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nded in 2012, Modern Dental principally makes and sells dental products from production facilities initially in China and later expanded to Vietnam, Europe, North America and Australia.

快訊:歐洲業務表現理想 現代牙科收入增長

最新:現代牙科集團有限公司(3600.HK)周四宣布,今年第一季收益總額按年增加6.2%至8.37億港元,主要因為歐洲業務錄得16.6%收入增長。 利好:由於自去年下半年起,中國內地逐步全面實施帶量採購政策,該公司內地業務期內銷售額,錄得約7%的按年增幅。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北美實驗室業務MicroDental銷售額下降約4%,主要受到種植牙治療的需求減少,以及美國經濟疲弱的影響。 深度:現代牙科成立於2012年,主要從事生產及經銷義齒器材業務,其生產設施最初設於中國,後來擴展到越南、歐洲、北美和澳洲等。該公司於2015年在香港上市,籌集10.5億港元,其後收購一系列全球品牌,更逐步將生產員工擴大至去年底的超過4,800人。自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發後,其業務近年仍持續增長,去年的收入創新高,並預計全球對義齒的中長期需求將會持續。 市場反應:現代牙科周五股價下挫,中午收市跌4.2%至4.57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高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現代牙科維持增長 家族控制卻成隱憂

這家齒科集團第一季營收增長18.3%,但它由單一家族控制這一點,可能限制了它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重點: 今年前三個月,受歐洲和中國市場的強勁推動,現代牙科收益增長至7.88億港元 這家全球高科技牙科產品和服務供應商在歐洲市場的收益增長30%,大中華區增長24%   譚英 現代牙科集團有限公司(3600.HK)上周發佈的第一季更新受到了投資者的歡迎,因為它報告其產品銷量件數增長17.7%,每件產品平均售價上漲2.5%。總部位於香港的該公司銷售的「數碼化解決方案」,讓牙科醫生以及其主要客戶——醫院和牙科實驗室能夠利用3D,也就是電腦輔助設計與製造(CAD/CAM)牙科工程進行傳統牙齒整形工作。 在一周前發佈第一季更新後的幾天裏,這份樂觀的報告促使該股上漲近14%。該公司未在其自願披露的報告中提供任何盈利數據,投資者要等到8月該公司公佈正式的中期業績時,才能了解相關情況。 不出所料,現代牙科市值僅27億港元(24.5億元),與行業巨頭相比估值相當低。其往績市盈率為12倍,不到雅培(ABT.US)的31倍、美敦力(MDT.US)的29倍,以及國內同行邁瑞醫療(300760.SZ)約36倍的一半。 股票被低估可能是投資者重新審視該公司的原因,如果它能夠解決企業由單一家族控制的話。 現代牙科在全球牙齒修復市場中佔有一席之地,該市場預計到2020年達到306億美元(2,176億元),並在2021年至 2030年期間每年增長12.4%。這使它有機會憑藉其製造牙冠和牙橋等固定牙科設備的實力,並利用相對較新的數碼技術,讓定制產品的規模化和降價成為可能,成為其所謂的「牙科生態系統」中的領導者。 由它位於中國的生產設施生產的「數碼化解決方案」件數去年增長了82.5%,達到549,736件,令人印象深刻,最新的季度數據似乎表明這一趨勢仍在繼續。推動增長的因素包括技術不斷進步、社會老齡化和全球中產階級規模不斷壯大,他們渴望通過好看的牙齒來彰顯自己的地位。 現代牙科的「秘密武器」可能是它一心一意地專注於數碼化,以及它同時銷售的口內掃描器在後疫情時代大受歡迎。董事會主席陳奕朗醫生表示,公司正在發展成為一個「完整的牙科生態系統,以支援我們的客戶」,構建由其自有產品,以及通過合資企業和分銷安排提供的產品與服務組成的強大組合,擴大覆蓋範圍。 傳統牙科使用的是人工方法,延續了數千年前的傳統,比如早在西元前2000年,中國就用竹釘進行口腔調整。高科技口腔內掃描器是現代牙科業務的關鍵組成部分,最早出現於80年代初期。但在後疫情時代,它們得到了強力提振,因為有了它們,牙醫和技師可以避免與可能傳播疾病的牙齦和牙齒親密接觸,轉而使用鐳射來開發患者頜骨的精確模型。 現代牙科試圖將其數碼化優勢以及龐大的產能作為主要賣點。該公司自2013年開始營運自己的集中化生產設施,最初是在中國,現在已擴展到越南。它還在歐洲、大中華地區、北美和澳洲的主要市場設有四個數碼化生產中心。 全球擴張 該公司於2015年在香港上市,當時籌集了10.5億港元。之後,它充分利用這筆資金,收購了一系列全球品牌,並將生產團隊擴大至目前的4,000名技師。它的增長主要是通過收購和合資方式實現,而非自然生長,這增加了它的債務負擔。但該負擔仍在可控範圍內,它報告的淨債務為6.4億港元,22%的負債率相對較低。 現代牙科從香港起家,產品主要面向大中華區客戶。早在九十年代後期,它就開始通過分銷商測試歐洲市場,並於2013年開始通過收購歐洲的協力廠商分銷商進行國際擴張,隨後是美國和澳洲。 雖然這些交易給利潤率造成了壓力,但也給現代牙科帶來了數以百計的新客戶。Labocast集團是它最早的一批收購目標之一,自1996年以來,該集團一直是它的法國經銷商,現代牙科於2011年將其收入旗下。在那之後,它對北美、歐洲、澳洲和馬來西亞的製造商和分銷商進行了類似的收購,使其擁有了今天廣泛的全球足跡。 儘管如此,現代牙科最新公佈的2022年年報卻令人失望。全年收入下跌4.2%至28.3億港元,淨利潤更跌38.8%至2.21億港元。2022年的收入主要受到新冠疫情影響,疫情導致中國的牙科診所和醫院關閉長達數月之久,而且很多人因擔心感染而避免前往此類場所。 該公司還受到中國政府2022年1月出台的新規打擊,該法規將種植牙納入中國的國家集採體系,從而降低了種植牙的成本。此舉影響了現代牙科面向中國數千家公立醫院利潤豐厚的業務,這些醫院佔據了中國種植牙市場的半壁江山。 該公司銷售市場的地緣多樣性,有助於保護它免受個別市場出現這種重大變化的影響。在第一季,大中華區約佔其收入的22%,而歐洲和北美分別為44%和25%。歐洲和中國市場在第一季的增長最為強勁,這兩個地區的收入分別增長了30%和24%。 儘管雄心勃勃,但現代牙科的股票多年來表現一直不盡如人意。該公司週二收市價為2.72港元,較4.29港元的發行價低了近40%。 這種令人失望的表現可能部分是因為其流通量有限,導致喜歡購買大股份的大型機構無法投資。在上市時,控股的陳氏家族擁有現代牙科46%的股份,而該公司目前約3.19億股流通股——約佔總流通股的三分之一,以目前的價格計算,價值僅1億多美元。 毫無疑問,主席陳奕朗的家族掌管著這家公司,繼承了父親陳冠斌創辦的企業。陳冠斌是一名牙科技師,1986年跟哥哥一道在香港創辦了現代牙科。陳氏家族對該企業的牢牢掌控,可能會令一些投資者對該公司的治理感到擔心。 也許該家族可能會考慮降低持股比例,或引入更多外部經理人和獨立董事,作為吸引投資者並為它的股票注入新活力的一種方式。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