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s sale of its China business to Baidu collapses

百度併購告吹 歡聚內地業務何去何從

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國業務售予百度,但計劃未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現在它可能會被迫以低得多的價格尋找新買主 重點: 歡聚宣佈將內地業務以36億美元賣給百度的三年多後,交易竟然終止 歡聚早在2021年就不再把國內直播業務納入其財報,同時還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直播公司       陽歌 對歡聚集團(YY.US)來說,新年並不快樂。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佈以36億美元(256億元),將國內直播業務售予百度(BIDU.US;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佈這筆交易時,歡聚似乎是其中的贏家,讓它能將敏感的國內直播業務出手,該行業已成為監管整頓的領域。除交易價格高之外,出售還會讓歡聚搖身一變,成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從事類似Bigo的直播業務,後者不受中國監管機構的管控,主攻東南亞、歐洲和中東市場。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將國內業務納入其財報,認為它們屬於非持續性業務,並在週一髮布的最新聲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報道稱,歡聚準備在交易完成後,將其在紐約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為往後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準備。 但現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將引發了一個更大的問題:這家公司接下來要怎麼走。此事再次突顯了在中國做生意面臨的巨大監管風險,因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獲得中國反壟斷監管機構的批准後而告吹。 投資者對交易終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歡聚的股價在消息公佈後的兩個交易日內下跌17%。拋售導致該股的遠期市盈率僅為8倍,是根據歡聚非中國業務的利潤計算的。這數字落後於快手(1024.HK)的16倍,但領先於約會應用摯文集團(MOMO.US)的5倍,後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來自直播服務。 說實話,市盈率低似乎是說得通,因為歡聚的非中國業務表現相對疲軟,去年三季度該業務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億美元,過去兩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來,中國業務似乎才是更讓公司擔憂。因為歡聚甚至沒有將這項業務計入其最新財報,如果不能迅速通過重啓與百度的交易,或賣給其他買家處置該業務,它可能不得不調整過去三年的所有業績。 百度和歡聚在各自的聲明中,均未就此事給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聲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終止交易的權利,因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終截止日,交易協議規定的前提條件「尚未全部滿足」。百度沒有細說,但在這份聲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須「獲得必要的政府監管部門批准」,意味雙方均未能獲得中國市場監管機構的批准。 不否決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敗並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報道,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這筆交易,那是在該交易宣佈約一年後。路透社的報道沒有給出直接原因,但當時監管機構已經開始了一場遏制行動,目的是防止影響力過度集中在幾家互聯網手上。 大約在同一時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否決了鬥魚(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併,那筆交易本可產生中國最大的直播遊戲公司。在歡聚集團和百度的案例中,監管機構實際上從未宣佈過否決,只是沒有給予批准。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最近對幾筆被受矚目的全球芯片企業合併案,都使用了這種「被動否決權」,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決了美國巨頭英特爾收購以色列高塔半導體的交易。但這是我們所知的,首次將這種做法用在純中資交易上。 在難以證明交易確實具有反競爭性的情況下,監管機構可能會使用這種方法,因為百度的主要業務是搜索和人工智能,這些業務與直播毫無關係。這種做法也不需要監管機構給出任何理由,因為它從未予以正式否決,這凸顯出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監管風險的不同尋常之處。  從一開始,投資者似乎就沒有對這筆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對歡聚國內視頻娛樂直播業務的估值為36億美元,但後者的總市值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近這個水平。在最近的拋售之後,該公司的市值只有20億美元,其中應該包括國內業務,以及總部位於新加坡的Bigo直播,該業務本應成為歡聚的主營業務。 雖然歡聚的整體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長2.2%,這是六個季度以來的首次增長。收入為4.94億美元,歡聚剔除中國業務後,佔公司三季度營收的87%。不過,2.2%的收入增長並不是什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尤其是對一家互聯網公司來說。 歡聚在聲明中表示,「正在尋求法律建議,並考慮所有可供選擇的方案」,這表明它認為仍有可能重啓這筆交易,並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沒有太多的法律選項,因為這筆交易的必要條件,顯然是中國監管機構的批准。 總而言之,歡聚集團可能需要為它的國內業務尋找新的買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國以外找到有興趣的買家,而大多數擁有必要資源的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經歷後,也不太可能有任何興趣。這意味最終歡聚或要將內地業務售給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遠低於百度的出價。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ivestreaming game platform DouYu Holdings on Thursday announced a net profit of 76.4 million yuan for the third quarter, marking its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ly profit, and reversing a 6.6 million yuan loss a year earlier.

快訊:降本增效策略見效 鬥魚連續四季獲利

最新:遊戲直播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周四公布,今年第三季錄得7,640萬元淨利潤,除了扭轉去年同期的660萬元淨虧損外,也是連續第四個季度獲利。 利好:由於持續進行降本增效策略,該公司的收入成本按年減少24.6%至11.66億元,當中收入分成費用和內容成本大降近三成至9.27億元。 值得關注:該公司表示,由於宏觀經濟環境疲弱,其直播收入減少32.5%至11.51億元,拖累整體收入下降24.1%至13.59億元。 深度:鬥魚為中國主要的遊戲直播平台之一,由陳少傑於2014年創立,除了獲得騰訊(0700.HK)投資,更於2019年登陸美國納斯達克。隨着競爭對手虎牙(HUYA.US)、快手(1024.HK)、嗶哩嗶哩(BILI.US; 9626.HK)和抖音等快速崛起,該公司為爭取流量一直打擦邊球,多次被官方點名批評平台存在色情、低俗等問題下令整改。上月,陳少傑更因為涉及開設網上賭博平台被捕,至今仍然被拘留。 市場反應:該季度報告發布後,鬥魚的股價周四上升2.4%至0.739美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絡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K Housing

地產快訊:只見今天樓市回軟 忘記昨天樓價爆升

劉智恒      ▷ 香港      香港樓價再調整亦屬合理 香港差餉物業估價署公布最新私人住宅樓價指數,十月份為321.4點,按月跌2.16%,指數連跌六個月,是自2017年3月後的低位。數字公布後,許多地產商及中介又在大吐苦水,說甚麼若不撤辣香港樓市危矣。 站在發展商及中介立場,為了本身業務,自然會以偏概全,一見樓價回落就呼天搶地要政府救市。但回看過去十多年的樓價,實際情況是升幅驚人。根據差估署的數據,2010年至2014年,只是短短四年時間,本港住宅樓價升了近一倍,再從2014至2018年計算,樓價又升了四成,之後在高位徘徊,最高時是2021年9月見頂。 今天樓價回落,但原來與去年十月比較,亦只是下跌了8%,並不至於如地產中介所形容,好像樓市要崩塌。即使是現時樓價,香港仍然是全球置業最難負擔的前列城市,雖然近期屢見有蝕讓個案出現,但只是過去價格實在過高,與市民負擔脫節,現時回歸理性實屬合理。 周生生租The One較高峰低五成 物業市場的調整並不限於住宅,鋪位市況更加明顯,過往高達千元呎租的情況已難復見,位於尖沙咀彌敦道商場THE ONE的地下舖位,周生生以約45萬承租,面積1,500平方呎,每方呎月租約300港元。 該鋪在十多年前由ROLEX租用,2016年租約完結前每月租金約100萬港元,之後時裝品牌Lacoste接力承租,但租金已下調至約70萬港元,疫情期間遷走,到近日再租出,但月租較高峰時下跌超過五成。鋪租雖然較高位時大幅下挫,但我們預計,在業主願意大手減低租金的情況下,會吸引到商戶租用,鋪市的租務成交能穩定下來。 花旗料樓價2025見底 樓價調整到何時才完結,此問題實在難以回答,不過花旗集團中國香港地產業研究主管楊海全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美國加息周期有望在今年完結,明年下半年或許會累計減息約1厘,估計要到2025年下半年息口才有機回落至3厘或以下。在減息帶動下,經濟環境改善,料本港樓價有機在該年上半年見底。 雖然投行根據分析得出結論而估計樓價見底時間表,但影響樓價的因素不斷在變化,息口的走勢、環球經濟情況、內地房地產問題能否解決,中美爭拗等,對本港樓市都息息相關,誰又可以料到幾年後的事情,因此投行的預測,僅作為參考就可以,不必奉之如金科玉律。 ▷ 內地      恒大物業告中國恒大 中國恒大(3333.HK)的清盤聆訊迫在眉睫之時,恒大物業(6666.HK)突然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控告中國恒大及其附屬恒大地產。事件涉及20億元存單質押擔保被銀行強制執行一事,恒大物業追討款項及利息近21.5億元。受到消息影響,中國恒大當天股價收市跌10.4%。市場估計,恒大物業在境內追討存款損失,相信是為恒大清盤聆訊後的結果作準備及部署。 另外,市場也有消息,指中國恒大在聆訊前最後一刻提出重組方案,主要是將境外債權人持有的部分債務,轉換為中國恒大和兩家香港上市子公司的股權,並以境外資產支持的不可交易憑證償還剩餘債務。 內房債務其中一個關鍵是外債的處理,而中國恒大的問題是一眾房企中最嚴重,對於其清盤聆訊,市場均十分注視進展,因為中國恒大債務的處埋,有可能會成為其它房企債權人所參考及依據。 「白名單」效力一瞬即逝 內地政府救內房而將50間企業納入「白名單」,當中的房企有機獲有關方面的融資支持。消息公布後,名單內的房企股價一度急升,但消息過後,大部份房企股價又再度回軟,甚至調頭下滑。 過去一周,碧桂園(2007)下跌一成、旭輝控股(0884)跌兩成半、新城發展(1030)亦跌逾一成。市場認為,政府在融資上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核心是內地樓市情況,能賣樓才可套現還債,若然市場持續疲弱,房企銷售不濟,問題就不容易解決。 ▷ 咏竹坊文章     …
Huya looks for stability in diversification

虎牙冀借多元化再成獨角獸

該公司在過去兩年遭受一系列挑戰,現在希望減少對直播遊戲收入的依賴而穩定下來 重點 虎牙三季度營收繼續大幅下滑,它希望通過8月宣佈的多元化計劃來改善 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盈利,但表示由於四季度季節性開支過大,該季度可能會錄得虧損       陽歌 老虎、獨角獸,還是兩者並存? 這是潛藏在直播遊戲公司虎牙(HUYA.US)背後的一個關鍵問題。這家名為「老虎牙齒」的公司公佈最新業績顯示,三季度業務繼續快速萎縮。儘管如此,投資者似乎對這份報告頗為滿意,在公告發佈後的兩個交易日里,公司股價上升了12%。 該股實際上在過去六個交易日里,已經上漲了逾20%,推動虎牙市值達到9.2億美元(66.6億元),迅速逼近躋身「獨角獸」行列的10億美元大關,因此也帶來了在本文開頭提出的那問題。 話雖如此,虎牙早前估值曾遠超10億美元,該股在2018年IPO後曾風光一時,一度是現股價的接近10倍,當時中國直播行業蓬勃發展。在那之後,虎牙及其行業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沒有一件是正面的。 首先是2021年,中國市場監管機構否決了虎牙與競爭對手鬥魚(DOYU.US)合併的計劃,交易是由同為兩家公司大股東的騰訊(0700.HK)策劃,本可以讓中國直播遊戲領域出現一個絕對的領導者。這次挫折之後,政府又在過去兩年向直播公司發佈一系列限制措施,意在控制未成年人過度玩遊戲。 最近,長期擔任虎牙首席執行官的董榮傑因「個人原因」於8月突然離任,促使董事會任命兩名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並同時尋找長期替代人選。 規模約為虎牙三分之一的鬥魚也面臨著領導層危機,據報道其首席執行官陳少傑於上月突然失聯。媒體猜測可能與一項調查有關,該調查涉及鬥魚服務中的色情內容,但該公司尚未置評。鬥魚通常會與虎牙在大約同一時間公佈最新業績,但這次尚未宣佈三季度財報的發佈日期。 在如此動蕩的背景下,虎牙的收入從2021年底開始收縮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種趨勢延續到三季度,收入同比下降30%至16.5億元,不過分析機構預計,它在明年的下降速度會有所放緩。 為了穩定局勢並恢復增長,公司於8月宣佈了一項多元化計劃,擬進軍爭議較少的遊戲相關服務,如遊戲分發、遊戲道具銷售以及遊戲廣告等不易受到監管打擊的業務。公司目前的大部分收入(超過 90%)來自其核心的直播遊戲服務。 「隨著我們意識到內容和運營之間出現的協同效應,遊戲相關服務將對直播業務起到補充和增強作用。」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黃俊洪在公司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本季度,我們主要聚焦在與遊戲工作室推動合作關係,並構建支持這些新型服務所需的業務基礎設施。」 難以實現的利潤 我們可能需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虎牙戰略轉變的初步結果,不過投資者似乎認為,該公司最困難的時期可能已經過去。虎牙將提供的許多遊戲服務都涉及與其他企業的交易,這應該有助於它目前幾乎全依賴消費者支出的局面。儘管如此,由於中國的網遊行業還經常受到監管收緊的影響,意味著即使它的商業模式變得更加多元化,打擊也還是不可避免的。 至此,我們還是仔細看看虎牙的最新財報情況。與前兩個季度營收各20%左右的降幅相比,三季度30%的降幅實際上是加速了。 最近的下滑是由核心直播業務同比下降24%所致,該業務佔虎牙本季度收入的93%。它將原因歸咎於虎牙直播服務的付費用戶數量出現了相類幅度的下降。 至少部分下降似乎與去年同期強勁的網絡遊戲活動有關,當時在中國新冠清零政策的最後階段,許多人被迫長時間呆在家裡。政策隨去年年底取消,年輕人一般恢復了典型的活動模式,即更多時間在戶外,而不是坐在電腦屏幕前。 三季度虎牙的整體收入也受到重創,廣告收入大幅下降68%至1.16億元。公司歸咎於「內容轉授權收入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虎牙最近一個季度的支出同比僅下降20.7%,遠低於收入下降的幅度。受此影響,公司毛利率受到擠壓,由上年同期的14.4%下降0.5個百分點至13.9%,影響了公司的利潤,從一年前的6,040萬元縮減至1,210 萬元。 公司在今年前三個季度實現了盈利,但它表示,由於四季度有很多大型遊戲活動,預計季度內支出會激增。因此,虎牙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兼財務副總裁吳欣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可能會在本季度出現虧損。  分析機構預計虎牙四季度會錄得虧損,但認為它明年將恢復盈利。目前的市場盈利預期使虎牙的預期市盈率達到64倍,看起來相當高。相比之下,鬥魚和另一家大型直播公司快手(1024.HK),目前的預期市盈率分別為14倍和19倍。 這似乎表明投資者比較看好虎牙將東山再起,對其股價給予很大的期望。然而,如果未能滿足預期,則可能令股價承壓,從而危及公司重新進入「獨角獸具樂部」的機會。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虎牙努力恢復盈利 但增長仍困難重重

儘管收入和付費使用者規模繼續收縮,但受惠於成本控制,這家中國頂級直播遊戲平台營運商報告第一季實現盈利 重點: 虎牙第一季恢復盈利,但隨著業務繼續收縮,其收入下滑21% 儘管談及多元化,但該公司一直嚴重依賴直播,這導致它容易受到未來監管可能收緊的影響   西一羊 直播遊戲平台虎牙資訊科技有限公司(HUYA.US)的最新季度業績顯示,該公司最近對成本控制的重視已經取得成果,恢復了盈利能力。但這家名字意為「老虎牙齒」的「大幅收縮的公司」能否解決另一個主要問題,即恢復收入增長,還有待觀察。 該公司在上周發佈的最新財報中稱,在截至3月底的三個月裏,背靠遊戲巨頭騰訊控股(0700.HK)的虎牙實現淨利潤4,480萬元。與該公司2022年最後一個季度虧損5.24億元、和去年同期虧損330萬元相比,這是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變化。通過全方位大舉削減成本,包括營運費用削減26.2%,它恢復了盈利。 虎牙去年下半年轉向削減成本模式,這主要是為了應對監管環境的不斷收緊,監管收緊給直播遊戲行業帶來了沉重壓力,虎牙及其競爭對手都受到了影響。 政府對遊戲和直播行業保持著一些世界上最嚴格的監管規定,認為玩太多遊戲是不健康的——尤其是對可能會沉迷於此的年輕人而言。 最近的一個例子,是2021年9月出台的一項新規,它禁止未成年人每週玩電子遊戲的時間超過三個小時。政府還階段性地暫停對新遊戲的監管審批,最近一次新遊戲審批凍結持續了8個月,去年4月才得以恢復。 去年5月,一項直接針對虎牙和其他直播平台營運商的新政策出台,四家政府機構宣佈多項新措施,以遏制未成年人的遊戲開支。新規定禁止18歲以下的人給他們最喜歡的主播打賞——這是虎牙和其他平台營運商的主要收入來源。他們還限制某些互動功能,比如取消打賞榜單、規定每晚8點至10點不得「PK懲罰」,而那是收視高峰時段。 最新報告顯示,隨著監管收緊,虎牙今年前三個月的收入下降21%至19億元,其中主營的直播業務下降14%。該公司將其核心業務的下滑主要歸因於「宏觀和監管環境對公司付費用戶的情緒產生不利影響,導致付費用戶數量減少」。 虎牙對收入萎縮並不陌生。最新的下滑延續了始於2021年底的趨勢,當時虎牙的收入在當年最後一個季度首次下降6%。之後每個季度都在持續收縮,其中去年5月最近一輪監管行動出台後,虎牙當季收入下降了23%。 重返增長? 虎牙已明確表示,近期將繼續削減成本。現在,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當中,這種控制成本做法成為了共同主題,因為大多數公司都面臨國內經濟放緩的前景,以及投資者對它們持續虧損越來越不滿。 虎牙負責財務的副總裁吳欣在上周發佈的財報中說,「展望未來,我們將力求保持現有的進展,並進一步推進成本優化和效率提升,為公司的長期發展鞏固財務基礎。」 虎牙的股價在業績公佈當天輕微下跌6%,表明投資者對其增長軌跡並不樂觀。虎牙週一的收盤價為3.37美元,僅為2018年5月12美元IPO價格的三分之一,與2018年6月46美元的歷史高位相比,更是微不足道。 估值方面,它的市銷率只有0.58倍。儘管如此,這個數字仍然遠高於其最大的競爭對手鬥魚(DOYU.US)的0.32倍,後者的業務也在收縮,上周公佈的最新季度業績顯示,其收入下跌了17%。 正如虎牙最新季報所示,注重削減成本當然有助於帶來一些短期利潤。但公司的長期健康發展,將更多取決於收入的恢復增長,虎牙在這個方面缺乏清晰的未來戰略。隨著核心業務的放緩、收縮,該公司大談向其他收入來源的擴張,例如廣告,這些收入來源受到的監管相對沒有那麼嚴格,是它從直播轉向多元化發展的更大努力的一部分。 但這些努力遠未成功。在第一季,該公司的廣告和其他收入下降70%至8,930萬元。虎牙將原因歸咎於「充滿挑戰的宏觀環境導致廣告服務需求疲弱」。結果就是,在最近一個季度,直播佔到公司總營收的95%,一年前該數字為87%,對於任何一家希望實現多元化發展的企業來說,這個數字都是難以令人滿意的。 雖然第一季的業績總體上讓人沮喪,但虎牙還是樂觀地指出了幾個其仍設法取得了增長的領域。其中之一是月活躍用戶數,在2023年第一季達到了8,210萬人,比2022年同期的8,190萬人略有增長。過去一年,這個數字總體上以個位數的幅度增長,這與鬥魚第一季移動月活躍用戶近10%的跌幅形成了對比。 「憑藉富有吸引力的電競與娛樂內容,同時不斷優化產品提升互動功能,保持了穩定的用戶參與水平,」虎牙在解釋何以不斷擴大其受眾時說。 不過我們還是要指出,雖然該公司有能力吸引更多觀眾,但將他們轉化為付費用戶的難度卻更大。在2023年第一季,其付費用戶的總數實際上從2022年同期的590萬下降到了520萬,跌幅達12%。 總而言之,虎牙重回增長的能力將主要取決於其業務多元化方面的進展。但由於中國難以預測的監管環境,即便是該戰略可能也存在問題,因為監管隨時可以瞄準新行業,而該公司的核心遊戲業務仍容易受到新的打擊。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