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 Tea brews up IPO-funded small-town expansion plan

攻下沉市場廣開分店 綠茶謀上市重拾光輝

連鎖中式餐廳綠茶集團第四次向港交所申請上市,計劃集資廣開分店 重點: 綠茶全國共有382家分店,盈利接近3億元 集團主力只有「綠茶」一個品牌,翻枱率平均每天3.3次 劉智恒 夫妻創業聽起來總是動人,奈雪的茶(2150.HK)源自趙林與彭心的一段相親良緣、滬上阿姨來自單衛鈞與周蓉蓉夫婦閒逛上海弄堂得出的靈感,綠茶則是黃勤松及單長梅在西湖邊的故事。 綠茶餐廳的成立,或許是一個偶然。2004年黃勤松及單長梅在杭州西湖區開設綠茶青年旅舍,招待來自各地的背包客時,意識到在提供食物方面,怎樣可適合不同地方的顧客,於是嘗試融合各方菜式,並成功創出幾道名菜。許多並非旅客也到來光顧用餐,夫婦見大有商機,遂於2008年在杭州西湖邊開設第一家綠茶餐廳。 上市舉棋不定 經過十多年發展,綠茶愈做愈大,2021年綠茶集團有限公司先後兩次向港交所申請上市,到2022年初雖順利通過聆訊,但因未有開展招股工作而失效。同年4月捲土重來,但10月時又過期失效。 上市遲遲未能成事,有估計是當時港股市場氣氛問題,令綠茶臨陣退縮。然而黃勤松沒放棄要登上港股這個大舞台的目標,近日再向港交所遞交申請,據上市文件披露,2021至2023年,集團收入分別為22.9億元、23.8億元及35.9億元,股東應佔溢利為1.14億元、1.66億元及2.96億元。 截至申請上市前,共有382間分店。黃勤松今次在港上市志在必得,準備工夫十足,為要增加在港的知名度,已在銅鑼灣希慎廣場租用位置,將於今年8月開設首間綠茶餐廳。 過氣網紅店 曾幾何時,綠茶的中式風格裝修,配以獨創的特色菜品,在內地異常火爆,一度是網紅的打卡餐廳。近年在競爭者不斷加入,都費盡心思在門店裝修上下功夫,營銷上又別出心裁,推陳出身,綠茶的特點就顯得沒有那麼搶眼,甚或有點遜色,有聲音更批評綠茶是過氣的網紅店。 菜品方面,綠茶缺乏創新,或者應該說,集團曾努力開發新菜式,卻始終未能創出爆款食品;結果多年以來,還是要靠「麵包誘惑」及「綠茶烤雞」等老一代產品為賣點,然而年青一代貪新忘舊,喜愛新鮮,加上競爭對手的模仿,製作相同食品,在雙重打擊下,即使招牌食品的受歡迎程度也江河日下。 翻枱率亦是一大困擾綠茶的問題,王勤松早於2014年接受媒體訪問時,曾透露翻枱率對綠茶來說是命脈,只有滿客後的翻枱率才能賺錢。一天翻枱率達4次才可保本,最高效益則是7次。 然而,當看看申請文件,綠茶過去三年的每日平均翻枱率為3.23次、2.81次,及3.3次,就連王勤松口中的四次也不到,若然王勤松之前的說法今天仍有效,那綠茶的利潤豈不大受影響。 王勤松夫婦也嘗試在綠茶品牌外,能創出另外的副線或子品牌,2016年推出西餐品牌Playking,一年內在6個城市開設14家分店。但在內地經營西餐並不容易,最後亦要陸續關門。至於另一主打燉品的「關東造」,也以失敗告終。多次努力亦未能打造出另一品牌。相反競爭對手九毛九(9922.HK)就成功創立太二酸菜魚,後者更後浪推前浪,超越九毛九成為頭號品牌。 成敗還看下沉市場 翻枱率未有達標的同時,人均消費亦停滯不前,過去三年分別為60.5元、62.9元和61.8元。在每家分店盈利有限的情況下,集團每年要提升財務報表的盈利,只能靠增加分店去推動整體收入與利潤,簡單講是以量為主。綠茶整個集團的開店目標,今年至2027年分別是112家, 150家, 200家及213家。 增加分店的部署上,一線城市的佈局已相當廣,想拓展更大的市場,目光就要放在下沉城市。集團計劃加快在二三線城市的開店步伐,今年至2027年的目標為60家、115家、134家及156家。 不過,下沉市場也不是容易拓展,綠茶的競爭對手小菜園及太二等,亦正準備投入龐大資源去攻克二三線市場,都要爭奪下沉市場的消費者,更別說當地市場原有的地頭龍,競爭肯定更激烈。 綠茶的如意算盤能否敲得響,首要看開店能否達標,這方面又很視符能否成功上市集資,取得一定資金去開疆拓土。不過目前九毛九的市盈率只有11倍,海底撈(6862.HK)也不過16倍,綠茶應如何定價確是費煞思量。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June Yang, who is credited with steering Haidilao into profit after the pandemic, has moved to the CEO post at the hotpot chain’s international arm, Super Hi, two months after its U.S. IPO.

海底撈換帥 功臣楊利娟轉戰特海國際

特海國際公佈,委任楊利娟為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官,而她正是帶領海底撈扭虧為盈的主要功臣 重點︰ 特海國際首季受到匯兌損失拖累,錄得虧損446萬美元,去年同期淨利潤則為562萬美元 公司積極發展國際市場,最近更於美國上市   裴梓龍 今年5月17日,海底撈(6862.HK)老闆張勇收穫了第四個IPO,主打海外業務的特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9658.HK; HDL.US)繼在香港上市之後,再登上美國納斯達克,每股定價19.56美元,掛牌首日曾大漲50%,但無以為繼,當天收市僅漲14%,其後更跌破招股價。 近年,海底撈董事長張勇積極擴展海外市場,今年第一季淨增加四家海底撈餐廳,海外餐廳總數增至119家,主要集中在東南亞市場。這次把海底撈的國際業務──特海國際安排到美國雙重上市,估計也是希望增強在國際市場的曝光率。 特海國際上週二公佈了今年首季度業績,由於受到其他貨幣兌美元持續貶值影響,導致未變現淨匯兌損失增加1,120萬美元,拖累整體虧損446萬美元,扭轉去年同期賺562萬美元的美好開局。 其次,公司首季經營收入按年增長15.7%至約1.8億美元,公司稱是因為國際市場持續復甦、翻枱率提高和客流量增加,以及持續擴張和品牌影響力提升,其中整體平均翻枱率及同店平均翻枱率達每天3.9次,去年同期為每天3.3次。 雖然特海國際整體虧損,但經營利潤其實按年增長了9.7%至1,240萬美元。不過,令投資者較擔心的是經營利潤率,由去年的7%降至6.6%,主要因為原材料及員工成本上升、政府補助收入減少,以及上市開支影響。事實上,在持續擴張下,特海國際的原材料及易耗品成本按年增加16.5%,至6,280萬美元,員工成本增幅也達到19.8%,達6,360萬美元。 張勇的海底撈憑一系列特別服務,例如員工跳科目三、免費美甲、洗頭、變臉秀、拉麵表演等在中國走紅,不過新冠疫情時一度誤判形勢瘋狂開店,導致財政急速惡化,2020年底啟動大規模關店裁員的「啄木鳥計畫」。 2022年下半年疫情好轉,張勇又實施「硬骨頭計畫」,重開之前關閉的門店,最終成功從2021年的虧損41.6億元,到2022年扭虧為盈賺13.7億元。然而眾所周知,國內火鍋市場目前已經陷入「內捲」,競爭十分激烈,面對近年新興的潮汕牛肉、椰子雞等新興火鍋,加上消費降級,走高端市場的海底撈在國內也陷入苦戰,擴張海外市場正是一大出路。 預計加快海外開店 就在這時,海底撈及特海國際在6月21日突然發佈公告,成功帶領海底撈扭虧為盈的楊利娟辭任海底撈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官,轉任特海國際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官,而海底撈副總經理並負責投資業務的苟軼群升任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官,7月1日生效。 1995年加入海底撈的楊利娟從底層服務員開始,前後擔任過領班、店經理、社區經理及大區經理等,2018年升任海底撈首席營運官,2021年8月接下了海底撈執行董事兼副首席執行官,執行張勇的兩項計畫,絕對是海底撈一大功臣。 被張勇重用的楊利娟這次加入特海國際,瞬間引起廣泛關注,因為楊利娟分別在2012年、2013年主導海底撈進軍新加坡及美國,為集團在國際市場打下基礎,特海國際也在公告中說明了楊利娟的重要任務,就是希望她「能夠帶領集團進一步提升管理能力和經營水平,更好地擴大國際市場的顧客基礎,並更加深入的開拓新市場和新賽道。」 說穿了,就是希望楊利娟能將在國內成功實行兩項計畫的經驗,複製到海外市場,這也意味張勇未來的戰略重心將轉移至海外,海外市場也將成為新的增長動力。 獨立分析員鄒家華認為,特海國際在美國上市後,淨現金有兩億美元,「相信今年及明年會加快開店,加上已成國際品牌,有一定成本優勢。但是,海外火鍋市場也受到華人餐館及同業競爭,例如快樂小羊、劉一手及呷哺呷哺(0520.HK)等,外國人也未必能接受川辣這種重口味,加上第二季大多處於夏天,對火鍋的需求不大,長遠則要看新管理層如何做好在地化餐牌。」 至於國內市場,在激烈競爭下,海底撈已經開放加盟,加盟費一千萬元,「海底撈本身的物流及倉儲一直都做得不錯,走加盟路線可降低自營店的風險,同時壓縮物流及倉儲成本。」 不過鄒家華憂慮,在激烈競爭下,海底撈下半年翻枱率未必保持高水準,估計會推出更多營銷方案吸引客戶。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As the international arm of Haidilao, Super Hi operated 115 restaurants in 12 countries across Asia, North America, Europe and Australia by the end of 2023.

快訊:滙兌虧損增加 特海國際首季轉虧

最新:火鍋巨頭海底撈(6862.HK)的國際業務部門特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9658.HK)周一宣布,今年首季轉虧為盈,錄得454.5萬元虧損,主要由於未變現滙兌虧損由180萬元增至1,300萬元。 利好:受惠於餐廳整體翻枱率、客流量及同店銷售額上升,該公司期內的收入上升16.6%至1.88億美元。 值得關注:由於餐廳網絡擴張、員工人數及工資增加,該公司的原材料與員工成本,分別上升16.5%及19.8%。 深度:作為海底撈的國際業務分支,截至2023年底,特海國際在到亞洲、北美洲、歐洲及大洋洲12個國家經營115家餐廳,當中大部分於東南亞及北美西岸,並於最近開始涉足中東市場。該公司過去三年收入持續增長,並於2022年以介紹形式在港股上市。今年4月26日,特海國際提交赴紐約第二上市的招股說明書,計劃集資1億美元,一度刺激股價大升。 市場反應:特海國際周二股價下跌,中午收市軟0.48%至16.6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高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aidilao's Super Hi files for IPO

特海國際申美上市 集資提速海外擴展

火鍋巨頭海底撈的國際業務部門去年收入增長23%,首次實現盈利,集團希望借此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重點: 總部位於新加坡的特海國際報告去年收入增長23%,並首度實現盈利,公司目前在香港掛牌,並已申請赴紐約二次上市 作為在香港上市的知名火鍋公司海底撈的附屬國際業務公司,特海國際在全球經營著 115 家餐廳,其中約一半位於東南亞 譚英 特海國際控股有限公司(9658.HK)4月26日提交赴紐約二次上市的招股說明書後,公司在香港掛牌交易的股票次日上漲5%。曾經的母公司海底撈(6862.HK)的股價漲幅更大,因為投資者篤信,海底撈的這家國際子公司,可能受益於新資金的注入,為全球擴張提速。 特海國際和海底撈是一家家族企業,由創始人張勇及其妻子舒萍掌控。舒萍於2022年12月將特海國際從海底撈分拆出來,現在負責兩家公家的經營。張勇和舒萍擁有特海國際逾50%的股份。特海國際的總部位於新加坡,舒萍在管理家族企業的同時,也和兒子生活在那裡。 據媒體報道,特海國際計劃通過在紐約上市集資1億美元,不過IPO定價尚未公佈。此次上市將是張勇名下公司的第5個IPO。 火鍋在中國很受歡迎,張勇正試圖將這種吃法輸出往世界其他地方。 儘管如此,與市值近2,000億美元的麥當勞(MCD.US)等國際餐飲巨頭或百勝中國(YUMC.US)相比,市值95億港元的特海國際仍微不足道。 特海國際的市銷率和市盈率分別為1.48倍和36.5倍,與一些同行相比看起來相當不錯。這可能部分是由於海底撈享有很高的知名度,30家雅虎財經分析師對海底撈進行了研究,他們認為海底撈的估值被低估了高達50%。 特海國際的市值不到前母公司的十分之一,名氣也沒有那麼大。關注最新上市申請情況的Seeking Alpha撰稿人多諾萬·瓊斯(Donovan Jones)表示,要獲得類似的地位,特海國際可能面臨諸多艱難。“中餐廳市場仍然高度分散,”他寫道。“由於在地域上缺乏重點,於個別地區或缺乏當地知識,公司面臨著激烈的競爭。” 特海國際擁有115家餐廳,其中大部分位於亞洲和美國西海岸,不過公司最近開始涉足中東市場,在迪拜開設了一家門店。自2019年以來,它的收入穩步增長,除了疫情的第一年,即2020年下降5%外,去年增長更達23%至6.86億美元。 同樣重要的是,公司去年實現淨利潤2,520萬美元,這是自海底撈2019年開始公布海外業務數據以來的首次盈利。與此同時,其經營活動所得現金淨額從2021年的區區430萬美元,增至去年的1.14億美元。 海底撈2012年在新加坡開設第一家餐廳,開始向中國境外擴張,一年後在洛杉磯開了第二家店。它在美國的主要目標客戶是熟悉火鍋就餐風格的海外華人,在美國的13家餐廳中有10家位於加州。 東南亞基地 特海國際的主要市場在東南亞,那裡有51家門店,佔其門店總數近一半。它在日本和韓國還有13家門店,在加拿大有3家,在英國、澳大利亞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有5家。2022年,該公司重組為一家開曼群島公司,以便在香港上市。 根據招股說明書中引用的第三方市場數據,以2022年5.58億美元的收入計算,特海國際是全球第三大中國餐飲連鎖品牌,也是中國最大的中餐廳品牌。招股說明書指出,國際火鍋市場在2022年規模達到了343億美元,佔整個國際中式餐飲市場3,061億美元的十分之一以上。 特海國際指出,像它這樣的大型全球中餐館運營商還不多見,因連鎖品牌的市場一般局限在個別國家。截至2022年底,在國際市場擁有10家以上餐廳的中餐品牌僅佔總數的13.1%,在兩個或兩個以上國家經營的更是稀少,僅佔總數的5%。 特海國際在管理如此分散的資產方面能取得成功,來自於它跟海底撈的聯繫,或者更準確地說,得益於其創始人的本事,他們打造了中國最成功的本土連鎖品牌之一。雖然在知名度上仍落後於母公司海底撈,但差距不大,因為海底撈報告整體翻台率每天為3.8次,而特海國際為3.5次。 海底撈在中國的主導地位部分歸因於其標準化食材的能力。品牌也以確保顧客滿意而聞名,從建立每位顧客個人特徵的數據庫,到顧客等位時為他們提供擦鞋和免費的美甲、洗頭等服務。特海國際開設的餐廳提供的類似特色服務,包括在餐桌旁製作手工麵條。 海底撈緊跟國內外同行的最近趨勢,在3月宣佈推出加盟特許經營模式,對它的1,374家自營店(去年底的數據)形成補充,採用許多連鎖品牌都會用的戰略,以更低的成本實現更快的增長。特許經營在中國也越來越受到餐飲品牌的歡迎,它們希望打入中國的中小城市,那裡的消費者對價格更為敏感。 1994年,張勇辭去了在四川簡陽一家國營工廠的電焊工作,開始火鍋店生意,信奉“服務會影響顧客的味覺”。他要求員工孝敬父母,體現了中國敬老的價值觀。 據彭博新聞社報道,張勇為員工提供住房等福利,這令員工流失率很低。他利用品牌的知名度籌集資金,並創建了一系列相關公司。其他早期分拆上市的公司包括生產火鍋調料的頤海國際(1579.HK)和曾在北京上市的北京優鼎優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這些上市公司之間的相互聯繫,或許可以解釋海底撈在中國本土市場取得成功的原因:頤海國際讓海底撈對供應鏈有了更大的控制權,同時還能為自己籌集資金,減少對母公司的依賴。但在海外建立類似的網絡可能更具挑戰性,因為特海國際的業務分布在廣泛地區。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Guoquan Food is on a bumpy journey ahead

盈增全賴降成本 鍋圈前景有壓力

疫情期間,火鍋食材供應商鍋圈憑藉「在家吃飯」的契機突圍,並成功將業務上市,如今疫情退卻,消費者用餐習慣復常,導致鍋圈收入大跌,管理層如何變陣開拓新財源 重點: 去年鍋圈收入同比減少15%至60.9億元,但受益於更好的成本控制,淨利潤反增9.3% 鍋圈已從三方面應對消費者用餐習慣的改變,大大壓縮銷售成本,但今年能壓縮的成本空間或有限 羅小芹 疫情期間,「在家」概念企業紛紛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鍋圈食品(上海)股份有限公司(2517.HK)以「在家吃飯」餐食產品作招徠,創業初期業務不慍不火,直至疫情爆發,催谷了外賣DIY火煱食材生意,鍋圈亦成功在去年11月登陸港股,並於上月28日交出上市後首份業績成績單。 隨着疫情緩解,人們外出用餐增加,對外賣DIY食材的需求相應減低,導致鍋圈去年度收入由2022年的71.7億元降至60.9億元,同比減少15%,與國家統計局發布去年全國餐飲收入取得20.4%的同比升幅大相徑庭,反映外賣DIY市場份額正逐步流失至戶外餐飲市場。 若與經營太二酸菜魚品牌的母企九毛九國際(9922.HK)及海底撈國際(6862.HK) 等有提供火煱餐食作比較,兩家中式餐飲店去年度在營收及利潤上均有相當增長。 財報顯示,九毛九去年收入為59.9億元,同比增長49.4%,股東應佔溢利4.53億元,同比更激增8.2倍;海底撈收入增長33.6%至414.5億元,股東應佔溢利增長1.75倍至45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兩家中式餐飲店的收入和淨利潤都遠超公司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經過三年疫情洗禮,內地餐飲市場大洗牌,在汰弱留強下,能夠殺出重圍的都非泛泛之輩,個別餐飲店生意遠超疫情前水平並不令人意外。 面對戶外餐廳業務快速復蘇,預計鍋圈收入跌勢要持續一段時間,它既要壓縮成本,也要避免收入進一步下滑,這是管理層急需解決的問題。 三管齊下 鍋圈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公司去年已經從三方面應對消費者用餐習慣的改變,一是開發新產品和將原有產品升級,二是通過收購工廠提升自產比例,強化整合垂直供應鏈,三是增加加盟店數目,利用規模優勢提升更好的成本控制能力,三者中以產品升級最為關鍵,因這是開拓新收入來源的必要手段,而提升自產比例和增加門店所帶來的規模效益亦能產生額外毛利,但今年要進一步壓縮成本未必有很大空間。。 在三管齊下後,鍋圈成功將去年銷售成本由2022年的59.2億元大大擠壓至47.4億元,剛好抵銷了收入跌幅,令去年毛利同比增加8.2%至13.51億元,毛利率也由2022年的17.4%改善至去年的22.2%。 另外,去年淨利潤同比亦增加9.3%至2.63億元,經調整淨利潤為3.18億元,同比增加23.8%。 鍋圈在全國31個省、自治區及直轄市共有10,307家零售門店,較2022年底增加1,086家,包括10,300家加盟店及7家自營門店,公司大部分收入也是通過加盟店進行,達到53.7億元,佔整體收入90.3%。不過,去年鍋圈在增加門店數目後,收入卻不升反跌,似乎希望以增加門店來提升收入已經進入瓶頸。 至去年底止,鍋圈註冊會員數目達到約2,790萬名,隨着公司繼續加強預付卡計劃,預付卡預存金額達約7.2億元,同比上升18%,若能壯大註冊會員的基礎,反而更有助鍋圈開拓收入來源。 力谷線上銷售 為賦能加盟商並促進其銷售增長,為消費者提供更靈活的購物體驗,鍋圈亦開發了多種線上銷售網絡或渠道,包括鍋圈APP、微信小程序、第三方外賣平台以及流行社交商務平台(如抖音),數字化成為公司增加收入、降低成本、以及提升效率的必要手段。 除了與超過279名食材供應商合作,公司在河南設有三個生產基地,可自行處理及生產一定比例的牛肉、肉丸和火鍋湯底等主要產品,一方面提高盈利能力和運營效率,另方面也有助穩定供應。以鍋圈持有19.36億元的現金及銀行存款,包括去年6.78億元來自經營活動的現金流,計息銀行及其他借款卻只有8,030萬元,向上遊收購投資更多生產線應該綽綽有餘。 鍋圈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明超指出,上市融資主要目的是圍繞上游的供應鏈進行延伸擴展,對於上游供應鏈合作商中,有潛力成為未來的食品品類工廠,將會考慮採取多種方式進行投資。  以現價計,鍋圈的追踪市盈率為58倍,相比之下,九毛九、海底撈和頤海國際(1579.HK)分別為16.6倍、20.08倍和16.7倍,鍋圈股價無疑偏貴,加上外賣DIY火煱食材市場正遇冷鋒,鍋圈今年業務將面對戶外餐飲業的挑戰,現時並非低撈的時機。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Chinese restaurant sector is continuing a run of upbeat results and earnings forecasts, with hotpot giant Haidilao saying its profits surged last year.

海底撈去年盈利倍增 新策略應對消費降級

多家中國內地餐飲企業公佈了不錯的業績或發出盈利預喜,包括這家火鍋連鎖集團「一哥」 重點︰ 海底撈發盈喜,預計去年淨利潤按年增長不少於1.7倍,最少有44億元 在「消費降級」的大前提下,海底撈也部署推出廉價品牌及產品   歐美美 經過兩年多新冠疫情,內地餐飲業去年終於等到春天,紛紛公佈理想的業績表現。 其中,在中國經營必勝客及KFC的百勝中國(YUM.US; 9987.HK)去年盈利大升87%至8.27億美元新高、主打酸菜魚的九毛九(9922.HK)也預期盈利增長不低於813%,深圳上市的全聚德(002186.SZ)也預期由2022年虧損2.78億元,至2023年轉賺5,600至6,600萬元。最近,到了火鍋一哥海底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6862.HK)發出盈利預喜,預計去年盈利按年大升不低於168%至最少44億元。 餐飲界巨頭業績改善,無疑是因為去年初中國官方全面撤銷「清零政策」,餓了近兩年的消費者們終於可以放心外出用膳,令一眾餐廳的客流量大幅回升。海底撈在盈喜報告中提到,去年收入預計按年增長不低於33.3%,達414億元,而盈利增加主要是因為翻枱率提升與營運效率改善。 值得留意的是,海底撈無論是收入或盈利,都已超越疫情前的2019年,分別比當年增長不低於65.9%及71.8%,主要因為管理層的積極擴張策略。 說起海底撈的擴張,創始人兼董事長張勇曾經歷最痛苦的黑暗時刻,幸好他決定壯士斷臂,今天才能走出陰霾。 2020年正值新冠疫情,由於張勇當時認為疫情很快過去,所以趁機快速開店,一年間新增門店多達544家,全球門店一舉增至1,298家;到2021年上半年,海底撈繼續擴充,半年就開了近300家新店,但疫情揮之不去,導致公司財政急速惡化。 直到2021年6月,張勇承認誤判形勢,直言2020年的擴店計畫是「盲目自信」,並於年底啟動大規模關店的「啄木鳥計畫」,單在2021年年底便關閉260家餐廳,展開裁員行動,以提升營運效率。 到2022年下半年,張勇眼見疫情開始緩和,緊接起動「硬骨頭計畫」,重開之前關閉的門店,雖然全年只新增24家海底撈餐廳,另有48家恢復營業,但最終成功從2021年的虧損41.6億元,到2022年扭虧為盈賺13.7億元。 張勇並沒有急於在疫情後擴充,截至去年6月底,中國門店總數為1,382家,比2022年底只增加了11家;他選擇專注於加速內部改革,包括下放產品上下架的權力,再將海底撈門店按地區劃分,由19名「區域教練」分管,而店長也可以根據當地語系化需求調整產品和服務。 去年,海底撈推出了各式各樣的花式服務吸客,例如部份海底撈分店自發提供了「散場巴士」接送觀眾:而不少分店則自創多種獨特菜式,例如北京、東北區域的「酸菜白肉鍋底」,河南的「胡辣湯底」,蘇州的「小龍蝦炒飯」等,希望以獨特化口味留住客人。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去年全國餐飲收入約5.3萬億元,按年上升20.4%,創歷史新高,但餐飲同時是「內卷」最嚴重的行業,海底撈靠修甲、擦鞋、服務員舉燈牌為客人唱生日歌等服務殺出一條血路,而去年員工大跳火爆抖音的「科目三」舞蹈,更成為網路熱話。 轉攻廉價市場 不過,即使扭盡六壬增加客源,也要面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挑戰。由於內地居民消費力下降,近年出現了「消費降級」的現象,而各大餐飲品牌也打響了消費降級戰。例如海底撈推出去服務化的平價品牌「嗨撈」應戰,人均消費僅79元,比海底撈便宜逾20%,除了無人唱歌跳舞外,鍋底也只有售價19.8元的清油麻辣鴛鴦鍋,以及29.8元的川味麻辣鴛鴦鍋,而每碟牛肉也只是28元至49元不等,比海底撈便宜超過一半。 經過一連串改革,海底撈去年多個假期的客流均大幅增長,截至去年6月底,其翻枱率按年上升0.4次,至每天3.3次,雖重回3次以上水平,但對比最輝煌時的每天5.2次,仍有一段距離;至於平均單價也有所下降,去年上半年整體單價只有102.9元,比2022年同期的105元減少約2%,市場預計,由於公司去年下半年持續提供折扣優惠,以及推出更多促銷活動,預計單價會持續下跌。 海底撈的盈喜公佈後,其股價在三個交易日內上漲約4%,預測市盈率16.7倍,稍高於九毛九的15.7倍,但比另一火鍋連鎖品牌呷哺呷哺(0520.HK)的17.8倍略低。 投資銀行及券商大致看好海底撈持續復甦,建銀國際表示,其分店在新春假期銷售穩定,顧客人數按年大增35%,相信有利因素今年可望持續,認為海底撈股價可以「跑贏大市」,目標價19.7港元。中信證券則稱,海底撈今年以來的同店增長領先行業,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19港元。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 聯繫我們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Jiumaojiu tries franchising

九毛九試推加盟求突破

這家餐廳運營商表示,將在交通樞紐和新疆及西藏地區,嘗試開放旗下太二「酸菜魚」的加盟業務 重點: 九毛九嘗試將旗下的太二連鎖和一個新的火鍋連鎖引進加盟模式,開設數量有限的加盟店 中國越來越多的餐飲連鎖開始嘗試加盟業務以推動擴張,九毛九是其中之一       陽歌 九毛九控股有限公司(9922.HK)周日宣布,將從本月起在指定範圍嘗試開放加盟業務,成為最新一家加入這股席捲中國餐飲業潮流的公司。這家時尚連鎖餐廳運營商採此一模式發展似乎再合適不過,該趨勢推動了很多初創連鎖品牌的爆炸式增長。 投資者對於該公司初步擁抱加盟模式的反應不大熱烈。週一開盤時九毛九股價小幅高開,但中午收市時又小幅下跌。該股最近顯然需要一些利好消息。 九毛九一度是投資者的寵兒,股價從2019年IPO時的6.60港元飆升至最高32港元,因為投資者喜歡它旗下太二連鎖餐廳強勁增長的故事,該連鎖餐廳的招牌菜是「酸菜魚」。但後來疫情暴發,迫使餐館頻繁關門,並普遍抑制了外出就餐的熱情。在此背景下,九毛九股價暴跌,並在去年12月首次跌破發行價。 實際上該公司的業務在疫情後強勁反彈,意味著目前遠期市盈率(P/E)僅為7.4倍,實相當便宜。這個數字大約是海底撈(6862.HK)14.7倍的一半。即便是菜式更簡單的面店運營商譚仔國際(2217.HK),遠期市盈率也比九毛九高,為8.6倍,這好像說明九毛九的輝煌時期已成為遙遠的過去。 九毛九一直以較快的速度開店,據去年8月發佈的中期業績,截至去年6月底,九毛九營業門店621家,同比增長31%。所有這些門店都是自營的,公司之前僅有的加盟經驗涉及旗下一個規模較小的連鎖品牌2顆雞蛋煎餅,後者後來因業績不佳被出售。 九毛九對加盟模式態度謹慎,強調一開始會慎重使用該模式。它表示,一開始會在中國人口稀少、不那麼發達的西部新疆和西藏地區,以及高鐵站和機場等交通樞紐開設新的太二加盟店。該公司還將用加盟經營的方式進軍台灣、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等海外市場,擴大由加拿大、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已有門店組成的海外自營門店網絡。 此外,公司表示還將向「山外面酸湯火鍋」引進加盟模式,後者是一個新連鎖品牌。公告稱,該品牌將尋找加盟合作夥伴在若干指定購物中心開店。 九毛九表示將繼續專注於自營店,自營店通常比加盟店更賺錢,但需要更多資源。 公司稱:「本公司認為,加盟及合作模式帶來的好處包括(i)加快品牌擴張及區域滲透;(ii)有效利用合作夥伴的創業精神、當地專業知識及業務網絡;及(iii)與自營模式相比降低了本集團的營運風險。」 加盟熱 餐廳加盟在中國已經存在了一段時間了,但直到最近才被主要運營商所接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的現代餐飲業直到世紀之交才真正開始騰飛,當時中國年輕的民營企業開始陸續出現。 儘管如此,大多數公司,尤其是西方大型連鎖企業,出於對品控的擔憂,相對不願在中國採用這種模式。即使採用,像星巴克(SBUX.US)和麥當勞(MCD.US)這樣的連鎖品牌,往往選擇大型的特許經營安排,與全國或中國主要地區的幾個主要合作夥伴合作。 但隨著中國餐飲業的成熟和更多合格運營商的湧現,越來越多的連鎖品牌將加盟經營與自營店結合在一起,某些品牌甚至完全採用加盟的方式,以求實現爆炸式增長。進入中國市場三十多年來,在中國經營肯德基和必勝客連鎖餐廳的百勝中國(YUMC.US; 9987.HK),在大部分時間里一直堅持自營,最近才開始採用家加盟模式。 珍珠奶茶連鎖店喜茶和奈雪的茶(2150.HK)等也開始嘗試這種模式,以追趕增長更快的同行。在這方面最積極的企業之一,是已經向香港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的蜜雪冰城,它通過純加盟的模式,發展成為在境內外擁有超過3.6萬家門店的龐然大物。 像九毛九這樣的公司可能正羨慕地看著這樣龐大的數字,希望也能通過加盟模式實現類似增長,讓自己的故事重現興奮點。 九毛九自身的增長看起來已經相當健康,儘管投資者似乎希望從該公司獲得更多收益。公司的中期報告顯示,去年上半年營收同比增長52%至28.8億元,同期利潤增長約三倍至2.22億元。 但與國內今天幾乎所有企業一樣,該公司也面臨中國經濟放緩帶來的挑戰。這反映在餐廳的人均支出上,隨著消費者變得謹慎,它三家主要連鎖品牌中的兩家人均支出有所下降。最值得注意的是,佔公司收入約四分之三的太二連鎖店,顧客平均支出從一年前的78元降至75元。 經濟不景氣的一個小小好處是,勞動力成本的下降: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在經歷了多年的持續增長後似乎趨於平穩,甚至有所下降。九毛九稱,去年上半年,勞動力成本佔收入的比例降至24.9%,比上年同期的28.6%下降了逾三個百分點。 總體而言,九毛九的前景是樂觀的,至少對那些想在價值被低估的股票上碰碰運氣的投資者來說是這樣的。該公司運營的是一家較受歡迎的連鎖餐廳,謹慎開放加盟業務,可在自營店之外提供新的增長動力。當然,最大的問號還是中國經濟,如果消費者繼續減少消費,可能會導致其門店盈利能力下降。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