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gfu Spring ramps up production for more revenue

成本上升利潤受壓 農夫山泉擴生產增收益

有包裝水界「扛把子」之稱的農夫山泉,以高利潤率備受外界關注,亦令投資界有戒心。究竟公司是否值得如此高溢價,可能需要業務長期增長表現來驗證 重點: 農夫山泉與浙江省建德市政府簽訂投資協議,承諾投資50億元,在當地建設飲用水及飲料綜合產業基地項目 公司毛利率及淨利率分別高達六成及兩成八,拋離內地同行,只有國際品牌如可口可樂及百事可樂可與攀比       羅小芹 農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9633.HK)與浙江省建德市政府達成投資協議,待1000畝工業用地交付後,公司將於5年內投入50億元,若有重大市況變化,投資期可再延後兩年,以其於去年6月底止246.5億元的現金及銀行結餘,單單自有資金便可滿足投資需求。 根據公司公告,建德市水加工項目分兩期多階段實施,一期面積約700畝,二期約300畝,涵蓋飲用水、飲料及相關品的生產加工製造等領域,繼續依託杭州市千島湖的天然水資源,利用公司的品牌及市場地位,進一步擴大產能。 農夫山泉於2020年9月上市,當時集資淨額為93.8億港元(85.4億元)。公司計劃用於購置生產設施及新建廠房為18.8億港元,截至去年中在這部分未動用款項為4.4億港元,預計今年底用罄,相信部分會用於建德市水加工項目。 目前內地包裝水銷量僅為總飲水量的15.5%,市場空間具有長期發展性及剛性需要,但包裝水市場競爭激烈,要獲消費者高度認可,品牌需要長年經營,品質控制更是「苦力活」,水產品質素幾乎決定它的的市場擴展空間。 作為內地包裝水市場一哥的農夫山泉,近年毛利率卻維持約六成高水平,得益於其成功打造「優質天然水」的品牌,產品類別由包裝水擴展至即飲茶類、功能飲料及果汁飲料等軟飲料。去年上半年水類產品收益佔總收益的51%,比例較2022年同期少5.6個百分點,飲茶類和功能飲料分別佔25.8%和12%,產品趨向多元化結構,享受優質品牌效應,但減少過份依賴單一產品的風險。 鍾睒睒蟬聯三年首富 農夫山泉另一品牌效應是其創始人、董事長兼總經理鍾睒睒的「首富」身份,他已經蟬聯財富雜誌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三年榜首位置,2023年他以身家601億美元(約4,272億元)榮膺中國首富,但財富按年縮水4%。 環顧全球飲料公司,只有百年老店可口可樂(KO.US)及百事可樂(PEP.US)能與其匹敵,兩者於截至9月底止第三季的毛利率分別為61.04%及54.48%,但農夫山泉成立至今28年,對一直揚言受成本上漲壓力影響的農夫山泉,能在軟飲料產業取得國際知名品牌同樣的利潤率,確實令人匪夷所思。 當然,在內地飲料市場取得六成毛利率,並非不可能,去年上半年奈雪的茶(2150.HK)毛利率有68.2%,但奈雪的茶的經調整淨利率僅2.7%,農夫山泉的淨利率卻達到今人欣羡的28.2%,拋離不少國內同行,能與之攀比的只有可口可樂、百事可樂這類的大品牌。 奈雪的茶經營連鎖專門營業務,或有扭曲純飲料業務之嫌,那麼參考康師傅(322.HK)及統一企業中國(220.HK)兩者的飲料業務,康師傅於去年上半年的飲品分部收益為243億元,稅後溢利近10億元,利潤率約4%;統一的飲料收益為92.6億元,分部溢利9.98億元,利潤率10.8%,兩者飲料分部表現遠遠不及農夫山泉。 不過,農夫山泉亦面對其他企業難以迴避的成本上升問題,其中之一是高油價。根據公司之前招股書,原材料和包裝材料是公司銷售成本兩大組成部分,佔比分別為58%及14.6%,原材料主要為生產瓶身的PET塑料、瓶蓋、標簽、糖、果汁等,PET塑料成本佔銷售成本的28.2%,取水及處理成本反而佔比為1.5%。 高油價影響成本 受地緣政治因素影響,國際油價近年於高位徘徊,PET是原油下游產品,其成本對公司利潤率構成重要影響,而水資源成本只佔銷售成本的小部分,公司擴大供應量對其優化利潤結構的幫助有限。 2022年初,農夫山泉執行董事周震華就曾披露,成本壓力已經「超過企業單方面可以去消化的水平」,農夫山泉的首選是通過提升經營效率消化成本,但市場及成本端變動大,產品有調價動作。 為應對物價、原材料、人工及運營等成本持續上漲,去年2月1日起,農夫山泉將杭州區域19升桶裝水價格由每桶20元上調至22元,早在2022年,上海地區19升桶裝水價格亦由每桶26元上調至每桶28元,加價後令農夫山泉去年中期股東應佔溢利增長25.3%,略高於總收益增長的23.3%。 外界對農夫山泉的高利潤率一直抱審慎態度,其相當於預期市盈率44倍的股價亦頗高。表面上,利潤率遠差於它的奈雪的茶,預期市盈率卻達40.5倍,似乎農夫山泉可被看高一線,但若比較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的21.4倍及21倍,投資者要作出合理選擇相信不會太難吧。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ian Tu's IPO gets chilly reception

中國消費故事褪色 天圖上市遇冷

中國首家在香港上市的風險投資公司,上市首周市場反應不理想,投資者擔心其利潤縮水 重點: 天圖投資是中國多達7,000家風險投資機構中,經驗最豐富的公司之一,已率先在上市 中國風險投資急劇放緩,可能影響了對其IPO股票的熱情      譚英 深圳市天圖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973.HK)在10月6日,也就是中國黃金周假期的最後一天在香港上市,這家聚焦消費者的風險投資公司股票,定價接近其發行區間的下限。為香港投資者預留的配股認購嚴重不足,公司最終籌集到的11.3億港元(1.445 億美元)資金,也遠低於去年透露上市意向時定下的5億美元目標。 此後情況變得愈發糟糕。該股在上市首日下跌25%。一周後,其股價較6.50港元的發行價下跌了大約30%。 對於一家以幫助中國最大的消費品牌,實現增長並在適當時上市,以實現投資回報最大化為業務的公司來說,肯定不是最好的表現。話又說回來,對於中國的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者來說,現在原本就不是最好的時機,中國經濟在經歷了三十年的高速增長後,正在急劇放緩。 儘管表現疲軟,此次IPO仍讓天圖投資的市值達到了33.6億港元,市銷率高達16倍,這可能表明投資者依然相對看好該公司。相比之下,中國歷史最悠久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3908.HK;601995.SH),在香港掛牌交易的股票市銷率要低得多,只有1.8倍。 正如天圖投資創始人兼董事長王永華2018年在香港的一個會議上所預測,過去幾年成了中國資產管理公司的「寒冬」。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有14,159 家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公司,資產規模高達7.89萬億元(1.08萬億美元)。 但正是從那時起,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2018年4月,中國金融監管機構收緊了對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的資格要求,並禁止它們與商業銀行合作,導致募資規模和基金數量急劇下降。到2022年,剩下的基金數量減少了一半,只有7000家。天圖投資IPO招股說明書中的第三方數據顯示,該行業2018年籌集資金2.2萬億元,高於2017年的1.8萬億元。 中國的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市場預計將保持增長,但速度會放慢,到2027年,每年募集的資金將達到2.5萬億元,與2010年代的繁榮相比,這個金額看上去並不算高。但現在經濟顯然正處於一個新的、更緩慢的增長階段,而天圖投資好歹幸存了下來。 天圖投資的幸存故事還不錯。從2015年到2022年,其管理的資產復合年增長率為19.5%,達到了255億元,而截至今年3月,它投資了222家公司,包括早期和後期投資。 專注投資消費公司 招股說明書顯示,天圖投資在中國消費行業投資的項目數量排名第三,僅次於騰訊旗下的風投部門騰訊投資和紅杉(原紅杉中國)。與此同時,到2027年,中國普通消費者的平均年支出預計將從2017年的18,300元上升到32,700元,這對天圖來說應該是件好事,因為它專注於投資面向消費者的公司。 天圖投資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02年,是中國經驗最豐富的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公司之一。王永華在還是一名基金經理時創立了天圖創業,後於2010年改為現名。 該公司的里程碑,是投資了一系列著名的企業,比如2016年的零食銷售商周黑鴨(1458.HK)、2019年的乳品企業中國飛鶴(6186.HK)、2021年的茶飲銷售商奈雪的茶以及今年1月的水果零售商百果園集團(2411.HK)。它的其他投資包括回收平台萬物新生(RERE.US)和社交平台小紅書。 與此同時,其最近的財務狀況卻有些不穩定。管理費收入從2020年的3,860萬元穩步降至2022年的1,240萬元,而同期投資收益則從11億元縮減至3.77億元。該公司的利潤情況也類似,從2020年的10.5億元縮減至2022年的5.329億元。但同期其淨資產規模卻保持穩定,甚至有所增長,從2020年的60億元增至2022年的73億元 。 天圖IPO的時機並不理想,恰逢香港市場不理想,融資額創11年新低。該公司在中國內地的主營業務情況也不樂觀。Pitchbook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市場風險投資交易量較 2022年下降了31.4%。 儘管時機不理想,但上市也為天圖投資帶來了一定的聲望,使其成為同類公司中,首家在香港港交所及新三板雙重上市的公司。天圖投資從2015年開始就在新三板掛牌交易了。 儘管在香港上市後表現疲軟,但八月和九月中國工廠產出和零售銷售改善,上月有多家公司在港上市,天圖投資可能希望之後市場情緒會很快改善。 自從中國結束「清零」政策以來,投資者一直在耐心地等待消費需求的反彈。但在年初出現了短暫反彈之後,隨著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房地產行業陷入了困境,悲觀情緒迅速回歸。上周為期一周的國慶長假,對這低迷情緒起了一定的舒緩作用,今年國人每次旅行的人均支出,較2019年疫情暴發前增加了約10%。在今年的十一長假期間,國內旅遊市場錄得7,534億元的收入,比2022年翻了一番多,較2019年高出1.5%。 對於天圖來說,消費者多花錢就是好消息。作為同類公司中的第一家上市企業,該公司難免會感到有先行者的孤獨,尤其是在行業處於凜冬之際。但如果投資者願意相信天圖是通往中國消費市場巨大潛力的門戶,它也有可能獲得先發優勢。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Jiumaojiu discloses loan to founder

關連借款影響九毛九企業形象

這家時尚連鎖餐廳透露,今年1月在未知會董事會和股東的情況下,向創始人提供了一筆1,120萬美元的借款 重點: 九毛九稱由於「判斷錯誤」,未能向董事會和股東披露向創始人提供的8,070萬元貸款 一年前,公司宣佈將向廣州總部的一個房地產項目投資10億元,引發了投資者的強烈不滿      陽歌 不久前,時尚餐廳運營商九毛九國際控股有限公司(9922.HK)的董事會注意到,1月份有一筆8,070萬元(1,120萬美元)的貸款借給一家名為廣州言上投資的公司時,感到有些不大對勁兒。它四處打探,很快發現最終借款人不是別人,正是公司董事長兼創始人管毅宏。 這筆內部貸款雖然並不違法,但理應經公司董事會審查,以避免形式上的不規範。上市規則還要求股東也應知情。在此事中,這兩點都未做到,九毛九董事會在週五晚些時候發佈的一份公告中表示,它在準備8月22日發佈的公司中期業績公告時才發現這筆貸款。 事實上,這筆貸款的金額相當小,特別是與九毛九在截至6月30日持有的約40億元現金相比。該公司經營的太二連鎖餐廳﹐以四川酸菜燉的「酸菜魚」而聞名。它還有一家較新的快速增長連鎖慫火鍋,今年上半年的收入比2022 年同期增長了四倍多。 這種隨心所欲的內部借貸在很多中國公司中非常普遍,創始人經常把企業當作個人的存錢罐,借錢給自己及其合作夥伴,而目的卻不一定是讓公司本身受益。 也許這個故事中令人欣慰的一點是,九毛九的董事會發現了這筆貸款,併發布聲明進行了披露,即便發佈聲明時距貸款發放已經過去了半年多。這意味著公司董事會確實獨立於管毅宏行事,這也是董事會的應有之義。很多中國公司的創始人依然對董事會實施著強力控制,因此在可疑行徑被發現時,創始人經常向董事會施以重壓,要求其保密。 我們還應該注意到,大約一年前,九毛九就陷入過類似爭議,當時它宣佈了一筆可疑的投資,涉及其總部廣州的一個大型商業項目。 關於此事,稍後會詳細介紹。 但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最新這宗公司治理事件的細節,此事涉及九毛九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品芯悅谷向廣州言上投資提供的一筆貸款,而廣州言上投資的最終所有者是管毅宏。 根據該公司上周披露的信息,這筆貸款的年利率為2.6%,目前已全部償還。 該公司表示,因「綜合判斷錯誤」,該公司未能向董事會披露這筆貸款。它還指出,公司管理層認為,這筆貸款是對九毛九龐大現金儲備的充分利用,因為它「提供機會動用其部分閒置現金,賺取較銀行活期存款更為有利的利息收入,且較銀行定期存款具有更大靈活性」。 需要良好的治理 港交所週一上午因颱風休市,下午開市後股價只輕微下跌,最終收市只微跌1.5%。但去年10月,該公司披露了一項類似的可疑交易後,市場反應相當消極,那筆交易似乎對管毅宏有利,但對九毛九卻未必有利。 在那筆交易中,九毛九披露該公司將斥資10億元收購廣州國金購物中心項目的26%的股份,廣州也是九毛九的總部所在。九毛九當時表示,該筆投資是因為計劃未來將總部遷至該購物中心。 也許事實確實如此,但投資者似乎並不認同九毛九應該如此大手筆地投資房地產,因為這與其核心餐飲業務相去甚遠。九毛九在披露這筆投資後,股價暴跌20%,市值縮水約46億港元,遠遠超過了擬投資的規模。 在這種負面反應發生後不久,九毛九再次發佈公告,稱其改變了主意,該房地產項目的收購計劃主體從九毛九公司變為管毅宏個人。其實,這種投資在中國並不少見,因為商人經常會被地方政府官員施壓,要求他們協助當地的項目,尤其是在這些項目遇到財務困難的時候。 但至少在那件事中,股東們用錢包表達了他們對管毅宏這麼做的不滿。 這種「瞎胡鬧」當然並非九毛九所特有,不過這次對公司的股價造成了影響。九毛九於2020年上市,IPO發行價為6.6港元,第二年隨著太二連鎖品牌的人氣飆升,其股價一度飆升至31港元。但自那以來,該股跌回谷底,今年以來累計下跌逾一半,上週五收於10.76港元。 這些下跌使九毛九的遠期市盈率達到15倍,在中國的餐飲企業中處於中游水平,與該公司早期明顯領先的地位大相徑庭。肯德基的運營商百勝中國(YUMC.US; 9987.HK)目前的遠期市盈率要高一些,為19倍,火鍋連鎖店海底撈(6862.HK)的市盈率更是高達25倍。但高檔茶飲店奈雪的茶(2150.HK)則較低,為11倍,全球餐飲品牌巨頭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 (QSR.US)也較低,為13倍。 說到底,九毛九仍然經營著中國較為成功的中檔餐飲連鎖店之一——太二,而且可能還找到了一張新的制勝牌——慫火鍋,以保持連勝勢頭。有些人甚至會稱贊該公司在發現錯誤後及時披露的透明度。不過,該公司股價和市盈率的下跌表明,九毛九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重新贏得曾經相對於同行的巨大溢價。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