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sun looks to sell Atlantis Sanya

復星擬削肉還債 旅遊業務何去何從

據報道,復星國際正尋求出售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以及Club Med的部分股權 重點: 據路透社報道,復星國際正考慮出售旅遊業務旗下兩大核心資產的部分或全部權期廿,以籌集現金償還巨額債務 出售其中一項或兩項資產可能會極大地改變復星旅文的未來。復星國際持有復星旅文78%的股份      陽歌 有戰略投資,也有債務。對復星國際有限公司 (0656.HK)而言,談到這兩者時,眼下債務問題似乎更要緊。有報道稱,該公司正考慮出售旗下復星旅遊文化集團(1992.HK)兩大主要資產的部分或全部。 具體而言,據路透社本周報道,復星旅文正考慮出售三亞亞特蘭蒂斯大型度假酒店的部分或全部資產。此外,路透社上月還報道,復星旅文還在探索出售核心資產Club Med的股份。此前,持有復星旅文78%股份的復星國際曾多次表示,旅遊業務是其核心業務之一,無意出售。 過去也許確實如此,但如果它真的出售三亞亞特蘭蒂斯以及Club Med的部分資產,那該公司的旅遊業務就所剩無幾。路透社此前還曾在1月報道,復星正就出售旗下另一項旅遊相關資產——打包旅行度假公司Thomas Cook,正與波蘭的eSky進行高級別洽談。 最新報道出來後,復星旅文發表聲明稱:「始終審視並優化業務組合」。與以往對類似報道做出的回應不同的是,它並沒有斷然否認,似乎表明公司確實正考慮出售三亞亞特蘭蒂斯和Club Med的部分股份。 更重要的是,以復星國際為旗艦的復星集團,是海航和安邦等競爭對手潰敗之後,仍屹立不倒的最後幾家中國大型企業之一,海航和安邦曾在2010年代舉債在全球大舉收購。復星是它們中經營狀況較好的企業,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它尚未遭受類似命運的原因。集團與上海市政府關係密切,這也有所幫助。 據路透社報道,復星正瞄准大型國企以及財力雄厚的中東投資者來收購三亞亞特蘭蒂斯,這也反映了它與上海市政府的關係。眾所周知,當地方政府想要救助陷入困境的地方龍頭企業時,國企往往會在財務和其他方面伸出援手。去年,我們在深圳看到了類似的救助措施,當地的房地產巨頭萬科,當時因為沈重的債務負擔陷入了類似的困境。 復星的巨額債務已不是什麼秘密,截至去年6月,它的債務總額約為300億美元。公司此前曾表示,將出售非戰略資產來償還部分債務,不過集團此前多次強調,旅遊和醫藥是兩項具有戰略意義的業務。 因此,最新的报道似乎表明,复星不再像过去那样,认为旅游业务具有战略意义。在出售了最大的两项资产的部分或全部之后,复星旅文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 復星旅文的命運 復星旅文很有可能繼續作為上市公司運營,即使失去亞特蘭蒂斯度假酒店,據去年上半年的最新財報顯示,該酒店約佔復星旅文收入的10%。復星國際也有可能最終解散旅遊部門,專注於其他核心領域,其中包括復星醫藥(2196.HK;600196.SH)和復朗集團(LANV.US)奢侈品業務。 至少最近的風聲似乎表明,旅遊業務不再是絕對不可出售的資產了。 週二路透社的報道出來後,復星國際和復星旅文的股價雙雙下挫,在接下來的三個交易日里,它們分別下跌約6%。兩只股票最近都承受了一定壓力,復星旅文目前的遠期市盈率只有8倍。只有在線旅行社携程(TCOM.US;9961.HK)16倍的一半,更不到希爾頓酒店(HTL.US)29倍的三分之一。 復星旅文的低估值似乎反映了對其母公司債務的擔憂,而不是公司本身存在什麼問題。事實上,復星旅文最近的表現相當不錯,這要歸功於疫情過後的旅遊業復蘇,全球的旅遊業界都從中受益。 公司上個月發布盈利預告稱,2023年旅遊業務的業務量增長15%或更多,較2019年疫情前增長25%或更多。有趣的是,使用盈利預告中的數據進行的計算顯示,公司去年下半年將錄得約2億元的虧損,扭轉了上半年盈利4.72億元的局面。但虧損可能是由於一次性費用等因素造成的,因為旅遊業的業務總體相當不錯。 針對路透社有關亞特蘭蒂斯可能出售的報道,復星旅文在聲明中表示:「目前,公司業務運營良好,財務狀況穩健。」 位於海南的亞特蘭蒂斯是一座大型度假酒店,擁有逾1,300間客房,還設有水上樂園和購物中心等設施。它於2014年開工,四年後竣工,據報道,復星曾表示,截至2018年,已經在這個項目上投資110億元。 去年上半年,該酒店的收入同比增長89%,達到9.28億元,每間可供出租客房收入(revpar)也同比增長82%,至2,075元。同期,Club Med在復星旅文收入中所佔的份額最大,約為84%,同期增長34%,至75億元。 歸根結底,復星為了償債,可能正在探索所有可行的方案,甚至是之前曾表示不在考慮之列的旅遊資產。鑒於目前旅遊業的良好環境,如果能找到合適的買家,復星甚至有可能從Club…
Henri d'Estaing leaves Fosun Tourism board

執董請辭 復星旅文開啓新旅程

正重新把業務重心放在中國和東南亞的復星旅文,集團執董亨利∙吉斯卡∙德斯坦(Henri Giscard d’Estaing)已離開董事會,以「投入更多時間及精力」於地中海俱樂部(Club Med)業務 重點: 長期擔任地中海俱樂部總裁的亨利∙吉斯卡∙德斯坦已辭去復星旅文的董事會職務 疫情結束後地中海俱樂部的業務暴增,平息了復星旅文可能出售這家法國度假村運營商的猜測       譚英 復星旅遊文化集團(1992.HK)在聖誕節前夕宣佈,大名鼎鼎的聯席首席執行官、已故法國總統瓦萊里·吉斯卡爾·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之子,將辭去公司董事會的多個職務時,投資者出奇地平靜。可能部分歸因於德斯坦將繼續掌管地中海俱樂部,自2001年以來,他一直擔任其總裁,遠早於復星國際(0656.HK) 2015 年收購這個連鎖度假村。 相反,德斯坦離開了復星旅文的董事會,看起來更像是母公司正發生轉變的一個信號,它正試圖將業務重點擴大到地中海具樂部連鎖之外,後者目前佔其業務的最大份額。這可能也預示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現年66歲的德斯坦開始逐漸退出公司。 在復星旗下,德斯坦對地中海俱樂部進行了重塑,將其從「整套享樂主義的提供者」變成了一個高端、多元文化、適合家庭的連鎖度假村。12月22日,復星旅文發布公告,在為品牌找到新的生命後,德斯坦將繼續擔任復星旅文聯席首席執行官和地中海俱樂部總裁職務,但辭去了復星旅文執行董事和董事會副董事長職務。 消息公佈後的翌日,復星旅文股價上漲不到1%。但該股去年全年下跌了大約一半,目前也比疫情前低一半左右,這或許反映了對其母公司財務狀況以及中國經濟放緩的擔憂。 復星旅文在全球度假村領域相對不起眼,與全球領先的萬豪國際(MAR.US)比較則相形見絀,後者是全球最大的酒店運營商之一。復星旅文尚未獲得全球同行享有的重視,其目前的市銷率(P/S)僅為 0.40倍。這只相當於萬豪國際2.94倍和希爾頓酒店(HLT.US)4.82倍的零頭。 這三家公司都屬於數量眾多的旅遊和旅行相關運營商,疫情後,在「報復性旅遊」的浪潮中,這些運營商復蘇強勁。 德斯坦離開復星旅文董事會一事,讓人回想起從2022年開始的傳言,稱復星可能正考慮出售地中海俱樂部,因為整個復星集團面臨沈重的債務負擔。2022年11月,彭博新聞社報道,復星非正式地尋求以最高15億美元的價格出售地中海俱樂部,而在那一個月前,復星剛表示計劃處置最高價值800億元的資產,以鞏固資產負債表。 復星繼續通過2022年和2023年初的資產出售,籌集了近8億美元的資金,將債務股本比從2022財年末的 138.7%,降至2023財年中期的114% 。 早前復星否認擬出售地中海度假村,因為是其核心資產。由於公司的債務狀況有所好轉,目前看來出售的可能性較小。但如果不出售,那麼德斯坦為什麼要離開復星旅文董事會? 股權的轉移 截至去年6月30日,復星旅文84%的收入來自地中海俱樂部。過去一年,德斯坦出售了復星國際的股份,購入復星旅文的股份。他在後者的股份從2022年底的152萬股,增至去年年中的185萬股。同期,他持有的復星國際股份從258萬股減至175萬股。 德斯坦留在地中海俱樂部的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是,該連鎖品牌在疫情結束後取得了飛速成功。由於亞洲中產階級的不斷壯大,該地區仍是全球最大的增長市場之一,地中海俱樂部在亞洲還大有可為。 2023年上半年,復星旅文的收入同比增長39%,達到89億元,從去年同期的1.97億元虧損轉為4.72億元盈利。從業務板塊來看,地中海俱樂部收入增長34%,達到75億元,而規模較小的三亞·亞特蘭蒂斯則增長了85%,達到9.37億元。公司新成立的度假資產管理中心板塊業務收入增長72%,達到3.9億元。 10月公布的業務更新消息顯示,三亞·亞特蘭蒂斯去年前三季度營業額增長83.2%,達到13.7億元。地中海俱樂部2023年下半年的累計預訂量比2019年下半年(疫情暴發前的最後一個時期)增長了23%,與2022年下半年相比也增長了6%,反映出疫情後旅遊業的強勁反彈。 地中海俱樂部的66家度假村絕大多數是租賃或管理,僅10家是直接擁有,因為它依賴「輕資產」戰略來降低成本,這種戰略在酒店和度假村行業越來越普遍。該連鎖品牌仍有近一半的客戶來自其歷史最悠久的歐洲、中東和非洲市場。但去年下半年,這些地區的客戶數量下降了10%,而其較新的美洲和亞洲地區的客戶數量分別增長16%和10%。 復星旅文董事長徐曉亮表示,作為輕資產戰略的一部分,公司正在加快重資產項目的出售:「未來我們可能不會投資於旅遊地產,而是投資於旅遊內容和旅遊知識產權。」去年4月,他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稱:「過去兩年,我們經歷了旅遊業最冷的冬天,現在我們將迎來最好的時光。」 公司計劃未來三年新開17家度假村,國內外市場並重。徐曉亮還表示,他預計中國將成為地中海俱樂部最大市場(目前是僅次於法國的第二大市場),每年累計客戶超過50萬。公司在東南亞也有大計劃,預計該地區的收入和利潤將在未來三到五年翻一番。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Things looking up for Fosun Tourism at Club Med

地中海俱樂部業務反彈 復星旅文錄得豐厚盈利

這家國際渡假村營運商上半年營業額增長24%,利潤增長超一倍 重點: 復星旅文2023年前六個月營業額增長24%,與希爾頓和萬豪等國際酒店營運商收入增幅不相上下 收購地中海俱樂部八年後,該公司重振該連鎖酒店,使其房價遠高於疫情前的水平   陽歌 毫無疑問,隨著疫情逐漸成為過去,全球旅遊業正在復蘇。同樣毫無疑問的是,由於放寬疫情防控措施較晚,中國旅遊業的復蘇要比世界其他地區晚一年左右。 復星旅遊文化集團(1992.HK)的最新公告裏有這兩個因素的影子。上週五該公司的盈利預喜推動其股價上漲近13%。但細看這些數據就會發現,隨著投資者開始重拾對這家在市盈率方面仍落後於大多數同行的公司的信心,該股正在奮力追趕。 對於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集團之一復星而言,這絕非易事。2015年,復星收購Club Med地中海俱樂部連鎖度假村,後來又增加了一些其他資產,創建復興旅文,並於2018年單獨上市。之所以說絕非易事是因為,在復星旅文業務中的佔比高達90%的地中海俱樂部,在收購時表現相對不佳。 最新數據似乎表明,復星正帶領該連鎖重回全球熱門旅遊目的地的行列,這或許可以部分解釋最新公告發佈後投資者的興奮。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復星旅文此前在4月的第一季度業務更新中表示,該季度地中海俱樂部渡假村的平均每日床位價格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上漲了30.6%。 儘管部分肯定是因為持續的「報復性消費」,但這似乎確實也表明,在復星的領導下,地中海俱樂部度假村正在恢復一些昔日的光彩。 即便是在經歷了上週五的上漲後,根據分析機構對該公司2024 年(屆時疫情和後來的報復性消費的影響應該都可以忽略不計了)盈利的預測,復興旅文的遠期市盈率仍相對較低,僅為12倍。 這遠低於希爾頓酒店(HLT.US) 25倍的遠期市盈率和嘉年華郵輪(CCL.US) 的18倍,前者也營運者大量渡假村,後者旗下的郵輪本身就是一種「渡假村」。復星旅文的遠期市盈率還不到中國首屈一指的酒店營運商華住集團(HTHT.US;1179.HK) 27倍的一半。 因此,如果你相信地中海俱樂部真的正在東山再起,那麼復星旅文的股票可能仍有一定的上漲潛力。 分析機構似乎也相信這一點,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八家分析機構給予該公司的平均目標價為15.25港元,比該股上週五收盤價8.87港元高出70%以上。 目前,Meritz Financial是該公司的大股東之一,持有其約6.6%的股份。在盈利預喜發佈後,週五其交易量飆升至日均交易量的10倍以上,這表明可能另一位中型投資者正在買入該股。該股交易量相對清淡,因為大量股份由兩個大股東持有,其中復星持股79.5%,不良資產管理公司華融持有另外8.7%的股份 中國經濟增速放緩 在本文的後半部分,我們將深入研究讓投資者興奮不已的第二季度最新數據。老實說,這些數據所反映的基本是旅遊行業的同仁已經報告的趨勢。其中包括中國經濟增長放緩,此前在中國去年底取消大部分防疫舉措後,在一波報復性消費的推動下,經濟在一季度曾有大幅增長。 復星旅文在中國的表現以位於海南島的三亞亞特蘭蒂斯大型渡假村為代表,在過去十年裏,這裏已經變成了一處旅遊勝地。今年上半年,該度假村的營業額不低於8.4億元,按年增長73%甚至更高。 這個增幅高於它在第一季度5.27億元的營業額和38.7%的按年增長。但稍作減法就不難發現,第二季度的營業額相當小,只有3.13億元。由此可見,在經歷了包括春節在內的更為繁忙的一季度後,第二季度的營業額出現了下降。 在這裡,我們還應該指出,去第年二季度的業務可能非常小,因為整個上海在4月和5月都處於封控狀態。為了控制變異毒株,中國其他很多地方也實行了類似的旅行限制。 在中國以外,連鎖渡假村Club Med地中海俱樂部上半年的營業額增幅逾26%,達到75.4億元甚至更高。值得注意的是,最新數字也比2019年疫情前水平高出14%,這得益於我們之前提到的Club…
GreenTree has purchased the Daniang and Bellagio restaurant chains

兩家連鎖餐廳收入囊中 格林酒店重獲投資者青睞

這家酒店營運商第一季度恢復強勁增長,同時完成了對兩家潛力巨大的連鎖餐廳的收購,它們有望成為新的收入來源 重點: 格林酒店第一季度酒店業務收入增長近17%,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增長更強勁,高達25% 這家酒店營運商還在該季度完成了對兩家連鎖餐廳的收購,它們將為其收入做出重要貢獻    陽歌 中國在後疫情時代的復蘇為其酒店營運商帶來了巨大的推動力,因為在經歷了三年嚴重限制出行的疫情防控之後,遊客們又上路了。但格林酒店集團有限公司(GHG.US)公佈的一些第一季度初步數據,似乎講述了一個更大的故事:這家公司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動蕩後正在慢慢走上正軌。 投資者似乎喜歡這個故事,公告發佈後,該公司在紐約掛牌的股票在週三的交易中上漲了3.6%。該股在過去幾個月也表現良好,今年迄今已上漲近60%,是去年10月低點的兩倍多。 那麼,這家公司以及它最近重獲得投資者青睞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中國在後疫情時代的復蘇無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對該公司造成損害的幾個合作問題現在似乎已基本解決。格林酒店在最新更新中還透露,在去年5月首次披露收購兩家連鎖餐廳的計劃後,它已於今年3月完成了收購。 我們稍後再更詳細地討論這兩個元素。但首先,我們來研究一下這家公司最新更新的一些數據。因為處在亞朵(ATAT.US)、華住集團 (HTHT.US;1179.HK)和錦江酒店(600754.SH)等名氣更大、更高端的中國酒店運營商的陰影下,它經常遭到忽視。 過去三年,隨著中國推出嚴格的防疫措施,大力阻止國內旅行以限制新冠病毒傳播,所有酒店營運商都遭受重創。每一家都報告說2022年是慘淡的一年,這一年里出現了一些最嚴格的限制措施,因為中國試圖遏制具有高度傳染性的奧密克戎變種傳播,但最終在去年12月突然取消了幾乎所有這些限制。 格林酒店是其中的代表,去年下半年的收入下降21%,至4.88 億元。第四季度的情況尤其糟糕,廣受關注的行業指標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按年下降 11.6%。 格林酒店此前曾表示,今年1月業績疲軟,因為防疫措施放鬆後出現了一大波新冠感染浪潮,人們停止旅行。但隨後,1月下旬農歷新年假期前後,情況開始好轉,到5月初全國性的勞動節假期時,生意實際上已經遠遠超過了疫情前的水平。 根據最新更新,隨著情況好轉,格林酒店第一季度酒店業務收入按年增長16.8%,達到2.526億元。在此期間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增長24.8%,這主要是由於入住率大幅提升。該公司指出,勞動節假期期間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實際上達到了2019年新冠疫情暴發前的120%。 由於這些增長,格林酒店第一季度的酒店經營收入增長了約400%,達到5,720萬元。格林酒店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由於中國酒店業和整個經濟的復蘇,2023年第一季度標誌著新的開始。」 傷神的合作 接下來,我們再回來看看其他非疫情因素,它們似乎讓投資者現在對格林酒店比對它的同行更感興趣。 在4月發佈的涵蓋2022年下半年的最新財報中,該公司披露,由於與隸屬的連鎖酒店雅閣(Argyle)的創始人發生糾紛,它已停止將該連鎖酒店的數據合併到自己的業績中。此前,這些酒店的收入佔該公司2021年總收入的2.4%。 格林酒店去年11月還出售了其在Urban連鎖酒店的股份,該連鎖此前佔其2021年收入的8.8%。雖然沒有提及任何爭議,但格林酒店出售該連鎖酒店股份的決定充分表明,格林酒店認為該品牌不具有戰略意義。儘管如此,這兩個品牌依然佔該公司業務的10%以上,這意味著無論經營環境如何,沒了它們格林酒店的收入會出現與這個幅度大致相當的下降。 儘管如此,失去兩項有問題的資產無疑將有助於該公司未來加強對其核心品牌的重視,並可能提高其利潤率。 格林酒店進入餐飲業務是一項單獨的、同時進行的進軍相關業務的多元化舉措。此舉促使該公司完成了對大娘水餃連鎖,以及規模小一些的連鎖品牌鹿港小鎮的收購,前者截至3月底擁有200多家自營和加盟店,後者擁有36家門店。 格林酒店是從其控股股東手中收購這些連鎖店的,因此交易會完成這一點可能毫無疑問。這樣的收購看上去相對明智,因為格林酒店現在可以開始大舉擴張這兩個連鎖品牌了,3月底將它們引入旗下的4,000多家酒店。 格林酒店透露,第一季度這兩個連鎖品牌的收入在1.185億元至1.365億元之間,相當於這期間酒店收入的一半左右。因此,如果它能夠迅速將這些連鎖餐廳擴展到旗下的酒店裡,其餐廳收入可能會很快超過核心酒店業務的收入。 環境不斷改善,加上增加了餐廳業務,分析機構預測格林酒店今年的收入和利潤將比2022年增長大約 67%,相比之下亞朵的增長預測為58%,華住集團為43%,而業務大幅反彈發生在一年前的全球連鎖酒店希爾頓酒店(HLT.US) 僅為13%。…

旅遊復甦刺激亞朵收入 「報復性旅遊」或轉瞬即逝

這家酒店營運商的零售業務,今年首季為公司帶來了可觀的收入 重點: 亞朵報告第一季收入增長71%,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超過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 今年接下來的時間,隨著「報復性消費」開始消退,大幅增長可能會逐漸消失   陽歌 第一季,隨著中國取消新冠防控措施,民眾生活恢復正常,中國旅遊業的復甦一直是該行業大多數公司的亮點,從酒店營運商到航空公司都受到刺激。但酒店營運商亞朵生活控股有限公司(ATAT.US)最新季報的最大亮點,卻是其相對獨特的零售業務部分,該業務通過客房內推介向旅客銷售產品,為該公司帶來了可觀的收入。 第一季,亞朵該項業務的銷售額從去年同期的6,700萬元增長了一倍多,達到1.4億元,佔總收入的18%。這個增長遠超亞朵第一季總收入71%的增速,隨著去年12月防疫措施結束後,中國遊客和商旅人士再次開始出行,71%的增幅也相當可觀。 亞朵的整體數據與我們目前在其他旅遊相關行業看到數據基本一致,這些行業都在大幅反彈。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這些強勁的增長是不是一次性的「報復性旅遊」,究竟是很快就會消失,還是會長期持續? 投資者和分析機構似乎都認為大幅增長只是暫時的。業績公佈後,亞朵股價下跌近6%,抹去了今年以來的微弱增幅。其美國存托憑證(ADS)最新收市價為18.2美元,仍比去年11月的IPO價格高出65%。儘管如此,該股已從其IPO後在1月達到的最高位下跌了約三分之一。 我們稍後再來詳談亞朵第一季的數據,包括我們在一開始提到的獨特零售銷售亮眼數據。但要了解今年可能的後續走向,包括報復性消費是否會消退,我們可以看看美國巨頭萬豪國際(MAR.US),大約一年前,隨著西方結束大部分防疫措施,它也經歷了消費激增。 萬豪國際報告第一季其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增長34%,這是酒店業使用最廣泛的指標之一,中國市場的強勁增長為這一數字做出了貢獻。其核心的美國RevPAR收入增長則溫和一些,為26%。同該公司在2022年第一季西方剛取消疫情防控措施時,錄得的RevPAR近100%的增長相比,這兩個數字都只相當於它的一小部分。 分析機構也認為,對於像亞朵這樣的公司而言,中國的報復性消費現象將是短暫的。他們預測,該公司今年的收入將增長60%左右,這意味著和亞朵第一季收入增長71%、達到7.74億元相比,其業務將有所放緩。 輝煌時刻 在確定了收入增長幾乎肯定會在未來幾個季度大幅放緩之後,我們將來到亞朵的輝煌時刻,看看它在第一季讓人印象相當深刻的財務數字。儘管它近期的美國存托憑證價格下跌,但投資者仍相對看好該公司,其遠期市盈率達到24倍。這與希爾頓酒店 (HLT.US)的25倍大致相若,但落後於國內的競爭對手華住(HTHT.US)的34倍遠期市盈率。 長期以來,投資者一直看好整個中國酒店業,而亞朵處於該行業的中高端市場,這個市場通常利潤更高。亞朵去年11月的IPO招股書引用的第三方數據顯示,到2026年,中國中高檔連鎖酒店的收入,預計將從2022年的估計708億元增加一倍以上,達到1,550億元,年均增長近20%。 亞朵正計畫積極擴張以利用這些增長,目標是到2025年底在中國營運一個由約 2,000家酒店組成的酒店網路,比截至3月底的968家酒店增加一倍多。 亞朵整體收入中最大部分來自管理酒店,即財報中所謂的加盟酒店。第一季該業務收入增長63%至4.47億元,佔公司總收入的58%。自營酒店的收入增長更為強勁,為68%,達到1.87億元,但由於它淡化這部分業務,因此僅佔總收入的24%。 正如我們在前文提到,第一季最大的增長引擎是亞朵的場景零售業務,它在該季度創造了1.4億元收入,比去年同期的6,700萬元增加了一倍多。最新數字佔總收入的18%,因此零售業務可能很快就會成為該公司的第二大收入來源。 亞朵的RevPAR為337元,相當於疫情前2019年第一季數字的118%。這表明該行業的消費已經恢復到大流行前的水平,至少目前是這樣。 位於中國中低端酒店市場的華住之前報告稱,其第一季的營業額也達到了2019年水平的118%。它指出,最大的漲幅出現在今年2月份,當時的RevPAR達到2019年水平的140%,然後在3月份開始下降到大流行前水平的120%。 亞朵第一季淨利潤達到1,800萬元,去年同期為700萬元。但在非公認會計準則(不包括基於員工的股票補償成本)基礎上,其利潤實際上從一年前的700萬元增至1.6 億元。考慮到中國酒店市場未來可能放緩,加上其市盈率已經與萬豪和希爾頓等全球酒店界巨頭們大致相若,以目前的價格計算,該公司的估值看起來還是相當合理的。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