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業務是向藥店和基層醫療機構分銷藥品的藥師幫,雖然近年收入快速上升,但低毛利率拖垮公司盈利表現,過去三年已累虧21億元

重點:

  • 與主營B2C業務的醫藥電商相比,佔據B2B賽道的藥師幫,毛利率明顯偏低
  • 藥師幫的業務模式介乎醫藥電商與醫藥流通兩個行業之間,在清晰為公司定位前,其上市估值或較難評估

莫莉

當淘寶、京東(JD.US; 9618.HK)這類提供全品類商品的電商平台,正為流量增長放緩而焦頭爛額之際,垂直品類的電商平台卻不斷跑出“黑馬”,例如藥師幫股份有限公司所在的醫藥行業。與阿里健康(0241.HK)、京東健康(6618.HK)等面向消費者(B2C模式)的互聯網醫藥平台不同的是,藥師幫的主要服務對象,是醫院之外的藥店和基層醫療機構(B2B模式)。

成立6年後,藥師幫去年以275億元的商品交易總額規模(GMV),成為中國院外醫藥產業最大的數字化綜合服務平台。上周二,這家醫藥電商細分賽道上的頭號玩家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首度闖關港股,中金公司和高盛為聯席保薦人。

藥師幫的主要業務是連接醫藥產業鏈的上遊醫廠,以及下遊藥店與診所等基層醫療機構,雙方在藥師幫搭建的電商交易平台進行註冊藥品的交易。藥師幫近年收入增長迅猛,由2019年約32.5億元大升至2021年的100.9億元,年均增速達76.2%。可惜的是,與大部分登陸港股的互聯網醫藥平台一樣,藥師幫也持續處於虧損狀態,過去三年已累虧21.2億元。

中國醫藥市場可以分為院內與院外兩個板塊。院內市場是指醫院的藥品市場,是龍頭藥企、上遊批發商的必爭之地;而院外市場較分散,供需不匹配,因為大型藥企難以滿足小規模零散買家的需求,加上基層醫療的流通層級多、交易成本高,為藥師幫這類互聯網電商平台提供機會。

根據該公司招股書引述的報告,中國院外醫藥流通的數字化仍處於早期階段,市場規模預計於2026年將達3,213億元,從2021年起,5年間的複合增長率為16.7%。藥師幫在院外醫藥流通市場可以算是龍頭部企業,據國家藥監局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藥店數目約56萬家,其中近80%為中小型連鎖和單體藥店。截至去年底,藥師幫的電商交易平台已涵蓋30.5萬家下遊藥店及13萬家基層醫療機構,月均活躍買家達到25.6萬,可說是佔了全國藥店數目的半壁江山。

毛利率偏低

與大多數醫藥電商平台一樣,藥師幫的業務以平台業務及自營業務為中心。其中平台業務的收入來源是根據賣家銷售額收取一定比例的交易佣金。截至2021年底,該平台吸引約4,700個賣家及約43.4萬個買家,第三方的年度GMV達170億元,但由於抽取佣金的比例有限,2021年該業務為公司貢獻的收入僅為4.9億元,佔整體不足5%。

從2019年起,藥師幫開始發展自營業務,通過自採藥品、自建倉庫直接向下遊藥店進行分銷,並提供送貨服務,跨省配送服務可實現39小時到城市、50小時到鄉鎮,2021年的自營業務GMV為105億元。雖然這部分業務迅速擴充,去年收入達95.9億元,但由於公司向供貨商採購藥品的成本較高,與主營B2C業務的醫藥電商相比,佔據B2B賽道的藥師幫盈利能力明顯偏低,該業務毛利率僅5.2%。因此,雖然這部分業務去年佔公司收入達96%,但相關毛利只佔整體一半。

相反,平台業務的毛利率極高,達到83.7%,貢獻毛利達4.1億元,佔公司毛利約45%;不過,由於佣金比例無法大幅提升,這部分的利潤發展空間有限。在“一高一低”互相對沖下,藥師幫去年整體毛利率只得9.1%,遠低於同業京東健康和阿里健康的20%以上。

低毛利率業務的拓展,讓藥師幫的發展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情況,由於公司持續擴大自營業務及投資24小時無人智慧藥櫃等創新業務,令僱員數量增加,加上履約費用提升,令銷售開支不斷擴大,去年便大增46.4%至10.6億元,加上行政及管理費用在兩年內倍增,讓藥師幫難以扭虧。

估值定位不清

在招股書中,藥師幫給自己的定位是醫藥產業交易與服務平台。如果從業務形態來看,藥師幫與同樣擁有自營、平台零售藥品業務的京東健康等互聯網醫藥企業相似;但從服務對象來看,藥師幫對接的是供貨商和藥店,更像是醫藥流通行業的一員,即服務於藥品從出廠到醫療機構或零售藥店的流通環節。

業務定位與藥師幫上市的估值密切相關,若以互聯網醫藥企業作對比,京東健康阿里健康的市銷率分別為4倍和12.8倍,估值較高。但比較傳統醫藥流通行業,國藥控股(1099.HK)、華潤醫藥(3320.HK)的市銷率分別只有0.1倍和0.12倍,可說是相當參差。

藥師幫成立以來備受資本青睞,總共進行了8輪融資,投資方包括星醫藥(2196.HK; 600196.SH),亦有互聯網背景的百度集團(BIDU.US; 9888.HK)。 2021年2月,藥師幫完成8,520萬美元(5.7億元)的最新一輪融資,百度、珠江投資及陽光人壽保險等機構參投,估值約13億美元(87.6億元),意味其市銷率約0.87倍。

如果藥師幫未來成功通過上市聆訊,可以取得多大估值,有待市場將它的業務如何歸類。

訂閱詠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Shandong Gold said on Thursday it expects to report a net profit of 650 million yuan to 750 million yuan for the first quarter of this year.

快訊:首季金價表現佳 山東黃金利潤漲

最新:山東黃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1787.HK)周四預計,今年首季的淨利潤為6.5億元至7.5億元,按年增加48.1%至70.9% 利好:該公司表示,由於第一季黃金價格持續上升,以及併購銀泰黃金,對其利潤上漲帶來積極促進作用。 值得關注:由於該公司去年第四季的淨利潤按年大升77.1%至9.83億元,意味今年首季的淨利潤實質錄得按季跌幅。 深度:山東黃金總部位於山東省濟南市,是一家國有礦業公司,主要從事黃金採礦、加工及銷售業務,於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過去兩年,由於黃金價格反彈,加上持續大手筆併購增加黃金儲備,該公司除了收入逐年上升外,並於2022年轉虧為盈,去年淨利潤更大增86.8%至23.3億元。 市場反應:山東黃金股價周五上升,中午收市漲3.1%至19.5港元,貼近過去52周高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etEase renews deal with Blizzard

《魔獸世界》回歸網易 中國續放鬆遊戲管控

新達成的一項交易,將離開中國一年的大熱遊戲《魔獸世界》回歸中國市場,此事對在國內遊戲運營商的影響相對較小 重點: 網易本週與暴雪續簽協議,在中國營運後者的遊戲,這對兩家公司的財務影響將相對較小 交易標誌著中國持續放鬆監管政策,並鼓勵遊戲行業的全球交流       陽歌 中國本土遊戲巨頭網易(NTES.US;9999.HK)本周宣佈新達成一項協議,讓暴雪娛樂旗下這款熱門遊戲,在離開中國市場一年多後重新回歸,這似乎是個大新聞。但市場反應的卻是另一個更加微妙的故事。 最重要的是,股東們對一年多前中國第二大遊戲公司與暴雪合作關係破裂,根本就沒有太過擔憂。相反,更大的意義似乎是協議反映了北京方面,最近對中國遊戲行業態度的轉變。政府在去年開始對該行業重新表現出尊重,而之前幾年的情況卻恰恰相反,中國遊戲行業屢遭打壓。 協議似乎也反映北京最近發出的信號,希望中國繼續在遊戲等全球主要行業中保持活躍。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是對中國在全球遊戲領域的重要作用的自豪,這點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在最新公告中的說法可見一斑。 去年,雙方長達15年的合作破裂,據稱是因為涉及知識產權和數據控制的問題。尤其是據報道網易認為自己沒有得到應有的認可,該公司開發了《暗黑破壞神:不朽》等暴雪旗下一些在中國遊戲玩家中非常受歡迎的遊戲手機版。 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在宣佈續簽合作關係的聲明中說:“我們很高興能夠在信任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開啓下一個篇章,在我們共同建立的這個獨特的社區中,為我們的用戶提供服務。” 據報道,雙方分手後,暴雪曾在中國尋找新的合作夥伴,但顯然找不到能與網易匹敵的公司。這倒是不讓人太意外,因為網易和競爭對手騰訊(0700.HK)顯然是中國前兩大遊戲公司,遙遙領先於市場上的其他競爭對手。暴雪可能接觸了騰訊,不過排名第二的網易可能更願意向暴雪提供優惠條件。 雙方表示,根據續簽的協議,暴雪的《魔獸世界》以及包括《爐石傳說》和《暗黑破壞神》系列在內的多款遊戲,將於今年夏天開始回歸,並補充說雙方“正在努力制定回歸計劃”。另一項進展是,宣佈一項新計劃,把網易自主開發的部分遊戲引入微軟(MSFT.US)旗下廣受歡迎的Xbox遊戲機上。微軟去年秋天完成了對暴雪母公司動視暴雪的收購。 接下來,我們會回顧上面提到的各個方面,首先是華爾街對新協議的無動於衷。網易股價在公告發佈當天上漲3.8%,但在接下來的兩個交易日中回吐了大部分漲幅。 在雙方結束合作時,網易曾經表示,失去暴雪的遊戲不會對其收入或利潤產生實質性影響,並補充說這些遊戲對其利潤的貢獻只有“個位數”。當時有報道稱,這一合作關係為暴雪貢獻了約3%的收入。 遊戲業務增長 在合作終止的一年里,可以明顯看到這段合作關係,無論是對網易還是暴雪的業務來說,並沒有那麼重要。 網易報告稱,去年遊戲收入增長9.4%,達到816億元,看起來相當可觀,遠遠超過騰訊去年增值服務收入(包括遊戲業務)3.5%的增幅。暴雪的表現甚至更好,去年第二季度(被微軟收購前的最後一個報告期)收入增長了160%,這要歸功於《暗黑破壞神》系列最新作品的推出。 就估值而言,網易仍是中國市場上當之無愧的第二名,它的市盈率為16倍,而騰訊為24倍。網龍(0777.HK)是中國遊戲市場眾多小公司中的典型代表,其市盈率更低,僅為10倍。所有這些再次表明,與暴雪恢復合作的新交易對中國遊戲市場的影響相對較小。 其次是中國政府最近對遊戲產業態度的轉變,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對中國經濟放緩,以及中國與世界其他地區日益隔絕的回應。近年來,新遊戲的審批多次遭凍結,通常會持續半年或更長的時間。2021年出台的新規,還嚴格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玩遊戲的時間。 但上一輪凍結在2022年4月結束以來,監管機構的立場已變得溫和多了。這包括許多新遊戲獲批,以及似乎撤回新的限制草案,該草案在去年底發佈後引發了人們對新一輪打擊的擔憂。 正如我們所指,放寬對遊戲的限制可能部分是由於政府對經濟放緩的擔憂,因為遊戲在中國是一個巨大的經濟引擎。還有“脫鈎”因素,由於與中國市場相關的困難,外國公司越來越多地撤離。北京方面強烈反對這些行為,因此,網易與暴雪重新合作,可以視為中國最近推動與全球遊戲社區保持聯繫的努力。 Statista的數據顯示,中國在全球遊戲市場中的份額從2012年的15%上升到2017年的峰值33%,之後一路下降到2020年的25%左右。雖然Statista沒有提供距今更近的數據,但中國的市場份額很可能維持在這個水平,甚至在最近的打擊壓力下進一步下滑。 現在,北京似乎意識到,這樣的打擊雖可能有利於年輕人的學習習慣,但不利於幫助中國保持全球領先遊戲中心的地位。這可能預示著,未來會有更多的跨境遊戲合作,而這才是這筆新交易的真正意義所在。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Institutional investor Rosefinch Fund Management disclosed it sold about 850,000 Hong Kong-listed shares of rare earth materials producer JL Mag Rare-Earth Co. Ltd.

快訊:基金公司今年8度減持金力永磁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顯示,朱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於4月8日減持稀土永磁材料生產商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680.HK; 300748.SZ)約85萬股。 利好:朱雀基金減持後,仍然是金力永磁的第四大股東,由於持股量仍高於5%,日後無論增持或減持,仍然需要公開申報。 值得關注:連同這次減持,朱雀基金已於今年內第8次減持金力永磁,持股量由13.21%降至5.88%。 深度:有國企背景、生產高性能稀土永磁材料的金力永磁於2018年在深圳上市,並於2022年1月於港股掛牌,完成深圳及香港「雙重第一上市」。該公司生產的釹鐵硼永磁材料,能應用於新能源汽車、風力發電機與節能變頻空調等產品。由於稀土原材料價格波動及行業競爭加劇,該公司去年收入減少6.7%至66.9億元,淨利潤也下挫近兩成至5.64億元。 市場反應:金力永磁周四股價輕微波動,中午收市軟0.1%至6.9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iu returns to growth

小牛電動能否再次高歌前行?

這家電瓶車製造商一季度銷量大幅上漲,扭轉了去年全年增長乏力的態勢 重點: 經歷了2023年收入下跌16%的艱難後,小牛電動稱一季度國內外銷量增長30%以上 公告發佈後的一周內,這家電瓶車製造商的股價較歷史低點上漲34%  譚英 2018年10月在納斯達克上市後,北京牛電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NIU.US) 經歷了艱難的日子。2017年時,公司是中國最大的鋰離子電池電瓶車銷售商,按銷量計算佔26%的市場份額,按價值計算佔39.5%。它在歐洲也高居第三位,按銷量計算佔據11.1%的市場份額。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其銷量大幅增長,從2017年的189,467輛增加到了2021年逾100萬輛。 之後增長開始放緩,其後更逆轉下跌,即便常州工廠的擴建將年產能提高到了200萬輛。2023年,年銷量回到71萬輛,較2022年下降15%,原因是電瓶車市場整體下滑,部分是鋰價飆升,導致電池組價格上漲所致。2023年下半年,鋰價開始回落,但小牛電動仍被迫關閉500家門店,至去年底,其在國內的門店數量減少至2,856家。 因此,公司上周發表報告稱一季度國內外銷量大幅反彈後,其股價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上漲了34%,為其搖搖欲墜的故事提供了急需的提振。小牛電動表示,一季度在中國的銷量同比增長35%至110,115輛,海外銷量(主要在歐洲)增長48%,達到19,024輛。 小牛電動表示,2月推出的高端電動自行車NXT,佔當季國內銷量的26%。據公司稱,推出兩周內,該車型的預售訂單就達到了10,000輛。它將強勁的國際增長歸功於“全面的產品線”和零售渠道擴張的進展。 “在新車型和銷售渠道擴大的帶動下,我們預計在2024年重獲增長動力,”公司表示,“對恢復增長的堅定信心,突顯了我們對行業領導地位的責任。”小牛電動首席執行官李彥在3月發佈去年2023年四季度和全年業績後的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預計今年銷量將達到100萬至120萬輛。 在那次電話會議上,首席財務官周雯娟表示,公司預計一季度收入將增長約10%,遠低於上周宣佈的銷量增長。這意味著,在國內外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其平均售價同比下降,延續了去年的趨勢。 投資者更關注最新公告中增長恢復的情況,可能也對小牛電動的戰略規劃感到滿意。在發佈NXT的同時,公司2月還推出了電動摩托車NX和智能駕駛越野電動摩托車X3,標誌著公司向高端產品的戰略轉型,以抵銷消費者支出疲軟的影響。首席執行官李彥向財經雜誌《第一財經》表示,雖然競爭對手可能會降價,但小牛電動將繼續走高端路線,脫離過熱的低端市場。 巨大的潛在市場 李彥在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去年中國售價在3,500元以上的高端電瓶車市場規模在1,400萬至1,600萬輛,但小牛電動在該類別僅售出了約60萬輛。 除了走高端路線,小牛電動還有意在今年回歸擴張模式,計劃在國內開設1,000至2,000家門店,並嘗試直接向海外零售商分銷,認為這樣有助於建立品牌忠誠度。公司還致力於品牌推廣和營銷計劃,從直播到與中國領先的電子競技團隊京東電子競技俱樂部合作,後者是2023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的入圍者。 恢復增長看起來不錯,但小牛電動今年能維持整體好轉嗎?公司2023年四季度和全年的最新財報仍有需要作很大的改進。公司第四季度收入同比下降21.8%,至4.787億元,同期毛利率從22.5%降至19%。小牛電動報告稱,2023年四季度淨虧損1.302億元,較2022年的3,710萬元虧損有所擴大。 全年營收26億元,較2022年下降16.3%,去年毛利率為21.5%,較2022年的21.1%略有上升,小幅增長歸因於在中國市場新推出的高端產品。年度淨虧損從2022年的4,950萬元擴大至2023年的2.718億元。 雖然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小牛電動每輛電瓶車的收入繼續下降,但一個鼓舞人心的跡象是,下降速度同2023年相比似乎趨於平緩。去年第四季度,每輛電動車的平均收入為3,482元,同比下降21%。 總的來說,小牛電動似乎正在開始兌現走高端市場的承諾,並盡其所能應對艱難的市場環境。其市值為1.76億美元,市銷率為0.36倍,與九號公司(689009.SS)持平,後者擁有標誌性的賽格威(Segway)品牌,市值2.72億美元,市銷率0.36倍。兩者都落後於意大利的比亞喬集團(PIA.MI),後者製造的Vespa品牌電瓶車名氣更大、同樣具有標誌性意義,不過它的市銷率只有0.52倍,並沒有令人特別興奮。與小牛電動不同,九號公司和比亞喬集團都處於盈利狀態。 近幾個月,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四家分析機構,對小牛電動的股票給出的建議不是“買入”,就是“持有”。但一個積極的跡象是,隨著公司恢復增長,它們本月轉向了“買入”和“強力買入”。兩家提交財務預測的分析機構也預計,該公司今年將恢復盈利。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