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HK
Chow Tai Fook's first quarter sales rise 12%

上周伊朗的無人機襲擊以色列後金價飆升至歷史新高,這家中國領先的珠寶銷售商能否從中受益

重點:

  • 周大福今年前三個月的銷售額增長12.4%,高於公司截至2023年9月的中期的6%收入增長 
  • 作為中國最大的上市珠寶商,周大福可能會從近期金價升至歷史新高中受益

譚英

在痴迷於黃金的中國,周大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1929.HK)位於香港中環的展銷廳,是一個如夢境般的地方,展示了這種貴金屬的許多不同面貌,從沈甸甸的黃金飾品,到小巧的迪士尼主題兒童耳環。

公司1929年在廣州成立,並於1956年推出了999.99%的純度標準,這一標準隨後被香港政府採用,從而改變了整個行業。現在,隨著金價上漲,屢創歷史新高,該公司希望能乘上這股東風。從上周發布的最新經營數據來看,公司今年前三個月的增長相對強勁,似乎已經從這一波漲勢中獲益了。

公司表示,在截至3月底的三個月里,中國內地零售值增長了12.4%,內地市場佔比88.6%。另外兩個主要市場香港和澳門的銷售額也增長了12.8%。

根據國家統計局本週公佈的數據,今年前三個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了4.7%,達到120,327億元,增長速度遠不及周大福的增速。

然而,消息也不全是樂觀。在這三個月里,周大福在中國內地同店銷售同比下跌2.7%,同店銷量同比下降6.9%。在香港和澳門,同店銷售和銷量都增長了4.5%。

這次公布的最新數據相對有限,不包括實際銷售數據或其他財務指標。但這些數據確實反映了公司的銷售趨勢,可以作為衡量中國黃金和珠寶市場整體情況的標準。

黃金價格在過去四年里上漲了48%,而同期利率也在上升。這讓一些分析機構認為,加息可能會推高金價,就像上世紀70年代一樣。當時,由於美聯儲試圖抑制通脹,美國短期利率上升,黃金價格也隨之大漲,與現在的情況類似。

金價上漲可能會讓周大福這樣的黃金銷售商受益,當它公佈截至2024年3月整個財年的詳細業績時,投資者會尋找更多這方面的信號,這份財報很有可能在6月份公佈。

周大福從成立之初到現在,已經走過了很長一段路,已成為中國珠寶市場的一種 “金標”,其中黃金珠寶是其主打產品之一。創始人周至元的女婿鄭裕彤將公司發展成為一家現代零售商。鄭裕彤91歲去世後,他的兒子鄭家純接過了公司的領導權。

對衝經濟的不確定性

過去兩年,由於人們認為黃金可以對衝經濟的不確定性,加上全球利率如果像許多人預期的那樣開始下降,其他投資的回報可能會降低,所以金價不斷上漲。

在周大福的最新季報中,更值得關注的數字包括中國內地鑲嵌珠寶、鉑金及K金首飾同店銷售下降19.5%,而在香港和澳門該類別降幅更大,達到27.2%。這可能反映了在疫情後經濟增長放緩的時代,人們對珠寶首飾的需求有所下降。

但內地黃金首飾及產品類別的同店銷售表現較好,增加3.4%。在港澳,銷售情況更佳,漲幅達16.6%。在這三個月里,該公司關閉了88家門店,但在截至2024年3月的整個財年中,仍增加了153家門店,門店總數達到7,548家。

截至去年9月的前六個月,公司錄得營收同比增幅為6%,總銷售額為495億港元,而最近一個季度,兩位數的銷售額增幅明顯高於這一數字。在截至2023年3月的上一財年,該公司的銷售額實際上下降了4.3%,至947億港元,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令全國零售商陷入困境。

公司截至9月的六個月,利潤增長了27%達到45.5億港元,毛利率上升1.3個百分點,至24.9%。

市場並未從周大福的最新數據中發現太多亮點。自消息公佈以來,該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周內下跌10%,自今年年初以來已經下跌了13%。1,000億港元的市值使其成為全球第12大奢侈品公司,排在它前面的是Prada(1913.HK;PRPO.F),後面是Pandora(PNDORA.CO)。

公司的市盈率為16倍,低於Pandora的20倍和Prada的26倍。但它遠遠領先於規模較小的中國同行周生生(0116.HK)的5倍,後者也是源自廣州,成立於1934年,並在1973年成為香港第一家上市的黃金珠寶公司。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Laopu Gold Pivots to Hong Kong After A-Share Market Challenges

闖A股失利轉港股 市憂老鋪黃金雙高

兩次申請深圳A股上市無功而還下,老鋪黃金將目光轉向香港市場,近日第二次向港交所遞交文件 重點: 集團去年賺4.16億元,較2022年升3.4倍 毛利率遠高於同業,中證監曾表示質疑 劉智恒 金價近兩年因地緣政治問題而受惠,去年底衝破每盎斯2,000美元大關,踏入2024年更勢如破竹,短短四個多月已升逾一成半,乘著金價持續向好,從事黃金產品設計、生產及銷售的老鋪黃金股份有限公司趁勢再度爭取上市。 公司以古法黃金為賣點,主要是結合現代設計及古典工藝去打造產品,特點是 產品具有啞光、磨砂及中國古代宮廷風格,並用上至少兩項中國黃金協會的傳統手工藝標準,技術包括摟胎、捶揲、鏨刻、鑲嵌、琺瑯及花絲等。 老鋪黃金雖然有「老鋪」兩個字,但老鋪其實並不老,說到創立年期,遠遠及不上周大福(1929.HK)的95年及周生生(0116.HK)的90年歷史,在黃金行業中充其量只是一名小孩。2009年徐高明透過其創立的公司”金色寶藏“,推出首家專注於銷售古法黃金珠寶的門店 ,至2014年將老鋪黃金的商標註冊,2016年正式成立,並將金色寶藏的黃金業務、相關資產及負債轉至老鋪黃金。 截至2023年底,集團在內地開設32家自營分店,分布13個城市,大部分為一線城市。集團的店均收入約9,390萬元,按年上升達兩倍。  2021年至2023年,集團的收入分別是12.65億元、12.94億元及31.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58.6%。並錄得淨利潤1.14億元、9,450萬元及4.16億元。 A股上市折㦸沉沙 2020年6月時,老鋪黃金已申請在深圳A股上市,至2021年不獲深交所批准。2022年轉用中信建投為保薦人,完成上市前輔導後,於2023年6月再向監管機構申請,但一個月後就撤回。 A股市場兩次碰壁,老鋪黃金將目光轉而至香港市場,去年11月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但遲遲未獲批核。這次捲土重來,準備工夫十足,集團四月時在香港廣東道開設大型旗艦店,作為上市前推廣宣傳,增加市場認知。 事實上,近半年黃金市場大好,加上內地近年流行國潮,古法黃金更受到一定歡迎。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銷售收入計算,古法黃金的市場規模從2018年的130億元急升至2023年的1,573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高達64.6%,預計到2028年,規模將可達到4,214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達21.8%。 毛利率一騎絕塵 在有利的大環境下,老鋪黃金去年交出一份讓人眼前一亮的成績表,盈利按年大增逾三倍。不過,市場就對於集團忽然好起來的表現有所懷疑,其中最引人爭議是毛利率。2021年的看利率為41.2%,其後兩年均為41.9%。而同業如周大福最新業績只是24.9%,周生生及六福(0590.HK)等,也是在27%水平。大家感到奇怪,為何行業龍頭都是在20多的水平,老鋪黃金有何能耐做出如此高的毛利率? 質疑之聲亦非無的放矢,集團首次申A股上市時,中證監其中一大疑問,就是針對老鋪黃金的毛利率,認為與市場同業比較,似乎有不合理地偏高。老鋪黃金解釋,因為以古法打造黃金,工藝水平遠較一般金飾為高,故售價可相應提升,毛利率遂能處於較高水平。 周轉日數大降百五天 另外,對於老鋪黃金的存貨周轉天數,市場也有疑問,2021至2023年間,集團的周轉天數分別為357、383及205天。從最近一年的205天看,相對於六福中期業績公布的190天接近,更較周大福的312天為優,按理沒問題。 然而市場就指,為何集團去年的存貨周轉天數,可大降超過五成,是否為上市作準備,將賬目作出調整。畢竟其它同業的周轉天數較穩定,而老鋪黃金卻突然大幅轉好。老鋪黃金解釋,主要是2021及2022年受到疫情影響,而去年疫後復常,加上銷售增長提升,令銷售天數得以大減。 老鋪黃金去年存貨量總金額大升,達到12.67億,較2022及2021分別高57%及64.5%,我們可以理解之前是受疫情影響,去年業務改善,集團要準備更多存貨量。但問題是業務大幅增長的時候,經營現金流反倒錄得負數,去年現金淨流出2,920萬元,相反2021及2022年分別有淨現金流入1.02億及1.48億元。集團解釋,其中一大原因是存貨及貿易應收款增加所致。 老鋪黃金去年業務增長及數據均表現亮麗,具有一定投資價值,但也有一些審慎的投資者提出問題,為何你做到,行業龍頭反做不到?正如英文有一句話:Too good to be true。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KE Holdings, which operates a network of well-known green “Lianjia” property brokerage shops, suffered in the resulting slowdown due to its dependence on transactions to drive revenue.

快訊:貝殼控股收入減 新業務表現理想

最新:房地產交易平台貝殼控股有限公司(BEKE.US; 2423.HK)周四宣布,首季淨收入減少19.2%至164億元,非國際會計準則的經調整利潤減少60.9%至13.9億元。 利好:該公司期內非房產交易服務收入大增112.9%,佔總收入比例提升21.7個百分點至35%,反映公司的轉型策略取得成效。 值得關注:存量房及新房業務收入減少,加上銷售及行政費用上升,是該公司利潤減少的主因。 深度:在中國官方「房住不炒」政策下,樓市成交量大幅下跌,加上不少高負債房企資金鏈斷裂,經營中國知名「鏈家地產」中介店鋪網絡的貝殼控股,樓宇銷售相關收入也受到重大影響。為應對困境,貝殼董事長兼CEO彭永東近年把業務擴展到家裝家居及房屋租賃業務,隨着這兩項新業務的收入持續上升,抵銷了部分中介業務的收入損失。 市場反應:貝殼控股周五股價下挫,中午收市跌10.5%至44.25港元,處於過去52周的中間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ATRenew boost tie-up with JD.com

政策利好加京東助力 萬物新生收入持續增長

公司一季度收入增長27%,隨著國家循環利用體系的升級,預計公司未來會取得持續增長 重點: 萬物新生一季度錄得強勁的收入增長,並預測隨著循環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二季度會取得相若的增幅 公司的股價較2月初的低點上漲了一倍多,與在美上市中國公司近期普遍上漲的步伐一致 陽歌 沒有什麼比政策支持更能帶動公司的業務了,尤其是這家公司的主要股東,恰好是中國頂尖的電子商務公司,他們亦正全力擁抱發展循環經濟的政策。 作為中國領先的回收企業,萬物新生(RERE.US)現在正好站在這樣的風口上。儘管很多中國企業在經濟不確定性的環境下表現不盡如人意,萬物新生周一的財報還是顯示一季度的收入繼續強勁增長。公司還稱,通過完善自動化檢測中心以提高效率,利潤率得以提高。上季度公司在2021年IPO以來首次錄得淨利。而本季度再次錄得虧損,不過仍保持了non-GAAP盈利。 中國經濟在多年高速增長後逐漸放緩,隨之而來的不確定氣氛實際上對萬物新生有利。公司表示,越來越多的消費者用舊電子產品及黃金和奢侈品等換取現金,使公司有充足的商品庫存來維持業務運轉。與此同時,注重價值的消費者也越來越願意購買二手產品,尤其是來自萬物新生等主要供應商的產品。 “在國家和各城市激勵政策的推動下,以舊換新正在成為促進內需的重要抓手,”萬物新生創始人兼董事長陳雪峰在公司最新業績公告中表示。“我們看到用戶對於參與以舊換新的熱情提升,並對愛回收的回收交付能力給予更強的認可。” 從政策的角度看,今年開局良好,習近平主席在2月的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上呼籲,加強消費品和設備的回收利用。這些指示很快就變成了行動,國務院發布推動大規模消費品以舊換新的方案。隨著政策自上而下的推進,地方政府也作出迅速跟進,制定了各地的行動方案。 採取行動的不止地方政府,中國的主要企業也紛紛響應行動號召。其中之一是電商巨頭京東(JD.US;9618.HK),它是萬物新生的大股東,擁有其34%的股份和兩個董事會席位,電子產品是京東的一大產品領域, 陳雪峰表示,京東已開始“對二手交易業務給予更多關注”,並宣佈推動消費類電子產品以舊換新的方案,其中包括在未來3年投入30億元的補貼計劃 。他指出,作為京東“獨家二手消費電子產品供應鏈合作夥伴”,萬物新生將受益於京東對回收業務的重視及力度的加強。今年一季度,公司來自京東的以舊換新的回收額同比增長43%。 股價反彈 對於萬物新生的最新業績,至少在財報公佈當天,投資者似乎並不特別滿意,萬物新生的股價在週一的交易中下跌了4.2%。但更重要的是,該股已經從2月初的低點上漲了一倍多,從2月5日的收盤價1.03美元上升到本週一的收盤價2.71美元。大背景是中概股近期也在持續反彈,中國ETF-iShares MSCI從1月底的低點上漲了逾30%,當然不同公司的漲幅不一。 即使在反彈之後,萬物新生的市銷率(P/S)仍然只有0.34倍,根據分析機構對今年的預測,它的市盈率(P/E)為8倍。萬物新生的市銷率略低於二手服裝銷售商Rent the Runway(RENT.US)的0.41倍,也不及The Realreal(REAL.US)的 0.81倍。 萬物新生最近股價大幅上漲,說明一些重要機構開始發現這支股票。它目前的重要股東包括摩根士丹利和瑞銀等大型投行,兩家投行各自持有其1.3%的股份。根據雅虎財經的數據,貝萊德也持有0.4%的股份。 萬物新生繼續利用與京東和蘋果 (AAPL.US)的重要合作夥伴關係,一季度收入增長27%,從去年同期的28.7億元增至36.5億元。iPhone官方回收是萬物新生業務的主要組成部分。公司表示,二季度將保持同樣的增速,總營收將達到36.7億元至37.7億元,以中值計算的同比增長速度約為26%。 在多項業務改進中,翻新業務取得強勁增長,與簡單地購買和轉售回收產品相比,該業務帶來的利潤更高。它表示,一季度來自翻新設備的收入達到2.82億元,約佔產品總收入的8.5%。與去年第三季度相比,數字穩步改善,當時這個數字總計約為2億元,佔產品收入的6.8%。 過去兩年,公司還一直努力將自己打造成多品類的回收專家,不僅涉足電子產品,還包括奢侈箱包、黃金甚至名酒等等。公司表示,一季度這部分業務的交易額同比翻了兩番,達到6億元。陳雪峰還指出,奢侈品回收的成交用戶中,18%的用戶在30天內會完成其他品類的回收。 萬物新生還通過一系列其他措施提高效率,包括減少中間商;在城市層面而不是全國範圍內開展更多的回收工作;推進檢測過程自動化,以降低勞動力成本和減少人為錯誤。 這些努力幫助公司將一季度的non-GAAP經營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1.5%提高到2.2%。在調整後的non-GAAP基礎上(不包括與員工股票薪酬、攤銷成本),公司仍保持盈利。最新一個季度的non-GAAP淨利潤為2,070萬元,低於去年同期的5,010萬元。在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首席財務官陳晨解釋說,因為認購了一家有戰略協同的生態鏈企業的IPO股票,其股價下跌對萬物新生造成了一次性負面影響。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loks files for IPO

廉價IP玩具策略奏效 布魯可實現爆炸性增長

這家中國頂級玩具製造商已申請在香港上市,公司從幼兒益智產品轉向兒童和青少年的收藏品,實現了爆炸性增長 重點: 不久前轉向廉價拼搭角色類玩具後收入飆升,總部位於上海的布魯可希望以此吸引投資者參與它在香港的IPO 2023年GMV增長170%、今年一季度收入增長兩倍多,布魯可自詡為“全球增速最快的規模化玩具企業” 譚英 中國曾是它們的最愛,不過近來,由於擔心成本上升和中美緊張局勢加劇,跨國玩具製造商一直縮減在中國的生產規模。但對中國國內的玩具市場來說,現在的時機似乎更好,隨著消費者在不確定性日益加劇之際尋找價格便宜的娛樂,角色類玩具和收藏品迎來了春天。 總部位於上海的布魯可集團有限公司正試圖借助國內玩具市場崛起這股東風在香港上市,並於5月17日提交了上市申請文件。據財經雜誌IFR報道,公司在上一輪股權交易中估值約為72億元,可能會上市籌集超過3億美元的資金。對持有公司近60%股份的創始人朱偉松來說,這不僅僅是娛樂和遊戲。 這個金額可能會讓公司成為香港IPO市場的“佼佼者”。今年,香港IPO市場低迷,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IPO是珍珠奶茶製造商茶百道(2555.HK),它上個月集資3.32億美元。 布魯可將成為自2020年12月泡泡瑪特(9992.HK)在香港上市集資6.76億美元以來(當時市場一片繁榮),最大的玩具企業IPO。從收入來看,布魯可要比泡泡瑪特小得多,其2023年收入僅為8.77億元,而泡泡瑪特的收入達63億元。但就增長而言,布魯可堪稱王者,去年收入增長兩倍,相比之下泡泡瑪特的增長幅度要小一些,但也達到了可觀的37%。 布魯可現在基本是一個“中國產、中國銷”的故事,不過直到2028年,公司都握有孩之寶(HAS.US)在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銷售變形金剛玩具的許可。出口僅佔其業務的一小部分,2023年僅為830萬元,不到總收入的1%。公司希望用IPO募集到的資金擴大全球業務,2024年前三個月公司海外收入增長76.5%,至590萬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取得上市申請文件所涵蓋的三年時間里的首次盈利,達到4,670萬元,而上年同期虧損1.25億元。過去三年,公司每年都錄得巨額虧損。一季度營收從上年同期的1.44億元躍升至4.66億元。去年,布魯可的商品交易總額(GMV)增長了170%,達到17億元,這讓布魯可自詡為“全球增速最快的規模化玩具企業”。 拼搭角色類玩具巨頭 根據上市申請文件內的第三方研究,GMV的增長使布魯可成為中國最大的玩具製造商,以及全球第三大拼搭角色類玩具企業。這個包括奧特曼和變形金剛等拼裝模型手辦在內的玩具細分市場的規模,從2019年到2023年增長了52%,去年的GMV達到1,765億元。全球玩具市場的GMV增至7,730億元,增速為22%,不到前者的一半。公司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為30.3%,超過了擁有“吃豆人”系列特許經營權的萬代南夢宮娛樂(7832.J)的20%,也高於丹麥玩具製造商樂高的18%。 那麼,布魯可如何看待中國國內的玩具市場,以及是什麼推動了這個市場的發展? 朱偉松於2014年創立布魯可。在此之前,他在2009年創立了在深圳上市的游族網絡(002174.SZ),這是一家手機和網頁遊戲綜合平台,去年的收入達16億元。布魯可創辦之初,他對公司的定位是製造類似樂高的益智玩具,主要針對溺愛孩子的母親,或許是因為產品與著名的樂高積木相似,他在業內被稱為“積木人”。 2022年的時候,朱偉松發現了一個新機遇,開始將重心轉而面向6至16歲兒童和青少年的玩具。他取得了奧特曼、精靈寶可夢、漫威蜘蛛俠、三麗鷗Hello Kitty和變形金剛等經典IP的授權,用於拼搭角色類玩具。截至2023年,布魯可擁有130款面向6歲以下兒童的玩具、243款面向6至16歲群體的玩具、18款面向16歲以上人群的玩具,大部分來自變形金剛和奧特曼系列。布魯可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授權IP玩具,2024年前三個月,這類產品佔其總收入的84.2%。 就營收而言,其最初類似樂高積木的玩具系列已經縮水,從2021年的3.22億元(當時佔該公司收入的大部分)降至2023年的1.06億元,僅佔公司收入的12%。與此同時,它的拼搭角色類玩具迅速增長。它們產生的收入從2023年前三個月佔總收入的74.7%增加到2024年同期的97.4%,銷量的增長甚至更快,同期從480萬件增加到2,400萬件。 對於中國拼搭角色類玩具市場迅速壯大的原因,眾說紛紜。廉價的娛樂可能是其中一種解釋,尤其是中國消費者勒緊褲腰帶,減少為自己和孩子購買玩具的情況。據中國媒體報道,布魯可版的奧特曼在天貓上的售價是萬代南夢宮娛樂版奧特曼的一半。布魯可的招股書也指出其產品“極具性價比”,大眾價格的產品,平均售價為39元,而“平價”價格的產品,均價更低至19.9元。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布魯可在推出拼搭角色類玩具的同時,放棄了電子商務。其線上渠道銷售額從2021年佔總收入的52%,下降至2024年前三個月的6.7%。而對線下分銷商的利用則相反,2021年這一比例為34.2%,今年前三個月上升至91%。這似乎表明,人們在傳統實體玩具店仍然有大量消費。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