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信辦等四部委發布針對直播平台的新政策,爲飽受監管政策困擾的直播行業添上陰霾,但規模較大的公司所受衝擊似乎較小

重點:

  • 官方要求未成年人不可參與直播打賞、幷取消打賞榜單等,以糾正行業歪風
  • 快手科技等大平台的打賞客戶動輒過千萬人,課金結構較均衡,加上活躍主播數目衆多,受新政策的影響不及中小型平台

羅小芹

中國直播行業打賞風氣相當盛行,月入十萬元的主播比比皆是,但反過來卻有缺乏金錢概念的兒童於短短幾日內向主播打賞過萬元,引起社會關注。隨著官方加大監管力度,直播行業近年舉步維艱,最近更有四大部委聯手要求未成年人不可參與打賞直播主播、並取消打賞榜單等,以確保行業健康發展。

不過,有分析認爲,直播行業近年已飽受監管政策困擾,新規影響力有限;此外,經營直播平台的上市公司似乎早有準備,例如快手科技(1024.HK)近年把業務轉移至網上營銷服務、而映客互娛(3700.HK)則透過新開發的社交產品增加收入,因此即使主播打賞收入受壓,公司亦不會受到很大衝擊。

最近網信辦、中央文明辦、文化和旅游部和國家廣電總局等四部委聯合發布《關於規範網絡直播打賞,加强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以建立長效監管機制遏制直播行業亂象,對打賞行爲進行精准打擊。

早在2020年11月,國家廣電總局已發布《關於加强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直播平台需對主播和打賞用戶實行實名制管理,杜絕如未成年用戶打賞主播等市場歪風。今次四部委的《意見》提出更全面規範,包括取消打賞榜單、加强高峰時段管理、優化升級“青少年模式”等舉措,當中禁止以打賞額度作爲主播及用戶排名標準,被視爲對行業最具針對性。

虛擬禮物打賞是直播平台的主要收益來源。根據艾瑞諮詢報告,去年中國直播平台產生的2,462億元收入中,約70%來自虛擬禮物打賞。本來打賞是觀衆對主播表達支持及欣賞,但由於平台對未成年人欠缺周全保護機制,經常發生巨額打賞亂象,不少平台因違規被當局行政處罰,紛紛减低直播業務比重以規避監管風險,轉移加强廣告或其他增值服務收入。

直播收入比重减

快手科技爲例,去年直播收入爲310億元,不但較2020年度倒退6.7%,佔總營收比例亦由56.5%降至38 2%;相反網上營銷服務收入大增95.2%至426.7億元,佔比由37.2%升至52.6%。

同樣高度倚賴直播收入的映客互娛去年成功由單一產品轉型至矩陣式產品,收入大增85.4%至91.8億元歷史新高。其中新開發的社交產品收入達57.4億元,佔總收入62.6%,取代直播產品的核心地位;期內直播收入爲25.6億元,佔比降至27.9%。

直播業務除了監管風險外,平台爲爭奪網絡流量及營收,需要向有實力的主播讓利,結果分薄直播平台的利潤比例,大平台如快手科技擁有超過1,000萬名活躍主播,有條件給予主播們僅約三成的收益分成;但小平台缺乏談判籌碼,需要提供更優厚的分成比例,才能留住明星主播。

擁有花椒、六間房等直播平台的花房集團今年4月底向港交所提交的上市資料披露,去年主攻個人電腦平台的六間房給與主播們的實際收益分成爲58.1%,而移動平台花椒給與主播們的分成更高達71.5%。由於直播行業新規削弱明星主播的吸金能力,對於更倚重直播收入的小平台而言,所受影響較收入結構均衡的大平台更大。

付費用戶基礎大

相比之下,快手去年第四季直播收入爲88.27億元,平均月付費用戶達4,850萬人,即每月每位付費用戶貢獻課金僅60.7元,遠低於歡聚集團(YY.US)與花椒的200至300元;若與第四季的平均月活躍用戶5.78億人計,快手付費用戶滲透率高達8.4%,其打賞用戶結構更加較其他平台均勻,一旦打賞機制受限制,公司所受影響亦較輕。

此外,據快手招股書披露,在2017至2020年9月期間,前50名虛擬打賞用戶所佔的打賞總額不足5%,像快手這類用戶打賞主要出於支持主播心意,較少以高打賞尋求名列榜單前位,故此官方要求取消打賞榜單,反而對直播收入無甚影響。

事實上,大平台如快手、抖音等活躍主播數量動輒超過1,000萬,其中快手日均開播約81萬場,是歡聚集團旗下平台約8倍。在龐大主播數量與開播場次之下,高峰時段競爭程度較高,加上該時段流量成本較高,各類主播會自發調整直播時間,令大平台的直播時段更加平均,熱門時段的打賞集中度相對更低。

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藺常念認爲,以往經常發生的未成年用戶打賞百萬、知名藝人於帶貨平台直播賺取大筆金錢等現象,早已被監管政策瞄準及作出打擊,令直播平台及主播營運時戰戰兢兢,因此新規的影響其實不大。

中國直播行業近年跌宕起伏,相關股份表現波動,以市銷率比較,快手去年度收入810.8億元,市銷率約2.74倍,歡聚及映客的市銷率分別爲1.06倍及0.27倍。由此可見,擁有規模效應的快手看來較受投資者歡迎,但轉型成功的映客似乎被嚴重低估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Shares of Sichuan Baicha Baidao fell 26.9% from their IPO price of HK$17.50 to close at HK$12.80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in Hong Kong.

快訊:茶百道上市連挫兩日

最新:四川百茶百道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555.HK,下稱茶百道)周二首日上市,當日收市股價大挫,收報12.8港元,比招股價17.5港元低26.9%。 利好:茶百道上市獲得機構投資者支持,國際發售部分錄得輕微超額認購,國際發售部分佔全球發售發售股份數目比例,最終獲調升至95.14%。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公開發售部分,僅接獲約50%認購,反映小投資者對其股份並不嚮往。 深度:茶百道成立於2008年,總部位於四川,是中國最大茶飲連鎖店之一。據招股書引用的第三方數據,就零售額而言,它在中國現製茶飲連鎖市場排名第三,佔該行業去年銷售額的6.8%。該公司去年8月首次向港交所呈交上市申請,但未能成功,今年2月再度遞表,最終通過上市聆訊,並計劃通過提高低線城市滲透率、海外擴張以及進軍咖啡市場的多元化發展來保持增長。自去年10月以來,至少有5家同業申請在香港上市,茶百道是其中之一,其他公司包括蜜雪城和古茗等。 市場反應:茶百道周三股價跌勢未止,中午收市軟10%至11.52港元,市值170億港元,比上市市值累挫34.1%。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EHang prepares to raise new funds

億航智能求財若渴 計劃集資1億美元

這家自動駕駛飛行器製造商正尋求通過公開發行新股,籌集最高1億美元的資金 重點: 億航智能表示計劃在紐約發行高達1億美元的新股,金額是2019年IPO時所籌集資金的一倍多 公司離旗下自動駕駛飛行器的商業化越來越近,包括不久前獲監管機構發證,允許大規模生產旗下一款旗艦產品 梁武仁 億航控股有限公司(EH.US)正準備加油,這似乎是起飛前最後的滑行動作。 上周五提交給證券交易所的一份文件中,這家自動駕駛飛行器製造商公佈通過公開發行美國存托股票(ADS),最高籌集1億美元資金。對於公司來說,這個金額相當大,是截至去年底其現金持有量的三倍多。也是它2019年IPO時所籌資金數額的一倍多,幾乎相當於當前市值的十分之一。 億航智能銷售無人駕駛飛行器的監管障礙尚未完全清除,這意味公司仍依賴外部資金來維持虧損業務。但公司距離將產品推向市場又近了一步,包括去年10月旗下一款主要產品,獲得中國航空監管機構頒發的“型號合格證”,從而掃清了一個關鍵障礙。在接近終點線之際,公司似乎認為現在是從投資者那裡籌集一大筆資金的好時機,資金用於在不久將來對其產品進行量產。 畢竟,儘管最近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億航智能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實現利潤以維持自身運營。因此,公司似乎正在趁熱打鐵,利用積極的投資者情緒籌集新資金。 億航智能對融資並不陌生,自2014年成立以來,它一直通過融資來為虧損業務提供資金。不到一年前,公司向以韓國音樂製作人李秀滿(Lee Soo Man)為首的一批投資者,定向增發了總值2,300萬美元的股票。李秀滿是著名的韓國流行音樂唱片公司SM娛樂(041510.KS)的創始人。 在進行這些籌款行動的同時,億航智能繼續達成飛行器商業化所需的更多要求。繼大約六個月前獲得“型號合格證”後,本月早些時候,公司獲得中國民用航空航局頒發的EH216-S無人駕駛載人航空器系統生產許可證。這張生產許可證允許億航智能量產EH216-S。使得它向已下訂單的公司交付飛行器又近了一步,其中很多訂單取決於公司獲得必需的監管批准。 由於交付的EH216系列產品增加,億航智能去年的收入較2022年增長165%,達到1.17億元。2023年,該公司飛行器出貨量為52架,截至年底總交付量達到237架,其中大部分是EH216-S。 億航智能目前交付的飛行器,大部分試運營於全國各地旅遊景區。但公司也在慢慢增加海外訂單。2021年在韓國和印度尼西亞取得首批海外合同後,截至去年底,公司已將國際客戶群擴大到10個國家,包括日本、巴西、哥倫比亞、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儘管如此,銷往中國境外的飛行器總數仍微不足道。 虧損收窄 儘管億航智能的收入大幅增長,但去年淨虧損僅小幅收窄8%,因為它的運營支出繼續遠超有限的收入基礎。但實際運營現金損失幾乎減半,降至約1,200萬美元,因為去年的淨虧損很大一部分來自非現金支出。 一旦飛行器開始實現商業化,並且收入增長開始加速的話,公司的財務狀況可能會進一步改善。Seeking Alpha安排的分析師一致認為,億航智能今年的收入預計將增長兩倍以上,明年將增長一倍以上。最重要的是,分析師預計該公司將於2025年開始盈利。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看好億航智能。去年11月,公司遭到興登堡研究公司的做空攻擊。這家美國公司專門對涉嫌誤導投資者的公司進行鑒證研究,最出名的或許是2020年針對美國電動卡車製造商Nikola Corp.的行動。當時,興登堡指責Nikola公司在技術能力方面存在欺騙行為,最終導致監管機構對其進行調查,公司創始人辭職。 至於億航智能,興登堡研究公司聲稱,該公司備受推崇的EH216-S型號合格證中包含許多飛行限制,但它並未向投資者充分披露。這些限制使該飛行器的許多潛在商業用途沒無法實現,包括在人口稠密地區和共享空域飛行,這需要花10億美元重新設計,並且需要完全不同類型的證書來解決。興登堡甚至表示,億航智能超過90%的訂單洽商,最終都未能達致。 億航智能發表了一份比較簡短的聲明,稱該報告包含“不實陳述和誤解”,表明瞭興登堡對公司行業和業務運營的“粗淺及不完整的瞭解”。投資者似乎對這份報告不以為然,億航智能的股價下跌了幾天就反彈了。 億航智能當前股價較IPO價格上漲了逾三分之一,在過去兩年大多數股票都下跌的環境下,對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來說絕非易事。由於收入有限,公司目前的市銷率 (P/S)高達63倍,不過如果未來兩年實現分析師預測的收入增長,市銷率將大幅下降。 鑒於億航智能似乎已經非常接近商業化,它可能會毫不費力地獲得現在所需的新資金。這可能會為該公司提供足夠的燃料來維持運營,直到它的自動駕駛飛行器大規模上天。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ngo announces $50 million share buyback

快訊:燦谷再斥5,000萬美元回購股份

最新消息:汽車交易平台運營商燦谷集團(CANG.US)周二宣佈新計劃,將在未來12個月內,在公開市場上回購5000萬美元的美國存托股票(ADS)。 利好:燦谷最新的市值約1.8億美元,此次股份回購可將高達28%的股票從市場上註銷,從而提振股價。 值得關注:一年前公司也推出相類的5,000萬美元回購計劃,最終購買了價值 4,460萬美元的股票。自宣布該計劃以來,股價已上漲約14%。 深度:燦谷最初是一家汽車金融公司,後來轉型,現經營一個汽車交易平台。由於中國汽車市場增長放緩,激烈的競爭導致許多公司陷入虧損,該公司最近也變得更加審慎。然而,燦谷的現金相對充裕,截至去年底持有33億元(4.55億美元)的現金和短期投資。除了兩次總值1億美元的股票回購,以及先前兩次各5,000萬美元的股票回購外,公司於2022年還兩次向股東派發大額特別股息。 市場反應:消息公布後,燦谷周二股價微跌0.8%,目前公司股價處於52周的中間位置。 記者:陽歌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Mao Geping eyes listing in Hong Kong, but family-business may not be the cup tea of the market

毛戈平轉闖港交所 市場憂家族色彩濃

毛戈平化妝品尋求A股上市多年未果,今年1月正式轉向香港上市。公司近年銷售增長快速,但過份依賴創始人名氣可能是該公司最大的投資風險。 重點: 毛戈平超過九成營收來自彩妝和護膚產品,去年營收和淨利潤分別同比增長58%和88.6% 公司是典型的家族管理企業,6名執行董事中有5名是家族成員,包括毛戈平夫婦。 羅小芹 毛戈平因為《武則天》知名藝人劉曉慶化妝而在行內嶄露頭角,2000年創立毛戈平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毛戈平),於2016年12月以「A股國內彩妝第一股」聲勢申請上市,可惜事與願違,多次提交招股書均無功而還,公司本月8日轉移在港申請上市。 毛戈平的A股上市之路兜兜轉轉,與其業務表現關係不大,相反,近年公司化妝品銷售有不錯增長。它未能獲批,很大可能與監管機構顧慮公司收入過份依賴毛戈平的IP(知識產權)有關。 公司在招股書亦預警相關風險稱,核心產品以創始人命名,一旦毛個人存在不當行為,可能影響公司品牌形象,從而對公司的正常經營產生不利影響;又或如創始人未來減持、轉讓其持有股份或不再參與經營管理工作,均可能會對公司業務發展造成不利影響。 若論基本面,毛戈平近年在高端化妝品市場有不錯的表現。根據招股書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按2022年零售額計算,MAOGEPING品牌在中國頭十五大高端美妝市場排名十三,也是唯一的國貨美妝品牌,而排名較前的國際知名品牌包括法國L'Oréal、美國Estée Lauder和Nars等。 隨着國人審美和悅己意識增強,加上疫後消費品銷售回暖,去年化妝品銷售錄得穩步增長。根據《2023年中國化粧品市場行業發展與消費洞察》市調報告,去年中國化粧品行業市場規模約為5,169億元,同比增長6.4%,而同期毛戈平營收與淨利潤的增幅均跑贏整體化妝品市場。 去年盈收急升 在2021至2023年間,毛戈平營收分別為15.8億元、18.3億元和28.9億元,淨利潤分別為3.31億元、3.52億元和6.64億元,特別是去年,公司營收和淨利潤同比增長58%和88.6%。 過去三年,毛戈平的毛利率分別為83.4%、83.8%和84.8%,淨利潤率分別為21%、19.2%和23%。從成本結構看,營銷費用佔了大頭,甚至達到同期銷售成本的3倍以上,因疫情關係,2022年淨利潤率表現一般,幸好去年公司銷售成本同比雖增幅48%,低於營收和淨利潤的增幅,令淨利潤得以反彈,並超越2021年水平。 毛戈平目前擁有《MAOGEPING》和《至愛終生》兩大品牌,其中《MAOGEPING》為絕對核心品牌,該品牌在2021至2023年產品銷售收入佔比分別高達96.6%、98.4%和99%,正如前述,這是投資公司最大的風險所在。 從銷售渠道分析,去年線下直銷佔總銷售的51.7%,線上直銷佔33.5%。與再對上一年比較,線下與線上的銷售增長都有提速,只是線上直銷增速更快。線上渠道能夠快速定位目標消費群體,但通過線下終端體驗,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消費者對品牌的信任,所以線下銷售通常是化妝品公司重要的銷售渠道。 回顧過去三年,公司的經營現金流與營收同步增長,去年度經營現金流淨額約7億元,較2022年的3.9億元同比增長八成,至去年底現金等價物由2022年的8.88億元增長至11.37億元。然而,公司在港上市的招股書補充截至今年2月29日底止的數據,今年前兩個月公司現金等價物卻少了4.95億元,令流動資產淨值由去年底的11.7億元大減43%至今年2月底的6.65億元,公司未有披露原因,但相信與投資活動有關。 董事局屬毛家天下 還有一點值得投資者關注的是,毛戈平是一家典型的家族管理企業,創始人毛戈平及其配偶汪立群為實際控制人,持有公司57.26%股權,毛戈平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汪立群為副董事長,連同毛戈平的姐姐毛霓萍、毛慧萍和汪立群的弟弟汪立華,合計控制公司約82%股權。 此外,公司的6名執行董事中,5人分別為毛戈平夫婦及3名家族成員,只有宋虹佺是唯一以重要高層加入董事局,宋早於2002年加入,現為總裁兼MAOGEPING品牌事業部總經理,去年宋年薪為475萬元,年薪僅次創始人毛戈平的593.8萬元。 毛戈平的董事會架構可能是它過往成功的基石,也是一位專注品牌價值的創始人,以及執行力出眾的管理層共同努力的成果、但家族成員的管治模式最易受人詬病,因為很難排除實際控制人利用其控制權左右公司發展的重大決定,有可能造成損害公司及股東們利益的風險,這是認購該公司新股的投資者需要特別留意。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