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X.US
RLX returns to growth

這家中國領先的電子煙公司表示一季度收入增長近兩倍,不過具體數字仍遠低於2021年遭受監管打擊前的水平

重點:

  • 隨著從監管打擊中恢復過來,霧芯科技一季度收入增長兩倍,公司恢復盈利
  • 尋求在本土市場外實現多元化發展的霧芯科技表示,近期國際擴張“進展順利”

陽歌

隨著國內監管環境變得明朗,差點因政府監管陰雲而窒息的電子煙公司霧芯科技有限公司(RLX.US),顯露了新生的跡象。

公司報告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和利潤均同比大幅增長,同時還開啓了國際擴張,以規避過度依賴中國市場的風險,並尋求新的增長機會。其最新收入還未達到受監管打擊前的三分之一。但是,嘿,你總得重新開始。

“儘管各地區的監管變革帶來了挑戰,但我們將繼續尋找機會,並利用自身的核心優勢審慎進入潛在市場。”霧芯科技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汪瑩(英文名Kate)表示。“在國內,我們對中國最近對非法產品的監管打擊所產生的積極影響感到鼓舞,但仍需取得更多進展。”

投資者似乎同意汪瑩的觀點,認為該公司需要取得更多進展。最新報告發佈後,霧芯科技的股價在週五下跌5.1%。更重要的是,該股較1月底的低點僅上漲18%,遠遠落後於中國ETF-iShares MSCI(MCHI.US)同期超過30%的漲幅。

與同業相比,霧芯科技的股價被嚴重低估,當前市盈率僅為11倍。相比下,國內競爭對手斯摩爾國際(6969.HK)和華寶國際(0336.HK; 300741.SZ)的市盈率要高得多,分別為28倍和34倍。霧芯科技對中國電子煙市場的嚴重依賴,可能是其估值低的部分原因——該公司正在通過新的全球化努力來解決這個問題。

去年11月,公司終止了與分銷網絡Relx Inc.的非競爭條款,為全球擴張鋪平了道路。公司在最新財報和電話會議中多次提到全球市場的潛力,但除了說自己已進入北亞和東南亞的新市場外,拒絕給出任何具體細節。

去年,公司還獲得了國際認證機構,歐洲技術頒發的檢測設施證書,暗示了未來在歐洲市場的抱負。

“我們在東南亞和北亞的業務運行順利,國際擴張進展理想,”汪瑩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計劃擴展到更多地區……我們最近在東南亞新推出的電子液體產品備受好評,有望初見成果。”

在中國2021年出台新規,對當時的大部分現有產品發出禁令後,霧芯科技及其同行險些覆滅。與中國煙草壟斷關係密切的行業監管機構,將從明年開始對電子煙產品加收36%的消費稅。最重要的是,它還禁止銷售深受年輕用戶喜歡的調味電子煙,迫使電子煙製造商只能生產煙草口味的產品。

取締非法產品

最後同樣重要的,霧芯科技和其他遵守新規的企業,面臨大量無視新規的非法產品湧入市場。霧芯科技的管理層表示,隨著政府取締非法產品,這一問題已開始有所緩解,他們具體指的是浙江和甘肅兩省取締非法經營的行動。

「我們對中國有關部門在3月宣佈,對非法產品展開新一輪專項打擊行動感到鼓舞。」汪瑩說:「我們很高興看到中國的監管機構,正在解決這些嚴重問題,儘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接下來,我們仔細看看霧芯科技的最新財務數據,它們顯示了公司自監管打擊以來取得的進展,但從中也能看到,它的業務要恢復到之前的水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霧芯科技最近的股價僅為2.04美元,遠低於2021年IPO時的12美元,也遠不及電子煙在中國和全球風靡時30美元的歷史高點,該公司面臨的艱難由此可見一斑。

公司公佈的一季度營收為5.52億元,幾乎是去年同期1.89億元的兩倍,但不到打擊行動前2021年一季度17.1億元的三分之一。

該公司似乎在成本管理方面做得不錯,運營成本從一年前的4.19億元降至1.94億元,其中銷售費用減少了38%,研發費用下降了50%以上,以及由於員工股權激勵薪酬成本降低,帶來總務與行政開支大幅度降低。

新規,尤其是新增的消費稅,對霧芯科技的利潤率造成了很大影響,這可能是自從公司業務開始復蘇以來,投資者尚未全面接納該股票的原因之一。最新季度毛利率為25.9%,較一年前的24.2%有所改善,但僅為規管前近50%的一半左右。

最重要的是,霧芯科技一季度實現淨利潤1.33億元,扭轉了去年同期虧損5,630萬元的局面。

儘管股票買家仍未對霧芯科技的復蘇表示信服,但分析機構的看法卻更加積極。 公司仍受到美國和中國一些頂級經紀機構的關注,花旗銀行、中金和中信證券的分析師都參加了財報電話會議。雅虎財經調查的四家分析機構中,全部將該公司評為“買入”或“強烈買入”。 然而,它們預計在本年度剩下來的時間里,霧芯科技增速會有所放緩,而且都預測它的全年收入將增長67%。

歸根結底,鑒於公司已經穩定下來,並且利潤和收入都恢復增長,即便利潤率不大可能恢復到被打壓前的水平,其股價看起來也確實有點被低估了。毫無疑問,觀察人士會關注其全球化行動在今年的進展情況。這方面若是進展強勁,可能會為該股帶來一些上漲空間。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CTG Duty Free is a leader in China’s duty-free market with roughly 200 shops, and has benefited from the relaxation of duty-free shopping limits on the southern vacation island of Hainan in 2020.

快訊:貝萊德減持中國中免H股至不足5%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資料顯示,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於6月13日減持164.1萬股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 601888.SH)的H股,持股量從6.26%減至4.84%。 利好:由於貝萊德對中國中免的持股水平已低於5%的申報門檻,日後如果再減持該股,亦不需要向港交所申報,因此市場未必會知悉這個負面消息。 值得關注: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主要股東減持股份是利空的信號,意味其可能對公司前景存在負面看法。 深度:2009年已在上海掛牌的中國中免,是中國唯一覆蓋全免稅銷售管道的零售營運商,公司經營近200家零售店鋪,是中國免稅市場的龍頭企業。該公司去年8月在港股上市,成功籌集184億港元,成為全年「集資王」。雖然其收入及盈利去年重拾升軌,但其管理層近年頻繁變動,而且今年首季收入按年減少9.5%,利潤亦僅上升0.3%,令市場憂慮其增長放緩。 市場反應:中國中免的港股周三下跌,中午收市軟1.7%至53.4港元,創52周新低。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美團新業務努力漸見成效

美團首季度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大增27.4%至546億元,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上升18.5%至187億元,同時經營虧損也明顯收窄   凱基亞洲 中國網上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最近公佈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業績,從其收入及盈利表現所見,公司近年致力新業務的努力看來漸見成效。 據其業績報告顯示,首季度收入為732.76億元,按年增加25%,受惠於期內即時配送交易宗數按年增長28.1%至54.6億筆,引領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按年大增27.4%至546億元,並錄得97億元經營溢利,按年增加2.7%;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按年上升18.5%至187億元,主要由於商品零售業務的收入增長。 受收入顯著上升帶動,期內非國際財務報告會計準則(non-IFRS)經調整淨利潤大升36.4%至74.9 億元,優於市場預期的57.8億元。 實現管理層承諾 市場關注的焦點,在於其新業務分部收入表現優於預期,雖然該業務仍錄得28億元營運虧損,但已創下2020年第三季以來的新低,除了按年收窄45.2%外,也低於市場預期的32.3億元,而經營虧損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顯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實現了管理層在2023年全年業績中,表示未來將會集中收窄經營虧損的承諾。 對於今年第二季度業績展望,首席執行官王興表示,即時配送服務需求在近月宏觀經濟影響下,依然錄得健康增長,不過由於去年基數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長率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計增長將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時亦反映現時的消費環境。為了讓外賣業務繼續保持高品質增長,公司會因應多樣化消費場景精細化營運,以令中高頻使用者的交易頻次進一步提升。此外,集團會繼續提高商品加價率,以及關閉表現不佳的倉庫,以便進一步提高營運效率,有望釋放更多財務價值,並適時評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團加強了營銷解決方案,以協助商家吸引用戶,而商家更高的廣告投放意欲,亦有助於提高變現能力。管理層指出,消費者的旅行意願仍在持續,而且更傾向於旅行套餐,市場競爭格局也趨於穩定。而美團旗下的社區電商業務「美團優選」方面,市場預計今年第二季度,新業務的營運虧損將繼續收窄至 21 億元,意味管理層將能繼續兌現承諾。 因此,本行對美團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標價128港元,比現價大約有一成的上升空間,止蝕價102港元。 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詠竹坊立場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oluene derivative products provider Wuhan Youji opened at HK$9.88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79.6% higher than their IPO price of HK$5.50.

快訊:武漢有機首日上市飆升

最新:甲苯衍生品供應商武漢有機控股有限公司(2881.HK)周二首日上市,開市報9.88港元,比定價5.5港元上升79.6%,市值約9.2億港元。 利好:該公司在香港的公開發售部分反應熱烈,獲得約337倍超額認購。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國際配售部分,僅接獲約92%認購,反映機構投資者對其股份並不十分嚮往。 深度:武漢有機爲中國及全球市場知名的甲苯衍生品供應商,專注於通過有機合成工序製造甲苯衍生品,主要用於食品防腐劑、家用化學品及動物飼料酸化劑等。按去年銷售收入計,公司為中國最大的苯甲酸及苯甲酸鈉製造商,以及第二大苯甲醇製造商,雖然過去三年均能獲利,但去年淨利潤大減78.6%至7,290萬元。該公司今年3月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最終成功上市,集資約2,600萬元。 市場反應:武漢有機開市後升勢持續,週二中午休市時大漲80%,報9.9港元。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競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公司成立於去年,由中國和瑞典的兩家公司合併而成 重點: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估值約為2.5億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長了27%,但由於2022年因電子競技受疫情衝擊而表現疲軟,這個數字可能有所誇大 陽歌 在競爭對手兩次失敗後,星競威武集團意欲拔得頭籌,成為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和中國的ESV5於去年合併而成,上周申請在紐約上市,未公布融資目標。但招股說明書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銷商,總共六家,包括中國領先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歐洲的德意志銀行,以及中國互聯網券商老虎證券的投資銀行部門。 承銷商如此多,而且還有一些相對知名的公司,這通常表明發行規模相當大,因為它們最後會瓜分上市費用。但星競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會超過4億美元(這個數字我們後面會再進行詳細介紹),這還是公司獲得相對強勁估值的情況下。 因此,我們認為此次上市籌集的資金不會超過5,000萬美元,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星競威武這次玩的可能是什麼樣遊戲。 公司是中國第三家嘗試海外上市的大型電子競技公司,希望憑借其在中國和歐洲相對強大的地位贏得投資者。這三家公司都在關注一系列收入來源,從基本的電子競技團隊管理到電子競技教育、培訓,以及將知識產權(IP)出售給收藏產品的製造商。 由遊戲和短視頻巨頭騰訊(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國最大的電子競技公司之一英雄體育VSPO,是首家試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請。但後來該公司放棄了這一努力,並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錯的安慰獎,那是來自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的遊戲投資部門Savvy Games Group一筆2.65億美元的投資。 然後是NeoTV,去年初申請在紐約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規模相當小,只有1億元左右,之後沒了後續,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於今年2月宣佈申請已放棄。 星競威武的規模要大得多,去年的營收為8,370萬美元,比2022年預估基礎上的6,580萬美元增長了27%。 在這裡,我們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誇大,在更為正常的條件下,可能很容易低於20%。這是因為2022年對該行業來說,是非常悲慘的一年,至少在中國是這樣,因為了控制疫情傳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沒有疫情的正常情況下,星競威武2022年的收入應會較高,從而不會出現2023年特高的增長率。網映文化早些時候的招股說明書反映了這一現實,該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對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長的市場 星競威武與網映文化略有不同,因為它去年收購了電競俱樂部睡衣忍者,因而擁有更廣泛的全球影響力。在合併時,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擁有約4,000萬粉絲,目標是成為“一家覆蓋中國、歐洲和南美市場的全球性綜合數字體育集團”。 招股書中的第三方市場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電競市場的規模為526億美元,預計每年將增長12.1%,到2027年將達到1,020億美元。集團追逐的只是這個市場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價值14億美元的電競俱樂部市場;2021年價值23億美元的電競人才管理市場;2021年價值6億美元的電競賽事製作市場。 招股說明書沒有按地理位置細分星競威武的收入,但據推測,大部分收入來自中國,現在那裡是它的大本營。公司由一個年輕的團隊領導,年僅29歲的前ESV5首席執行官何猷君擔任董事長;睡衣忍者的原來首席執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聯席CEO,他的年齡稍大,為35歲。公司高級團隊的其他成員看起來經驗更豐富,其首席財務官、戰略和運營官都在40歲出頭。 儘管收入相對較小,但隨著規模擴大並更有效地利用資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從2022年的370萬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萬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從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過這兩個數字都不算特別出色,反映出該行業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報告了運營虧損,去年的淨虧損從2021年的610萬美元增加到1,330萬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較、參考。其中,丹麥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銷率(P/S)分別為3.4倍和5.3倍。由於中國存在較高的監管風險,取該範圍較低端的比率,將使星競威武的價值相對較低,約為2.5億美元。 對於中國本土遊戲公司來說,風險因素相當大,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政府認為遊戲浪費時間和金錢,甚至可能對未成年人有害。這帶來了定期的打擊,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天遊戲事件的長短,以及限制他們給自己喜歡的玩家打賞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