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otion Automotive applies to list on the 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for the second time

知行汽車 成也吉利敗也吉利

知行汽車第二度申請在港交所上市,但市場質疑它九成以上收入來自單一客戶 重點: 今年上半年,知行汽車收入5.4億元,按年增長51% 公司已獲得15家客戶的定點函   劉智恒 自動駕駛,有人又稱為無人駕駛,是近年汽車產業的熱門話題,電動車龍頭特斯拉(Tesla, TSLA.US)更在自動駕駛押下重注,行政總裁馬斯克今年在上海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表示,Tesla的自動駕駛技術,已非常接近沒有人類控制的狀態,甚至揚言,今年底將可做到全面的自動駕駛。 這邊廂有人搖旗吶喊,那邊則有人大潑冷水,比亞迪(1211.HK)董事長王傳福年初時在投資者會議上說:「都是扯淡,都是忽悠,就是一場皇帝的新裝,自動駕駛只是被資本裹挾和炒作的一個概念,最終就是一個高級輔助駕駛」。 無人駕駛究竟是明日趨勢,還是天荒夜談,暫時難下判斷,但辜勿論如何,投資者已將大量資金投放在自動駕駛或相關產業上,想必是認為行業大有可為。 為理想棄高薪厚職 知行汽車科技(蘇州)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兼創始人宋陽,對自動駕駛深信不疑,甚至放棄高薪厚職,身體力行去追尋夢想。 宋陽1996年畢業於北京機械工業學院,獲機電工程學學士,並在2005年在中國科技大學獲得電子信息工程學碩士學位。2004年開始在博世汽車工作,10年間歷任高級工程師、被動安全工程部科長,及先進駕駛員輔助部門經理等職務。2014年轉到百利得汽車主動安全系統擔任總經理。 從宋陽履歷看,毫無疑問是一位扎實的技術人員,對行業有深度瞭解。他眼見汽車業的發展大勢,認為自動駕將是未來大趨勢,於2016年毅然辭職,創立知行汽車,專攻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為車企提供自動駕駛域控制器。 選中賽道,加上宋陽背景,創業後接連獲得至少8輪投資,當中不乏大基金的身影,包括理想汽車(2015.HK; LI.US)、明勢資本、國家混改基金、國中資本、建銀國際、中銀粵財、華強創投,招商啓航等。從初輪投投資後的8,500萬元估值,到最後一輪融資估值的33億元,幾年下來,公司估值上升38倍。 站在自動駕駛的風口,加上星光熠熠的投資者,下一步自不然是要上市,透過資本市場大乾一番。知行汽車曾於今年4月向港交所遞表,但無功而回。根據最新遞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公司2020至2022年的收入,分別是4,770萬元、1.78億元及13.3億元。今年上半年收入5.43億元,虧損近1億元,但相比去年同期虧損3億元,虧蝕已大大收窄。 市場龐大無限憧憬 一如許多新創科技企業,創始階段的虧損不是問題,主要還是看行業未來。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在汽車電動化、智能化及網聯化趨勢下,預計中國自動駕駛市場將保持顯著的增長勢頭。預計到2035年,中國及全球的自動駕駛市場(包括乘用及商用車的軟硬件以及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規模將分別超過11,000億元及31,000億元。 再細分賽道,中國自動駕駛域控制器2022 年的市場規模預計為98億元,其中33億元來自第三方自動駕駛域控制器供應商。預計至2026年,整體規模將達到645億元,2022年至2026年的復合年化增長率為60.1%。由此可見,市場正處於上升態勢。 知行汽車在當中佔有一定份量,按2022年自動駕駛域控制器銷售收入計算,該公司是中國第二大第三方自動駕駛域控制器提供商,市場份額為26.2%。 市場增長雖然迅速,知行汽車在行業又佔前列之位,集團收入亦連年增長,但不少投資者對公司最大的疑慮,莫過於集團的客戶過份集中,甚至近乎單一。 吉利佔收入九成半 從2021年6月起,知行汽車獲吉利聘為非獨家供應商,專為旗下電動車品牌「極氪」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2021至2022年,以及今年上半年,來自吉利收入貢獻佔比分別是53%、96.4%及95%。簡單講,沒有吉利,知行汽車幾乎沒有收入。 知行汽車在上市申請文件中也坦言:「鑒於我們的大部分收入,集中於吉利集團,倘吉利未來決定終止或減少與我們的合作,可能導致對我們業務、財務及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公司更進一步說:「我們無法保證吉利集團繼續與我們合作,或將不會減少與我們的業務。近年來,吉利集團開始內部開發其車型的各種自動駕駛能力,亦與其他提供商合作開發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既然知道問題所在,知行汽車也希望減低對吉利的倚賴,經過努力,近期獲得15家客戶的定點函,包括長城汽車(2333.HK; 601633.SH)、奇瑞汽車及東風汽車(0489.HK; 600006.SH)等,他們已經或預計向知行採購自動駕駛域控制器及相關產品。 不過,所謂定點函並非一份必然的合約,正如知行汽車說,並不保證客戶會以有利的價格,大量購買其服務及產品,甚至不一定會購買,而且該定點函亦有可能被終止。…

知行汽車背靠吉利 藉收入狂飆爭上市

這家中國第二大自動駕駛域控制器供應商申請到港股上市,吉利汽車是其最大客戶,貢獻逾96%營收 重點: 知行汽車科技2021年實現自動駕駛域控制器產品商業化量產後,收入出現幾何級數增長,當中絕大部分來自吉利汽車 未來還有多只自動駕駛概念股計劃上市,意味該公司將面臨更多競爭   陳嘉儀 新能源汽車股低迷之際,一批自動駕駛概念股排隊進場,能否掀起新一波投資熱潮? 繼自動駕駛汽車雷射感應器生產商禾賽科技(HSAI.US)2月登陸納斯達克籌集1.9億美元(13億元),成為繼滴滴出行(DIDIY.US)以來,規模最大的赴美上市中概股後,中國第二大自動駕駛域控制器供應商知行汽車科技(蘇州)股份有限公司也在4月初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市場消息透露,該公司計劃籌資最多3億美元(20.6億元)。 知行汽車科技是一家開發自動駕駛軟件和演算法的公司,專注於自動駕駛域控制器。據初步招股文件引述的研究數據,按2022年自動駕駛域控制器銷售收入計算,它是中國第二大第三方自動駕駛域控制器提供商,市場份額為26.2%。 該公司近年收入以幾何級數上升,從2020年的4,766萬元,於短短兩年間狂飆27倍至13.3億元。雖然營收增速驚人,但依然未能獲利,過去三年合共錄得逾8.4億元淨虧損。 未能獲利 如果扣除非營運相關的虧損金額,過去三年的經調整虧損則分別為3,567萬元、3,413萬元及1,687萬元,出現輕微改善迹象。不過,公司在招股文件預期,於可預見未來將產生重大開支及持續虧損。 知行汽車科技的業務包括兩大部分,一部分是自動駕駛域控制器產品線;另一部分是智慧前視攝像頭(iFC)產品。自動駕駛域控制器是L2級至L5級自動駕駛系統的關鍵組件,負責融合並處理來自攝像鏡頭、雷達及雷射雷達等感測器的感知資料,以作出駕駛決策,並觸發車輛中的執行器。 該公司第一個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於2020年首次實現商業化,至去年分部收入達12.5億元,佔總收入94.5%。至於另一項業務是以實惠價格向整車廠(OEM)提供基於其核心算法的iFC解決方案,智能前視攝像頭能夠收集及分析環境數據、識別路況及導航車輛。 該公司收入絕大部分來自向OEM銷售其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及產品,較知名的客戶包括吉利汽車(175.HK)、長城汽車(2333.HK; 601633.SH)與東風汽車(600006.SH)等,交付自動駕駛域控制器超過10萬台。不過,最大客戶吉利於2021及去年貢獻營收9,500萬元和12.78億元,佔總收入高達53%和96.4%,高度集中於單一客戶的風險,引來市場關注。 該公司與吉利自2020年10月開始合作,當時就研發L2++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及產品展開合作,翌年L2++的項目正式量產。其後,知行汽車科技成了吉利旗下產品、尤其是極氪系列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去年產品主要裝配在極氪001上,今年又被選為極氪009供應商,並已於2023年1月交付,預計全年將帶來可觀收入。 毛利率低 去年,吉利汽車新能源車銷量達32.9萬輛,按年增長逾300%,知行汽車科技收入水漲船高,但仍無法扭虧,問題癥結在於毛利率偏低,更由之前兩年的20%左右,到去年減少至8.3%。公司解釋主因是由於自2021年10月開始量產的高端自動駕駛解決方案SuperVision毛利率較低。 比較2月上市的禾賽科技,毛利率雖然也從2019年的70.3%,下降到去年前三季度的44%,但仍明顯高於前者。 知行汽車科技提供兩條自動駕駛域控制器產品線,一條是與Intel(INTC.US)分折出來的Mobileye(MBLY.US)合作開發的SuperVision輔助駕駛導航方案,知識產權屬於Mobileye;另一條是自主設計的iDC系列,包括iDC Mid及iDC High兩種產品。 Mobileye自2018年起跟吉利達成合作,SuperVision系統的自動駕駛控制單元是向Mobileye採購。隨著供應給吉利的SuperVision產品增加,去年對Mobileye的採購額由2021年的7,840萬元,暴漲10.8倍至9.22億元,佔總採購額69.2%;因此,關鍵元件成本增幅遠超期內的6.4倍收入增幅,拉低了整體毛利水平。 知行汽車科技面對的核心問題,是客戶和供應商深度合作,致其議價能力大降,一旦與吉利的合作出現問題,可能出現巨大營收危機。雖然該公司已開始通過與汽車行業的其他OEM客戶合作,以擴大及豐富客戶及產品群,但仍面臨絕大部分銷售收入來自吉利集團的集中性風險。 該公司在申請上市前曾進行9輪融資,籌集約9.2億元。新能源車巨頭之一理想汽車(2015.HK; LI.US)旗下北京車和家於2017年Pre-A輪融資時入股7%,並在B-1輪跟投,但隨後6輪未有再增資,目前持股已攤薄至4.5%;其他投資者包括明勢資本、訊飛創投、招商啟航和中國國有企業混改基金等。 該公司融資成本從Pre-A輪每股0.7元升至2022年下旬的16.2元,估值也從8,500萬元飆升38倍至33億元。按最新估值計算,其市銷率約2.5倍,與禾賽科技最新的8.69倍相比,估值明顯較低。 更值得留意的是,除了知行汽車科技之外,自動駕駛領域還有賽目科技、文遠知行、智加科技等公司計劃上市,有興趣投資自動駕駛賽道的投資者不愁沒有選擇,這可能會影響知行汽車科技將來上市的市場反應。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