欢迎。这类员工对雇主来说成本更低,因为他们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时才使用。和雇佣全职员工相比,这类员工给雇主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初步招股说明书中委托的第三方研究显示,中国提供此类非传统用工服务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830亿元增长了两倍多,达到去年的8,898亿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增长约一倍,从1.7万亿元增至3.5万亿元。作为非传统用工服务供应商,博尔捷及其同行做好了准备,以满足对临时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们的专长。 同为就业服务提供商的看准网(BZ.US,2076.HK)更专注于白领职位,去年利润增长10 倍,突显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猎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也突显了竞争之激烈。看准网和同道猎聘也可以为博尔捷提供一些关于上市风险的警示教训,因这两只分别于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现在都远低于IPO价格。 尽管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整体潜力巨大,但博尔捷也有明显的弱点。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它的收入结构,过去三年中,一个未具名的客户每年为其贡献了85%以上的总收入。该客户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按需劳动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过去三年里,博尔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为9.48亿元,比2022年的约10亿元下降了7%,但与2021年的9.875亿元相差无几。2022年的情况略有反常,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时常被困在家中,许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递来满足,该公司因此受益于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对快递员的需求帮助博尔捷把2022年的利润提高到了5,140万元,不过去年随着情况恢复正常,这个数字下降到了3,190万元。 在疫情的最后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扬,在2022年上升了近3个百分点,达到15.1%,然后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尔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纠纷的影响,主要涉及外卖骑手,导致去年支付给这些工人的赔偿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来自与骑手相关的费用,过去三年每年总计在8.28亿元至8.68亿元间。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用于支付给外卖骑手的佣金。博尔捷自有的300名员工的成本则较低,过去三年平均在8,000万元左右。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过向三名投资者出售优先股,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些投资者对博尔捷的估值略高于10亿元。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带来了挑战,但博尔捷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从配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受益,这些服务越来越受欢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电子商务产品到外卖餐饮的各种快递服务。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同比上涨26.7%至329.6,表明消费者对快递服务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据以往经验,公司可能只是在试水,以摸清投资者对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欧孚科技于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同道猎聘的1.77倍市销率 (P/S) 和看准网9.61倍市销率来推测博尔捷上市后的估值。如果以两者的中间值5倍市销率作准,它的估值将达到47亿元,远超2021/2022年最后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估值。对于一家由一个雄心勃勃的小镇男孩创立的公司来说,这个估值不差。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能源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o in diversification drive as it tries to stem its flood of red ink

蔚来止血的策略:往下打

蔚来首季度亏损持续,市场寄望刚发布的品牌“乐道”可在下半年获得销售佳绩 重点: 首季亏损52.6亿元,按年上升9.5% 集团预告走低价路线的品牌“萤火虫”将于明年推出 刘智恒 蔚来集团(9866.HK, NIO.US)今年首季又迎来一份亏损的成绩单,虽然大家明白,新能源汽车是要看未来,然而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总不能无止境的等待,投资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蔚来由李斌于2014年成立,至今已十个年头,连年亏损数以十亿元,由2018至2023年间,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110.4亿美元),单计2023年,一年就蚀去211.5亿元,要不是李斌有超乎常人的融资能力,蔚来品牌早已消失在车企市场。 迟迟未能扭亏为盈,加上更多的海外国家要向中国电动车征收关税,公司希望转策略,进军低端市场,冀能力挽狂澜。 毛利率低烧钱惊人 再看看今年刚公布的首季度业绩,收入99.1亿元,按年下跌7.2%,较去年第四季度大跌42.1%。股东应占亏损52.6亿元,按年扩大9.5%,环比则收窄近6%。 亏损之余,其多项数据也不理想,毛利率更低至4.9%,较去第四季度下跌2.6个百分点,相对小鹏汽车(9868.HK, XPEV.US)的12.9%要低,更别说理想汽车(2015.HK, LI.US)的20.6%。单计汽车的毛利率为9.2%,较上一季下跌2.7个百分点,亦远远不及理想的19.3%。 集团的烧钱速度亦让投资者不安,首季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加上受限制现金共286.8亿元,较去年底大跌98亿元。2023年12月集团获阿布扎比旗下的投资机构CYVN基金注资22亿美元(159.5亿元),想不到一季就花掉近百亿元。 销售方面也不乐观,首季交付量只有30,053辆,按年及按季分别下跌3.2%及40%。虽然公司透露,四月及五月份交付分别达15,620及20,544辆,按月平均上升近32%;然而实际情况是集团在BaaS(电池租用)上作出调价和促销,给用户更多优惠才得以拉升销售量。六月开始,促销活动及优惠也完结,本月能否持续上升态势才最关键,否则光靠以价换量拉动增长,效果只是昙花一现。 事实上,蔚来首季业绩公布翌日,股价急跌7.6%,收报38.25港元,过去一年,公司的股价在高位的123.8港元跌了逾七成,投资者对它的评价,从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 改策略布局多品牌 对于亏损不断,市场曾提出问题:“钱亏在哪里?”李斌的回应很简单直接,“亏在研发与基础设施的投入”。李斌指出,不管多困难,蔚来在研发上,每季度始终保持30亿元至40亿元的投入。基础建设去年投入30多亿元,用于新建1,035座换电站,以加大充换电网络的覆盖,预计今年再建1,000座。 李斌深明年复年的亏损不是办法,要扭转劣势,或至少减低亏蚀,从而让市场看到曙光,他下决心定下两大目标,一是要将销量稳步提升,而更为重要是优化毛利率。 要达到目标,李斌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高端市场空间有限,只占整体市场约10%,要实现规模经济,光打高端市场是不行,最后他的结论是多品牌布局,并进军中低端市场。 今年5月,蔚来公布第二品牌“乐道”,预计于9月交付;近日更透露,集团将迎来第三品牌“萤火虫”,首款产品计划明年上半年交付。 三大品牌的定位,蔚来主攻高端市场,针对商务兼家庭;“乐道”以家庭市场用户为要;“萤火虫”则定位精品小车,即是大众化市场。价格分别是在30万、20万及10万元,特点是都能换电。 是红海还是蓝海 李斌向市场展现雄图大计,未来能否逆转胜,暂时难下定论。然而,摆在眼前的是内地车企内卷不断,竞争惨烈,乐道针对的市场,其实已有特斯拉(TSLA.US)的Model Y、理想的L6及问界的M7,后来者小米(1810.HK)的SU7亦来势汹汹,可想而知乐道中途加入的这条赛道,并非什么蓝海市场,实际可能是一个红海,要杀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 至于萤火虫所针对的低端市场,现时吉利(0175.HK)的“几何E萤火虫”的厂家指导价为6.98至8.98万元、零跑(9863.HK)的AYA只是 6.58万、五菱的“缤果”最低价仅需5.98万元,蔚来的萤火虫怎样去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说来也不是一件易事。 之前有传,萤火虫将以欧洲为首个进军市场,原本出海对电动车企来说,不失为一条出路,可欧洲各国近年都看出内地车企的野望,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对中国制造的电动车征收关税,最高征收38%,预计于7月实行。早于上个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此等等无疑大大加重中国车企的成本,严重打击在海外的业务拓展。 马云曾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早上的太阳。”蔚来又能否跨越明天,看到美好灿烂的阳光?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mart Share Global's revenue dives

转模式收入劲挫 怪兽充电能否逆转胜?

这家以手机充电机柜网络而闻名的公司,首季度陷入亏损,结束连续四个季度盈利的势头 重点: 怪兽充电一季度收入暴跌逾50%,因在业务转型期间核心充电服务大跌 公司正逐步将充电宝机柜网络的运营责任转移给合作伙伴 阳歌 充电宝运营商怪兽充电名副其实地吓坏了投资者,后者在看到公司一季度的财报后纷纷抛售股票。经营业绩显示,随着公司为提高长期盈利能力而进行转型,它首季的收入下滑速度急剧加快。 至少在短期内,这转型对公司来说有点痛苦。公司的官方名称叫Smart Share Global Ltd.(EM.US),它旗下以怪兽充电作为品牌的充电宝机柜里,装满可供租用的智能手机充电宝,在全国各地的餐馆、商店和其他零售场所随处可见。 周一上午公布最新业绩后,公司股价暴跌逾20%,市值缩水近4,000万美元,不过后来收复部分失地,收盘时下跌约10%。在这里,我们应指出,即使经历了周一的抛售,该股今年迄今仍上涨70%以上,使其成为在美上市中国股票反弹的领头羊,在这轮走势中,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从1月底的低点上涨逾20%。 因此,从某程度上讲,大规模抛售可能只是代表部分获利回吐。但下跌似乎也反映了公司进行转型之际,最新业绩中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势。总说中国消费支出疲软,似乎并不能解释全部原因,公司首席财务官辛怡称,4月和5月消费“仍有些疲软”。 按去年启动的转型计划,怪兽充电正减少在直营模式上的投入,而是将手上的机柜出售给第三方运营商,基本就是机柜所在的商店拥有者。然后,公司通过提供支付服务等,以及向合作伙伴实际销售机柜和充电宝,从而收取费用。 首席执行官蔡光渊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从直营模式向网络合作伙伴模式转型,虽然在某些地区会导致一次性成本的产生,但对于公司保持长期财务健康,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这些一次性成本可能是导致怪兽充电在一季度陷入亏损,结束了连续四个季度盈利。不过,公司经调整后(通常不包括基于股票的员工薪酬)的业绩,仍保持连续第五个季度盈利。 怪兽充电的发展阵痛充分体现在营收上,收入同比暴跌51.7%至3.97亿元。虽然公司将此归咎于转型(我们稍后再来详细讨论),但我们也应该指出,下降速度较上季的18.3%同比大幅加快。 在此轮抛售后,目前怪兽充电的市盈率为17倍。运营共享充电宝的类似公司并不多。但运营着中国共享经济公司美团(3690.HK)的市盈率要比它高得多,为47倍。民宿共享股Airbnb(ABNB.US)的市盈率和它略接近一些,为20倍。 或许是先苦后甜 怪兽充电的转型很像上世纪80年代酒店业的情况,当时万豪(MAR.US)和希尔顿(HLT.US)等公司,都放弃了自己的物业资产,转型为同名酒店的管理者,而酒店的所有权则属第三方物业。 这种模式的资本密集程度,远低于实际的资产所有权,因此像怪兽充电这样的公司,无需拥有所有柜机和充电器。相反,资产所有权和维护的负担,落在了业务合作伙伴身上,而怪兽充电通过向这些合作伙伴收取硬件销售和服务费来获取盈利。 公司打算继续将直营模式作为业务的一部分,不过辛怡承认,业务组合中的这个部分“在盈利能力方面仍有些不足”。 截至3月底,怪兽充电网络中近80%的机柜由业务合作伙伴运营,剩余20%为自营。与一年前相比发生了巨大转变,当时只有58.8%的机柜(在财报中称为“点位数”)由第三方运营。截至3月底,其合作伙伴总数达到1.1万个,同比增长3,800个。 随着更多的直接运营业务,第三方运营者从手机充电费中的分成也在增加。因此影响了怪兽充电的收入,因而令其移动充电服务收入从上年同期的8.13亿元,下降了53.5%至3.78亿元。销售充电宝和充电机柜给合作伙伴的收入,则从去年同期的1,170万元跃升至1.64亿元。此外,来自充电解决方案(如前述支付服务)的收入,也从去年的零增加到了5,900万元。 我们预计,随着公司新业务模式的成熟,这些较新的模式,即机柜销售和充电解决方案,将继续以强劲的速度增长。唯一跟踪该公司的分析机构预计,公司今年的收入将下降25%,但下半年降幅应该会开始放缓。 除了降低资本成本外,新的业务模式似乎也使怪兽充电有所受益,营销成本大幅降低。最近一个季度,营销成本从去年同期的6.65亿元降至2.05亿元,降幅约为三分之二。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公司本季度亏损30万元,扭转了去年同期盈利1,080万元的局面。虽然经调整后的业绩仍实现了盈利,但经调整盈利380万元与去年同期盈利1,710万元相比大幅下降。 总言之,怪兽充电正在服用一些苦口良药,在短期内会影响业绩,但可以确保其长期盈利能力。对于此举,我们一般来说是认可的,这最终应会带来一个更为精干的“怪兽”,甚至有可能通过吞并竞争对手来实现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消费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业务变变变 趣店寻觅新出路

这家曾经的线上贷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试水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但沉重的成本结构,引发外界对这一商业模式可行性的质疑 重点: 一季度趣店开始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新增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中获得可观的收入 该业务是这家资金充裕的原线上贷款公司的最新商业模式,之前它尝试的教育和预制菜业务均以失败告终 梁武仁 趣店集团(QD.US)因监管趋紧而放弃了原有的业务,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变得好过。短短几年时间里,在放弃了具有开创性的线上消费贷款业务后,该公司尝试经营教育和预制菜业务,但这两次尝试都以惨败告终——而且失败得很快。 这家曾经的金融科技巨头资金雄厚,现在希望借助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通过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重振雄风。趣店在试水预制菜业务时,积累了有限的配送经验,因此这项新的物流业务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举措那样,与之前的经验无关。 但这次转型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远离趣店熟悉的中国。根据上周发布的最新季度财报,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亚用Fast Horse品牌试运营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并在去年第二季度达到了“有意义的”规模。公司还进入了新西兰。把重点放在海外,可能部分归因于中国国内竞争激烈,近来中国经济放缓也导致许多公司将目光转向海外,寻求增长。 在新业务线推出一年多后,趣店终于扩大了配送业务的规模,足以产生有意义的销售额。今年一季度,公司来自Fast Horse的收入达到5,380万元,占公司当季收入的大部分。这与一年前的30万元相比进步巨大。 但趣店要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取得了进展,但公司经营总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250万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业务不盈利并不罕见。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产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过了实际收入,这意味着在加入运营费用之前,它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 这引发外界对其最新商业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质疑。公司通过自有仓库开展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亚有5个仓库,新西兰有1个。公司向配送人员支付送货费用,这似乎占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这种结构下,趣店可能没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间。Fast Horse网站的登陆页面完全用于招募配送人员,网站显示,公司逐一雇佣配送人员,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扩大业务规模的第三方机构。然后,它让这些人员用自己的车辆进行配送,运作方式类似于优步等叫车应用程序。公司按小时向配送人员支付报酬。 成本刚性 这种商业模式使得即使业务规模扩大,也很难降低成本,因为这种模式创造规模经济的空间相对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户收取更多费用,否则无论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结构都很难实现盈利。 一季度随着营收增长,营收成本也随之攀升,为此,趣店在此期间几乎将营销支出削减至零。这可能会节省成本,但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他们可能会期待该公司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广它年轻的配送服务。 在开展配送业务仅一年后,趣店又通过另一项新尝试来规避风险。这次的赌注是飞机租赁业务,它从去年9月开始探索这个领域。截至今年3月,该公司拥有三架飞机,其中两架租给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将继续发展这项业务,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该计划的重视程度。 飞机租赁实际上与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无关,因此即使趣店同时投身于两者,也不会有太多的协同效应。更不用说,趣店在飞机业务方面几乎没有经验,尽管它的一些金融专业知识,可能有助于运营这类租赁业务,比如评估客户的信用风险等。 趣店持续不断的身份危机表明,自从大约十年前成为新一代线上点对点(P2P)贷款机构的先驱以来,时代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起初,在整个行业成为严厉监管打击的对象之前,它获得了蓬勃发展。大多数规模较小的公司没能生存下来,许多幸存下来的公司都转型做了贷款中介。但趣店决定完全退出这个敏感的行业,通过尝试其他领域来利用自己庞大的现金储备。 公司的总体策略有点像西方谚语中的“把意面扔到墙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于拥有大量现金储备(部分来自投资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余地来这样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接近10亿美元,不过由于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来启动和运营新业务,这个数字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小幅上涨,或许是因为看到其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带来了可观收入后,投资者受到鼓舞。但该公司的股价仍比2017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以上,市账率(P/B)只有0.2倍。这远低于曾经的金融科技竞争对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国领先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专业公司达达(DADA.US)的0.5倍,尽管这两家公司的市账率也相当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业务能尽快飞驰起来,尽管其沉重的成本结构可能会阻止这一目标在短期内实现。在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之前,大多数投资者可能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o in diversification drive as it tries to stem its flood of red ink

蔚来止血的策略:往下打

蔚来首季度亏损持续,市场寄望刚发布的品牌“乐道”可在下半年获得销售佳绩 重点: 首季亏损52.6亿元,按年上升9.5% 集团预告走低价路线的品牌“萤火虫”将于明年推出 刘智恒 蔚来集团(9866.HK, NIO.US)今年首季又迎来一份亏损的成绩单,虽然大家明白,新能源汽车是要看未来,然而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总不能无止境的等待,投资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蔚来由李斌于2014年成立,至今已十个年头,连年亏损数以十亿元,由2018至2023年间,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110.4亿美元),单计2023年,一年就蚀去211.5亿元,要不是李斌有超乎常人的融资能力,蔚来品牌早已消失在车企市场。 迟迟未能扭亏为盈,加上更多的海外国家要向中国电动车征收关税,公司希望转策略,进军低端市场,冀能力挽狂澜。 毛利率低烧钱惊人 再看看今年刚公布的首季度业绩,收入99.1亿元,按年下跌7.2%,较去年第四季度大跌42.1%。股东应占亏损52.6亿元,按年扩大9.5%,环比则收窄近6%。 亏损之余,其多项数据也不理想,毛利率更低至4.9%,较去第四季度下跌2.6个百分点,相对小鹏汽车(9868.HK, XPEV.US)的12.9%要低,更别说理想汽车(2015.HK, LI.US)的20.6%。单计汽车的毛利率为9.2%,较上一季下跌2.7个百分点,亦远远不及理想的19.3%。 集团的烧钱速度亦让投资者不安,首季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加上受限制现金共286.8亿元,较去年底大跌98亿元。2023年12月集团获阿布扎比旗下的投资机构CYVN基金注资22亿美元(159.5亿元),想不到一季就花掉近百亿元。 销售方面也不乐观,首季交付量只有30,053辆,按年及按季分别下跌3.2%及40%。虽然公司透露,四月及五月份交付分别达15,620及20,544辆,按月平均上升近32%;然而实际情况是集团在BaaS(电池租用)上作出调价和促销,给用户更多优惠才得以拉升销售量。六月开始,促销活动及优惠也完结,本月能否持续上升态势才最关键,否则光靠以价换量拉动增长,效果只是昙花一现。 事实上,蔚来首季业绩公布翌日,股价急跌7.6%,收报38.25港元,过去一年,公司的股价在高位的123.8港元跌了逾七成,投资者对它的评价,从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 改策略布局多品牌 对于亏损不断,市场曾提出问题:“钱亏在哪里?”李斌的回应很简单直接,“亏在研发与基础设施的投入”。李斌指出,不管多困难,蔚来在研发上,每季度始终保持30亿元至40亿元的投入。基础建设去年投入30多亿元,用于新建1,035座换电站,以加大充换电网络的覆盖,预计今年再建1,000座。 李斌深明年复年的亏损不是办法,要扭转劣势,或至少减低亏蚀,从而让市场看到曙光,他下决心定下两大目标,一是要将销量稳步提升,而更为重要是优化毛利率。 要达到目标,李斌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高端市场空间有限,只占整体市场约10%,要实现规模经济,光打高端市场是不行,最后他的结论是多品牌布局,并进军中低端市场。 今年5月,蔚来公布第二品牌“乐道”,预计于9月交付;近日更透露,集团将迎来第三品牌“萤火虫”,首款产品计划明年上半年交付。 三大品牌的定位,蔚来主攻高端市场,针对商务兼家庭;“乐道”以家庭市场用户为要;“萤火虫”则定位精品小车,即是大众化市场。价格分别是在30万、20万及10万元,特点是都能换电。 是红海还是蓝海 李斌向市场展现雄图大计,未来能否逆转胜,暂时难下定论。然而,摆在眼前的是内地车企内卷不断,竞争惨烈,乐道针对的市场,其实已有特斯拉(TSLA.US)的Model Y、理想的L6及问界的M7,后来者小米(1810.HK)的SU7亦来势汹汹,可想而知乐道中途加入的这条赛道,并非什么蓝海市场,实际可能是一个红海,要杀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 至于萤火虫所针对的低端市场,现时吉利(0175.HK)的“几何E萤火虫”的厂家指导价为6.98至8.98万元、零跑(9863.HK)的AYA只是 6.58万、五菱的“缤果”最低价仅需5.98万元,蔚来的萤火虫怎样去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说来也不是一件易事。 之前有传,萤火虫将以欧洲为首个进军市场,原本出海对电动车企来说,不失为一条出路,可欧洲各国近年都看出内地车企的野望,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对中国制造的电动车征收关税,最高征收38%,预计于7月实行。早于上个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此等等无疑大大加重中国车企的成本,严重打击在海外的业务拓展。 马云曾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早上的太阳。”蔚来又能否跨越明天,看到美好灿烂的阳光?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iDi reports double-digit revenue gain

聚合平台蚕食下 滴滴冀出海破困局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优步”的公司,连续第五个季度取得两位数收入增长,据报它正考虑在香港上市 重点: 滴滴出行一季度收入增长14.9%至491亿元,连续第五个季度取得两位数增长 这个叫车应用平台已摆脱早前的监管困境,但因竞争的缘故,加之对手使用聚合平台,市场份额遭到挤占 陈竹 在遭遇监管壁垒近两年后,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终于在去年初开始恢复一点昔日的势头,因它面临的困难有所缓解。那些困难可以追溯到公司2021年6月在纽约的公开募股,当时它被指滥用用户数据,并遭到中国监管机构反对的情况下上市。 去年1月,被称作“中国优步”的滴滴跨过一座里程碑,其应用程序重新出现在中国的应用商店,在之前,因被监管机构处罚,被下架近两年。即便是在2022年6月退市后,公司仍继续发布财报。最新业绩报于5月底公布,显示滴滴正恢复部分势头,因它取得两位数的收入增幅,延续了之前四个季度的强劲增长。 不过,公司不太可能再回到中国共享出行服务领域的主导地位,因市场的变化,最明显是增长放缓和聚合平台的兴起,这些平台让新入局的竞争对手更容易站稳脚跟,并迅速获得发展。 滴滴公布一季度营收为491亿元,同比增长14.9%。此前四个季度,滴滴的营收增幅分别为19%、53%、25%和55%。 同样重要的是,这家曾经亏损的公司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盈利,至少是经调整后盈利的道路。在最新一个季度,尽管因持有小鹏汽车(9896.HK, XP.US)3.25%股份的投资损失,公司亦实现经调整净利润14亿元。这一消息肯定会缓解潜在新投资者的担忧,因为滴滴正准备重新上市,这极可能是在香港。 中国的网约车市场早已过了2010年代初的高增长期,当时滴滴通过一系列合并迅速发展,高潮是2016年收购优步(UBER.US)的中国业务。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竞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至少有300家公司提供与滴滴直接竞争的服务。三家著名的竞争对手,名字相近的嘀嗒出行、程启科技有限公司和曹操出行,最近都已申请在香港IPO,争夺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往往会带来的估值溢价。在这里,我们应该指出,这场市场竞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滴滴早在2020年就首次申请香港IPO。 聚合平台的兴起 在遭遇监管壁垒之前,滴滴几乎垄断中国90%以上的共享出行市场。它赢得这个地位,其一是通过吞并竞争对手,另外是提供补贴,这在该行业早期普遍存在,与优步和Lyft(LYFT.US)等公司在其他市场迅速成为主要参与者的做法类似。 滴滴在中国应用商店消失的18个月,为竞争对手侵占其主导地位提供了绝佳机会。尽管它仍然是市场领导者,但根据中国媒体趣解商业援引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的数据,滴滴的市场份额在去年年底降至70%左右。 滴滴的份额下滑,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因于用户行为的转变,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转向其他大型聚合式移动应用程序,来获取较小运营商提供的叫车服务。 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热门地图应用高德,以及中国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度地图,就是其中两款主要对手。还有一个竞争者是专注于线上到线下(O2O)服务的食品配送巨头美团(3690.HK)。美团最初利用自己的司机,建立了一项与之竞争的服务,但后来退出,现在提供的是类似于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的聚合服务。 根据中国交通部的数据,4月份此类聚合平台上完成的网约车订单总数为2.32亿单,占总订单的26%,较2023年4月的1.96亿单增长了18%。 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种聚合平台提供的网约车服务,这对数以百计的小型公司很有吸引力,它们缺乏大量预算来开发自己的高质量应用程序和做营销,而是依靠这些平台来联系消费者。 这一趋势帮助了一些实力强大的第二梯队玩家,比如正在申请上市的曹操出行。这些公司有望通过充当行业整合者而实现增长,因为基于反垄断,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滴滴未来的收购。它们显然希望投资者会认同其通过这些聚合平台来侵蚀滴滴市场份额的战略。 滴滴也调整了战略,允许其他网约车公司将服务整合到它的平台上。但显而易见,这种做法也存在着局限性,因为这些小公司会对主要竞争对手如此密切地合作持谨慎态度。根据咏竹坊的调查,在首都北京,滴滴的平台仅提供四种来自其他叫车服务供应商的选择,而高德地图提供超过60个选项。 不过,最新财报显示,尽管竞争激烈,滴滴可能正逐步夺回失去的部分市场份额。  我们还应该指出,最近两位数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是受其海外扩张所推动,海外扩张将日益成为该公司的一大重点。在遭到打压前,滴滴已经开始海外扩张了,目前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埃及等十几个国家开展业务。 虽然面临来自聚合平台的挑战,但短期内滴滴在国内市场不太可能有劲敌的存在。要想向投资者展示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它需要证明自己能保持在中国的领先地位,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取得重大进展,因在国际市场上,它经常与优步和其他当地出租车公司直接竞争。今年第一季度,这些市场仅占其收入的5%。 潜在投资者还将密切关注滴滴持续盈利的能力,由于激烈的竞争和监管审查这一点变得越来越困难。政府最近出台了干预措施,要求平台运营商降低抽成,以保护司机权益,提高他们的收入。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联想中东寻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鸟

联想与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地区总部外,亦能获取对方的资金助力 重点: 联想加强在中东与非洲的发展,以减低美国业务的风险 Alat认购联想20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后者得以强化财务状况   刘智恒 这次并不是沙特王子来香港开设家族基金的闹剧,而是扎扎实实的“强强联合”! 自从中美争拗发生后,不断有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撤走,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2023年外资在中国的股债市场减持量,总计净流出达822亿美元(5,945亿元)。正当欧美资金调离中国时,中东的资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为内地财金市场注入动力及生气。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近日就公布,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Alat主要负责创建电子和先进工业领域的全球业务,拥有达1,000亿美元的投资预算。 根据协议,联想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立中东和非洲的地区总部,包括一个客户中心和一个面向该区的研发中心,同时集团将在沙特兴建个人计算机与服务器制造基地,进一步扩大全球布局。Alat为联想提供支持和协助,以确保战略合作顺利实施。 另外,联想向Alat发行20亿美元三年期可换股零息债券,换股价每股10.42港元,到期时可悉数转换成14.99亿股,相当于联想扩大后股本约10.78%。换股价较公司过去30个交易日的平均加权价有10%溢价,但较公布协议前的交易日却有10.3%折让。 联想董事会同时亦批准发行 11.5亿份三年期认股权证,发行价1.43港元,集资16.4亿港元。认股权证行使价每股12.31港元,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价有5.9%溢价。 市场犹豫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表示:“通过这次强有力的战略合作,联想集团将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财务灵活性,进一步加速转型并拓展业务,把握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巨大增长机会。” 或许是可换股债券的行使价较公布协议前一天收市价有较高折让,又或大市气氛转淡,市场有点犹豫,公布发出当天,联想股价不升反微跌近1%,收报11.52港元。不过,联想今年股价整体表现向好,上周五收市报10.65港元,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实上,联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业绩,虽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别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与第二季度比较,亦低4%及0.4%。目前投资银行给予联想的目标价在12至14港元水平,与现价贴近,未来股价能否再进一步,需视乎未来一两季的业务情况,才可清晰确定未来走向。 一举多得 今次与Alat的合作,对联想来说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而且对集团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帮助。首先,中国与西方国家持续紧张的关系下,联想的发展实在蒙上一层阴霾。一如之前,美国也有声音要求政府部门禁用联想的计算机,虽然最终没有什么特别回响,但不稳定性始终存在,毕竟中国在半导体、光伏、医药甚至电动车等,都先后被欧美等国家制裁或打压,很难保证联想会否成为另一个目标。 因此,联想逐渐加大在中东及非洲的发展,成立大型总部及基地等,都有助减低地缘政治的风险,特别生产地设在当地,也较少引起欧美国家针对产品来源地的口实。 目前联想地区收入最大是美洲,占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东非洲的占比没有清楚列出,只将两地与欧洲一并计算,占比是28%。然而中东国家近年锐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国家经济又不断发展,毫无疑问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市场。经济学人智库较早前发表的报告预计,非洲经济增长将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联想与沙特的合作,若能早着先鞭,其部署有机会能迎着两个地区的发展而受惠。 业务以外,是次合作带来20亿美元资金,大大坚实联想的现金基础。集团也表示,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现有债务、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据去年财报披露,联想年内有多项债券到期,总金额近36亿美元,虽然流动资金也有相近数目,但今次新发行的可换股债券,可以完全偿还债项之余,增加许多额外资金额,为集团未来拓展及研发提供了支持。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医疗保健/生物技术

Third time’s the charm: Fangzhou finally finds winning tonic for Hong Kong IPO

三年亏损近九亿 方舟云康三度递表终过关

又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港股市场,但营收高度仰赖“卖药”且持续亏损的方舟云康,上市后仍要面对一系列挑战 重点: 方舟云康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近9亿元 虽然主打慢性病管理与H2H业务,但公司营收仍仰赖在线药物销售 李世达 中国逐步迈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管理需求日益增长,结合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应用,慢性病管理也发展出众多创新商业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前身为健客网的方舟云康控股有限公司近日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以2023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方舟云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慢性病管理平台。然而其上市之路并不顺遂,历经2022年11月、2023年6月两次递表,今年第三次递表终于成功闯关。 方舟云康是中国较早布局慢性病的网络平台,主要服务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等疾病患者,在线拥有超4,000万注册用户及21万名入驻医生。根据申请文件,方舟云康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综合医疗服务、在线零售药店服务、定制化内容及营销服务。其中前两项业务都来自旗下“健客平台”。 二股东取代大股东当家 “健客平台”指的是2006年成立的“健客网”,该网站于2009年获得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曾被认为是“医疗界的阿里巴巴”、“互联网药品零售电商先驱”。“健客网”在创立数年内快速累积用户,获得火山石资本、高特佳风险投资。 但“健客网”更出名的事迹,则是创办人兼大股东苏展,与二股东谢方敏之间的“宫斗事件”。根据相关新闻报导,2019年7月,苏展带着管理人员、助理、律师和十多名保安前往“健客网”办公室,取走公司章及罢免谢方敏职务。事件因苏展被警方刑拘而告终,“健客网”则改由谢方敏100%持股。方舟云康等一系列“方舟系”公司在2019年后陆续注册成立。 虽然公司老大换人,但方舟云康的收入仍建立在“健客网”的基础上。根据申请文件,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2亿元、24亿元,其中在线零售药店服务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57.5%、56.8%及53.3%。 至于2023年占收入比重约40.4%的“综合医疗服务”,实际上也是卖药服务。申请文件称,“从综合医疗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药品的销售相关联”,主要区别是“通过H2H(Hospital to Home)平台销售药品”,也就是经由“医生咨询”后销售药物或保健品。两项业务合计,“卖药”收入占公司营收超过90%。 营收高度仰赖“卖药” 然而,光靠卖药却不能令公司盈利。申请文件显示,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3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三年亏损近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定制化内容及营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为87.5%、85.4%和83.2%,但综合医疗服务和在线零售药店服务业务的毛利率均不足21%,低于主要从事在线药店的京东健康(6618.HK)、阿里健康(0241.HK),以及主打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9955.HK)。 此外,方舟云康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出现减少迹象,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亦从2021年的766.3元下降至2023年的558.9元。公司业绩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 尽管持续亏损,方舟云康仍完成了六轮融资,2022年12月D+轮融资后的估值达14亿美元(101.4亿元),考虑到方舟云康按销售收入计算﹐在线上医疗保健零售与服务的市场份额仅1.1%,百亿元的估值或许是偏高。 在新冠疫情过后,不少医疗机构急于抓住互联网医疗上市最后的窗口期,方舟云康也不例外,但在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已占据在线药物销售绝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留给方舟云康的发展空间相对有限;而同样针对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上市时估值高达150亿港元,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最高峰的17.8港元跌至目前约2.3港元,市值剩下13.9亿港元,方舟云康能创出佳绩的机会又有多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newly floated biotech can boast big-name backers and counts more than a dozen biopharma heavyweights among its customers, but it is still awash with red ink.

“AI制药第一股”登场 晶泰科技盈利前景未明

全球收入排名前20的生物制药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户,其股东背景星光熠熠 重点: 过去三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66.7%,显示良好的业绩增长前景 晶泰科技的客户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每年约有超过三成客户流失    莫莉 近年来,随着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崛起,AI技术与医疗健康领域的融合亦深深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AI制药重新成为热门赛道。中国AI制药赛道的头部选手晶泰科技(2228.HK),作为首家循港交所上市规则18C申请上市的专特公司、也是港股的“AI制药第一股”,获得投资者的支持,首日上市开高2.1%,中午收盘升幅更扩大至12.3%。 晶泰科技的热度从招股期间就已凸显,接获超额申购102倍,在景气度一般的香港新股市场中,表现堪称优异。晶泰科技以5.23港元定价,集资约9.9亿港元,上市市值约179亿港元,满足未商业化特专科技公司上市时市值达100亿港元的要求。 于2015年成立的晶泰科技,主要业务是通过量子物理的计算、人工智能及自动化技术,为制药及材料科学行业提供研发解决方案及服务。招股书显示,全球收入排名前20的生物制药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户,公司还与辉瑞(PFE.US)、强生(JNJ.US)及德国默克集团(MRK.US)等很多世界领先的制药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 晶泰科技的业务有两大板块,其一是药物发现业务,主要指小分子和大分子药物的发现和开发,其核心平台包括ID4智能化药物发现平台和XupremAb抗体研发平台,从合作项目中,晶泰科技可获得首付款、里程碑付款或特许权使用费等。其二是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例如:包括药物晶体形式筛选、晶体结构解析到结晶工艺开发等方面的固态研发服务,以及自动化化学合成服务,为制药及材料科学行业及其他行业的客户提供标准或定制的自动化解决方案。 2021至2023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分别为6,280万元、1.33亿元及1.74亿元,期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66.7%。这离不开2023年5月晶泰科技与跨国制药企业礼来(LLY.US)达成的大笔合作订单,根据协议,晶泰科技利用其特有的小分子药物发现平台 ID4Inno识别潜在候选药物,礼来将负责这些候选药物的临床和商业开发过程,这个超级订单的预付款和里程碑收益最高可达2.5亿美元,是中国AI制药单个药物研发管线金额最高的合作。 在2023年,晶泰科技的药物发现业务和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业务,分別贡献了8,773万元和8,669万元收入。值得注意的是,在药物发现业务中,约九成的收入来自于“被投资方客户”,即客户以股权交换而非现金支付的方式向晶泰科技付费。这种EFS(Equity for service)模式在医药外包(CXO)行业并不鲜见,维亚生物(1873.HK)就曾以该模式投资多家初创企业,但是当行业遇冷,公司手持的股份估值大跌,就会拖累业绩表现。晶泰科技在招股书透露,公司已经围绕上下游关键产业链和技术孵化和投资了数家创新型公司。 招股书显示,晶泰科技上市集资所得,约75%将用于提升研发能力及解决方案提供能力,包括升级基于量子物理的综合技术平台,构建生物医学垂直领域生成式AI模型、招聘人才等;约15%用于提升国内外商业化能力;另约10%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业绩隐忧 作为AI制药的头部企业,晶泰科技在上市前已经完成了8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7.32亿美元,其中最后一轮融资在2021年7月进行,投后估值达到19.68亿美元。在AI概念加持下,晶泰科技股东星光熠熠,腾讯 (700.HK)是公司主要股东,上市前持股比例为13.7%,红杉中国、软银愿景基金、中国生物制药(1177.HK)、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等亦有份投资。本次上市更引入了8名基石投资者,包括恒基地产(0012.HK) 联席主席李家杰、百奥赛图(2315.HK) 、国盛资本等合共认购约3.4亿港元等值股份。 虽有大量明星股东加持,但晶泰科技的盈利似乎仍遥遥无期。过去三年,其亏损净额分别为21.37亿元、14.39亿元及19.14亿元。其中,公司的同期研发开支分别为2.14亿元、3.59亿元和4.8亿元,反映成本快速持续上升。 另一方面,晶泰科技的客户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在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有75名、120名及187名客户,同期的客户留存率分别约为67.5%、51.4%及64.9%,说明每年有约30%的客户流失。相比之下,CXO行业的龙头药明康德(2359.HK; 603259.SH)的前十大客户留存率高达100%,用户粘性极高。 在AI制药赛道中,可与晶泰科技相提并论的,是准备冲击港交所上市的英矽智能,这间公司于2022年8月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投后估值为8.95 亿美元,远低于晶泰科技的市值。AI制药概念的确具有强大吸引力,但是当二级市场对盈利无期的生物科技企业信心渐失之际,投资者亦需要谨慎观望晶泰科技的业绩前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hares in this Chinese pharmaceutical company swung back and forth as investors tried to make sense of clinical trial data for an immunotherapy drug billed as a potential world beater.

新药接连披露数据 康方生物坐过山车

康方生物的股价在短期内暴跌暴升,形势转变源于两份不同的三期临床中期结果 重点: 最新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康方生物自主研发的双抗药物依达方疗效显著优于全球“药王” 依达方在中国获批上市,首批货值过亿元的药品已成功发货   莫莉 对于创新药企业来说,新药获批不仅意味着研发能力得到认可,也能带来不凡的商业回报,因此往往被资本市场视作重大利好消息。然而,5月24日,康方生物科技(开曼)有限公司(9926.HK)宣布双抗药物依达方获批上市,却遭遇了激烈的多空对决,股价仿佛坐上过山车,一度急挫逾40%,之后又迅速拉升近20%。 “股价的走向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本来觉得一切都是好消息。” 5月24日中午,在康方生物紧急举行的投资者电话会上,董事长夏瑜无奈感慨道。市场出现“反常”情绪的原因,是当日开盘之前,康方生物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披露了依达方的三期临床的期中结果,但市场认为依达方的治疗效果不及预期。到了当日午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批准了康方生物的依沃西单抗注射液上市,这让另一方看好公司前景的投资者大手笔买入,让股价一度快速拉升。 意想不到的是,一日的多空搏杀并不是故事的终局,康方生物的股价连续下跌了四个交易日之后,累计跌幅高达35.9%。更戏剧化的是,上周五早盘之前,康方生物公布了依达方与默沙东(MRK.US)的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三期临床期中分析,依达方成为全球首个且唯一在III期单药“头对头”临床研究中,证明疗效显著优于帕博利珠单抗的药物。 重磅利好消息公布后,康方生物股价迎来报复性反弹,当日盘中一度涨逾87%,升势随后虽然转弱,但全日仍收涨37.5%,其合作方美国药企Summit Therapeutics(SMMT.US)当日股价涨幅更达到了惊人的272%。这背后是投资者对于依达方的未来销售额的极高期望值,因为这项“头对头”临床研究的参照对象,是全球销售额最高的“药王”帕博利珠单抗。2023年,帕博利珠单抗的销售额达到250亿美元,其在全球获批上市的适应证达到近40项。 若依达方的疗效优于帕博利珠单抗,那么未来的销售前景不可限量。其实,依达方的潜力在此前的对外授权合作中已初见雏形,2022年底,康方生物与Summit达成合作,以5亿美元的首付款将依达方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日本的开发和商业化授予Summit,算上开发、注册和商业化里程碑款项付款的交易总金额最高可达50亿美元。 依达方是一款双特异性抗体,可同时阻断PD-1和VEGF通路,“一药双靶”同时发挥免疫效应和抗血管生成效应,这种创新性的抗体结构设计,能有效减少药物治疗相关副作用和安全性问题,而依达方也是全球第一个获批上市的“肿瘤免疫+抗血管生成”机制的双特异性抗体新药。 既然依达方的效果优于全球“药王”,那么5月24日公布的临床试验结果,又为何会引发市场暴跌呢?该试验是依达方对于既往EGFR-TKI治疗失败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的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322名患者在中位随访时间7.89个月的情况下,客观缓解率(ORR)为50.6%,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为7.06个月,相对于对照组的ORR 约35.4%,mPFS为4.8个月,反映依达方更有优势。 去年扭亏为盈 然而,市场人士将这一数据简单地与信达生物(1801.HK)的信迪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组合进行对比,后者在同一适应证的三期临床试验中,mPFS是7.2个月,据此认为依达方的疗效较差。对此,夏瑜回应称,两项试验涉及不一样,患者入组时的身体状况也不同,不能简单对比两款药物的mPFS。 康方生物作为一家成立于2012 年的创新药企业,现已手握包括依达方在内的三款获批上市的肿瘤药物。去年,康方生物凭借与Summit的合作收入实现盈利19.42亿元,即使剔除技术授权及合作收入,康方生物年度净亏损也仅有7.88亿元,比2022年的净亏损14.26亿元大幅收窄,商业化道路已迈出坚实一步。 期内,两大获批产品PD-1/CTLA-4 双抗卡度尼利以及PD-1单抗派安普利带来的销售额为16.31亿元,同比增长48%。卡度尼利是全球首个获批上市的肿瘤免疫双抗药物,去年实现销售额13.58亿元,同比增长149%。下一个值得期待的收入来源则是刚刚获批的依达方,公司透露,5月30日首批货值过亿元的依达方成功发货,将陆续抵达全国各大医疗终端。 康方生物的股价在短期内的大幅波动的确不寻常,但医药企业核心药物的临床进展,确实对企业的市值有极大影响。在经历一系列波动后,康方生物的最新市销率约7.7倍,低于同样深耕肿瘤领域的创新药企信达生物的8.4倍市销率。值得注意的是,引发康方生物股价暴涨的仅仅只是三期临床期中分析,投资者仍需持续关注此后的研发进展。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SPC Pharma weighs up diet drug for bigger bottom line

石药重组董事局 未来押注减肥药

过去三年石药集团因成药业务板块增速放缓,以致整体业务增长乏力,今年首季石药迎来不错开局,证券界普遍看好其成药收入贡献超过预期,预计全年收入增长达一成 重点:                                                                               石药首季收入为89.83亿元,股东应占溢利为16.13亿元,两者均胜市场预期 近日董事局重组,王庆喜博士及翟健文退任执董,由换入更年轻的姚兵博士及蔡鑫 罗小芹 石药集团有限公司(1093.HK)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创新驱动型制药企业,公司有不少在研药物已取得美国或中国的临床试验批准,但这些创新药的商业化需时,且有可能未必通过第三期临床试验,所以最靠谱的估值仍是着眼其成药收入部分。 石药季绩显示,首季录得收入89.83亿元(12.4亿美元),同比增加11.5%,增长动力就是来自成药板块,这部分占总收入的84.2%,由于成药板块利润率较高,带动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增加12.9%至16.13亿元,两者均胜市场预期。此外,管理层维持2024全年营收双位数增长、以及推出的10种药品总销售额达30亿元的指引。 季绩收入盈利双升 季内成药业务收入同比大增17.7%至75.61亿元,环比更增长20%,有扭转这部分收入近年增速放缓的趋势。数据显示,由2021至2023年间,公司成药业务收入分别为226.81亿元、245.2亿元和256.4亿元,同比增速为11.2%、8.1%和4.6%,连续三年下降。 除呼吸系统外,各个治疗领域的产品收入均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来自近年推出的新产品的贡献亦持续增加,在成药板块占比35.8%的神经系统药品收入增长更达27.4%。 在神经系统的药品中,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AIS)的恩必普去年获批执行新医保价格,为石药提供新的增长空间,早年受医保改革限价影响,很多像恩必普一类旗舰药品的售价受压,变相令药企研发的机会成本大增,削弱药企创新的诱因。 除成药板块外,季内原料产品和功能食品及其他业务均录得同比跌幅,但两者合计只占总收入不足16%,未构成太大影响。其中,原料产品业务因维生素C和抗生素产品需求回落,收入减少8%至9.35亿元,功能食品及其他业务则主要受到咖啡因产品价格下跌影响,收入减少21%至4.86亿元。 多元平台研发新药 石药通过持续的投入,建立包括纳米制剂、长效注射剂、单抗、双抗、抗体药物偶联物(ADC)、mRNA、siRNA、PROTAC及AI药物设计在内的多项研发技术平台,虽然未必保证每个平台都能高效变现,但多元平台减低药物研发的不确定性,变相分散投资风险。 今年首季石药投入的研发费用为11.6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6%,约占成药业务收入15.5%。目前逾60个重点在研药物已进入临床或申报阶段,其中7个已递交上市申请,20个处于注册临床阶段。 今年3月石药研发的减肥药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已获国家药监局批准开展临床试验,这是一款仿制由丹麦药厂诺和诺德(NOV.US)销售的减肥药Semaglutide的中国版本,虽然石药面对其他内地药企竞争,但减肥药的商机庞大,最终要看仿制技术及管理层的执行力。 自今年初至今,于中国有1款创新药(新增适应症)获批上市,获得16项临床试验批件,2 款仿制药(或称非专利药)获得药品注册批件,于北美地区有两款在研创新药物获得临床试验批准。 证券界普遍看好石药的季绩表现,纷纷上调石药的目标价。瑞银估计其成药业务收入的贡献将超过预期,将石药今年全年收入增长预测由原本6.8%上调至9.8%,同时对2024至2026年每股盈利预测相应提高6%、7%及8%。该行并重申石药“买入”评级,上调其目标价至10.1港元。 石药近日公布董事局重组,王庆喜博士及翟健文退任执行董事,由姚兵博士及蔡鑫接替,蔡鑫为主席、执行董事及主要股东蔡东晨之子,于2022年3月加入石药,现任执行总裁兼营销决策中心总裁, 主要负责本集团的销售业务,随着董事局成员的年轻化,公司未来的销售策略或许更加进取。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财经

Tiger Brokers revenue rises 19% in first quarter

及早出海转战场 老虎证券死里逃生

随着在香港的发展,这家互联网券商一季度录得稳健的营收增长 重点 老虎证券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9%,入金客户增长15% 在与中国监管机构发生重大冲突后,这家互联网券商加快国际扩张步伐,现已进入香港,将其作为最新市场 梁武仁 精明的公司能够及早察觉问题,并在问题爆发之前将其解决。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TIGR.US)值得称赞,因为它察觉到了滚滚乌云,并为中国商业环境中常见的监管风暴做好了准备。 就在一年半前,老虎证券突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因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几乎将它和竞争对手富途控股(FUTU.US)一起关闭,原因是它们违反了与跨境业务相关的国内法律。时间快进到现在,公司的最新财务业绩显示,这头老虎不仅从死亡边缘走了出来,还通过加强国际扩张实现了蓬勃发展。 如此迅速的复苏绝非易事,公司被迫重新设计商业模式,往往是从头开始,实在是在资金耗尽之前与时间赛跑。像老虎证券那样走出中国向来是选择之一,从理论上听起来还不错。但现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因国外市场有自己的复杂性,更不用说要与当地的同行竞争了。 在2022年底国内问题爆发前,老虎证券和富途控股都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信号在之前几年就出现,不同监管官员纷纷发声,促使两家公司在国内保持低调,同时悄悄地在海外开拓一个新市场,这些努力现在都得到很好的回报。 上周三发布的最新业绩显示,老虎证券第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9%,达到约7,900万美元,因入金客户(有实际交易资金的账户)的资产增长15%。至于净利润上涨逾50%至1,230万美元,主要归功于不被列入营收的“其他”收入。 公告发布后,截至上周末,老虎证券股价上涨16%。 虽然利润增长看似归因于非运营因素,但老虎证券的营收增长看上去依然相当稳健,证明公司早期已将业务拓展到中国以外。公司传统上通过帮助中国投资者,购买美国和中国香港上市的股票来赚钱。但近年来,公司已将其他股票市场添加到其服务中,并且由于被禁止签约新的中国客户,现已将目标客户定位在中国以外的客户。 老虎证券最初位于北京,但现在的登记注册地在新加坡,超过90%的收入来自中国以外的市场。新加坡是公司最大的市场,占第一季度新增入金客户的一半以上。但它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新西兰地区也有业务。去年,它还在香港推出了服务,香港现在也是富途控股的主要市场。 香港扩张 2021年底通过收购海悦证券,老虎证券进入香港。之后,花了一段时间才让香港业务运转起来。但自从去年推出服务,公司迅速获得关注。今年一季度,老虎证券有约10%的新增入金客户来自香港,与澳大利亚/新西兰市场约15%的占比相差不远。 随着老虎证券在香港扩大服务,香港对该公司的营收贡献可能还会持续增加。香港是中国领土,但与中国内地的两大主要证券市场上海和深圳相比,它自己的金融体系要开放得多。公司已开始在香港,为专业投资者提供现货加密货币交易服务。今年3月,公司从香港证券监管机构获得了第9类牌照,为向散户和专业投资者提供资产管理服务铺平了道路。 老虎证券并没有完全放弃中国内地市场,不过在中国证监会指斥它及富途没有相关牌照下,为中国客户进行跨境交易后,老虎证券在中国的活动就受到限制。从那时起,两家公司就都处于一种暂停状态,被勒令停止在中国接新客户,可幸没有被迫关闭已有的中国客人账户。 老虎证券有充足的时间来为这个重大变故做好准备。早在2016年,中国证监会就要求,该公司在中国的一个实体停止与未经授权的证券公司合作。作为应对,老虎证券采取行动,将该业务部门定位为中国投资者的在线讯息提供商,而不是证券交易等实际金融服务的提供商。 老虎证券由此开始专注于海外扩张,并经常将收购作为进入新市场的捷径。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证监会最终会否向老虎证券或富途发放证券交易牌照。一些人认为,两家公司没有被勒令关闭所有内地账户,是一个积极信号,而且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样的结果会在短期内发生。 老虎证券已将总部迁至新加坡,而富途则更专注于香港,不过它也涉足新加坡和美国市场。富途控股上周宣布出资4.4亿港元,收购网上银行天星银行44%的股份。 老虎证券在一季度的收入增速远快于富途,后者的增幅仅为3.7%。不过,老虎证券的收入基数比富途小得多,这意味着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老虎证券市销率(P/S)相对较低,为2.7倍,远远落后于富途控股的8倍。如果老虎证券在海外的耕耘继续取得成果,这一差距可能会缩小。公司股价在一季度财报公布后上涨,看起来像是投资者对它投下的信任票,尽管它可能需要更快地取得进展,以进一步缩小估值差距。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heche posts 1% revenue growth

营运费高毛利率低 车车科技增长乏力

这家由腾讯支持的汽车保险平台,一季度收入持平,反映中国整个汽车企业所面临的挑战 重点: 车车一季度净收入同比增长1%,低于平台交易金额和交易量的增速 业绩表明,在低迷的汽车市场,保险公司和车车都面临竞争加剧带来的定价压力 梁武仁 中国汽车销售仍处于低迷状态,给车车科技集团(CCG.US)的收入增长按下了刹车键。这家由腾讯支持的在线汽车保险公司,上周公布最新业绩中为数不多的亮点,就是绿色汽车近年在中国普及。但汽车市场整体低迷,加上竞争加剧,可能会让车车的盈利之路变得艰难。 车车报告称,一季度净收入同比仅增长1%至7.87亿元。这是公司上市以来发布的第二份财报,从中可以看到,收入增长速度明显低于公司其他业绩指标的改善幅度,以及期内中国汽车销量的增长。 一季度,通过车车平台分销的保单承保保费总额同比增长9.2%,交易量增长超过20%。 这些增长速度之间的差异表明,保险公司和车车都面临着定价压力,这极有可能是由于中国低迷的汽车市场竞争激烈。在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车车的保险商合作伙伴可能正在降低保单价格,以提高销量。与此同时,车车可能也感受到,通过降低费用来支持合作伙伴的压力,导致它虽然平台交易量大幅增加,但收入增长却几乎持平。 新车保险需求与汽车销量密切相关。随着经济放缓导致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之间,以及保险等相关服务提供商间的竞争加剧,中国汽车市场处境艰难。 今年前三个月,中国汽车销量总体同比增长10.6%,表现平平。 与中国汽车生态系统中的很多参与者一样,车车也在中国新能源汽车(NEV)热潮中受惠。公司早在2022年就开始直接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合作,希望向它们的客户销售保险。在合作中,车车将它的平台嵌入汽车制造商的操作系统,便于车主使用全套保险功能,包括续保和提交索赔,以及维修等辅助服务。 新能源车成增长关键 今年3月,车车与小米(1810.HK)旗下企业达成合作,为后者的首款电动车提供车险软件即服务(SaaS)系统。车车还将为中国各地的小米车主提供服务,包括北京和深圳。 上月,车车与大众汽车在华合资企业达成合作,成为大众的独家新能源汽车保险服务提供商。大众制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计划,希望在中国电动车市场赶上本土竞争对手。 截至3月底,车车已与11家新能源车企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一季度带来了3.7亿元的承保保费,占同期保费总额的近7%。 车车在财务业绩报告中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为车险产品提供了新机遇,推动车险提供商的收入增长”。车车相信:“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进一步增长,和创新型新能源汽车保险解决方案的推出,进一步推动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伙伴关系,並带来的收入贡献。” 通过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日益紧密的合作,车车或许能够促成更多的保险交易,可能有助推动业务量增长。但正如公司一季度业绩所显示的那样,增加收入和提高利润率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 有许多因素都可能妨碍车车提高,甚至只是维持向合作伙伴收取的费用,这是它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合作伙伴之间的竞争就是其中一个因素,特别是监管机构自2015年开始,允许保险公司自由定价,使得价格成为不同保单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作为保险经纪公司而不是实际的保单承保方,车车不会因为这种竞争而直接受到挤压。但随着承保合作伙伴受到挤压,车车也会面临随之而来的压力。 在支出方面,车车还要向它的推荐合作伙伴,和其他第三方平台合作伙伴支付费用,这抵消了它的大部分收入。因此,其一季度的毛利率只有4.3%左右,这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个糟糕的数字,更不用说是通常被期望拥有更高利润率的在线服务提供商了。 公司的整体运营费用远远超过了毛利润,这意味它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由于最近上市所涉及的后续费用,公司报告的调整后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780万元扩大到一季度的1,220万元。 车车预计今年的收入将增长6%至12%。 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大,但考虑到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今年国内乘用车销量仅增长3%,这个数字也不算太差。 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增长速度,将远快于整体市场,预计超过20%;车车能否在这个市场进一步开拓,将决定它能否提升营收。 在最新的财务报告出来后,车车的股价下跌,从去年9月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借壳上市以来,它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近95%。车车目前的市销率(P/S)只有0.17倍。同类企业中,在线车贷服务商易鑫集团(2858.HK)的市销率要高于车车,但仍不是非常可观,为0.6倍,反映投资者对与中国汽车市场相关的企业缺乏热情。 车车要再赢得投资者兴趣,从目前的情况看,似仍在坎坷路上。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Yeahka warns of rough first half

移卡急做期望管理 预先张扬收入问题

这家支付服务公司称,影响去年收入的一项异常收入调整,将继续拖累今年上半年的收入 重点: ​​移卡称一项“非经常性收入调整”,从7月起将不再影响公司,换言之上半年业绩仍会继续受影响 公司还表示,其“战略升级”进展顺利,包括在国外实现多元化而进行的海外扩张 梁武仁 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移卡有限公司 (9923.HK)提交的最新监管文件有点奇怪,似乎是在给投资者打预防针,似要为8月公布上半年业绩的糟糕表现做准备。若果真如此,这表明公司要应对坏消息,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上周一,公司称其“非经常性收入调整”从今年下半年起将不再是一个问题。这里指的是去年公司向支付网络合作伙伴支付的一笔重大款项,涉及的事由基本未知。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将继续计入相关费用,因此收入会受影响。这看起来像是一种迂回的营收和利润预警,尽管公司强调下半年不受影响。 公司说:“影响预期于2024年上半年结束,而2024年下半年的收入将不会被进一步冲减。” 为了缓和这种不祥的语气,移卡随后借此机会强调,公司的“战略升级”正在顺利进行。似乎是在说公司年轻的海外扩张一切顺利,随着中国内地本土零售环境疲软,它正努力实现多元化。公司表示,不仅已在邻近的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等亚洲市场开展业务,而且还远至美国,并正进一步扩大海外版图。 移卡表示,这些努力将保证“支付服务高质量发展”,并“提升其业务线的协同效应,以及其他增值服务的商业化能力”。 移卡由曾担任腾讯(0700.HK)旗下财付通总经理的刘颖麒在2011年创立,类似于前身为Square的美国支付巨头Block(SQ.US)。可以体现这一背景的是,移卡的发展得益于与腾讯的战略合作关系,包括在腾讯的微信支付平台上提供二维码支付服务。 移卡可能是想让简短的最新公告听上去乐观些,但实际内容似乎仍然有些悲观。首先,那笔“非经常性”费用严格来说其实经常发生,至少在短期内如此,因为它从去年持续到了今年年初。这笔款项涉及移卡的主要收入来源,即连接商家和支付网络的“一站式”支付服务。公司向商家收取费用,但也要向网络的运营商支付“交换”费。 在去年的年报中,移卡自称向支付网络的“待处理帐户”,支付与交易手续费率调整相关的总额高达3.44亿元。通常来说,企业会用所谓的待处理账户,暂时存放不明资金或交易。 去年之前没有出现过这样问题,因此投资者可能希望看到更多对于当前情况的解释,以及未来不会再发生这情况的保证。移卡在去年的年报中,对这笔异常费用的解释简短、粗略。同样奇怪的是,在讨论去年第四季度业绩的电话会议上,没人就此事提出任何问题。 拉卡拉(300773.SZ)、北京翠微大厦(603123.SH)等多家支付公司也发布类似「优惠类商户交易费率」调整的相类声明,表明移卡的调整可能是全行业的举措及监管变化,并不是公司特定问题。 收入增长放缓 移卡的最新公告似乎也反映出它现在面临的种种挑战,收入高速增长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在新冠疫情之前,移卡的收入一直呈爆炸式增长。但随后,作为其主要客户的许多零售商陷入困境,它的收入急剧放缓,先是因为防疫控制,最近则是因为中国经济放缓。 去年,公司的营收增长15.6%至39.5亿元。当然,这一相对缓慢增长,是受到向网络合作伙伴一次性付款的影响。但即使没有这影响,公司昔日三位数增长的辉煌时期显然也一去不复返。由于公司规模不断扩大,增长放缓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但对于这样一家相对年轻的公司来说,增长放缓凸显了中国面向消费者的企业,目前普遍感受到的经济逆风。 为了营收来源的多元化,移卡于2020年底开始为合作商户提供“到店电商服务”。但部分由于竞争加剧,这项新业务去年的营收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下降到不足3%,远低于2022年的约10%。 由于国内的多元化机会有限,移卡去年加大了出海发展的力度,这些努力正在取得一些成果。移卡表示,目前正与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的餐饮、零售、酒店和奢侈品等行业约5,000家商户合作,推出一站式支付产品。公司还计划以香港为中心,进一步向东南亚和北美扩张。 公司尚未对来自海外业务的营收进行地理区域划分,因此完全可以假设它们目前的贡献微不足道,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毕竟,如今全球购物者可以选择的数字支付方式多种多样,而移卡的蓬勃发展,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金融服务市场对外国运营商相对封闭。 上周,最新披露的信息几乎没有带来任何反响,移卡的股价仅略有上涨。自2020年上市以来,公司股价已经下跌了40%以上,市销率 (P/S)只有1倍左右,不到PayPal(PYPL.US)的一半,也远远落后于Block的1.8倍。 要重振移卡的估值,需要一些确凿的证据证明它找到了新的增长动力,并保证最近导致对收入做出重大调整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有关其全球扩张的一些令人鼓舞的数据或有帮助,表明其产品有潜力在受保护的中国本土市场之外具有竞争力。 文章已经更新,包括有关移卡收入调整可能性质的背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aan revenue falls in first quarter

矿机制造遇冷 嘉楠科技陷困局

尽管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但这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却报告一季度收入下降 重点: 虽然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暴涨,但嘉楠科技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36% 由于新挖出的比特币数量急剧减少,严重削弱了加密货币挖矿的收益,市场对该公司矿机的需求因此下降 梁武仁 在加密世界,一个人的幸运有时似乎就是另一个人的不幸。 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可能会重回牛市,过去六个月比特币的价格大致翻了一番。但对制造用于开采此类虚拟货币的强力计算机的公司来说,并不意味着漫长的行业寒冬已经结束。事实上,正是推动最新一轮加密货币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导致加密货币挖矿设备制造商的日子变得更加困难。 这种分裂在加密矿机制造商嘉楠科技(CAN.US)上周五公布的最新季度业绩中展露无遗。公司1月至3月间的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36%,至3,500万美元。纵然已超出了公司此前的预测,但报告发布后公司股价仍然下跌。 嘉楠科技收入下滑可能会让一些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在这三个月里比特币价格飙升,并在3月创下历史新高。按理说,像嘉楠科技这样的公司,以及加密货币行业的其他公司应会蓬勃发展,因为它们的财富与作为加密货币代表的比特币需求密切相关。 但嘉楠科技却不是这样的。比特币上涨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4月发生的比特币“减半”事件。在这之后,根据其算法产生的新比特币数量减少了一半,这意味矿工付出同样的努力后只能获得一半的比特币。因此,虽然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可能为长期持有者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人们突然就没有动力挖矿了。 一季度,占嘉楠科技总收入大部分的挖矿设备销售额环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因为矿工积极性受挫,减少了采购。 再过四年,类似的周期可能会再次上演,比特币减半通常每四年发生一次,从而再次给矿工和嘉楠科技等主要供应商带来压力。雪上加霜的是,为了提升算力,矿机的成本不断增加,这让矿工更不愿意花大价钱来参与挖矿。 嘉楠科技解释第一季度收入下降的原因:“与2023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相比,(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减半前需求疲软,导致售出的总算力和平均销售价格下降,尽管比特币价格逐步回升。” 让矿工日子不好过的另一个因素是人工智能(AI)公司对电力的争夺加剧,这些公司的财务状况更好,不介意支付更多电费,而电费是这两个行业最大的成本之一。这些挑战只会让市场对嘉楠科技及其同行的矿机需求更疲弱。 会计规则改变带来提振 虽然对矿机的需求下降了,但嘉楠科技自己的挖矿业务(仅占其业务的一小部分)在本季度获得巨大提振,原因是对数字资产估值变化的会计处理规则发生改变。从今年年初开始,公司选择采用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关于披露加密货币持有量的新要求,尽管这些要求要到12月才会强制实施。 根据新规定,公司可以将加密货币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记为未实现损益,并将其计入净收入。截至3月底,嘉楠科技持有约1,272个比特币,其中214个来自客户的存款,公司与这些资产相关的估值收益为3,360万美元,与收入和经营利润分开。 对于该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与总收入大致相当了,足以抵消其运营亏损。因此,嘉楠科技的净亏损在最近这个季度大幅收窄。结果,至少就目前而言,提前采用FASB的新规,能为吸引力正在下跌的加密货币挖矿企业,供了一个很好的补偿。但会计规则的变化实际上只是一次性的修复,如果最近的比特币涨势失去动力,损失可能也就随之而来了。 回到嘉楠科技销售加密货币挖矿机的主要业务,我们需要考虑另一个变量,即高利率。很多矿工用借来的资金购买新设备,而现在利率处于十多年来的高位,借款成本相当高。这可能也抑制了当前的购买活动,因为寄希望于利率下调的矿工推迟购买设备。随着通胀降温,很多人预计明年会降息。 这可能利好中期前景,但无助于改善嘉楠科技的短期前景。公司称预计4月到6月的当前季度,收入将达到7,000万美元左右,略低于去年同期,不过这个数字是它一季度销售额的一倍。 嘉楠科技的股价自2019年上市以来已下跌超过80%。今年该股跌幅超过一半,这与加密货币价格大幅上涨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前其市销率(P/S)仅为1.2倍,与规模不及它的竞争对手亿邦国际(EBON.US)接近12倍的市销率相比,显得非常低迷。 为了提振股价,嘉楠科技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承诺将动用自己的个人资金购买至少2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尽管和公司3.66亿美元的最新市值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公司还试图通过拓展AI芯片制造业务,来减少对加密行业的依赖。 但目前,嘉楠科技的命运依然与挖矿群体的情绪紧密相连,而这个群体至少目前更关注的是比特币减半一事,而不是简单的比特币价格波动。在当前嘉楠科技财务状况平淡无奇,加密货币交易者却兴高采烈的差异中,这一点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电子商务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业务变变变 趣店寻觅新出路

这家曾经的线上贷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试水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但沉重的成本结构,引发外界对这一商业模式可行性的质疑 重点: 一季度趣店开始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新增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中获得可观的收入 该业务是这家资金充裕的原线上贷款公司的最新商业模式,之前它尝试的教育和预制菜业务均以失败告终 梁武仁 趣店集团(QD.US)因监管趋紧而放弃了原有的业务,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变得好过。短短几年时间里,在放弃了具有开创性的线上消费贷款业务后,该公司尝试经营教育和预制菜业务,但这两次尝试都以惨败告终——而且失败得很快。 这家曾经的金融科技巨头资金雄厚,现在希望借助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通过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重振雄风。趣店在试水预制菜业务时,积累了有限的配送经验,因此这项新的物流业务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举措那样,与之前的经验无关。 但这次转型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远离趣店熟悉的中国。根据上周发布的最新季度财报,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亚用Fast Horse品牌试运营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并在去年第二季度达到了“有意义的”规模。公司还进入了新西兰。把重点放在海外,可能部分归因于中国国内竞争激烈,近来中国经济放缓也导致许多公司将目光转向海外,寻求增长。 在新业务线推出一年多后,趣店终于扩大了配送业务的规模,足以产生有意义的销售额。今年一季度,公司来自Fast Horse的收入达到5,380万元,占公司当季收入的大部分。这与一年前的30万元相比进步巨大。 但趣店要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取得了进展,但公司经营总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250万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业务不盈利并不罕见。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产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过了实际收入,这意味着在加入运营费用之前,它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 这引发外界对其最新商业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质疑。公司通过自有仓库开展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亚有5个仓库,新西兰有1个。公司向配送人员支付送货费用,这似乎占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这种结构下,趣店可能没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间。Fast Horse网站的登陆页面完全用于招募配送人员,网站显示,公司逐一雇佣配送人员,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扩大业务规模的第三方机构。然后,它让这些人员用自己的车辆进行配送,运作方式类似于优步等叫车应用程序。公司按小时向配送人员支付报酬。 成本刚性 这种商业模式使得即使业务规模扩大,也很难降低成本,因为这种模式创造规模经济的空间相对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户收取更多费用,否则无论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结构都很难实现盈利。 一季度随着营收增长,营收成本也随之攀升,为此,趣店在此期间几乎将营销支出削减至零。这可能会节省成本,但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他们可能会期待该公司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广它年轻的配送服务。 在开展配送业务仅一年后,趣店又通过另一项新尝试来规避风险。这次的赌注是飞机租赁业务,它从去年9月开始探索这个领域。截至今年3月,该公司拥有三架飞机,其中两架租给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将继续发展这项业务,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该计划的重视程度。 飞机租赁实际上与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无关,因此即使趣店同时投身于两者,也不会有太多的协同效应。更不用说,趣店在飞机业务方面几乎没有经验,尽管它的一些金融专业知识,可能有助于运营这类租赁业务,比如评估客户的信用风险等。 趣店持续不断的身份危机表明,自从大约十年前成为新一代线上点对点(P2P)贷款机构的先驱以来,时代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起初,在整个行业成为严厉监管打击的对象之前,它获得了蓬勃发展。大多数规模较小的公司没能生存下来,许多幸存下来的公司都转型做了贷款中介。但趣店决定完全退出这个敏感的行业,通过尝试其他领域来利用自己庞大的现金储备。 公司的总体策略有点像西方谚语中的“把意面扔到墙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于拥有大量现金储备(部分来自投资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余地来这样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接近10亿美元,不过由于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来启动和运营新业务,这个数字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小幅上涨,或许是因为看到其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带来了可观收入后,投资者受到鼓舞。但该公司的股价仍比2017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以上,市账率(P/B)只有0.2倍。这远低于曾经的金融科技竞争对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国领先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专业公司达达(DADA.US)的0.5倍,尽管这两家公司的市账率也相当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业务能尽快飞驰起来,尽管其沉重的成本结构可能会阻止这一目标在短期内实现。在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之前,大多数投资者可能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东方甄选再陷负面舆论 多元化战略仍在探索期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 重点: 东方甄选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辉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股价创两年新低 该公司不断进行多元化尝试,最新推出“小时达”配送,暂未取得明显成效   莫莉 作为电商界的明星公司,东方甄选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风吹草动,一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近期恰逢中国电商界的“618”购物节,东方甄选核心人物俞敏洪与董宇辉却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投资者纷纷选择逃离。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两周内,东方甄选的股价累计跌幅达25.6%,市值缩水超过50亿港元,股价创两年新低。 事情起源于5月31日,新东方(EDU.US; 9901.HK)创始人、东方甄选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创始人张文中的直播间时说:“东方甄选现在也是做得乱七八糟的,所以我没有任何跟你提建议的本领”。在这场直播中,现年62岁的俞敏洪还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愿。他表示,自己准备远离生意场,用更多时间游山玩水,不想没命地奋斗,也不想纠缠到纷争中。 虽然在这场直播闲聊中,俞敏洪的言论似乎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但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东方甄选的股价单日跌幅达9.9%。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俞敏洪在6月7日凌晨1点通过社交平台向东方甄选的客户、股东和投资者道歉,他解释称 “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间谦虚的表述,是一种习惯表达。这一紧急公关为东方甄选挽回些许颜面,当日股价收涨2.4%。 但是,这场舆论风波尚未结束,在两天后播出的一个电台节目中,东方甄选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辉透露心声,称自己非常抗拒卖东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带货的工作。董宇辉的消极态度让东方甄选本已脆弱的股价再次下跌,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下挫9.3%。 的确,在各大头部主播尽力争取的“618大促”期间,董宇辉也算不上积极,他并未每天出现在独立直播间“与辉同行”里,即使出现,直播时间也在两小时左右。去年12月,东方甄选当时的CEO孙东旭与董宇辉之间的矛盾公开化,最终以董宇辉离开“东方甄选直播间”,成立独立的个人工作室和直播间“与辉同行”,作为事件结尾。不过,“与辉同行”仍然是东方甄选下属的子公司。 自从董宇辉离开后,“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优势明显削弱。目前,“与辉同行”在抖音的粉丝数量为2,001万,“东方甄选直播间”的粉丝为3,022万,后者近半年累计“掉粉”逾百万。至于带货成绩,第三方平台飞瓜数据显示,“与辉同行”5月以5.33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二,而“东方甄选”排名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开播以来,“与辉同行”从未掉出月榜前三位,“东方甄选”则从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时零售新尝试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一方面,东方甄选高度依赖超级头部主播董宇辉,虽然“与辉同行”直播间的销售额仍然计入公司整体营收,但是主直播间的粉丝量和销售额下滑,显示其对用户吸引力已经削减。另一方面,东方甄选努力进行多元化尝试,推出自营手机应用程序、进行淘宝直播、建立会员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显成效。 东方甄选4月曾透露,自营产品单月在抖音的销量近1亿单,产品数量超过400款,排除售罄、季节性产品,目前在售的自营品超过200余款。3月份,东方甄选推出的新品达到61款,但东方甄选的自营产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虾在今年初接连遭打假人士举报,尽管东方甄选在两个月后回应称大虾质量没问题,但已影响了品牌声誉。 此外,东方甄选从4月开始在北京市场推出“小时达”服务,主打的是用户在直播间下单后,1小时内就可配送到家,配送范围覆盖北京五环内80%区域,明星主播也会化身配送员,随机为消费者配送商品。在上线之初,该账号每天直播约8小时,但近期的直播时间已经缩短至4至6小时,而且粉丝数量也仅有12万,估计对销售额的提升有限。 即时零售作为近三年的风口,已经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团(3690.HK)、京东(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入场,这些平台不仅品类丰富,亦有成熟的仓储、配送和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红海市场中,东方甄选的自营选品数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东方甄选最近的市盈率约21倍,高于另一间直播电商公司交个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场对其看法仍然较为正面。即使东方甄选的多元化尝试,显示公司正寻找新的业绩亮点,但这些努力还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成效。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ird time’s the charm: Fangzhou finally finds winning tonic for Hong Kong IPO

三年亏损近九亿 方舟云康三度递表终过关

又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港股市场,但营收高度仰赖“卖药”且持续亏损的方舟云康,上市后仍要面对一系列挑战 重点: 方舟云康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近9亿元 虽然主打慢性病管理与H2H业务,但公司营收仍仰赖在线药物销售 李世达 中国逐步迈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管理需求日益增长,结合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应用,慢性病管理也发展出众多创新商业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前身为健客网的方舟云康控股有限公司近日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以2023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方舟云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慢性病管理平台。然而其上市之路并不顺遂,历经2022年11月、2023年6月两次递表,今年第三次递表终于成功闯关。 方舟云康是中国较早布局慢性病的网络平台,主要服务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等疾病患者,在线拥有超4,000万注册用户及21万名入驻医生。根据申请文件,方舟云康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综合医疗服务、在线零售药店服务、定制化内容及营销服务。其中前两项业务都来自旗下“健客平台”。 二股东取代大股东当家 “健客平台”指的是2006年成立的“健客网”,该网站于2009年获得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曾被认为是“医疗界的阿里巴巴”、“互联网药品零售电商先驱”。“健客网”在创立数年内快速累积用户,获得火山石资本、高特佳风险投资。 但“健客网”更出名的事迹,则是创办人兼大股东苏展,与二股东谢方敏之间的“宫斗事件”。根据相关新闻报导,2019年7月,苏展带着管理人员、助理、律师和十多名保安前往“健客网”办公室,取走公司章及罢免谢方敏职务。事件因苏展被警方刑拘而告终,“健客网”则改由谢方敏100%持股。方舟云康等一系列“方舟系”公司在2019年后陆续注册成立。 虽然公司老大换人,但方舟云康的收入仍建立在“健客网”的基础上。根据申请文件,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2亿元、24亿元,其中在线零售药店服务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57.5%、56.8%及53.3%。 至于2023年占收入比重约40.4%的“综合医疗服务”,实际上也是卖药服务。申请文件称,“从综合医疗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药品的销售相关联”,主要区别是“通过H2H(Hospital to Home)平台销售药品”,也就是经由“医生咨询”后销售药物或保健品。两项业务合计,“卖药”收入占公司营收超过90%。 营收高度仰赖“卖药” 然而,光靠卖药却不能令公司盈利。申请文件显示,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3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三年亏损近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定制化内容及营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为87.5%、85.4%和83.2%,但综合医疗服务和在线零售药店服务业务的毛利率均不足21%,低于主要从事在线药店的京东健康(6618.HK)、阿里健康(0241.HK),以及主打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9955.HK)。 此外,方舟云康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出现减少迹象,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亦从2021年的766.3元下降至2023年的558.9元。公司业绩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 尽管持续亏损,方舟云康仍完成了六轮融资,2022年12月D+轮融资后的估值达14亿美元(101.4亿元),考虑到方舟云康按销售收入计算﹐在线上医疗保健零售与服务的市场份额仅1.1%,百亿元的估值或许是偏高。 在新冠疫情过后,不少医疗机构急于抓住互联网医疗上市最后的窗口期,方舟云康也不例外,但在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已占据在线药物销售绝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留给方舟云康的发展空间相对有限;而同样针对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上市时估值高达150亿港元,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最高峰的17.8港元跌至目前约2.3港元,市值剩下13.9亿港元,方舟云康能创出佳绩的机会又有多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DA shares jump in trading debut

预售库存模式奏效 EDA有机获更高估值

上周这家电商物流服务提供商的股价在首个交易日上涨84%,不过随后回吐了部分涨幅 重点 受惠中国跨境电商对物流服务的强劲需求,EDA去年营收增长71% 公司的“预售库存模式”或能为其带来优势,因竞争对手Temu和Shein使用的直邮模式在美国受压 阳歌 最近,Temu和Shein可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因它们以极低的价格销售流行服饰和其他电商小物件,这些东西直接从中国的工厂邮寄给西方消费者。但新上市的EDA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505.HK)为跨境电商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这个选择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Temu和Shein受到美国政客抨击的情况下。 上周,EDA的股票在香港上市,以每股2.28港元的价格出售9,760万股,筹集资金2.23亿港元,并在首日上涨逾80%。自首日上涨以来,该股已有所回落,但上周五收盘价3.44港元,仍比发行价高出51%。 EDA运营着一系列基于云的服务,为面向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销售产品的跨境中国电商提供物流服务。从中国境内的头程国际货运服务,到目的地国家的尾程履约服务,覆盖相当广泛。 按最新股价计算,公司的市盈率(P/E)为20倍,虽然还算不错,但也不是太令人兴奋,市销率(P/S)为1.16倍,同样也不错,但并不算惊人。其市销率低于微盟集团(2013.HK)的1.65倍,但远高于宝尊电商(BZUN.US; 9991.HK)的0.13倍,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国内电子商务商家的服务供应商。美国巨头Shopify(SHOP.US)和Salesforce (CRM.US)的市销率都要高得多,分别为10倍和6.5倍。 EDA市销率低于全球巨头,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因其规模相对小。即便经历了IPO后的大幅上涨,公司的市值仍相对不高,仅为15亿港元。根据公司2月首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在同类公司中并不处于领先地位,按2022年的营收计算,公司在出口电子商务供应链解决方案供应商中排名第七。 近年,随着中国政府鼓励厂家直接向海外消费者销售商品,通过电子商务向海外销售中国商品的生意一直在迅速增长。根据招股说明书中的第三方数据,2017年至2022年期间,此类电子商务出口的B2C市场,按商品交易总额(GMV)计算每年增长28.4%,2022年达到3.22万亿元。未来几年,增长预计会放缓至每年13.4%,到2027年达到6万亿元。 快速增长导致对类似EDA的这种服务需求激增。2017年至2022年,B2C出口电商供应链解决方案市场年均增长率为28.8%,2022年达到4,020亿元。EDA表示,快速增长的部分原因是疫情,因很多商店关门,人们转向网上购物。公司还表示,预计2022年到2027年,年增长速度将放缓至9.1%左右。 预售库存模式 2014年,EDA成立于南方新兴城市深圳,在2021年被中国联塑(2128.HK)收购前,它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创始人刘勇控制的独立公司。中国联塑决定拆分EDA,好使更灵活开展从中国往东南亚的物流业务,包括自行筹资。 与Temu和Shein等知名公司不同之处,在于EDA采用的商业模式,公司将货物储存在最终销售地所在国的仓库中。这样的“预售库存模式”可以在客户下单后迅速交货。为了促进这模式的发展,EDA在美国与40家当地仓库运营商合作,在加拿大则有六家,在德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共有七家合作单位。 相比下,Temu和Shein等公司采用的是直接从中国向买家所在国运送产品。这系统库存积压的风险较小,但交货时间太长,而且退货也不太方便。 最近,直邮模式也面临新的风险,目前Shein和Temu在美国销售跨境电子商务产品而无需支付进口关税,美国正在寻求堵住这个漏洞。如果堵上了,它们的商品价格就要上升,那就失去一个重要优势。这样将有利于EDA和其他使用预售库存模式的公司,因它们的所有商品都已经支付了进口关税。 在财务方面,EDA过去两年的增长看起来相当强劲,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它最新的市盈率和市销率看起来相对较低。去年,公司的营收从7.09亿元跃升至12.1亿元人民币,增幅达71%,再对上一年的增长率则只有21%。 与我们写过的许多新上市公司不得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不同,EDA因客户的高度多样化而显得相对有吸引力。在过去三年,公司的850家客户中,排名前五的客户仅占其收入的三分之一。每年最大客户约占营收的12%。 过去三年,公司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15%至16%之间,看起来倒是符合大家对物流运营商的预期,尽管EDA喜欢指出,它使用的是依赖第三方提供大部分物流的“轻资产”模式。公司的利润相对较高,去年实现利润6,940万元,似乎没有任何现金问题,过去三年每年都有正现金流。 归根结底,市场地位和专注于几个关键市场而言,公司看起来相对稳固。随着Temu、Shein和其他使用直邮模式的公司遭受指责,该公司也可能从中受益。对投资者来说,其规模较小可能是一个缺点,不过一些人可能会认为,由于增长潜力稳健,它可能应该获得更高的估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基础建设/资源

InnoScience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英诺赛科申港上市 最大风险地缘政治

随着旗下微芯片和晶圆背后的尖端氮化镓(GaN)技术开始成熟,去年该公司收入增长了三倍 重点: 英诺赛科申请赴港上市,使其成为尝试从国际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的中国芯片公司 随着尖端技术的成熟,公司去年的收入增长三倍,但未来它可能面临诉讼和地缘政治的挑战 阳歌 中国微芯片制造商最近成了烫手的山芋,因中美紧张局势引发行业震动,而外国投资者担心自己可能会站错队。因此,从芯片设计商到设备制造商,该领域的大部分中国公司都选择在中国国内A股市场(上海和深圳)上市,国内投资者对这些股票的欢迎程度更高。 但至少有一家公司逆势而行,它就是上周申请在香港上市的英诺赛科(苏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在初步申请文件中提到了可能会成为美国制裁的受害者,但这只是它面临的众多潜在风险之一。它还面临至少两宗重大专利诉讼,其中一宗由欧洲巨头英飞凌 (IFX.DE)提起。 英诺赛科创始人兼董事长骆薇薇也值得关注,因招股书中没有多少关于她的信息,而且在这个男性主导的行业中,她作为一名领导一家企业的女性也备受关注。稍后我们再来细说这一点。 英诺赛科成立于2017年,凭借在最新一代微芯片领域的领先地位脱颖而出,这种微芯片采用将氮化镓(GaN)与传统的硅相结合的技术制造而成。最尖端的芯片多使用硅基氮化镓,或另一种叫碳化硅(SiC)的技术,而两者中碳化硅更为成熟。 英诺赛科表示,随着硅基氮化镓技术在经过大约十年的发展后,开始进入量产的新阶段,公司已充分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产品需求激增。英诺赛科的业务确实在过去三年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不过它仍处于亏损状态,因为在研发和新产能上投入巨资,以提高三大主要产品线,即硅基氮化镓芯片、晶圆和模组的产量。 该公司2022年的收入比2021年增长了约一倍,达到1.36亿元,对于这类企业来说仍然较低。但随着业务开始腾飞,去年这个数字增长了三倍多,达到5.93亿元。三条主要产品线之间的收入结构非常均衡,去年各占总销售额的约三分之一。 公司的销售成本远超收入,导致过去三年的毛利率为负数。但毛利率正在稳步改善,从2021年的-266%降至去年的-61%。照这个速度,毛利率可能会在今年转为正值,为不久的将来实现盈利铺平道路。 公司去年继续亏损,2023年净亏损11亿元。但这约是2022年22亿元亏损的一半。经调整,即剔除向投资者发行的投资工具的价值变动,公司的亏损更稳定些,从2022年的12.8亿元降至去年的10.2亿元。 政治风险 在研究了这家公司的优势后,我们将在本文的后半部分集中讨论上市文件和其他来源中一些不确定的信号。 排在首位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政治阻力。正如我们前面所指出,美国正不断设置新障碍,以阻止中国公司获得尖端芯片技术。英诺赛科尚未受到任何制裁,但如果该公司获得上市申请中所展示的那种发展,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改变。 美国并不是唯一针对该公司的国家。去年中国对镓、锗相关物项实施出口管制,一些媒体报道称,其中包括硅基氮化镓技术和芯片的出口。英诺赛科在上市文件中指出,迄今为止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中国客户。但公司去年开始出口,来自海外的收入约占10%,意味这部分业务未来可能会受到出口管制的影响。 此外,还有至少两宗针对该公司的诉讼,其中以英飞凌上周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为首。英诺赛科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表示该案中的专利,并不涉及其晶体管和晶圆中使用的“核心技术”。公司还被美国宜普电源转换公司指控存在类似的侵权行为,这宗诉讼仍在等待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审理。 还有该公司的创始人骆微微,上市资料中对她的介绍相对较少。上面说她在新西兰梅西大学获得了应用数学博士学位,这不太符合大家对一家新兴芯片制造商负责人的预期。中国最重要的半导体行业展之一,上海国际半导体展览会网站上的另一篇人物介绍说,她在美国宇航局工作了15年,但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职位。 公司已经进行了五轮融资,而IPO至少部分是为了增加现金储备。到去年底,它的现金储备仅剩下3.29亿元,大约是一年前7.1亿元的一半,而2021年底为12.8 亿元。 公司最近一次融资是在今年4月,估值约为12亿元。市销率(P/S)约为2倍,与晶圆巨头胜高(3436.T)和世创电子材料(WAF.DE)的市销率相当,由此推算其估值将保持在12亿元左右。 总言之,英诺赛科因其巨大的增长潜力而颇具吸引力。但过快的增长可能会吸引来自多个方面不必要的关注,包括有意控制其技术的美国及其政客,以及中国的监管机构,此外还有可能提起更多专利诉讼的全球竞争对手。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恋离乡创博尔捷 侯正宇走上亿万之路

中国最大的临时工供应商,希望用“零工经济”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它严重依赖一个主要客户 重点: 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上市,计划探索老年护理和家政服务,希望在快递行业之外实现多元化 对投资者来说,这家人力资源公司最大风险,就是对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 谭英 侯正宇来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一个小镇,年轻时,他一心想在上海拥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个上海媳妇。21世纪初,刚失恋的他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商业中心,在一家造船厂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当家乡的劳动部门找他帮忙,将务工人员安置在上海的外资公司时,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时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和传呼机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从上海浦东劳动局手里,收购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及后成为今天的博尔捷核心。二十年后,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尔捷自称中国最大的“非传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传统用工平台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3.2%,通过为雇主安排临时工赚钱。招股说明书称,公司计划用IPO筹集的资金来拓展业务,在目前主要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临时工的基础上,同时提供养老护理人员和家政人员。 200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沿海城市外资工厂林立,侯正宇开始为它们提供职业学校毕业生,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扩大业务,开始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人,从后台税务部门的临时工,到工业园区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显出自由职业者(常被称作“零工经济”)的作用日渐增长,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越来越受欢迎。这类员工对雇主来说成本更低,因为他们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时才使用。和雇佣全职员工相比,这类员工给雇主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初步招股说明书中委托的第三方研究显示,中国提供此类非传统用工服务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830亿元增长了两倍多,达到去年的8,898亿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增长约一倍,从1.7万亿元增至3.5万亿元。作为非传统用工服务供应商,博尔捷及其同行做好了准备,以满足对临时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们的专长。 同为就业服务提供商的看准网(BZ.US,2076.HK)更专注于白领职位,去年利润增长10 倍,突显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猎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也突显了竞争之激烈。看准网和同道猎聘也可以为博尔捷提供一些关于上市风险的警示教训,因这两只分别于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现在都远低于IPO价格。 尽管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整体潜力巨大,但博尔捷也有明显的弱点。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它的收入结构,过去三年中,一个未具名的客户每年为其贡献了85%以上的总收入。该客户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按需劳动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过去三年里,博尔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为9.48亿元,比2022年的约10亿元下降了7%,但与2021年的9.875亿元相差无几。2022年的情况略有反常,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时常被困在家中,许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递来满足,该公司因此受益于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对快递员的需求帮助博尔捷把2022年的利润提高到了5,140万元,不过去年随着情况恢复正常,这个数字下降到了3,190万元。 在疫情的最后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扬,在2022年上升了近3个百分点,达到15.1%,然后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尔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纠纷的影响,主要涉及外卖骑手,导致去年支付给这些工人的赔偿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来自与骑手相关的费用,过去三年每年总计在8.28亿元至8.68亿元间。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用于支付给外卖骑手的佣金。博尔捷自有的300名员工的成本则较低,过去三年平均在8,000万元左右。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过向三名投资者出售优先股,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些投资者对博尔捷的估值略高于10亿元。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带来了挑战,但博尔捷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从配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受益,这些服务越来越受欢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电子商务产品到外卖餐饮的各种快递服务。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同比上涨26.7%至329.6,表明消费者对快递服务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据以往经验,公司可能只是在试水,以摸清投资者对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欧孚科技于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同道猎聘的1.77倍市销率 (P/S) 和看准网9.61倍市销率来推测博尔捷上市后的估值。如果以两者的中间值5倍市销率作准,它的估值将达到47亿元,远超2021/2022年最后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估值。对于一家由一个雄心勃勃的小镇男孩创立的公司来说,这个估值不差。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aimo Tech revs up for another IPO race after two false starts

赛目三闯港交所 财务数据欠稳定

从事仿真测试技术的赛目科技,两次申港上市未成功,近日第三次向港交所递交申请 重点: 公司去年盈利按年升近一成至5,500万元 净利润率持续下跌,应收账则不断上升       刘智恒 自动驾驶是近年汽车业研发的大趋向,产业链上百骑竞走,家家企业需资金支持研发,在资本市场上市集资是最佳的途径。去年底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知行汽车科技(1274.HK)在港上市后,今年初主营激光雷达的速腾聚创(2498.HK)亦成功登陆港股,而研发自动驾驶芯片技术的黑芝麻智能亦已在港递交上市申请。至于专营仿真技术的北京赛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经过两次申港上市碰壁后,近日再递交上市申请。 赛目科技主要从事智能网联汽车(ICV)仿真测试产品的设计及研发,并提供相关测试、验证和评价等解决方案。所谓智能网联汽车,是指配备先进的车载传感器、控制器、制动器等,通过通信及网络技术整合而成的汽车。 要确保自动驾驶技术的成功发展及安全保障,总离不开大规模路测数据,前期必须经过充分测试验证。赛目科技透过两款核心产品Sim Pro及Safety Pro,为自动驾驶汽车企业或相关政府部门提供仿真测试的产品及服务。 行业中的领头羊 据上市申请文件披露,按2023年的收入计,赛目科技是中国ICV仿真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达约5.3%,亦是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市场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约为5.9%。 公司成立于2014年,及后经过多轮融资,当中不乏大投资者的身影,包括属华为背景的哈勃投资、中信证劵、北京顺义、北京基石及京纬恒润等,至于工信部旗下的赛迪集团,通过赛迪检测持股28.1%。2022年完成A+轮融资后,当时估值23.32亿元。 从2021至2023年间,赛目科技的收入及盈利均有所增长,收入分别是1.07亿元、1.45亿元及1.76亿元;盈利是3,775万元、5,033万元及5,548万元。连续的增长,除了公司的技术优良外,主要是大行业在稳步上扬。 无可否认,在智能驾驶技术不断发展,以及智能汽车的接受度不断提高所推动下,中国ICV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市场规模正稳步增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市场规模由2019年约12亿元增至2023年的3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7.8%,预期到2030年将进增至约279亿元,自2024年起计,复合年增长率为33.6%。 净利润率每况愈下 公司站在一个前景理想的行业,亦有强劲投资者支持,然而发展至今,赛目科技的财务数据表现仍然不稳定,其中净利润率的趋向不断下行,过去三年分别是35.1%、33.5%及30.4%。公司则解释,各年度的下跌,有时是因为行政开支或研发开支的增加,又或是金融资产减值亏损引致。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截至2024年度的净利润率将续下降。 至于毛利率,虽然整体毛利率按年升5.3个百分点至70.9%,但主要的产品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的毛利率却出现颇大的跌幅,由2022年的96.7%下跌29.7个百分点至去年的67%。只不过靠其它业务或产品去拉升整体的毛利率。 另外,公司去年的的收入虽有逾两成增长,事实是部分有依赖政府的补助。去年来自政府的资助为3,134万元,较2022年的917万大增2.4倍。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今年来自政府的补助会减少。 应收款倍增 现金流方面,去年虽然在营运上录得经营现金流5,046万元,但在2021及2022年,均录得经营现金流出181万及641万元,可见集团在此方面存在不稳定性。 特别过去几年贸易应收款额持续增加,由2021年的4,942万元增至去年的1.66亿元,增幅逾2.4倍;期内的贸易应收款的周转天数,亦由113.2天增至317.5天,多出204.3天。公司解释,是因收入增加,以及多数项目于年度最后一季完成,时间问题仍未能结清。 从财务数据分析,公司未来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包括利润率持续下滑、政府补贴减少,以及应收账款及周转天数能否改善等,对于投资者来说,确会引起担忧而倾向抱观望态度。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联想中东寻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鸟

联想与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地区总部外,亦能获取对方的资金助力 重点: 联想加强在中东与非洲的发展,以减低美国业务的风险 Alat认购联想20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后者得以强化财务状况   刘智恒 这次并不是沙特王子来香港开设家族基金的闹剧,而是扎扎实实的“强强联合”! 自从中美争拗发生后,不断有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撤走,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2023年外资在中国的股债市场减持量,总计净流出达822亿美元(5,945亿元)。正当欧美资金调离中国时,中东的资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为内地财金市场注入动力及生气。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近日就公布,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Alat主要负责创建电子和先进工业领域的全球业务,拥有达1,000亿美元的投资预算。 根据协议,联想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立中东和非洲的地区总部,包括一个客户中心和一个面向该区的研发中心,同时集团将在沙特兴建个人计算机与服务器制造基地,进一步扩大全球布局。Alat为联想提供支持和协助,以确保战略合作顺利实施。 另外,联想向Alat发行20亿美元三年期可换股零息债券,换股价每股10.42港元,到期时可悉数转换成14.99亿股,相当于联想扩大后股本约10.78%。换股价较公司过去30个交易日的平均加权价有10%溢价,但较公布协议前的交易日却有10.3%折让。 联想董事会同时亦批准发行 11.5亿份三年期认股权证,发行价1.43港元,集资16.4亿港元。认股权证行使价每股12.31港元,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价有5.9%溢价。 市场犹豫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表示:“通过这次强有力的战略合作,联想集团将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财务灵活性,进一步加速转型并拓展业务,把握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巨大增长机会。” 或许是可换股债券的行使价较公布协议前一天收市价有较高折让,又或大市气氛转淡,市场有点犹豫,公布发出当天,联想股价不升反微跌近1%,收报11.52港元。不过,联想今年股价整体表现向好,上周五收市报10.65港元,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实上,联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业绩,虽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别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与第二季度比较,亦低4%及0.4%。目前投资银行给予联想的目标价在12至14港元水平,与现价贴近,未来股价能否再进一步,需视乎未来一两季的业务情况,才可清晰确定未来走向。 一举多得 今次与Alat的合作,对联想来说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而且对集团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帮助。首先,中国与西方国家持续紧张的关系下,联想的发展实在蒙上一层阴霾。一如之前,美国也有声音要求政府部门禁用联想的计算机,虽然最终没有什么特别回响,但不稳定性始终存在,毕竟中国在半导体、光伏、医药甚至电动车等,都先后被欧美等国家制裁或打压,很难保证联想会否成为另一个目标。 因此,联想逐渐加大在中东及非洲的发展,成立大型总部及基地等,都有助减低地缘政治的风险,特别生产地设在当地,也较少引起欧美国家针对产品来源地的口实。 目前联想地区收入最大是美洲,占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东非洲的占比没有清楚列出,只将两地与欧洲一并计算,占比是28%。然而中东国家近年锐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国家经济又不断发展,毫无疑问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市场。经济学人智库较早前发表的报告预计,非洲经济增长将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联想与沙特的合作,若能早着先鞭,其部署有机会能迎着两个地区的发展而受惠。 业务以外,是次合作带来20亿美元资金,大大坚实联想的现金基础。集团也表示,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现有债务、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据去年财报披露,联想年内有多项债券到期,总金额近36亿美元,虽然流动资金也有相近数目,但今次新发行的可换股债券,可以完全偿还债项之余,增加许多额外资金额,为集团未来拓展及研发提供了支持。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