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ross-border e-commerce company has applied to list its shares in Hong Kong after unsuccessfully shopping around mainland exchanges.

電商傲基科技求上市 漸降第三方平台依賴

這家曾多次申請在A股掛牌的跨境電商企業,最近轉戰港交所爭取集資上市 重點︰ 傲基科技去年盈利達5.2億元,按年增長133% 該公司近年持續降低對亞馬遜的倚賴,相關平台的收入佔比由2021年的83.9%,降至去年的53.8%   歐美美 中國跨境電商傲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從2019年從內地新三板退市後,曾先後衝刺上交所科創枝及深交所創業板,最終都無功而回。最近,這家主要通過亞馬遜(AMZN.US)等第三方平台從事跨境企業對客戶(B2C)業務,專注於提供Allewie、Ironck、Likimio、Shacerlin、Hostack和Fotosok等傢俱家居類產品的企業,毅然決定轉戰港交所,並找來華泰國際作為獨家保薦人。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銷售收入計,傲基科技的6個產品品類(包括床架、食品櫃、梳妝枱和梳妝椅等)在亞馬遜美國網站排名第一,去年旗下11個品牌的商品交易總額(GMV)超過1億元;其包括床架、床、冰箱、衣櫃及抽屜櫃等10個產品品類,在亞馬遜美國網站的市場份額也佔10%以上,而其產品在第三方電商平台的平均退貨率只有3.5%,處於行業最低水平。 根據初步招股文件,傲基科技過去三年的收入比較不穩,2021年達90.72億元,2022年跌至71億元,到去年再增至86.83億元;至於盈利方面,2021年虧損5.9億元,2022年成功轉盈,賺了2.23億元,去年再增長133%至5.2億元,主要因為毛利率持續改善,由2021年的20.9%,升至去年的34.5%。 公司在2021年虧損,主要與亞馬遜的封殺事件相關。當年正值中國跨境電商快速崛起之時,中國多家知名亞馬遜「大賣商」接連被亞馬遜封號,當中便包括傲基科技,另外還有帕拓遜、通拓、有棵樹等,所有熱銷產品都無法出售,嚴重影響這些電商的現金流,部份更不得不變賣資產套現保命。 亞馬遜當時解釋,封號是因為發現有賣家濫用評論,出現嚴重違規行為。亞馬遜雖然沒有直接說明,但意思上就是有賣家涉嫌參與俗稱「刷單刷好評」的虛假產品評論等。經過亞馬遜一連串調查後,各大電商平台的帳號也陸續解封,但也足以嚇怕一眾在亞馬遜平台做生意的中國商家。 傲基科技在招股文件中也提及,當時在發現員工參與與亞馬遜事件有關的非官方推廣評分或評價的情況後,已立即要求所有相關員工於2021年5月停止使用非官方推廣評分或評價,同時開展內部審查,並對網店進行了檢查,以及實施相關補救措施。 經歷了亞馬遜事件之後,傲基科技也深明不得再過度依賴單一平台,通過亞馬遜銷售商品的佔比由2021年的83.9%,下降至去年的53.8%;而通過沃爾瑪(WMT.US)的佔比就由2021年的3%,增至去年的9.8%;Wayfair的佔比則由1.7%,增至去年的10%,至於包括eBay在內的其他平台的佔比就由2.2%,增至3.1%,公司也開始推進自營網站的銷售。 但從數據上看,傲基科技仍然十分依賴亞馬遜平台。 除了電商業務外,公司近年也加強物流解決方案業務,目前與超過700家電商公司提供物流解決方案,更設立了全球多級倉儲物流網路,截至去年底,在美國主要港口城市及歐洲營運27個海外倉儲設施。 加強物流業務 2021年,傲基科技物流解決方案的收入只有4.9億元,佔總收入5.4%,到2022年收入已增至7.75億元,佔總收入升至10.9%,去年該業務的佔比更大由提升至19%,收入比2022年增長1.13倍,達16.53億元。 傲基科技在招股文件中提到,這次上市集資將用於擴張業務,以提升業務規模,包括建立全球打樣中心,以實現快速打樣及標準化;優化產品開發及減少產品開發開支,以及升級倉儲及物流系統等;其次是用於加強數位化,進一步完善資訊管理系統;另外就是用於潛在投資或併購,剩下的用於一般營運。 不過在目前中美關係仍然緊張的大局下,中國企業在美國做生意並不容易,不知何時會再受到制裁,高度依賴亞馬遜、沃爾瑪及Wayfair的傲基科技在招股文件中也提醒投資者,如果中美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我們無法向閣下保證日後我們的業務將不受影響。」公司也明言,美國政府可能不時實施可能對公司行業造成不利影響,或導致第三方電商平台政策出現變更,甚至影響公司的產品進入美國。 2012年至今,傲基科技完成4輪融資及8輪股權轉讓,當中投資者包括景林、深圳創投及紅杉等,每股代價從0.66元一直增至16.8元,翻了24.5倍,而按最後一輪融資每股售價16.8元計算,估值高達64.68億元。不過,港股今年表現疲軟,包括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京東(9618.HK; JD.US)等電商巨頭股價今年均錄得跌幅,如果傲基科技如果希望以理想估值登陸港交所,估計要花費一番功夫來說服投資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drug developer has raised around $400 million in seven rounds of financing. But after burning through cash, the company needs fresh capital to sustain its work on AI-assisted drugs.

AI製藥燒錢迅速 英矽智能再衝港股

這家AI製藥企業已經完成了7輪融資,合計集資約4億美元,但其燒錢速度亦十分驚人,急需在更大的資本市場融資「續命」 重點: 英矽智能去年收入按年增長70%,達到了5,118萬美元,其中有3,900萬美元來自藥物開發項目的對外授權 該公司目前還未有任何一種人工智能輔助開發藥物通過三期臨床試驗,若研發進展不順,將大幅影響公司市值   莫莉 在去年6月遞交的招股書失效之後,AI製藥企業英矽智能近期更新招股文件,將與2023年底赴港申請上市的同行晶泰科技爭奪「亞太AI製藥第一股」的名號。 英矽智能成立於2014年,是一間AI驅動的生物科技公司。在最新的招股書中,英矽智能透露,2023年的收入按年增長了70%,達到了5,118萬美元,其中有3,900萬美元來自藥物開發項目的對外授權。在2023年9月和2024年1月,英矽智能接連完成兩項對外授權交易,合同金額總額最高可達15億美元,其中與Exelixis(EXEL.US)的合作,讓英矽智能可以獲得8,000萬美元的首付款,這也是亞太地區的第一個AI新藥的專利授權合作。 英矽智能的業務主要包括管線藥物開發、藥物發現服務,以及軟件解決方案服務三大領域。其中,管線藥物開發服務是支柱業務,公司通過研發內部管線候選藥物,在其對外授權或實現商業化後產生收入,該分部去年貢獻收入3,902萬美元。 藥物發現服務是與藥企等第三方合作,利用英矽智能研發的Pharma.AI平台發現與疾病有關的靶點,識別並進一步研發,從中收取服務費。軟件解決方案服務則是客戶使用Pharma.AI平台時,就該平台的存取權限收取的預付訂閱費。2023年,藥物發現服務以及軟件解決方案服務分別貢獻879.6萬美元和336.2萬美元,期間簽訂軟件客戶達50個,新增禮來(LLY.US)、諾和諾德(NVO.US)等大型藥企客戶。 在大額對外授權合作的加持下,英矽智能去年財務表現稍為好轉,除了收入上升,淨虧損也按年減少1,019萬美元至2.11億美元。不過,儘管通過多種管道獲取收入,這間技術驅動公司燒錢速度仍然十分驚人,過去三年累計虧損達到5.6億美元。 在過去生物醫藥融資活躍的時期,英矽智能依靠「人工智能+醫藥」的概念頗受資本青睞。自2014年成立以來,英矽智能已經完成了7輪融資,合計集資約4億美元,股東名單星光熠熠,包括啟明創投、創新工場、高瓴資本、藥明康德(2359.HK; 603259.SH)及復星醫藥(2196.HK; 600196.SH)等。2022年8月,英矽智能完成了IPO前的最後一輪融資,更獲沙特阿美旗下的多元化風投基金Prosperity7 Ventures領投,公司的投後估值高達8.95億美元。 截至去年底,英矽智能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1.77億美元,這個金額與不少通過港股《上市規則》18A章上市的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比較,其實已為數不少,但以英矽智能的資金消耗速度來看,可能無法維持一年的營運開支。2023年,英矽智能的研發開支為9,734萬美元,按年增長24.5%,行政開支亦高達1,734萬美元,當中包括勞工成本、股份薪酬開支等項目。 此外,公司的負債水平較高,截至2024年1月31日,流動負債總額達到8.47億美元。由此可見,管理層或急於登上港股市場,獲得更為通暢的融資管道,為眾多管線的下一步研發提供資金。 AI製藥前路未知 招股文件披露,公司旗下擁有涵蓋纖維化、腫瘤學、免疫學和其他治療領域的15款候選藥物管線,其中6種已取得新藥臨床試驗申請(IND)批准。其中,小分子候選藥物ISM001-055是英矽智能的核心產品,也是研發進展最快的管線。對於AI製藥行業來說,這款候選藥物也有重要意義,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ISM001-055是全球首款由生成式人工智能發現靶點、並設計化合物的候選藥物。 過去兩年,由AI輔助研發並進入臨床試驗的候選藥物不斷增加,但是目前還未有任何一種人工智能輔助開發的藥物通過了三期臨床試驗。部分AI設計的小分子藥物臨床研發進展不順,導致研發企業的市場估值一落千丈。2022年上市的英國AI製藥企業BenevolentAI(BAI.AS)曾備受矚目,但是其核心管線BEN-2293在II期試驗中未達到預期治療效果,公司隨後裁減一半員工,股價亦下跌超過90%。 英矽智能的ISM001-055用於治療特發性肺纖維化(IPF)的臨床項目,在中國和美國近40個研究中心同步開展二期臨床試驗,其中美國2a期臨床試驗已於 2024 年2月完成首批患者給藥,在中國2a期臨床試驗預計將於2024年第四季完成,該候選藥物的研發情況,或對公司業務前景產生重大影響。 目前港股和A股市場尚未有AI製藥企業上市,另一間衝刺港股上市的晶泰科技在2021年的最後一輪融資中,投後估值高達19.7億美元,比英矽智能高出一倍有餘。與其他AI製藥公司相比,英矽智能不僅擁有自我造血能力,通過管線授權持續產生營收,還擁有進展較快的自研管線,值得投資者長期留意。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Zhongmiao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眾淼利潤率雖高企 別忽視業務及監管風險

這家由家電製造商海爾控股的保險代理公司已提交上市申請,由於主打企業保險並且採用了輕量化的成本結構,該公司盈利可觀 重點: 家電巨頭海爾集團支持的保險代理公司眾淼創科已申請在香港上市 該公司的收入基礎小,但通過聚焦利潤豐厚的企業保險,並採用輕量化的成本結構,公司利潤強勁 梁武仁 投資者對保險代理公司通常不會很感興趣,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它們往往缺乏像那些科技公司那樣吸引人的增長故事。但任何一個尋找高盈利公司的人,不妨認真考慮一下眾淼創新科技(青島)股份有限公司。 乍一看,眾淼創科最引人注目的一點是,它的多數股權由中國最著名的家電製造商之一海爾集團持有。但這家上周申請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真正的突出之處在於它的高利潤商業模式,該模式的基礎是專注於企業保險和輕量化的成本結構。 當然,眾淼創科也未能幸免於中國經濟迅速放緩的影響,近年來其收入增長放緩就表明瞭這一點。但即便如此,它仍然穩定地實現了盈利,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它高效的商業模式。 這家保險經紀公司的總收入在2023年同比增長約17%,達到1.74億元,較2022年24%的增長有所放緩。鑒於它收入基礎較小且2017年才成立,儘管收入增長速度平平,但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並且同樣重要的是,它的毛利率超過40%,以致最後的純利率達20%。 眾淼創科的銷售成本,即每1美元收入的成本,主要是向分銷渠道合作夥伴和代理人支付的推薦費和傭金。而營業支出還不到其收入的四分之一。 相比之下,競爭對手泛華控股集團(FANH.US)去年的經營開支佔據了90%以上的收入,而線上保險公司水滴(WDH.US)實際上出現了營業虧損。平心而論,泛華控股集團和水滴的規模都比眾淼創科大得多,而且業務側重點不同,這會增加運營的複雜性和成本控制的難度。 但眾淼創科卓越的運營效率似乎確實表明,有時候越簡單越好。公司的運營相當精簡,圍繞主要的保險業務展開,不依賴投資收入,投資收入在經濟繁榮時期對很多保險公司來說可能都是賺錢,但在金融市場表現不佳時卻是一種負擔。 眾淼創科還有很大一部分收入來自向企業而非消費者銷售保險。因為企業經常購買長期保單,此類保險可以成為更穩定的收入來源。針對公司的保障計劃往往也更複雜,因此保險公司的收費可以更高。 眾淼創科主要面向企業銷售的財產保險,去年的平均傭金比例接近18%,意味每收取100美元的保費,該公司能賺18美元。主要面向消費者的車險傭金,其比例則要低得多,僅為5.6%。眾淼創科同時面向企業和個人銷售的意外傷害保險,其傭金比例最高,達到30%以上。這麼高的傭金比例,意味儘管意外險在公司的總保費中所佔的份額較小,但對公司收入的貢獻巨大。 企業的側重點 總的來說,企業保險銷售佔眾淼創科保險收入的41%左右,去年的毛利率為66%。這遠高於個人保險24%的毛利率。因此,儘管企業保險的營收貢獻較小,但佔公司總毛利潤的三分之二。 眾淼創科由海爾旗下的一家實體於七年前創建,接管了海爾保險代理,該公司主要是為海爾的客戶提供服務。眾淼創科仍在向海爾銷售保險,但一直在減少對這一業務的依賴。去年,眾淼創科面向非海爾企業的銷售額,超過了來自海爾內部的貢獻。同時,面向消費者的銷售比例逐年下降,這對利潤率有利。 眾淼創科也確實存在弱點,主要是對少數承保方的高度依賴。其中,中國平安財產保險去年就佔眾淼創科收入的35%以上,前五大承保合作夥伴貢獻了近三分之二的銷售額。意味著哪怕是失去其中一個承保方,都可能給公司造成巨大打擊。 如果承銷商決定專注於自己的直接業務,競爭就是另外一個因素,尤其是對眾淼創科這樣的中間商來說。至於公司對海爾的依賴,也是一個潛在的弱點。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是,監管打壓的可能性一直都有,過去五六年里,監管部門對中國民營金融業的打壓非常常見。 撇開這些風險不談,眾淼創科最終需要證明,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它能夠在增長的同時保持利潤率,以保持投資者的興趣。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它將可吸引尋求穩定盈利公司的投資者。 目前,尚不清楚眾淼創科希望從香港IPO中籌集多少資金,也不清楚它將如何使用這筆資金。該公司從運營中產生現金,但也一直在從外部投資者那裡籌集資金。最近的一次是在2021年,從海爾員工創建的一個團體里籌集了1,400萬元,這筆交易中公司的估值約為9.3億元。 按照這個估值,根據眾淼創科2021年的淨利潤計算,其市盈率超過30倍。即便按照2023年更高的利潤計算,市盈率也遠遠超過20倍,遠高於泛華的4.7倍,但非常接近水滴的23倍。眾淼創科卓越的盈利能力,可能為其在香港上市時獲得更高的估值提供了理由。 能否以如此高的估值向投資者出售股票,可能取決於它能否讓投資者相信,它良好的利潤率從長遠來看是可以持續的。加速實現更強勁的營收增長(可能通過收購實現),也可能會增強它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Zeekr steps on the IPO acclerator

憂市況逆轉 極氪趕美上市

據報道,隨著同行估值迅速下跌,這家新能源車企正在重啓紐約上市計劃 重點: 據報道,極氪已重啓IPO計劃,並降低融資目標,在中國新能源車企前景的惡化而進一步下跌之前上市 去年,公司的汽車銷售收入,同比從上半年的150%升幅,放緩至下半年的44% 陽歌 在因市場情緒疲弱而暫停赴美IPO後,新能源車企極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突然猛踩油門,似乎想在情況進一步惡化之前上市。 這是我們根據路透社的最新報道做出的評估,報道稱公司已重啓赴紐約上市的計劃。事實上,自去年11月首次提交申請以來,極氪每個月都會定期更新招股說明書,距今最近的更新是在3月20日。 最新文件讓外界對極氪的近況有了一些瞭解,包括2023年全年的數據。更新文件顯示,極氪的銷售情況在去年下半年大幅放緩,與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整體趨勢同步 。 與此同時,極氪的勁敵如理想汽車(LI.US; 2015.US)和蔚來(NIO.US: 9866.HK)的估值也迅速縮水,因為投資者為它們的持續虧損和銷售增長放緩感到擔憂。蔚來最近跨過了一座不甚光彩的里程碑,市銷率(P/S)正式跌破1倍,目前只有0.97倍。市銷率1倍本來沒有什麼可以說,但對於一家自認為處於熱門增長領域的公司來說,低於這個數字就相當尷尬。理想汽車的市銷率高於1倍,目前為1.84倍,但如果最近的趨勢持續下去,它可能很快也會跌破這個數。 鑒於極氪的情況與蔚來類似,它1倍的市銷率似乎是合適的,以此計算,按照最新招股說明書中的2023年銷售數據,該公司的市值為71億美元。這遠低於我們去年11月首次關注極氪IPO時,進行類似分析後得出的100億美元估值結果,大約是該公司在2023年2月融資時130億美元估值的一半。 據報道,估值迅速縮水促使極氪推遲了最初的上市計劃。但現在看來,該公司正急於在估值進一步下滑之前登陸資本市場。據路透社報道,極氪的籌款計劃已從之前10 億美元或以上的目標,降至5億美元左右,可見市場情緒不斷惡化。 此次IPO正值中國企業赴美上市整體疲軟之際。一季度,此類上市僅籌集資金4,690萬美元,低於上年同期的4.28億美元,成為2017年以來最慢的第一季度。 事實上,最近境外上市中國股票整體顯示出一些新的活力跡象,中國ETF-iShares MSCI (MCHI.US) 較1月底的近期低點上漲約10%。但由於對中國經濟快速放緩,以及西方限制進口中國製造的新能源汽車的擔憂,新能源汽車股逆勢而跌。反映這一點的是,近期在海外上市的中國股票上漲,而同期蔚來的股價卻下跌了約30%。 銷售放緩 極氪進入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較晚,直到2021年10月才推出首款車型。它的最大優勢是擁有一批頂級支持者,其中以吉利汽車為首。吉利是中國領先的民營汽車製造商之一,除吉利品牌外,還擁有沃爾沃和路特斯等品牌。極氪的歷史其實可以追溯到2021年之前,但在那之前,它的所有收入都來自銷售電池和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主要是賣給吉利旗下企業。 公司目前有四款車型在售,包括最初的Zeekr 001。招股說明書顯示,最新款是極氪高檔轎車車型,去年11月發佈,今年1月開始交付,目標客戶是“精通技術的成年人和家庭”。該公司認為自己是一個高端品牌,售價一般不低於30萬元,與蔚來的定位類似。 公司在2022年取得爆炸式增長,因為它在2021年10月才開始交付產品。去年的增長更能反映它未來的潛力,全年總收入從2022年的319億元增長到517億元,增幅達62%。以半年為單位,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後會發現,它的收入增長從上半年的136%大幅放緩至下半年的33%。 新能源汽車銷量目前約佔該公司總收入的三分之二,其增長趨勢也出現了類似的放緩,從去年上半年的約150%降至下半年的44%。 一個略顯積極的趨勢是,公司去年的新能源汽車銷售收入增長了72%,超過了汽車交付量65%的增幅,這表明公司每輛車獲得的收入增加了。這一點意義重大,因為隨著銷售開始放緩,去年很多新能源車企大部分時間都在降價。但這也可能反映出,在最初的Zeekr 001之後,極氪正在推出越來越高檔的車型,而Zeekr 001的起步價為30萬,處於目標區間的底部。 該公司表示,今年的目標是交付23萬輛新能源汽車,這幾乎是2023年交付的118,685輛的一倍。招股說明書中的數據顯示,公司在年初的銷量有望達到這一增速,1月和2月的總銷量同比增長134%,達到20,047輛。但在市場放緩的情況下,這種增長將越來越難以維持。 總言之,極氪的前景及中國新能源車企的總體前景正迅速失去動力。這可以解釋為什麼該公司突然如此急於重啓上市,它最終籌集到的資金甚至可能低於已經調低了的5億美元目標,因此估值可能會遠低於100億美元。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ProfoundBio to be bougth by Genmab

普方生物賣盤 中國藥企的出路?

最近多家中國相關的創新藥企被大型外國買家收購,該公司是其中最新一員 重點: 抗癌藥物製造商普方生物宣佈,丹麥公司Genmab將以18億美元收購它 這是過去四個月里第四家被外國公司收購的中國相關創新藥企       陽歌 在單打獨鬥多年後,中國創新藥企可能終於開始意識到,有個富裕的金主來料理自己的財務會輕鬆得多。普方生物成為其中最新一員,該公司上周宣布,丹麥公司Genmab A/S(GMAB.US)將以18億美元現金收購它。 過去四個月里,突然出現了一連串涉及中國創新藥企的類似交易,這是其中的最新一筆。一開始是英國巨頭阿斯利康(AZN.L)去年12月,宣布將以高達1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亙喜生物。此後,至少又出現了三筆涉及收購中國藥企的交易,包括普方生物這筆交易在內,總交易數量已達到四筆。 今年才過去幾個月,意味著在今年剩下的時間里,我們很可能還會看到更多這樣的交易。我們稍後再來細說每一筆交易,它們中既有上市公司,也有非上市公司。但首先,我們來看看是什麼推動了這一新趨勢,以及為什麼花了這麼長時間這個趨勢才開始出現。 之前中國創新藥企基本上不會出現在外國股票市場上,直到2018年香港修改規則,允許此類公司上市(現在這類公司多數在香港上市)。在改變規則之前,香港要求大部分公司必須實現盈利才能在主板上市,而這個條件幾乎所有初創藥企都達不到。 規則變化推動大量公司在香港上市,也帶動了少量公司在美國上市,比如亙喜生物。這些公司大部分是研發前沿藥物的,其中很多藥物使用新一代高度靶向性療法來治療癌症。 在西方,此類公司通常會通過私人渠道獲取資金,直到研發的藥物進入後期臨床試驗階段。到那時,如果結果看上去很有希望,像阿斯利康這樣財力雄厚的大藥企,通常會介入並收購這些規模較小的初創公司,這些初創公司的投資者則會獲得可觀的利潤。 但中國的情況有所不同。很多旗下藥物前景明朗的中國公司不是把自己賣給大公司,而是選擇自己上市,為耗資巨大的藥物研發提供資金。它們之所以能這麼做,是因為股市投資者願意以高估值購買它們的股票,即便大部分公司還需要數年才能盈利。 香港改變規則後不久,投資者對這些公司興趣濃厚,但過去三年里,濃厚興趣轉變成了悲觀情緒,導致許多上市藥企的股價暴跌。最初看好它們部分源於對中國市場寄予厚望,很多公司都計劃在中國銷售自己的藥物。 事實證明,這些希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中國通常要求提供大幅折扣,才會將藥物納入多數中國民眾的醫保。這一現實,加上新藥研發耗資巨大,導致很多公司的盈利被推遲數年。與此同時,股票買家對這些公司的耐心和興趣都在迅速減弱。 中美混血 瞭解了這個背景後,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Genmab計劃收購普方生物的交易。儘管普方生物自稱總部在西雅圖,但它與中國有著密切的聯繫,因此是一個中美混血兒。公司把它的研發中心放在了蘇州。該公司成立於2018年,趙柏騰是聯合創始人、董事長兼CEO,他本科畢業於北京大學,在得克薩斯大學獲博士學位。 公司有三款藥物處於臨床試驗階段。其中,最先進的藥物是rinatabart sesutecan (Rina-S),這是一款用於治療卵巢癌和其他實體瘤的尖端抗體藥物偶聯物(ADC)。該藥目前處於二期臨床試驗階段,並在今年1月獲得了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快速通道資格,這將有助於更快地將其推向市場。 就在兩個月前,普方生物宣佈完成了1.12億美元的B輪融資。公司的投資者包括奧博資本和禮來亞洲基金,後者是美國制藥巨頭禮來(LLY.US)在亞洲的風險投資公司,最近宣佈的幾家中國公司收購交易中都能看到這兩家公司的名字。 另外兩筆收購都是上個月宣佈的,全是非上市公司。腎臟藥物製造商信瑞諾表示,將被瑞士制藥巨頭諾華 (NOVN.SW)收購,但沒有透露收購條件。在另一筆交易中,精准癌症治療藥物製造商葆元醫藥表示,將以全股票交易方式被Nuvation Bio Inc. (NUVB.US) 收購。葆元醫藥表示,作為交易的一部分,它將持有Nuvation約33%的股份,按照Nuvation目前的市值計算,葆元醫藥的估值為2.4億美元。 這些交易涉及的金額各不相同,從葆元醫藥的2.4億美元到普方生物的18億美元,範圍涵蓋了大多數上市中國藥企的估值。四筆交易中有三筆涉及非上市公司,這一事實似乎表明,IPO前的制藥商可能是更受歡迎的收購目標,這可能是因為它們更需要現金。 但上市公司也可能越來越多地成為收購目標,因為許多公司發現,要讓股市投資者繼續拿錢為它們的虧損業務埋單變得越來越困難。這類被收購的目標,可能包括與禮來等外國公司有關聯的藥企,例如1月在美國上市的博悅生物(AVBP.US)和去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宜明昂科(1541.HK)。 這些公司大多擁有前景不錯的藥物,對於現金充裕的大型買家來說,這些藥物將成為其產品組合中的重要補充。現在,這些中國初創藥企終於意識到,單靠自己的力量建立一家新的制藥公司是相當困難,而把自己賣給一個有錢的支持者往往會容易得多,因為後者可以為它們的虧損運營埋單。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Guofu Hydrogen files for IPO

國富氫能成功與否 還看技術突破

這家新能源公司已申請在香港上市,它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氫氣運輸和加氫設備 重點: 2021年至2023年,國富氫能的收入雖穩步增長,但三年合計虧損2.38億元 該公司需要在制氫和氫氣存儲方面取得技術突破才能取得長期成功  陳竹 中國已把發展氫能作為國家優先事項。當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時,意味著任何願意參與的公司都可以賺取豐厚的利潤。隨著中國政府要在本世紀中葉實現碳淨零排放,因而在過去幾年大力發展清潔能源。 政府的政策催生了越來越多的氫能創業公司,其中一些公司現在尋求上市,欲從對該行業的投資者那裡籌集資金。江蘇國富氫能技術裝備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其中最新的一家,該公司上周提交了在香港上市的申請。而就在它提交申請的一周前,上海重塑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也提交了赴港上市的申請。 國富氫能成立於2016年,生產用於製造、存儲和運輸氫氣的專用設備。其主要客戶是清潔能源生態系統中的很多公司,包括燃料電池系統集成商、汽車製造商、能源公司和城市公交運營商。 然而,儘管經過政府的多年支持,氫燃料的採用率卻相對較低,導致國富氫能及其同行的銷售額不高。上市文件顯示,該公司去年銷售額僅5.22億元,較2022年的3.59億元增長了45%,2021年的銷售額為3.29億元。 與新興領域的許多初創公司一樣,國富氫能尚未實現盈利,不過過去三年的虧損相對較小。該公司的淨虧損從2021年的7,100萬元增至2022年的9,400萬元,去年又回落至7,300萬元。 公司已獲得多輪融資,主要來自東方江峽、金浦投資、遨問創投、錦泰金泓和湧鏵投資等二線投資者。今年2月,暨陽氫能出資2,000萬元收購了該公司0.52%的股份,表明它當時的估值約為38億元。 這意味著國富氫能距離“獨角獸”(指估值10億美元或以上的公司)的地位還很遠。但按照這個估值,它的市銷率為7.3倍,對於這種成長型公司來說,看起來還是相當不錯的。 雖然國富氫能宣稱自己是氫能價值鏈的領導者,但仔細研究它的產品目錄就會發現,這家公司缺乏氫能製造和存儲的很多核心技術。它的四個主要產品類別主要集中在氫氣運輸和加氫設備,而不是更關鍵的、技術密集型的制氫和液化設備上。 說實話,製造氫氣運輸和加註設備並沒有那麼複雜,真正的挑戰在於這種燃料的實際製造和存儲。生產涉及對水進行分解或從天然氣中提取氫氣,而存儲則需要通過將氫氣冷卻至極低的溫度進行液化,成本昂貴。 專注技術含量不高的設備 國富氫能顯然專注於運輸和加氫這兩類技術含量不高的設備,它們在2023年貢獻了81.2%的收入。其餘的收入來自銷售氫氣液化和液氫儲運設備,這些設備在很大程度上仍處於試驗階段。 儘管進行了多年的投資,但該公司在開發制氫和儲氫技術方面並未取得重大進展。上市文件顯示,過去三年公司的研發費用保持相對穩定,從2021年的4,200萬元微降至2023年的3,900萬元。 國富氫能面對的挑戰反映出中國氫能行業面臨的普遍困境。儘管政府推動氫能行業發展的時間相對較長,但該行業尚未起飛。 目前的補貼主要集中在對終端用戶的資金支持上,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提供了此類激勵措施。自去年以來,支持步伐有所加快,各地紛紛出台具體措施來推廣這種能源。例如,瀋陽的一個區已經開始為購買氫動力汽車的人提供財政補貼,每輛車的補貼金額從50萬元到105萬元不等。 儘管有這些補貼,但氫動力汽車目前是氫能源最重要的應用場景,一直發展緩慢,這與近來鋰電池驅動的電動汽車的快速發展形成了鮮明對比。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數據,2023年中國氫動力汽車的銷量僅為5,800輛,與全年3,000多萬輛汽車的銷量相比,這個數字可以忽略不計。 雖然在整個氫能領域,國富氫能的技術可能並不領先,但就產品的市場份額而言,國富氫處於領先地位。上市文件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顯示,該公司在它生產的主要的氫氣運輸設備的兩個子市場中佔有約30%的份額。 然而,這些領域的進入門檻相對較低,這意味著它的地位可能很快就會發生變化。而國富氫能目前的領先地位並不穩固。比如,該公司去年在車載高壓供氫系統的市場佔有率為30.4%,並沒有領先第二和第三的競爭對手多少,後兩者市佔率分別為24.6%和22.9%。 除了持續的虧損,投資者可能還需要考慮該公司的另一個重大風險因素:收入高度集中在有限的客戶身上。國富氫能前五大客戶貢獻的收入佔比,從2021年的44.8%和2022年的53.5%,上升到了2023年的56.7%,表明公司對一個相對較小的客戶群體的依賴性越來越大。 歸根結底,國富氫能的成功將取決於其能否在氫能“食物鏈”更為複雜的環節取得技術突破。該公司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將把通過上市籌集到的資金的一部分,用於改進制氫設備技術,但它未說明具體金額。 畢竟,制氫是最有前途的領域之一,增長潛力巨大,進入壁壘更高。預計從2023年到2028年,此類設備在中國的市場每年將增長約80%,從19億元增至642億元。在這個市場贏得可觀的份額將為國富氫能,或任何一家能夠找到安全、經濟的氫能生產方式的公司提供巨大的增長動力。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arote's strategy U-turn drives self-owned brand into bright future

卡羅特戰略急轉彎 成功開發自家品牌

受惠於戰略調整得宜,廚具品牌商卡羅特(Carote)近年業務出現爆炸性增長,公司由年青的管理層領導,正計劃通過資本市場,擴大在線零售市場份額 重點: 卡羅特過去三年收益和利潤均呈爆炸性增長,去年淨利潤由2022年的1.09億元大增118%至2.37億元 近年公司逐步將重心由ODM轉移至毛利率更高的品牌業務,去年品牌業務佔收益比重高達87.2%       羅小芹 卡羅特有限公司上周五(8日)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由法巴及招銀國際出任聯席保薦人。卡羅特的發展軌跡始於浙江卡羅特,它成立於2007年,現仍是卡羅特在中國的重要營運實體,卡羅特既是公司名,也是旗艦品牌。 卡羅特發展至今,因應市況轉變適時進行多項重要的戰略轉型,公司早期為海外品牌提供OEM服務(原設備製造商),至2013年轉而專注發展ODM(原設計製造商)業務,為國際品牌所有者及零售商設計、開發及製造定製化廚具產品。 策略改變盈利上升 2016年卡羅特進行一項影響其長遠發展的戰略轉型,就是推出自家品牌「卡羅特」,初期借助內地電商平台銷售卡羅特品牌,翌年透過Amazon(AMZN.US)將銷售網絡擴大至北美,迄今已於中國、美國、西歐、東南亞及日本等地的線上廚具市場建立一定銷售份額。 根據上市申請文件顯示,卡羅特於2021年、2022年及2023年的收入分別為6.75億元、7.69億元及15.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53%。其中,品牌業務收入由2021年的2.83億元激增至2023年的13.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121%。 從收入佔比看,2021年ODM與品牌業務收入佔比為58:42;至2022年品牌業務已「反客為主」,佔收入比重提升至69%,2023年進一步提升至87.2%,而更重要的是,品牌業務毛利率遠高於ODM,造就公司過去兩年淨利潤三級跳。 2022年品牌業務和ODM的毛利率分別為45.9%和13.3%,2023年兩者毛利率分別為39.2%和11.8%,可以看出品牌業務為公司帶來更大的增益,另2023年兩者毛利率出現下跌,主要是為了吸引更多客戶及維持競爭力,公司下調若干產品價格所致。 隨着品牌業務的收益佔比不斷提升,毛利率亦大幅改善,去年淨利潤同比增長118%至2.37億元,高於收入同比增長的106%。 美國收入急增 還有的是,2023年品牌業務中,美國收益由2022年的1.22億元大增逾5倍至7.4億元,收益佔比增至46.8%,中國收益由2022年的2.73億元僅增18%至3.23億元,收益佔比為20.4%,2023年中國業務表現落後美國,這已是一般公司所面對的情況。 家電製造商JS環球生活(1691.HK) 今年初發盈警,原因之一便是中國市場業務受行業競爭加劇、渠道加速變化、內外銷收入結構變化、 優勢品類收入仍未企穩等不利因素影響。 美國早於2022年初便開始疫後重啟,經濟復常也早於中國,令專注美國業務的公司率先獲得甜頭,雖然去年美國市場的競爭已轉趨激烈,但中國經濟也未如預期般復蘇,特別是中國內需疲軟,房地產銷售低迷,拖累家用廚具或家電的銷情,所以美國業務仍然為企業帶來更多機會。 最後是生產模式的改變,公司於2022年2月決定放棄由合資格合作夥伴的外包製造和內部生產相互結合的生產模式,完全轉向外包及輕資產,一方面改善毛利率,另方面能夠更靈活地調動企業資源,部分原因是應對近年各國不同形式的貿易保護政策。 第二代接棒 卡羅特經歷多項重大戰略轉型,都與年輕化管理層加入的時間重疊,這反映公司交棒過程無縫連接,不但沒有影響公司發展步伐,新人初擔大旗後亦沒有冒進的通病,而是遵循市場需要制訂合適的戰略部署,須知道廚具行業競爭非常激烈,入行門檻不低但也不高,若然要押注這間行業的新勢力,最大理由是管理層的素質。 卡羅特的前身浙江卡羅特,由李惠平及章之慧兩位創始人於2007年創立,李惠平女兒呂伊俐與章之慧兒子章國棟於2011年同時加入公司,其時兩人均約23歲,至2013年李惠平將其55%持股以275萬元代價轉讓予呂依俐,而這一年正是卡羅特由OEM服務轉而專注發展ODM業務的重大轉型期間,至2019年另一位創始人章之慧亦將其45%持股以同樣估值,即225萬元代價,轉讓予章國棟。 有趣的是,章國棟與呂伊俐,亦即是目前卡羅特的控股股東兼執行董事,兩人已結為夫妻,即是說李惠平及章之慧兩位創辦人由合作伙伴變成親家,親上加親。目前章國棟為公司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制定業務策略,呂伊俐則為首席產品官,主管產品開發,各有分工。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