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C affirms support for overseas IPOs

中美雖開上市綠燈 公司規模受制數據審查

已有80多家公司成功在中國證券監管機構備案,申請在美國和香港上市,另有23家公司申請在歐洲發行GDR 重點: 中國最高證券監管機構表示,自去年3月推出新規以來,已有86家公司成功備案,申請在香港和美國IPO 由於數據敏感性問題,在香港和美國新上市的公司,可能主要是融資金額不足1億美元的較小公司      陽歌 今年境外中概股可能開局不算良好,但不要將其歸咎於監管機構。 上周四,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一次行業活動上表示,中國證監會「堅定推進資本市場開放,將會同各方,進一步完善境外上市機制」。在表態支持中國公司境外上市約一個半月前,美國監管機構在去年11月底也表達了類似的支持。 但這些支持性的表態,並沒有給香港和美國的中國股票投資者帶來太大鼓舞。僅在今年前兩周,恒生中國企業指數和中國ETF-iShares MSCI (MCHI.US)均下跌約5%,延續了2023年下跌超過10%的趨勢,而標普500指數去年飆升了20%以上。 我們可以反過來看,認為中概股可能會在今年晚些時候上漲,因為許多中概股目前的估值都非常低。去年這個時候,這種樂觀情緒似乎是有依據的,並引發海外上市中概股大幅上漲。當時中國剛剛取消嚴厲的疫情防控措施,美國和中國證券監管機構都發出信號,顯示自2021年中期以來新股上市幾乎凍結的問題,都已得到解決。 就在監管障礙似已消除、疫情結束後反彈在即時,中國經濟卻成了阻礙。去年中國經濟預計增長5%左右,遠低於往年。最近很多經濟指標依然相當黯淡,沒有跡象表明房地產危機會很快得到解決。 說實話,目前中概股的低估值狀態,對價值投資者來說似乎是完美的買入機會,因為即便收入和利潤增長為零,這些股票在達到合理估值之前仍有很大的上漲空間。 但很多投資者去年就在等這樣的上漲,卻始終未能如願。 儘管經濟形勢低迷,但值得慶幸的是,當投資者重新發現阿里巴巴(BABA.US;9988.HK)和騰訊(0700.HK)等公司時,監管問題應該不再會成為障礙。這兩家公司一度位列全球十大市值最高公司,而現在,阿里巴巴的市值僅為1,800億美元,約是微軟(MSFT.US)2.9萬億美元市值的二十分之一,後者上周超越蘋果(AAPL.US),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美國此前曾威脅要驅逐所有在紐約上市的中國股票,但之後在與中國證監會達成信息共享協議,得以查閱中國公司的會計記錄後,美國的威脅意味大大減弱。去年3月,中國證監會還向擬赴境外上市的中國公司,推出了備案管理制度,通過讓之前不受監管的流程正式化,消除了另一個重大的不確定性因素。 大量IPO籌備中 讓我們回到方星海最新的支持表態,他還談到中國公司備案海外上市的最新數據。方星海說,自去年3月底實施新規以來,有51家擬在香港上市、35家擬在美國上市的企業完成了備案。 他還說,累計核准23家上市公司發行全球存托憑證(GDR),合計募資約122億美元。不少中國企業利用GDR在瑞士、德國和英國的證券交易所融資,這是中國政府鼓勵企業在海外融資行動的一部分。 雖然方星海表態支持,而且成功備案的公司數量也相對較多,但我們應該指出,至少到目前為止,成功拿到備案的都是規模相對較小的IPO。我們《詠竹坊》報道過一些成功備案企業,包括有家保險和墨盒製造商星圖國際,兩家的規模也比較小。到目前為止,只有電動汽車製造商極氪,有可能籌集到1億美元以上,這通常被視作大型IPO的起步標準。 自成功在中國證監會備案以來,已有兩家公司在美國股市上市,分別是制藥商阿諾醫藥(ANL.US)和汽車保險公司車車科技(CCG.US),後者利用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借殼上市。這兩家公司上市後的表現都很糟糕,阿諾醫藥自去年10月上市以來股價下跌了一半以上,車車科技自去年9月上市以來更是下跌了三分之二。 在2021年中的IPO凍結前,醫療大數據公司零氪科技、基於雲計算的室內設計公司群核科技,以及和在線約會應用Soulgate等公司都曾提交申請,希望通過在美國上市融資1億美元或更多。但這些公司後來都撤回了申請。只有Soulgate曾試圖在香港重啓IPO,並於2022年年中提交了申請,但最終未能上市。 雖然與金融相關的監管障礙已經全部清除,但剩下的最大障礙似乎是數據安全。中國目前要求所有用戶超過100萬的IPO申請者都要接受數據安全審查,而且由於擔心這些公司的敏感用戶數據可能會被外國政府獲取,中國似乎並不急於批准這些公司在海外上市。 這類障礙可能會使很多中國最大的企業難以在海外上市,因為100萬用戶的門檻適用於許多公司。這意味著,中國企業在紐約和香港進行大規模IPO的日子,可能很大程度上已經成為過去。儘管如此,我們可能依然會看到一些製造商的大規模上市,比如極氪,它們的IPO應該不那麼敏感,因為不存在大量的用戶數據。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enseTime announced Sunday its foun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Tang Xiao’ou passed away on the evening of Dec. 15 at the age of 55 due to health issues.

快訊:創辦人突離世 商湯股價大挫

最新:中國領先的人工智能(AI)企業商湯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0.HK)周日公布,創辦人及執行董事湯曉鷗於12月15日晚上因病救治無效離世,終年55歲。 利好:該公司表示,執行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徐立、執行董事與首席科學家王曉剛,以及執行董事徐冰與其他董事與管理團隊,將繼續領導公司,相信湯曉鷗的逝世不會對日常管理及一般業務營運活動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值得關注:根據該公司的「同股不同權」架構,湯曉鷗持有佔商湯七成投票權的A類股份,隨着他的離世,其投票權將按規定失效,因此商湯將失去擁絕對控制權的控股股東。 深度:商湯是中國電腦視覺AI初創企業「四小龍」之首,通過開發AI軟件平台,向政府及企業客戶提供應用於智慧城市、監控及自動駕駛等人工智能即服務(AI-as-a-Service)。雖然該公司曾被美國政府列入「中國軍工企業」黑名單,令上市計劃一度延遲,最終仍順利於2021年12月掛牌。不過,受龐大研發開支拖累,該公司自2014成立以來一直未能盈利,而股價於上市後也一路走下,最新的股價已較招股價3.85港元潛水逾71%。 市場反應:商湯股價周一下挫,中午收市大跌11.9%至1.11港元,創上市以來新低。 記者:歐美美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絡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ina’s top maker of analog IC patterned wafers posted strong revenue and profit growth from 2020 to 2022, but the rates slowed sharply this year.

比亞迪入股壯聲勢 貝克微電子獲批上市

這家中國最大模擬IC圖案晶圓提供商,最近獲港交所批准上市申請 重點︰ 貝克微電子雖然連續三年錄得淨利潤,但銷售非常倚賴兩大分銷商,成為公司其中一個風險 比亞迪在今年6月突然入股貝克微電子,向大股東買入4.81%股份,代價5,000萬元,為其上市申請增加聲勢   裴梓龍 隨着美國持續限制大型半導體企業向中國銷售芯片,中國近年自家半導體行業決心「自強」發展,對作為半導體基礎的模擬IC需求也持續增長,如果以下游企業購買額計算,去年中國更是世界最大的模擬IC市場。 市場雖大,但競爭不小。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去年中國前五大提供模擬圖案晶圓的企業僅佔整體市場5%,顯示市場非常分散,要突圍而出就要依靠資本的力量。最近打着中國最大模擬IC圖案晶圓提供商旗號的蘇州貝克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準備進入招股上市的最後階段。 雖然貝克微電子是中國第一,但以去年公司的收入計算,其市場份額也只有1.7%,這次上市集資就是希望加強研發能力,繼續搶奪市場。根據公司在招股文件中稱,上市所得資本除了用於提升研發及創新能力外,還會用於進一步豐富產品組合及拓展業務、擴大客戶群及戰略投資或收購。 在目前港股表現低迷的情況下,為何貝克微電子仍積極尋求上市呢?細看其近年業績,便有助得悉原因。 由2020年至2022年,該公司的收入分別為8,872萬元、2.13億及3.53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高達99.3%,但今年上半年的增長速度放緩至26.1%,達到2.04億元,原因是全球晶片行業在經歷了新冠疫情數年的緊張供應之後,增長速度有所放緩。 其整體毛利率也保持穩定,2020年至2022年分別為54.9%、56.4%及56.5%,今年上半年則微跌至55.2%。 至於淨利潤的增長也相當不錯,從2020年的1,400萬元,遞增至去年的9,526萬元,年複合增長率達1.6倍。但與收入一樣,由於疫情期間的短缺有所紓緩解,該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利潤增長也明顯放緩,僅增長了7.3%至4,590萬元。 整體業績看上去相當不錯,但再細心一看,會發現貝克微電子的現金流存在隱憂,而且客戶非常集中,萬一失去一兩個客戶,將嚴重影響公司業績。由2020年至2022年,公司有兩年的淨經營現金流為負數,2020年為負4,149萬元,2021年轉正,也只有880.5萬元,去年再度轉負3,142萬元,今年上半年再度轉正,達5,012萬元。 公司在招股文件中解釋,去年現金流轉負,主要是受到存貨、貿易及其他應收款,尤其是預付款增加影響,最主要是原材料採購增加,導致預付款增加1.27億元,另外存貨也增加1,980萬元。 貝克微電子的銷售也存在風險,公司絕大部份收入都來自分銷商,2020年至2022年向分銷商銷售的總額,分別佔整體收入95.2%、90.4%及80.2%,當中更主要集中兩大分銷商,包括艾睿(中國)電子貿易有限公司及一家本地圖案晶圓分銷商「客戶A」,兩家合計的銷售額佔2020年至2022年當期收入的83.7%、90.4%及80.2%。 公司在招股文件中也不諱言,由於兩家分銷商的貢獻巨大,其中一家或多家銷量有任何減少,甚或失去其中一家的生意,都會損害整體業績。這也解釋了貝克微電子為何需要上市,以尋求新資金來開拓客源,估計其中一部份便是提升直接營銷,減少過度倚賴分銷商的風險。事實上,該公司直接營銷收入佔比也從2020年的4.8%,提升至去年底的19.8%。 高估值上市有難度 與不少科技公司一樣,貝克微電子過去融資頻繁,自2015年至2021年的四輪融資,其估值由1億元升至4.78億元,參與融資的20多家機構包括廣發環保、蘇州科投和中科量子等。 到2021年7月,平潭馮源聚芯向貝克微電子投資4,000萬元,令估值急升至10.39億元。不過,最令市場感到意外的是,就在貝克微電子今年6月20日遞交上市申請前,竟獲得中國新能源車巨頭比亞迪(1211.HK; 002594.SZ)入股,由貝克微電子大股東、即創辦人李真團隊持股的貝克瓦特電子,以5,000萬元向比亞迪轉讓4.81%股份,另外以25萬元向深圳市創啟轉讓0.02%股份,公司估值約10.4億元,比亞迪也成為貝克微電子第13大股東。 由於中國政策全力支持自家半導體行業,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分析認為,隨着5G、物聯網及雲計算的發展,到2027年,中國IC市場規模將達近2.2萬億元,2022年至2027年的年複合增長率達9.5%,其中模擬IC圖案晶圓市場規模也將達到522億元。 單看基本因素,對貝克微電子的確有利,公司有了資金,便可以把握機遇,估計這正是公司在目前港股疲弱、新股市場不佳的大環境下,仍然積極上市的原因。 不過,港股的半導體股份,除了中芯國際(0981.HK; 688981.SH)年初至今錄得逾20%升幅外,其餘公司如華虹半導體(1347.HK)與上海復旦(1385.HK)均明顯下跌,以上三家半導體企業的平均市盈率,也只有約9倍。 以貝克微電子今年上半年淨利潤4,586萬元計算,假如下半年表現持平,以9倍市盈率上市,其市值僅約8.3億元。相比最後一輪融資後超過10億元的估值,假如以8.3億元的市值上市,恐怕這個數字難令幕後團隊滿意。要取得更高估值登陸港股,將考驗獨家保薦人中金國際的銷售功力。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了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meng files for IPO

樂盟赴美上市路仍難

這家廣告服務公司,正計劃在美上市籌集約2,000萬美元資金,但2023年上半年收入下跌了16% 重點: 由於市場份額被大公司搶走,樂盟互動上半年收入下降16%,較2022年全年9%的跌幅有所加快 這家廣告服務供應商,計劃在紐約上市籌集2,000萬美元資金,但尚未獲得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        陽歌 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漫長寒冬仍在繼續,但仍有少數規模較小的公司,冒著嚴寒提交IPO申請。最近的例子是營銷服務公司樂盟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在兩年前首次啓動IPO,並於上週四提交了最新信息。自樂盟互動2021年12月首次提交IPO文件以來,情況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核心的廣告業務,在經歷了多年的強勁增長後陷入深度冷凍,先是因為企業在疫情期間控制營銷預算,最近又因為疫情過後經濟下行,這些公司對支出繼續持謹慎態度。 與此同時,中國廣告服務市場正在出現一種有趣的分裂,類似的情況在西方也發生過。簡而言之,大公司正在搶奪像樂盟互動這樣的小公司的市場,擴大市場份額。多年來,這種變換一直在給美國傳統媒體公司帶來壓力,因為它們之前最大的收入來源——廣告收入,流向了谷歌(GOOG.US)和Meta(META.US)旗下的Facebook等巨頭,這些巨頭的服務覆蓋範圍更廣、針對性更強。 Statista的數據顯示,今年中國的廣告市場預計將增長約10%,達到1,980億美元,增速高於2022年的6%。2022年正值中國為維持疫情「清零」政策,正採取各項措施執行最嚴格的時期,很多廣告服務公司收入縮水。 充分體現這種分裂的是,搜索市場領頭羊百度(BIDU.US;9888.HK)和短視頻平台運營商快手(1024.HK)等行業巨頭的收入不斷增長,與樂盟互動和愛點擊(ICLK)等小公司形成了鮮明對比 。 百度的網絡營銷服務收入在2023上半年同比增長11%至391億元,和2022年全年下降6%相比有所反彈。今年上半年快手的表現更為強勁,廣告服務收入同比增長22%,至274億元。 相比之下,樂盟互動今年上半年收入收縮16%,至3,200萬美元,比2022年全年9%的收縮還有所擴大。對於其IPO的潛在投資者來說,這可不是好消息。但對於一家尋求為未來的擴張計劃提供資金的公司來說,這就是現實。 值得肯定的是,樂盟互動眼下似乎還不需要為現有的業務籌集資金,因為該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對較強。但隨著收入萎縮,利潤正在下降,這對其未來而言不是個好兆頭,除非它能夠重回增長軌道。公司今年上半年利潤同比下降28%至235萬美元,同2022年全年18%的利潤下降幅度相比有所加快。 有意思的是,樂盟互動的營業成本相當高,達到90%左右。對於這類服務公司來說,這種情況看起來相對不尋常,因為它們的利潤通常比製造商高得多。由於成本高昂,今年上半年樂盟互動的毛利率只有10.8%,遠低於快手整體業務約50%的毛利率。 金額不大的籌資 樂盟互動的IPO計劃相對規模較小,這一點與今年為數不多的在美上市中國企業類似。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計劃發行400萬股,定價區間在4至6美元,預計募集資金1,860萬美元。如果定價位於區間中點的話,其市值將達到1億美元。 按照公司今年上半年利潤翻倍後的情況計算,這個市值下,其市盈率將達到21倍。相比之下,按今年的預期收益計算,百度的市盈率要低得多,只有11倍,而快手的市盈率要高得多,為30倍。 雖然百度目前並非投資者最看好的企業,但像樂盟互動這樣收入和利潤都在萎縮的公司,似乎不太可能獲得更高的估值。因此,我們預計它的表現不會太強勁,如果成功上市的話,其股價幾乎肯定會立即承壓。 一個值得關注的類似案例,可能是汽車保險商車車科技 (CCG.US),公司在9月份利用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完成了類似規模的上市,融資2,200萬美元。那次上市意義重大,因為是首個按照今年早些時候開始實施的新規,獲得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得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 自上市以來,車車科技的股價波動不小。但其總體趨勢是下跌的,截至本週一的最新收盤價,該股股價比9月底上市時下跌了約三分之二。這說明,不僅是中國企業的IPO不靈,最近在美國上市的所有新股也都不行——這讓樂盟互動的IPO計劃更為不確定了。 樂盟互動在最新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它已向中國證券監管機構提出了赴美上市的申請,但尚未獲得批准。其他類似規模的公司已經完成了上市,儘管尚未獲得中國證監會的正式批准,因此這一因素可能已經不太重要了。 相反,中國證監會的要求更多是針對那些可能掌握大量敏感用戶數據,或其他敏感技術或信息的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由於規模有限,這些要求可能都不適用於樂盟互動。相反,該公司完成上市的最大障礙可能還是來自於市場本身。一家成本如此之高,收入和利潤又不斷縮水的公司,很難成為最有吸引力的目標,因此樂盟互動可能很難說服投資者為其提供約2,000萬美元的資金。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ina Renaissance's revenue drops

創始人失聯 華興資本經歷「成立以來最具挑戰的一段歷程」

這家投資銀行上半年收入下滑,因源自經濟不確定性的需求疲軟,導致其私募咨詢服務收入暴跌 重點: 華興資本上半年收入同比下跌約7%,而淨虧損略有收窄 業績突顯了該公司在創始人繼續失聯、經濟不確定性導致中國企業募資需求疲軟的情況下面臨的挑戰    梁武仁 ​​明星創始人失蹤六個多月後,華興資本控股有限公司(1911.HK)仍在緊急模式下運營。 這家投資銀行自創始人兼董事長包凡2月失聯後的首份業績報告顯示,在人脈豐富的領頭人缺位的情況下,該公司在試圖應對市場不景氣之際,其處境是多麼艱難。據信包凡的失聯與政府的一項反腐調查有關,但目前尚不清楚包凡本人是涉嫌違規,還只是協助調查。 雖然後一種情況顯然要好一些,因為包凡最後可能會重新回來掌舵,但目前他不在的情況下,華興資本顯然處境艱難。 2023年上半年,該公司的總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約7%,至5.63億元(7700 萬美元),因為其核心投資銀行服務受到行業普遍低迷的重創。儘管處境艱難,但華興資本最新財報中的淨投資收益卻得到了提振,扭轉了去年上半年該收入類別虧損的局面,這可能得益於全球利率上升。 華興資本還削減了運營費用,包括員工薪酬和福利成本,再加上淨投資收益,使其能夠從上年同期的虧損轉為營業利潤。但該公司錄得巨額虧損,主要是持有非控股權益的華興證券的購股權益公允價值下降。總而言之,該公司上半年仍處於虧損狀態,但淨虧損略有收窄。 「華興資本在過去的6個月經歷了成立以來最具挑戰的一段歷程,」華興資本在業績報告中說。 最大的問題是包凡的缺席,以及他可能面臨的法律麻煩。這位躊躇滿志的投資銀行家有時被稱為中國的「並購之王」,曾任職於摩根史丹利和瑞信,失聯消息最早出現在2月份。儘管聽起來很神秘,但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突然失聯在中國並不是罕見的事情。 6月,官方媒體稱,包凡被中國反腐監察機構留置。華興資本上個月在某種程度上證實了這一點,稱其正在「配合」當局進行一項未具體說明的調查。儘管包凡一事的細節仍舊不詳,但有關金融業已成為中國政府最新反腐打擊對象的傳言不絕於耳。 華興資本的股票於4月停牌,而由於包凡作為公司控股股東無法簽字,該公司去年的審計結果也被推遲發佈。只有提交了該報告,該股才能復牌,因為只有這樣才符合香港交易所的規定。 該投行在未經審計的上半年財報中表示,最高層級管理人員缺位導致業務發展承受「壓力」,但公司很快補充說其業務和發展仍保持「穩健」。 艱難時期 不管包凡是否失聯,華興資本的日子都不會好過,因為經濟的不確定性和中美關係的惡化,抑制了對企業募資服務的需求,而這正是華興資本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 今年前六個月,該公司的投行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本就低迷的數字下降了一半以上,它所面臨的困難由此可見一斑。更糟糕的是,私募咨詢服務的收入也大幅下降。華興資本通過削減人力開支,大幅降低了該部門的成本。 一個亮點來自股票承銷收入,增長了80%,但仍只是2021年的一小部分。總體而言,該公司投行業務的經營虧損增加了15倍以上。 中國其他投行的情況也大同小異。中金公司(3908.HK; 601995.SH)上半年的收入也同比下降了4%,淨利潤下降7%。由於參與的IPO交易數量減少,中金公司的手續費收入也有所下降。 往輕了說,今年剩餘的時間看起來也不會樂觀,中國經濟頻頻亮起紅燈。雖然中國已經從疫情中走出,但出口正在萎縮。與此同時,在世界其他地區與高企的通貨膨脹作鬥爭之際,消費者價格卻在下降。中國房地產行業的長期低迷,也持續給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蒙上陰影。 上周,中國政府宣佈了一系列扶持經濟的重大舉措,包括刺激股市的措施,股市因此短暫上揚,本週初漲勢持續。儘管如此,在當前的環境下,企業更有可能專注於促進放緩的收入增長上,而不是競相籌集資金來推動新的增長。而且,在當前經濟形勢不明朗的情況下,即使企業嘗試融資,要贏得持懷疑態度的投資者,也絕非易事。 華興資本成立於2005年,在幫助中國互聯網行業促成多起重大並購交易後,它迅速成為中國投資銀行領域的一支重要力量。現在,華興資本正再將重點轉向所謂的新經濟新興領域,如新能源、材料和人工智能。在最近的報告期內,這些領域佔公司私募融資交易收入的近一半,而去年同期這一比例僅為3%。 在4月停牌之前,華興資本的股價自公司2018年上市以來已經下跌了近80%。雖然自公司停牌以來恆生指數下跌了10%,中金公司的股價也下跌了約5%,但該股最終復牌後會有什麼反應,誰也無法預測。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包凡一事的解決。在那之前,該公司將不得不想辦法度過難關,並在沒有船長的情況下繼續在波濤洶湧的水域航行。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With no product or licensing revenue, Sunho Biologics has been piling up debts from high R&D spending.

盛禾生物依靠外力 催谷估值申請上市

這家處於早期「燒錢」階段的生物科技公司,剛好達到在港交所申請上市的最低市值門檻 重點: 盛禾生物未有任何產品及授權收入,但沉重的研發開支,令其負債不斷上升 該公司今年5月引入成立以來唯一一輪融資,投後估值剛好達到在港交所上市的最低要求    莫莉 受全球經濟不確定性增加、美國持續加息等負面因素影響,港股新股市場再度轉趨淡靜。2023年以來,僅有8家生物醫藥企業登陸港交所,即使是成功上市者,籌資規模也較2020年時的高峰期大大縮水,8間企業的合計募資額僅有52.67億港元。 在持續了近兩年的生物醫藥「資本寒冬」中,不少創新藥企難以取得融資,只能靠自有資金艱難維生,衝刺港股上市已成為部分企業的「救命稻草」。8月初,Sunho Biologics Inc.(以下簡稱「盛禾生物」)向港交所首次遞交了初步招股文件,計劃在主板申請上市,並由中金公司擔任獨家保薦人。 成立於2018年的盛禾生物是一家開發免疫療法的創新藥企業,包括用於治療癌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的抗體細胞因子。盛禾生物已建立完全一體化的端到端自主研發能力,涵蓋所有關鍵的生物藥物開發功能,包括發現、抗體和蛋白質工程、工藝開發、臨床前藥理學研究、臨床開發和符合良好生產規範(簡稱GMP)的生產。 目前,盛禾生物正在開發的9個管線中,有6個已經處於臨床階段,其中有3個屬於公司的核心產品,包括2個抗體細胞因子和1個ADCC增強抗體。據招股書引述的研究機構數據,盛禾生物旗下的3款抗體細胞因子,是全球治療癌症患者臨床進展最快的抗體細胞因子。 抗體細胞因子是由腫瘤相關抗原識別部分和細胞因子有效載荷組成的融合蛋白亞群,是近年來較為新興的生物製藥方向。細胞因子可以調節人體的免疫反應,但是存在全身毒性和半衰期短的問題,它作為單一療法的臨床應用受到很大限制。如今,研究者將細胞因子與抗體融合開發出新型的抗體細胞因子,可以識別腫瘤相關抗原幫助定位,再通過細胞因子啟動免疫反應,實現定點消除腫瘤。不過,當前全球尚無抗體細胞因子藥物獲批上市。 根據招股書中的時間表,盛禾生物的三款核心產品都將於2023年第四季開始新的進程,其中兩款抗體細胞因子將在中國啟動II期臨床試驗,另一款ADCC增強單抗則將完成II期臨床試驗物件的招募,完成給藥等試驗項目。考慮到進入II期臨床試驗後的高額花費,也難怪盛禾生物急需在更大的資本市場上融資,其在IPO募集所得資金用途中寫道:「將主要用於核心產品及其他管線的研發、臨床前與計畫中的臨床試驗。」 由於所有產品都還處在臨床研究初期,也沒有向其他公司“license out”的對外授權收入,盛禾生物正處於「燒錢」階段。在2021年、2022年以及2023年首三個月,公司的淨虧損分別為7,063萬元、5,199萬元及1,531萬元。 上市前突擊融資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持續虧損,盛禾生物的現金流狀況已相當緊張。截至2021年底、2022年底以及2023年3月31日,公司分別產生流動負債淨額3,670萬元、5,150萬元及6,290萬元。其手中的現金也不寬裕,截至今年3月31日,盛禾生物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有17.5萬元,顯然無法支撐其9個管線的研發。 盛禾生物在風險提示中也提到,倘無法維持足夠的營運資金,公司可能會違反付款義務,例如無法向受託研究組織(CRO)企業作出里程碑付款、無法滿足資本開支要求、被迫縮減業務規模或營運受到其他負面影響,而這可能會對其業務、財務狀況、經營業績及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幸運的是,今年5月31日,盛禾生物引入生物醫藥專業投資機構倚鋒資本,後者以2.1億元換取盛禾生物14.89%的股份,這也是盛禾生物成立以來的唯一一輪融資。完成本輪融資後,盛禾生物的手頭寬裕不少,解決了目前的資金不足難題。招股書表示,現有的營運資金,可以支撐公司未來12個月約125%的成本。 更重要的是,這輪融資完成後,盛禾生物的投後估值約為14.1億元,約合15.3億港元,剛剛跨過港交所對未盈利生物公司申請上市的門檻。根據港股《上市規則》第18A章的要求,申請公司上市時的市值至少達到15億港元,同時其營運資金足可應付集團由上市文件刊發日期起至少12個月所需開支的至少125%。 今年6月底,研發小分子及抗體靶向藥物的來凱醫藥(2105.HK)成功上市,作為同樣未盈利、無商業化產品的創新藥企, 其市值約68.6億港元(63億元),或許因為其兩款核心產品均獲國際醫藥巨頭諾華授權引進,來凱的估值明顯更高。盛禾生物立足於抗體細胞因子這一製藥新賽道,雖然核心產品的臨床進展較快,但是新藥開發時常「九死一生」,現有管線中能否有成功商業化的產品,市場恐怕仍需較長時間觀察。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欲訂閱詠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