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s sale of its China business to Baidu collapses

百度併購告吹 歡聚內地業務何去何從

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國業務售予百度,但計劃未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現在它可能會被迫以低得多的價格尋找新買主 重點: 歡聚宣佈將內地業務以36億美元賣給百度的三年多後,交易竟然終止 歡聚早在2021年就不再把國內直播業務納入其財報,同時還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直播公司       陽歌 對歡聚集團(YY.US)來說,新年並不快樂。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佈以36億美元(256億元),將國內直播業務售予百度(BIDU.US;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佈這筆交易時,歡聚似乎是其中的贏家,讓它能將敏感的國內直播業務出手,該行業已成為監管整頓的領域。除交易價格高之外,出售還會讓歡聚搖身一變,成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從事類似Bigo的直播業務,後者不受中國監管機構的管控,主攻東南亞、歐洲和中東市場。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將國內業務納入其財報,認為它們屬於非持續性業務,並在週一髮布的最新聲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報道稱,歡聚準備在交易完成後,將其在紐約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為往後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準備。 但現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將引發了一個更大的問題:這家公司接下來要怎麼走。此事再次突顯了在中國做生意面臨的巨大監管風險,因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獲得中國反壟斷監管機構的批准後而告吹。 投資者對交易終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歡聚的股價在消息公佈後的兩個交易日內下跌17%。拋售導致該股的遠期市盈率僅為8倍,是根據歡聚非中國業務的利潤計算的。這數字落後於快手(1024.HK)的16倍,但領先於約會應用摯文集團(MOMO.US)的5倍,後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來自直播服務。 說實話,市盈率低似乎是說得通,因為歡聚的非中國業務表現相對疲軟,去年三季度該業務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億美元,過去兩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來,中國業務似乎才是更讓公司擔憂。因為歡聚甚至沒有將這項業務計入其最新財報,如果不能迅速通過重啓與百度的交易,或賣給其他買家處置該業務,它可能不得不調整過去三年的所有業績。 百度和歡聚在各自的聲明中,均未就此事給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聲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終止交易的權利,因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終截止日,交易協議規定的前提條件「尚未全部滿足」。百度沒有細說,但在這份聲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須「獲得必要的政府監管部門批准」,意味雙方均未能獲得中國市場監管機構的批准。 不否決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敗並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報道,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這筆交易,那是在該交易宣佈約一年後。路透社的報道沒有給出直接原因,但當時監管機構已經開始了一場遏制行動,目的是防止影響力過度集中在幾家互聯網手上。 大約在同一時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否決了鬥魚(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併,那筆交易本可產生中國最大的直播遊戲公司。在歡聚集團和百度的案例中,監管機構實際上從未宣佈過否決,只是沒有給予批准。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最近對幾筆被受矚目的全球芯片企業合併案,都使用了這種「被動否決權」,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決了美國巨頭英特爾收購以色列高塔半導體的交易。但這是我們所知的,首次將這種做法用在純中資交易上。 在難以證明交易確實具有反競爭性的情況下,監管機構可能會使用這種方法,因為百度的主要業務是搜索和人工智能,這些業務與直播毫無關係。這種做法也不需要監管機構給出任何理由,因為它從未予以正式否決,這凸顯出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監管風險的不同尋常之處。  從一開始,投資者似乎就沒有對這筆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對歡聚國內視頻娛樂直播業務的估值為36億美元,但後者的總市值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近這個水平。在最近的拋售之後,該公司的市值只有20億美元,其中應該包括國內業務,以及總部位於新加坡的Bigo直播,該業務本應成為歡聚的主營業務。 雖然歡聚的整體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長2.2%,這是六個季度以來的首次增長。收入為4.94億美元,歡聚剔除中國業務後,佔公司三季度營收的87%。不過,2.2%的收入增長並不是什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尤其是對一家互聯網公司來說。 歡聚在聲明中表示,「正在尋求法律建議,並考慮所有可供選擇的方案」,這表明它認為仍有可能重啓這筆交易,並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沒有太多的法律選項,因為這筆交易的必要條件,顯然是中國監管機構的批准。 總而言之,歡聚集團可能需要為它的國內業務尋找新的買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國以外找到有興趣的買家,而大多數擁有必要資源的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經歷後,也不太可能有任何興趣。這意味最終歡聚或要將內地業務售給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遠低於百度的出價。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uya looks for stability in diversification

虎牙冀借多元化再成獨角獸

該公司在過去兩年遭受一系列挑戰,現在希望減少對直播遊戲收入的依賴而穩定下來 重點 虎牙三季度營收繼續大幅下滑,它希望通過8月宣佈的多元化計劃來改善 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盈利,但表示由於四季度季節性開支過大,該季度可能會錄得虧損       陽歌 老虎、獨角獸,還是兩者並存? 這是潛藏在直播遊戲公司虎牙(HUYA.US)背後的一個關鍵問題。這家名為「老虎牙齒」的公司公佈最新業績顯示,三季度業務繼續快速萎縮。儘管如此,投資者似乎對這份報告頗為滿意,在公告發佈後的兩個交易日里,公司股價上升了12%。 該股實際上在過去六個交易日里,已經上漲了逾20%,推動虎牙市值達到9.2億美元(66.6億元),迅速逼近躋身「獨角獸」行列的10億美元大關,因此也帶來了在本文開頭提出的那問題。 話雖如此,虎牙早前估值曾遠超10億美元,該股在2018年IPO後曾風光一時,一度是現股價的接近10倍,當時中國直播行業蓬勃發展。在那之後,虎牙及其行業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沒有一件是正面的。 首先是2021年,中國市場監管機構否決了虎牙與競爭對手鬥魚(DOYU.US)合併的計劃,交易是由同為兩家公司大股東的騰訊(0700.HK)策劃,本可以讓中國直播遊戲領域出現一個絕對的領導者。這次挫折之後,政府又在過去兩年向直播公司發佈一系列限制措施,意在控制未成年人過度玩遊戲。 最近,長期擔任虎牙首席執行官的董榮傑因「個人原因」於8月突然離任,促使董事會任命兩名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並同時尋找長期替代人選。 規模約為虎牙三分之一的鬥魚也面臨著領導層危機,據報道其首席執行官陳少傑於上月突然失聯。媒體猜測可能與一項調查有關,該調查涉及鬥魚服務中的色情內容,但該公司尚未置評。鬥魚通常會與虎牙在大約同一時間公佈最新業績,但這次尚未宣佈三季度財報的發佈日期。 在如此動蕩的背景下,虎牙的收入從2021年底開始收縮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種趨勢延續到三季度,收入同比下降30%至16.5億元,不過分析機構預計,它在明年的下降速度會有所放緩。 為了穩定局勢並恢復增長,公司於8月宣佈了一項多元化計劃,擬進軍爭議較少的遊戲相關服務,如遊戲分發、遊戲道具銷售以及遊戲廣告等不易受到監管打擊的業務。公司目前的大部分收入(超過 90%)來自其核心的直播遊戲服務。 「隨著我們意識到內容和運營之間出現的協同效應,遊戲相關服務將對直播業務起到補充和增強作用。」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黃俊洪在公司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本季度,我們主要聚焦在與遊戲工作室推動合作關係,並構建支持這些新型服務所需的業務基礎設施。」 難以實現的利潤 我們可能需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虎牙戰略轉變的初步結果,不過投資者似乎認為,該公司最困難的時期可能已經過去。虎牙將提供的許多遊戲服務都涉及與其他企業的交易,這應該有助於它目前幾乎全依賴消費者支出的局面。儘管如此,由於中國的網遊行業還經常受到監管收緊的影響,意味著即使它的商業模式變得更加多元化,打擊也還是不可避免的。 至此,我們還是仔細看看虎牙的最新財報情況。與前兩個季度營收各20%左右的降幅相比,三季度30%的降幅實際上是加速了。 最近的下滑是由核心直播業務同比下降24%所致,該業務佔虎牙本季度收入的93%。它將原因歸咎於虎牙直播服務的付費用戶數量出現了相類幅度的下降。 至少部分下降似乎與去年同期強勁的網絡遊戲活動有關,當時在中國新冠清零政策的最後階段,許多人被迫長時間呆在家裡。政策隨去年年底取消,年輕人一般恢復了典型的活動模式,即更多時間在戶外,而不是坐在電腦屏幕前。 三季度虎牙的整體收入也受到重創,廣告收入大幅下降68%至1.16億元。公司歸咎於「內容轉授權收入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虎牙最近一個季度的支出同比僅下降20.7%,遠低於收入下降的幅度。受此影響,公司毛利率受到擠壓,由上年同期的14.4%下降0.5個百分點至13.9%,影響了公司的利潤,從一年前的6,040萬元縮減至1,210 萬元。 公司在今年前三個季度實現了盈利,但它表示,由於四季度有很多大型遊戲活動,預計季度內支出會激增。因此,虎牙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兼財務副總裁吳欣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可能會在本季度出現虧損。  分析機構預計虎牙四季度會錄得虧損,但認為它明年將恢復盈利。目前的市場盈利預期使虎牙的預期市盈率達到64倍,看起來相當高。相比之下,鬥魚和另一家大型直播公司快手(1024.HK),目前的預期市盈率分別為14倍和19倍。 這似乎表明投資者比較看好虎牙將東山再起,對其股價給予很大的期望。然而,如果未能滿足預期,則可能令股價承壓,從而危及公司重新進入「獨角獸具樂部」的機會。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ouYu chases hardcore gamers

大幅瘦身專注硬核玩家  鬥魚擬變身凶猛「戰鬥魚」

這家遊戲直播公司在削減40%的成本以抵消24%的收入下降後,二季度連續三個季度實現盈利 重點: 鬥魚二季度收入下降24%,但依然連續三次錄得盈利,因為支出的削減幅度更大 由於中國整頓未成年人過度玩遊戲,該公司似乎正在把重心轉向硬核遊戲玩家   陽歌 遊戲直播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首席財務官曹昊對「穩定」這個詞有著不尋常的理解。  「2023年二季度,我們的財務業績依然穩定。」他在週一開市前公佈的最新季度業績報告中說。「穩定」是指鬥魚二季度收入下降24%嗎?亦或是指該公司付費用戶減少40%? 但儘管出現了這麼大的降幅,該公司二季度依然設法連續第三次實現了季度盈利,結束了去年大部分時候的持續虧損。 不管穩定與否,如今對鬥魚(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戰鬥魚」)來說,「令人難以置信的瘦身魚」這個名字可能更恰當。這是因為該公司成功削減了運營費用,幅度甚至超過了其收入的下降,從而使其能夠在最新報告期內錄得利潤。 鬥魚的故事以及它最近似乎比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虎牙(HUYA.US)更受投資者青睞的原因,可主要從兩個部分來看。 最大的一部分是鬥魚的快速瘦身,這是中國遊戲營運商面臨的環境迅速惡化導致的。推動這場動蕩的是中國的各個監管機構,它們在過去兩年不斷整頓遊戲公司,限制一種他們認為對中國年輕人有害的消遣方式。 2021年出台了一項新規定,禁止未成年人每周玩電子遊戲的時間超過三個小時。這立即減少了鬥魚一些最衷的用戶花在這個愛好上的時間。到去年5月,監管機構又宣佈了進一步收緊的新規,限制未成年遊戲玩家給最喜歡的直播主播打賞的金額,這是對鬥魚其他主要收入來源之一的第二次打擊。 隨著這一切的發生,鬥魚的收入增長發生了逆轉,並在2022年初開始萎縮。二季度這一趨勢仍在持續,鬥魚報告其收入降至13.9億元,同比下降24%,比 2021年三季度的巔峰水平低40%左右。 不過,鬥魚並沒有坐以待斃。相反,它開始了一場積極的成本削減行動,試圖將自己「調整」到更可持續的規模。去年,該公司全面削減營銷、研發和一般及行政開支,將運營成本削減了32%。據報道,在中國互聯網公司裁員浪潮中,該公司去年還削減了30%的員工。 鬥魚在最近一個季度加快了成本削減的速度,總營運費用從去年同期的3.4億元下降40%至2.04億元。 由於「規模調整」和由此帶來的成本節約,鬥魚得以在最近的報告期錄得季度盈利680萬元,這是連續第三次實現季度盈利,結束了去年大部分時間的一連串季度虧損。彼時,它正在經歷艱難的調整。其調整後的淨利潤(不包括員工的股票薪酬)表現甚至更好,在最近一個季度翻了一番多,達到6140萬元。 瘦身的積極影響也體現在公司的資金儲備上,其現金規模從去年底的68億元小幅上升至6月底的70億元左右。 追求鐵桿玩家 考慮到這個更大的縮減主題,我們將在文章的後半部分更仔細地研究鬥魚最近故事的第二個主要部分。簡而言之,該公司似乎放棄了之前為了數字好看而追求用戶數的策略,轉而專注於獲得鐵桿玩家(也叫硬核玩家)。這個群體無疑是最有利可圖的,因為他們的在線時間更長,而且購買虛擬遊戲配件,以及為自己喜歡的玩家和主播打賞的意願更強。 鬥魚CEO陳少傑在公告中說,「我們專注於成功地維護我們的核心用戶,推出更多高質量、高交互性的內容,以促進我們社區的互動,並進一步提升用戶體驗。」這一表態似乎是指更多地關注鐵桿玩家。 鬥魚最近一個季度的用戶數急劇下降,顯然是因為該公司強調了用戶的質量而非數量,這進一步證明該公司關注重點的轉變。該公司本季度的平均移動月活躍用戶數(MAU)為5,030萬,比去年同期的5,570萬下降了約10%。 但降幅最大的是季度付費活躍用戶,從去年同期的660萬下降到400萬,降幅近40%。相比之下,該公司的直播收入(約佔總收入的90%)本季度同比下降了29%,降幅更溫和。由此可見,許多離開的付費用戶消費水平相對較低。 投資者似乎對鬥魚將關注點放在更為硬核的玩家身上的瘦身努力表示青睞。消息公佈後,該公司股價週一上漲近2%,不過今年以來仍下跌了約21%。但值得注意的是,鬥魚的跌幅比規模更大的虎牙溫和,虎牙和鬥魚一起掌控著中國70%的遊戲直播市場。 多年來,虎牙顯然更受投資者青睞,這可能是因為它的規模更大,按市值計算大約是鬥魚的兩倍。但在今年鬥魚的股價跌幅小於虎牙之後,兩家公司目前的市銷率大致相當,約為0.45倍。不過,不要高興得太早,我們應該指出,這個數字相當低,規模更大的短視頻公司快手(1024.HK)目前的市銷率為2.3倍,更像是一家科技公司。 由於中國遊戲市場的不確定性,鬥魚和虎牙目前的估值都相當低迷。但是,如果你認為最近在監管方面可能放鬆,並且你喜歡更專注的鬥魚,那麼該公司可能會在中國龐大但不穩定的遊戲市場上成為一條更凶狠、更精幹的鬥魚。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欲訂閱詠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