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tech company JW Therapeutics reported on Tuesday its net loss for the first half of 2023 narrowed 11.4% year-on-year to 380 million yuan.

最新:生物科技企業藥明巨諾(開曼)有限公司(2126.HK)周二公布,今年上半年的淨虧損為3.8億元,比去年同期的4.29億元減少11.4%。

利好:該公司期內為淋巴瘤藥物倍諾達商業化而優化商業人員編制,令僱員福利開支減少,協助銷售開支大減28.7%至6,017萬元。

值得關注:由於蘇州新載體生產設施去年下半年投入使用,以致折舊及攤銷增加,加上臨床前研究活動及不同階段的臨床試驗,導致研發材料以及測試費用上升,令該公司的研發開支增長10.5%至2.17億元。

深度:藥明巨諾是一家中美合資企業,由全球生物製藥公司百時美施貴寶(BMY.US)旗下朱諾醫療藥明康德(2359.HK; 603259.SH)於2016年共同創立,2020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作為主攻「抗癌神藥」CAR-T療法的創新藥企,雖然旗下首款藥物倍諾達於2021年獲批在中國銷售,但由於費用不菲,亦未獲納入全民醫保,普羅病人難以負擔相關費用,令其市場潛力受限制。以今年上半年為例,該公司僅開具了94張倍諾達的處方。

市場反應:藥明巨諾周四反覆下挫,中午收市軟4.5%至2.35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絡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Momenta approved for U.S. listing

搶融資增速發展 夢騰智駕赴美上市

它是中國自動駕駛技術領域中,最新一家尋求在境外上市融資的公司 重點: 中國證券監管機構已批准夢騰智駕赴美上市,預計最高可籌集3億美元 儘管與主要汽車製造商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公司面對在尋找合作夥伴及來自競品的挑戰 陳竹 自動駕駛技術公司夢騰智駕環球有限公司喜歡宣傳一種雙重戰略,即同時專注大眾的高級駕駛輔助系統(ADAS)和完全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它聲稱這種方式,即所謂的“飛輪”戰略,使其能夠從當前的ADAS解決方案中獲得收入,同時收集關鍵數據,用於發展未來更先進的自動駕駛系統。 隨著境外上市計劃的推進,公司很快可發現,投資者是否也對這一戰略充滿熱情。上周,上市計劃向前邁出重要一步,中國證監會批准了夢騰智駕在納斯達克或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擬發行不超過6,300萬股普通股。 夢騰智駕加入了越來越多尋求境外上市的自動駕駛科技公司行列,包括小馬智行和縱目科技在內的其他公司,也提交了類似的申請。到目前為止,只有少數幾家公司成功上市,表現參差不齊,反映投資者對這類公司興趣各異。它們中的禾賽科技(HSAI.US)的股價,自2023年初在美國上市以來已縮水四分之三。 儘管反響平平,但IPO大軍仍步履不歇,因為夢騰智駕及其同行正尋求資金來維持虧損的業務,這些業務短期內不太可能盈利。 雖然夢騰智駕尚未披露籌資目標,但彭博新聞社上月報道稱,該公司可能計劃籌集2億至3億美元。公司尚未向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提交任何公開文件,不過它可能已經提交了一些早期機密信息。 與很多從一開始就專注於全自動駕駛的競爭對手不同,夢騰智駕自2016年成立以來,就走上了一條不同的道路。它最初主攻ADAS,致力於提供一款具有即時創收潛力的產品。直到2019年,夢騰智駕才擴展到包括全自動駕駛技術。 與許多同行一樣,夢騰智駕由一支擁有強大技術背景的團隊在2016年創立。創始團隊成員包括曾在人臉識別技術公司商湯擔任高管的曹旭東,以及其他人工智能和汽車行業資深人士。 多年來,公司的融資一直很成功,在多輪融資中吸納了超過10億美元的資金。它的投資者包括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阿里巴巴旗下的雲鋒基金、遊戲巨頭騰訊和德國的戴姆勒股份公司。規模最大的融資之一髮生在2021年,當時公司籌集了5億美元,參與投資的包括豐田、博世和戴姆勒。 夢騰智駕早期專注於將自己的產品集成到量產車輛中,這可能讓它在商業化方面比同行更具優勢。它的很多競爭對手直到2022年才開始轉向ADAS。近期申請上市的小馬智行便是其中之一,該公司直到2023年才正式進入ADAS市場。 “飛輪”戰略 夢騰智駕優先考慮利用兩種戰略與汽車製造商建立牢固的關係。其一,讓上汽、豐田和戴姆勒等汽車製造商成為它的投資者。其二,通過戰略合資企業建立關係,比如2020年與上汽集團旗下高端電動汽車部門智己汽車建立合作夥伴關係,2021年底與比亞迪建立類似合作。 這種合作關係具有雙重目的,合作夥伴可以成為未來的客戶。而一旦成為客戶,它們還可以提供大量車輛運行數據。這個方法是夢騰智駕“飛輪”戰略的核心,合作既能在當前帶來收入,又能為未來產品的開發提供數據,從而形成一個自我強化的循環。 儘管夢騰智駕擁有眾多合作夥伴,但真正將其技術用於量產汽車的合作夥伴並不多。兩個值得注意的採用者是智己汽車和梅賽德斯—奔馳,前者已將夢騰智駕的D.L.P.人工智能模型集成到車輛中,後者將在2025年4月投產的純電動CLA車型上,使用夢騰智駕的高階智駕方案。 夢騰智駕及其同行,都瞄准了具有巨大增長潛力的ADAS市場。縱目科技援引第三方研究稱,中國的ADAS市場從2018年的93億元擴大到2022年的413億元,凸顯了該行業的快速發展。 然而,這個新興行業的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吸引了許多初創公司和老牌汽車製造商投身進來,開發自己的ADAS解決方案。例如,比亞迪目前在包括漢系列在內的許多車型上,使用其專有的ADAS系統DiPilot。 在將ADAS作為近期收入重點的同時,夢騰智駕也在大力發展全自動駕駛。據麥肯錫稱,到2030年,這個市場的規模將達到3,600億美元。該公司的戰略包括推出Momenta Go,這是一項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於2021年在中國東部城市蘇州的指定地區開始商業運營。 夢騰智駕沒有透露Momenta Go的許多細節,這表明其服務仍處於試驗階段。因此,該業務在短期內不太可能產生可觀的收入。我們還需要等到它向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提交公開文件,來衡量在ADAS解決方案的商業化做得如何。 與其他機器人出租車服務提供商一樣,夢騰智駕還面臨除技術挑戰之外的重大障礙。其中最主要的障礙是中國複雜的監管環境,法律和監管框架,往往難以跟上技術進步的步伐,這給技術的廣泛應用帶來了不確定性和潛在障礙。 不過,中國監管環境的最新發展,也帶來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跡象。去年11月,中國出台了一項全國性的指導方針,接受部署全自動駕駛汽車以實現大規模應用的公司的申報。 根據新計劃,測試車輛的駕駛員可以放開方向盤,汽車製造商和車隊運營商將承擔安全責任。這種責任轉移是一個關鍵的發展,可能會加速更廣泛地部署自動駕駛汽車的進程。然而,這也讓夢騰智駕等公司承擔了更大的責任,以確保它們的系統穩健可靠。 雖然取得了這些積極的進展,但夢騰智駕仍需繼續投入巨資改進技術,通過IPO籌集的資金,很大一部分可能會用於研發。公司似乎已經為成為自動駕駛領域的重要參與者,並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我們需要更多地瞭解它與汽車製造商的關係,以及它目前和未來的收入潛力,才能更好地瞭解它的長期前景。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n SATP give a good account of itself in seeking listing?

又一家財稅企業拼上市 慧算賬能否算好賬?

繼百望雲之後,財稅數字化企業慧算賬也正衝刺港股上市,直營及授權兩頭並進的業務模式能否殺出重圍 重點: 公司2023年毛利為3.2億元,毛利率達58.6% 2023年客戶留存率達79.4%,高於同業平均水平 李世達 金稅工程是中國電子政務的重要項目,自2021年起已進入「金稅四期」階段,國家財稅業務也從「以票管稅」進化到「以數治稅」,一批財稅數字化服務企業也乘勢而起,爭奪財稅數字化的龐大市場。 任何企業從成立之初,就離不開財稅的管理。而在財稅數字化時代,經營者的選擇是:每年花10到15萬元請一名專職會計,還是花更少的錢,購買線上財稅服務? 慧算賬控股有限公司是中國財稅數字化行業中的佼佼者,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總收入計,慧算賬於2021年至2023年間,均為中國最大的中小微企業財稅解決方案提供商。近日,公司在港交所主板二度遞表申請上市,中信證券擔任獨家保薦人。 數據顯示,中國近20%的中小微企業選擇僱用財稅專業人員,但每年付出的成本較高,通常為10萬元至15萬元一年。多數企業則會將財稅業務外包予第三方代理記賬,這些代理記賬公司仰賴財稅軟件,缺點是難以根據不同客戶的業務特點,提出具質量的解決方案。 網點覆蓋46城 2015年成立的慧算賬,原本為代理記賬公司提供服務,是財稅軟件提供商。然而,財稅行業地域性強,市場分散,僅提供軟件服務不能解決企業痛點,於是公司隨後自己落場,成立直營代理記賬公司,並開放軟件授權,以直營及授權兩種方式,為中小企業提供包括會計、發票、稅務合規及綜合財務管理在內的AI賦能財稅解決方案。 截至目前,慧算賬在全國擁有90個服務網點,覆蓋中國46個城市,另外還有395家區域機構合作夥伴(軟件授權使用)。簡單來說,慧算賬既是財稅軟件的開發商,同時也是代理記賬公司。 根據申請文件,慧算賬自有的核心財稅系統SATP,在2023年服務約67.2萬家中小微企業,截至2024年6月9日,公司從超過3.1億份票據中積累了約2.6億個與中小微企業的業務、財稅流程有關的多維模型參數,形成了行業內最大的參數集。 毛利率近六成 根據申請文件,2023年,公司每名中小微企業客戶的財稅業務人力成本低至807元,低於傳統外包方案的2,550元,以及僱用財稅人員的10萬元至15萬元。慧算賬稱,公司提供的解決方案,能夠「全面替代內部財稅職能」。 過去三年,慧算賬業績實現了顯著增長。2021年至2023年,公司收入分別為3.5億元、5.1億元及5.4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24.6%;同期毛利分別為1.7億元、2.7億元及3.2億元,毛利率由2021年的49.4%上升到2023年的58.6%。 不過,雖然報告期內收入持續上漲,公司仍處於連年虧損的狀態。2021年至2023年,股東應佔虧損分別為6.7億元、4.9億元及2.9億元,三年累虧14.5億元,但虧損幅度逐年收窄。 虧損的原因,公司稱主要是由於可贖回可轉換優先股的公允價值虧損,加上營銷推廣與研發費用的增加,以及疫情期間中小微企客戶訂閱意向受到抑制,導致收入增長放緩。 事實上,慧算賬的業務增長,很大程度取決於客戶與公司續訂其訂閱協議。根據申請文件,2023年,慧算賬客戶留存率達79.4%,高於同業平均60%至70%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中國成立較早的企業財稅數字化公司,慧算賬共完成了11輪融資,股東不乏明星資本、互聯網巨頭。其中小米通過上海驕鋥持股15.2%,和諧錦鋒持股10.6%,騰訊旗下意像之旗持股8.9%,陽光人壽持股6.6%等。 總的來說,慧算賬是一家聚焦中國中小微企業的財稅服務提供商。其優勢在於一方面掌握研發能力,同時也深耕不同地區,能夠有效獲取、保留及培養長期客戶。 不過,技術力仍然是財稅數字化的決勝關鍵。慧算賬的研發開支從2022年約8,500萬元提升到一億元左右,但在總體開支的佔比上仍遠低於營銷開支。 客戶的成功,就是財稅企業的成功。若能準確洞察企業需求,並持續提升技術力,慧算賬或能扭虧為盈,為自己算出一筆好賬。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Yidu's algorithims cleared by CAC

人工智能算法獲批 醫渡科技漸露曙光

這家醫療大數據服務提供商表示,中國網絡監管機構最近批准其兩項關鍵的深度合成算法 重點: 醫渡科技披露其醫療大數據服務背後的兩項關鍵算法,獲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批准,當天公司股價上漲13.6% 與許多虧損的同行一樣,該公司近來不惜犧牲增長代價,專注實現營業利潤 陽歌 如果你是一家大數據公司,中國網絡監管機構批准你的主要資產,也就是關鍵的大模型算法,這件事的價值有多大?答案是“很大”,不過可能也沒有一些人猜測的那麼大。 對於醫療大數據服務提供商醫渡科技有限公司(2158.HK)而言,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CAC)批准它兩項主要算法,這事情就價值約5億港元,這是該公司上周宣布這消息後市值上漲的幅度。更準確地說,醫渡科技的股價在公告發佈當天大漲13.6%,交易量是平時的三倍多。 簡短的披露公告稱,醫渡科技的開心健康大模型算法和醫渡開心健康大模型服務算法,均“通過了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的深度合成服務算法備案”,公司的軟件解決方案,被醫院等醫療機構和保險公司用於協助疾病診斷和管理。 這兩種算法都使用了人工智能(AI),過去兩年隨著ChatGPT等大語言模型(LLM)的興起,人工智能的巨大潛力躍居全球頭條新聞。與ChatGPT和其他大型語言模型一樣,醫渡科技算法背後的深度合成技術,屬於生成式人工智能這個更廣泛的類別。 由於對數據和信息的嚴格監管,中國在監管此類生成式人工智能(尤其是 LLM)方面積極主動。但它也監管其他類型的人工智能,如深度合成技術,以確保這項技術有序發展。 網信辦對深度合成技術的監管規定於去年1月生效,適用於中國境內,所有使用此技術提供互聯網信息服務的公司。自那以後,網信辦公佈至少五批深度合成算法獲批的公司,其中最近的一批是在4月。醫渡科技的名字不在4月公佈的那一批中,但新一輪審批可能已經結束,該公司可能單獨收到了通知。 我們其實沒法評價獲得此類審批的難易程度,但對任何公司來說,失敗顯然都是災難性的。我們應該指出,中國各類監管機構最近對企業相當友好,扭轉了早先監管嚴厲的趨勢。很多人認為,監管放鬆可能反映北京為提振中國經濟所做出的廣泛努力,在經歷了30年的高速擴張後,近年中國經濟增長急劇放緩。 在這種對商業友好的背景下,醫渡科技算法獲批可能並不令人意外,這也解釋了消息公佈後該公司股價漲幅較大,但也並非巨大的原因。 醫渡科技面臨的更大的問題是盈利能力,早前投資者更關注增長和擴大市場份額的時候,盈利能力對該公司及其同行來說沒有那麼重要。但近兩年來,市場情緒發生了明顯變化,導致醫渡科技和其他長期虧損的公司削減成本,削減或放棄利潤率較低的業務,以此表明自己能夠長期持續運營。 收入萎縮 醫渡科技的轉變是該公司最新財報的重點,在截至去年9月的六個月里,也就是上半財年,它的收入下降了25%,至3.57億元。分析機構預計,這種情況將在該公司下半財年出現逆轉,預計收入將增長30%以上,整個財年的收入實現基本持平。該公司定於週四公佈整個財年的業績。 醫渡科技將業務分為三大領域:大數據平台解決方案、生命科學解決方案以及健康管理平台和解決方案。其中健康管理平台和解決方案,是公司上半年收入大幅下滑的罪魁禍首,收入同比驟降71%至5,800萬元。相比下,大數據平台解決方案和生命科學解決方案分別增長了3%和16%。 健康管理平台和解決方案的收入大幅下降,使其從去年同期的最大收入來源(佔總收入的43%),降至最近一段時間的最小收入來源(僅佔16%)。醫渡科技在描述大幅下降的原因時含糊其辭,將其歸因於“精簡業務組合”。 但仔細觀察這些數字就會發現,這是公司利潤率較低的業務之一,主要為保險公司和政府醫保計劃運營商,提供用於慢性病管理等方面的數據相關服務。由於醫渡科技放棄了很多利潤較低的客戶,該業務的毛利率在上半財年飆升至53.2%,是去年同期25.1%的兩倍多。 相比之下,大數據平台解決方案在最近一個季度的毛利率為45.2%,而生命科學解決方案的毛利率為27.8%。 與此同時,醫渡科技還削減了開支,其中包括最新財年上半年的研發和行政開支,同比大幅削減40%以上。因此,公司的整體毛利率提高了12.1個百分點,淨虧損從上年的3.56億元大幅收窄至8,000萬元。 雅虎財經調查的兩家分析機構預計,該公司今年將繼續虧損,不過它們預計虧損額將縮小一半左右。 投資者似乎對公司為實現盈利而進行的努力感到滿意,儘管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用人工智能企業那樣的高估值來獎勵醫渡科技。該公司股票目前的市銷率(P/S)為5.8倍,與已實現盈利的中康控股(2361.HK)大致相當,但遠低於同樣盈利的醫脈通(2192.HK),後者的市銷率為12.8倍。 醫渡科技的股價曾經相當高,一度漲至50港元,約為2021年IPO價格26.30港元的一倍。現在,它的股價要低得多,上週五收盤價為4.16港元。最新的算法獲批表明政府對該公司充滿信心,這顯然鼓勵了投資者。現在,醫渡科技需要證明它能夠盈利並恢復更穩定的收入增長,同時保持來之不易的較高利潤率。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ida wins ride-sharing race to market, but could stay stuck in first gear

嘀嗒走不出的困局:業務單一難突破

經過四次申港上市無功而還,嘀嗒出行終獲港交所批准上市,並開始在港公開招股 重點: 嘀嗒已連續三年取得經調整淨利潤 公司業務過度集中於順風車平台,但其市場一哥地位又被哈囉奪去 劉智恒 正當網約車平台龍頭滴滴準備在港遞交上市申請時,嘀嗒出行(2559.HK)已搶快一步,獲港交所批准上市,將可率先在股市集資,以免被滴滴搶得先勢。公司發行3909.1萬股,招股價每股介乎5至7港元,集資最多2.7億港元,於本周五掛牌。 這已是嘀嗒的第五次申請,在屢次折㦸下終能排除萬難成功闖關,公司總算鬆一口氣,接下來就要看投資市場是否接受。 招股書披露,2021至2023年間,嘀嗒分別取得盈利17.31億元、虧損1.8億元及獲利3億元,原因在於其優先股公允價值出現頗大波動,若剔除此部份,經調整淨利潤分別為2.38億元、8,470萬元及2.26億元。 找出一片小藍海 強如滴滴,也只在去年實現首次全年盈利,嘀嗒能連續三年實現經調整淨利潤,可算了不起,其成功有賴找到市場上的一片小藍海。 中國汽車客運市場大體上可分為三大類別,就是出租車、網約車以及順風車。十年前,當滴滴與快的競相爭逐網約車市場,透過不斷燒錢鬥個你死我活的時候,宋中傑另闢蹺徑,於2014年與四位志同道合者創立嘀嗒,主打順風車,不與巨頭競爭,反倒開拓了一條生存之路。 嘀嗒經營順風車網約平台,其競爭優勢在於輕資產的運營模式,不用擁有或租賃車輛,省卻高昂的成本;亦無需向私家車主和出租車司機提供大量補貼,免卻大筆開支。在較低成本下,獲取較高的毛利率,從而達致有利可圖。 公司成立後也立馬獲得重量投資者垂青,IDG、㩗程、蔚來、京東,甚至私募王者高瓴亦對其青睞有加,集團先後經過五輪融資,累計集資逾2.88億美元。 順風車市場乏規模 嘀嗒賴以生存的模式,確令公司能在云云網約車平台上殺出血路,甚至能有盈利,然而深入了解後,即使嘀嗒能佔到一定優勢,礙於順風車市場規模相對要細,能為公司帶來大增長的空間並不寬廣。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統計,以交易總額計算,2022年中國汽車客運市場中,出租車和網約車各自的市場份額分別為58.5%及37.8%,相反順風車僅佔3.7%。可見它在整個客運市場上只扮演一個小角色,即使你能遠勝對手,實際的利益也有限度。 再講,別的網約平台企業眼見嘀嗒的成功,又豈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管,滴滴看準順風車市場,早於2015已年推出相類服務,但幸運之神降臨在嘀嗒身上,滴滴在2018年因順風車業務涉及惡性犯罪事件,被迫暫停業務,嘀嗒在沒對手下一騎絕塵。但至近2020年,滴滴重推順風車業務,一年後在市場的佔有率已由10.8%提升至19.6%。 失落龍頭地位 哈囉出行亦於2019年開始染指順風車市場,藉著背靠大股東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加上本身共享單車的龐大客戶群,到2022年已取得42.5%的市佔率,將嘀嗒擠出一哥寶座。面對兩大巨頭的挑戰,嘀嗒招架不易,只能亮出補貼一招,結果自然影響公司的盈利。過去三年,嘀嗒順風車平台服務的毛利率,分別為85.4%、79.5%及75.9%,雖仍高企,但明顯出現每況愈下的趨勢。 嘀嗒深明,光靠單一服務並不足夠,也難將公司推上一個階梯。早於2017年,公司已推出智慧出租車服務,主打出租車市場。然而經過幾年的深耕,似乎成效不大,非但未能成為公司的第二大收入來源,更出現拖後腿之勢。過去三年,智慧出租車服務的收入只有3,300萬元、1,900萬元及1,100萬元,愈做愈失色;而在公司總收入的比例,亦僅有4.2%、3.4%及1.4%。不光如此,2022及2023年更出現毛損710萬及578萬元。 至於想要搶佔網約車市場,真的知易行難,尚普諮詢披露的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網約車市場前四名,合共已佔據89.4%的市場份額,嘀嗒既不能大燒金錢搶奪市場,也沒有龍頭平台龐大的客戶量,想要寫下大衛打敗歌利亞的故事,實在談何容易。 在發展空間有限的市場,又面對強勁對手的挑戰,自家也沒有走出新的康莊大道,嘀嗒的前景也未太樂觀,即使能穩守順風車市場,那只是一片較小的天地,公司未來的增長在那裡?投資者又是否願意押注?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