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經常被稱作中國版Tinder的公司表示,2018年收購的子公司探探去年四季度收入下降40%

重點:

  • 摯文集團去年第四季度收入下滑3.2%,預計本季度降幅更大,這主要受到探探業務急劇縮水的拖累
  • 該公司表示,在探探CEO兼COO被免職一年之後,已經於去年底完成了探探新管理團隊的組建

陽歌

交友軟件營運商摯文集團(MOMO.US)最近放話,稱2021年是一段“忙碌”的時期,這個表述實在是相當輕描淡寫。上周四發布的最新季報顯示,一些近期的趨勢在2021年最後三個月加速,包括收入和付費用戶的减少。該公司之前叫陌陌科技,經常被稱作中國版Tinder,它表示困難會持續到今年年初,尤其是它旗下舉步維艱的應用程序探探。

 “2021是對我們來說是忙碌的一年,”CEO王力在財報附帶的一份簡短聲明中說。“面對諸多外部挑戰,團隊能够有條不紊地向各項戰略重點持續推進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未來一年似乎會更加忙碌,因爲摯文集團正尋求“改善用戶體驗”,這不僅會提升其聲譽,讓外界知道它不只是一款勾搭軟件,還有望扭轉付費用戶下滑的趨勢。從我們的角度看,最有趣的一個問題是,2022年摯文集團會否與苦苦掙扎的探探說聲“拜拜”。

2018年以7.6億美元收購探探時,摯文集團作爲中國領先的約會應用程式,一時風光無限。當時,探探也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明星,摯文集團對這款新軟件寄予厚望,希望它最終能够與最初的陌陌做出同等甚至更大的貢獻。但是這個路綫圖沒能實現,大約一年前,隨著探探CEO兼COO被撤職,事情發展到了緊要關頭。

此後,就有點走下坡路了。摯文集團在報告中說,“由於我們的戰略是降低貨幣水平,來改善用戶體驗,進而最大限度地吸引和留存用戶”,探探第四季度的收入從上一年同期的7.41億元下降到4.37億元,跌幅超過40%。這標誌著與探探三季度30%的收入降幅相比,已有所加快。該公司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補充說,截至年底,探探擁有250萬付費用戶,較三個月前的290萬用戶下降了14%。

雖然探探僅佔摯文集團總營收的12%左右,但其收入的大幅下滑是該公司去年四季度整體營收同比下降3.2%至37億元的主要原因。

在去年的管理層調整後,王力暫時接任探探的CEO,他在公司最新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指出,“我們很高興看到(探探的)整個高管團隊在年底前到位。”所以,該公司顯然並沒有公開說它有可能拋棄探探——至少現在還沒有。

投資者對這份報告並不樂觀,在財報公布後的兩個交易日裏,摯文集團的股價下跌了5.1%。這裏我們應該注意到,與我們在最近其他公司的財報公布之後看到的景象相比,這次的拋售相對溫和。我們還應該指出,摯文集團的股價實際上仍比3月中旬創下的歷史低點上漲了近50%,當時所有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都因退市問題而遭受重創。

看漲情緒升溫

或許,正是因爲摯文集團有可能最終會放棄一個狀况不佳的資產,使得分析機構突然看好該公司;但也有可能是因爲它的核心產品陌陌或者包括海外擴張在內的新計劃(我們將在稍後予以關注),發出了更多令人鼓舞的信號。不管原因是什麽,毫無疑問,多年來一直忠實跟踪該公司的許多分析機構正變得明顯樂觀起來——至少對摯文集團的股價是如此。

雅虎財經在3月對16家分析機構所做的調查中,有5家給予“强力買入”評級,另有10家給予“買入”評級,只有一家給予“持有”評級。這與2月份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善,當時有12家分析機構給予“持有”評級,只有8家建議“買入”或“强力買入”。他們還將平均目標價設定爲15.12美元,大致是當前水平的兩倍。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這種轉變可能是因爲有越來越多的信號顯示,隨著美中證券監管機構更接近於達成關鍵的信息共享協議,强制退市的威脅正在消退。但這種樂觀情緒至少還與這樣一種看法有關,即摯文集團的困境可能已經觸底,好日子可能就在前面。

此外,該公司的市值看起來也相當低,歷史市盈率只有5倍。相比之下,美國同行Bumble(BMBL.US)的市盈率要高得多,達到19倍,符合人們對一家快速增長的公司抱持的預期。Tinder的母公司Match Group(MTCH.US)更是高達110倍,儘管遠期市盈率降至29倍。不過,毋庸置疑的是,與這兩個同行相比,摯文集團被低估了很多。

最後,我們來看看該集團的陌陌業務,以及它年輕的海外業務,其中包括在中東和印度尼西亞的服務。雖然該公司的整體收入有所下降,但在最近一個季度,陌陌的收入實際上增長了6%,目前佔摯文集團總收入的83%。

該公司表示,預計一季度整體收入將下降7.8%到10.7%,降幅遠高於去年四季度。這表明,不僅探探的收入將繼續下降,陌陌的收入也可能會下降。但分析機構預計,這一趨勢將在今年晚些時候見底,預計2022年的收入將比2021年增長8%。

最後,還有摯文集團的國際舉措,雖然仍處於早期階段,但在其他發展中市場追逐單身人士的過程中,它們可能成爲未來的增長引擎。該公司對正在中東地區推出的SoulChill服務表示樂觀,儘管現在就談盈利爲時尚早。該公司表示,探探在印尼的表現也很不錯,12月的流水是Tinder的1.4倍。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Changjiu has become China’s largest provider of such pledged vehicle monitoring services since its founding in 2019.

快訊:長久股份股權過份集中

最新:質押車輛監控服務提供商長久股份有限公司(6959.HK)周三公布,公司接獲香港證監會提醒,指其股權高度集中,有9名股東合共持有已發行股份總額24.11%,連同公司主席及行政總裁家族持股74.2%,意味只有1.69%公司股份由其他股東持有。 利好:在股權集中的上市公司,如果大股東持有比重較大的股份,意味公司與其個人的利益相關度大,因此更有動力積極參與公司事務。 值得關注:如果一家上市公司股權高度集中於少數股東,即使少量股份成交,亦可能導致股價大幅波動。 深度:中國不少汽車經銷商因資金不足,會在購入汽車時向金融機構貸款,將汽車作為抵押品,金融機構要確保抵押的車不會被盜及被損壞,但沒有足夠人手親自管理,就衍生了質押車輛監控服務,由金融機構與第三方簽訂服務合約,委託對抵押的車輛進行監控,降低風險。成立於2019年的長久股份就是經營這門生意,並於短短四年內成為中國最大質押車輛監控服務提供者,該公司第二度向港交所申請上市後,今年1月成功上市。 市場反應:長久股份周四股價暴挫,中午收市大跌65.5%至36.2港元,但仍比上市價5.95港元大漲近5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業務變變變 趣店尋覓新出路

這家曾經的線上貸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試水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但沈重的成本結構,引發外界對這一商業模式可行性的質疑 重點: 一季度趣店開始從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新增的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中獲得可觀的收入 該業務是這家資金充裕的原線上貸款公司的最新商業模式,之前它嘗試的教育和預製菜業務均以失敗告終 梁武仁 趣店集團(QD.US)因監管趨緊而放棄了原有的業務,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後的日子並沒有變得好過。短短幾年時間里,在放棄了具有開創性的線上消費貸款業務後,該公司嘗試經營教育和預製菜業務,但這兩次嘗試都以慘敗告終——而且失敗得很快。 這家曾經的金融科技巨頭資金雄厚,現在希望借助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通過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重振雄風。趣店在試水預製菜業務時,積累了有限的配送經驗,因此這項新的物流業務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舉措那樣,與之前的經驗無關。 但這次轉型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它遠離趣店熟悉的中國。根據該上周發佈的最新季度財報,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亞用Fast Horse品牌試運營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並在去年第二季度達到了“有意義的”規模。公司還進入了新西蘭。把重點放在海外,可能部分歸因於中國國內競爭激烈,近來中國經濟放緩也導致許多公司將目光轉向海外,尋求增長。 在新業務線推出一年多後,趣店終於擴大了配送業務的規模,足以產生有意義的銷售額。今年一季度,公司來自Fast Horse的收入達到5,380萬元,佔公司當季收入的大部分。這與一年前的30萬元相比進步巨大。 但趣店要實現盈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儘管取得了進展,但公司經營總虧損增加了一倍多,達到7,250萬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業務不盈利並不罕見。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產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過了實際收入,這意味著在加入運營費用之前,它就已經處於虧損狀態了。 這引發外界對其最新商業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質疑。公司通過自有倉庫開展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亞有5個倉庫,新西蘭有1個。公司向配送人員支付送貨費用,這似乎佔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這種結構下,趣店可能沒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間。Fast Horse網站的登陸頁面完全用於招募配送人員,網站顯示,公司逐一雇用配送人員,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擴大業務規模的第三方機構。然後,它讓這些人員用自己的車輛進行配送,運作方式類似於優步等叫車應用程序。公司按小時向配送人員支付報酬。 成本剛性 這種商業模式使得即使業務規模擴大,也很難降低成本,因為這種模式創造規模經濟的空間相對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戶收取更多費用,否則無論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結構都很難實現盈利。 一季度隨著營收增長,營收成本也隨之攀升,為此,趣店在此期間幾乎將營銷支出削減至零。這可能會節省成本,但對投資者來說也是一個危險信號,因為他們可能會期待該公司投入更多資金來推廣它年輕的配送服務。 在開展配送業務僅一年後,趣店又通過另一項新嘗試來規避風險。這次的賭注是飛機租賃業務,它從去年9月開始探索這個領域。截至今年3月,該公司擁有三架飛機,其中兩架租給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將繼續發展這項業務,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對該計劃的重視程度。 飛機租賃實際上與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無關,因此即使趣店同時投身於兩者,也不會有太多的協同效應。更不用說,趣店在飛機業務方面幾乎沒有經驗,儘管它的一些金融專業知識,可能有助於運營這類租賃業務,比如評估客戶的信用風險等。 趣店持續不斷的身份危機表明,自從大約十年前成為新一代線上點對點(P2P)貸款機構的先驅以來,時代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起初,在整個行業成為嚴厲監管打擊的對象之前,它獲得了蓬勃發展。大多數規模較小的公司沒能生存下來,許多幸存下來的公司都轉型做了貸款中介。但趣店決定完全退出這個敏感的行業,通過嘗試其他領域來利用自己龐大的現金儲備。 公司的總體策略有點像西方諺語中的“把意面扔到牆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於擁有大量現金儲備(部分來自投資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餘地來這樣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接近10億美元,不過由於該公司投入大量資金來啓動和運營新業務,這個數字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價在財報發佈後小幅上漲,或許是因為看到其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帶來了可觀收入後,投資者受到鼓舞。但該公司的股價仍比2017年的IPO價格下跌了90%以上,市賬率(P/B)只有0.2倍。這遠低於曾經的金融科技競爭對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國領先的最後一公里配送專業公司達達(DADA.US)的0.5倍,儘管這兩家公司的市賬率也相當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業務能盡快飛馳起來,儘管其沈重的成本結構可能會阻止這一目標在短期內實現。在這種情況發生改變之前,大多數投資者可能不看好該公司的股票。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東方甄選再陷負面輿論 多元化戰略仍在探索期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 重點: 東方甄選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輝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股價創兩年新低 該公司不斷進行多元化嘗試,最新推出「小時達」配送,暫未取得明顯成效   莫莉 作為電商界的明星公司,東方甄選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風吹草動,一向備受資本市場關注。近期適逢中國電商界的「618」購物節,東方甄選核心人物俞敏洪與董宇輝卻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投資者紛紛選擇逃離。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兩周內,東方甄選的股價累計跌幅達25.6%,市值縮水超過50億港元,股價創兩年新低。 事情起源於5月31日,新東方(EDU.US; 9901.HK)創辦人、東方甄選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創始人張文中的直播間時說:「東方甄選現在也是做得亂七八糟的,所以我沒有任何跟你提建議的本領」。在這場直播中,現年62歲的俞敏洪還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願。他表示,自己準備遠離生意場,用更多時間遊山玩水,不想沒命地奮鬥,也不想糾纏到紛爭中。 雖然在這場直播閒聊中,俞敏洪的言論似乎並非經過深思熟慮,但在隨後一個交易日,東方甄選的股價單日跌幅達9.9%。面對持續下跌的股價,俞敏洪在6月7日淩晨1點通過社交平台向東方甄選的客戶、股東和投資者道歉,他解釋稱 「東方甄選做得亂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間謙虛的表述,是一種習慣表達。這個緊急公關救亡為東方甄選挽回些許顏面,當日股價收漲2.4%。 但是,這場輿論風波尚未結束,在兩天後播出的一個電台節目中,東方甄選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輝透露心聲,稱自己非常抗拒賣東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帶貨的工作。董宇輝的消極態度讓東方甄選本已脆弱的股價再次下跌,在隨後一個交易日下挫9.3%。 的確,在各大龍頭主播盡力爭取的「618大促」期間,董宇輝也算不上積極,他並未每天出現在獨立直播間「與輝同行」裏,即使出現,直播時間也在兩小時左右。去年12月,東方甄選當時的CEO孫東旭與董宇輝之間的矛盾公開化,最終以董宇輝離開「東方甄選直播間」,成立獨立的個人工作室和直播間「與輝同行」,作為事件結尾。不過,「與輝同行」仍然是東方甄選下屬的子公司。 自從董宇輝離開後,「東方甄選直播間」的優勢明顯削弱。目前,「與輝同行」在抖音的粉絲數量為2,001萬,「東方甄選直播間」的粉絲為3,022萬,後者近半年累計「掉粉」逾百萬。至於帶貨成績,第三方平台飛瓜資料顯示,「與輝同行」5月以5.33億元銷售額排名第二,而「東方甄選」排名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開播以來,「與輝同行」從未掉出月榜前三位,「東方甄選」則從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時零售新嘗試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一方面,東方甄選高度依賴超級龍頭主播董宇輝,雖然「與輝同行」直播間的銷售額仍然計入公司整體營收,但是主直播間的粉絲量和銷售額下滑,顯示其對使用者吸引力已經削減。另一方面,東方甄選努力進行多元化嘗試,推出自營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淘寶直播、建立會員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顯成效。 東方甄選4月曾透露,自營產品單月在抖音的銷量近1億單,產品數量超過400款,撇除售罄、季節性產品,目前在售的自營品超過200餘款。3月份,東方甄選推出的新品達到61款,但東方甄選的自營產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蝦在今年初接連遭打假人士舉報,儘管東方甄選在兩個月後回應稱大蝦品質沒問題,但已影響了品牌聲譽。 此外,東方甄選從4月開始在北京市場推出「小時達」服務,主打的是用戶在直播間下單後,1小時內就可配送到家,配送範圍覆蓋北京五環內80%區域,明星主播也會化身配送員,隨機為消費者配送商品。在上線之初,該帳號每天直播約8小時,但近期的直播時間已經縮短至4至6小時,而且粉絲數量也僅有12萬,估計對銷售額的提升有限。 即時零售作為近三年的風口,已經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團(3690.HK)、京東(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聯網巨頭入場,這些平台不僅品類豐富,亦有成熟的倉儲、配送和供應鏈系統。在這個紅海市場中,東方甄選的自營選品數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東方甄選最近的市盈率約21倍,高於另一間直播電商公司交個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場對其看法仍然較為正面。即使東方甄選的多元化嘗試,顯示公司正尋找新的業績亮點,但這些努力還需要更多時間來驗證成效。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TG Duty Free is a leader in China’s duty-free market with roughly 200 shops, and has benefited from the relaxation of duty-free shopping limits on the southern vacation island of Hainan in 2020.

快訊:貝萊德減持中國中免H股至不足5%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資料顯示,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集團於6月13日減持164.1萬股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 601888.SH)的H股,持股量從6.26%減至4.84%。 利好:由於貝萊德對中國中免的持股水平已低於5%的申報門檻,日後如果再減持該股,亦不需要向港交所申報,因此市場未必會知悉這個負面消息。 值得關注: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主要股東減持股份是利空的信號,意味其可能對公司前景存在負面看法。 深度:2009年已在上海掛牌的中國中免,是中國唯一覆蓋全免稅銷售管道的零售營運商,公司經營近200家零售店鋪,是中國免稅市場的龍頭企業。該公司去年8月在港股上市,成功籌集184億港元,成為全年「集資王」。雖然其收入及盈利去年重拾升軌,但其管理層近年頻繁變動,而且今年首季收入按年減少9.5%,利潤亦僅上升0.3%,令市場憂慮其增長放緩。 市場反應:中國中免的港股周三下跌,中午收市軟1.7%至53.4港元,創52周新低。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