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6185.HK)周日晚間公布,公司旗下的重組新型冠狀病毒疫苗克威莎,已獲批准在中國用於加強針“混打”方案,以提高國民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利好:該款疫苖預計每年生產能力可達5億劑,能符合在中國已接種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目標人群的疫苖加強劑龐大需要,將對集團收入產生正面影響。

值得關注:除了康希諾的疫苖克威莎外,合資格人士亦可選擇智飛生物(300122.SZ)的重組蛋白疫苗作為加強劑,意味康希諾將面臨直接競爭。

深度:克威莎新冠病毒疫苖採用重組5型腺病毒載體技術,是目前中國6款批准上市的新冠疫苗中,唯一可採用單針接種程序的疫苗。不過根據在醫學雜誌《刺針》刊登的國際三期臨床試驗結果,該疫苖在預防新冠病毒症狀的總體有效率只有約57.5%,低於外國主要藥廠如輝瑞(PFE.US)及莫德納(MRNA.US)研發的新冠疫苖。不過與mRNA疫苗相比,克威莎可以在不太嚴寒的條件下保存,只需符合攝氏2至8度的儲存要求,因此仍獲印尼、馬來西亞、匈牙利、智利和墨西哥等國家選擇採用。

市場反應:受正面消息帶動,康希諾的股價周一早上曾大漲16.6%至164港元,但升幅其後收窄,中午收報144.1港元,仍漲2.5%。但是,與去年6月的一年高位437港元相比,該公司仍然失去67%的市值。

記者:何仲尼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Zongmu files for IPO

增長緩慢虧損持續 縱目科技乏上市亮點

這家自動泊車解決方案研發商,去年虧損嚴重且收入增長乏力,僅錄得6%,不太可能給投資者留下深刻印象 重點: 縱目科技已申請在香港上市,但因研發投入巨大,公司收入增長緩慢,虧損嚴重 如果能夠加快ADAS駕駛解決方案的商業化,這家自動駕駛科技公司或許能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陳竹 在過去的一年里,自動駕駛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因曾經被炒作得沸沸揚揚但隨後就被遺忘。但相關技術終於開始成熟,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等全球有遠見卓識的人提出了大膽的主張,並為推出全自動汽車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時間表。在中國,隨著新一代電動汽車在這個擁擠的市場中爭奪注意力,採用自動駕駛技術已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賣點。 縱目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月末申請在港交所上市,希望這股重新燃起的樂觀情緒能夠吸引投資者。在上周修訂的上市文件中,公司表示,在最初的兩家承銷商華泰金融和法國巴黎的基礎上,增加中信里昂為承銷商,這三家二級公司構成了一個相對穩固的組合,為公司的第三次上市嘗試護航。 縱目科技早在2017年就在新三板上市,新三板是中國一個面向中小企業的場外交易市場,交易清冷。但不到一年,它就退出了新三板。2022年,公司申請在類似於納斯達克的上海科創板上市,但最後又主動撤回了申請。 縱目科技由唐銳在2013年創立,主要提供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主攻軟件。這讓它有別於業內一眾公司,如計劃打造自己的自動駕駛車隊的小馬智行,和聚焦自動駕駛車輛傳感器的禾賽(HSAI.US)。 招股說明書顯示,縱目科技自成立以來已通過九輪融資,籌集資金22億元。它最有名的支持者是小米集團(1810.HK),小米是自動駕駛技術的堅定支持者,並於上月推出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車(NEV)。縱目科技的上一輪融資是在2022年3月,籌集資金近10億元。在那一輪融資中,公司估值超過90億元,躋身“獨角獸”俱樂部,獨角獸是指估值在10億美元或以上的初創企業。 如果能完成首次公開募股,能不能保持這麼高的估值則是另一回事,因為股市投資者最近對新上市的科技股估值,遠沒有那麼慷慨了。禾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去年2月上市時,它的估值在25億美元左右,但上市後估值已跌至約5.5億美元。 縱目科技自稱是一家全自動駕駛技術的供應商,但其主要關注點是自動泊車,這是一種專門的自動駕駛應用,通常用於停車場或車庫等嚴格控制的封閉環境中。 在中國的乘用車自動泊車解決方案(APS)市場,按2022年的銷售額計算,縱目科技在供應商中排名第五。公司上市文件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顯示,2022年中國APS整體市場規模達81億,縱目科技佔4.9%。 公司還強調自己在APS的一個細分市場,即它所說的自動泊車輔助(APA)領域領先國內同行,市場份額達5.6%。 增長乏善可陳 在包括泊車和駕駛解決方案在內的高級輔助駕駛系統(ADAS)市場,縱目科技僅佔1%的份額。中國ADAS市場經歷了大幅增長,從2018年的93億元增長到2022年的413億元。 2022年,縱目科技的泊車解決方案銷售收入為4億元,佔其全年總收入4.695億元的85%以上。駕駛解決方案業務則貢獻了剩餘的7,000萬元,表明這部分業務仍然處於早期的發展階段。不過,縱目科技把一大部分研發費用都花在駕駛解決方案上,這似乎表明它對這部分業務成為未來的增長引擎寄予了厚望。 縱目科技去年的營收僅錄得6%的增幅,達到4.98億元,這令人難免質疑它能否有效實現技術的商業化並擴大業務規模,尤其是考慮到它在該行業已有十多年的歷史。 雖然增長緩慢可能會引起一些投資者的擔憂,但更令人擔憂的是,由於研發支出巨大,該公司虧損嚴重。縱目科技報告稱,在截至2023年底的三年里,累計虧損超過15億元,其中去年虧損5.64億元。同期,該公司的研發支出總額接近10億元。 投資者應該注意的另一個重大風險,是它嚴重依賴少數關鍵客戶。2021 年,來自前五大客戶的收入佔其總收入的72.5%,到去年這一比例已上升到93%。在此期間,最大客戶在公司收入中的份額從28.5%增至43.8%。 雖然許多公司都面臨類似情況,但在中國迅速變化的新能源汽車行業,這種風險可能尤其需要警惕,在這個行業,今天的超級明星可能明天就出局了。 儘管存在這些風險,縱目科技也有自己的優勢。其中之一是與商業夥伴的合作關係密切,這使它能夠不斷改進產品。公司表示,2022年與中國十大汽車製造商全都建立了業務合作關係,這些製造商佔中國乘用車總銷量的72.1%。 投資者是否看好縱目科技的IPO,可能取決於該公司是否有能力加快商業化步伐,特別是其ADAS駕駛解決方案,尤其是在該公司表示短期內盈利無望的情況下。 類似的邏輯可能也適用於越來越多嘗試赴港上市的自動駕駛公司,包括地平線機器人和黑芝麻智能。這些公司的表現將證明,投資者究竟是認為這類公司將在不久的將來加速增長,還是認為它們的技術仍處於早期階段,無法引起他們的興趣。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himao Group was put into liquidation by CCB

建行入稟清盤世茂 中資行開展房企追債潮

中國房地產開發商世茂遭國有銀行入稟清盤。國有銀行對本國房企採取法律行動,或許意味著這波房地產調整期已進入新階段 重點: 截至去年底,世茂淨負債率高達473.2% 建行亞洲今年已對三家香港上市的中國地產商採取法律行動      李世達 中國房地產市場已進入深度調整階段,自今年1月中國恒大(3333.HK)遭香港法院頒布強制清盤令後,陸續有中國房企債權人拿起法律武器,向法院提出清盤呈請。其中,中國國有銀行也加入這個行列。國有銀行一方面透過白名單給予項目融資支持,一方面似乎也正以法律手段收回資金。 曾在中國房地產企業名列前茅的世茂集團控股有限公司(0813.HK)近日公布,債權人中國建設銀行(亞洲)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建行亞洲,中國建設銀行全資附屬公司)已向法院提交清盤呈請,涉及債務金額達15.8億港元(14.6億元)。公告一出,世茂股價當天即時狂瀉18.7%,寫下歷史最低的0.37港元。 世茂表示,公司將在稍後階段結合其境外重組的進度,考慮是否需要向高等法院申請「認可令」。 對於遭國有銀行興訟,世茂表示將「極力反對這項呈請,並持續推進境外債務重組」,為其利益相關方創造最大價值。世茂認為,這項清盤呈請「並不代表公司境外債權人及其他相關方的共同利益」。 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城市擁有寫字樓、住宅樓、酒店、商場的世茂,是自2021年中國監管機構收緊房企監管後,眾多出現境外債務違約的公司之一。2022年7月,世茂未能支付10億美元的境外債券利息和本金,至今累計已有高達117億美元債務違約。 建行續起訴房企 經歷18個月的談判,世茂於2023年12月向債權人提交了離岸債務重組條款。世茂今年3月在其擬議的境外債務重組條款中,為債權人提供了多種選擇,包括將債務轉換爲六年或九年期的票據或貸款,或零息強制可轉換債券等。 其中可轉債方案年期為一年,按每股8.5港元的轉股價格將其持有債券轉換為公司股份。不過,該轉股價格是目前世茂股價的20多倍,債權人認為條件較差。持有該公司25%以上未償海外債券的主要債權人團體表示,這些條款「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 漫長的協商過程,難以令人滿意的條件,都讓債權人漸漸失去耐心。債權人之一的德意志銀行,就曾表示方案不可接受,預告準備在香港採取法律行動,沒想到被建行亞洲搶先。 事實上,這不是近期建行亞洲第一次對中國房企採取法律行動。今年2月26日,建行亞洲對大發地產(6111.HK)就3.6億美元未償還債務向法院提出清盤呈請;不到一個月的3月20日,建行亞洲又對德信中國(2019.HK)提出清盤呈請,涉及2022年12月到期的9.95%優先票據及應計利息共3.5億美元。加上4月的世茂,建行亞洲三個月內已將三間本國房企告上法院。 世茂16項目入白名單 中國監管機構今年1月推出專案融資「房地產融資協調機制」(俗稱「白名單」)措施,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1398.HK;601398.SH)、中國農業銀行(1288.HK;601288.SH)、中國銀行(3988.HK;601988.SH)、中國建設銀行(0939.HK;601939.SH)與中國交通銀行 (3328.HK;601328.SH)。預計將承接逾8,200個住宅項目,貸款總額將高達3.2萬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白名單」措施關注的是「保交樓」,而非「救房企」。即使國有銀行對房企旗下項目發放貸款,也不代表放棄對其債務採取法律行動。例如世茂在「白名單」試點城市就申報了40個房地產項目,有16個獲得入圍,其中對接的銀行團中就包括了建設銀行。 一手借錢給你保交樓,另一手入稟法院,即使是國有銀行也沒得商量。 隨著近年房地產下行嚴重不景氣,房地產行業的不良貸款快速增加。根據日經新聞統計27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大型銀行財報發現,去年中國房地產行業的不良貸款總額按年上升了27%。而在四大國有銀行中,房地產不良貸款增幅最大的,就是建設銀行。 根據建設銀行3月底公布的年報,2023房地產相關不良貸款為482億元,較2022年的336億元大增43%,增幅在四大國有銀行中居冠。房地產不良貸款率也從4.4%增加到5.6%。 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 所謂天助自助者,陷入債務危機的房企,唯有積極自救才能抓住一線生機。世茂除進行債務重組外,也在甩賣優質資產、提升銷售以盡快回籠資金,但這條路並不順遂。 據世茂去年財報,2023年實現營業收入594.6億元,同比下降5.7%;股東應佔虧損約為210.3億元,與2022年相若。截至2023年末,世茂總資產5,432.5億元,總負債4,919.9億元,資產負債率約為88.7%,淨負債率則從2022年的302.2%升至473.2%。 值得一提的是,核數師審核業績公告披露,對於財報「無法表示意見」,原因是公司「可能無法在正常經營過程中變現資產和償債」。 隨著政策逐漸明朗,各個房企的命運似乎也一一揭曉,各家銀行也開始維護自身權益,相信未來可能會有更多房企遭入稟清盤。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結構性調整也進入了新的階段。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itFuFu completes SPAC merger, starts trading

快訊:隨著總算力翻倍 BitFuFu用戶成長強勁

最新:數字資產算力服務供應商BitFuFu Inc. (FUFU.US) 周四表示,去年收入增長43.3%至2.84億美元(17.44億元),淨利潤從2022年的240萬美元增長三倍多至1,050萬美元。 利好:公司作出戰略轉變,向雲算力解決方案業務發展,讓來自該業務的收入增長79%至1.78億美元,佔去年的總營收的63%。另外,去年其雲算力用戶也成長了61.5%,達到30萬以上。 值得關注:BitFuFu去年沒有從挖礦設備採購、租賃和銷售相關的服務中產生任何收入,而2022年在此三項業務的收入為3,050萬美元。此轉變是公司為更好應對當前加密貨幣市場情況,而作出調整及優化其業務組合。 深度:BitFuFu於2020年在新加坡成立,提供數字資產算力服務,並於3月透過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合併而在納斯達克上市。自去年10月以來,比特幣價格上漲近兩倍,BitFuFu的總算力從2022年的11.1 EH/s,倍翻至去年底的22.9 EH/s,同時,為應對日益增長的需求,其托管能力擴展至三大洲24個站點。去年,客戶使用其雲算力解決方案生產的比特幣達到6,756個,幾乎翻了一番。BitFuFu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Leo Lu表示:”根據對市場動態的評估和策略預測,我們在自挖礦和雲算力服務之間,以及在租賃礦機和自有礦機之間靈活分配算力,推動雲算力業務在2023 年快速成長。” 市場反應:周四業績公布後,BitFuFu 股價在紐約下跌 1.4%。 記者:陽歌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Ximalaya files for IPO

挾首獲盈利之勢 喜馬拉雅三申上市

這家中國領先的播客平台,可能成為香港近年最熱門的科技股之一,它擁有龐大的忠實用戶群,並在最近實現了盈利 重點: 喜馬拉雅已申請在香港上市,據報道其早前曾在中國政府官員的壓力下,撤回了2021年在美國的IPO申請 去年,這家中國領先的播客平台首次實現淨利及和調整後盈利,因它在保持適度增長時又強化成本控制       陽歌 先是2021年嘗試紐約上市失敗,不久後又在香港提出IPO申請,但再次無疾而終。現在,領先的播客提供商喜馬拉雅控股希望自己的第三次IPO申請(這次也是在香港)能夠引起投資者的關注。對這家與喜馬拉雅山脈同名的公司來說,自前兩次提出申請以來,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最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面臨的競爭日益激烈,加上注重成本控制,喜馬拉雅的增長大幅放緩。但同樣重要的是,公司同時實現了淨利潤和調整後盈利,這壯舉就連行內巨頭Spotify (SPOT.US)都做不到。 對於很多中國科技公司來說,喜馬拉雅的故事並不讓人陌生,這些公司已經開始優先考慮盈利能力,而非單純的增長。對於尋求吸引海外投資者的中國科技公司來說,這個新焦點變得越來越重要,海外投資者對過去幾年增長急劇放緩的中國經濟變得更加不安。 與此同時,喜馬拉雅是一家用戶生成內容供應商,這在中國是一個難度極大的領域,要求平台監控並刪除一切認為過於敏感的內容。在當前環境下,過於敏感的定義變得越來越嚴格,甚至提到經濟放緩都可能被認為是禁忌。 由於在行業的主導地位,喜馬拉雅面臨的一大挑戰是巨大的監控量。根據上週五提交的IPO上市文件,截至去年底該公司的平台上有約4.88億條音頻內容,總時長約為36億分鐘,去年移動端用戶共花費長達18萬億分鐘的時間收聽其音頻內容。 公司的3.03億月活躍用戶(MAU)是相當忠實的群體,平均每天花130分鐘,相當於兩個多小時收聽喜馬拉雅的內容。雖然這個數字很高,但我們應該注意到,數字實際低於2021年的144分鐘。 但不管怎麼劃分,公司都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因它的用戶聽眾人數相當於中國人口的四分之一。據報道,正是這種影響力,促使中國政府官員向該公司施壓,要求其撤回2021年在紐約上市的申請,並將上市目的地改為香港。 最近,數據安全已成為中美兩國關注的重點,雙方都擔心某些公司持有的大量本土用戶數據,可能落入對方政府手中。眼下,這些擔憂正推動美國,嘗試逼迫字節跳動出售其在美國的業務TikTok。 在香港上市應該有助於喜馬拉雅避免此類數據安全問題,但降低監控平台上的海量內容,是一項堪比攀登喜馬拉雅山的挑戰,對於降低這項挑戰,它無能為力。 大牌承銷商 該公司最初的上市文件中沒有給出目標融資金額,這是港股IPO文件的慣例。但其承銷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和國內巨頭中金公司為,顯示這是一筆不小的交易。 Spotify是該公司最接近的上市同行,目前的市銷率(P/S)為4.1倍,而中國在線視頻網站快手 (1024.HK)和愛奇藝(IQ.US)的市銷率則要低一些,分別為1.78倍和0.91倍。 有點諷刺的是,愛奇藝和快手雖然都實現了盈利,但市銷率卻較低,而Spotify還處於虧損狀態。這表明,由於對經濟放緩的擔憂,以及企業陷入監管麻煩的可能性增加,目前市場上的中國股票被嚴重低估了。 鑒於喜馬拉雅的市場領先地位,以及在中國的播客平台當中率先上市,假設其市銷率為2倍,略高於快手,那麼喜馬拉雅的市值將達到17億美元。這意味著,如果成功,此次IPO可能會籌集到遠遠超過1億美元的資金,這在當前市場是一個相對較大的金額。 正如我們所指,該公司現在的情況與前兩次申請上市時有所不同,現在更加註重盈利,而非不惜一切代價追求增長。在2021年實現收入增長44%後,2022年增長急劇下降至3.5%,去年僅為1.7%,收入61.6億元。 訂閱用戶增長也表現出類似的緩慢增長趨勢,月付費用戶從兩年前的1,490萬增至去年的1,580萬,僅增長6%。公司仍是中國播客市場絕對的領導者,去年佔據移動收聽市場60.5%的份額。但在這裡,我們也應注意到,與2021年上半年提出上市申請時71%的市場份額相比,這個數字一直在下滑。 雖然最近的營收增速不算太快,但公司的運營成本卻較之前提交申請時大幅下降。銷售及營銷開支從2021年的26.3億元下降到去年的20.7億元,降幅約為20%;同期行政開支從14.1億元降至去年的4.68億元,降幅超過三分之二。 對提高效率的關注,幫助公司去年將毛利率提高到56.3%,比2022年的51.9%提高了4個百分點。公司在2022年實現了淨盈利,但調整後,即剔除包括與股票價值變化和員工股票薪酬相關的成本後,仍處於虧損狀態。但去年同時實現了淨利潤和調整後盈利,分別為37.4億元和2.24億元。 總言之,喜馬拉雅看起來像是最近上市的中國科技公司中更有趣的一家,這既是因為它的市場領先地位,也是因為它的盈利能力。高盛和中金等大牌機構承銷也是一個積極因素,這意味著,如果喜馬拉雅第三次上市嘗試成功的話,可能會引起一些投資者的強烈興趣。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