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s sale of its China business to Baidu collapses

百度併購告吹 歡聚內地業務何去何從

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國業務售予百度,但計劃未能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現在它可能會被迫以低得多的價格尋找新買主 重點: 歡聚宣佈將內地業務以36億美元賣給百度的三年多後,交易竟然終止 歡聚早在2021年就不再把國內直播業務納入其財報,同時還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一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直播公司       陽歌 對歡聚集團(YY.US)來說,新年並不快樂。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佈以36億美元(256億元),將國內直播業務售予百度(BIDU.US;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佈這筆交易時,歡聚似乎是其中的贏家,讓它能將敏感的國內直播業務出手,該行業已成為監管整頓的領域。除交易價格高之外,出售還會讓歡聚搖身一變,成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從事類似Bigo的直播業務,後者不受中國監管機構的管控,主攻東南亞、歐洲和中東市場。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將國內業務納入其財報,認為它們屬於非持續性業務,並在週一髮布的最新聲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報道稱,歡聚準備在交易完成後,將其在紐約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為往後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準備。 但現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將引發了一個更大的問題:這家公司接下來要怎麼走。此事再次突顯了在中國做生意面臨的巨大監管風險,因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獲得中國反壟斷監管機構的批准後而告吹。 投資者對交易終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歡聚的股價在消息公佈後的兩個交易日內下跌17%。拋售導致該股的遠期市盈率僅為8倍,是根據歡聚非中國業務的利潤計算的。這數字落後於快手(1024.HK)的16倍,但領先於約會應用摯文集團(MOMO.US)的5倍,後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來自直播服務。 說實話,市盈率低似乎是說得通,因為歡聚的非中國業務表現相對疲軟,去年三季度該業務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億美元,過去兩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來,中國業務似乎才是更讓公司擔憂。因為歡聚甚至沒有將這項業務計入其最新財報,如果不能迅速通過重啓與百度的交易,或賣給其他買家處置該業務,它可能不得不調整過去三年的所有業績。 百度和歡聚在各自的聲明中,均未就此事給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聲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終止交易的權利,因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終截止日,交易協議規定的前提條件「尚未全部滿足」。百度沒有細說,但在這份聲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須「獲得必要的政府監管部門批准」,意味雙方均未能獲得中國市場監管機構的批准。 不否決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敗並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報道,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這筆交易,那是在該交易宣佈約一年後。路透社的報道沒有給出直接原因,但當時監管機構已經開始了一場遏制行動,目的是防止影響力過度集中在幾家互聯網手上。 大約在同一時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否決了鬥魚(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併,那筆交易本可產生中國最大的直播遊戲公司。在歡聚集團和百度的案例中,監管機構實際上從未宣佈過否決,只是沒有給予批准。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最近對幾筆被受矚目的全球芯片企業合併案,都使用了這種「被動否決權」,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決了美國巨頭英特爾收購以色列高塔半導體的交易。但這是我們所知的,首次將這種做法用在純中資交易上。 在難以證明交易確實具有反競爭性的情況下,監管機構可能會使用這種方法,因為百度的主要業務是搜索和人工智能,這些業務與直播毫無關係。這種做法也不需要監管機構給出任何理由,因為它從未予以正式否決,這凸顯出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監管風險的不同尋常之處。  從一開始,投資者似乎就沒有對這筆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對歡聚國內視頻娛樂直播業務的估值為36億美元,但後者的總市值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近這個水平。在最近的拋售之後,該公司的市值只有20億美元,其中應該包括國內業務,以及總部位於新加坡的Bigo直播,該業務本應成為歡聚的主營業務。 雖然歡聚的整體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長2.2%,這是六個季度以來的首次增長。收入為4.94億美元,歡聚剔除中國業務後,佔公司三季度營收的87%。不過,2.2%的收入增長並不是什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尤其是對一家互聯網公司來說。 歡聚在聲明中表示,「正在尋求法律建議,並考慮所有可供選擇的方案」,這表明它認為仍有可能重啓這筆交易,並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沒有太多的法律選項,因為這筆交易的必要條件,顯然是中國監管機構的批准。 總而言之,歡聚集團可能需要為它的國內業務尋找新的買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國以外找到有興趣的買家,而大多數擁有必要資源的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經歷後,也不太可能有任何興趣。這意味最終歡聚或要將內地業務售給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遠低於百度的出價。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ina Literature buys Tencent animation division

閱文購騰訊動漫 接火棒還是添實力?

擁有中國四分之一在線讀者的電子書巨頭閱文集團宣佈,將收購母公司的動漫業務 重點: 閱文集團收購騰訊的動漫公司,將後者的長篇平面及影視娛樂資產全部集中到一起 中國持續在科技行業打擊反競爭行為之際,騰訊一直在剝離虧損業務      譚英 閱文集團(0772.HK)是否有望成為中國的迪士尼,至少在動畫領域?本月早些時候,該公司朝這個方向邁出了一步,宣布用6億元收購母公司騰訊控股(0700.HK)的動漫子公司。結合其自有的人工智能大型語言模型(LLM)寫作和翻譯工具,此次收購對閱文集團來說,可能會成為制勝法寶。 現實也許別太樂觀,閱文集團收購的騰訊動漫2021年虧損1.9億元,去年虧損1.1億元,不過它沒有披露這兩年的收入。從騰訊的角度來看,此次出售,可能是處置部分在小眾市場表現不佳的資產。 經過十年的鼎盛時期後,中國嚴格的內容限制,約束了電子書和動漫的增長。相對於短視頻等形式,電子書市場一直處於停滯狀態,隨著抖音和嗶哩嗶哩(BILI.US; 9626.HK)等走紅,短視頻大受歡迎。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去年一直表示,他在該公司微信視頻號上的短視頻中,看到了巨大的潛力。 艾媒咨詢的一份報告顯示,到今年底,中國短視頻市場整體規模預計將達到374億元,較2022年增長268%。而從Statista的數據來看,這大約是今年中國電子書市場17.9億美元收入的兩倍,也高於2022年3D動畫的33億美元收入。 過去幾年,隨著中國監管機構放慢了對該公司新遊戲的審批速度,騰訊一直在剝離資產。2022年,內地監管機構凍結新遊戲審批9個月,直到2023年4月才恢復。此前,2021年宣佈的新規,將18歲以下用戶,每周玩遊戲的時間限制在三到四個小時,以應對中國青少年遊戲成癮的問題。 除騰訊動漫外,閱文集團此次收購還包括其他相關資產,如騰訊動漫App平台、其作品知識產權與相關權利、動畫及影視項目等。據閱文集團首席執行官侯曉楠介紹,此次收購也代表了騰訊動漫的某種回歸,因為其最暢銷的30款遊戲中約有一半來自閱文集團。 閱文集團表示,截至9月的12個月裏,騰訊動漫實現收入4.85億元,賬面價值4.42億元。 行業老兵 閱文集團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網絡文學公司之一,由中國最大的兩家電子書出版商盛大文學和騰訊文學於2015年合併而來。新公司當時的英文名叫Yuewen Group,被譽為「中國的亞馬遜」。 2017年,閱文集團在香港上市,籌集了逾10億美元,當時它的英文名字改成了China Literature,拿下了中國四分之一的在線讀者。但隨著公司被抖音等後起之秀超越,情況發生了變化。公司目前的股價在28港元左右,約為IPO後不久創下的歷史高位的四分之一。不過,公司目前的市銷率(P/S)相對較高,為3.9倍,嗶哩嗶哩是1.5倍,愛奇藝更只有1倍。 騰訊動漫成立於2012年,擁有自己的動漫網站,以搶佔國內日式動漫市場,並與嗶哩嗶哩競爭。但中國對此類內容的嚴格監管,加上短視頻的興起,阻礙了漫畫和小說的發展。 隨著核心遊戲業務審批的恢復,騰訊正在採取與阿里巴巴類似的做法,即剝離非核心資產,不過沒有阿里巴巴做得那麼極端。一年前,騰訊通過向股東分紅的方式,剝離了它在餐飲外賣巨頭美團(3690.HK)價值203億美元的股份。早些時候,有報道稱騰訊關閉位於美國的Team Kaiju視頻遊戲工作室,該工作室曾被認為是騰訊全球擴張的關鍵。 一年前,騰訊董事長馬化騰嚴厲批評員工,在削減成本的力度不足。他還說,短視頻是公司未來的關鍵所在,哪怕是以長視頻和遊戲為代價。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截至2022年6月,騰訊的短視頻業務,即成立於2020年的微信視頻號擁有8.13億活躍用戶,領先於抖音的6.8億和快手(1024.HK)的3.9億。 在這種背景下,騰訊動漫最近出售給閱文集團,似乎是騰訊為了擺脫旗下製作長篇電子書、視頻和動畫表現平平的部門。又或者,閱文集團會成為這筆交易的最終贏家? 一個決定因素可能在於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閱文集團曾在7月宣佈,很快將向寫作者推出一款新的人工智能生成內容(AIGC)工具,並稱堪比汽車從手動變速箱到自動變速箱的變革。據侯曉楠介紹,閱文集團的大型語言模型「閱文妙筆」和「作家助手妙筆版」,將使用提示來生成故事角色,以及角色的外貌、個性和其他特徵,並表示閱文集團已經在用人工智能來把小說改編成漫畫了。 「單格漫畫上色所需時間已經從2小時左右縮短到1小時以內,」侯曉楠說。 他還表示,閱文妙筆仍在測試中,但當時說,將於今年晚些時候和2024年逐步開發新功能。 人工智能可能還會為閱文集團的海外內容創作者網站WebNovel提供助力。公司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網文行業2022年海外營收增長40%,達到40.6億元。閱文集團表示,人工智能讓翻譯效率提高了100多倍,成本降低了90%。WebNovel已經發佈了3,600多部作品,但與國內市場賣出的3,400萬本電子書相比,仍只是個零頭。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Livestreaming game platform DouYu Holdings on Thursday announced a net profit of 76.4 million yuan for the third quarter, marking its fourth consecutive quarterly profit, and reversing a 6.6 million yuan loss a year earlier.

快訊:降本增效策略見效 鬥魚連續四季獲利

最新:遊戲直播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周四公布,今年第三季錄得7,640萬元淨利潤,除了扭轉去年同期的660萬元淨虧損外,也是連續第四個季度獲利。 利好:由於持續進行降本增效策略,該公司的收入成本按年減少24.6%至11.66億元,當中收入分成費用和內容成本大降近三成至9.27億元。 值得關注:該公司表示,由於宏觀經濟環境疲弱,其直播收入減少32.5%至11.51億元,拖累整體收入下降24.1%至13.59億元。 深度:鬥魚為中國主要的遊戲直播平台之一,由陳少傑於2014年創立,除了獲得騰訊(0700.HK)投資,更於2019年登陸美國納斯達克。隨着競爭對手虎牙(HUYA.US)、快手(1024.HK)、嗶哩嗶哩(BILI.US; 9626.HK)和抖音等快速崛起,該公司為爭取流量一直打擦邊球,多次被官方點名批評平台存在色情、低俗等問題下令整改。上月,陳少傑更因為涉及開設網上賭博平台被捕,至今仍然被拘留。 市場反應:該季度報告發布後,鬥魚的股價周四上升2.4%至0.739美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絡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is company that was once China’s biggest livestream gaming platform has been accused of hosting gambling activities and allowing pornography.

CEO涉開賭被捕 鬥魚前景惹關注

這家中國曾經的遊戲直播平台一哥,曾多次被官方點名批評內容涉及色情、低俗及賭博 重點︰ 鬥魚創辦人陳少傑因涉及開設賭場被捕,估計與平台主播「辦卡抽獎」等事件相關 領軍人被捕後,勢將影響公司將重心轉移至硬核遊戲玩家之路   裴梓龍 今年8月,我們曾以「大幅瘦身專注硬核玩家,鬥魚擬變身兇猛戰鬥魚」為題,報道了中國知名遊戲直播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正努力削減支出,轉為主攻在線時間長、更會購買虛擬遊戲配件,以及為自己喜歡的玩家或主播打賞的硬核玩家,而且連續三個季度實現盈利。 正當一切都邁進正途,鬥魚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陳少傑突然消失在公眾視線,最後一次公開露面正是8月份的財報會上,這條「戰鬥魚」突然失去了領軍人。 直到11月21日晚,鬥魚刊登一紙公告,表示「CEO陳少傑於2023年11月16日左右被成都警方逮捕。公司尚未收到任何有關對陳少傑進行調查或陳少傑明顯被捕的原因的正式通知。陳少傑的持續被拘留以及隨後針對相關方的任何相關法律訴訟和執法行動可能會對公司的聲譽、業務和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公告一出,鬥魚股價在當天美股盤前交易瞬間下跌約一成,開盤後也一度跌近8.5%,全日下挫6%收盤,隨後兩個交易日也沒有太大反彈。 其後,該公司公布成立一個臨時管理委員會,暫時管理公司的運營,直至另行通知。 11月22日,陳少傑被捕的原因終於浮現。根據成都都江堰公安發布的通報表示︰「陳某傑(男,39歲)涉嫌開設賭場罪。」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也引述這項通報,同時引用中國網信辦今年5月的聲明,當時以平台存有「色情、低俗等嚴重生態問題」為由對鬥魚展開調查,同時也涉及網上賭博。 早在陳少傑被捕之前,鬥魚於11月13日突然宣佈展開「清朗行動」,打擊主播返現、私下交易等違規行為,所有涉嫌洗錢、詐騙、賭博等違法犯罪,都將提交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市場估計鬥魚內部早已嗅到味道,希望提前整頓挽回局面,但為時已晚。 這次陳少傑涉賭,市場估計與鬥魚平台主播「抽獎返現」相關,例如「辦卡抽獎」,即觀眾購買平台上的虛擬道具或禮物,並開卡參與抽獎,而主播再把獎金私下發給觀眾。 去年12月,由多名成員組成,有超過313萬粉絲的鬥魚戶外主播「彡彡九戶外」,便因為在直播平台涉賭被判刑,當中涉及「辦卡抽獎」,更有主播在直播時宣揚「一個辦卡五萬帶回家」,粉絲通過鬥魚或微信等方式購買虛擬禮物,便可參與抽獎,最終吸金近1.2億元。 2021年1月獲選為鬥魚年度十大巔峰主播的「長沙鄉村敢死隊」當時每晚十點進行「抽獎活動」,變相涉賭,而且吸金力極強,其2020年吸金高達1.77億元。 根據內地天眼查顯示,鬥魚正正有參股「彡彡九戶外」及「長沙鄉村敢死隊」背後的公司,估計這正是陳少傑涉賭被捕的主要原因。 獨立股評人鄒家華估計,鬥魚這次的官非,恐怕未必能罰款了事:「負責人很大機會被判處入獄,而且平台要全面整頓。『長沙鄉村敢死隊』最風光的時候,正是新冠疫情期間,一般人沒有工作,便會沉迷賭博,但網上賭博是中國官方最不想看到的,因此近年全力查處。」 打擦邊球爭取流量 1984年出生的陳少傑,小學五年級便熱衷網絡遊戲,大一輟學創辦「掌門人」遊戲平台,被盛大遊戲以400萬元收購,年僅25歲便賺得第一桶金。 2010年他買下「中國二次元網站」始祖A站,四年後看準直播市場,將A站部分直播業務獨立出來創立「鬥魚TV」,更獲得騰訊(0700.HK)投資,2019年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融資約8.9億美元(64億元),當時他只有35歲,身家便有25億元,晉身《2019胡潤百富榜》;2020年再以55億元財富,成為《2020胡潤80後白手起家富豪榜》第34位,是不少年輕人的榜樣。 然而,隨着競爭對手虎牙(HUYA.US)、快手(1024.HK)、嗶哩嗶哩(BILI.US; 9626.HK)和抖音等快速崛起,陳少傑為爭取流量一直打擦邊球,多次被官方點名批評平台存在色情、低俗等問題下令整改。 在激烈競爭下,鬥魚2020年至2022年營收持續下降,由96億元跌至2021年的91億元,2022年再跌至僅71億元,而且過去兩年也錄得虧損,直到最近在大幅削減成本下,終於連續三季錄得盈利。據公司8月公布的第二季財報,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的淨利潤大幅增長1.6倍至6,140萬元。 為了對抗抖音等平台,虎牙及鬥魚於2020年在騰訊撮合之下一度準備合併,虎牙以換股形式收購鬥魚,但最後未能成功,市場猜測主要受到官方「反壟斷」影響,兩者只好維持競爭局面。 由登陸美國股市創下高峰,到跌入低谷,截至11月25日,鬥魚的市值只剩下約2.85億美元,比當年的37億美元蒸發92.3%。更令投資者擔憂的是,鬥魚在10月25日已發公告,稱股價連續30個交易日都處於1美元以下,如果到2024年4月22日前,股價仍未回到1美元以上,或要面臨退市風險,因此這次陳少傑被捕無疑是雪上加霜。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uya looks for stability in diversification

虎牙冀借多元化再成獨角獸

該公司在過去兩年遭受一系列挑戰,現在希望減少對直播遊戲收入的依賴而穩定下來 重點 虎牙三季度營收繼續大幅下滑,它希望通過8月宣佈的多元化計劃來改善 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盈利,但表示由於四季度季節性開支過大,該季度可能會錄得虧損       陽歌 老虎、獨角獸,還是兩者並存? 這是潛藏在直播遊戲公司虎牙(HUYA.US)背後的一個關鍵問題。這家名為「老虎牙齒」的公司公佈最新業績顯示,三季度業務繼續快速萎縮。儘管如此,投資者似乎對這份報告頗為滿意,在公告發佈後的兩個交易日里,公司股價上升了12%。 該股實際上在過去六個交易日里,已經上漲了逾20%,推動虎牙市值達到9.2億美元(66.6億元),迅速逼近躋身「獨角獸」行列的10億美元大關,因此也帶來了在本文開頭提出的那問題。 話雖如此,虎牙早前估值曾遠超10億美元,該股在2018年IPO後曾風光一時,一度是現股價的接近10倍,當時中國直播行業蓬勃發展。在那之後,虎牙及其行業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沒有一件是正面的。 首先是2021年,中國市場監管機構否決了虎牙與競爭對手鬥魚(DOYU.US)合併的計劃,交易是由同為兩家公司大股東的騰訊(0700.HK)策劃,本可以讓中國直播遊戲領域出現一個絕對的領導者。這次挫折之後,政府又在過去兩年向直播公司發佈一系列限制措施,意在控制未成年人過度玩遊戲。 最近,長期擔任虎牙首席執行官的董榮傑因「個人原因」於8月突然離任,促使董事會任命兩名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並同時尋找長期替代人選。 規模約為虎牙三分之一的鬥魚也面臨著領導層危機,據報道其首席執行官陳少傑於上月突然失聯。媒體猜測可能與一項調查有關,該調查涉及鬥魚服務中的色情內容,但該公司尚未置評。鬥魚通常會與虎牙在大約同一時間公佈最新業績,但這次尚未宣佈三季度財報的發佈日期。 在如此動蕩的背景下,虎牙的收入從2021年底開始收縮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種趨勢延續到三季度,收入同比下降30%至16.5億元,不過分析機構預計,它在明年的下降速度會有所放緩。 為了穩定局勢並恢復增長,公司於8月宣佈了一項多元化計劃,擬進軍爭議較少的遊戲相關服務,如遊戲分發、遊戲道具銷售以及遊戲廣告等不易受到監管打擊的業務。公司目前的大部分收入(超過 90%)來自其核心的直播遊戲服務。 「隨著我們意識到內容和運營之間出現的協同效應,遊戲相關服務將對直播業務起到補充和增強作用。」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黃俊洪在公司三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本季度,我們主要聚焦在與遊戲工作室推動合作關係,並構建支持這些新型服務所需的業務基礎設施。」 難以實現的利潤 我們可能需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虎牙戰略轉變的初步結果,不過投資者似乎認為,該公司最困難的時期可能已經過去。虎牙將提供的許多遊戲服務都涉及與其他企業的交易,這應該有助於它目前幾乎全依賴消費者支出的局面。儘管如此,由於中國的網遊行業還經常受到監管收緊的影響,意味著即使它的商業模式變得更加多元化,打擊也還是不可避免的。 至此,我們還是仔細看看虎牙的最新財報情況。與前兩個季度營收各20%左右的降幅相比,三季度30%的降幅實際上是加速了。 最近的下滑是由核心直播業務同比下降24%所致,該業務佔虎牙本季度收入的93%。它將原因歸咎於虎牙直播服務的付費用戶數量出現了相類幅度的下降。 至少部分下降似乎與去年同期強勁的網絡遊戲活動有關,當時在中國新冠清零政策的最後階段,許多人被迫長時間呆在家裡。政策隨去年年底取消,年輕人一般恢復了典型的活動模式,即更多時間在戶外,而不是坐在電腦屏幕前。 三季度虎牙的整體收入也受到重創,廣告收入大幅下降68%至1.16億元。公司歸咎於「內容轉授權收入大幅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虎牙最近一個季度的支出同比僅下降20.7%,遠低於收入下降的幅度。受此影響,公司毛利率受到擠壓,由上年同期的14.4%下降0.5個百分點至13.9%,影響了公司的利潤,從一年前的6,040萬元縮減至1,210 萬元。 公司在今年前三個季度實現了盈利,但它表示,由於四季度有很多大型遊戲活動,預計季度內支出會激增。因此,虎牙代理聯席首席執行官兼財務副總裁吳欣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可能會在本季度出現虧損。  分析機構預計虎牙四季度會錄得虧損,但認為它明年將恢復盈利。目前的市場盈利預期使虎牙的預期市盈率達到64倍,看起來相當高。相比之下,鬥魚和另一家大型直播公司快手(1024.HK),目前的預期市盈率分別為14倍和19倍。 這似乎表明投資者比較看好虎牙將東山再起,對其股價給予很大的期望。然而,如果未能滿足預期,則可能令股價承壓,從而危及公司重新進入「獨角獸具樂部」的機會。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meng files for IPO

樂盟赴美上市路仍難

這家廣告服務公司,正計劃在美上市籌集約2,000萬美元資金,但2023年上半年收入下跌了16% 重點: 由於市場份額被大公司搶走,樂盟互動上半年收入下降16%,較2022年全年9%的跌幅有所加快 這家廣告服務供應商,計劃在紐約上市籌集2,000萬美元資金,但尚未獲得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        陽歌 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漫長寒冬仍在繼續,但仍有少數規模較小的公司,冒著嚴寒提交IPO申請。最近的例子是營銷服務公司樂盟控股有限公司。該公司在兩年前首次啓動IPO,並於上週四提交了最新信息。自樂盟互動2021年12月首次提交IPO文件以來,情況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核心的廣告業務,在經歷了多年的強勁增長後陷入深度冷凍,先是因為企業在疫情期間控制營銷預算,最近又因為疫情過後經濟下行,這些公司對支出繼續持謹慎態度。 與此同時,中國廣告服務市場正在出現一種有趣的分裂,類似的情況在西方也發生過。簡而言之,大公司正在搶奪像樂盟互動這樣的小公司的市場,擴大市場份額。多年來,這種變換一直在給美國傳統媒體公司帶來壓力,因為它們之前最大的收入來源——廣告收入,流向了谷歌(GOOG.US)和Meta(META.US)旗下的Facebook等巨頭,這些巨頭的服務覆蓋範圍更廣、針對性更強。 Statista的數據顯示,今年中國的廣告市場預計將增長約10%,達到1,980億美元,增速高於2022年的6%。2022年正值中國為維持疫情「清零」政策,正採取各項措施執行最嚴格的時期,很多廣告服務公司收入縮水。 充分體現這種分裂的是,搜索市場領頭羊百度(BIDU.US;9888.HK)和短視頻平台運營商快手(1024.HK)等行業巨頭的收入不斷增長,與樂盟互動和愛點擊(ICLK)等小公司形成了鮮明對比 。 百度的網絡營銷服務收入在2023上半年同比增長11%至391億元,和2022年全年下降6%相比有所反彈。今年上半年快手的表現更為強勁,廣告服務收入同比增長22%,至274億元。 相比之下,樂盟互動今年上半年收入收縮16%,至3,200萬美元,比2022年全年9%的收縮還有所擴大。對於其IPO的潛在投資者來說,這可不是好消息。但對於一家尋求為未來的擴張計劃提供資金的公司來說,這就是現實。 值得肯定的是,樂盟互動眼下似乎還不需要為現有的業務籌集資金,因為該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對較強。但隨著收入萎縮,利潤正在下降,這對其未來而言不是個好兆頭,除非它能夠重回增長軌道。公司今年上半年利潤同比下降28%至235萬美元,同2022年全年18%的利潤下降幅度相比有所加快。 有意思的是,樂盟互動的營業成本相當高,達到90%左右。對於這類服務公司來說,這種情況看起來相對不尋常,因為它們的利潤通常比製造商高得多。由於成本高昂,今年上半年樂盟互動的毛利率只有10.8%,遠低於快手整體業務約50%的毛利率。 金額不大的籌資 樂盟互動的IPO計劃相對規模較小,這一點與今年為數不多的在美上市中國企業類似。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計劃發行400萬股,定價區間在4至6美元,預計募集資金1,860萬美元。如果定價位於區間中點的話,其市值將達到1億美元。 按照公司今年上半年利潤翻倍後的情況計算,這個市值下,其市盈率將達到21倍。相比之下,按今年的預期收益計算,百度的市盈率要低得多,只有11倍,而快手的市盈率要高得多,為30倍。 雖然百度目前並非投資者最看好的企業,但像樂盟互動這樣收入和利潤都在萎縮的公司,似乎不太可能獲得更高的估值。因此,我們預計它的表現不會太強勁,如果成功上市的話,其股價幾乎肯定會立即承壓。 一個值得關注的類似案例,可能是汽車保險商車車科技 (CCG.US),公司在9月份利用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完成了類似規模的上市,融資2,200萬美元。那次上市意義重大,因為是首個按照今年早些時候開始實施的新規,獲得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正式批准,得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 自上市以來,車車科技的股價波動不小。但其總體趨勢是下跌的,截至本週一的最新收盤價,該股股價比9月底上市時下跌了約三分之二。這說明,不僅是中國企業的IPO不靈,最近在美國上市的所有新股也都不行——這讓樂盟互動的IPO計劃更為不確定了。 樂盟互動在最新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它已向中國證券監管機構提出了赴美上市的申請,但尚未獲得批准。其他類似規模的公司已經完成了上市,儘管尚未獲得中國證監會的正式批准,因此這一因素可能已經不太重要了。 相反,中國證監會的要求更多是針對那些可能掌握大量敏感用戶數據,或其他敏感技術或信息的中國大型科技公司。由於規模有限,這些要求可能都不適用於樂盟互動。相反,該公司完成上市的最大障礙可能還是來自於市場本身。一家成本如此之高,收入和利潤又不斷縮水的公司,很難成為最有吸引力的目標,因此樂盟互動可能很難說服投資者為其提供約2,000萬美元的資金。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ouYu chases hardcore gamers

大幅瘦身專注硬核玩家  鬥魚擬變身凶猛「戰鬥魚」

這家遊戲直播公司在削減40%的成本以抵消24%的收入下降後,二季度連續三個季度實現盈利 重點: 鬥魚二季度收入下降24%,但依然連續三次錄得盈利,因為支出的削減幅度更大 由於中國整頓未成年人過度玩遊戲,該公司似乎正在把重心轉向硬核遊戲玩家   陽歌 遊戲直播公司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首席財務官曹昊對「穩定」這個詞有著不尋常的理解。  「2023年二季度,我們的財務業績依然穩定。」他在週一開市前公佈的最新季度業績報告中說。「穩定」是指鬥魚二季度收入下降24%嗎?亦或是指該公司付費用戶減少40%? 但儘管出現了這麼大的降幅,該公司二季度依然設法連續第三次實現了季度盈利,結束了去年大部分時候的持續虧損。 不管穩定與否,如今對鬥魚(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戰鬥魚」)來說,「令人難以置信的瘦身魚」這個名字可能更恰當。這是因為該公司成功削減了運營費用,幅度甚至超過了其收入的下降,從而使其能夠在最新報告期內錄得利潤。 鬥魚的故事以及它最近似乎比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虎牙(HUYA.US)更受投資者青睞的原因,可主要從兩個部分來看。 最大的一部分是鬥魚的快速瘦身,這是中國遊戲營運商面臨的環境迅速惡化導致的。推動這場動蕩的是中國的各個監管機構,它們在過去兩年不斷整頓遊戲公司,限制一種他們認為對中國年輕人有害的消遣方式。 2021年出台了一項新規定,禁止未成年人每周玩電子遊戲的時間超過三個小時。這立即減少了鬥魚一些最衷的用戶花在這個愛好上的時間。到去年5月,監管機構又宣佈了進一步收緊的新規,限制未成年遊戲玩家給最喜歡的直播主播打賞的金額,這是對鬥魚其他主要收入來源之一的第二次打擊。 隨著這一切的發生,鬥魚的收入增長發生了逆轉,並在2022年初開始萎縮。二季度這一趨勢仍在持續,鬥魚報告其收入降至13.9億元,同比下降24%,比 2021年三季度的巔峰水平低40%左右。 不過,鬥魚並沒有坐以待斃。相反,它開始了一場積極的成本削減行動,試圖將自己「調整」到更可持續的規模。去年,該公司全面削減營銷、研發和一般及行政開支,將運營成本削減了32%。據報道,在中國互聯網公司裁員浪潮中,該公司去年還削減了30%的員工。 鬥魚在最近一個季度加快了成本削減的速度,總營運費用從去年同期的3.4億元下降40%至2.04億元。 由於「規模調整」和由此帶來的成本節約,鬥魚得以在最近的報告期錄得季度盈利680萬元,這是連續第三次實現季度盈利,結束了去年大部分時間的一連串季度虧損。彼時,它正在經歷艱難的調整。其調整後的淨利潤(不包括員工的股票薪酬)表現甚至更好,在最近一個季度翻了一番多,達到6140萬元。 瘦身的積極影響也體現在公司的資金儲備上,其現金規模從去年底的68億元小幅上升至6月底的70億元左右。 追求鐵桿玩家 考慮到這個更大的縮減主題,我們將在文章的後半部分更仔細地研究鬥魚最近故事的第二個主要部分。簡而言之,該公司似乎放棄了之前為了數字好看而追求用戶數的策略,轉而專注於獲得鐵桿玩家(也叫硬核玩家)。這個群體無疑是最有利可圖的,因為他們的在線時間更長,而且購買虛擬遊戲配件,以及為自己喜歡的玩家和主播打賞的意願更強。 鬥魚CEO陳少傑在公告中說,「我們專注於成功地維護我們的核心用戶,推出更多高質量、高交互性的內容,以促進我們社區的互動,並進一步提升用戶體驗。」這一表態似乎是指更多地關注鐵桿玩家。 鬥魚最近一個季度的用戶數急劇下降,顯然是因為該公司強調了用戶的質量而非數量,這進一步證明該公司關注重點的轉變。該公司本季度的平均移動月活躍用戶數(MAU)為5,030萬,比去年同期的5,570萬下降了約10%。 但降幅最大的是季度付費活躍用戶,從去年同期的660萬下降到400萬,降幅近40%。相比之下,該公司的直播收入(約佔總收入的90%)本季度同比下降了29%,降幅更溫和。由此可見,許多離開的付費用戶消費水平相對較低。 投資者似乎對鬥魚將關注點放在更為硬核的玩家身上的瘦身努力表示青睞。消息公佈後,該公司股價週一上漲近2%,不過今年以來仍下跌了約21%。但值得注意的是,鬥魚的跌幅比規模更大的虎牙溫和,虎牙和鬥魚一起掌控著中國70%的遊戲直播市場。 多年來,虎牙顯然更受投資者青睞,這可能是因為它的規模更大,按市值計算大約是鬥魚的兩倍。但在今年鬥魚的股價跌幅小於虎牙之後,兩家公司目前的市銷率大致相當,約為0.45倍。不過,不要高興得太早,我們應該指出,這個數字相當低,規模更大的短視頻公司快手(1024.HK)目前的市銷率為2.3倍,更像是一家科技公司。 由於中國遊戲市場的不確定性,鬥魚和虎牙目前的估值都相當低迷。但是,如果你認為最近在監管方面可能放鬆,並且你喜歡更專注的鬥魚,那麼該公司可能會在中國龐大但不穩定的遊戲市場上成為一條更凶狠、更精幹的鬥魚。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欲訂閱詠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