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zon files for IPO

持續燒錢的哪吒 急謀上市集資補血

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已申請在香港上市,以其價格實惠的汽車瞄准國內外客戶 重點: 尋求在香港上市的合眾正在迅速消耗現金——從2022年的68億元降至去年年底的28億元 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的海外收入在2023年迅速增長,但海外擴張可能進一步加劇其本就緊絀的財務狀況 陳竹 隨著曾推動中國電動汽車(EV)製造商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日益飽和,海外擴張已成為它們的一項關鍵戰略。主力生產哪吒品牌的合眾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是朝這方向邁進的最活躍公司之一,在上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IPO申請中,它稱這一轉變是下一階段發展的基石。 對於合眾而言,上市的決定意義重大,因它希望籌集資金來支持其雄心勃勃的全球擴張計劃。公司希望全球擴張計劃能幫助其從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理想汽車(LI.US; 2015.HK)、零跑汽車(9863.HK)和極氪(ZKR.US)等一眾虧損的中國上市電動汽車製造商中脫穎而出。  在IPO時機上合眾可能別無選擇,籌集的資金可能有助鞏固其緊絀的財務狀況。它還可用這些資金來支付海外工廠的費用,這是其高風險海外擴張戰略的關鍵部分。 說合眾的財務狀況“岌岌可危”一點也不為過。從上市文件來看,公司去年底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28億元,較上年的68億元減少了一半以上。這麼劇烈的下降,主要是虧損已從2021年的48億元擴大至去年的69億元。 我們稍後會深入介紹該公司的全球擴張戰略,但首先來看看,合眾在中國龐大但競爭激烈的國內電動汽車市場中的地位。 合眾成立於2014年,是中國政府將新能源汽車(NEV)確定為戰略產業,並開始提供豐厚的補貼,以促進其發展後湧現的首批新能源汽車製造商。2018年推出哪吒品牌後,公司的增長開始起飛,哪吒是中國古代的一位神話人物,以年輕人的勇敢和正直等令人欽佩而聞名。 哪吒迅速贏得市場份額,並在2022年達到頂峰,銷量超過15萬輛,成為中國新興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中最暢銷的品牌。它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瞄准了平價電動汽車市場。2018年至2022年售出的哪吒電動汽車,大部分補貼後的價格在10萬元以下。 哪吒在過去幾年,開始通過增加更昂貴的車型來實現產品多樣化。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是2023年4月推出的哪吒GT,起售價17.88萬元。 對合眾來說遺憾的是,戰略轉變恰逢中國電動汽車行業開始打激烈的價格戰。這場價格戰由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於2023年初發起,此後不斷升級,導致比亞迪(1211.HK)等其他大公司,以及小鵬汽車和理想汽車等初創公司的加入。價格戰迫使哪吒的最新車型,與目前充斥市場的10萬元至20萬元價格的其他車型展開了激烈的競爭。 增長停滯 此後,合眾一直難以保持增長勢頭,2023年,哪吒全系的銷量同比下降約16%。上市文件顯示,哪吒2023年在中國僅售出105,278輛,在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份額僅為1.2%。  面對國內的困難,合眾開始更加註重海外擴張。2021年,它與泰國國家石油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首次進軍海外市場。 合眾全球擴張的一個核心要素是,在關鍵市場進行本土製造,而不僅僅是出口它在中國製造的汽車,這種做法往往頗受外國政府的歡迎。公司目前有三家海外工廠,兩家在泰國和印度尼西亞,已經投產,還有一家在馬來西亞,已於今年初開工。 和很多采用類似的本地化策略的中國車企一樣,合眾打算通過減少運輸費用,以及降低進口關稅來降低成本。這種策略還能讓合眾避開美國和歐洲對中國發貨的車輛徵收的反傾銷稅。 合眾在全球市場上的積極進取已初顯成效。公司海外收入從2022年的2.41億,元激增至2023年的16.2億元,在總收入中的佔比從區區1.8%增長至12%。 但進一步的海外擴張,無疑將加劇其財務壓力,因這種擴張需要大量新投資。中國本土科技媒體虎嗅網的一份報告引用的數據顯示,長安汽車在泰國投資的一家工廠耗資20億元,而廣汽集團的子公司廣汽埃安在泰國設立的另一家工廠耗資13億元,這種財務負擔可見一斑。 雖然海外市場可能會讓合眾的業務重回更強勁的增長軌道,但國內市場依然至關重要,因那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至少目前如此。為了吸引並留住投資者,合眾必須證明自己有能力扭轉目前國內銷售額兩位數下滑的趨勢,同時在持續的價格戰中,保持成本競爭力和盈利能力。 據本土科技媒體36氪報道,該公司在2024年前五個月,售出了43,564輛哪吒品牌汽車,僅相當於其全年銷量目標30萬輛的14.5%。 出口情況稍好一些,今年前五個月,合眾向海外出口了16,458輛哪吒品牌汽車,保持了2023年以來的勢頭。這個數量使合眾在新勢力車企中位列第一。儘管如此,公司僅完成了其年度出口目標的16.5%,這表明就連海外擴張可能也開始失去動力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io in diversification drive as it tries to stem its flood of red ink

蔚來止血的策略:往下打

蔚來首季度虧損持續,市場寄望剛發布的品牌「樂道」可在下半年獲得銷售佳績 重點: 蔚來首季虧損52.6億元,按年上升9.5% 集團預告走低價路線的品牌「螢火蟲」將於明年推出 劉智恒 蔚來集團(9866.HK, NIO.US)今年首季又迎來一份虧損的成績單,雖然大家明白,新能源汽車是要看未來,然而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總不能無止境的等待,投資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蔚來由李斌於2014年成立,至今已十個年頭,連年虧損數以十億元,由2018至2023年間,累計虧損超過800億元(110.4億美元),單計2023年,一年就蝕去211.5億元,要不是李斌有超乎常人的融資能力,蔚來品牌早已消失在車企市場。 遲遲未能扭虧為盈,加上更多的海外國家要向中國電動車徵收關稅,公司希望轉策略,進軍低端市場,冀能力輓狂瀾。 毛利率低 燒錢驚人 再看看今年剛公布的首季度業績,收入99.1億元,按年下跌7.2%,較去年第四季度大跌42.1%。股東應佔虧損52.6億元,按年擴濶9.5%,按季則收窄近6%。 虧損之餘,其多項數據也不理想,毛利率更低至4.9%,較去第四季度下跌2.6個百分點,相對小鵬汽車(9868.HK, XPEV.US)的12.9%要低,更別說理想汽車(2015.HK, LI.US)的20.6%。單計汽車的毛利率為9.2%,較對上一季下跌2.7個百分點,亦遠遠不及理想的19.3%。 集團的燒錢速度亦讓投資者不安,首季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加上受限制現金共286.8億元,較去年底大跌98億元。2023年12月集團獲阿布扎比旗下的投資機構CYVN基金注資22億美元(159.5億元),想不到一季就花掉近百億元。 銷售方面也不樂觀,首季交付量只有30,053輛,按年及按季分別下跌3.2%及39.9%。雖然公司透露,4月及5月份交付分別達15,620及20,544輛,按月平均上升近32%;然而實際情況是集團在BaaS(電池租用)上作出調價和促銷,給用戶更多優惠才得以拉升銷售量。六月開始,促銷活動及優惠也完結,本月能否持續上升態勢才最關鍵,否則光靠以價換量去谷增長,效果只是曇花一現。 事實上,蔚來首季業績公布翌日,股價急跌7.6%,收報38.25港元,過去一年,公司的股價在高位的123.8港元跌了逾七成,投資者對它的評價,從股價走勢就一目了然。 改策略布局多品牌 對於虧損不斷,市場曾提出問題:「錢虧在那裡?」李斌的回應很簡單直接,「虧在研發與基礎設施的投入」。李斌指出,不管多困難,蔚來在研發上,每季度始終保持30億元至40億元的投入。基礎建設去年投入30多億元,用於新建1,035座換電站,以加大充換電網絡的覆蓋,預計今年再建1,000座。 李斌深明年復年的虧損不是辦法,要扭轉劣勢,或至少減低虧蝕,從而讓市場看到曙光,他下決心定下兩大目標,一是要將銷量穩步提升,而更為重要是優化毛利率。 要達到目標,李斌經過深思熟慮,認為高端市場空間有限,只佔整體市場約10%,要實現規模經濟,光打高端市場是不行,最後他的結論是多品牌布局,並進軍中低端市場。 今年5月,蔚來公布第二品牌「樂道」,預計於9月交付;近日更透露,集團將迎來第三品牌「螢火蟲」,首款產品計劃明年上半年交付。 三大品牌的定位,蔚來主攻高端市場,針對商務兼家庭;「樂道」以家庭市場用戶為要;「螢火蟲」則定位精品小車,即是大眾化市場。價格分別是在30萬、20萬及10萬元,特點是都能換電。 是紅海還是藍海 李斌向市場展現雄圖大計,未來能否逆轉勝,暫時難下定論。然而,擺在眼前的是內地車企內卷不斷,競爭慘烈,樂道針對的市場,其實已有特斯拉(TSLA.US)的Model Y、理想的L6及問界的M7,後來者小米(1810.HK)的SU7亦來勢洶洶,可想而知樂道中途加入的這條賽道,並非甚麼藍海市場,實際可能是一個紅海,要殺出一條血路並不容易。 至於螢火蟲所針對的低端市場,現時吉利(0175.HK)的「幾何E螢火蟲」的廠家指導價為6.98萬至8.98萬元、零跑(9863.HK)的AYA只是 6.58萬元、五菱的「繽果」最低價僅需5.98萬元,蔚來的螢火蟲怎樣去在這個市場分一杯羹,說來也不是一件易事。 之前有傳,螢火蟲將以歐洲為首個進軍市場,原本出海對電動車企來說,不失為一條出路,可歐洲各國近年都看出內地車企的野望,以中國政府補貼電動車企為口實,將對中國製造的電動車徵收關稅,最高征收38%,預計於7月實行。早於上月,美國也將中國電動車的關稅提高了三倍。此等等無疑大大加重中國車企的成本,嚴重打擊在海外的業務拓展。 馬雲曾說過:「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但絕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後天早上的太陽。」蔚來又能否跨越明天,看到美好燦爛的陽光?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iDi reports double-digit revenue gain

聚合平台蠶食下 滴滴冀出海破困局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優步”的公司,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收入增長,據報它正考慮在香港上市 重點: 滴滴出行一季度收入增長14.9%至491億元,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增長 這個叫車應用平台已擺脫早前的監管困境,但因競爭的緣故,加之對手使用聚合平台,市場份額遭到擠佔 陳竹 在遭遇監管壁壘近兩年後,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終於在去年初開始恢復一點昔日的勢頭,因它面臨的困難有所緩解。那些困難可以追溯到公司2021年6月在紐約的公開募股,當時它被指濫用用戶數據,並遭到中國監管機構反對的情況下上市。 去年1月,被稱作“中國優步”的滴滴跨過一座里程碑,其應用程序重新出現在中國的應用商店,在之前,因被監管機構處罰,被下架近兩年。即便是在2022年6月退市後,公司仍繼續發布財報。最新業績於5月底公布,顯示滴滴正恢復部分勢頭,因它取得兩位數的收入增幅,延續了之前四個季度的強勁增長。 不過,公司不太可能再回到中國共享出行服務領域的主導地位,因市場的變化,最明顯是增長放緩和聚合平台的興起,這些平台讓新入局的競爭對手更容易站穩腳跟,並迅速獲得發展。 滴滴公佈一季度營收為491億元,同比增長14.9%。此前四個季度,滴滴的營收增幅分別為19%、53%、25%和55%。 同樣重要的是,這家曾經虧損的公司終於找到了一條通往盈利,至少是經調整後盈利的道路。在最新一個季度,儘管因持有小鵬汽車(9896.HK, XP.US)3.25%股份的投資損失,公司亦實現經調整淨利潤14億元。這一消息肯定會緩解潛在新投資者的擔憂,因為滴滴正準備重新上市,這極可能是在香港。 中國的網約車市場早已過了2010年代初的高增長期,當時滴滴通過一系列合併迅速發展,高潮是2016年收購優步(UBER.US)的中國業務。 與此同時,中國市場的競爭並沒有減弱的跡象,至少有300家公司提供與滴滴直接競爭的服務。三家著名的競爭對手,名字相近的嘀嗒出行、程啓科技有限公司和曹操出行,最近都已申請在香港IPO,爭奪率先登陸資本市場往往會帶來的估值溢價。在這裡,我們應該指出,這場市場競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滴滴早在2020年就首次申請香港IPO。 聚合平台的興起 在遭遇監管壁壘之前,滴滴幾乎壟斷中國90%以上的共享出行市場。它贏得這個地位,其一是通過吞併競爭對手,另外是提供補貼,這在該行業早期普遍存在,與優步和Lyft(LYFT.US)等公司在其他市場迅速成為主要參與者的做法類似。 滴滴在中國應用商店消失的18個月,為競爭對手侵佔其主導地位提供了絕佳機會。儘管它仍然是市場領導者,但根據中國媒體趣解商業援引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的數據,滴滴的市場份額在去年年底降至70%左右。 滴滴的份額下滑,在一定程度上也要歸因於用戶行為的轉變,因為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轉向其他大型聚合式移動應用程序,來獲取較小運營商提供的叫車服務。 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熱門地圖應用高德,以及中國的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度地圖,就是其中兩款主要對手。還有一個競爭者是專注於線上到線下(O2O)服務的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美團最初利用自己的司機,建立了一項與之競爭的服務,但後來退出,現在提供的是類似於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的聚合服務。 根據中國交通部的數據,4月份此類聚合平台上完成的網約車訂單總數為2.32億單,佔總訂單的26%,較2023年4月的1.96億單增長了18%。 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種聚合平台提供的網約車服務,這對數以百計的小型公司很有吸引力,它們缺乏大量預算來開發自己的高質量應用程序和做營銷,而是依靠這些平台來連繫消費者。 這一趨勢幫助了一些實力強大的第二梯隊玩家,比如正在申請上市的曹操出行。這些公司有望通過充當行業整合者而實現增長,因為基於反壟斷,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滴滴未來的收購。它們顯然希望投資者會認同其通過這些聚合平台來侵蝕滴滴市場份額的戰略。 滴滴也調整了戰略,允許其他網約車公司將服務整合到它的平台上。但顯而易見,這種做法也存在著局限性,因為這些小公司會對主要競爭對手如此密切地合作持謹慎態度。根據詠竹坊的調查,在首都北京,滴滴的平台僅提供四種來自其他叫車服務供應商的選擇,而高德地圖提供超過60個選項。 不過,最新財報顯示,儘管競爭激烈,滴滴可能正逐步奪回失去的部分市場份額。  我們還應該指出,最近兩位數的增長,一定程度上是受其海外擴張所推動,海外擴張將日益成為該公司的一大重點。在遭到打壓前,滴滴已經開始海外擴張了,目前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埃及等十幾個國家開展業務。 雖然面臨來自聚合平台的挑戰,但短期內滴滴在國內市場不太可能有勁敵的存在。要想向投資者展示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它需要證明自己能保持在中國的領先地位,同時在國際市場上取得重大進展,因在國際市場上,它經常與優步和其他當地出租車公司直接競爭。今年第一季度,這些市場僅佔其收入的5%。 潛在投資者還將密切關注滴滴持續盈利的能力,由於激烈的競爭和監管審查這一點變得越來越困難。政府最近出台了干預措施,要求平台運營商降低抽成,以保護司機權益,提高他們的收入。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Pony.ai approved for U.S. IPO

小馬智行趕美上市 雙戰略加快商業化

這家以自動駕駛出租車聞名的公司,已獲中國證監會批准在紐約上市,它降低了野心以更快增加收入 重點: 小馬智行已獲准赴美上市,截至目前該公司已通過九輪融資籌集資金逾11億美元,2022年初估值達到85億美元 公司主要專注於全自動駕駛,在最近轉向L2級駕駛員輔助系統,以便加快商業化速度 陳竹 上月末,汽車界的焦點都集中在北京,因為有中國首屈一指的年度車展。在展出的諸多豪車中,來自小馬智行的第七代豐田bZ4X Robotaxi 概念車備受矚目。這款車展示的不僅是公司與一家大型車企的合作關係,還有它對全自動駕駛汽車的承諾——儘管它的很多競爭對手都著眼於技術含量較低的輔助駕駛技術,因可以更快實現商業化。 北京車展前夕,中國證券監管機構批准小馬智行在美國上市的計劃,公司在財務方面得到了顯著提振。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網站4月22日發布的公告顯示,小馬智行擬發行不超過9,800萬股普通股,並在美國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或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批准小馬智行赴美上市,是中國監管機構放鬆對赴境外上市科技公司的最新信號之一,此前兩年,只有少量大型上市獲批。境外上市放緩可追溯到2021年初,當時網約車巨頭滴滴在美國進行了備受爭議的IPO,最終卻在上市幾個月後就退市。 中國監管機構的一個主要擔憂是數據安全,因為滴滴甚至是小馬智行這樣的小公司,都收集了大量數據,涉及從個人用戶到中國道路網絡狀況的各種數據。監管機構擔心在紐約上市後,美國官員可能會獲取這些信息,不過隨著新的數據安全審查監管框架的出台,這些擔憂正在緩解。 小馬智行只是越來越多試圖上市的自動駕駛公司中的最新一家,前不久縱目科技也申請在香港上市。任何一家能成功上市,都能提振市場信心。這些公司商業化步伐緩慢,且多年持續未兌現承諾,導致私募股權和風險資本投資者越來越沒有耐心。 成立於2016年的小馬智行,在吸引投資方面相對成功,包括在去年10月的上一輪融資中,從沙特阿拉伯的NEOM及其附屬投資基金獲得了1億美元資金。據天眼查網站的數據顯示,該公司已通過九輪融資籌集了超過11億美元。2022年初D輪融資結束後,其估值達到85億美元,鞏固了它作為高科技“獨角獸”的地位。 投資者看好公司部分是因為創始人彭軍和樓天城的背景,他們都曾在百度(BIDU.US;9888.HK)的自動駕駛部門工作過,那裡被認為是中國自動駕駛的前沿。 投資者可能還喜歡公司的願景,主要關注L4及以上級別的自動駕駛能力,通常是指在大多數情況下,無需人工干預即可運行的完全自動駕駛車輛。這使其有別於很多同行,後者專注於複雜程度較低的L2級駕駛輔助系統,不是完全自動,但更容易商業化。 商業化計劃 小馬智行是首批獲准在中國運營自動駕駛出租車的公司之一。該公司目前在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四個中國一線城市擁有車內無安全員的自動駕駛車隊,並在其中三個城市推出了商業自動駕駛出行服務。 公司向通過其PonyPilot+應用程序預訂乘車的人,收取按里程計算的費用。但它的收入相對較小,因為自動駕駛出租車可以運營的區域,仍然嚴格限定在人口較少的指定區域。比如,在北京,目前其自動駕駛出租車僅限於亦莊一個區域,這裡遠離主城區。 2018年,小馬智行成立卡車事業部,建立了自動駕駛卡車業務線,隨後在2020年註冊了一家名為小馬智卡的獨立公司。 但該業務成立一年後卻毫無進展。 2021年底,小馬智行合併了自動駕駛卡車和乘用車研發團隊,據報道,由於美國研發中心幾乎全部解散,卡車業務團隊縮減至僅10人左右。 自動駕駛卡車的商業化困難重重,原因有很多,包括監管準備不足和技術不成熟。雖然自動駕駛在高速公路上比在城市道路上看起來簡單,但現實要複雜得多。一眾專注於自動駕駛卡車的公司都在最近遇到了困難,包括曾經被寄予厚望的圖森未來(TSPH.US),該公司早前憑借自動駕駛技術贏得喝彩,但最近宣佈退出美國市場。 由於L4級別的自動駕駛技術在商業化上面臨多重障礙,小馬智行開始追隨越來越多的同行,採取更務實的策略,專注於技術含量較低的L2級別。一年前,小馬智行進行戰略轉型,公司創始人、CEO彭軍宣佈,作為整個商業化努力的一部分,公司將全面發力“乘用車智能駕駛業務”。 不過,小馬智行並不是第一個嘗試L2駕駛輔助的公司。據中國媒體雪豹財經社報道,比亞迪(1211.HK;002594.SZ)、廣汽埃安、小鵬汽車(XPEV.US;9868.HK)等國內主要車企都已經選定了該技術的首選供應商,這意味小馬智行可能很難為這項技術找到主要合作夥伴。 儘管如此,此舉對小馬智行在短期內開始產生更可觀的收入來說,恐怕是必要的。灼識咨詢的數據顯示,儘管競爭激烈,但中國的輔助駕駛市場規模龐大且增長迅速,2018年為93億元,2022年達到了413億元。 由於多年來在L4甚至更高級的自動駕駛方面積累了尖端技術優勢,小馬智行可能比縱目科技等更具優勢。儘管如此,在北京車展期間對旗下自動駕駛出租車的大力宣傳似乎表明,公司仍將L4級別的技術視為長期目標。現在,它需要想辦法在提交美國上市文件時,能激起投資者對其雙重戰略的興趣。 當然,要實現L4級自動駕駛的目標,需要持續的大筆研發支出,意味小馬智行可能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持續虧損。它可能很快就會知道,投資者對這類故事的看法,包括他們對小馬智行的估值是否和2022年的85億美元一樣高。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i Auto posts fourth quarter results

理想季績無限好 行業增長近黃昏

這家新能源汽車製造商第四季度車輛銷售收入增長134%,但預計2024年一季度總營收增速將放緩至70%左右 重點: 理想汽車第四季度實現三位數營收增長、利潤率提升,但預計本季度增長將大幅放緩 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增長迅速放緩,並且可能進一步惡化,因最近爆出一系列有關該技術的負面新聞後,消費者擔憂加劇      陽歌 過熱的中國新能源汽車(NEV)行業正進行整合,而理想汽車公司(LI.US; 2015.HK)越來越像是這場競爭中的幸存者,要看看整合結束時究竟誰還保持屹立不倒。與此同時,公司週一公佈強勁的第四季度業績,其中諸多跡象都直指行業競爭激烈,並且很多人都預測到今年會急劇放緩。 在越來越多的負面報道,讓中國消費者質疑購買新能源汽車是否明智後,這種放緩可能會比預想的更嚴重。就在上週五,南京一小區發生可能由電瓶車電池引發的火災,造成15 人死亡、44 人受傷。 理想汽車公布業績後,投資者顯然把注意力集中在它跑贏行業的表現上,週一推動該股在紐約的股價上漲近20%。財報中不僅公佈了強勁的銷售增長,公司還保持了可觀的利潤,在中國大量本土新能源車企中,只有少數幾家能夠做到這一點。 理想汽車目前的市銷率 (P/S) 為3.4倍,遠遠領先於其他同類公司,比如2.5倍的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1.3倍的蔚來(NIO.US; 9866.HK)和1.9倍的零跑汽車(9863.HK),這反映出投資者對其長期生存能力的信心不斷增強。但它依然落後於特斯拉(TSLA.US)的6.9倍,後者被很多人認為是前景最好的公司。出人意料的是,全球新能源汽車領導者比亞迪(1211.HK;002594.SZ),目前的市銷率僅為0.9倍,似乎是近期投資者對該股缺乏熱情所造成。 言歸正傳,我們還是回到理想汽車,它的最新業績在主要同行中名列前茅,看上去確實相當亮眼。該公司第四季度交付汽車131,805輛,同比增長185%,這也推動該公司2023年全年總交付量達到376,030輛,同比增長182%。 理想汽車第四季度車輛銷售收入總計404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73億元增長134%。 車輛銷售收入增速遠低於實際銷量增速這一點,反映出市場競爭激烈,車企不斷降價以吸引新業務。 儘管如此,隨著經驗和規模經濟的取得,理想汽車的盈利能力不斷增強。這體現在毛利率上,它的毛利率從第三季度的22%提高到了第四季度的23.5%,上年同期為20.2%。效率提升推動理想汽車當季利潤達到57.5億元,而第三季度為28.1億元,2022年第四季度為2.65億元。 儘管公司的競爭對手尚未公佈第四季度業績,但理想汽車去年第三季度就曾以271%的營收增長輕鬆打敗一眾對手,相比之下小鵬汽車僅增長25%,蔚來僅增長47%。因此,理想汽車強勁的第四季度增長很可能會繼續跑贏競爭對手。 前路坎坷 回顧了這些積極的數據之後,我們將在本文的後半部看看眾多麻煩的跡象,它們表明,在經歷了數年的爆炸式增長後,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將在2024年大幅放緩。 去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總銷量增長38%,達到約950萬輛,其中出口銷量不斷增長。這已經比2022年銷量倍翻的增長率下降了,天津大學中國汽車戰略發展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員最近告訴《環球時報》,今年的增長率可能進一步放緩至22%左右。 理想汽車1月份的銷量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的業績指引都反映了這一放緩趨勢。該品牌1月份的交付量增長106%,達到31,165輛,遠低於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速。更重要的是,考慮到2022年的春節在1月(店面通常會關門),而今年卻在2月,這個增長率看起來更疲軟了。 理想汽車表示,預計整個一季度將交付10萬至10.3萬輛車,同比增長90%至96%。該公司預計一季度營收增長66%至71%,達到313億至322億元。這兩方面的增長率都比去年要慢得多。 而且正如我們已經注意到的,最近圍繞新能源交通工具的一系列負面新聞,可能會對本就疲軟的銷售產生更大的影響。南京的火災造成15人死亡,44 人受傷,越來越多的小區對電瓶車引發火災的危險發出了警告,這只是其中最新的一起。雖然電瓶車的技術含量顯然遠低於汽車,但負面報道也將不可避免地影響消費者對電動汽車的看法。 春節期間,該行業也是負面報道纏身,很多新能源車主在這期間開車前往溫暖的海南島,但由於潛在的火災隱患,輪渡上新能源車的數量受到嚴格限制,令車主離開時被困在當地。正如許多西方人今年冬天發現的那樣,中國北方地區的人們也發現電動車在極冷的氣溫下經常出現性能問題。 行業大洗牌正在加速,豪華電動車初創企業高合汽車的創始人表示,由於目前資源只夠維持未來三個月的運營,公司正尋找潛在收購者或新的投資者。在他透露這一消息之前,本月早些時候該公司曾表示,由於財務困難,將停產六個月。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apmotor gets new state investors

國企入股力撐 市場不買賬零跑續捱沽

隨著全球新能源車市場份額爭奪戰愈演愈烈,該公司或可通過與歐美汽車巨頭斯泰蘭蒂斯成立的合資企業獲得優勢 重點: 繼去年獲得斯泰蘭蒂斯16億美元注資後,零跑汽車再次通過發售新股,從兩家國有背景的投資者獲得8,430萬美元資金 這家總部位於杭州的初創公司去年交付新車144,155輛,同比增長30%,成為中國排名第十的新能源車企       譚英 隨著農歷新年將至,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863.HK)的未來道路可以從兩方面來解讀。一種解讀是,它在1月19日宣布獲得兩家國有背景的實體6.59億港元的新投資是絕望之舉,是在向地方國有實體化緣,以幫助彌補其巨額虧損。另一種解讀是,新一輪融資是對全球汽車巨頭斯泰蘭蒂斯(STLA.US)去年10月收購其20%股份遲來的認可。 在更詳細地分析這兩種情況之前,我們先來看看上周公佈的交易。這兩家新投資者,即金華市產業基金和武義縣金投,都是零跑新能源汽車製造廠所在市和縣的國有實體。2022年的招股說明書顯示,該廠年產能為20萬輛。 零跑汽車的首款車型於2015年7月在金華新能源汽車小鎮下線,並登上了金華市政府官網。這次入股,金華市產業基金將在已持有零跑汽車1,150萬股H股的基礎上,再購買約500萬股H股,持股比例增至1.22%。購買價為每股43.8港元,和斯泰蘭蒂斯當時的購買價格一樣,後者去年10月宣佈投資零跑汽車,金額則要大得多,達16億美元。 與此同時,武義縣金投也將以每股約合43.8港元的價格,購買零跑汽車1,000萬股內資股,持股比例0.74%。武義縣金投是武義縣財政局下屬獨資企業。 斯泰蘭蒂斯在零跑董事會擁有兩名董事席位,或許是它堅持要求,這兩家國有投資者用和它去年10月一樣的價格購買零跑汽車的股票,即便按週一22.5港元的收盤價計算,該股較那時已下跌了近一半。兩家新投資者都沒有透露和最新股價相比溢價這麼高的原因。 如果高溢價是為了傳遞積極信號,實際的效果卻是截然相反,消息公佈後,零跑汽車股價下跌近13%。起初在10月26日斯泰蘭蒂斯的交易公佈時,投資者也同樣不為所動,不過如今,投資者總體上不會對任何中國股票特別感興趣。 所以說,斯泰蘭蒂斯很可能選擇了一個失敗者。根據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CPCA)的數據,12月份零跑汽車甚至沒有入圍中國新能源車企前十。當月,該公司的銷量為18,618輛,是其最好的成績,但依然遠遠落後於小鵬汽車(XPEV.US)的20,041輛,與市場領導者比亞迪(1211.HK; 002594.SZ)的263,066輛新能源車銷量相比更是差距懸殊。 零跑汽車去年躋身中國全年的十大新能源車企,以144,555輛的銷量位列第十,僅次於蔚來的160,038輛。但其全年的總銷量仍比20萬輛的目標少了近30%。 海外市場的潛力 不過,對於中國這樣競爭激烈的新能源車市場來說,這個結果不算壞。僅去年一年,中國就推出了約100款新車型,大約15家公司倒閉。但根據惠譽評級去年11月的一份報告,今年中國國內新能源車市場的增速預計將從2023年的約30%放緩至20%。 按照中國汽車工業協會(CAAM)的說法,與其盯著放緩的國內市場不放,不如把目光轉向增長更為穩健的新能源車出口上。根據CAAM的數據,去年中國製造的新能源車銷量增長了38%,達到950萬輛,而新能源車的出口增加了78%,達到120萬輛。 這推動中國在去年坐上了全球汽車頭號出口國的交椅,這個位置此前多年由日本把持。 與斯泰蘭蒂斯的交易,可能有助於零跑汽車銷量的大幅提升。斯泰蘭蒂斯是全球第四大汽車製造商,旗下品牌包括菲亞特、克萊斯勒和標緻。根據集團三季度的投資者介紹,對零跑汽車的投資瞄准的是全球市場,為此雙方在荷蘭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目標是到2030年,在中國之外的市場實現50萬輛的年銷量。 歐洲將成為零跑新能源車的第一個海外市場。如果預期中的歐盟調查認定中國向新能源車製造商提供了不公平的政府支持,那麼這家合資企業可以把生產放在歐洲,以避免可能徵收的反傾銷關稅。 斯泰蘭蒂斯認為,中國公司生產電動汽車的成本可以比西方公司低30%。在最近的一次財報電話會議上,該集團的首席執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在談到與零跑汽車的合作時告訴分析師:「我將投資一家能夠與中國競爭對手競爭的中國車企。」 那麼,零跑汽車準備好迎接挑戰了嗎?從戰略角度來看,該公司早期專注於純電汽車是一個錯誤。去年1月,在銷量跌至約1139輛的低點後,該公司在3月份推出了一款雙動力增程車型,並在9月份開始交付另一款。 零跑汽車的首款全球車型C10也將同樣提供純電版和增程版。C10於去年9月的慕尼黑車展上首次亮相,從1月10日開始預售,起步價約為15.2萬元,約為競爭對手理想汽車(LI.US;2015.HK)類似車型L7的一半。零跑汽車表示,在預售開始後的24小時里,它收到了15,510個預購訂單。 儘管隨著中國新能源車銷售放緩,零跑汽車及其同行面臨很多不確定性,但至少其2.05倍的市銷率與同樣虧損的蔚來汽車的1.47倍、小鵬汽車的2.81倍和理想汽車的2.75倍處於大致相當的水平。在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分析機構中,大多數認為其遭受重創的股價有巨大的上漲潛力,並押注與斯泰蘭蒂斯的合作可能正是其銷售進入快車道所需要的推動力。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Xiaomi CEO Lei Jun declared his ambition to make the smartphone maker one of the world's top five automakers i

雷軍造車 一往無前

小米的汽車發布會中,雷軍跨下海口,要在15至20年內成為全球前5的車廠 重點: 小米未必再一如以往,用低價將汽車打入市場 雷軍揚言小米造車會是人生最重要的戰役     劉智恒 有看過《一往無前》這本書,就知道小米集團(1810.HK)的熱血十年,雷軍從一個手機外行人,怎樣將小米攀上銷售巔峰,今天他是否要在新能源車上,複制其成功模式? 雷軍在汽車領域上,構建更先進的智能設備並在物聯網中相互通信,目的是達致更全面的小米智能生態系統。 去年底的小米汽車發布會上,雷軍展示小米第一部電動車SU7,外型教人眼前一亮,雖然有人指它像保時捷的Taycan與特斯拉的混合體,但其顏值確實超爆,所有設備及技術也是高端,難怪雷軍一再強調:“不要喊9萬9了,不可能的!”但市場總聚焦在價格上,雷軍只好補充:“14萬9也不用再講了,還是要尊重一下科技。” 言下之意,小米汽車難再走超平路線,至於是否雷軍向市場做了價格期望,到時又以低價去搶市場,一切要在今年SU7正式推出後才揭曉。 要成全球五大車廠 雷軍在發布會上的豪言壯語,展現了無比決心。汽車行業已經過百多年發展,要在賽道上競跑並無捷徑,他許下承諾:「以十倍努力去投入,從底層核心技術做起,認認真真造一輛好車,經過15 年到 20 年的努力,成為全球前五的汽車廠商,為中國汽車工業全面崛起而奮鬥。」 雷軍的演說激動人心,但事實又另一回事,特別是投資市場,似乎並不買賬,發布會當天股價不升反跌,一度跌近2%,翌日跌勢未止,收盤跌逾4%,報15.28港元,是否意味大家不看好其發展前景?我們沒有水晶球,最終小米汽車能否跑出尚屬未知之素,但可以嘗試從大環境及公司層面去探討分析。 先說整體市場,新能源車這條賽道強手雲集,國外有特斯拉(TSLA.US),國內有比亞迪(1211.HK; 002594.SZ),加上「蔚小理」及零跑(9863.HK)等幾家造車新勢力,競爭已十分白熱化,市場都質疑小米這個後來者如何突圍而出,稍有差池,隨時走上敗亡之路。而且,新能源車經過這幾年的急速增長,市場或許會放緩下來。 電車市場方興未艾 從近年全球對減碳排放的要求,以及近年各地對新能源車的布局,可以預計未來的世界,新能源車會逐漸取代汽油為燃料的車輛,問題只是時間,因此對於市場飽和這一點,暫時似乎不用太擔心。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由2020年至2022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為136.7萬輛、352.1萬輛以及688.7萬輛,按年增長10.9%、157.6%及95.6%。截至今年11月,內地新能源汽車滲透率達36%。換言之與飽和仍有相當距離,即使現已充斥多家造車勢力,再加入新的競爭者,市場仍有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去爭取及拼博。別忘記,還有海外這個大市場,足以容納更多內地車企去開疆拓土。 我們看,新能源車未來市場仍大有可為,但發展的過程中,同業競爭,淘弱留強是必然事情,當年威馬汽車挾強勢而來,最終敗走麥城,可見企業的能力才是關鍵,如何去應對是重要一環。 對於小米的雷軍,從金山軟件(3888.HK)的成功,到十年前一個門外漢,在殺戮戰場的手機行業上由零開始,最終排除萬難,成為前列手機品牌,於中國及海外市場佔有重要席位,足見雷軍及其團隊有相當能耐。 縱然有批評聲音指小米在做高端手機一直未能成功,但小米目前仍是全球智能手機品牌中,按貨量計穩居前三之列。就如初創或私募投資,很著重看領導團隊,而小米創始人就有一個亮麗的履歷去讓人投下信心一票。 雷軍並不是睡醒覺就突然想要造車,早在十年前已有部署,雷軍當年已布局,在乘用車領域投資小鵬(9868.HK)和蔚來(9866.HK),另外又投資九號公司、工匠派及石頭科技等。期間,小米針對激光雷達企業,投資了禾賽科技(HSAI.HK)和速騰聚創(2498.HK)等重點品牌,透過投資去參與及觀察,汲取了多年經驗及知識,並建立相當的人脈關係。 雷軍人生最後一擊 就是雷軍的早有籌謀,是以在公布造車後的1003天裏,小米才能短時間內解決人才任用、造車資質、及自建工廠等事宜。 財務上,雷軍拓展電動車時,有小米這家上市公司作後盾,確實具有一定優勢,我們看看小米第三季度的財務報表,光在第三季度,經營現金流有133億元,手頭現金316.5億元,短期銀行存款也有514億元,而長短期借貸只是448億元。 雖然造車的投資動輒以百億計算,但以現時小米的財力,加上雷軍的人脈關係,賦以昔日亮麗的創業成績,要在市場找融資相信並不成問題。難怪雷軍在發布會上敢說出“不差錢”這三個字。 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名織田信長,雄心勃勃統一天下,向天下布武,今天雷軍公開叫陣,揚言最快在15年內打進前五大車廠之列。他豪言地說:“這是我人生最後一次重大的創業項目,我願意押上人生所有的戰績和聲譽,全力以赴去做小米汽車。” 事實上,以雷軍在軟件及手機行業做出的驕人成績,加上他的能力及一往無前的精神,大有機會在新能源車的市場上站穩一重要席位。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