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2.HK
Sunny Optical said Tuesday its net profit for 2023 will be between 1.08 billion yuan and 1.2 billion yuan, a year-on-year decrease of about 50% to 55%.

最新:舜宇光學科技(集團)有限公司(2382.HK)周二表示,預計去年的淨利潤約10.84億元至12.04億元,按年減少約50%至55%。

利好:由於該公司去年上半年的淨利潤為4.59億元,按年大跌66.7%,意味下半年的淨利潤約6.25億元至7.45億元,表現較上半年優勝。

值得關注:該公司的利潤減少,主要因為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需求持續疲弱、行業競爭激烈,以及智能手機攝像頭持續呈現降規降配趨勢,導致其產品平均售價及毛利率壓力加大。

深度:舜宇光學成立於1984年,是全球領先的綜合光學零件及產品製造商,公司於2007年成為首家在港股上市的中國光學企業。由於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快速發展,其收入及市值在上市後穩步上升。不過其收入及盈利表現在2021年開始轉差,受累手機鏡頭量價齊跌,2022年的淨利潤大挫51.7%至24億元,並於去年再減少近半。

市場反應:舜宇光學的股價周三大挫,中午收市跌9.8%至48.75港元,創52周新低。

記者:歐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The industrial metal used in electric car batteries has dropped 85% from its price peak to around $90,000 per ton, hit by a supply glut and slowing vehicle sales.

碳酸鋰價格大挫 「鋰礦雙雄」齊轉虧

2022年,碳酸鋰價格一度高達每噸60萬美元,但最近已暴跌至約9萬美元,跌幅達85% 重點︰ 受碳酸鋰價格暴跌拖累,兩大鋰礦龍頭天齊鋰業和贛鋒鋰業上半年由盈轉虧 市場預計在需求減少、庫存嚴重的大前提下,碳酸鋰價格難大幅反彈   裴梓龍 這幾年來,全球掀起新能源車熱潮,令車用電池發展一日千里,其核心原材料碳酸鋰成為各國必爭之物。各國眼見鋰價直線上升,紛紛開始增產,同時新能源車銷售增速減慢,以前是鋰礦供不應求,碳酸鋰價格在2022年一度高見每噸60萬美元;現在供應提上來了,但需求少了,令碳酸鋰暴跌至最近的約每噸9萬美元,高位累跌85%,單計過去一年的價格,就已經蒸發了約70%。 鋰業正在步光伏業的後塵,陷入產能過剩,多家行業巨頭都錄得巨額虧損,兩大龍頭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9696.HK; 002466.SZ)和江西贛鋒鋰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772.HK; 002460.SZ)發出盈利警告,同告轉盈為虧,前者預計上半年虧損達48.8億元至55.3億元,後者則虧損7.6億元至12.5億元。 對比去年同期,雖然碳酸鋰價格已經由高位下跌,但兩大鋰礦龍頭仍錄得巨額盈利,天齊鋰業去年上半年大賺64.5億元,而贛鋒鋰業的盈利也高達58.5億元,可想而知,碳酸鋰價格下挫,對行業龍頭帶來多大挫折。 「作為電池產業鏈中的中上游企業,天齊和贛鋒對碳酸鋰的價格最敏感。這一年新能源車銷售增長放緩,部分歐美車廠的車款更延遲推出,可見其銷售增速大不如前;相反鋰礦開採速度增加,去年整體產量就多了20%,尤其像阿根延這些南美國家近年非常積極開採鋰礦,加上之前碳酸鋰炒過頭,現在價格回跌,就直接衝撃天齊和贛鋒的業績。」凱基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說。 不過,兩家巨頭發出盈警後,其港股股價不跌反升,天齊在三個交易日內反彈7.6%,贛鋒更漲了13.8%。原來單計第二季,天齊和贛鋒的情況已好轉,其中贛鋒更扭虧為盈,經常性淨利潤介乎5,400萬至1.54億元;至於天齊第二季的表現比贛鋒遜色,仍虧損9.8億至16.3億元,但是比第一季虧損近39億元大幅減少,這就解釋了為何投資者在盈警後開始抄底。 除了因為碳酸鋰價格下跌外,另一大虧損原因就是天齊和贛鋒均投資失利。贛鋒在公告中提到,公司持有的金融資產Pilbara Minerals Limited(PLS)價格下跌,導致公允值產生重大損失;天齊則受到其聯營公司智利化工礦業公司(SQM)上半年業績將大幅下降拖累,上半年投資收益將會大跌。 PLS是贛鋒在澳洲投資的礦商,擁有全球最大鋰輝石礦山之一的Pilgangoora鋰礦,而贛鋒持有PLS公司約5.74%股權。事實上,今年第一季,贛鋒的金融資產公允值變動已由盈轉虧,虧損2.7億元,PLS的股價在第二季持續下跌,累跌約20%至一年新低,直接拖累贛鋒業績。 投資失利拖累業績 天齊的聯營公司SQM雖然未公佈第二季業績,但智利聖地牙哥法院於2024年4月對其2017年和2018年稅務年度的稅務訴訟進行了裁決,撤銷了稅務和海關法庭在2022年11月7日對於該案件的裁決結論,導致其確認了約11億美元的所得稅費用,並相應減少淨利潤約11億美元。根據《彭博社》預測的資料,SQM上半年業績幾乎肯定會按年大幅下降,將直接反應在天齊的投資收益上。 除兩大鋰業龍頭外,其他同行也不好過。鹽湖股份(000792.SZ)預計上半年盈利大減66.7%至54.9%、融捷股份(002192.SZ)的盈利也按年減少38.8%至49.7%、中礦資源(002738.SZ)盈利則下降60.1%至69.4%、雅化集團(002497.SZ)盈利更跌87.4%至91.6%,惟獨西藏礦業(000762.SZ)盈利上升了260%至410%倍,但卻是因為其他金屬價格走強帶動。 無論如何,對於鋰業股投資者來說,最關心的肯定是碳酸鋰價格何時見底,但市場認為在目前「產能過剩」、「去庫存」的大前提下,下半年並不樂觀。建信期貨的報告指出,國內碳酸鋰庫存已增至11.1萬噸,電池需求也在減少,加上下半年庫存壓力高,估計價格將跌至每噸8萬美元左右;華泰期貨早前的報告中也提到,下半年碳酸鋰的供需不會有顯著變化,預計價格仍維持震盪探底。 溫傑預計,在目前新能源車需求增長減慢的大前提下,碳酸鋰價格很難大幅回升,「我們很難去預判何時見底,但中短期來說這些中上游企業生意難做,因此我對鋰業股看法只維持中性。」 投行大和的報告稱,在天齊和贛鋒兩者中,更看好贛鋒的前景,因其鋰化合物業務能保持「薄利多銷」,如果電池業務不再有重大虧損,估計下半年可跑贏同業;瑞銀也認為,贛鋒大致上已消化其高價鋰輝精礦庫存,上半年鋰化學品銷量按年量長,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46.96港元。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lue Moon issues profit warning

電商拖累增收不增利 藍月亮下半年有機逆轉勝

中國領先的洗滌劑製造商表示,上半年銷售額增長了38%,但在電子商務推廣上投入巨資,淨虧損也擴大了 重點: 儘管很多中國消費品牌收入下滑,但藍月亮上半年的銷售額實現了兩位數的強勁增長 由於專注關鍵的日用品,並得益電子商務帶來的增長,公司或能很好地抵御中國經濟放緩 陽歌 如今,奢侈品和化妝品等非必需品製造商在中國境遇不佳,因消費者在該類物品的支出上,愈來愈趨謹慎。雖然這些東西不錯,可在經濟不景氣時很容易被拋棄。但是,雜貨和洗衣皂等基礎的日用品,卻可能會表現得更好,甚至跑贏市場,因為為了省錢,消費者增加了待在家裡的時間。 兩者差距日漸擴大這一點,在藍月亮集團控股有限公司(6993.HK)本周發佈今年首季度業績預測的公告中得到體現。有些諷刺的是,公告標記叫「盈利預警」,讓人誤以為這家中國領先的洗滌劑用品製造商,在截至6月的半年里發展不太順利。 但仔細觀察會發現,公司的銷售額在此期間錄得了大幅增長,儘管化妝品和奢侈品等的零售商都報告了銷售下滑。的確,藍月亮的虧損在這六個月里也大幅擴大,因此被稱為「盈利預警」。 但藍月亮的虧損是由於公司在電商渠道上投入巨資的結果,尤其是今年來風靡中國的直播銷售。此外,虧損還源於它在藍月亮以外的新一代產品上投入了大量資金,其中包括針對更注重環保的年輕一代消費者的產品。 藍月亮表示:「隨著直播電商成為當前的熱門領域,本集團於2024年上半年,增加銷售及分銷開支以佈局線上電商平台,此舉有助鞏固其於電商平台的市場地位,帶動長遠的銷售增長。」 公告稱,在這些新策略上的巨額支出,幫助推動公司上半年的銷售額增長不少於38%。公告還稱,這促使毛利潤和毛利率同比上升。但銷售、營銷和分銷費用的增加削弱了公司利潤,導致當季淨虧損從上年同期的1.675億港元躍升至6.65億港元。 在這裡,我們需要指出的是,藍月亮總體上是盈利的,儘管上半年淨利潤從去年同期的3.25億港元,急劇下跌至6.11億港元,部分原因是匯兌損失。上半年的虧損屬於公司的普遍模式,即通常在上半年虧損,但自2020年上市以來,它每年都能報告年度盈利。 儘管發布了盈利預警,但投資者關注的顯然是銷售額的大幅增長,公告發佈後,藍月亮的股價在週四的交易中上漲了5.4%。反彈使該股回到了年初的水平,不過自1月份以來,該股大多數時間表現不佳。 高估值 儘管公司在電子商務領域取得了收益,並且作為一隻不太容易受到中國經濟下行影響的股票而愈加受歡迎,但我們絕對不應過於美化它的故事。即便在週四反彈後,藍月亮的股價仍比2020年首次公開募股時下降了80%以上,反映在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在期間的整體下跌趨勢。 不過,該股目前的市盈率為35倍,對於這種消費必需品公司來說,這個比率看起來相當強勁。它是領先的啤酒製造商青島啤(0168.HK)16倍市盈率的一倍多,也高於全球巨頭寶潔 (PG.US) 和高露潔 (CL.US),這兩家公司的市盈率分別為28倍和32倍。 對藍月亮最新公告的深入分析顯示,公司似乎最近才發現了直播現象,而且在環保概念方面也是一個相對較新的入局者。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其「新電商渠道」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4.5倍,並指出,在一場直播中,公司售出了1,000多萬瓶新型智尊生物科技洗衣液,這是一種濃縮的、更環保的產品。 公司在2023年的年報中沒有提到直播或「新電商」,只是簡要提到了去年智尊的推出,這表明這些舉措都是最近才有的。 提振智尊銷售額的大型直播活動,似乎發生在今年的「6·18」網購節期間,這是中國每年的兩大網購活動之一。藍月亮表示,今年的「6·18」期間,它「於多個主流電商平台累計銷售額排名第一」,這意味其銷售額同比有所增長,不過它沒有明確表示今年的表現與2023年相比具體如何。 在當前消費者日益謹慎的環境下,購物節整體上對電子商務零售商來說並不太喜慶。零售數據提供商星圖數據報告稱,今年「6·18」的收入同比下降7%,至7,428億元,這是該公司自2016年開始追蹤這購物節以來首次出現下降。化妝品銷售商逸仙電商最近下調了第二季度收入預期,這也表明該公司在購物節期間表現不佳。 來自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整體市場數據顯示,6月份中國的零售銷售也很疲軟,同比僅增長2%,這是自2022年12月以來的最低增幅。當月化妝品銷售額暴跌14.6%,黃金和珠寶銷售額也下跌3.7%,反映我們在本文開頭提到的非必需品的疲軟趨勢。 儘管藍月亮在經濟動蕩時期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防禦性投資選擇,但公司的情況也並非一片大好。去年,公司的收入實際上下降了8%至73.2億港元,我們前面提過,它的年度虧損擴大了。不過,分析機構預計,它將在今年恢復收入增長,而電子商務現在佔據了公司收入的一半以上,並且還在不斷增長。有這些積極的趨勢作為催化劑,加上防禦性特徵,該股雖然估值較高,但可能仍具有一定的上漲潛力。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Kintor launches hair restoration over the counter drug

研發失利獨角獸變蚊型股 開拓藥業轉攻頹頭藥

這家總部位於蘇州的藥物研發企業,正在從抗癌藥物轉向其他產品,因此儘管臨床試驗結果令人失望,但仍表示要將生發產品商業化 重點: 開拓藥業的KX-826產品在臨床試驗中未能顯示出療效﹐公司將產品改作為非處方治脫發藥物 這款新產品可能會為公司帶來第一筆經常性收入,但它可能難以同獲得監管機構批准的Rogaine競爭 譚英 蘇州生物科技公司開拓藥業有限公司(9939.HK) 2020年在香港上市,並籌集2.4億美元資金時,向投資者推銷的是用於治療前列腺癌的藥物普克魯胺,和用於治療男性禿頂和痤瘡的福瑞他恩。現在,公司似乎將賭注押在後者身上,正在尋求一個不那麼嚴格、監管較少的途徑,通過一系列非處方藥的形式將該產品推向市場。 這是開拓藥業上周發布的公告中的關鍵信息,公告詳細介紹其商業化推出兩款旗艦型福瑞他恩藥物之一KX-826,以便創造首筆收入。在此次決定推進該款藥物的商業化之前,開拓藥業去年11月透露,在三期臨床試驗中KX-826表現不及安慰劑。這促使公司放棄了早前申請將其作為治療藥物的計劃,轉而走上了化妝品道路。 這種路徑在很多非處方治療中頗為常見,包括各種保健品,它們在有效性方面受到的監管審查要少得多。 開拓藥業最新公告稱,KX-826獲國際化妝品成分命名(INCI)。投資者最初對這一消息大加贊賞,第二天早盤開拓藥業股價一度上漲11%。但熱情很快消退,該股收盤時僅上漲1.9%。 對於開拓藥業來說,這種熱情的消退經常發生,自IPO以來,其股價已縮水近95%,其中包括普克魯胺藥物在抗新冠應用,和一種前列腺癌治療方面均遭淘汰後的大跌。在過程中,公司的市值從超過10億美元,縮水至僅6,000萬美元。一直以來,公司都未能創造任何收入,只能靠在IPO和2021年及2022年的三輪融資中籌集的資金維持運營。 開拓藥業表示,其以KX-826為主要成分的非處方脫發治療藥物「於近日正式全球上市銷售」。它沒有提供對該產品潛在收入的預測,只表示將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和現金流」。 鑒於其收入減少和現金消耗的情況,開拓藥業最新年報極力強調成本控制也就不足為奇了。去年除了將研發支出削減三分之二外,行政開支也因薪酬調整而下降34.6%至8,640萬元,公司表示還將進行新一輪裁員。在報告當年虧損10億元後,截至2023年底,公司仍握有4.563億元現金和1.105億元未使用的銀行信貸額度。 化妝品應用通常不需獲得大部分藥品監管機構的批准,開拓藥業重新將重點放在這上面,是在效仿其他公司的做法,這些公司已經將聲稱可以治療男性禿頂的產品推向了市場。開拓藥業還在開發KX-826和另一種用於治療痤瘡的福瑞他恩產品GT20029。 艱難的批文之路 脫發藥物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的難度遠遠大於非處方藥,目前只有非那雄胺和米諾地爾兩種脫發藥物獲得中國和美國藥品監管部門的批准。開拓藥業聲稱,KX-826是一種外用藥,可直接作用於頭皮的目標區域,沒有副作用。 開拓藥業的兩位控股股東和聯合創始人都是博士,分別是董事長兼CEO童友之博士和郭創新博士,這或許可以解釋他們在藥物研發方面的執著。兩人均畢業於北京大學,後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根據公司2020年的招股說明書,郭曾在輝瑞(PFE.US)的一家前子公司工作,直到與童友之用自有資金創辦開拓藥業。 公司對脫發治療(正式名稱為雄激素性脫發 ,AGA)的研究始於2018年,市場規模小於它的抗癌藥物。根據招股書中的獨立研究,中國前列腺癌藥物市場,預計在2023年達到123億元,而雄激素性脫發藥物國內市場規模為23億元。 向化妝品應用的轉變是一場賭博,但仍有可能獲得回報。其他治療脫發的企業,都是通過採用非藥物策略來避開昂貴而漫長的臨床試驗,以雍禾醫療(2279.HK)為例,它提供植發服務。美國市場上有各種非藥物外用產品可用於脫發或頭髮稀疏。不過,根據Statista的數據,以Rogaine為名的米諾地爾在2018年佔據了全球脫發治療市場的近60%,緊隨其後的是各自有品牌產品。 總部位於上海的科笛集團(2487.HK),通過治療頭皮疾病和護理產品(包括AGA)獲得收入,但它也在虧損。它的股價略高於開拓藥業,但自去年6月上市以來仍下跌了67.2%。去年,科笛集團從頭皮疾病和護理產品中獲得1.376億元收入,比2022年增長十倍,毛利潤為7100萬元。但全年虧損19億元,幾乎是開拓藥業虧損的兩倍。 這表明,脫發產品市場仍然很廣闊,但開拓藥業需要證明自己,可以通過更簡單但名聲欠佳的非處方化妝護理產品途徑進入市場。公司將於下個月發佈的中期報告,不太可能顯示太多進展,但可能會包括一些初步的銷售業績,有銷售就意味著有收入。投資者還將密切關注開拓藥業對其新業務增長預期的信號。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藥捷安康曾9輪融資 事隔三年再衝港交所

這家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的藥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重點: 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但該合作已於去年終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並且第二次申請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隨著創新藥高估值泡沫破滅,生物醫藥企業赴港上市的腳步去年曾明顯放緩。不過,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開發行)不斷收緊之際,相對活躍的港股市場成為眾多內地企業、尤其醫藥公司的重要募資管道。近期,藥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遞表失效三年後,第二次向港股發起衝刺。 初步招股文件顯示,藥捷安康是一家以臨床需求為導向、處於註冊臨床階段的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發現及開發腫瘤、炎症及心臟代謝疾病小分子創新療法,目前暫無商業化上市產品。公司擁有6款進入臨床研究階段的候選藥物管線,以及一款處於臨床前研究的管線。 其中,研發進展最快的核心產品Tinengotinib預計將於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國進行的一項臨床試驗,此後或將提交上市申請。換言之,藥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進入商業化回報階段。 這款Tinengotinib是獨特多靶點激酶(MTK)抑制劑,有潛力治療膽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膽道系統癌症等各種復發或難治、耐藥實體瘤。招股文件稱,Tinengotinib是針對膽管癌世界首個、而且唯一一個針對FGFR抑制劑復發或難治性膽管癌患者,並已進入註冊性臨床階段的研究藥物。報告顯示,去年全球膽管癌患者人數約28萬人,當中約25.2%的膽管癌患者出現FGFR變異,對於一款抗癌藥來說,約7萬人的市場規模並不算大。 在這個有限的市場中,Tinengotinib還面臨其他已上市的競爭對手。目前,美國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已經批准三種FGFR抑制劑用於膽管癌的治療,中國市場則僅有信達生物(1801.HK)引進的佩米替尼獲批用於治療膽管癌。招股文件稱,獲批准的FGFR抑制劑,無法解決對前代FGFR抑制劑的耐藥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將滿足FGFR抑制劑耐藥後的臨床需求。 藥捷安康成立於2014年,公司現任董事長、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吳永謙2016年入股公司,兩年後Tinengotinib開始啟動在美國的一期臨床試驗,此後研發進展加速。現年61歲的吳永謙擁有逾27年生物醫藥行業經驗,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間擔任四環醫藥(0460.HK)的首席科學家,亦有醫藥企業管理營運經驗。 收入靠對外授權 由於暫無產品收入,藥捷安康過去十年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一項對外授權合作。2020年8月,公司與韓國LG Chem達成對外授權合作,LG Chem以總計3.5億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獲得TT-01025在中國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獨家開發及商業化權利。2022年4月,TT-01025針對健康受試者的一期臨床試驗結束,試驗結果顯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與藥捷安康在2023年終止了這項合作,招股書並未披露具體原因。 自從吳永謙2016年接手公司以來,藥捷安康的融資步伐不斷加速,幾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資者,共完成9輪融資。從最初的融資3,000萬元,到最高的D輪融資6.43億元。2023年2月,藥捷安康完成最後一輪D+輪融資,籌集了2.6億元,投後估值達到45.9億元。 從藥捷安康的股東背景來看,不少資金為南京的政府及產業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鷹盟等,同時亦有中銀資本等機構投資者。 藥捷安康持續融資的原因在於缺乏穩定收入來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營收分別為12.4萬元和118.1萬元,由此可見,前述與LG Chem的合作並未給藥捷安康帶來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虧損,分別為2.52億元和3.43億元,其虧損主要來自研發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現金及其等價物餘額僅有4.97億元,按當前的管線進度,未來研發開支還將繼續增加。 因此,藥捷安康寄望於在港股上市後獲得更大規模的融資支持。招股文件稱,IPO融資所獲資金的61%將用於核心產品Tinengotinib的研發,20.4%將用於其他管線產品的研發,8.6%將用於元件商業化網路,其餘10%將用於一般營運資金。 藥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詳情,但港股市場對於無上市產品的未盈利生物企業的估值並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獲批上市產品,但到2023年仍沒有營收,其最新市值僅有5億港元,遠低於當年上市的115億港元。因此,藥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後一輪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將面臨較大不確定性。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