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Di reports double-digit revenue gain

聚合平台蠶食下 滴滴冀出海破困局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優步”的公司,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收入增長,據報它正考慮在香港上市 重點: 滴滴出行一季度收入增長14.9%至491億元,連續第五個季度取得兩位數增長 這個叫車應用平台已擺脫早前的監管困境,但因競爭的緣故,加之對手使用聚合平台,市場份額遭到擠佔 陳竹 在遭遇監管壁壘近兩年後,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終於在去年初開始恢復一點昔日的勢頭,因它面臨的困難有所緩解。那些困難可以追溯到公司2021年6月在紐約的公開募股,當時它被指濫用用戶數據,並遭到中國監管機構反對的情況下上市。 去年1月,被稱作“中國優步”的滴滴跨過一座里程碑,其應用程序重新出現在中國的應用商店,在之前,因被監管機構處罰,被下架近兩年。即便是在2022年6月退市後,公司仍繼續發布財報。最新業績於5月底公布,顯示滴滴正恢復部分勢頭,因它取得兩位數的收入增幅,延續了之前四個季度的強勁增長。 不過,公司不太可能再回到中國共享出行服務領域的主導地位,因市場的變化,最明顯是增長放緩和聚合平台的興起,這些平台讓新入局的競爭對手更容易站穩腳跟,並迅速獲得發展。 滴滴公佈一季度營收為491億元,同比增長14.9%。此前四個季度,滴滴的營收增幅分別為19%、53%、25%和55%。 同樣重要的是,這家曾經虧損的公司終於找到了一條通往盈利,至少是經調整後盈利的道路。在最新一個季度,儘管因持有小鵬汽車(9896.HK, XP.US)3.25%股份的投資損失,公司亦實現經調整淨利潤14億元。這一消息肯定會緩解潛在新投資者的擔憂,因為滴滴正準備重新上市,這極可能是在香港。 中國的網約車市場早已過了2010年代初的高增長期,當時滴滴通過一系列合併迅速發展,高潮是2016年收購優步(UBER.US)的中國業務。 與此同時,中國市場的競爭並沒有減弱的跡象,至少有300家公司提供與滴滴直接競爭的服務。三家著名的競爭對手,名字相近的嘀嗒出行、程啓科技有限公司和曹操出行,最近都已申請在香港IPO,爭奪率先登陸資本市場往往會帶來的估值溢價。在這裡,我們應該指出,這場市場競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因為滴滴早在2020年就首次申請香港IPO。 聚合平台的興起 在遭遇監管壁壘之前,滴滴幾乎壟斷中國90%以上的共享出行市場。它贏得這個地位,其一是通過吞併競爭對手,另外是提供補貼,這在該行業早期普遍存在,與優步和Lyft(LYFT.US)等公司在其他市場迅速成為主要參與者的做法類似。 滴滴在中國應用商店消失的18個月,為競爭對手侵佔其主導地位提供了絕佳機會。儘管它仍然是市場領導者,但根據中國媒體趣解商業援引中國城市公共交通協會的數據,滴滴的市場份額在去年年底降至70%左右。 滴滴的份額下滑,在一定程度上也要歸因於用戶行為的轉變,因為消費者越來越多地轉向其他大型聚合式移動應用程序,來獲取較小運營商提供的叫車服務。 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熱門地圖應用高德,以及中國的互聯網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度地圖,就是其中兩款主要對手。還有一個競爭者是專注於線上到線下(O2O)服務的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美團最初利用自己的司機,建立了一項與之競爭的服務,但後來退出,現在提供的是類似於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的聚合服務。 根據中國交通部的數據,4月份此類聚合平台上完成的網約車訂單總數為2.32億單,佔總訂單的26%,較2023年4月的1.96億單增長了18%。 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種聚合平台提供的網約車服務,這對數以百計的小型公司很有吸引力,它們缺乏大量預算來開發自己的高質量應用程序和做營銷,而是依靠這些平台來連繫消費者。 這一趨勢幫助了一些實力強大的第二梯隊玩家,比如正在申請上市的曹操出行。這些公司有望通過充當行業整合者而實現增長,因為基於反壟斷,監管機構不太可能批准滴滴未來的收購。它們顯然希望投資者會認同其通過這些聚合平台來侵蝕滴滴市場份額的戰略。 滴滴也調整了戰略,允許其他網約車公司將服務整合到它的平台上。但顯而易見,這種做法也存在著局限性,因為這些小公司會對主要競爭對手如此密切地合作持謹慎態度。根據詠竹坊的調查,在首都北京,滴滴的平台僅提供四種來自其他叫車服務供應商的選擇,而高德地圖提供超過60個選項。 不過,最新財報顯示,儘管競爭激烈,滴滴可能正逐步奪回失去的部分市場份額。  我們還應該指出,最近兩位數的增長,一定程度上是受其海外擴張所推動,海外擴張將日益成為該公司的一大重點。在遭到打壓前,滴滴已經開始海外擴張了,目前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埃及等十幾個國家開展業務。 雖然面臨來自聚合平台的挑戰,但短期內滴滴在國內市場不太可能有勁敵的存在。要想向投資者展示一個令人信服的故事,它需要證明自己能保持在中國的領先地位,同時在國際市場上取得重大進展,因在國際市場上,它經常與優步和其他當地出租車公司直接競爭。今年第一季度,這些市場僅佔其收入的5%。 潛在投資者還將密切關注滴滴持續盈利的能力,由於激烈的競爭和監管審查這一點變得越來越困難。政府最近出台了干預措施,要求平台運營商降低抽成,以保護司機權益,提高他們的收入。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聯想中東尋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鳥

聯想與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設地區總部外,亦能獲取對方的資金助力 重點: 聯想加強在中東與非洲的發展,以減低美國業務的風險 Alat認購聯想20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後者得以強化財務狀況   劉智恒 這次並不是沙特王子來香港開設家族基金的鬧劇,而是紮紮實實的「強強聯合」! 自從中美爭拗發生後,不斷有外國投資者將資金撤走,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2023年外資在中國的股債市場減持量,總計淨流出達822億美元(5,945億元)。正當歐美資金調離中國時,中東的資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為內地財金市場注入動力及生氣。 聯想集團有限公司(9922.HK)近日就公布,與沙特阿拉伯王國的主權財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訂立戰略合作框架協議。Alat主要負責創建電子和先進工業領域的全球業務,擁有達1,000億美元的投資預算。 根據協議,聯想將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設立中東和非洲的地區總部,包括一個客戶中心和一個面向該區的研發中心,同時集團將在沙特興建個人電腦與服務器製造基地,進一步擴大全球佈局。Alat為聯想提供支持和協助,以確保戰略合作順利實施。 另外,聯想向Alat發行20億美元三年期可換股零息債券,換股價每股10.42港元,到期時可悉數轉換成14.99億股,相當於聯想擴大後股本約10.78%。換股價較公司過去30個交易日的平均加權價有10%溢價,但較公布協議前的交易日卻有10.3%折讓。 聯想董事會同時亦批准發行 11.5億份三年期認股權證,發行價1.43港元,集資16.4億港元。認股權證行使價每股12.31港元,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價有5.9%溢價。 市場猶豫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表示:「通過這次強有力的戰略合作,聯想集團將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更大的財務靈活性,進一步加速轉型並拓展業務,把握中東和非洲地區的巨大增長機會。」 或許是可換股債券的行使價較公布協議前一天收市價有較高折讓,又或大市氣氛轉淡,市場有點猶豫,公布發出當天,聯想股價不升反微跌近1%,收報11.52港元。不過,聯想今年股價整體表現向好,上周五收市報10.65港元,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實上,聯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業績,雖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別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與第二季度比較,亦低4%及0.4%。目前投資銀行給予聯想的目標價在12至14港元水平,與現價貼近,未來股價能否再進一步,需視乎未來一兩季的業務情況,才可清晰確定未來走向。 一舉多得 今次與Alat的合作,對聯想來說或許是一個突破口,而且對集團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幫助。首先,中國與西方國家持續緊張的關係下,聯想的發展實在蒙上一層陰霾。一如之前,美國也有聲音要求政府部門禁用聯想的電腦,雖然最終沒有甚麼特別迴響,但不穩定性始終存在,畢竟中國在半導體、光伏、醫藥甚至電動車等,都先後被歐美等國家制裁或打壓,很難保證聯想會否成為另一個目標。 因此,聯想逐漸加大在中東及非洲的發展,成立大型總部及基地等,都有助減低地緣政治的風險,特別生產地設在當地,也較少引起歐美國家針對產品來源地的口實。 目前聯想地區收入最大是美洲,佔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東非洲的佔比沒有清楚列出,只將兩地與歐洲一併計算,佔比是28%。然而中東國家近年銳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國家經濟又不斷發展,毫無疑問是一個頗具潛力的市場。經濟學人智庫較早前發表的報告預計,非洲經濟增長將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聯想與沙特的合作,若能早著先鞭,其部署有機會能迎著兩個地區的發展而受惠。 業務以外,是次合作帶來20億美元資金,大大堅實聯想的現金基礎。集團也表示,所得款項將用於償還現有債務、補充營運資金及一般企業用途。據去年財報披露,聯想年內有多項債券到期,總金額近36億美元,雖然流動資金也有相近數目,但今次新發行的可換股債券,可以完全償還債項之餘,增加許多額外資金額,為集團未來拓展及研發提供了支持。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mart Share Global's revenue dives

轉模式收入勁挫 怪獸充電能否逆轉勝?

這家以手機充電機櫃網絡而聞名的公司,首季度陷入虧損,結束連續四個季度盈利的勢頭 重點: 怪獸充電一季度收入暴跌逾50%,因在業務轉型期間核心充電服務大跌 公司正逐步將充電寶機櫃網絡的運營責任轉移給合作夥伴 陽歌 充電寶運營商怪獸充電名副其實地嚇壞了投資者,後者在看到公司一季度的財報後紛紛拋售股票。經營業績顯示,隨著公司為提高長期盈利能力而進行轉型,它首季的收入下滑速度急劇加快。 至少在短期內,這轉型對公司來說有點痛苦。公司的官方名稱叫Smart Share Global Ltd.(EM.US),它旗下以怪獸充電作為品牌的充電寶機櫃里,裝滿可供租用的智能手機充電寶,在全國各地的餐館、商店和其他零售場所隨處可見。 周一上午公布最新業績後,公司股價暴跌逾20%,市值縮水近4,000萬美元,不過後來收復部分失地,收盤時下跌約10%。在這裡,我們應指出,即使經歷了週一的拋售,該股今年迄今仍上漲70%以上,使其成為在美上市中國股票反彈的領頭羊,在這輪走勢中,中國ETF-iShares MSCI(MCHI.US)從1月底的低點上漲逾20%。 因此,從某程度上講,大規模拋售可能只是代表部分獲利回吐。但下跌似乎也反映了公司進行轉型之際,最新業績中出現了一些令人擔憂的趨勢。總說中國消費支出疲軟,似乎並不能解釋全部原因,公司首席財務官辛怡稱,4月和5月消費「仍有些疲軟」。 按去年啓動的轉型計劃,怪獸充電正減少在直營模式上的投入,而是將手上的機櫃出售給第三方運營商,基本就是機櫃所在的商店擁有者。然後,公司通過提供支付服務等,以及向合作夥伴實際銷售機櫃和充電寶,從而收取費用。 首席執行官蔡光淵在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從直營模式向網絡合作夥伴模式轉型,雖然在某些地區會導致一次性成本的產生,但對於公司保持長期財務健康,具有重要戰略意義。」 這些一次性成本可能是導致怪獸充電在一季度陷入虧損,結束了連續四個季度盈利。不過,公司經調整後(通常不包括基於股票的員工薪酬)的業績,仍保持連續第五個季度盈利。 怪獸充電的發展陣痛充分體現在營收上,收入同比暴跌51.7%至3.97億元。雖然公司將此歸咎於轉型(我們稍後再來詳細討論),但我們也應該指出,下降速度較上季的18.3%同比大幅加快。 在此輪拋售後,目前怪獸充電的市盈率為17倍。運營共享充電寶的類似公司並不多。但運營著中國共享經濟公司美團(3690.HK)的市盈率要比它高得多,為47倍。民宿共享股Airbnb(ABNB.US)的市盈率和它略接近一些,為20倍。 或許是先苦後甜 怪獸充電的轉型很像上世紀80年代酒店業的情況,當時萬豪(MAR.US)和希爾頓(HLT.US)等公司,都放棄了自己的物業資產,轉型為同名酒店的管理者,而酒店的所有權則屬第三方物業。 這種模式的資本密集程度,遠低於實際的資產所有權,因此像怪獸充電這樣的公司,無需擁有所有櫃機和充電器。相反,資產所有權和維護的負擔,落在了業務合作夥伴身上,而怪獸充電通過向這些合作夥伴收取硬件銷售和服務費來獲取盈利。 公司打算繼續將直營模式作為業務的一部分,不過辛怡承認,業務組合中的這個部分「在盈利能力方面仍有些不足」。 截至3月底,怪獸充電網絡中近80%的機櫃由業務合作夥伴運營,剩餘20%為自營。與一年前相比發生了巨大轉變,當時只有58.8%的機櫃(在財報中稱為“點位數”)由第三方運營。截至3月底,其合作夥伴總數達到1.1萬個,同比增長3,800個。 隨著更多的直接運營業務,第三方運營者從手機充電費中的分成也在增加。因此影響了怪獸充電的收入,因而令其移動充電服務收入從上年同期的8.13億元,下降了53.5%至3.78億元。銷售充電寶和充電機櫃給合作夥伴的收入,則從去年同期的1,170萬元躍升至1.64億元。此外,來自充電解決方案(如前述支付服務)的收入,也從去年的零增加到了5,900萬元。 我們預計,隨著公司新業務模式的成熟,這些較新的模式,即機櫃銷售和充電解決方案,將繼續以強勁的速度增長。唯一跟蹤該公司的分析機構預計,公司今年的收入將下降25%,但下半年降幅應該會開始放緩。 除了降低資本成本外,新的業務模式似乎也使怪獸充電有所受益,營銷成本大幅降低。最近一個季度,營銷成本從去年同期的6.65億元降至2.05億元,降幅約為三分之二。 正如我們之前提到,公司本季度虧損30萬元,扭轉了去年同期盈利1,080萬元的局面。雖然經調整後的業績仍實現了盈利,但經調整盈利380萬元與去年同期盈利1,710萬元相比大幅下降。 總言之,怪獸充電正在服用一些苦口良藥,在短期內會影響業績,但可以確保其長期盈利能力。對於此舉,我們一般來說是認可的,這最終應會帶來一個更為精乾的「怪獸」,甚至有可能通過吞併競爭對手來實現增長。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n pillow sales prop up Atour’s soft stock?

亞朵盈增價不增 未來要靠賣枕頭?

亞朵酒店首季度業績增長雖然強勁,但投資市場似乎對公司前景仍然審慎,股價未見有表現 重點: 公司一季度盈利增長逾13倍至近2.6億元 「場景零售」成為一大增長動力,按年升逾兩倍 劉智恒 去年內地旅遊業在疫後復蘇,當時大家還在懷疑,這或許是報復式反彈,但一年後的今天,國人旅遊熱潮仍然熾熱,縱使大家也說社會正在消費降級,旅遊卻絲毫未受影響,當中酒店業成為受惠的一大行業。 既是酒店也是零售商的亞朵生活控股有限公司(ATAT.US)剛公布一份亮麗的首季度業績,淨收入按年增長接近九成至14.68億元(2.03億美元),股東應佔溢利更大升13.3倍至2.58億元,經調整後的淨利潤為2.61億元,按年增長63.4%。 亞朵旗下擁有六大品牌,分別是A.T.HOUSE、亞朵S酒店、ZHotel、亞朵酒店、亞朵X酒店及輕居。集團的「兩千好店」計劃持續推進,首季新開97家酒店,總數已達1,302家,房間數量148,149間,按年增31.6%。今年四月,以亞朵為品牌的酒店數量達1,000家。 「場景零售」升幅驚人 在各項業務方面,管理加盟酒店的收入8.36億元,按年大幅增長87%,相反受個別酒店裝修影響,自營酒店收入跌10%至1.68億元。最教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零售業務,收入按年勁升2.7倍至4.17億元。 亞朵的零售業務,就是集團經常掛在嘴邊的「場景零售」,簡單講是集團將客房內的用品向客人銷售,旅客透過在亞朵集團旗下酒店的實際體驗,可以向酒店購買房內的產品。目前零售分成三大類,「亞朵星球」專針對睡眠用具,「薩和」是香氛及個人護理品,而「Z2GO&CO.」則覆蓋出行領域產品。 其中亞朵星球的枕頭、被子、床墊銷售量更是火爆,去年雙十一,枕頭更成為爆款產品,累積銷售逾80萬個。今年3月,亞朵星球推出深睡夏涼被,上市21天GMV快速突破千萬元,並在4月拿下京東和抖音平台的被子單品銷量冠軍,同時也打入天貓平台銷量前十大。 難怪市場有人說,亞朵經營酒店是副業,賣枕頭才是主業! 股價表現乏善足陳 雖然業績增長理想,但成績表派發後,亞朵在美國的股價僅微升近0.5%報17.59美元。市場似乎未對亞朵有所青睞,過去大半年股價始終難逾20美元關口,自今年2月見每股最高19.8美元後,輾轉回軟,至今已較高位回落逾一成。 市場不願意追捧亞朵,或許是對今年的旅遊業前景仍然有所保留,畢竟疫後的爆發性增長是有盡頭,而去年延至今年首季的好表現,能否持續再延伸下去?即使有所增長,但增速能否如之前理想等,投資者心中仍是有所懷疑,特別是在內地消費降級的環境,投資者會估計,當旅遊熱潮陸續回歸正常時,酒店的增長也將停頓下來。 RevPAR漸回落 事實上,首季度的一些數據,也反映了市場的擔憂並非無的放矢。亞朵旗下酒店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只是328元,相比去年首季的337元及第四季度的358元,分別下跌了2.7%及8.4%。首季度的日均房價(ADR)為430元,較去年同期跌2.9%。至於入住率(OCC)方面也只能在73.3%,比去年同期高出不到一個百分點。 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王海軍也不諱言,第二季度的RevPAR似乎較首季度面對更大壓力,然而因為多種不確定性因素,集團暫難給出全年的RevPAR預測。面對此問題,亞朵只好退而求其次,先穩定入住率,他說:「從現在來看,今年的不確定性超出了我們之前的預期。在當前的環境下,我們的戰略是優先穩定OCC基礎,同時抓住收入方面的核心機遇。」 不過,亞朵較別的酒店仍有的優勢,就是「場景零售」業務持續有增長空間。公司也指出零售業務還處於快速發展期,將續加強在基礎建設、品牌推廣、渠道等各方面的投入。 目前亞朵的滾動市盈率(Trailing PE)為18倍,較內地最大的酒店企業華住集團(1179.HK)的21倍略低,而且華住剛公布的季度盈利下跌33.4%至6.59億元,相對來說,盈利持續上升的亞朵,其值博率來得要高。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EDA shares jump in trading debut

預售庫存模式奏效 EDA有機獲更高估值

上周這家電商物流服務提供商的股價在首個交易日上漲84%,不過隨後回吐了部分漲幅 重點: 受惠中國跨境電商對物流服務的強勁需求,EDA去年營收增長71% 公司的“預售庫存模式”或能為其帶來優勢,因競爭對手Temu和Shein使用的直郵模式在美國受壓 陽歌 最近,Temu和Shein可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因它們以極低的價格銷售流行服飾和其他電商小物件,這些東西直接從中國的工廠郵寄給西方消費者。但新上市的EDA集團控股有限公司(2505.HK)為跨境電商提供了另一種選擇,這個選擇頗具吸引力,尤其是在Temu和Shein受到美國政客抨擊的情況下。 上周,EDA的股票在香港上市,以每股2.28港元的出售9,760萬股,籌集資金2.23億港元,並在首日上漲逾80%。自首日上漲以來,該股已有所回落,但上週五收盤價3.44港元,仍比發行價高出51%。 EDA運營著一系列基於雲的服務,為面向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銷售產品的跨境中國電商提供物流服務。從中國境內的頭程國際貨運服務,到目的地國家的尾程履約服務,覆蓋相當廣泛。 按最新股價計算,公司的市盈率(P/E)為20倍,雖然還算不錯,但也不是太令人興奮,市銷率(P/S)為1.16倍,同樣也不錯,但並不算驚人。其市銷率低於微盟集團(2013.HK)的1.65倍,但遠高於寶尊電商(BZUN.US; 9991.HK)的0.13倍,這兩家公司都是中國國內電子商務商家的服務供應商。美國巨頭Shopify(SHOP.US)和Salesforce (CRM.US)的市銷率都要高得多,分別為10倍和6.5倍。 EDA市銷率低於全球巨頭,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因其規模相對小。即便經歷了IPO後的大幅上漲,公司的市值仍相對不高,僅為15億港元。根據公司2月首次提交的招股說明書,在同類公司中並不處於領先地位,按2022年的營收計算,公司在出口電子商務供應鏈解決方案供應商中排名第七。 近年,隨著中國政府鼓勵廠家直接向海外消費者銷售商品,通過電子商務向海外銷售中國商品的生意一直在迅速增長。根據招股說明書中的第三方數據,2017年至2022年期間,此類電子商務出口的B2C市場,按商品交易總額(GMV)計算每年增長28.4%,2022年達到3.22萬億元。未來幾年,增長預計會放緩至每年13.4%,到2027年達到6萬億元。 快速增長導致對類似EDA的這種服務需求激增。2017年至2022年,B2C出口電商供應鏈解決方案市場年均增長率為28.8%,2022年達到4,020億元。EDA表示,快速增長的部分原因是疫情,因很多商店關門,人們轉向網上購物。公司還表示,預計2022年到2027年,年增長速度將放緩至9.1%左右。 預售庫存模式 2014年,EDA成立於南方新興城市深圳,在2021年被中國聯塑(2128.HK)收購前,它在大部分時間都是創始人劉勇控制的獨立公司。中國聯塑決定拆分EDA,好使更靈活開展從中國往東南亞的物流業務,包括自行籌資。 與Temu和Shein等知名公司不同之處,在於EDA採用的商業模式,公司將貨物儲存在最終銷售地所在國的倉庫中。這樣的“預售庫存模式”可以在客戶下單後迅速交貨。為了促進這模式的發展,EDA在美國與40家當地倉庫運營商合作,在加拿大則有六家,在德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共有七家合作單位。 相比下,Temu和Shein等公司採用的是直接從中國向買家所在國運送產品。這系統庫存積壓的風險較小,但交貨時間太長,而且退貨也不太方便。 最近,直郵模式也面臨新的風險,目前Shein和Temu在美國銷售跨境電子商務產品而無需支付進口關稅,美國正在尋求堵住這個漏洞。如果堵上了,它們的商品價格就要上升,那就失去一個重要優勢。這樣將有利於EDA和其他使用預售庫存模式的公司,因它們的所有商品都已經支付了進口關稅。 在財務方面,EDA過去兩年的增長看起來相當強勁,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什麼它最新的市盈率和市銷率看起來相對較低。去年,公司的營收從7.09億元躍升至12.1億元人民幣,增幅達71%,再對上一年的增長率則只有21%。 與我們寫過的許多新上市公司不得不依賴少數客戶的情況不同,EDA因客戶的高度多樣化而顯得相對有吸引力。在過去三年,公司的850家客戶中,排名前五的客戶僅佔其收入的三分之一。每年最大客戶約佔營收的12%。 過去三年,公司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15%至16%之間,看起來倒是符合大家對物流運營商的預期,儘管EDA喜歡指出,它使用的是依賴第三方提供大部分物流的“輕資產”模式。公司的利潤相對較高,去年實現利潤6,940萬元,似乎沒有任何現金問題,過去三年每年都有正現金流。 歸根結底,市場地位和專注於幾個關鍵市場而言,公司看起來相對穩固。隨著Temu、Shein和其他使用直郵模式的公司遭受指責,該公司也可能從中受益。對投資者來說,其規模較小可能是一個缺點,不過一些人可能會認為,由於增長潛力穩健,它可能應該獲得更高的估值。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Evergrande auto business gets lifeline after problems pile up

神秘買家接盤 恒大汽車死裡逃生?

經歷母企清盤、投資告吹、19億退補等事件後,恒大汽車迎來了新買家,但這次的投資是否「靠譜」?恒大汽車會否翻身?還是未知數 重點: 恒大汽車去年虧損逾百億,主要收入來自物業銷售 若達成買賣協議,買家需資助公司運營      李世達 關於恒大的好消息很久沒出現了。近日,中國恒大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0708.HK)在港交所公告,母企中國恒大(3333.HK)已與一名第三方潛在買家訂定不具約束力條款書,將出售所持31.5億股(佔全部已發行股份約29%),買家另有選擇權可買入餘下32億股(佔29.5%)。若上述兩項交易完成,恒大汽車將正式易主。 中國恒大是恒大汽車的控股股東,共計持有恒大汽車約63.5億股,持股比例約為58.5%。其中,中國恒大直接持有1.3億股,旗下全資子公司恒大健康和Acelin Global Limited分別持有約62.2億和5萬股。中國恒大今年1月已被香港法院頒令清盤。 公告中並未透露潛在買家的具體信息,亦沒有披露每股的收購作價。 恒大汽車賣盤此前已走漏風聲。5月中旬,恒大汽車股價盤中暴漲70%後宣布停牌。在賣盤消息證實後,恒大汽車股價在復牌當日一度暴漲107%,最終收漲87%,市值幾乎翻倍。目前潛在交易尚待進一步盡職調查及簽署買賣協議後作實。 年初中東投資告吹 恒大汽車還將從此次交易中獲得一份授信協議。買方將為恒大汽車方面提供信貸額,以資助恒大汽車持續經營及發展電動車業務。公告中稱,集團資金嚴重短缺,天津工廠自今年初以來已不再生產作業,至今尚未恢復生產。 根據最新年報,2023年恒大汽車收入約13.4億元,股東應佔虧損達108.7億元,雖然是新能源車企,但收入大部分來自物業銷售套現的11億元。品牌成立至今僅生產1,700輛恒馳5汽車,交付1,389輛車。截至2023年底,恒大汽車累計股東應佔虧損達376.9億元。 去年8月,恒大汽車曾公布獲得由阿聯酋國家主權基金持股的紐頓集團戰略投資5億美元,另外還有6億元過度資金陸續入帳,曾被市場視為救命錢。然而至今年4月,恒大汽車宣布與紐頓集團的戰略投資協議終止。 就在賣盤消息公布前四天,恒大汽車收到地方行政部門發出的函件,由於恒大汽車並未履行合同義務,被要求退回已發放的各項獎勵及補貼,合計約19億元。 恒大汽車的價值? 恒大汽車曾是恒大老闆許家印的夢想。2021年10月,恒大剛剛爆雷時,許家印宣布要在十年內,由房地產企業轉型為新能源車企業,強調會逐步退出房地產市場,不會出售恒大汽車。 造車曾是許家印的最後王牌,但如今恒大進入清盤程序,許家印已失去自由,卻只有恒大汽車有了死裡逃生的機會。恒大汽車股權若全出售後,跟許家印再也沒有關係。 經營五年只造出1,700輛車的恒大汽車,市值曾經高達7,000億港元,比當時的比亞迪(1211.HK; 002594.SZ)還高出四成,如今市值僅剩下62億港元,不到當年的百分之一。 根據年報,恒大汽車總資產約349億元,但負債高達725億元,早已資不抵債。對買家來說,恒大汽車是一家量產困難、資金短缺、巨額虧損的公司,出手接盤等於承接一筆巨債。現有造車新勢力應不會是買家,市場議論,或有新玩家打算加入新能源車賽道。 雖然負債累累,但恒大汽車仍是一家上市公司,並具有造車資格且擁有完整電動車生產線的公司。根據年報,公司在天津、廣州、上海設有生產基地,只要資金到位,工廠仍然能夠隨時運作生產。 不過,目前新能源車市場競爭激烈,賽道上的落後者正在逐步被淘汰。本身資源累積與品牌認受性都不足的恒大汽車,易主之後仍要面對很大挑戰。 是次的交易從條款書來看,買家收購29%股權後,先透過授信協議「試水」經營一段時間,才決定是否要收購剩餘股權,最後是否如約達成,條款是否變動,仍有很大未知數,對買家來說應是較安全的合作方式。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opsports earnings disappoint

滔博的煩惱:兩大王牌不復當年勇

耐克和阿迪達斯在華的銷售商最近發表下半年的業績,表現疲弱,股價隨即下跌9% 重點: 滔搏報告稱,截至2月底的最新財年,營收和利潤分別增長6.9%和22% 儘管全年實現增長,但這家耐克和阿迪達斯在華的銷售商,其利潤仍低於分析機構預期 譚英 上周滔搏國際控股有限公司(6110.HK)公佈截至2月底的最新財報後,股價在接下來的兩個交易日暴跌9%。作為耐克和阿迪達斯在華經銷商,儘管利潤增長略有加快,但投資者因下半年收入增長放緩而感到緊張。環比來看,下半年營收與上半年基本持平,而利潤則環比下降約30%。 投資者也可能因該公司利潤不及市場預期而感到不安。滔搏公佈截至2月29日的財年,每股收益0.3569元,低於分析機構估計的0.37元至0.47元。 公司去年10月公佈中期業績後,投資者要較現時樂觀,推動股價上漲約10%,之後該股再開始下跌。總的來說,今年來公司股價已下跌17%,自2020年10月通過IPO募資10億美元,股價已下跌約一半。安踏體育(2020.HK)和李寧(2331.HK)等同行的股票表現要好得多,今年迄今分別上漲18%和12.2%。 滔搏不僅是中國運動裝市場的領頭羊,也是外國品牌在中國的領頭羊,因為它85%的銷售額來自耐克和阿迪達斯的產品。相比之下,安踏和李寧的大部分銷售額來自自己的國內品牌,不過安踏也從旗下的斐樂產品中獲得了可觀的收入,安踏與斐樂的韓國所有者簽訂了許可協議,擁有該品牌在中國的銷售權。 就增長而言,滔搏整個財年的數據看上去總體良好。收入增長6.9%至289億元,淨利潤增長22%至22億元。淨利潤率也提高了0.8個百分點,達到7.6%,股息略有上漲。核心的零售業務收入強勁增長8.9%,達到247億元。 好消息還包括滔搏的兩個主要品牌類別的收入均有所增長。公司主要的耐克和阿迪達斯品牌的收入增長6.5%至248億元人民幣,而來自“其他品牌”的收入則增長10.5%,達到38億元。 以半年計,公司下半年營收放緩至同比增長6.5%。下半年利潤同比增長17%至8.76億元左右,但與上半年13.3億元的利潤相比大幅下降。 耐克從1999年開始成為滔搏的主要客戶,阿迪達斯則是從2004年開始,遠早於2019年滔博從百麗國際分拆上市。“其他品牌”也主要是外國品牌,包括Puma、Converse、Vans、North Face、Timberland、Asics以及Skechers。 爭議平息 2021年,耐克因新疆棉事件而陷入爭議,導致中國消費者對該公司和其他一些西方品牌發起抵制。之後,事態已經逐漸平息,不過一個行業趨勢是,多年來偏愛洋品牌的消費者,現在越來越多地轉向安踏、李寧等國產品牌。 對於滔搏來說,除了中美貿易關係緊張外,一個更大的問題是,其在全球的兩大關鍵客戶最近陷入更大困境。 去年12月,耐克宣佈下調當前財年的銷售預期,並在未來三年里節省20億美元的成本,結果耐克的股價應聲下跌了11%。阿迪達斯也報告稱,2023年收入下降4.8%,至210億歐元(230億美元),更是三十年來首次出現年度虧損。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阿迪達斯在2024年一季度出現反彈,截至目前股價已上漲22%。 不過,兩個大牌客戶最近的疲態,可能是滔搏在過去財年的下半年,庫存水平較上半年增長9.2%的原因之一。 滔搏表示,它通過注重質量而非數量來應對“不平衡”的宏觀經濟環境。它繼續多關店少開店,過去財年淨減421家門店至6,144家。同時,由於公司將重點放在較大面積的店鋪上,現有的總體銷售面積增加了6%。 按滔搏的說法,來自政府的支持有望推動中國戶外運動產業,到2025年擴大至3萬億元的規模,而且它將更加關注耐克和阿迪達斯之外的品牌。公司表示,將與高性能鞋類和服裝品牌Hoka,以及總部位於廣州的登山運動品牌凱樂石(Kailas)合作,以擴大產品範圍。 雖然滔搏的市盈率(P/E)只有15倍,市值也僅為330億港幣,遠低於安踏22倍的市盈率和2,470億港元的市值,但與李寧的16倍市盈率和569億港元市值大致持平。在財報公佈後,券商傑富瑞對該股維持“買入”評級,但基於下半年業績疲軟,將其目標價從9.30港元下調至7.90港元。鑒於該股派息率較高且優於同業,花旗集團也維持了“買入”評級。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