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藥捷安康曾9輪融資 事隔三年再衝港交所

這家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的藥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重點: 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但該合作已於去年終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並且第二次申請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隨著創新藥高估值泡沫破滅,生物醫藥企業赴港上市的腳步去年曾明顯放緩。不過,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發行)不斷收緊之際,相對活躍的港股市場成為眾多內地企業、尤其醫藥公司的重要募資管道。近期,藥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遞表失效三年後,第二次向港股發起衝刺。 初步招股文件顯示,藥捷安康是一家以臨床需求為導向、處於註冊臨床階段的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目前暫無商業化上市產品。公司擁有6款進入臨床研究階段的候選藥物管線,以及一款處於臨床前研究的管線。 其中,研發進展最快的核心產品Tinengotinib預計將於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國進行的一項臨床試驗,此後或將提交上市申請。換言之,藥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這款Tinengotinib是獨特多靶點激酶(MTK)抑制劑,有潛力治療膽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膽道系統癌症等各種復發或難治、耐藥實體瘤。招股文件稱,Tinengotinib是針對膽管癌世界首個、而且唯一一個針對FGFR抑制劑復發或難治性膽管癌患者,並已進入註冊性臨床階段的研究藥物。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膽管癌患者人數約28萬人,當中約25.2%的膽管癌患者出現FGFR變異,對於一款抗癌藥來說,約7萬人的市場規模並不算大。 在這個有限的市場中,Tinengotinib還面臨其他已上市的競爭對手。目前,美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已經批准三種FGFR抑制劑用於膽管癌的治療,中國市場則僅有信達生物(1801.HK)引進的佩米替尼獲批用於治療膽管癌。招股文件稱,獲批准的FGFR抑制劑,無法解決對前代FGFR抑制劑的耐藥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將滿足FGFR抑制劑耐藥後的臨床需求。 藥捷安康成立於2014年,公司現任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吳永謙2016年入股公司,兩年後Tinengotinib開始啟動在美國的一期臨床試驗,此後研發進展加速。現年61歲的吳永謙擁有逾27年生物醫藥行業經驗,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四環醫藥(0460.HK)的首席科學家,亦有醫藥企業管理營運經驗。 收入靠對外授權 由於暫無產品收入,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2020年8月,公司與韓國LG Chem達成對外授權合作,LG Chem以總計3.5億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獲得TT-01025在中國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獨家開發及商業化權利。2022年4月,TT-01025針對健康受試者的一期臨床試驗結束,試驗結果顯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與藥捷安康在2023年終止了這項合作,招股書並未披露具體原因。 自從吳永謙2016年接手公司以來,藥捷安康的融資步伐不斷加速,幾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資者,共完成9輪融資。從最初的融資3,000萬元,到最高的D輪融資6.43億元。2023年2月,藥捷安康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籌集了2.6億元,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 從藥捷安康的股東背景來看,不少資金為南京的政府及產業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鷹盟等,同時亦有中銀資本等機構投資者。 藥捷安康持續融資的原因在於缺乏穩定收入來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營收分別為12.4萬元和118.1萬元,由此可見,前述與LG Chem的合作並未給藥捷安康帶來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虧損,分別為2.52億元和3.43億元,其虧損主要來自研發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現金及其等價物餘額僅有4.97億元,按當前的管線進度,未來研發開支還將繼續增加。 因此,藥捷安康寄望於在港股上市後獲得更大規模的融資支持。招股文件稱,IPO融資所獲資金的61%將用於核心產品Tinengotinib的研發,20.4%將用於其他管線產品的研發,8.6%將用於元件商業化網路,其餘10%將用於一般營運資金。 藥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詳情,但港股市場對於無上市產品的未盈利生物企業的估值並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獲批上市產品,但到2023年仍沒有營收,其最新市值僅有5億港元,遠低於當年上市的115億港元。因此,藥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後一輪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ong Ren Tang Healthcare IPO banks on famous name, growth through M&A

同仁堂醫養申上市增併購 靠老字號突圍

擁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北京同仁堂全力進軍中醫醫療領域,尋求港股上市 重點: 公司營收由2021年的4.7億元增長至2023年的8.9億元 截至2023年,同仁堂醫養的商譽值佔淨資產比重達27.2% 李世達 中國民營醫療機構併購潮持續,中醫領域也是如此。百年老字號中醫藥品牌同仁堂,近年來加速併購中醫院,打造自有中醫醫療體系。近日,同仁堂旗下經營連鎖醫療機構的北京同仁堂醫養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遞表尋求上市,由中金公司擔任保薦人。 同仁堂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359年前。清朝康熙八年(1665年),曾任職太醫院的樂顯揚辭官後,在北京創立第一家「同仁堂藥室」,以「製藥一絲不苟,賣藥貨真價實」而聞名。至雍正年間,同仁堂被欽定為「御藥房」,所製藥品供奉清宮,成為官藥,其自製名藥有安宮牛黃丸、牛黃清心丸、烏雞白鳳丸等。目前,同仁堂為北京市國資委控股的「國字號」企業。同仁堂招牌則被列入商務部中華老字號名錄,並被授予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稱號。 早已企業化的同仁堂,旗下擁有A股上市的同仁堂 (600085.SH)、港股上市的同仁堂國藥(3613.HK)及同仁堂科技(1666.HK)三家上市公司,同仁堂醫養有望成為旗下第四家。 同仁堂醫養的前身是2015年成立的同仁堂投資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由同仁堂全資擁有,2019年增資後更名為同仁堂醫養,同仁堂仍持有83.9%股權。 同仁堂醫養主打中醫醫療服務。根據申請文件,公司目前擁有11家線下自有醫療機構,包括七家醫院、兩家門診部及兩家診所、一家互聯網醫院,以及九家線下管理醫療機構。公司醫療網絡總就診人次由2021年的140萬人次,增長至2023年的190萬人次。 收購推動增長 財報顯示,同仁堂醫養營收由2021年的4.7億元增長至2023年的8.9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38%;股東應佔溢利(虧損)則從2022年的虧損1,897萬元,到2023年轉為盈利2,713萬元。毛利率亦由2021年的16.9%成長至2023年的21.6%。 從申請文件中不難發現,同仁堂醫養業績的增長及實現扭虧,是靠著不斷併購中醫院來實現。 2022年,公司收購另一家中醫老字號——義烏三溪堂旗下的三溪堂保健院及三溪堂國藥館;同年,同仁堂醫養互聯網醫院「同仁堂中醫」上線。2024年初,同仁堂醫養陸續收購了鞍山同仁堂中醫醫院、石家莊同仁堂中醫醫院,以及承志堂旗下子公司上海承志堂70%的股權;6月,再出手收購上海中和堂60%股權。 根據申請文件,2023年三溪堂國藥館實現營收1.7億元,三溪堂保健院實現營收1.9億元,兩家機構營收便佔公司整體營收達四成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當初收購三溪堂的資金,是透過抵押三溪堂保健院與國藥館超過四成股權,向銀行融資而來。截至目前,同仁堂醫養仍有約1.3億元銀行貸款尚未償還。申請文件中也提到,上市募資用途之一,便是要用於償還銀行貸款。 商譽值比重過大 伴隨收購而來的,便是快速增加的商譽值。申請文件顯示,同仁堂醫養的商譽賬面值已從2021年12月31日的2,610萬元上升至2022年12月31日的1.9億元。截至2023年,同仁堂醫養的商譽值佔淨資產比重達27.2%。這意味著公司隨時要面對較高的商譽減值風險。 申請文件稱,公司未來仍將通過持續併購擴大業務規模,目標在2028年底前收購五家中醫院。 中藥製藥行業,素有「北有同仁堂、南有片仔癀」的說法,但近年來片仔癀(600643.SH)市值已成長至約1,240億元,是同仁堂538億元的1.3倍。同仁堂除原有業務外,也嘗試過賣養身咖啡、奶茶等跨界產品,也試過涉足化妝品、酒母嬰產品與酒類領域,但對業績增長的推動並不顯著。 中醫醫療領域正處在景氣賽道,或許是更值得發展的新起點,但中醫醫療服務競爭激烈且市場分散,商譽值過高、盈利能力尚未被證明的同仁堂,仍有許多問題要解決。 在港股市場上,中醫醫療是一條獨特的賽道。2021年上市、在全國擁有56家中醫醫療機構的固生堂(2273.HK),目前市盈率為33.7倍,或可作為參考。固生堂目前以每年兩家的速度持續擴張,同仁堂醫養短期內很難與之競爭,但後者的優勢在於擁有老字號品牌與完整產業鏈的加持,若能獲得資金支持,持續併購擴大版圖,後續發展仍值得期待。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F eyes Hong Kong IPO en route to joining global logistics big leagues

物流龍頭闖港股 順豐要征服世界

全球綜合物流企業第四位的順豐,第二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若成功通過,有望成為今年最大規模的新股 重點: 順豐去年盈利達82億元,按年增長32% 集團希望藉香港作為國際融資平台,以實現全球龍頭的雄心 劉智恒 在中國內地,一句「順豐給你」,已成為快遞用語,那管你是不是使用順豐。確實,說到綜合物流,順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352.Z)可說是中國最強大的企業,並沒有之一。集團早在內地上市,為配合拓展國際,近日再次申港上市,冀登上國際資本市場的舞台。 順豐創始人王衛從當初一個水貨仔,到今天坐擁千億企業﹐毫無疑問是中國商界的傳奇。王衛於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從上海移居香港,父母原具高教育水平,到港只能從事基層工作,王衛在窮苦中成長,讀到中學就出來社會打工。 雖然學歷有限,又沒家底,但眼光銳利及頭腦靈活的王衛,看到港商不斷在中國設廠,中港兩地文件及貨品往返需求急速增長,在1993年於順德註冊成立順豐,香港的辦事處只設在三教九流的砵蘭街一個破落的小鋪。受惠內地經濟起飛,加上他敢拼肯博,三十一年後的今天,順豐已從一家6人公司,發展至擁有飛機103架,汽車20萬輛,並雄霸亞洲物流的跨國企業。 盈收增長 根據上市申請文件,順豐收入由2021年的人民幣2,072億元增長至2023年的2,584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11.7%。過去三年利潤分別為人民幣47億元、62億元及82億元,自2021年起,複合年增長率為31.9%。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23年按收入計,順豐是中國及亞洲最大的綜合物流服務提供商,全球排名第四位。 可是順豐又怎甘心於只是區區全球第四,這次捲土重來,放眼的是全球之冠。如申請文件中說:「展望未來,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全球物流行業的領導者,連接亞洲與世界。」 一國一策 元朝時蒙古鐵騎遠征,橫掃歐亞,但始終只仗武力,馬上得國,不懂治理,馬上又失國。今天順豐不像蒙古帝國有勇無謀,而是挾著多年物流經驗及科技,加上品牌與人才而進軍歐美,誓要打下當地市場。 要在西方市場開疆拓土,順豐有一套完整策略,集團表示,在亞洲市場以外,是利用順豐備受認可的品牌、領先的成本優勢和綜合物流能力,為客戶提供一站式服務,實現高質量增長。 順豐亦深明,海外市場很大,各地有不同文化,經過深入考量,決定採取「一國一策」,因應不同國家的業務而尋求切入點,必定要因地制宜。此外,走出去的過程中要借力,向外部尋求合作,包括在資源及客戶層面,從而在海外快速建立競爭能力,同時,結合國內輸出人才和海外本土人才,強強聯合確保落地效果。 要布局全世界,支持海外業務的擴張,首要靠資本市場的助力。王衛指出:「順豐主要目的是進入全球化資本,希望在未來能用資本方式快速擴張。因為我們看到很多巨頭,都是快速擴張形成規模,順豐要走的路也一樣,需要一個國際化的資本平台。」因此,若成功在港上市,將有助實現其全球夢。 內企出海 事實上,全球的物流市場中,亞洲的增長前景最佳,去年區內支出達5.1萬億美元,佔全球支出45.5%,預計2023年至2028年間複合年增長率為5.5%。 順豐已在亞洲區成龍頭企業,勢將受惠於亞洲的騰飛。 而且,一家又一家的中國巨企積極出海發展,由零售、電商、社交媒體、光㑀、新能源汽車,以至藥業等,均谋求海外的增长机会,这趋势带来了巨大、稳定、且具备吸引力的供应链机遇,特別是對中國的物流企業來說,更了解內地企業所需,願意與順豐合作。 現時全球的綜合物流龍頭中,聯合包裹(UPS.US)及聯邦快遞(FDX.US)的市盈率均在17倍水平,考慮到順豐位列全球第四,以15倍市盈率作參考,即其市值可達1,300億港元。相比順豐在深圳A 股市值低約四分一,畢竟內地市場通常給予公司較高的估值。 能否成為世界第一,短時間很難一蹴而就,畢竟聯合包裹及聯邦快遞,市值分別超過8,400億及5,300億元,但我們深信給順豐一點時間,這個目標並不是遙不可及。 正如王衛曾說過:「我不太相信偶然,為什麼會有偶然,因為無知才會相信偶然。」他做的一切,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當所有的因果都集中到一起後,你再去比對,你會知道這是必然。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利用順豐這個不錯的平台,把未來很多不确定的看似偶然的東西變成必然。」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Once branded a copycat jeweler, Zhou Liu Fu seeks gold in Hong Kong

三闖A股折戟的周六福 爭議聲中申港上市

申請在A股市場上市碰壁後,內地黃金及珠寶商周六福將目標轉向港股 重點: 集團去年淨利潤達6.6億元,按年增長近一成半 市場對其品牌及加盟模式有爭議 劉智恒 受地緣政局緊張影響,近年黃金價格持續上漲,相關企業均希望藉此時機上市,老鋪黃金(6181.HK)剛登陸港股,集資淨額8.3億港元,夢金園的申請亦在進展當中,周六福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亦不甘後人,剛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 提起周六福,其名字仿似是混合了香港的珠寶業龍頭周大福(1929.HK),以及另一家名店六福(0590.HK)而來;可前者已有近百年歷史,後者成立亦超過三十年,是以周六福就予港人A貨的感覺。吊詭的是,近年周六福頻頻出手,控訴個別競爭對手侵權,冒用其名字,確實有點讓人啼笑皆非。 周六福並不姓周 周六福的創辦人絕對不是姓周,2004年李偉蓬與陳創金在深圳成立周天福珠寶,翌年李之弟弟李偉柱以50萬元,向陳創金購入另外五成權益,直至2012年,公司更名為周六福珠寶。 在兩兄弟的悉心經營,至去年底線下銷售網絡門店總數達4,383家,當中只有95家是自營店。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去年以中國門店數量計,周六福在中國珠寶品牌中位列第四。 周六福愈做愈大,李氏兄弟的目光漸朝向資本市場,2019年至去年,先後三次申請在內地A股上市,但都無功而還,遂轉謀在港上市。 根據周六福遞交的上市申請,集團過去三年表現亮麗,收入分別為27.8億元、31億元及51.5億元,淨利潤為4.25億、5.75億及6.6億元。然而,即使收入及盈利均連年增長,市場對其品牌及業務營運模式,一直存在批評聲音。 上市文件中表示,周六福的業務模式是集珠寶產品的開發設計、採購供應、加盟、品牌等運營為一體。不過,若細心分析,集團大部份收入來自加盟模式 加盟管理問題多 過去十多年,透過加盟模式,確實讓周六福迅速發展,但另一方面就被指業務收入過份單一。中證監旗下的發行審核委員會亦曾提出問題,指周六福的加盟模式收入佔比超過80%,以及主營業務收入增幅遠高於同行業,對它的增速為何可遠勝對手提出疑問。 為應對加盟佔比過重的問題,集團加大力度發展線上銷售,著力提升比重,去年此方面業務佔總收入近34%,加盟模式則下降至55%。 加盟模式也引起許多問題,當中最主要是怎樣做好管理,而如何維持商品質素更加是重中之重。例如有加盟商為求盈利,出售的產品質量有問題,並在抽檢中被發現不合格。 另外,曾發生加盟店未明碼標價,被市場監督管理局點名批評。亦有加盟店因在貿易計量出現違法行為,被監督管理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及罰款。至於門店誘導消費,店員銷售不專業等,也有出現在黑貓投訴平台中。凡此種種,都影響到集團的品牌及聲譽。 侵權訴訟的困擾 商標及侵權等爭議,亦屬一大問題。當年周六福申請內地上市時,發行審核委員會在詢問中,提及其商標,及品牌保護等問題,要求集團說明主要商標的取得及使用情況,以及多宗商標侵權糾紛的原因等。 內地媒體曾報道,企查查與企業預警通顯示,截至去年2月時19日,周六福涉及628宗法律糾紛案件,當中333宗屬侵害商標權訴訟。抱括被香奈兒(CHANEL)控訴侵害商標權,最終周六福賠償56萬元才獲撤訴。《喜羊羊與灰太狼》的公司,亦以侵權為由,將周六福起訴至山東省青島中級人民法院。名演員葛優及關曉彤等,先後以網絡侵權及肖像權糾紛等,向周六福提出控訴。 侵權問題較多,或許與研發開支低有關。周六福在研發開支的投入,相對收入是微不足道,過去三年,每年也是九百多萬元,佔公司總收入0.5%也不足夠。而且,集團在2022年已停止自家的生產,全已委託外部加工。 周六福曾被稱為「山寨版」的周大福,但它在上市文件的風險披露中說:「我們可能會受到外部各方的假冒和模仿,他們以與我們非常相似的「山寨」品牌名稱和商標來製造和銷售產品。雖然我們採取了嚴格的措施來保護知識產權,但無法向閣下保證將來不會發生此類假冒或仿製行為。」 這家曾被質疑是模仿別人而起家的企業,今天卻擔心被別人抄襲,憂慮被山寨品牌影響,究竟是真的假不了,還是假的真不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enqi gets ready to list

如祺出行趕上市 未來押注Robotaxi

這家網約車公司將於下週三首次公開募股,此次上市募集的資金可能高達1.67億美元 重點: 如祺出行將於下周首次公開募股,公司將以無人駕駛出租車部門,向投資者推銷其未來 除出租車業務外,如祺出行還提供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希望借此在擁擠的網約車市場脫穎而出 譚英 系好安全帶,又有網約車企業上市了。 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總部位於廣州的如祺出行(9680.HK)將於下周三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若股價處於招股價的上限,如祺出行可募資13億港元,市值達到92億港元,但如果定價偏低,其市值可能會低至69億港元。 對香港來說,此次上市規模相對較大,有五家賬簿管理人。賬簿管理人也是以中國公司為主,由中金公司、華泰國際和農銀國際領銜,表明大多數投資者可能來自中國和亞洲。 如祺出行向投資者推銷的是未來,而不是現在,因為它試圖將自己與眾多競爭對手區分開來,它的部分競爭對手也上市了。公司以OnTime為品牌,計劃從IPO募集的資金中拿出4.43億港元,用於自動駕駛和無人駕駛出租車業務的研發。這可能最終會取代公司目前的網約車業務,該業務目前雖然維持著公司的運營,但仍在虧損。 問題在於,投資者是否會相信如祺出行面向未來的故事,公司預計從2026年開始,無人駕駛出租車的運營成本將低於有人駕駛汽車。在如祺出行最新的招股書中,公司表示去年每月36,800名活躍司機,佔公司成本的76.3%,虧損將一直持續到2028年。 它的司機服務費,從2021年的11億元增至去年的17億元,增幅達55%。隨著效率的提高,公司同期收入增長更快,從2021年的10億元增長到2023年的22億元,增長了一倍多。 如祺出行目前運營著281輛無人駕駛出租車,其中只有35輛為公司自己所有。公司表示,這個小型車隊對收入的貢獻“微不足道”,並補充說,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在2023年累計運營20,080小時,完成450,699公里的安全試運營里程。公司寄希望能在富裕的大灣區(以香港和廣州為中心,人口6,910萬,人均收入比全國平均水平高出72%)作為行業領導者的地位,繼續朝著無人駕駛汽車與傳統司機競爭的未來邁進。 根據招股書中第三方研究的數據,這一點將在2026年實現,因為據估算,2019年有人駕駛出租車的成本,從每公里1.7元上漲到2026年的2元,2030年為2.4元。而同期,無人駕駛出租車每公里的成本預計將從2019年的23.3元穩步下降到2023年的4.5元和2026年的2.1元,到2030年可能降至1元。招股書顯示,如祺出行的無人駕駛出租車每公里平均價格為1.77元,每筆訂單的平均車資為10.90元。 蓬勃發展的市場 根據招股書中的第三方數據,到2030年,中國自動駕駛技術服務市場規模將達到766.4億元。 如祺出行表示,這是全球首個推出“有人駕駛網約車與Robotaxi服務商業化混合運營的出行平台,也是國內第一個擁有專有自動駕駛出租車車隊進行商業化運營的移動服務平台”。作為一家混合運營商,它只有兩個競爭對手,包括佔主導地位的滴滴出行,去年它佔據了中國網約車市場75.5%的份額。 但無人駕駛出租車領域,也面臨著來自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的激烈競爭,它們都在開展類似的試點項目。 2020年,上海的通勤族開始使用自動駕駛初創企業AutoX,與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高德地圖合作提供的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2024年2月,百度(BAIDU.US, 9888.HK)的蘿蔔快跑服務,獲准在北京大興機場進行自動駕駛載人示範應用。另據報道,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可能會獲准通過擬議的無人駕駛出租車服務,在中國測試其先進的無人駕駛系統。 如祺出行的支持者,還包括另一家互聯網巨頭騰訊(0700.HK)、無人駕駛出租車運營商小馬智行和自動駕駛科技公司文遠知行。 從2019年開始,上述投資者以及其他一些投資者,在三輪融資中,向如祺出行投了近30億元,包括廣汽集團和滴滴自動駕駛公司Voyager Group。廣汽集團是公司的主要股東,持有35.5%的股份。在去年的最新一輪融資中,它的估值為53.6億元,沒有達到“獨角獸”的10億美元標準。 中國的共享出行行業過於擁擠,這不僅僅是如祺出行要面對的問題,對所有的同行來說莫不如此。該行業還面臨著僧多粥少的困境,各地政府都在控制網約車的規模,以免進一步加劇競爭。 據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系統統計,6月發佈的報告稱到2024年3月,有資格提供網約車服務的持證駕駛員數量翻了一番多,從2020年底的290萬增至680萬,而對網約車服務的需求僅增長45%。該報告稱,截至4月,全國拿到經營許可的網約車平台企業,已從去年同期的309家增加到349家。 如祺出行至少有兩個競爭對手也在競相上市,先是嘀嗒出行(2559.HK)上周在香港上市,但此後股價大幅下挫,然後是曹操出行,它的香港IPO申請仍在等待審批。許多人預計,滴滴出行將在未來幾年內嘗試上市。2021年,該公司在紐約短暫上市數月就退市了。 運營商的爆炸式增長,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新一代聚合平台的興起所致,這些平台可以提供多種不同的服務,上海去年已停止接受新的網約車許可證申請。由於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中持續虧損,如祺出行去年的毛利率為-7%,儘管與2022年的-10.7%相比有所改善。就連滴滴出行也直到去年才實現盈利,毛利率為15.2%,可見這個行業已經變得多麼艱難。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ozon files for IPO

持續燒錢的哪吒 急謀上市集資補血

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已申請在香港上市,以其價格實惠的汽車瞄准國內外客戶 重點: 尋求在香港上市的合眾正在迅速消耗現金——從2022年的68億元降至去年年底的28億元 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的海外收入在2023年迅速增長,但海外擴張可能進一步加劇其本就緊絀的財務狀況 陳竹 隨著曾推動中國電動汽車(EV)製造商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日益飽和,海外擴張已成為它們的一項關鍵戰略。主力生產哪吒品牌的合眾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是朝這方向邁進的最活躍公司之一,在上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IPO申請中,它稱這一轉變是下一階段發展的基石。 對於合眾而言,上市的決定意義重大,因它希望籌集資金來支持其雄心勃勃的全球擴張計劃。公司希望全球擴張計劃能幫助其從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理想汽車(LI.US; 2015.HK)、零跑汽車(9863.HK)和極氪(ZKR.US)等一眾虧損的中國上市電動汽車製造商中脫穎而出。  在IPO時機上合眾可能別無選擇,籌集的資金可能有助鞏固其緊絀的財務狀況。它還可用這些資金來支付海外工廠的費用,這是其高風險海外擴張戰略的關鍵部分。 說合眾的財務狀況“岌岌可危”一點也不為過。從上市文件來看,公司去年底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28億元,較上年的68億元減少了一半以上。這麼劇烈的下降,主要是虧損已從2021年的48億元擴大至去年的69億元。 我們稍後會深入介紹該公司的全球擴張戰略,但首先來看看,合眾在中國龐大但競爭激烈的國內電動汽車市場中的地位。 合眾成立於2014年,是中國政府將新能源汽車(NEV)確定為戰略產業,並開始提供豐厚的補貼,以促進其發展後湧現的首批新能源汽車製造商。2018年推出哪吒品牌後,公司的增長開始起飛,哪吒是中國古代的一位神話人物,以年輕人的勇敢和正直等令人欽佩而聞名。 哪吒迅速贏得市場份額,並在2022年達到頂峰,銷量超過15萬輛,成為中國新興電動汽車初創企業中最暢銷的品牌。它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瞄准了平價電動汽車市場。2018年至2022年售出的哪吒電動汽車,大部分補貼後的價格在10萬元以下。 哪吒在過去幾年,開始通過增加更昂貴的車型來實現產品多樣化。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是2023年4月推出的哪吒GT,起售價17.88萬元。 對合眾來說遺憾的是,戰略轉變恰逢中國電動汽車行業開始打激烈的價格戰。這場價格戰由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於2023年初發起,此後不斷升級,導致比亞迪(1211.HK)等其他大公司,以及小鵬汽車和理想汽車等初創公司的加入。價格戰迫使哪吒的最新車型,與目前充斥市場的10萬元至20萬元價格的其他車型展開了激烈的競爭。 增長停滯 此後,合眾一直難以保持增長勢頭,2023年,哪吒全系的銷量同比下降約16%。上市文件顯示,哪吒2023年在中國僅售出105,278輛,在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份額僅為1.2%。  面對國內的困難,合眾開始更加註重海外擴張。2021年,它與泰國國家石油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首次進軍海外市場。 合眾全球擴張的一個核心要素是,在關鍵市場進行本土製造,而不僅僅是出口它在中國製造的汽車,這種做法往往頗受外國政府的歡迎。公司目前有三家海外工廠,兩家在泰國和印度尼西亞,已經投產,還有一家在馬來西亞,已於今年初開工。 和很多采用類似的本地化策略的中國車企一樣,合眾打算通過減少運輸費用,以及降低進口關稅來降低成本。這種策略還能讓合眾避開美國和歐洲對中國發貨的車輛徵收的反傾銷稅。 合眾在全球市場上的積極進取已初顯成效。公司海外收入從2022年的2.41億,元激增至2023年的16.2億元,在總收入中的佔比從區區1.8%增長至12%。 但進一步的海外擴張,無疑將加劇其財務壓力,因這種擴張需要大量新投資。中國本土科技媒體虎嗅網的一份報告引用的數據顯示,長安汽車在泰國投資的一家工廠耗資20億元,而廣汽集團的子公司廣汽埃安在泰國設立的另一家工廠耗資13億元,這種財務負擔可見一斑。 雖然海外市場可能會讓合眾的業務重回更強勁的增長軌道,但國內市場依然至關重要,因那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至少目前如此。為了吸引並留住投資者,合眾必須證明自己有能力扭轉目前國內銷售額兩位數下滑的趨勢,同時在持續的價格戰中,保持成本競爭力和盈利能力。 據本土科技媒體36氪報道,該公司在2024年前五個月,售出了43,564輛哪吒品牌汽車,僅相當於其全年銷量目標30萬輛的14.5%。 出口情況稍好一些,今年前五個月,合眾向海外出口了16,458輛哪吒品牌汽車,保持了2023年以來的勢頭。這個數量使合眾在新勢力車企中位列第一。儘管如此,公司僅完成了其年度出口目標的16.5%,這表明就連海外擴張可能也開始失去動力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Green Tea brews up IPO-funded small-town expansion plan

攻下沉市場廣開分店 綠茶謀上市重拾光輝

連鎖中式餐廳綠茶集團第四次向港交所申請上市,計劃集資廣開分店 重點: 綠茶全國共有382家分店,盈利接近3億元 集團主力只有「綠茶」一個品牌,翻枱率平均每天3.3次 劉智恒 夫妻創業聽起來總是動人,奈雪的茶(2150.HK)源自趙林與彭心的一段相親良緣、滬上阿姨來自單衛鈞與周蓉蓉夫婦閒逛上海弄堂得出的靈感,綠茶則是黃勤松及單長梅在西湖邊的故事。 綠茶餐廳的成立,或許是一個偶然。2004年黃勤松及單長梅在杭州西湖區開設綠茶青年旅舍,招待來自各地的背包客時,意識到在提供食物方面,怎樣可適合不同地方的顧客,於是嘗試融合各方菜式,並成功創出幾道名菜。許多並非旅客也到來光顧用餐,夫婦見大有商機,遂於2008年在杭州西湖邊開設第一家綠茶餐廳。 上市舉棋不定 經過十多年發展,綠茶愈做愈大,2021年綠茶集團有限公司先後兩次向港交所申請上市,到2022年初雖順利通過聆訊,但因未有開展招股工作而失效。同年4月捲土重來,但10月時又過期失效。 上市遲遲未能成事,有估計是當時港股市場氣氛問題,令綠茶臨陣退縮。然而黃勤松沒放棄要登上港股這個大舞台的目標,近日再向港交所遞交申請,據上市文件披露,2021至2023年,集團收入分別為22.9億元、23.8億元及35.9億元,股東應佔溢利為1.14億元、1.66億元及2.96億元。 截至申請上市前,共有382間分店。黃勤松今次在港上市志在必得,準備工夫十足,為要增加在港的知名度,已在銅鑼灣希慎廣場租用位置,將於今年8月開設首間綠茶餐廳。 過氣網紅店 曾幾何時,綠茶的中式風格裝修,配以獨創的特色菜品,在內地異常火爆,一度是網紅的打卡餐廳。近年在競爭者不斷加入,都費盡心思在門店裝修上下功夫,營銷上又別出心裁,推陳出身,綠茶的特點就顯得沒有那麼搶眼,甚或有點遜色,有聲音更批評綠茶是過氣的網紅店。 菜品方面,綠茶缺乏創新,或者應該說,集團曾努力開發新菜式,卻始終未能創出爆款食品;結果多年以來,還是要靠「麵包誘惑」及「綠茶烤雞」等老一代產品為賣點,然而年青一代貪新忘舊,喜愛新鮮,加上競爭對手的模仿,製作相同食品,在雙重打擊下,即使招牌食品的受歡迎程度也江河日下。 翻枱率亦是一大困擾綠茶的問題,王勤松早於2014年接受媒體訪問時,曾透露翻枱率對綠茶來說是命脈,只有滿客後的翻枱率才能賺錢。一天翻枱率達4次才可保本,最高效益則是7次。 然而,當看看申請文件,綠茶過去三年的每日平均翻枱率為3.23次、2.81次,及3.3次,就連王勤松口中的四次也不到,若然王勤松之前的說法今天仍有效,那綠茶的利潤豈不大受影響。 王勤松夫婦也嘗試在綠茶品牌外,能創出另外的副線或子品牌,2016年推出西餐品牌Playking,一年內在6個城市開設14家分店。但在內地經營西餐並不容易,最後亦要陸續關門。至於另一主打燉品的「關東造」,也以失敗告終。多次努力亦未能打造出另一品牌。相反競爭對手九毛九(9922.HK)就成功創立太二酸菜魚,後者更後浪推前浪,超越九毛九成為頭號品牌。 成敗還看下沉市場 翻枱率未有達標的同時,人均消費亦停滯不前,過去三年分別為60.5元、62.9元和61.8元。在每家分店盈利有限的情況下,集團每年要提升財務報表的盈利,只能靠增加分店去推動整體收入與利潤,簡單講是以量為主。綠茶整個集團的開店目標,今年至2027年分別是112家, 150家, 200家及213家。 增加分店的部署上,一線城市的佈局已相當廣,想拓展更大的市場,目光就要放在下沉城市。集團計劃加快在二三線城市的開店步伐,今年至2027年的目標為60家、115家、134家及156家。 不過,下沉市場也不是容易拓展,綠茶的競爭對手小菜園及太二等,亦正準備投入龐大資源去攻克二三線市場,都要爭奪下沉市場的消費者,更別說當地市場原有的地頭龍,競爭肯定更激烈。 綠茶的如意算盤能否敲得響,首要看開店能否達標,這方面又很視符能否成功上市集資,取得一定資金去開疆拓土。不過目前九毛九的市盈率只有11倍,海底撈(6862.HK)也不過16倍,綠茶應如何定價確是費煞思量。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