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llo Future Mobility hastens to secure funds for debt relief

合併失敗李嘉誠撤投 Apollo急集資還債

Apollo出行宣布折讓9.8%配售新股,集資約2.1億港元,這是公司去年收購威馬汽車失敗後,今年第二度配股集資還債 重點: 籌得款項約46.2 %將用於償還債務,43.8%用於業務發展 公司珠寶鐘錶銷售收入遠高於汽車相關收入      李世達 近年內地新能源車產能過剩,行業進入價格戰階段,競爭力不足的末位車企紛紛面臨淘汰,去年尋求借殼上市失敗而申請破產的威馬汽車,以及今年春節過後宣布停產的高合汽車,是最受關注的兩個例子。 去年曾欲收購威馬汽車的Apollo智慧出行集團有限公司(0860.HK),近日宣布發行4.46億股認購股份,相當於擴大後股本的43.6%,每股認購價0.46港元,折讓約9.8%,集資約2.1億港元(1.9億元)。所得款項淨額估計約為1.6億港元。 以港澳資本為主的Apollo出行,前身為力世紀有限公司,最早經營珠寶鐘錶產品銷售業務,2015年開始進軍電動車市場,先後收購有「日本特斯拉」之稱的電動車整車製造商GLM,以及德國汽車解決方案提供商Ideenion Automobil AG。至2020年又收購德國小眾超跑品牌Apollo,兩年後更將力世紀易名為Apollo,力求轉型新能源造車公司,主打頂級新能源超跑。 曾吸引李嘉誠投資 相較其產品Apollo EVO,Apollo出行的投資人反而更為人關注。大股東何敬民為澳門前特首何厚鏵之子,公司前主席何敬豐則是何厚鏵侄子。宣布轉型電動車業務時,更獲得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維港投資周凱旋、劉梓浩及寶龍地產(1238.HK)大股東許華芬等人旗下公司認購可換股債注資。 然而在去年9月威馬汽車借殼上市失敗後,李嘉誠、周凱旋等投資人紛紛要求提前贖回。公司在去年10月已向李嘉誠旗下的Able Catch Ltd償還3,510萬港元及應計利息。至於周凱旋、劉梓浩、許華芬旗下公司則同意延遲至今年贖回。 今次配股集資已是Apollo出行今年以來第二次,今年1月15日公司曾發行新股集資4,800萬港元,其中1,000萬港元用於還債,另外3,800萬港元則作為營運資金。而今次配股所得資金,大部分也都用於還債。 值得一提的是,今次參與認購者除一家投資公司外,其餘均為公司現有股東,顯示現有股東在公司面對財務困難時,願意加大投入完成今次配股。配股後股權也相對更集中,其中何敬民持股降至為21.53%,但仍為最大股東,新入股的新加坡MPW Index Supreme Investment Fund持14.99%股權成第二大股東。 不過,即使度過這次危機,公司根本的問題在於其新能源車業務的前景。主打新能源超跑的Apollo過去曾發布全新一代超跑Apollo IE,「全球限量10架」,每架售價高達230萬歐元。至於雄心勃勃的電動車項目Apollo EVO,至今仍在開發階段,2021年曾公開展示的首款四座電動跑車Apollo Evision S,暫時沒有下文。 收入仍靠珠寶鐘錶…
Weima

借殻Apollo失敗 威馬急併開心汽車求翻身 (上篇)

威馬借殻Apollo失敗後,將與開心汽車併購,雙方已簽署意向 重點: Apollo出行終止收購威馬汽車,意味威馬借殻上市港交所失敗 威馬汽車轉而與開心汽車協商,後者將增發新股,併購威馬全部權益      欲閱讀本文下篇,點擊這裡 伊索 如果是由老師傅去打擂臺,是否一定勝算更大?這幾年內地新能源車開始爆發式增長,但當初被市場最為看好的威馬汽車科技集團,反而就淪為資本市場棄兒。隨著近日借殻港股上市失敗,其處境更加岌岌可危。這個故事所帶來的啟示:如果是在一個未知的擂臺,越是成功的經驗,反而更容易導致失敗。 9月8日,Apollo出行(0860.HK)宣布,終止以20.2億美元(147.2億元)收購威馬汽車的交易,意味著後者借殼上市告吹。但深陷困境的威馬汽車仍在掙扎自救。在9月11日,在美上市的中國二手車經銷商開心汽車 (KXIN-US) 宣布,已經和威馬汽車簽署非約束性併購意向書,將增發一定數量的新股,併購其股東持有的 100% 股權。具體作價及發行多少新股也沒透露。 不過,開心汽車目前正處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階段,能否挽救威馬汽車非常成疑? 開心汽車股價低迷,近期更跌至0.2美元水平,美國納斯達克要求,上市公司股價必須維持在1美元或以上,否則可能會被退市。開心汽車在9月14日進行合股,將15股合為1股,才得以逃過被退市命運。 沈暉在車界叱咤一時 2015年,在內地新能源車市場大爆發的前夕,被譽為是「中國汽車工業全球化第一人」的沈暉創辦了威馬汽車。沈暉在傳統車企行業戰績非常彪炳,曾操盤吉利集團完成中國汽車工業史上最大的海外併購,將當時中國人眼中遙不可及的汽車品牌瑞典富豪(內地稱:沃爾沃)收入囊中,並負責重組富豪汽車全球的治理架構。 創始人有著這樣的履歷,新能源汽車又是最被看好的超級賽道,可以想見威馬汽車創立後拿錢拿到手軟。威馬汽車成立以來共進行了A至D輪12次融資,累計融資約410億元。該公司的D輪融資高達100億元,這也是當時內地新能源車企史上最大單輪融資。同時,威馬汽車也引進了包括騰訊、百度、紅杉中國、盈科資本、長江產業基金、合肥產業引導基金等眾多知名企業或機構。 錢多氣就壯,在巨額資金的加持下,身為「老師傅」的沈暉,帶領具有豐富傳統車企經驗的高管團隊,建成了內地新能源車企中,首個自主建成投產的製造整車工廠。2018年9月,威馬交付首款車型威馬EX5;在2019年,威馬以1.7萬輛的成績坐上新能源車銷量亞軍的位置,與蔚來(9866.HK, NIO.US)、理想(2015.HK, LI.US)、小鵬(9868.HK, XPEV.US)並稱「四小龍」。 威馬汽車一開首就是自建整車工廠,其實是一件非常「土豪」的事情,畢竟其它「三小龍」:蔚來、理想、小鵬最開始也是選擇代工模式。但事後回顧,當時沈暉團隊基於在傳統車企的經驗,堅持高起點搞車廠,並不是一個明智選擇。公司擁有兩家完全自有、高度自動化的自建工廠,溫州和黃岡工廠的總產能達到25萬輛,但如今產能利用率極低,導致生產成本高企。 連年虧損裁員減薪 造車是一門極度燒錢的生意。根據威馬汽車此前發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年,威馬汽車淨虧損分別為41.5億元、50.8億元、82.1億元,虧損額逐年增加。2021年,威馬汽車連續發生自燃現象,遭遇產品品質危機,這些也都給進入2023年後的停產停銷、降薪裁員、拖欠貨款等等問題的爆發埋下了伏筆。 在2022年,威馬全年銷量約為3萬輛,較2021年大幅下滑。但同一年,「蔚小理」的銷量分別是12.25萬輛、12.08萬輛、13.32萬輛。同為昔日的「四小龍」,威馬汽車已經被遠遠拋離賽道。 雪上加霜的是,威馬汽車的上市之路充滿坎坷,從最早準備衝刺內地科創板,到後續謀求海外上市,遭遇中概股赴美上市停滯後,再次轉道香港IPO,又因為上海疫情遇阻。通過Apollo出行借殼上市又告吹,現在只剩下開心汽車的收購協議可以落實,能夠實現美股上市這一線渺茫的希望。 由於資本運作遲緩,導致威馬汽車一失再失,同一起跑線的「蔚小理」均借助行情窗口期順利登陸上市,獲得大額輸血,可以燒錢搞研發加強競爭力。如今,全球地緣政治衝擊加劇,資本市場低迷,威馬汽車或許已錯過了上市時機。 威馬汽車創辦人基於以往輝煌成績的自負,以傳統車企的邏輯造新能源汽車,是走到如今困局的原因。這也解釋了,為何全球車企巨頭都已經在新能源車奮起直追,但還是都打不過特斯拉這個後起之秀的原因。因為在新的領域,只有放下以往認知的包袱,才能勇往直前。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