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ihu posts first revenue decline

何時實現盈利 知乎也不知乎?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公司,一季度毛利率大幅提升,但收入卻出現自2021年IPO以來的首次下降 重點: 知乎一季度收入下降3.3%,是自紐約上市以來首次下滑 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知乎,將毛利率提高逾5個百分點,並預計到年底,將實現非公認會計准則盈利 陽歌 誰知道知乎(ZH.US;2390.HK)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盈利? 這家常被稱作“中國版Quora”的公司高層似知道答案,他們在週三重申目標是今年底實現非公認會計准則(non-GAAP)盈利,這通常不包括員工的股權激勵。投資者對此不為所動,在最新季報 顯示知乎營收首次出現下滑後,其股價下跌了2.5%。 週三的拋售意味知乎股價今年已下跌近40%,目前較公司2021年在紐約上市時的價格下跌逾95%以上。值得注意,最近大部分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概股紛紛上漲,中國ETF-iShares MSCI(MCHI.US)較2月的低點上漲16%的走勢中,知乎掉隊了。 創始人兼董事長周源稱,今年一季度的業績是“穩健的財務表現及經營業績”,這可能會讓一些人摸不著頭腦。畢竟,收入首次下滑可不是什麼值得吹噓的事情。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周源可能指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知乎一季度的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51.5%提高到了56.6%,上升超過5個百分點。 遺憾的是,利潤率的提高並沒有傳導到知乎的利潤上。季度內知乎的淨虧損從去年同期的1.79億元小幅收窄至近1.66億元。但經調整非公認會計准則虧損實際上卻從去年同期的1.2億元擴大至1.36億元(公司希望這個指標到今年底實現盈虧平衡)。顯然,公司在今年剩下的時間里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實現盈虧平衡的目標。 雖然投資者喜歡盈利,但他們對不斷萎縮的公司並不感興趣。這體現在知乎的市銷率(P/S)僅為0.58倍上,這個數字怎麼看,都不像一家行業領先的互聯網公司的水平。 相比下,擁有諸多類似用戶社區的搜索巨頭百度(BIDU.US; 9888.HK)的市銷率為1.78倍,閱文集團(0772.HK)的市銷率為3.48倍。美國巨頭Reddit(RDDT.US)的市銷率遠高於中國同行,為11倍。這個行業的中國公司估值這麼低,至少部分歸因於中國公司手握大量用戶生成內容,這些內容在中國高度敏感,存在可能遭受政府打壓的巨大風險。 不過,知乎是中國同行中唯一一家尚未實現盈利的公司,說明為何它的估值偏低。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四家分析機構,並未透露是否預計知乎會在第四季度實現盈利,但至少一家認為該公司將在明年扭虧為盈。儘管知乎尚未有盈利,但雅虎財經5月調查的九家分析機構中,有八家給出了“買入”或“強力買入”的評級,表明至少分析機構還沒有放棄該公司。 收入輕微下降 接下來,我們深入研究一下知乎的財務狀況,這些數據似乎解釋,它以犧牲收入增長為代價,以換取利潤率的改善。正如我們已經指出,知乎一季度的總收入,從去年同期的9.94億元下降至9.61億元,降幅為3.3%。 雖然這是公司上市以來首次出現可疑的下跌,但它肯定不是一個巨大的意外。這是因為知乎去年的收入增長迅速放緩,去年初的季度同比增長33.8%後,第四季度僅增長了2.2%。 在總收入下滑的同時,知乎的營收成本卻同比大幅下降了13.4%,至4.17億元,因為它縮減或停止了拖累利潤率的一些低利潤服務。它所有的主要用戶指標也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平均月活躍用戶下降13%至8,900萬,降幅有些驚人。平均月付費會員數量這個更為重要的指標也略有下降,從去年的1,490萬降至1,480萬。這表明,知乎正在減少關注價值較低的免費用戶,再次凸顯了知乎對實現盈利的重視。 公司的三大業務類別中,有兩個類別的收入都下降,其中營銷服務營收下降16%至3.31億元,原因是公司淘汰了一些利潤率較低的產品。付費用戶是公司最大的經濟來源,其會員收入也有所下降,不過只是從一年前的4.55億元降至4.5億元。 至少從增長的角度看,公司唯一的亮點是職業培訓收入,增長36%至1.45億元。這部分業務仍是三大業務類別中最小的,但在過去一年,其佔集團總收入的比例,已從年前的11%增長到目前的15%。 知乎在財報電話會議上大談各種人工智能,但此類炒作幾已成為內容為中心的互聯網公司,對外例牌標榜的優勢。雖然這樣的內容,最終可能會給這個領域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但誰的技術最好?誰能想辦法利用這些技術並將其變現?目前還遠不不明朗。 知乎的盈利之路並沒有消耗太多資金,因此它有足夠的時間實現盈利目標。截至3月底,公司的現金和短期投資為52億元,僅比三個月前略有下降,與去年3月底的63億元相差不遠。 總言之,在對知乎的問答業務感興趣的投資者看來,它似乎是一個喜憂參半的選擇:一方面,它是該領域的領導者,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實現盈利;另一方面,它的收入已經開始縮水,可能在未來幾年都不會恢復增長。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DouYu's revenue slides 30% in first quarter

群龍無首 鬥魚暫難扭轉劣勢

董事會主席在刑事調查中失聯影響下,這家直播遊戲運營商一季度收入下降30%,較上一季度23%的下滑有所加速 重點: 鬥魚一季度的大部分關鍵指標都下降20%或以上,包括收入下跌30%,每用戶平均收入下降24% 自去年11月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因涉嫌開設賭場罪被逮捕以來,公司一直由一個三名成員組成的臨時管理委員會領導 陽歌 鬥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DOYU.US)的名字意思是「奮鬥的魚」,但如今看上去更像是一條失去了頭,在中國充滿競爭和監管風險的遊戲市場中奮力游動的魚。這些挑戰在公司週三公布的一季度業績中非常突出,幾乎所有主要指標都暴跌了20%或以上。 2021年與主要競爭對手虎牙(HUYA.US)的合併計劃,被中國市場監管機構否決後,公司就陷入了困境。這筆交易是由兩家公司共同的主要支持者騰訊(0700.HK)安排的。作為兩家公司中規模較小的那一個,鬥魚似面臨更大的生存挑戰。 公司的收入在2020年達到頂峰,此後一直在下滑,因來自短視頻服務的競爭加劇,不斷侵佔直播領域,導致它難以保持市場地位。雪上加霜的是,鬥魚在過去三年里,還受到一系列限制未成年人遊戲活動的監管打擊。 去年11月,聯合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陳少傑因涉嫌開設賭場罪在成都被捕,進一步加深公司的困境。在4月底提交的年報中,公司稱不知道陳少傑受到的指控,似仍在等待更確切的消息,然後再決定是否任命新的或代理首席執行官或董事會主席。 期間,公司由三人組成的臨時管理委員會領導,其中唯一的“C級”成員是首席戰略官蘇明明。自2019年在紐約首次公開募股以來,公司從未有過首席財務官,最高財務負責人是財務副總裁曹浩,也是管理委員會三名成員之一。三人委員會中的另一名成員是任思敏,他是在委員會成立時才被任命為副總裁。 鬥魚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張文明於2021年辭去聯席首席執行官一職。 這一切讓我們認為,鬥魚在發展的關鍵時刻,看起來就像一艘沒有船長的船。這導致它一季度的各項指標加速下滑,尤其是收入從去年同期的14.8億元下降30%至10.4億元。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下降速度,較去年第四季度23%的收入降幅有所加速,而那是陳少傑仍在公司發揮積極作用的最後一個時期。 投資者對最新報告不太滿意,在週四的交易中鬥魚股價下跌2.3%。儘管存在諸多問題,但隨著在美上市的中國股票普遍上漲,該股今年迄今其實上漲了大約6%,自3月底以來上漲約50%。 但即便如此,公司的市銷率(P/S)依然很低,僅為0.45倍。虎牙的市銷率為1.22倍,幾乎是它的三倍,而中國領先的短視頻平台之一快手(1024.HK)的市銷率更高,達到1.89倍。 指標下滑 鬥魚營收下滑30%,與一季度幾乎所有主要指標的走勢一致。公司的用戶正迅速流失,而留下來的用戶花費也減少。 核心的直播業務營收從去年同期的13.6億元,下跌41.5%至8.01億元,仍佔總營收的80%。曹浩表示:「雖然我們鞏固了基本面,但仍面臨宏觀經濟疲軟、直播業務持續調整,以及運營不確定性帶來的營收壓力。」 公司的平均移動月度活躍用戶(MAU)同比下降10%,至4530萬,管理層將原因歸咎於來自短視頻網站的競爭。更令人擔憂的是,季度付費用戶更是從一年前的450萬下降到340萬,降幅高達24%。留下來的付費用戶,在該平台上的支出也有所減少,季度每用戶平均收入(ARPU)同比下降24%,從314元降至238元。 財報中一個小小的亮點是「廣告及其他」業務收入翻了一番,增至2.39億元,佔收入的23%,而去年同期的佔比僅為7.7%。管理層表示,重大進展大多來自較新的服務,比如基於語音的社交網絡服務等。 不過,好消息轉瞬即逝,鬥魚在財報中還披露,公司自願與某些第三方主播歷史非法活動相關的1.117億元收益,退還給了相關部門。公司表示,已將這筆款項記為本季度的運營費用。公司沒有進一步詳細說明,不過時間似乎與涉及陳少傑的開設賭場調查有關。 公司表示,自願退還資金對其業務「沒有重大影響」。但這並不意味該公司未來不會面臨處罰或其他監管行動,這可能是今後的另一個潛在風險。 這一額外開支,加上其他因素,削弱鬥魚的毛利潤,使其下降了38%至1.09億元,毛利率同比下降1.4個百分點,至10.5%。 公司報告本季度淨虧損8,800萬元,是公司連續第二個季度虧損,此前連續四個季度盈利。公司近期無需擔心現金短缺,因截至3月底它持有現金67.6 億元,僅略低於比去年年底的68.6億元。 儘管如此,再次陷入虧損對公司來說,仍是一個重大挫折,這與陳少傑的失聯大致相對應。因此,在陳少傑的問題得到解決,並且公司重新找到一位合適的掌舵人,帶領公司渡過當前的難關之前,我們不會對它繼續虧損感到意外。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veteran Chinese social media platform been losing market share to video-based competitors such as Douyin, Kuaishou and Xiaohongshu.

微博競爭大收入降 望奧運會刺激廣告

這家中國社交媒體老前輩近年被抖音、快手及小紅書等競爭對手搶去不少市場 重點︰ 微博今年第一季營收按年下跌4%,廣告營銷及增值服務收入齊降 管理層預計下半年在奧運會及暑假帶動下,廣告業務表現會轉優   裴梓龍 現代人習慣在網路追看熱門話題,作為中國早期的社交媒體,擁有14年歷史的微博股份有限公司(WB.US; 9898HK),更是獲知影視明星及知名人物最新動向的重地。隨著短視頻平台如抖音及快手(1024.HK)的快速發展,微博正被後起之秀取代。 微博5月底公佈了今年第一季業績,淨營收3.96億美元,按年下跌4%,依固定匯率計算則持平;但淨利潤大幅下跌51%至4,944萬美元,如在非公認會計準則(Non-GAAP)下,淨利潤則微減4%至1.07億美元。 過去幾年,各大社交媒體的廣告收入都受到挑戰,一來是內地整體經濟復甦比預期慢,第二在抖音、快手及小紅書等競爭下,作為老一輩的微博,自然被分去一大部分的廣告收入。 去年微博的廣告及營銷收入已經按年下跌4%,第四季雖然按年增長3%,但今年第一季再次下跌,按年降幅達5%至3.39億美元,按季下跌約16%,如果不包括來自阿裡巴巴的廣告收入,首季廣告及營銷收入按年也下降6%至3.37億美元;至於另一業務,包括會員服務、線上遊戲服務及社交商務解決方案等的增值服務,第一季收入也比去年同期下跌3%,至5,650萬美元。 不過,在成本及費用比去年減少7%至2.96億美元帶動下,第一季經營利潤增長3.3%至9,970萬美元,經營利潤率比去年同期提升兩個百分點至25%。 事實上,作為老前輩的微博,活躍用戶數增長已大不如前,去年12月的月活躍用戶為5.98億,按年淨增約1,100萬戶,但今年3月的月活躍用戶更降至5.88億;至於日均活躍用戶去年12月達2.57億,今年3月只有2.55億,更重要的是,微博在將用戶變現的問題上碰上了樽頸。 曾經,微博是美妝博主的重要陣地,吸引各大品牌大賣廣告,但短視頻平台崛起,網路營銷轉向直播帶貨及電子商務,各大博主網紅轉戰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平台,加上微博本身欠缺直播帶貨「基因」,在現今的社交媒體大戰中自然不利,管理層也直言第一季美妝行業的下滑,拖累公司整體收入五個百分點。 至於文娛板塊方面,微博同樣被短視頻平台侵蝕,以往電影宣傳都集中在微博,但現在正逐漸轉向抖音,例如抖音去年舉辦「抖音電影奇遇夜」,便是劍指微博招牌「微博電影之夜」。 加碼垂直領域 面對激烈競爭,微博主席曹國偉及行政總裁王高飛並沒有坐以待斃,決定積極發展垂直領域,去年開始不斷加碼汽車、數碼、遊戲等垂直領域,並發起「價格戰」吸引廣告客戶。根據《微博垂直領域生態白皮書》,去年微博垂直領域內容規模佔比41%,垂直創作者規模用比增長14%,日均垂直熱搜流量按年增長82%。 垂直領域戰略的方向看似不錯,但最令投資者憂慮的是變現能力。與抖音、小紅書及快手等平台不同,微博是通過熱搜來大量曝光品牌廣告,其核心在於曝光及傳播,這比著重於轉化的短視頻平台的營銷模式大不同。 雖然這個戰略暫時效果不佳,但微博管理層對下半年的廣告收入較樂觀,主要是因為有奧運會及暑假等帶動廣告收入,而在遊戲行業轉好的大環境下,遊戲廣告可成為主要驅動力。至於下半年廣告策略,微博將提升微博平台上IP熱點的售賣率,例如節目、影視賽事營銷等;其次是加強客戶熱點營銷,針對客戶新品發佈如汽車、手機等宣傳,同時強化演算法研究及投入。 不過投資者近年對微博熱情減退,其美股股價過去一年累跌近四成,最近市值徘徊在21億美元左右,比2018年高峰時蒸發超過92%,市盈率僅約7倍,大幅低於社交巨頭Meta(META)、Snap(SNAP.US)及快手的32至142倍。 投行及券商大多認為微博估值偏低,其中瑞銀的報告重申微博「買入」評級,預計奧運會將帶動廣告收入增長優於上半年,預估第三、四季收入分別增長5%及7%,加上預測市盈率只有5倍,估值已反映廣告業務增長低於同業,再下跌空間有限,目標價90港元,以最近股價比較,大約有三分一上升空間。 中銀證券同樣認為,微博在奧運會及暑假文娛熱潮帶動下,廣告收入增速將優於上半年,預計2024至2026年的Non-GAAP淨利潤分別為4.31億美元、4.82億元及5.11億美元,對應市盈率為5.2倍、4.8倍及4.52倍,維持「增持」評級。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n pillow sales prop up Atour’s soft stock?

亞朵盈增價不增 未來要靠賣枕頭?

亞朵酒店首季度業績增長雖然強勁,但投資市場似乎對公司前景仍然審慎,股價未見有表現 重點: 公司一季度盈利增長逾13倍至近2.6億元 「場景零售」成為一大增長動力,按年升逾兩倍 劉智恒 去年內地旅遊業在疫後復蘇,當時大家還在懷疑,這或許是報復式反彈,但一年後的今天,國人旅遊熱潮仍然熾熱,縱使大家也說社會正在消費降級,旅遊卻絲毫未受影響,當中酒店業成為受惠的一大行業。 既是酒店也是零售商的亞朵生活控股有限公司(ATAT.US)剛公布一份亮麗的首季度業績,淨收入按年增長接近九成至14.68億元(2.03億美元),股東應佔溢利更大升13.3倍至2.58億元,經調整後的淨利潤為2.61億元,按年增長63.4%。 亞朵旗下擁有六大品牌,分別是A.T.HOUSE、亞朵S酒店、ZHotel、亞朵酒店、亞朵X酒店及輕居。集團的「兩千好店」計劃持續推進,首季新開97家酒店,總數已達1,302家,房間數量148,149間,按年增31.6%。今年四月,以亞朵為品牌的酒店數量達1,000家。 「場景零售」升幅驚人 在各項業務方面,管理加盟酒店的收入8.36億元,按年大幅增長87%,相反受個別酒店裝修影響,自營酒店收入跌10%至1.68億元。最教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零售業務,收入按年勁升2.7倍至4.17億元。 亞朵的零售業務,就是集團經常掛在嘴邊的「場景零售」,簡單講是集團將客房內的用品向客人銷售,旅客透過在亞朵集團旗下酒店的實際體驗,可以向酒店購買房內的產品。目前零售分成三大類,「亞朵星球」專針對睡眠用具,「薩和」是香氛及個人護理品,而「Z2GO&CO.」則覆蓋出行領域產品。 其中亞朵星球的枕頭、被子、床墊銷售量更是火爆,去年雙十一,枕頭更成為爆款產品,累積銷售逾80萬個。今年3月,亞朵星球推出深睡夏涼被,上市21天GMV快速突破千萬元,並在4月拿下京東和抖音平台的被子單品銷量冠軍,同時也打入天貓平台銷量前十大。 難怪市場有人說,亞朵經營酒店是副業,賣枕頭才是主業! 股價表現乏善足陳 雖然業績增長理想,但成績表派發後,亞朵在美國的股價僅微升近0.5%報17.59美元。市場似乎未對亞朵有所青睞,過去大半年股價始終難逾20美元關口,自今年2月見每股最高19.8美元後,輾轉回軟,至今已較高位回落逾一成。 市場不願意追捧亞朵,或許是對今年的旅遊業前景仍然有所保留,畢竟疫後的爆發性增長是有盡頭,而去年延至今年首季的好表現,能否持續再延伸下去?即使有所增長,但增速能否如之前理想等,投資者心中仍是有所懷疑,特別是在內地消費降級的環境,投資者會估計,當旅遊熱潮陸續回歸正常時,酒店的增長也將停頓下來。 RevPAR漸回落 事實上,首季度的一些數據,也反映了市場的擔憂並非無的放矢。亞朵旗下酒店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只是328元,相比去年首季的337元及第四季度的358元,分別下跌了2.7%及8.4%。首季度的日均房價(ADR)為430元,較去年同期跌2.9%。至於入住率(OCC)方面也只能在73.3%,比去年同期高出不到一個百分點。 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王海軍也不諱言,第二季度的RevPAR似乎較首季度面對更大壓力,然而因為多種不確定性因素,集團暫難給出全年的RevPAR預測。面對此問題,亞朵只好退而求其次,先穩定入住率,他說:「從現在來看,今年的不確定性超出了我們之前的預期。在當前的環境下,我們的戰略是優先穩定OCC基礎,同時抓住收入方面的核心機遇。」 不過,亞朵較別的酒店仍有的優勢,就是「場景零售」業務持續有增長空間。公司也指出零售業務還處於快速發展期,將續加強在基礎建設、品牌推廣、渠道等各方面的投入。 目前亞朵的滾動市盈率(Trailing PE)為18倍,較內地最大的酒店企業華住集團(1179.HK)的21倍略低,而且華住剛公布的季度盈利下跌33.4%至6.59億元,相對來說,盈利持續上升的亞朵,其值博率來得要高。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acking a megahit drama series this time, the Chinese streaming platform logged lower first-quarter earnings but still exceeded market expectations

首季業績縱超預期 愛奇藝不再披露會員數

這家中國串流媒體平台宣佈,不再每季披露會員人數等數據 重點︰ 愛奇藝首季營收及非公認會計準則的盈利分別按年下跌5%及10%,但仍比市場預期佳 該平台去年播出的網劇《狂飆》一度在全國掀起熱潮,但今年同期無以為繼   裴梓龍 去年第一季,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IQ.US)的網劇《狂飆》火爆全國,創下公司成立13年來流量最高、收入最佳的紀錄,全網播放量高達107.9億次,成功帶領愛奇藝的業績狂飆。 不過,公司今年暫時還沒創作出如《狂飆》般的爆紅網劇,第一季業績難再狂飆,總營收79.3億元,比去年同期的83.5億元下跌5%;按非公認會計準則(Non-GAAP)計算的盈利為8.4億元,按年跌10%。由於其表現已比市場預期好,業績公佈後,其股價於公佈當日大升12.2%。 「狂飆」過後,還是要冷靜下來。雖然愛奇藝經過過去兩年的高峰後,今年第一季的營運利潤率仍有14%,經營現金流也是正數,看似相當不錯,但當中仍存在隱憂。 根據愛奇藝的財報,其業務主要分為會員費、線上廣告服務、內容發行及包括直播、遊戲和電商在內的其他業務,當中首季線上廣告服務營收14.8億元,按年增長5.5%;內容發行按年增長26.8%,達9.28億元,增長速度最快;至於其他業務增長近8%,至7.18億元。 看上去好像不錯,但問題出現在核心業務會員費,今年第一季只有約48億元,比去年第一季大跌13.5%,更令市場憂慮的是,按季幾乎沒有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愛奇藝首季月度平均單會員收入(ARM)創下新高,更實現了連續6季的按季增長,雖然公司並沒有具體披露ARM是多少,但在ARM創新高之下,會員費不升反跌,那就是會員量正在減少,因此愛奇藝也宣佈不再披露會員量等數據。 對於這個變動,創辦人龔宇在財報會議中解釋︰「會員數這個指標,只能部份顯示會員業務發展的好壞,過份強調該數字會影響日常工作。」 負責會員業務的高級副總裁段有橋則補充說︰「每季不再公佈會員數及ARM,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今年一些海外串流媒體平台也取消披露會員數。不同會員等級和產品對應不同權益和價格,帶來不同的經濟價值,如果僅以某個週期的會員數反應會員業務,是不完全也不客觀。」 段有橋所說的便是奈飛(NFLX.US),事緣奈飛於4月公佈第一季業績時,也提到自2025年第一季起,將停止公佈付費使用者數目,奈飛解釋是因為現在已創造了非常可觀的利潤及自由現金流,而且不同地區有不同價格,每個付費會員對公司業績影響不同,因此未來將聚焦收入及經營利潤等指標。然而,奈飛的解釋無法說服投資者,當時的股價還是應聲下跌,市場憂慮是否增長見頂。 事實上,這類串流媒體平台的會員量一向會隨著「爆紅劇」波動,例如愛奇藝2022年第四季的會員量有1.116億名,去年《狂飆》播出後,數目一度增至1.29億名,但到了去年第四季卻回落至1.003億名,比2022年第四季還要少,市場估計隨著串流媒體平台競爭激烈,對愛奇藝來說,自2019年公佈會員數破億後,一直在1億名左右,難有明顯上升。如果公司想整體業績保持增長,一是加價,二是降低成本,三是尋找第二增長曲線。 押注人工智能 當然,愛奇藝的會員費過去持續加價,2020年至2022年的月卡會員費由19.8元加到30元,「包年」從178元加到238元,去年雖沒有正式加價,但限制投屏,再加上部份劇集要額外付費才能超前播放,也算是變相加價。 至於降本,今年第一季營業成本按年減少了5%,銷售、一般和行政開支下降17%,也正是因為成本減少,令愛奇藝持續盈利。下一步,就是尋找第二增長曲線,愛奇藝選擇押在人工智能,一來可以協助節省成本,二來能利用大數據預計下一套爆紅劇集。 龔宇稱,生成式人工智能賦能營運已初見成效,第一季線上廣告及內容發行的增長也是因為人工智能。至於首席技術官劉文峯在最近也提到,生成式人工智能在閱讀劇本的效率極高,能幫助發掘IP,更可以應用在虛擬製作、配音、生成素材及文案等,大大節少製作成本。 最近,牽動無數人「新疆夢」的《我的阿勒泰》橫掃內地不少媒體,在愛奇藝上獲得9.7分的高評分,能否複製《狂飆》的高峰,仍待時間去檢驗,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的阿勒泰》成本控制在合理範圍,經濟效益很高,相信正是受益於人工智能技術。愛奇藝能否持續受惠,還需要時間去驗證。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ello Group's revenue declines accelerate

摯文收入每況愈下 「中國Tinder」力谷海外市場

這家有被稱作“中國版Tinder“的公司一季度營收下滑9%,並預期下降速度會加快 重點: 摯文集團連續了三年的營收下滑,其趨勢延續到今年一季度,而且由於公司同時面臨內憂外患,下滑速度正在加快 這家約會應用程序運營商稱,可能很快會得到政策支持,似乎是指中國最近為提高下滑的出生率所做的努力 陽歌 「中國版Tinder」的火焰終於熄滅了嗎? 投資者可能開始有感覺,因摯文集團(MOMO.US)公佈的最新季度業績顯示,今年一季度它幾乎所有的關鍵指標均持續下滑,尤其是旗下中國歷史最悠久的約會應用程序之一的收入加速下滑。 周二公司公布最新業績後,投資者紛紛拋售,致其下跌14%,達到一年半以來的最低點。第二天,該股略有反彈,反映投資者對公司的複雜情緒,由於在中國龐大的約會市場的領頭羊地位,該公司仍然是一棵搖錢樹。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在美上市的中國股票在被忽視兩年多後,再次獲得投資者青睞,推動中國ETF-iShares MSCI(MCHI.US)從1月底的低點上漲了超過20%,但摯文集團卻落在了後面。 自2019年以來,公司的收入一直持續下滑,它的困境至少部分歸因於超出其控制範圍的因素。三年的疫控打擊年輕用戶對使用該公司旗下應用程序(包括行業領先的陌陌在內)的熱情。自疫情結束以來,疲軟的消費者信心繼續抑制需求,因為中國經濟在經歷了三十年的繁榮後急劇放緩。 最後但同樣重要的是,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對約會和結婚完全不感興趣,這體現在中國的出生率不斷下降。 鑒於有這麼多不利的宏觀因素,摯文集團難以找到並留住受眾也就不足為奇。此外,還有該公司特有的因素,尤其是集團2018年收購另一款主要應用程序探探,損失慘重。探探曾被譽為未來關鍵的增長驅動力,但很快卻變成了相反的角色,並且此後一直在快速下滑。2019年,摯文集團又遭遇監管問題,旗下廣受歡迎的直播服務因含色情內容而受到政府審查。 公司試圖通過向海外擴張來逃離中國本土市場的動蕩,尤其是向土耳其和中東的擴張,是它近期財報中為數不多的積極消息之一。其中大部分來自摯文集團新推出的應用程序,包括Duidui、Hertz和Soulchill。 在一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公司稱,這些主要面向海外市場的新應用,在一季度的收入增長了51%,達到3.44億元,佔公司當期總收入的13%。這個增長與摯文集團的整體收入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從去年同期的28.2億元同比下降9.2%,至25.6億元。 最新公佈的營收下降速度較前兩個季度有所加快,前兩個季度的降幅約為6%。更糟糕的是,公司預計二季度營收將下降約14%,意味下降速度會進一步加快。 投資者有保留 儘管前景黯淡,摯文集團仍然盈利頗豐,部分原因是它在市場上的領先地位和嚴格的成本控制。公司一季度的成本和支出同比下降了12%,超過了營收的下降速度。因此,它在當季運營利潤增長5.5%,至4.6億元。 但公司的淨利潤卻不太妙,從去年同期的3.9億元驟降至本季度的520萬元。但公司高管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解釋,主要是由於當季的一筆一次性稅收支出造成。如果不考慮這筆費用,公司的非美國通用會計准則淨利潤增長8%,達到5.085億元。 即使如公司所說剔除一次性支出後能有較高的利潤,投資者信心的下降對摯文集團的估值產生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目前該股的市盈率(P/E)僅4.9倍。這還不到Tinder的所有者Match Group(MTCH.US)市盈率13倍的一半,可見投資者對摯文集團有多不看好。 儘管前景黯淡,但在摯文集團的最新財報中仍有一些令人鼓舞的事情。我們前面提到的全球擴張,正迅速成為這家增長乏力的公司的重要新引擎。 隨著中國對出生率急劇下降和人口老齡化的擔憂,政策方面可能會出現另一個引人關注的推動力。中國已出台了一系列鼓勵人們結婚生子的激勵措施,摯文集團暗示,這些措施最終可能會使公司受益。 “我們看到了一些積極的政策變化,”首席財務官彭暉在電話會議上表示,不過未做詳細說明。“然而,這些政策變化將如何有效和迅速地滲透到消費者行為中,更具體地說,是滲透到我們平台上用戶的消費中,我認為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拭目以待。” 與很多其他科技公司一樣,摯文集團也在嘗試利用人工智能吸引用戶。例如,公司高管在電話會議上表示,公司正在試驗人工智能,“通過分析潛在(約會)候選人資料頁面上的圖片和文字信息,向用戶推薦打破僵局的話題。” 公司並未提及人工智能生成的虛擬靈魂伴侶,不過這或許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分析機構認為,摯文集團營收下滑的趨勢不會很快扭轉,預計今年的營收將下降11%,要到2025年才會最終重返增長軌道。事實上,它們最近更加看好該公司低迷的股票,5月份接受雅虎財經調查的16家機構中,有15家給出的評級為“買入”或“強力買入”,而4月份調查的14家機構中只有8家給出了同樣強勁的評級。這或許這表明,隨著這家備受冷落的公司努力尋求投資者的青睞,市場情緒可能正在轉向支持它。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rip.com reports strong first-quarter results

攜程季績優  具追落後空間

攜程內地業務穩固,同時積極拓展海外市場,估值亦比國際同業平 重點: 受惠季節性旺季,攜程第一季多賺27.8% 海外業務Trip.com 及 Skyscanner有望成為收入增長新引擎 白芯蕊 中國去年走出疫情陰霾,對旅遊需求立即出現爆發性增長,線上旅遊代理商(OTA)攜程集團有限公司(TCOM.US; 9961.HK),雖然去年股價表現未見突出,但踏入今年首季股價已飆升兩成四,剛公布第一季度業績亦搶鏡,意味內地經濟雖然轉弱,仍無阻對出行旅遊等需求。 攜程集團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止首季業績,純利達43億元(5.99億美元),按年增長27.8%,經調整EBITDA為40億元,按年升42.9%,經調整EBITDA利潤率則達33%,按年升兩個百分點。 期內總收入達119億元,按年升29%,主要受惠季節性旺季推動,當中收入佔比最大是交通票務,首季營業收入按年升兩成達50億元,第二大收入支柱住宿預訂營業收入表現亦醒,按年上升29%達45億元。 市場利好政策配合 攜程業績標青,主席梁建章提到基於集團不斷改進產品,配合全球業務強勁增長,加上旅遊產品供給更穩定,以及內地簽證進一步放寬,令中國國內以至出境旅遊需求大幅攀升。 季績公布後,股價翌日雖跌2%至430.8港元,但證券界業前景給出正面評價,民生證券發表報告,讚揚攜程季度業績表現,尤其國內酒店和機票預訂業務按年均有超過20%升幅,令內地渡假業務表現超越2019年水平。至於出境酒店和機票業務預訂增長亦大,按年大升一倍,帶動春節出境預訂完全恢復至2019年水平。 民生證券亦提到,攜程旗下主攻海外的Trip.com,首季總收入按年增長約八成。由於中國持續擴大旅客免簽政策,在政策持續優化下,故該行對攜程未來業務發展充滿信心。 其實內地OTA市場競爭者甚多,除攜程外,對手還包括阿里巴巴 (BABA.US; 9988.HK)旗下飛豬旅行、同程旅行 (0780.HK)、美團(3690.HK)旗下的美團酒旅等,但攜程仍能坐穩龍頭一哥地位。 就以出境旅遊為例,據調查機構Fastdata發布的《2023年中國出境遊行業發展報告》稱,攜程旗下攜程旅行在內地OTA平台出境遊市場佔有率達54.7%,大幅拋離排名第二的飛豬旅行(市佔率27.1%),以及排第三位的同程旅行(市佔率11.5%)。至於美團酒旅,由於主攻低端市場,因此市佔率只得3.2%。 要坐穩龍頭地位絶不容易,尤其各科網企業財力十足,因此攜程便從品牌矩陣入手,例如針對內地旅客便有攜程旅行,其主業為旅遊平台,每月活躍用戶1.5億,業務覆蓋酒店預訂、機票預訂及旅遊資訊等。另一個品牌去哪兒則主力發展一站式旅行平台,瞄準對象是中學生、年輕用戶群體,每月活躍用戶達5600萬。 由於品牌矩陣定位明確,加上網站以至手機應用程式簡單易用,令攜程客戶忠誠度高,產品黏性亦強,自然吸引大城市經常出行往返高消費用戶群。據該公司2023年7月數據披露,攜程用戶在新一線城市佔比達44%,在平台年消費在超過2萬元的白金會員數目多於1,200萬人,年消費6萬元以上的鑽石會員則超過600萬,反映中高消費客群為穩固。 相比在香港上市主要競爭對手同程旅行,超過八成活躍用戶來自微信小程序,品牌定位中低端,以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為主,從首季業績看到明顯不同,同程旅行上季股東應佔盈利3.97億元,按年只升5%,經調整EBITDA利潤率按年急降7.1個百分點至21.2%,由於季績表現遜色,令業績公布後翌日股價急跌12.8%。  積極拓展海外 攜程內地業務難被對手動搖, 自2016年起亦加快收購海外同業,積極拓大業務版圖,最觸目是2016 年11月以14 億英鎊,收購全球領先的機票航班搜索引擎Skyscanner。Skyscanner於2003年成立,目前是歐美主流機票價格比較軟件之一,2022 年Skyscanner打入全球OTA平台首十大下載量,2023年每月每戶活躍人數(MAU)達1億人次。 此外,攜程在2017年11月收購美國旅遊社交網站Trip.com,攜程將Trip.com 打造為攜程海外版,重點面向亞太市場,同時利用 Skyscanner強大流量,提升在歐洲地區產品競爭力,目前Trip.com已經成為全球機票出票量最大公司之一。招商證券相信,攜程在海外布局進一步完善,配合Trip.com 及 Skyscanner帶來的協同效益,有望成為集團收入增長新動力來源。 另一方面,去年ChatGPT引發人工智能狂熱,大模型應用亦變得普及,2023年2月攜程便接入主要股東百度集團 (9888.HK, BIDU.US)旗下文心一言,積極布局「AI+旅行」應用。透過AI助手快速回應用戶問題,令客戶服人員數量進一步優化,相信有助更好控制成本。 據《彭博》數據顯示,市場預期攜程今年經調整每股盈利可達至21元,按年升7.7%,明年更可增至23. 9元,按年加快至13.9%,目前預期今明兩年市盈率只有18.7及16.4倍,對比美國同業Booking Holdings(BKNG.US),預期市盈率分別21.6倍及18.4倍,攜程估值絶對不貴,未來有追落後空間。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