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e branded a copycat jeweler, Zhou Liu Fu seeks gold in Hong Kong

三闖A股折戟的周六福 爭議聲中申港上市

申請在A股市場上市碰壁後,內地黃金及珠寶商周六福將目標轉向港股 重點: 集團去年淨利潤達6.6億元,按年增長近一成半 市場對其品牌及加盟模式有爭議 劉智恒 受地緣政局緊張影響,近年黃金價格持續上漲,相關企業均希望藉此時機上市,老鋪黃金(6181.HK)剛登陸港股,集資淨額8.3億港元,夢金園的申請亦在進展當中,周六福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亦不甘後人,剛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提起周六福,其名字仿似是混合了香港的珠寶業龍頭周大福(1929.HK),以及另一家名店六福(0590.HK)而來;可前者已有近百年歷史,後者成立亦超過三十年,是以周六福就予港人A貨的感覺。吊詭的是,近年周六福頻頻出手,控訴個別競爭對手侵權,冒用其名字,確實有點讓人啼笑皆非。 周六福並不姓周 周六福的創辦人絕對不是姓周,2004年李偉蓬與陳創金在深圳成立周天福珠寶,翌年李之弟弟李偉柱以50萬元,向陳創金購入另外五成權益,直至2012年,公司更名為周六福珠寶。 在兩兄弟的悉心經營,至去年底線下銷售網絡門店總數達4,383家,當中只有95家是自營店。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去年以中國門店數量計,周六福在中國珠寶品牌中位列第四。 周六福愈做愈大,李氏兄弟的目光漸朝向資本市場,2019年至去年,先後三次申請在內地A股上市,但都無功而還,遂轉謀在港上市。 根據周六福遞交的上市申請,集團過去三年表現亮麗,收入分別為27.8億元、31億元及51.5億元,淨利潤為4.25億、5.75億及6.6億元。然而,即使收入及盈利均連年增長,市場對其品牌及業務營運模式,一直存在批評聲音。 上市文件中表示,周六福的業務模式是集珠寶產品的開發設計、採購供應、加盟、品牌等運營為一體。不過,若細心分析,集團大部份收入來自加盟模式 加盟管理問題多 過去十多年,透過加盟模式,確實讓周六福迅速發展,但另一方面就被指業務收入過份單一。中證監旗下的發行審核委員會亦曾提出問題,指周六福的加盟模式收入佔比超過80%,以及主營業務收入增幅遠高於同行業,對它的增速為何可遠勝對手提出疑問。 為應對加盟佔比過重的問題,集團加大力度發展線上銷售,著力提升比重,去年此方面業務佔總收入近34%,加盟模式則下降至55%。 加盟模式也引起許多問題,當中最主要是怎樣做好管理,而如何維持商品質素更加是重中之重。例如有加盟商為求盈利,出售的產品質量有問題,並在抽檢中被發現不合格。 另外,曾發生加盟店未明碼標價,被市場監督管理局點名批評。亦有加盟店因在貿易計量出現違法行為,被監督管理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及罰款。至於門店誘導消費,店員銷售不專業等,也有出現在黑貓投訴平台中。凡此種種,都影響到集團的品牌及聲譽。 侵權訴訟的困擾 商標及侵權等爭議,亦屬一大問題。當年周六福申請內地上市時,發行審核委員會在詢問中,提及其商標,及品牌保護等問題,要求集團說明主要商標的取得及使用情況,以及多宗商標侵權糾紛的原因等。 內地媒體曾報道,企查查與企業預警通顯示,截至去年2月時19日,周六福涉及628宗法律糾紛案件,當中333宗屬侵害商標權訴訟。抱括被香奈兒(CHANEL)控訴侵害商標權,最終周六福賠償56萬元才獲撤訴。《喜羊羊與灰太狼》的公司,亦以侵權為由,將周六福起訴至山東省青島中級人民法院。名演員葛優及關曉彤等,先後以網絡侵權及肖像權糾紛等,向周六福提出控訴。 侵權問題較多,或許與研發開支低有關。周六福在研發開支的投入,相對收入是微不足道,過去三年,每年也是九百多萬元,佔公司總收入0.5%也不足夠。而且,集團在2022年已停止自家的生產,全已委託外部加工。 周六福曾被稱為「山寨版」的周大福,但它在上市文件的風險披露中說:「我們可能會受到外部各方的假冒和模仿,他們以與我們非常相似的「山寨」品牌名稱和商標來製造和銷售產品。雖然我們採取了嚴格的措施來保護知識產權,但無法向閣下保證將來不會發生此類假冒或仿製行為。」 這家曾被質疑是模仿別人而起家的企業,今天卻擔心被別人抄襲,憂慮被山寨品牌影響,究竟是真的假不了,還是假的真不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Mokingran’s annual revenue exceeds 10 billion yuan but its profit margin is less than 2% because of high sales costs.

夢金園轉上市跑道 瞄準港交所爭國際認可

這家主攻中國三四線城市的金飾公司,從計畫進軍A股,轉向港交所「叩門」 重點: 夢金園作為百億收入企業,近年的利潤率均低於2%,主要因為銷售成本高昂 該公司進軍港交所前,一改過去的「零股息」作風,向股東派發7,870萬元分紅   歐美美 在申請登陸A股未竟全功後,這家主攻中國三四線城市的金飾公司,毅然轉向港交所「叩門」,希望能一圓上市夢。 這家名為夢金園黃金珠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於2000年成立,以「夢金園」品牌經營高端黃金首飾,最初主要從事珠寶首飾加工、批發及零售,隨著業務擴張,該公司發展成為頗具知名度的黃金珠寶首飾原創品牌製造商(OBM),以及少數實現全產業鏈營運的企業之一,業務覆蓋原材料採購、提純、產品研發設計、製造及銷售,以及品牌管理等。其市場定位為「中國高純度精工金飾專家」,專注具較高消費能力的年輕女性市場。 經過23年發展,該公司已成為中國主要的金飾品牌企業之一。據初步招股文件引述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發報告,於2022年,按黃金加工量及黃金珠寶收入計算,該公司在中國黃金珠寶品牌中,分別排名第四及第五;若按黃金珠寶收入及三線及以下城市線下門店數量計算,則在國內品牌中分別排名第三及第四。 該公司的上市夢,源於成立20周年時。2020年9月,在中泰證券任保薦人下,該公司申請於深圳交易所主板上市,但由於中證監擔憂其舊料業務的商業合理性,加上其申請書披露的黃金材料存貨與黃金珠寶存貨單價存在差異,最終不獲放行。到了去年12月,該公司轉任中信證券擔任保薦人,準備再度向A股衝刺,但9個月後,管理層為了「更好地接觸多元化和全球投資者,並獲得國際認可」,最終未有第二次呈交A股上市申請,反而在9月28日向港交所入表,並繼續由中信證券領頭保薦。 受惠於中國消費者對黃金產品的熱愛,夢金園近年一直擴張,截至今年6月底,該公司已擁有策略性分佈在各大型商場的35家自營店、2,756家加盟店、7間直營服務中心及17個省級代理,分佈中國多個省份的250多個地級市以及1,400多個縣級地區,並於天貓、京東及拼多多等主流電商平台設立網店。 夢金園於招股文件中表示,三四線城市近年人均消費快速增長,隨著居民消費升級,珠寶首飾銷售快速增長。作為增長戰略的一部分,該公司擬於現時經營的地區,以及尚未開展業務的新地區,進一步設立更多加盟店,隨著其品牌在低線城市的加盟店不斷增加,預計2027年三線及低線城市的黃金珠寶人均消費將增至856.7元,比去年的617.5元大增近四成。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雖然加盟商需根據夢金園的規定、使用其品牌開店,但由於網路持續擴大,加盟店地域分散,所謂「山高皇帝遠」,公司對於加盟店的管理,可能會面對一定困難。 該公司的增長,在近年的營業額體現出來。雖然中國於2020爆發新冠疫情,其當年收入仍達108億元,翌年更大增55.8%至169億元;到2022年,即使新冠變種病毒疫情引致長時間封控措施,以及國民消費情緒受影響,其收入僅微減6.8%至157億元。不過,隨著今年經濟活動復常,其上半年收入表現重回正軌,再度增長38.6%至93.2億元,當中逾95%就是來自由加盟商及省級代理組成的特許經營網路。 上市前派發股息 作為飾金企業,金價波動對其成本帶來決定性影響。因此,夢金園實施「以銷定採」的金價風險管理策略,通過參考每日銷售量採購黃金物料,以維持精簡存貨水準,減輕黃金採購價格與銷售價格不匹配的潛在不利影響。此外,該公司也通過黃金租賃及Au(T+D)合約採購,根據可用資金、黃金存貨狀況及預估銷售需求評估,以減輕與黃金價格波動相關的風險。 即使如此,作為百億收入企業,夢金園以材料成本為主的銷售成本,近年仍然維持高企,佔總收入高達94%至96.8%不等。因此,該公司的利潤水平不高,過去三年的淨利潤分別為1.74億元、2.24億元及1.81億元,淨利潤率僅約1.1%至1.6%;而今年上半年的淨利潤則回升5%至1.06億元,但以此盈利水平,要通過港交所的上市要求仍是綽綽有餘。 此外,一如部分臨近上市的公司,夢金園在進軍港交所前,也向現有股東分紅。去年,該公司一改過去的「零股息」作風,派發了7,870萬元股息,相當於該年淨利潤約43%,當中主要流入創始人王忠善夫婦、其一對子女及員工持股平台的口袋。但平心而論,該批股息只佔公司去年底2.25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的35%,加上今年上半年已停止派息舉動,相比個別公司的「盡派現金」作風,此舉實屬小巫見大巫。 去年8月,中信證券投資以現金方式,按每股12元認購夢金園約417萬股,相當於1.82%股權,以此推算,該公司的估值約27.5億元,歷史市盈率約15倍,與內地同業老鳳祥股份(600612.SH)的16倍相若,但由於後者的門店數目更多、盈利能力更高,夢金園日後上市時,可能需要較吸引的定價來吸引投資者垂青。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了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