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加密貨幣價格暴跌抑制了產品需求,該公司第三季利潤下降近90%

重點:

  • 嘉楠科技第三季的營收和利潤分別下滑26%和90%,原因是始於5月的加密貨幣市場低迷,衝擊了對其礦機的需求
  • 利率上升和一系列備受矚目的行業醜聞,導致加密貨幣價格仍然承壓,該公司正為更艱難的時期做準備 

梁武仁

它的英文名字Canaan來自於《聖經》中富饒的應許之地,但這些日子,嘉楠科技(CAN.US)正在前往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直接跌入漫長而嚴酷的寒冬。

作為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機製造商之一,該公司週一稱,由於受到加密貨幣市場深度衰退的影響,第三季淨利潤按年大降近90%至6,110萬元,而且市場衰退目前仍然沒有紓緩的跡象。

嘉楠科技的收入也下降了逾四分之一,因為虛擬貨幣暴跌打擊了礦商,進而抑制了用來鑄造新數碼貨幣的電腦需求。為了增加銷量,嘉楠科技降低了產品價格。但這削弱了它的盈利能力,在最近的「虛擬貨幣寒冬」裏,提振銷售的效果也十分有限。

對於嘉楠科技來說,幸運的是,它在虛擬貨幣暴跌前獲得的一些訂單在7月到9月交付,對第三季收入進一步下滑起到緩衝作用。雖然虛擬貨幣價格暴跌,嘉楠科技通過自己的挖礦活動提振了收入。挖礦是從今年開始的,通過讓未出售的庫存機器來工作,補充了核心的礦機製造業務。

但因此,一些成本和費用侵蝕了最新財報期內的收入。隨著產品需求降溫,其中最大的一筆減值了約2.2億元庫存,抹去了超過20%的總收入。研發費用也有所增加,主要是因為工作人員成本。最後,嘉楠科技還被迫將其持有的貶值加密貨幣記入減值費用。

該公司正在為更艱難的時期做準備,由於不再受益於虛擬貨幣價格暴跌前的訂單,且目前的下跌沒有結束的跡象,預計第四季收入按年下降86%。

比特幣的價格是加密貨幣產業的風向標,其價格從今春開始一直螺旋式下降,受通脹飆升的打擊,投資者普遍逃離風險資產。雪上加霜的是,在繁榮時期蓬勃發展的加密貨幣公司,越來越多地捲入醜聞,如今甚至難以履行財務義務。就在一年前,比特幣飆升至逾6.8萬美元(48萬元)的歷史高位,而目前的交易價格還不到1.7萬美元。

加密貨幣市場的最新衝擊發生在本月較早前,作為全球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的FTX破產,導致用戶無法提取資金。FTX的估值曾經高逾300億美元,但在六個月前,加密貨幣世界還遭受了另一次重大衝擊,當時本應與美元掛鈎的所謂「穩定幣」Luna,在一天之內幾乎跌去所有價值。

FTX破產波及

仍在持續進行中的FTX大戲,導致整個加密貨幣界屍橫遍野。在美國,加密貨幣貸款商BlockFi由於對FTX風險敞口過大,正在考慮申請破產保護。在香港,數字資產平台火幣科技(1611.HK)週一表示,它有價值1,800萬美元左右的加密貨幣存放在FTX。

受FTX破產影響的,並不限於那些曾經使用其服務或與之存在直接財務關係者。這宗醜聞加上之前關於加密貨幣的負面新聞,使該行業面臨信任危機。這場危機使該行業龐大食物鏈中的大多數公司面臨風險,包括那些已經在努力應對高昂電費的礦商,現在又必須應對資產價值大幅下降的問題。

美國最大加密貨幣上市礦商之一的Core Scientific(CORZ.US)上月表示,它有可能破產,無法償還10月和本月初到期的債務。同樣是在上個月,礦商Argo BlockChain plc(ARBKF.L)警告,由於未能從一個戰略投資者那裏籌集到新的資金,它可能被迫停止營運。

可以肯定的是,還有無數其他礦商正在艱難地保命,隨著利潤縮水或消失,以及曾經支援這個群體的風險資本投資者拒絕提供新資金,可能還會有更多企業破產。這些礦商的麻煩,直接蔓延到嘉楠科技這樣的設備製造商身上。據行業新聞網站CoinDesk的報導,在今年9月,嘉楠科技的主要競爭對手比特大陸將一款核心產品的價格下調至比市場價格低30%的水平,而它的市場價格自年初以來已下跌了70%。

嘉楠科技及其競爭對手恐怕不得不繼續大幅降價,以利潤的犧牲為代價,極力避免庫存積壓。但在一個如此低迷的市場,即使把機器價格壓得更低,對提振需求的作用也不會太大。

嘉楠科技在財報中表示,預計未來兩個季度情況還會繼續惡化。這意味著該公司將需要進入現金節約模式,熬過艱難時世,儘管它仍需要在新產品開發上投入資金。

「眼下,面對行業嚴冬,盈利不再是我們的首要任務,」嘉楠科技CEO張楠賡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說。「我們將通過把重心轉移到穩定現金流上,減少不必要的開支,繼續投資於新產品的研發,來度過這個困難時期,並為未來做好準備。」

就目前來說,嘉楠科技的資產負債表看起來相對健康和良好。截至9月底,公司的現金持有量較去年同期略有下降,但其短期負債也減少了一半以上,而且沒有付息負債。

在第三季財報發佈後的兩天裏,嘉楠科技的股價上漲了約17%。但這可能與比特幣價格在該時段上漲有關,而不是投資者對其業務表現感到興奮。在加密貨幣危機開始之前,該股已從3月份高位下跌了約一半。

嘉楠科技目前的股價約為當初IPO價格的三分之一左右,市盈率只有1.4倍,遠低於規模小得多的競爭對手億邦國際(EBON.US)的11.6倍。但話說回來,麻煩更大的億邦國際今年尚未提交任何財報,其市盈率是基於2021年的利潤情況計算的,那時對加密貨幣公司是繁榮的時期。因此,如果它公佈了今年的財務數字後,市盈率將不可避免地下降。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同行努力勒緊褲頭 BOSS直聘卻花大錢

這家中國領先的網上招聘平台去年第四季營業成本飆升70%,導致期內錄得虧損 重點: BOSS直聘上季度營收持平,卻因花巨資在世界盃上賣廣告和在香港二次上市而錄得虧損 該公司表示,今年首兩個月招聘服務需求激增,因為企業在去年底因疫情大規模裁員後,已開始重新聘請員工   陽歌 人人都喜歡逆向投資。這是領先的網上招聘公司看準科技有限公司(BZ.US; 2076.HK,又名BOSS直聘)最新業績中的關鍵亮點之一。去年第四季,該公司增加支出,而其他所有公司幾乎都正好相反。 根據本周較早前發佈的最新季報,該公司在去年最後三個月的經營成本飆升70%。這導致這家旗下營運著廣受歡迎的BOSS直聘服務的公司陷入虧損,並使其淨現金流入量下降了70%。 但投資者似乎並不介意,在業績公佈後的第二天,更把其股價抬高了6%。經歷了輕微上漲後,BOSS直聘目前的股價為18.95美元,與近兩年前IPO時的19美元幾乎持平。這雖然不算是甚麼成就,但在目前的市況下,看上去還是相當不錯,因為在那時於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現在的交易價格大多都比IPO價格低80%甚至更多。 BOSS直聘與大多數虧損互聯網同行的區別,在於其盈利能力,在第四季陷入虧損之前,它大部分時候都是盈利的。該公司也是中國利潤豐厚的網上招聘市場當仁不讓的領導者,以有效利用技術連接僱主和求職者而聞名。 其領先地位反映在市盈率上,遠期市盈率約為26倍。這是美國巨頭萬寶盛華(MAN.US)約11倍的兩倍多,也遠高於國內同行同道獵聘(6100.HK)的12倍。 隨著中國在去年10月和11月實施了嚴格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BOSS直聘和中國的大部分公司一樣,在第四季的日子不好過。在那期間,企業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由於很多公司被迫長時間關門或縮短營業時間,這使得它們不太可能招聘新員工。 該公司12月的情況依然艱難,因為在中國突然取消大部分防疫措施後,全國感染病例激增。這導致找工作的人大幅減少,很多人因為患病而被迫居家數周。 儘管如此,BOSS直聘第四季卻繼續大舉花錢。當季銷售和行銷費用按年猛增82.6%,而管理費用也增加了一倍多,甚至連研發開支都增長了48%,但該公司當季營收按年持平,約為11億元。 BOSS直聘解釋說,巨額支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兩大因素。營銷成本大幅上漲是因為適逢卡塔爾世界盃,後者被BOSS直聘當作了重要的宣傳機會。與此同時,早已在紐約上市的該公司,還於12月在香港進行了二次上市,這不但產生了與上市相關的成本,還有與當時授予的股權激勵相關的支出。 前景光明 大舉花費導致BOSS直聘從上年同期的盈利2.33億元,轉為虧損1.85億元。即便是經過調整,剔除股權激勵成本後,該公司的利潤也從前一年同期的3.485億元,驟降至僅5,950萬元。 我們在本文開首說過,投資者似乎喜歡BOSS直聘在其他人都在控制成本的困難時期大舉花錢。 但這種積極反應背後更大的原因,是該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的指引相當樂觀。所有疫情影響和感染的結束,顯然是其前景更加光明的主要推動力,但有人可能也會認為,BOSS直聘的巨額支出,讓其能夠把握中國經濟在1月農曆新年前後開始反彈的機會。 「今年初以來,由於品牌知名度提升,競爭優勢增強,我們迎來了強勁的用戶增長和參與度,」BOSS直聘創始人兼董事長趙鵬在業績報告中說。「隨著招聘需求的復甦,我們有信心在未來幾年為股東帶來豐厚的回報。」 預示著出現轉機的最大指標是,BOSS直聘預計首季營收將在12.5億元到12.7億元之間,按年增長約10%。這將標誌著該公司在連續三個季度營收持平或下降後恢復增長。 趙鵬表示,BOSS直聘的新用戶數量在今年首兩個月出現大幅增長,同期應用程式端的平均月活躍用戶數增長50%以上。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去年第四季因疫情導致的經營中斷期間,許多人失業,還有許多公司裁員,在今年的頭兩個月,雙方都在忙著復工。在這裡,我們要注意的是,這種繁榮可能是暫時性的,可能要到第二季,我們才知道目前的積極趨勢是否會持續下去。 與此同時,趙鵬還指出,隨著該公司在一線城市白領中的傳統優勢以外擴大基礎,它在藍領員工和僱主當中的新註冊數目,以及在三四線城市「下沉市場」的活躍度都在增長。 在中國這樣一個巨大的就業市場中,BOSS直聘處於行業領先地位,加上知名度很高,我們大致上看好這家公司。但需要注意的是,前程無憂、智聯招聘和58同城等其他公司,都曾利用類似的優勢成功實現海外上市,但由於未能引起投資者的太大興趣,最終還是決定私有化。BOSS直聘還是比較受歡迎的,但如果它想保住投資者的關注,隨著把業務恢復到更為正常的水平,它需要實現更為強勁的增長。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Z.US 2076.HK

快訊:上季收入減少 寶尊股價大挫

最新:寶尊電商有限公司(BZUN.US; 9991.HK)周三公布,去年第四季總營收按年減少19.5%至25.5億元,非國際會計準則下的經調整利潤則大増82.7%至1.38億元。 利好:該公司的業務去年第四季受新冠疫情衝擊,但經調整利潤仍比第三季的1,690萬元大增718%,主要受惠於品類多元性及增值服務高滲透力,令業務韌性提升,協助實現利潤增長。 值得關注:該公司上季的交易總額(GMV)為255.6億元,按年減少1.7%,主要因為小家電和電子品類銷量下降,令經銷GMV大減37.2%至8.68億元,而非經銷GMV則為246.9億元,按年表現持平。 深度:寶尊電商的總部位於上海,2015年開始在紐約納斯達克交易,並於2020年在香港二次上市。該公司長期與電商巨頭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合作,提供與資訊科技、門店營運與倉儲相關的產品和服務,被喻為「中國版Shopify」。該公司近年渴望擺脫阿里巴巴的影響,並尋求主業之外的多元化發展。以去年第四季為例,非天貓交易平台佔寶尊的GMV比例為29.8%,高於過去兩年同期的26.1%及21.7%。 市場反應:寶尊電商的股價周三在紐約大挫9.4%至5.2美元;其港股周四中午收市也下跌8.4%,報13.82港元,位處過去52周的中下游水平。 記者:何仲尼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ZUN.US 9991.HK

抗癌藥首錄收入 樂普生物迎收成

這家主攻抗體偶聯藥物的藥企首次錄得銷售收入,準備踏入收成期 重點: 樂普生物首款商業化產品去年11月開始銷售,在短期內貢獻1,557萬元收益 該公司在抗癌藥物研發的熱點ADC賽道佈局頗多,擁有5款相關候選藥物   莫莉 在經歷多年「燒錢」研發,以低於C輪融資定價在港交所「打折」上市後,樂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157.HK)終於成功開拓商業化道路,不僅有一款自主研發的PD-1單抗藥物去年獲批上市,今年初更拿下了跨國藥企阿斯利康(AZN.LN)的授權大單,預付款收入達6,300萬美元(4.33億元)。對於去年真金白銀在IPO階段支持樂普生物的投資者而言,上週五公佈的2022年業績報告,或許讓他們看到了曙光。 2022全年,樂普生物收入1,557萬元,收入來自於唯一獲批上市的產品普特利單抗。雖然相比百濟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信達生物(1801.HK)等創新藥龍頭企業而言,樂普生物的營收數字只是很低,但普特利單抗去年7月和9月才獲批用於晚期結直腸癌患者及黑色素瘤患者,其商業化團隊仍處起步階段,產品從11月才開始啟動銷售,未來營收數字將有很大上升空間。不過,普特利單抗處於競爭極為激烈的PD-1抗體治療賽道,單在中國已有超過10款PD-1單抗上市銷售。 去年2月,樂普生物在港交所上市之際,遇上醫藥股「資本寒冬」,最終IPO定價較C輪融資價格打了86折,「流血」上市的苦衷,是其高度緊張的現金流。樂普生物在招股書中直言,按照預設的現金消耗率計算,當時擁有的資金僅可維持3.7個月。據財報顯示,其2021年底的賬上現金僅有1.55億元,但到了去年底,現金已增至6.69億元,公司解釋主要由於融資活動籌集資金增加,以及研發開支減少。 在2022年生物科技企業的寒冬中,樂普生物成功上市得以「續命」,但公司在過去一年也在努力開源節流,年內淨虧損已大幅減少32%至6.89億元。其中研發開支從2021年的7.91億元縮減至5.24億元,按年下降33.7%,主要因為將資源優先用於最具潛力的候選藥物及適應症。財報公佈後的首個交易日,適逢市場因瑞信被瑞銀收購等事件影響,港股恒生指數大跌2.7%,樂普生物股價也下挫2%。 收取巨額預付款 今年2月,樂普生物與康諾亞生物(2162.HK)成立的合營企業KYM與跨國藥企阿斯利康訂立獨家授權授權合約,阿斯利康獲得癌症候選藥物CMG901的研究、開發、註冊、生產及商業化的獨家全球許可,並負責進一步開發及商業化CMG901相關的所有成本及活動,KYM將獲得6,300萬美元的預付款,並在達成若干開發、監管及商業里程碑後,收取最多11.25億美元的額外潛在付款,未來亦有望從阿斯利康獲得銷售淨額的分級特許權使用費。 CMG901是一款抗體偶聯藥物(ADC),去年4月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快速通道資格認證及孤兒藥資格認定,用於治療胃癌(GC)或胃食管結合部(GEJ)癌症,同年9月獲得中國藥監局藥品評審中心(CDE)破性治療藥物認定,有望加速藥物審評。 ADC藥物是2020年以來抗癌藥物研發的熱點之一,這種藥物具備高特異性靶向能力和強效殺傷癌細胞的優勢,可以實現對癌細胞的精準高效殺滅,被稱作「生物導彈」。去年底以來,ADC賽道明顯升溫,授權合作和併購頻頻發生,今年3月13日,輝瑞(PFE.US)宣佈溢價32.7%收購ADC龍頭藥企Seagen(SGEN.US),總企業價值約430億美元。 去年12月,默沙東(MRK.US)與科倫藥業(002422.SZ)子公司科倫博泰達成合作協議,獲得7款臨床前候選ADC藥物授權,科倫博泰將獲得首付款1.75億美元,未來最多可收到默沙東里程碑付款93億美元。 樂普生物在ADC賽道佈局頗多,擁有5款相關候選藥物,涵蓋多個熱門靶點,適應症包括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晚期膽道腺癌、復發轉移性鼻咽癌等多個高發癌種,是中國ADC藥物研發第一梯隊。其中核心產品MRG003和MRG002的多項適應症,已經進入二期甚至三期臨床試驗。 計劃科創板集資 雖然其定價低於上市前融資,但樂普生物在掛牌以來,股價仍然表現平平。去年9月初因獲納入深港通合資格股票、並建議到上海科創板上市的利好消息刺激下,其股價曾在去年9月9日一度單日飆升386%至31.8港元,但這只是曇花一現。在市值突破400億港元(352億元)後,其股價快速回落至5至6港元水平,最新市值僅約92億港元,仍較招股價下挫約20%。 正如剛才所述,樂普生物計劃衝刺科創板二次上市,以籌集更多資金,並直接接觸內地投資者。據去年9月的公告,該公司擬向中國相關監管機構申請發行不多於4.15億股A股,但該申請暫未獲批。 估值方面,由於其去年營收未能展現全年銷售情況,較適合用市帳率與同類藥企比較,該公司最新市帳率為7.1倍,稍高於同類公司榮昌生物(9995.HK)與信達生物的4.3倍及5.7倍。雖然其估值看來較高,但其股價向來較波動,樂普生物需要在商業化方面有更顯著的進展,才可望獲得投資者的長期支持。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2157.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