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6.HK

這家癌症篩查設備製造商去年收入飆升,並定下明年轉虧為盈的重大目標

重點:

  • 諾輝健康成為第7家「摘B」的「上市規則18A章」生物科技上市公司,有利於提高股份流動性
  • 該公司整體毛利率攀升至84.5%,未來有望維持在85%至90%

 

莫莉

中國癌症新發人數和死亡人數均位居全球第一,而早篩、早診、早治對提高癌症患者生存率至關重要,因此癌症早期篩查市場近年迅速發展。作為龍頭癌症篩查設備製造商,諾輝健康(6606.HK)已成功踏入收成期,去年營業收入達7.65億元,按年飆升259.5%。

上週一晚,諾輝健康發佈了2022年業績報告,不僅實現了超高速的營收增長,經調整虧損也大幅收窄59.6%至1億元。同時,該公司宣佈「摘B」申請已成功獲批,從日起,其中文及英文股份簡稱將不再加上「B」的標記 ,成為繼百濟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信達生物(1801.HK)、君實生物(1877.HK; 688180.SH)、復宏漢霖(2696.HK)、康希諾生物(6185.HK; 688185.SH)與再鼎醫藥(ZLAB.US; 9688.HK)之後,第7家「摘B」的生物科技公司。

2018年,港交所修訂主板上市規則,新增第18A章《生物科技公司》,允許未有收入和利潤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交上市申請,但其名稱結尾須有「B」字供投資者識別其風險。截至2022年,已有56間企業通過18A章成功登陸港股。根據聯交所上市規則第8.05(3)條規定,滿足年收入大於5億港元(4.35億元)、市值大於40億港元條件的公司,經聯交所批准後,可移除「B」的標記,即等同於常規下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撕掉「B」標籤,被視為Biotech(生物科技)成功壯大的標誌,而這些企業亦有更大機會納入恒生指數和港股通,不但有利於提高股票流動性,也可以提高市場對企業的關注度,更順暢地進行股權及債務融資。以百濟神州為例, 它於2019年7月「摘B」之後,翌年9月獲納入南向港股通名單,可讓內地投資者參與買賣,並獲納入恒生綜合指數。

不過,業績公佈後,諾輝股價先跌後漲,其股價上周二下跌4.4%,翌日再大漲10.6%,反映投資者對公司的信心仍然波動。

毛利率明顯提升

相比傳統癌症早篩技術,諾輝的產品不僅具備高靈敏度和特異性,也在便捷性和低時間成本上具優勢。在商業化團隊發力後,諾輝業績進入高速增長跑道,旗下三款產品去年銷售額均迎來高速增長。其中有「中國癌症早篩第一證」之稱的結直腸癌篩查產品「常衛清」實現收入3.56億元,按年大增266.2%;中國首款便隱血自測器「噗噗管」錄得2.01億元收入,按年增長73.7%:去年1月獲批上市的中國首款自檢幽門螺桿菌篩查產品「幽幽管」也實現2.08億元收入。

在銷售額上升的同時,由於銷售成本被攤薄,諾輝的毛利率有了明顯提升,從2021年的72.7%攀升至84.5%。其中,常衛清的毛利率從2021年同期的76%上升到83.4%,噗噗管和幽幽管的毛利率則分別為82.1%和90.7%。

公司首席執行官朱葉青表示,幽幽管屬消費醫療產品,直接面向消費者,相比之下,另外兩款產品更多與醫院、體檢中心合作銷售,毛利率不及幽幽管,他預期在規模效應和生產管理下,未來整體毛利率有望維持在85%至90%。

儘管營收增長勢頭強勁,但諾輝去年未能扭虧為盈,主要因其銷售開支較高。期內,銷售及市場開支5.6億元,佔營業收入的比重達70.5%,而研發開支為8,790萬元,佔營業收入約11.5%。朱葉青解釋,癌症早篩市場推廣才剛剛開始,市場教育和學術推廣的費用較高,但隨著整體銷售規模增加,這部分開支在整體營收的佔比會逐漸下降。

首席財務官高煜則透露,公司對今年業績的預期目標是接近盈虧平衡,2024年則是達到盈虧平衡。

短期內欠新產品

該公司已上市產品主要集中於直腸癌和胃癌領域,在研產品管線則覆蓋肝癌、宮頸癌、鼻咽癌等領域。進展最快的是以尿液樣本進行宮頸癌篩查的產品「宮證清」,已經啟動大規模註冊臨床試驗,預計將於2026年完成,肝癌早篩產品「苷證清」則未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因此,短期內將沒有新增的商業化產品。

諾輝的業務重點為擴大現有產品銷售額,海外市場有望提供增長動力。該公司以香港作為「出海」第一站,去年5月與香港檢測公司Prenetics(PRE.US)合作,推動常衛清在香港上市,又於今年1月與香港相達生物科技獨家合作,將幽幽管推向當地市場。諾輝亦在香港新設立了國際研發中心,首批將招募20至30名科學家,未來5年預計總投入1億港元,專注於全新的、尚未披露的新管線。

諾輝的高速增長也獲得了國際投行關注,高盛的最新報告將其今明兩年銷售額預測上調3%及1%,並將2023至2025年盈利預測分別上調62%、21%及30%,以反映產品平均售價提升、銷售管道組合優化,以及管理和研發費用佔收入比率降低的正面因素。

諾輝最近的市銷率約為30.8倍,遠高於在紐約上市的癌症檢測和早篩企業燃石醫學(BNR.US)的3.8倍,這或與其盈利目標更為清晰有關。如果諾輝能穩步實現盈利,穩住長線投資者的信心,或有助未來股價表現。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Established in 2002, Hongjiu is one of the top three fruit sellers in China, and grew rapidly during the Covid pandemic, and capable of high revenue and profit growth between 2020 and 2022.

快訊:洪九果品董事長累計質押逾11%股份

最新:水果分銷商重慶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6689.HK)周四公布,控股股東兼董事長鄧洪九再度質押390萬股內資股,作為浙商銀行一筆總額2,948萬元貸款融資的質押,其質押的股份總數,已佔該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達11.26%。 利好:股東把公司股票質押換取貸款的做法較靈活,無需把股票賣出,就能得到一筆資金運用,並能於日後還款後贖回股份。 值得關注:由於鄧洪九累計質押的股份佔公司已發行股份比例頗高,如果他出現違約,該批股份便有機會被債主斬倉,連累股價表現。 深度:洪九果品成立於2002年,主要業務為水果分銷,是中國三大水果企業之一,公司近年瞄準中國消費升級,專注銷售高貨值果品。雖然中國於2020年起經歷新冠病毒疫情,但該公司在2020至2022年期間,收入及盈利仍能高速增長。該公司於2022年9月上市後出現不少負面新聞,除了大股東多次質押股份外,也因為延遲公布去年業績,自3月底已停牌,恒指公司最近更宣布,將其股份從恒生指數系列中剔除。 市場反應:洪九果品停牌前報1.74港元,比上市價40港元已累挫95.6%。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leading Chinese producer of electric vehicles received the lightest penalty in Europe’s new set of auto tariffs, to the relief of investors, but the sector is already looking to Southeast Asia as a growth driver.

歐洲加徵電動車關稅 比亞迪反成大贏家?

近年中國電動車「內捲」嚴重,紛紛減價搶市場,令利潤壓縮,更導致不少新勢力持續虧損 重點︰ 歐盟向中國電動車企加徵關稅,但幅度比市場預期小,當中比亞迪被徵收的關稅最低,刺激股價一度大漲 市場估計,未來將有更多中國車企到歐洲設廠,以減低運輸及關稅成本   裴梓龍 終於,歐盟決定跟隨美國,公布對中國純電動車的臨時反補貼關稅,但比起美國拜登政府「一刀切」全部提高至100%的關稅不同,歐盟並沒有這麼激進。 根據歐盟的公布,對於三家有參與抽樣調查的車企加徵不同程度關稅,其中對比亞迪(1211.HK)加徵17.4%、吉利汽車(0175.HK)收取20%、上汽集團(600104.SH)徵收幅度高達38.1%;未被抽樣但配合調查的車企,稅率統一加徵21%;至於其他並沒有配合歐盟調查的車企,則加徵38.1%關稅。 這次加徵關稅將在7月4日正式實施,加上原本10%的關稅,意味比亞迪的關稅最低,只需27.4%。 由於歐盟加徵的關稅比市場預期低,而且比亞迪被徵收的稅率最小,其股價於消息公布後,單日一度大漲8.8%,吉利汽車股價也曾反彈4.6%,至於三大電動車新勢力蔚來(NIO.US; 9866.HK)、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和理想汽車(LI.US; 2015.HK)的股價變動不大,反映投資者認為比亞迪在這次加徵關稅中,反而成為最受惠的中國車企。 市場大多認為歐盟這次加徵關稅,對中國電動車企影響不大,根據諮詢公司榮鼎集團的研究報告,以比亞迪為例,其出口到歐洲的Seal U車型,在中國賣20,500歐元(約15.9萬元),但在歐洲賣42,000歐元,在中國賣一輛賺約1,300歐元,在歐洲賣一輛的盈利則為14,300歐元,那麼就算關稅加至30%,也能獲得不錯的盈利,只有當關稅加至45%至55%時,中國車企在歐洲的利潤才會被抵銷。 凱基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認為,中國車企因這次加徵關稅承受的損失不大,「關稅幅度是大家預期之內,而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估計歐美針對中國企業的制裁措施會陸續有來,但中國車企近年主要戰場在中國及東南亞,歐洲佔比不多,增加關稅後,雖然新車款在歐洲落地會稍為減慢,但整體影響不大。」 歐洲設廠避關稅 獨立股評人鄒家華也同意相關說法,他認為中國車企本來就有成本優勢,「就算歐盟加徵關稅,目前仍能賺錢,不過為了避免關稅成本,估計會有更多中國車企到歐洲設廠,減低運輸成本及未來歐美再加關稅的影響。」 經過近十年的電動車大戰,以比亞迪為首的中國品牌,正超越歐洲傳統車企,尤其是電池技術更領先全球,而歐洲在發展電動車的路途上,近年也越來越依賴中國。據環保遊說組織運輸與環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的數據,在歐洲去年銷售的每5輛全電動汽車中,就有1輛來自中國,而且這個比例仍會繼續上升。 近年歐洲國家也提供優惠,積極吸引中國車企到當地設廠,一來減低對中國製造的倚賴,其次是希望參考中國技術。比亞迪去年就宣佈在匈牙利建設歐洲首間車廠,獲當地政府提供就業補貼及稅收優惠,據說匈牙利正在全力與長城汽車(2333.HK)磋商,希望吸引對方進駐。 此外,奇瑞汽車也將會與歐洲合作夥伴在今年四季度於西班牙巴塞羅那設廠,並正在與意大利等國家商討,計劃於歐洲建設第二廠房;而東風汽車(0489.HK)同樣正與意大利政府討論設廠事宜。 作為歐洲第二大汽車生產國的西班牙,四年前已推出規模達37億歐元的計劃,吸引電動車企及電池廠到當地設廠,其中中國電池企業遠景科技,已經在西班牙設立工廠,並為當地創造3,000個職位,獲得3億歐元補貼。 事實上,中國電動車企在國內「內捲」嚴重,就連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也要減價迎戰,由於收入遭壓縮,導致電動車新秀一直無法盈利,也促進了車企加速擴張海外,而東南亞就為另一個主戰場。 根據TrendForce的研究估計,今年中國車企在東南亞的電動車市佔率達到67.5%,並計劃加快到泰國及印尼設廠。不過,要勇闖東南亞並不容易,由於充電設備等基礎設施不足,電動車在東南亞仍處早期發展階段,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也不高;更重要是曼谷、吉隆坡和雅加達等大城市堵車問題嚴重,令電動車的續航能力備受挑戰;再加上越南的電動車企VinFast(VFS.US)近年快速崛起,成為中國車企在東南亞的一大競爭對手。 從投資角度來看,市場仍較為看好龍頭企業比亞迪,鄒家華認為比亞迪在東南亞的發展已經成形,「例如到泰國旅遊時,已看到街上有不少比亞迪的車,加上它領先的DM5.0技術,令續航能力接近2,000公里,有助未來銷量」。他建議,投資者可在218港元買入比亞迪,目標價可達260港元。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angjiu has become China’s largest provider of such pledged vehicle monitoring services since its founding in 2019.

快訊:長久股份股權過份集中

最新:質押車輛監控服務提供商長久股份有限公司(6959.HK)周三公布,公司接獲香港證監會提醒,指其股權高度集中,有9名股東合共持有已發行股份總額24.11%,連同公司主席及行政總裁家族持股74.2%,意味只有1.69%公司股份由其他股東持有。 利好:在股權集中的上市公司,如果大股東持有比重較大的股份,意味公司與其個人的利益相關度大,因此更有動力積極參與公司事務。 值得關注:如果一家上市公司股權高度集中於少數股東,即使少量股份成交,亦可能導致股價大幅波動。 深度:中國不少汽車經銷商因資金不足,會在購入汽車時向金融機構貸款,將汽車作為抵押品,金融機構要確保抵押的車不會被盜及被損壞,但沒有足夠人手親自管理,就衍生了質押車輛監控服務,由金融機構與第三方簽訂服務合約,委託對抵押的車輛進行監控,降低風險。成立於2019年的長久股份就是經營這門生意,並於短短四年內成為中國最大質押車輛監控服務提供者,該公司第二度向港交所申請上市後,今年1月成功上市。 市場反應:長久股份周四股價暴挫,中午收市大跌65.5%至36.2港元,但仍比上市價5.95港元大漲近5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業務變變變 趣店尋覓新出路

這家曾經的線上貸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試水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但沈重的成本結構,引發外界對這一商業模式可行性的質疑 重點: 一季度趣店開始從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新增的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中獲得可觀的收入 該業務是這家資金充裕的原線上貸款公司的最新商業模式,之前它嘗試的教育和預製菜業務均以失敗告終 梁武仁 趣店集團(QD.US)因監管趨緊而放棄了原有的業務,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後的日子並沒有變得好過。短短幾年時間里,在放棄了具有開創性的線上消費貸款業務後,該公司嘗試經營教育和預製菜業務,但這兩次嘗試都以慘敗告終——而且失敗得很快。 這家曾經的金融科技巨頭資金雄厚,現在希望借助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通過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重振雄風。趣店在試水預製菜業務時,積累了有限的配送經驗,因此這項新的物流業務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舉措那樣,與之前的經驗無關。 但這次轉型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它遠離趣店熟悉的中國。根據該上周發佈的最新季度財報,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亞用Fast Horse品牌試運營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並在去年第二季度達到了“有意義的”規模。公司還進入了新西蘭。把重點放在海外,可能部分歸因於中國國內競爭激烈,近來中國經濟放緩也導致許多公司將目光轉向海外,尋求增長。 在新業務線推出一年多後,趣店終於擴大了配送業務的規模,足以產生有意義的銷售額。今年一季度,公司來自Fast Horse的收入達到5,380萬元,佔公司當季收入的大部分。這與一年前的30萬元相比進步巨大。 但趣店要實現盈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儘管取得了進展,但公司經營總虧損增加了一倍多,達到7,250萬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業務不盈利並不罕見。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產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過了實際收入,這意味著在加入運營費用之前,它就已經處於虧損狀態了。 這引發外界對其最新商業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質疑。公司通過自有倉庫開展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亞有5個倉庫,新西蘭有1個。公司向配送人員支付送貨費用,這似乎佔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這種結構下,趣店可能沒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間。Fast Horse網站的登陸頁面完全用於招募配送人員,網站顯示,公司逐一雇用配送人員,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擴大業務規模的第三方機構。然後,它讓這些人員用自己的車輛進行配送,運作方式類似於優步等叫車應用程序。公司按小時向配送人員支付報酬。 成本剛性 這種商業模式使得即使業務規模擴大,也很難降低成本,因為這種模式創造規模經濟的空間相對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戶收取更多費用,否則無論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結構都很難實現盈利。 一季度隨著營收增長,營收成本也隨之攀升,為此,趣店在此期間幾乎將營銷支出削減至零。這可能會節省成本,但對投資者來說也是一個危險信號,因為他們可能會期待該公司投入更多資金來推廣它年輕的配送服務。 在開展配送業務僅一年後,趣店又通過另一項新嘗試來規避風險。這次的賭注是飛機租賃業務,它從去年9月開始探索這個領域。截至今年3月,該公司擁有三架飛機,其中兩架租給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將繼續發展這項業務,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對該計劃的重視程度。 飛機租賃實際上與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無關,因此即使趣店同時投身於兩者,也不會有太多的協同效應。更不用說,趣店在飛機業務方面幾乎沒有經驗,儘管它的一些金融專業知識,可能有助於運營這類租賃業務,比如評估客戶的信用風險等。 趣店持續不斷的身份危機表明,自從大約十年前成為新一代線上點對點(P2P)貸款機構的先驅以來,時代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起初,在整個行業成為嚴厲監管打擊的對象之前,它獲得了蓬勃發展。大多數規模較小的公司沒能生存下來,許多幸存下來的公司都轉型做了貸款中介。但趣店決定完全退出這個敏感的行業,通過嘗試其他領域來利用自己龐大的現金儲備。 公司的總體策略有點像西方諺語中的“把意面扔到牆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於擁有大量現金儲備(部分來自投資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餘地來這樣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接近10億美元,不過由於該公司投入大量資金來啓動和運營新業務,這個數字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價在財報發佈後小幅上漲,或許是因為看到其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帶來了可觀收入後,投資者受到鼓舞。但該公司的股價仍比2017年的IPO價格下跌了90%以上,市賬率(P/B)只有0.2倍。這遠低於曾經的金融科技競爭對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國領先的最後一公里配送專業公司達達(DADA.US)的0.5倍,儘管這兩家公司的市賬率也相當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業務能盡快飛馳起來,儘管其沈重的成本結構可能會阻止這一目標在短期內實現。在這種情況發生改變之前,大多數投資者可能不看好該公司的股票。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