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Bio to be bougth by Genmab

普方生物賣盤 中國藥企的出路?

最近多家中國相關的創新藥企被大型外國買家收購,該公司是其中最新一員 重點: 抗癌藥物製造商普方生物宣佈,丹麥公司Genmab將以18億美元收購它 這是過去四個月里第四家被外國公司收購的中國相關創新藥企       陽歌 在單打獨鬥多年後,中國創新藥企可能終於開始意識到,有個富裕的金主來料理自己的財務會輕鬆得多。普方生物成為其中最新一員,該公司上周宣布,丹麥公司Genmab A/S(GMAB.US)將以18億美元現金收購它。 過去四個月里,突然出現了一連串涉及中國創新藥企的類似交易,這是其中的最新一筆。一開始是英國巨頭阿斯利康(AZN.L)去年12月,宣布將以高達1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亙喜生物。此後,至少又出現了三筆涉及收購中國藥企的交易,包括普方生物這筆交易在內,總交易數量已達到四筆。 今年才過去幾個月,意味著在今年剩下的時間里,我們很可能還會看到更多這樣的交易。我們稍後再來細說每一筆交易,它們中既有上市公司,也有非上市公司。但首先,我們來看看是什麼推動了這一新趨勢,以及為什麼花了這麼長時間這個趨勢才開始出現。 之前中國創新藥企基本上不會出現在外國股票市場上,直到2018年香港修改規則,允許此類公司上市(現在這類公司多數在香港上市)。在改變規則之前,香港要求大部分公司必須實現盈利才能在主板上市,而這個條件幾乎所有初創藥企都達不到。 規則變化推動大量公司在香港上市,也帶動了少量公司在美國上市,比如亙喜生物。這些公司大部分是研發前沿藥物的,其中很多藥物使用新一代高度靶向性療法來治療癌症。 在西方,此類公司通常會通過私人渠道獲取資金,直到研發的藥物進入後期臨床試驗階段。到那時,如果結果看上去很有希望,像阿斯利康這樣財力雄厚的大藥企,通常會介入並收購這些規模較小的初創公司,這些初創公司的投資者則會獲得可觀的利潤。 但中國的情況有所不同。很多旗下藥物前景明朗的中國公司不是把自己賣給大公司,而是選擇自己上市,為耗資巨大的藥物研發提供資金。它們之所以能這麼做,是因為股市投資者願意以高估值購買它們的股票,即便大部分公司還需要數年才能盈利。 香港改變規則後不久,投資者對這些公司興趣濃厚,但過去三年里,濃厚興趣轉變成了悲觀情緒,導致許多上市藥企的股價暴跌。最初看好它們部分源於對中國市場寄予厚望,很多公司都計劃在中國銷售自己的藥物。 事實證明,這些希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中國通常要求提供大幅折扣,才會將藥物納入多數中國民眾的醫保。這一現實,加上新藥研發耗資巨大,導致很多公司的盈利被推遲數年。與此同時,股票買家對這些公司的耐心和興趣都在迅速減弱。 中美混血 瞭解了這個背景後,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Genmab計劃收購普方生物的交易。儘管普方生物自稱總部在西雅圖,但它與中國有著密切的聯繫,因此是一個中美混血兒。公司把它的研發中心放在了蘇州。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趙柏騰是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他本科畢業於北京大學,在得克薩斯大學獲博士學位。 公司有三款藥物處於臨床試驗階段。其中,最先進的藥物是rinatabart sesutecan (Rina-S),這是一款用於治療卵巢癌和其他實體瘤的尖端抗體藥物偶聯物(ADC)。該藥目前處於二期臨床試驗階段,並在今年1月獲得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快速通道資格,這將有助於更快地將其推向市場。 就在兩個月前,普方生物宣佈完成了1.12億美元的B輪融資。公司的投資者包括奧博資本和禮來亞洲基金,後者是美國制藥巨頭禮來(LLY.US)在亞洲的風險投資公司,最近宣佈的幾家中國公司收購交易中都能看到這兩家公司的名字。 另外兩筆收購都是上個月宣佈的,全是非上市公司。腎臟藥物製造商信瑞諾表示,將被瑞士制藥巨頭諾華 (NOVN.SW)收購,但沒有透露收購條件。在另一筆交易中,精准癌症治療藥物製造商葆元醫藥表示,將以全股票交易方式被Nuvation Bio Inc. (NUVB.US) 收購。葆元醫藥表示,作為交易的一部分,它將持有Nuvation約33%的股份,按照Nuvation目前的市值計算,葆元醫藥的估值為2.4億美元。 這些交易涉及的金額各不相同,從葆元醫藥的2.4億美元到普方生物的18億美元,範圍涵蓋了大多數上市中國藥企的估值。四筆交易中有三筆涉及非上市公司,這一事實似乎表明,IPO前的制藥商可能是更受歡迎的收購目標,這可能是因為它們更需要現金。 但上市公司也可能越來越多地成為收購目標,因為許多公司發現,要讓股市投資者繼續拿錢為它們的虧損業務埋單變得越來越困難。這類被收購的目標,可能包括與禮來等外國公司有關聯的藥企,例如1月在美國上市的博悅生物(AVBP.US)和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宜明昂科(1541.HK)。 這些公司大多擁有前景不錯的藥物,對於現金充裕的大型買家來說,這些藥物將成為其產品組合中的重要補充。現在,這些中國初創藥企終於意識到,單靠自己的力量建立一家新的制藥公司是相當困難,而把自己賣給一個有錢的支持者往往會容易得多,因為後者可以為它們的虧損運營埋單。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ArriVent makes IPO

抗癌藥成功在望 ArriVent一洗中概股頹風

這家醫藥初創公司在三大投資銀行承銷的IPO中籌集了1.5億美元,首個交易日股價上漲 11% 重點: ArriVent在IPO中籌集了1.5億美元資金,是過去兩年紐約表現最強勁的中國相關IPO之一 公司已獲得伏美替尼(Fumonertinib)除大中華區外的全球授權,這是一種用於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高度靶向藥物      陽歌 最近,中國醫藥股在華爾街不太吃香,大幅虧損加上北京嚴格管控價格,使其難以盈利,投資者為此失去了耐心。但生物科技公司ArriVent BioPharma Inc (AVBP.US)證明是一例外,其IPO表現強勁,股價在週五首個交易日上漲 11%。 在與中國相關的新股發行中,這次IPO看上去很不尋常,除了上市首日大漲外還有很多原因。其承銷商中有高盛、花旗和傑富瑞為首的一流投資銀行。過去兩年,由於美中監管之爭,這些銀行基本上都回避中國公司在紐約的上市,不過由於那些問題基本已解決,它們正在慢慢重返市場。 此次IPO之所以值得關注,還因為市場對其股票的需求相對強勁,促使承銷商將發行規模從一周前最新招股說明書中原定的830萬股增加到最終的970萬股。公司將發行價定在發行區間的中位數,即每股18美元,共籌集資金1.75億美元,是自2021年底生物科技公司聯拓生物(LIAN.US)籌集3.25億美元資金以來,中國公司在紐約規模最大的IPO。 ArriVent的強勁表現與近來投資者紛紛逃離境外上市的中概股形成了鮮明對比,隨著對中國經濟不景氣的擔憂加劇,很多中國股票跌至歷史低點。 那麼,ArriVent是如何做到?首先,我們需要指出,該公司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家中國公司,儘管它與中國聯繫緊密。其主要資產是伏美替尼,一種高度靶向的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突變選擇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劑,用於治療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 伏美替尼實際上是由上海艾力斯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88578.SH)研發出來的,這是一家中國公司,由兩名現居中國的醫生創辦,他們都有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背景。這款藥已在中國獲批,為艾力斯帶來了巨額利潤,公司報告去年前個三季度收入增長160%,達到13.5億元。然而,更令人驚嘆的是,艾力斯同期利潤為4.1億元,同比增長七倍多,這對於此類年輕的醫藥公司來說實屬罕見。 艾力斯在2021年向ArriVent授予了伏美替尼在大中華區以外所有市場的許可權,當時ArriVent剛成立。從艾力斯當時發布的公告來看,根據協議,ArriVent支付了4,000萬美元的首付款,並同意向艾力斯轉讓部分股權。此外,艾力斯表示ArriVent將提供可高達7.65億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可高達兩位數的銷售提成。 大牌支持者 考慮到這些背景和強勁的上市表現,我們將在文章的後半部分來更仔細地研究ArriVent的歷史,和它現在面臨將伏美替尼推向市場的路徑,以及它正在研發的其他藥物情況。公司於三年前由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姚正彬和公司負責研發事務的總裁Stuart Lutzker創辦。 姚正彬此前在一家名叫Viela Bio的公司有過類似的經歷,他從英國制藥巨頭阿斯利康 (AZN.US)拿到一系列治療藥物授權,2018年與人共同創立Viela Bio,後來以31億美元的價格將其賣給了Horizo​​n Therapeutics。這為預測ArriVent的未來,提供了線索,姚正彬可能希望最後把公司賣給其他企業,大賺一筆。 到目前為止,公司進行了大量融資,這對於醫藥初創企業來說是非常典型的做法。它在2021年成立時籌集了1.5億美元,投資者包括國內的高瓴資本、禮來(LLY.US) 的禮來亞洲基金和奧博資本等知名巨頭。去年,公司又籌集了1.55億美元,另一家著名投資機構紅杉(前身為紅杉中國)也加入了進來。 雖然伏美替尼已經在中國獲得批准,但在美國,該藥物仍在接受測試,目前正處於最後的三期臨床試驗階段。去年10月,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授予該藥「突破性」地位,這是對「與現有療法相比可能有實質性改善」的藥物的重大鼓勵。這種認證通常有助於藥物更快地通過漫長而繁復的監管審批程序。 與很多類似藥物初創公司一樣,ArriVent目前沒有任何收入,在伏美替尼的試驗階段還處於虧損狀態。招股說明書顯示,該公司在2022年淨虧損3,690萬美元,去年前九個月又虧損了4,810萬美元,自成立以來累計虧損1.367億美元。鑒於公司在IPO之前籌集了3億美元的資金,通過IPO還募集了2億美元,因此至少在未來幾年內,公司的資金應該都會比較充裕,它正努力爭取讓伏美替尼獲批上市。 除了伏美替尼,該公司還在與Aarvik共同研發一種抗癌藥物,儘管該藥物的開發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因此,很明顯,該公司目前將大部分賭注押在了伏美替尼上。 就估值而言,ArriVent的最終估值應該與艾力斯接近,後者目前的市銷率為5倍,市盈率也同樣強勁,為38倍。當然,一切都將取決於伏美替尼在美國的進展,不過目前來看情況肯定是積極的。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我們甚至可以想象這樣一種場景:ArriVent公司還沒有取得第一筆收入,就被一家大型全球制藥公司高價收購了。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康乃德新藥數據出爐 投資者反應不如預期

在發佈其特應性皮炎藥物的2b期臨床試驗數據後,公司股價下挫,該藥物是達必妥的潛在競爭者,後者是一款大獲成功的藥物,由再生元和賽諾菲聯合開發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