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披露削减对众安的长期持股计划后,这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股价暴跌,但在蚂蚁确认双方战略合作关系不变后反弹

重点:

  • 上周,众安三家创始公司之一的蚂蚁集团披露,它减持了对这家网上保险公司的股份
  • 众安与三家母公司有着密切的业务联系,尤其是与蚂蚁和阿里巴巴旗下企业签署了一项平台合作协议

梁武仁

多年来,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6060.HK)与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其三家知名母公司之一的联系,令其获益良多,也是这家互联网保险公司获得新业务的一条主要渠道。但是,在这样一个监管机构可以随时让企业日子难过的国家,科技巨头在诸多领域的扩张引发越来越大的戒心,这意味着这种合作关系可能面临风险。

众安在线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 、腾讯(0700.HK)和中国平安(2318.HK; 601318.CN)于2013年创建的中国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上周,蚂蚁披露将它在这家数字保险公司的持股从约14%缩减至略高于10%后,引发了人们对双方合作关系可能减弱的担忧。出售股份之后,这三家母公司各持有众安在线10%的股份,众安的最新市值为420亿港元(53.9亿美元)。

上周二,蚂蚁在提交给香港证券交易所的文件中首次披露减持计划后,众安股价暴跌6%。此后股价回升,可能是因为蚂蚁向媒体发布了另一份声明,称该交易系“正常投资决策”,与众安的战略关系“将保持不变”。       

蚂蚁减少对众安的投资,正值中国监管机构试图阻止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大型民企发展过大过强的时候。2020年底,中国政府迫使蚂蚁在其上海香港双重上市前最后一刻,搁置了这次募资340亿美元的大规模IPO,自那以后蚂蚁尤其应该知道惹恼政府的危险。

这次伏击不仅对阿里巴巴的著名创始人、蚂蚁的控股股东马云带来了巨大打击,而且也开启了政府对它眼中过大过强的民营企业之广泛打击。阿里巴巴并非唯一一家惹怒政府的企业,腾讯和其他中国科技巨头也成为监管行动的目标。  

在众安持续进展的困境中,蚂蚁减持不过是最新篇章。就在上周四,官媒新华社刊登了一份来自共产党纪检部门的公报,表示政府在“查处资本无序扩张”背后的腐败行为时,必须“毫不手软”。在这样的口头攻击之前,国家电视台在前一天播出了一个节目,暗示蚂蚁卷入一起腐败丑闻。

为了控制大企业无序扩张,政府也在向阿里巴巴以及腾讯施压,要它们通过剥离资产,尤其是核心领域以外的资产。蚂蚁去年减持了印度外卖平台Zomato的股份,而阿里巴巴据说正在谈判出售在微博(WB.US; 9898.HK)的持股。与此同时,腾讯最近出售了它在中国第二大电商京东(JD.US)的大部分股份,并削减了在东南亚最大互联网公司Sea的持股。

协同关系

众安与声名显赫的母公司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财务上的,而且还具有协同效应。它的旗舰产品是阿里巴巴的在线购物服务平台淘宝的退货运费险。众安也非常依赖阿里巴巴平台根据一项合作协议来销售其产品。它以类似的方式使用腾讯网络,但程度要轻得多。平安为众安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双方还共同开发了一项汽车险。

除了监管方面的审查,业务合作对众安来说有点像是一把双刃剑。尽管利用母公司的资源有助于众安实现销售,但也增加了成本。去年上半年,众安在线向阿里巴巴及其关联公司支付的平台使用费占毛保费收入的7%。

对第三方平台的依赖使得众安难以通过承保实现盈利,虽然自公司成立以来增长迅速,但直至去年上半年才首次实现盈利

因此,为了长期盈利,众安减少对阿里巴巴等公司的依赖是有道理的。但与母公司彻底决裂(理论上,如果它们完全出售所持众安股份,就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并不可取,因为它们可能很快会变成直接竞争对手。

既然众安已经展示了在线保险的利润有多高,平安将继续加强自己在该领域的努力。阿里巴巴还通过蚂蚁运营一个名为Antsure的在线保险经纪平台,而腾讯也有一个名为微保的类似子公司。这些业务由于其父母的市场主导地位而吸引了巨大的流量。作为保险中介,Antsure和微保与众安没有竞争关系,后者有自己的保险计划。众安可能更愿意保持这种状态。

鉴于众安的股价在上周最初的下跌后迅速反弹,投资者似乎认为,该公司目前一切如常。

自2017年上市以来,众安股价已下跌逾一半,因为它与中国其他的金融科技股一样,遭受了监管机构的行业打击。但众安的市盈率仍超过40倍。在其他互联网保险公司中,保险经纪公司水滴(WDH.US)目前还没有盈利,而且预计短期内也不会停止亏损,这意味着它没有市盈率。至于另一项指标,以2020年的营收为基准,众安的市销率(P/S)为1.8倍,也超过了水滴,而后者的该比率仅略高于1。

然而,很难预测中国监管机构会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以遏制其主导地位。这意味着很难排除阿里巴巴和腾讯可能被迫出售其所持的全部众安股份的可能性。为了避免这种风险,众安的最佳出路是保持低调,继续努力摆脱对科技巨头母公司的依赖。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Aircraft maker Cirrus Aircraft opened at HK$27.5 in their Friday trading debut.

快讯:西锐飞机上市日小幅波动

最新:私人飞机制造商西锐飞机有限公司(2507.HK)周五首日上市,开市报27.5港元,与定价持平,市值约100.7亿港元。 利好:该公司成功筹得13.9亿港元,将主要用于为创新及产品提升研发活动、提升生产效率及产能,以及支持销售服务等。 值得关注:其香港公开发售部分反应普通,接获约56%超额认购,并以接近招股价范围下限的27.5港元定价。 深度:2011年,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持有70%股权的中航通飞,将西锐飞机从公司创始人Klapmeier兄弟手上收归旗下,之后急速发展,业务蒸蒸日上。由于市场对小型民用机需求增加,过去三年,其收入及盈利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0.3%与12.2%:早于去年中,该公司已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因市场不景未能成事,今年3月第二度入表,最终成为“香港飞机制造第一股”。 市场反应:西锐飞机开市后小幅上落,周五中午休市报27.45港元,比上市价低0.2%。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uring the Covid pandemic, lab monkeys that are one of Joinn’s main businesses were in short supply as companies rushed to develop Covid vaccines and drugs.

快讯:昭衍新药上半年盈转亏

最新:非临床受托研究机构(CRO)北京昭衍新药研究中心股份有限公司(6127.HK; 603127.SH)周三发表盈利警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录得1.36亿元至1.84亿元净亏损,扭转去年同期的9,063万元净利润。 利好:其表现最佳的的资金管理业务贡献约4,960万元至5,482万元净利润,协助扭转部分亏损。 值得关注:该公司预计上半年收入为7.19亿元至9.73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8%至28.9%,主要因为医药行业投融资热度及市场需求下降,令营业收入减少。 深度: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疫苗、药物研发加速展开,中国的实验猴供应持续紧张,其身价从2019年下半年每只1.5万元,一度飙升到2022年底的每只近20万元。在市场价格不断上升之际,昭衍新药凭借手中数量庞大的实验猴,令业绩水涨船高。但疫情结束后,随着实验猴价格下挫,加上同业竞争加剧,导致该公司利润空间被压缩,加上实验室服务业务净利润明显下降,令其业绩自2023年起受到负面影响。 市场反应:昭衍新药的股价周四上升,中午收盘涨11.3%至7.37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esai sues Defense Department

禾赛的未来 还看能否在黑名单除名

这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已提出动议,要求推翻美国国防部认定禾赛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裁定 重点: 自1月美国国防部将禾赛列入“中国涉军企业”清单以来,禾赛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股票已下跌42% 这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正透过讼诉要求从清单中移出,其首席执行官表示,今年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将大幅下降 谭英 2023年初,禾赛科技((HSAI.US)在纳斯达克公开募股,筹集资金1.9亿美元,是近两年时间里,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集资规模最大的其中一个案例,一些人因此预测,此类IPO即将回归。公司也是首批在境外上市的中国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商,占全球激光探测与测距(LiDAR,简称激光雷达)技术市场约47%的份额。其股票在上市交易首日上涨10.8%,似预示着前途光明。 时间快进到一年半后的现在,禾赛早期的盛景已褪去,面临着政治和自动驾驶市场发展速度不及预期的双重压力。 早在2023年11月,该公司就首次陷入政治困境,当时美国政界人士呼吁美国商务部和国防部,“阻止有敌对国家支持生产的激光雷达公司”进入美国。随后,美国防部在1月底指控禾赛是一家中国“军民融合”公司,就在不久前,禾赛在密歇根州注册了一家名为“American Lidar”的公司。 禾赛一直在争取从美国国防部的清单中除名,最近一次是7月3日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向美国国防部提出简易判决动议。其法律团队来自著名的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认为美国防部的裁定“武断、不合逻辑且违法”,并要求撤销这一裁定。 在最新和早期的回应中,禾赛称其对中国国防工业的基础没有任何贡献,只研发用于民用和商用车的技术。被列入美国防部的1260H清单并没有让禾赛受到任何具体处罚,比如禁止与美国合作伙伴合作。但此举发出了一种警告信号,可能会让其他公司不愿成为其供应商、客户或研发合作伙伴。 禾赛的律师在收到的备忘录副本中,详细说明美国国防部的裁定,他们被告知“已进入……处理队列”,排在大约3,178个待处理申请之后,预估处理的时间为2024年8月。禾赛在最新文件中表示,在公司申诉后,备忘录于5月公布,显示被列入清单的法律依据,是其与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监管机构工业和信息化部(MIIT)有关联。 在一起发生在2021年的著名类似案件中,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1810.HK)在被美国防部,列入被指控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清单后成功上诉。在那起案件中,美国国防部后来承认,它是在得知小米创始人雷军也被中国工信部,誉为“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后做出的裁定。 虽然此类争斗似乎只是给中美商业的持续政治化增加了数据点,但这类事件对单个公司而言可能意义重大。本月提交最新动议后,禾赛的股价小幅上涨2%。但自IPO以来,该股已下跌近81%,年初至今已下跌48.6%,仅今年一年,公司市值就蒸发了5亿多美元。 自动驾驶热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兴起,禾赛所涉足的激光雷达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这种技术应用广泛,从无人驾驶出租车到高端电动车。此外还有无人驾驶卡车、无人清扫车和机器人送货员,所有这些产品都需要用激光来帮助导航,和避开路上的障碍物。禾赛去年超过92%的收入来自激光雷达产品,1.4%来自气体检测产品,其余大部分来自工程设计和开发服务。 在5月份的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CEO李一帆将美国国防部的调查结果,归咎于竞争对手提供的错误信息。但投资者可能会将这场争执,视为禾赛在美国市场前景变暗的又一步。 李一帆估计今年的收入在3.5亿至4亿美元间,比公司之前的预测低5,000万美元。尽管2023年北美销售额达到7.48亿元,占禾赛销售额的40%,但李一帆表示,2024年该区域的销售额可能仅占总收入的20%。 也不全是坏消息。在电话会议上,李一帆预计今年的激光雷达销量将达到50万台,是2023年22.21万台的一倍多。一季度,汽车高级辅助驾驶系统产品交付量为52,462台,同比增长86.1%。激光雷达总交付量为59,101台,同比增长69.7%。除了激光雷达,禾赛还销售机器人气体检测系统,这构成了其余的收入。 李一帆表示,受无人驾驶出租车行业需求疲软影响,禾赛一季度净收入3.59亿元,同比下降16.5%,与上一季度37%的增幅形成鲜明对比。综合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7.8%,上升1个百分点至38.8%,净亏损从2023年一季度的1.19亿元,收窄至2024年的1.07亿元。李一帆还公布了近期与两家新的全球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OEM)的合作,在全球前十大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中,有六家是禾赛的客户。 “随着市场份额和交付量不断增长,我们每台激光雷达产品的生产成本会降低,提高我们在价值成本方面的竞争优势,并使我们提供给合作伙伴的建议时更具吸引力。”李一帆在电话会议上说道。“此外,有效的成本管理措施和实施的飞轮战略,使我们距离实现盈利更近了。” 尽管投资者普遍对禾赛持悲观态度,但分析机构基本上仍乐观。今年6月,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八家分析机构中,有七家对该公司的评级为“买入”或“强力买入”,尽管一季度增长缓慢,但它们还是预计今年该公司的收入将增长40%。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竞争对手Ouster(OUST.US)去年曾起诉禾赛侵犯专利,该公司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但其估值更高,市销率(P/S)为3.53倍,而禾赛为2.43倍。在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八家跟踪Ouster的分析机构中,只有四家给出了“买入”的评级,另外四家对其的评级为“持有”。这表明,对禾赛的评级更高,是认为该公司的股价被低估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Chinese pharmaceutical firm has suffered its second clinical setback in a matter of weeks, after its U.S. partner halted trials of a sarcoma drug.

接连遭遇研发失利 康宁杰瑞股价闪崩

康宁杰瑞5月底公布核心产品三期临床试验失败后,唯一上市产品恩沃利单抗的海外研发也同样遇阻 重点: 康宁杰瑞此前已颇有先见之明地将恩沃利单抗的另一部分海外权益授权给Glenmark,出海之路仍有希望 公司多次遭遇研发失利,或与负责公司研发的关键岗位CMO一职长期空缺有关   莫莉 对于中国的创新药企业来说,探索海外市场是扩大营收、增加利润的必经之路,但是出海征程中同样会面临监管要求调整、临床试验失利等诸多障碍。在5月底公布核心产品三期临床试验失败后,上周一,康宁杰瑞生物制药(9966.HK)再遇灰暗时刻,唯一上市产品恩沃利单抗的海外研发也宣告遇阻。 7月1日,康宁杰瑞在美国的合作伙伴Tracon Pharmaceuticals(TCON.US)宣布,将终止恩沃利单抗的进一步开发,因为恩沃利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治疗既往化疗进展的晚期或转移性未分化多形性肉瘤或粘液纤维肉瘤患者试验,未达到主要终点。消息公布后,Tracon的股价当天大跌30.62%,随后的两个交易日股价继续下挫,三日股价累计跌去53%。 作为一款PD-L1抗癌药物,恩沃利单抗的优势在于可以皮下注射,无需静脉给药,这不仅可以为静脉给药不耐受的肿瘤患者带来希望,亦大大简化了注射流程。2021年11月,恩沃利单抗作为全球首款皮下注射的PD-L1单抗在中国获批上市,目前已有四个适应症获批,可以用于治疗部分晚期实体瘤、胆管癌、软组织肉瘤以及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 皮下注射的特色亦吸引不少海外药企前来合作,早在2019年12月,康宁杰瑞就与思路迪医药(1244.HK)、Tracon达成合作,由Tracon负责在北美地区推进恩沃利单抗治疗软组织肉瘤的临床研发及商业化。从2020年开始启动美国的注册临床试验以来,恩沃利单抗在北美的临床试验进行将近4年,然而最新试验结果显示,在82例可评估患者中,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仅有5%,未达到申请上市所需要的11%。 不过,虽然恩沃利单抗在北美地区针对软组织肉瘤的研发已经告一段落,但是今年1月,康宁杰瑞已颇有先见之明地将恩沃利单抗的另一部分海外权益授权给印度第四大制药公司Glenmark,出海之路仍有希望。 根据协议,Glenmark以逾7亿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获得了恩沃利单抗在印度、亚太地区(除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中东和非洲、俄罗斯、独联体和拉丁美洲的肿瘤适应症开发和商业化独家许可权益,期间的临床开发及商业化费用全部由Glenmark自行承担。 目前,恩沃利单抗在中国市场的权益并非由康宁杰瑞独享。这款产品是由康宁杰瑞和思路迪医药共同开发,其中生产供应由康宁杰瑞负责,临床开发、注册和市场销售则交由思路迪医药,先声药业(2096.HK)负责独家商业推广,因此该药物的销售额亦由三家分享。思路迪医药的财报显示,2023年,恩沃利单抗的销售收入为6.35亿元,而康宁杰瑞从中获得的分成收入为1.96亿元。 研发接连失利 在过去一个多月里,康宁杰瑞的股价已经持续徘徊在2.5港元左右,比起2019年底在港股挂牌上市时的招股价10.2港元,市值缩水超过七成。 最近一次股价暴跌发生在5月29日,这是因为康宁杰瑞另一款核心产品胰腺癌双抗药物KN046的三期临床试验失败。胰腺癌被称为“癌中之王”,属于恶性程度极高、进展速度极快的癌种,全球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因此业界对于KN046的研发寄予厚望,如今研发失利更是让投资者纷纷跳船逃脱,消息公布后,股价单日暴跌44.8%。 去年5月,康宁杰瑞公告称,双抗药物KN046联合化疗治疗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三期临床试验失败。KN046目前在中国以及海外地区仍有十多项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覆盖胸腺癌、肝癌、食管鳞癌等多个癌种,未来或许还将有试验进展不及预期的消息释放。 康宁杰瑞多次遭遇研发失利或与负责公司研发的关键岗位首席医学官(Chief Medical Officer, CMO)一职长期空缺有关。2021年3月,公司宣布,前默克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Johannes Nippgen博士出任公司CMO,负责创新产品管线全球临床开发和转化研究。然而,仅一年后,市场消息显示,Johannes Nippgen已经加入另一间创新药企业原力生命出任CMO,康宁杰瑞则没有再任命新的CMO人选。 目前,康宁杰瑞正面临产品管线青黄不接的局面,唯一上市的产品销售收入平平,备受期待的KN046进展不顺,其余管线离成功上市仍有不短的时日。不过,康宁杰瑞当前的市销率约为10倍,而思路迪医药的市销率仅有两倍,显示市场仍给了前者不错的溢价。 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康宁杰瑞未来如何维持财务正常运营,投资者仍需持续关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