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ovo on AI PC makes it or breaks it

聯想成敗還看四個字母:AI PC

聯想第三季業績公布後,投資銀行對其未來並不看好,紛紛調低目標價 重點: 聯想第三季度純利3.4億美元,按年跌23% 集團強調人工智能電腦有機促進新一輪換機熱潮   劉智恒 聯想集團有限公司(0992.HK)公布第三季業績後翌日,一開市即時受壓,股價拾級而下,一度跌見8港元關口,低見8.02港元,大挫9.3%。午後股價逐漸回穩,但收市仍跌3.3%至8.55港元,位列當天藍籌股中跌幅第二大,僅次於九倉置業(1997.HK)。 究竟發生甚麼問題?翻開財務報表,聯想第三季度的收入及盈利為157億美元(1,228億元)及3.37億美元,公司表示收入已連續三個季度環比錄得增長,盈利亦按季增長35%。 然而,若按年比較,收入只微升3%,盈利更下跌23%。今年首9個月,按年收入更跌13%,盈利跌49%。 投行看淡股價跳水 聯想的業績雖然在近季度不斷改善,但投資銀行對公司前景仍有保留,對其增長能否持續有所懷疑,多家劵商將其目標價調低,降幅度由4%至19%不等,當中以美銀調幅最大,由11.2港元調低至9.1港元,中信里昂亦由10.9港元下調至9.6港元,更將聯想的評級由「買入」下調至「跑贏大市」,而瑞銀則仍維持「沽售」評級。 投行普遍意見是看淡其伺服器業務,因研發負擔沈重,該業務在未來幾季仍將處於虧損階段,勢將減緩其盈利的復蘇步伐。另外,是認為聯想的季度業績指引遜預期,故需調整目標價。 云云投行中,只有匯豐獨排眾議,將目標價由11.4港元調升至11.7港元,維持「買入」評級。匯豐指出聯想經營利潤率勝該行及市場預期,集團的全球伺服器出貨量於2025年可達收支平衡。 對AI PC寄以厚望 市場雖對聯想短期股價不看好,但對於集團在AI PC(人工智能電腦)的發展上,都寄以厚望,倘若未來銷售能成功,聯想的盈利將會相當可觀,持續增長也不成問題。 以戴尔(DELL.US) 为例,由于公司报告透露,因人工智慧的需求旺盛,公司的伺服器销售强于预期,戴尔上周五股价上涨32%。 聯想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表示,相信混合式人工智能的興起,將可促進換機潮,帶動AI PC的銷售。他充分相信混合式人工智能興起,將促進換機熱潮,刺激AI PC人工智能電腦的需求,料至2026年將有逾半數的個人電腦,具備人工智能功能。 為進一步增強聯想在人工智能時代的優勢,集團將續加大創新投資力度,研發人員數量會逐年增加,直至佔總員工數量的25%以上,而財年的研發費用率,亦有望達到歷史新高。 集團的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於投資者電話會議中透露,在今年4月舉行的創新科技大會上,會發布一款AI PC產品,售價預計介乎1,000至1,500美元。聯想能否靠AI PC再次撬動市場的需求,或許下個月就會有更明朗的線索。 市場有懷疑聲音 在一片看好下,亦有市場聲音懷疑AI PC的實際需求,以及能否帶動PC的增長。按IDC的報告顯示,雖然2024年AI PC會推出,但全球PC市場的復蘇有限,估計增長只不過3.4%,IDC還估計到2027年,PC市場的複合年增長率只有3.1%。換句話,即使AI…
Lenovo’s biggest risk: Thucydides Trap

聯想最大風險:修昔底德陷阱?

年前《人新聞周刊》一篇文章直指中國製造的電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建議要禁止使用,文章最近被廣泛關注 重點: 市場擔心聯想有被制裁風險,公司股價一度急跌 英特爾的盈利前景指引較預期低,市場擔憂聯想的生產將減少   劉智恒 古希獵學者修昔底德認為,斯把達人對雅典日漸強大心生恐懼,最終讓斯巴達與雅典爆發戰。近年有美國學者指出,新興強國威脅現有霸主地位時,雙方愈可能爆發戰爭或衝突,此之被稱作「修昔底德陷阱」。 今天中美爭拗雖未至於爆發戰爭,但美方已接連向中資科網企業開火,巧立名目,藉以在經濟及科技層面打壓中國的崛起。近日被針對的,就是中國電腦巨企聯想集團有限公司(0992.HK)。 過去一年,港股下跌,成份股中只有寥寥幾家公可以逆市上升,聯想是其中一家成為支撐恒指的成份股,股價勢如破竹,一枝獨秀,2023年累升81%,冠絕一眾藍籌股。 市場看好AI PC前景 隨著人工智能(AI)日漸發展,將AI整合到個人電腦(PC)已成趨勢,作為內地電腦龍頭的聯想,市場對其AI PC的發展寄望甚殷,而聯想似乎也不負眾望,去年在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展示40多款人工智能全新設備與解決方案,其中更有十多款AI PC亮相。 聯想大騷肌肉,市場眼前一亮,認為這將是未來的增長點,因而受到機構投資者追捧,為其搖其吶喊。 即使去年上半年聯想業績按年下跌,市場仍對它不離不棄。去年9月底,聯想上半年收入273.1億美元(1,960.7億元),按年跌19.8%,股東應佔溢利更按年下跌近60%至4.26億美元。聯想解釋,是因為疫情期間智能設備的庫存積壓,需要時間消化,才短時間影響公司盈利。然而,集團在第二季的情況已經開始改善,收入按季升12%。 投資銀行對聯想都投以信心一票,高盛的報告指出,聯想的電腦出貨量正處於轉折點,並將迎來新產品的周期,給予「買入」評級,調升目標價14.6%至13.51港元。匯豐也指出,商用電腦今年將迎來換機潮,相信會成為聯想增長動力,維持「買入」評級,將目標價由9.9港元調升至11.4港元。 不過,大環境對聯想的有利,賦以投行的唱好,一切美麗的前景,突然被一篇文章衝擊,聯想股價單日下跌近10%,市場開始如夢初醒,原來之前一直忽視聯想的潛在風險。 政治風險縈繞不休 事緣是《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提及美國的《新聞周刊》年前一篇針對聯想的評論文章是別有用心,《新聞周刊》的文章引用一家名為「中國科技威脅」(China Tech Threat, CTT)組織的一項調查,認為大多數人不大意識到電子間諜的活動,並將去年蒙大拿州的氣球,與美國政府大量採用聯想電腦進行類比,指電腦會向中國發送數據,將影響美國的安全,建議立法禁止使用。 舊事被重提,投資者即時想到,就是聯想可能成為美國制裁對象,倘真如是,聯想有機失去北美市場。要知道北美佔聯想的收入36%,沒有這個市場,集團的業績勢必大幅下跌,而之前投資銀行推算的估值模型將變得毫無價值。 聯想在《商業週刊》文章發表後發表聲明,指對文章中揭露的「虛假資訊活動」感到「震驚」。聯想表示:「任何有關聯想受中國政府控制,或與中國的關係而損害網路安全的說法都是錯誤。」 禍不單行,文章被廣泛注意的時候,英特爾(INTC.US)又公布第一季銷售預測為127億美元,雖較去年同期為高,卻低於分析師的預期。投資者猜度,是否個人電腦市場將會不濟,以致影響英特爾的銷售,聯想作為龍頭的電腦製造商,自然首當其衝受到拖累。 事實上,聯想主席楊元慶曾減持公司股份,於去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期間,以每股平均9.65至9.79港元,在市場沽出3,200萬股,套現3.1億港元。先前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William O. Grabe,亦於10月時以每股均價8.59港元售出約42萬股,套現361萬港元。 商業對手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