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US

這家即時互動服務供應商將分拆成兩個部門,一個專注中國市場,另一個主攻國際業務

重點:

  • 聲網表示,公司將分拆成兩部分,一個面向中國市場,另一個面向全球客戶,以便充分考慮兩個市場各自的「獨特」需求
  • 今年首三個月,該公司連續第五個季度收入縮水,這是自中國2021年整頓教育行業後,影響遲遲沒有褪去的結果

  

陽歌

2023年正迅速成為中國科技公司的「分拆年」,聲網(API.US)成為最新加入這個趨勢的公司。這家即時互動服務供應商宣佈已分拆成兩部分,一部分專注於中國,另一部分專注於中國以外的業務。

這次分拆看上去與3月那則引起了更大關注的分拆新聞類似,當時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宣佈將自己一分為六的計畫。其他幾家公司也在朝著類似的方向發展,包括自動駕駛技術公司圖森未來(TSP.US)和可穿戴設備製造商華米科技(ZEPP.US)。

有許多因素正在推動這個趨勢,包括提高營運效率的願望,這對阿里巴巴而言,是主要的催化劑之一。而對於聲網這家規模較小的公司而言,這個決定還涉及地緣政治因素,因為它認識到,中國市場對科技公司相對獨特,因為它的監管程度高於全球其他市場。另外,對數據安全的擔憂日益增加,也在推動著這個潮流,促使聲網這樣的公司明確定義各個市場,並構建護欄隔開各個市場的數據。

兩年前,聲網一度登上全球新聞頭條,當時媒體報道,它是引發轟動的社交媒體Clubhouse語音聊天室服務背後的主要技術合作夥伴之一。但在人們發現部分Clubhouse相關數據是通過聲網在中國的伺服器傳輸後,該公司很快遭到了抨擊。

聲網剛剛透露的這種分拆,或許可以解決此類問題——確保國際業務產生的數據保留在中國境外,最好是存放在聲網客戶所在國家的伺服器上。

該公司最新分拆出來的國際業務,將保留Agora的名稱,而中國業務將使用其中文名稱聲網,聲網在本周較早前公佈這個舉措及其最新季度財報時表示。目前在美國上市的聲網將成為這兩個部門的控股公司,兩個部門將獨立營運,各自有獨立的管理團隊。國際部門總部將設在加利福尼亞州的矽谷,而中國部門將以上海為總部。

「我們相信,組織架構的調整,將使我們更有針對性地應對不同市場客戶的獨特需求,並集中資源實現兩部分業務各自的戰略優先順序目標,即Agora業務重點為驅動增長,聲網業務重點為提升競爭效率,」聲網創始人兼董事長趙斌說,他在矽谷和中國都有豐富的即時互動技術工作經驗。

趙斌是Webex的創始工程師,該公司後來被思科(CSCO.US)收購。他還曾擔任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社交網路和網上卡拉OK網站歡聚(YY.US)的首席技術官,該公司以前叫YY,與Webex 一樣,開發支援即時視頻和語音互動的技術。

分道揚鑣?

聲網沒有提供任何細節,說明新宣佈的分拆會否演變成徹底的分道揚鑣,通過雙方各自上市切斷所有聯繫。但這種情況使發生,我們也不會太過驚訝,因為此舉將大大降低我們之前提到的數據安全風險。

至少就目前而言,該公司已經開始分別報告這兩個主要部門的營運指標,讓投資者更好地了解每個部門的表現,以及它們面臨的不同問題。

在2020年6月首次公開招股後,這家成立9年的公司一路快速成長,儘管它從未錄得盈利。但去年,該公司遭遇重大打擊,因為它的主要客戶群體之一,也就是中國的K-12輔導服務提供者,在2021年被中國政府禁止提供此類服務。因此,聲網的收入從去年第一季開始萎縮,之後一直在下降。

根據聲網的最新報告,這個趨勢延續到了今年第一季,報告期內公司總收入下降5.6%,至3,640萬美元。這種下滑趨勢似乎還將持續到第二季,該公司預計,在截至6月份的三個月裡,總收入將在3,400萬美元(2.4億元)至3,700萬美元之間,中值將比上年同期的4,100萬美元下降13%。

分拆後的數據顯示,中國業務仍佔公司大部分。但國際業務持續增長,迅速擴大佔比,而中國業務仍受到K-12教育業務損失的影響。

在第一季,聲網中國業務的收入按年下降14.5%,至2,130萬美元,佔總營收的近60%。國際部門的收入增長10.2%,達到1,510萬美元,不過我們也應該指出,最新的收入數字比上第一季下降了約4.4%。

該公司在控制成本方面做得很好,其營運費用比一年前下降了25.5%。因此,其非GAAP虧損(不包括基於股票的薪酬等項目)從一年前的1,690萬美元縮至910萬美元。

該公司現金充裕,截至3月底,持有4.16億美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這意味著它在短期內不會面臨現金短缺。更重要的是,如果聲網想重新獲得投資者的青睞,它真的需要在中國市場恢復動力,同時在國際市場也要實現更為強勁的增長。趙斌認為,人工智慧可能是推動在不太遙遠的將來實現這種新增長的催化劑,他指出,這種技術可以提供虛擬角色作為補充,使人類在網上體驗更廣泛的互動。

從理論上講,這聽起來不錯,但投資者仍然不太賣帳。在最新財報發佈後,該公司股價最初下跌,但第二天出現反彈。不過,其最新收盤價3.025美元仍遠低於20美元的IPO價格。在估值方面,該公司的市銷率相當低,為1.8倍,低於類似的Twilio(TWLO.US)的2.1倍,但高於8×8 (EGHT.US)的0.52倍。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

新聞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戀離鄉創博爾捷 侯正宇走上億萬之路

中國最大的臨時工供應商,希望用“零工經濟”的故事吸引投資者,但它嚴重依賴一個主要客戶 重點: 博爾捷申請在香港上市,計劃探索老年護理和家政服務,希望在快遞行業之外實現多元化 對投資者來說,這家人力資源公司最大風險,就是對單一客戶的過度依賴 譚英 侯正宇來自江蘇省洪澤縣的一個小鎮,年輕時,他一心想在上海擁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個上海媳婦。21世紀初,剛失戀的他離開家鄉,來到中國的商業中心,在一家造船廠找到了一份技術員的工作。 當家鄉的勞動部門找他幫忙,將務工人員安置在上海的外資公司時,他抓住了這個機會,當時一輛老舊的自行車和傳呼機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從上海浦東勞動局手裡,收購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東人力資源有限公司,及後成為今天的博爾捷核心。二十年後,博爾捷申請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開募股。 根據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爾捷自稱中國最大的“非傳統人力資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傳統用工平台領域的市場份額為13.2%,通過為雇主安排臨時工賺錢。招股說明書稱,公司計劃用IPO籌集的資金來拓展業務,在目前主要為快遞服務行業提供臨時工的基礎上,同時提供養老護理人員和家政人員。 2000年代中期,隨著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沿海城市外資工廠林立,侯正宇開始為它們提供職業學校畢業生,填補了一個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擴大業務,開始提供其他類型的工人,從後台稅務部門的臨時工,到工業園區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顯出自由職業者(常被稱作“零工經濟”)的作用日漸增長,他們在中國和世界各地都越來越受歡迎。這類員工對雇主來說成本更低,因為他們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時才使用。和雇用全職員工相比,這類員工給雇主帶來了更大的靈活性。 初步招股說明書中委託的第三方研究顯示,中國提供此類非傳統用工服務的市場規模,從2017年的2,830億元增長了兩倍多,達到去年的8,898億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資源服務行業的整體規模增長約一倍,從1.7萬億元增至3.5萬億元。作為非傳統用工服務供應商,博爾捷及其同行做好了準備,以滿足對臨時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們的專長。 同為就業服務提供商的看准網(BZ.US,2076.HK)更專注於白領職位,去年利潤增長10 倍,突顯了這個市場的巨大潛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獵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進而導致利潤大幅下滑,也突顯了競爭之激烈。看准網和同道獵聘也可以為博爾捷提供一些關於上市風險的警示教訓,因這兩只分別於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現在都遠低於IPO價格。 儘管人力資源服務市場整體潛力巨大,但博爾捷也有明顯的弱點。其中最大的一個是它的收入結構,過去三年中,一個未具名的客戶每年為其貢獻了85%以上的總收入。該客戶為快遞服務行業提供按需勞動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過去三年里,博爾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為9.48億元,比2022年的約10億元下降了7%,但與2021年的9.875億元相差無幾。2022年的情況略有反常,因為在疫情期間,人們時常被困在家中,許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遞來滿足,該公司因此受益於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對快遞員的需求幫助博爾捷把2022年的利潤提高到了5,140萬元,不過去年隨著情況恢復正常,這個數字下降到了3,190萬元。 在疫情的最後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揚,在2022年上升了近3個百分點,達到15.1%,然後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爾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潤下降還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糾紛的影響,主要涉及外賣騎手,導致去年支付給這些工人的賠償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來自與騎手相關的費用,過去三年每年總計在8.28億元至8.68億元間。其中,大約四分之三用於支付給外賣騎手的傭金。博爾捷自有的300名員工的成本則較低,過去三年平均在8,000萬元左右。 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實現了自給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過向三名投資者出售優先股,籌集了約1,500萬美元的資金,這些投資者對博爾捷的估值略高於10億元。 儘管中國經濟放緩帶來了挑戰,但博爾捷處於有利地位,可以從配送服務需求日益增長中受益,這些服務越來越受歡迎,為中國消費者提供從電子商務產品到外賣餐飲的各種快遞服務。國家郵政局的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同比上漲26.7%至329.6,表明消費者對快遞服務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據以往經驗,公司可能只是在試水,以摸清投資者對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歐孚科技於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們可以透過同道獵聘的1.77倍市銷率 (P/S) 和看准網9.61倍市銷率來推測博爾捷上市後的估值。如果以兩者的中間值5倍市銷率作準,它的估值將達到47億元,遠超2021/2022年最後一輪融資時的10億元估值。對於一家由一個雄心勃勃的小鎮男孩創立的公司來說,這個估值不差。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newly floated biotech can boast big-name backers and counts more than a dozen biopharma heavyweights among its customers, but it is still awash with red ink.

「AI製藥第一股」登場 晶泰科技盈利前景未明

全球收入排名首20名的生物製藥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戶,其股東背景星光熠熠 重點: 過去三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年複合增長率為66.7%,顯示良好的業績增長前景 晶泰科技的客戶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每年約有超過三成客戶流失    莫莉 近年來,隨著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崛起,AI技術與醫療健康領域的融合亦深深吸引著投資者的目光,AI製藥重新成為熱門賽道。中國AI製藥賽道的龍頭選手晶泰科技(2228.HK),作為首家循港交所上市規則18C申請上市的專特公司、也是港股的「AI製藥第一股」,獲得投資者的支持,首日上市高開2.1%,中午收市升幅更擴大至12.3%。 晶泰科技的熱度從招股期間就已凸顯,接獲超額認購102倍,在景氣度一般的香港新股市場中,表現堪稱優異。晶泰科技以5.23港元定價,集資約9.9億港元,上市市值約179億港元,滿足未商業化特專科技公司上市時市值達100億港元的要求。 於2015年成立的晶泰科技,主要業務是通過量子物理的計算、人工智能及自動化技術,為製藥及材料科學行業提供研發解決方案及服務。招股書顯示,全球收入排名首20位的生物製藥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戶,公司還與輝瑞(PFE.US)、強生(JNJ.US)及德國默克集團(MRK.US)等很多世界領先的製藥企業,建立了長期穩固的合作關係。 晶泰科技的業務有兩大板塊,其一是藥物發現業務,主要指小分子和大分子藥物的發現和開發,其核心平台包括ID4智慧化藥物發現平台和XupremAb抗體研發平台,從合作項目中,晶泰科技可獲得首付款、里程碑付款或特許權使用費等。其二是智能自動化解決方案,例如:包括藥物晶體形式篩選、晶體結構解析到結晶工藝開發等方面的固態研發服務,以及自動化化學合成服務,為製藥及材料科學行業及其他行業的客戶提供標準或定制的自動化解決方案。 2021至2023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分別為6,280萬元、1.33億元及1.74億元,期間的年複合增長率為66.7%。這離不開2023年5月晶泰科技與跨國製藥企業禮來(LLY.US)達成的大筆合作訂單,根據協議,晶泰科技利用其特有的小分子藥物發現平台 ID4Inno識別潛在候選藥物,禮來將負責這些候選藥物的臨床和商業開發過程,這個超級訂單的預付款和里程碑收益最高可達2.5億美元,是中國AI製藥單個藥物研發管線金額最高的合作。 在2023年,晶泰科技的藥物發現業務和智能自動化解決方案業務,分別貢獻了8,773萬元和8,669萬元收入。值得注意的是,在藥物發現業務中,約九成的收入來自於「被投資方客戶」,即客戶以股權交換而非現金支付的方式向晶泰科技付費。這種EFS(Equity for service)模式在醫藥外包(CXO)行業並不鮮見,維亞生物(1873.HK)就曾以該模式投資多家初創企業,但是當行業遇冷,公司手持的股份估值大跌,就會拖累業績表現。晶泰科技在招股書透露,公司已經圍繞上下游關鍵產業鏈和技術孵化和投資了數家創新型公司。 招股書顯示,晶泰科技上市集資所得,約75%將用於提升研發能力及解決方案提供能力,包括升級基於量子物理的綜合技術平台,構建生物醫學垂直領域生成式AI模型、招聘人才等;約15%用於提升國內外商業化能力;另約10%用於營運資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業績隱憂 作為AI製藥的頭部企業,晶泰科技在上市前已經完成了8輪融資,累計融資額達7.32億美元,其中最後一輪融資在2021年7月進行,投後估值達到19.68億美元。在AI概念加持下,晶泰科技股東星光熠熠,騰訊 (700.HK)是公司主要股東,上市前持股比例為13.7%,紅杉中國、軟銀願景基金、中國生物製藥(1177.HK)、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等亦有份投資。本次上市更引入了8名基礎投資者,包括恒基地產(0012.HK) 聯席主席李家傑、百奧賽圖(2315.HK) 、國盛資本等合共認購約3.4億港元等值股份。 雖有大量明星股東加持,但晶泰科技的盈利似乎仍遙遙無期。過去三年,其虧損淨額分別為21.37億元、14.39億元及19.14億元。其中,公司的同期研發開支分別為2.14億元、3.59億元和4.8億元,反映成本快速持續上升。 另一方面,晶泰科技的客戶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在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別有75名、120名及187名客戶,同期的客戶留存率分別約為67.5%、51.4%及64.9%,說明每年有約30%的客戶流失。相比之下,CXO行業的龍頭藥明康得(2359.HK; 603259.SH)的前十大客戶留存率高達100%,用戶粘性極高。 在AI製藥賽道中,可與晶泰科技相提並論的,是準備衝擊港交所上市的英矽智能,這間公司於2022年8月完成上市前最後一輪融資,投後估值為8.95 億美元,遠低於晶泰科技的市值。AI製藥概念的確具有強大吸引力,但是當二級市場對盈利無期的生物科技企業信心漸失之際,投資者亦需要謹慎觀望晶泰科技的業績前景。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Established in 2006, Zhou Hei Ya is a food-processing company that produces and sells cooked and marinated products and was listed in Hong Kong in November 2016.

快訊:周黑鴨CEO請辭 董事長兼任

最新:食品加工及零售商周黑鴨國際控股有限公司(1458.HK)周三公布,張宇晨因個人發展原因,已辭任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職務,董事長周富裕將兼任行政總裁。 利好:周富裕為周黑鴨的創辦人,於行業擁有20多年經驗,是該公司取得現時成就的主要驅動力,由於他對公司業務已相當熟悉,因此於經歷人事變動時兼任行政總裁,或能為公司帶來穩定作用。 值得關注:從公司管理角度來看,為免控制權集於一身,以及確保職責分明,主席及行政總裁兩個職位應該由不同的人擔任。 深度:周黑鴨成立於2006年,是一家生產及銷售熟食鹵製品的食品加工企業,於2016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該公司上市後快速擴張,截至去年底的門店總數達3,816間,覆蓋中國28個省、自治區及直轄市內的331個城市。不過,自從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發後,其業務受到嚴重干擾,令淨利潤一度大挫,即使去年經濟活動已回復正常,其盈利水平也未能返回疫情前水平。 市場反應:周黑鴨股價周四上升,中午收市漲1.2 %至1.73港元,位處過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訊:1藥網與斯利安藥業訂戰略供應協議

最新:藥品分銷商1藥網(YI.US)周二公布,與藥物研發及銷售商北京斯利安藥業建立戰略供應合作夥伴關係。 利好:該協議將深化雙方在零售市場的合作,1藥網將利用大數據、數碼營銷和雲服務,協助斯利安藥業的產品進入更廣闊的線上線下市場,並擴大其藥品的可及性。 值得關注:協議未有列明雙方合作的規模,也未有透露1藥網能藉着合作協議獲得多少利益。 深度:1藥網成立於 2010 年,營運著一個中國領先的數字及移動醫療保健平台,連接患者與藥品和醫療保健服務,向中國各地的線上和線下藥店銷售藥品,它與 500多家國內外藥廠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為全國 47萬多間個體藥店和中小型連鎖藥店提供服務。今年第一季,該公司報告了有史以來的首次營運利潤,主要因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場反應:1藥網的股價周二在紐約下跌1.8%至1.08美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