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歌禮製藥有限公司(1672.HK)周日宣布,已為旗下產品口服利托那韋(100毫克薄膜衣片)向德國、法國、愛爾蘭和英國遞交上市許可申請。

利好:歌禮聲稱口服利托那韋片的每年產能達1億片,未來更可根據市場需求進一步快速擴大,將對集團收入將帶來正面影響。

值得關注:公司2018年上市至今,仍然未錄得任何盈利,虧損幅度逐年擴大,主要因為收入未能填補研發開支,去年上半年的虧損更同比翻倍至1.11億元。

深度:利托那韋是針對病毒蛋白酶的多種口服抗病毒藥物的藥代動力學增強劑,亦是口服抗病毒藥物Paxlovid的組成之一,它去年12月獲得了在美國治療新冠病毒的緊急使用授權。歌禮旗下的利托那韋口服片劑,已於2021年9月獲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上市,集團更表示,目標是成爲口服利托那韋片全球供應商之一,因此持續與大型跨國製藥公司就利托那韋在全球的商業化供應進行合作洽談,並預計在短期內繼續向其他歐洲國家、北美國家和亞太國家提交上市許可申請。

市場反應:消息公布後,歌禮製藥周一股價大漲,中午收盤飆升14.6%至4.78港元;但與上月的7.26港元三年高位相比,仍然累跌34%。

記者:何仲尼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東方甄選再陷負面輿論 多元化戰略仍在探索期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 重點: 東方甄選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輝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股價創兩年新低 該公司不斷進行多元化嘗試,最新推出「小時達」配送,暫未取得明顯成效   莫莉 作為電商界的明星公司,東方甄選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風吹草動,一向備受資本市場關注。近期適逢中國電商界的「618」購物節,東方甄選核心人物俞敏洪與董宇輝卻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投資者紛紛選擇逃離。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兩周內,東方甄選的股價累計跌幅達25.6%,市值縮水超過50億港元,股價創兩年新低。 事情起源於5月31日,新東方(EDU.US; 9901.HK)創辦人、東方甄選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創始人張文中的直播間時說:「東方甄選現在也是做得亂七八糟的,所以我沒有任何跟你提建議的本領」。在這場直播中,現年62歲的俞敏洪還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願。他表示,自己準備遠離生意場,用更多時間遊山玩水,不想沒命地奮鬥,也不想糾纏到紛爭中。 雖然在這場直播閒聊中,俞敏洪的言論似乎並非經過深思熟慮,但在隨後一個交易日,東方甄選的股價單日跌幅達9.9%。面對持續下跌的股價,俞敏洪在6月7日淩晨1點通過社交平台向東方甄選的客戶、股東和投資者道歉,他解釋稱 「東方甄選做得亂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間謙虛的表述,是一種習慣表達。這個緊急公關救亡為東方甄選挽回些許顏面,當日股價收漲2.4%。 但是,這場輿論風波尚未結束,在兩天後播出的一個電台節目中,東方甄選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輝透露心聲,稱自己非常抗拒賣東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帶貨的工作。董宇輝的消極態度讓東方甄選本已脆弱的股價再次下跌,在隨後一個交易日下挫9.3%。 的確,在各大龍頭主播盡力爭取的「618大促」期間,董宇輝也算不上積極,他並未每天出現在獨立直播間「與輝同行」裏,即使出現,直播時間也在兩小時左右。去年12月,東方甄選當時的CEO孫東旭與董宇輝之間的矛盾公開化,最終以董宇輝離開「東方甄選直播間」,成立獨立的個人工作室和直播間「與輝同行」,作為事件結尾。不過,「與輝同行」仍然是東方甄選下屬的子公司。 自從董宇輝離開後,「東方甄選直播間」的優勢明顯削弱。目前,「與輝同行」在抖音的粉絲數量為2,001萬,「東方甄選直播間」的粉絲為3,022萬,後者近半年累計「掉粉」逾百萬。至於帶貨成績,第三方平台飛瓜資料顯示,「與輝同行」5月以5.33億元銷售額排名第二,而「東方甄選」排名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開播以來,「與輝同行」從未掉出月榜前三位,「東方甄選」則從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時零售新嘗試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一方面,東方甄選高度依賴超級龍頭主播董宇輝,雖然「與輝同行」直播間的銷售額仍然計入公司整體營收,但是主直播間的粉絲量和銷售額下滑,顯示其對使用者吸引力已經削減。另一方面,東方甄選努力進行多元化嘗試,推出自營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淘寶直播、建立會員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顯成效。 東方甄選4月曾透露,自營產品單月在抖音的銷量近1億單,產品數量超過400款,撇除售罄、季節性產品,目前在售的自營品超過200餘款。3月份,東方甄選推出的新品達到61款,但東方甄選的自營產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蝦在今年初接連遭打假人士舉報,儘管東方甄選在兩個月後回應稱大蝦品質沒問題,但已影響了品牌聲譽。 此外,東方甄選從4月開始在北京市場推出「小時達」服務,主打的是用戶在直播間下單後,1小時內就可配送到家,配送範圍覆蓋北京五環內80%區域,明星主播也會化身配送員,隨機為消費者配送商品。在上線之初,該帳號每天直播約8小時,但近期的直播時間已經縮短至4至6小時,而且粉絲數量也僅有12萬,估計對銷售額的提升有限。 即時零售作為近三年的風口,已經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團(3690.HK)、京東(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聯網巨頭入場,這些平台不僅品類豐富,亦有成熟的倉儲、配送和供應鏈系統。在這個紅海市場中,東方甄選的自營選品數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東方甄選最近的市盈率約21倍,高於另一間直播電商公司交個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場對其看法仍然較為正面。即使東方甄選的多元化嘗試,顯示公司正尋找新的業績亮點,但這些努力還需要更多時間來驗證成效。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Improving revenue and profit performance in Meituan’s recently released first-quarter results show the food delivery giant’s efforts at developing its new businesses are paying off.

美團新業務努力漸見成效

美團首季度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大增27.4%至546億元,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上升18.5%至187億元,同時經營虧損也明顯收窄   凱基亞洲 中國網上食品配送巨頭美團(3690.HK)最近公佈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業績,從其收入及盈利表現所見,公司近年致力新業務的努力看來漸見成效。 據其業績報告顯示,首季度收入為732.76億元,按年增加25%,受惠於期內即時配送交易宗數按年增長28.1%至54.6億筆,引領核心本地商業業務收入按年大增27.4%至546億元,並錄得97億元經營溢利,按年增加2.7%;而以往一直「燒錢」的新業務,收入也按年上升18.5%至187億元,主要由於商品零售業務的收入增長。 受收入顯著上升帶動,期內非國際財務報告會計準則(non-IFRS)經調整淨利潤大升36.4%至74.9 億元,優於市場預期的57.8億元。 實現管理層承諾 市場關注的焦點,在於其新業務分部收入表現優於預期,雖然該業務仍錄得28億元營運虧損,但已創下2020年第三季以來的新低,除了按年收窄45.2%外,也低於市場預期的32.3億元,而經營虧損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顯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實現了管理層在2023年全年業績中,表示未來將會集中收窄經營虧損的承諾。 對於今年第二季度業績展望,首席執行官王興表示,即時配送服務需求在近月宏觀經濟影響下,依然錄得健康增長,不過由於去年基數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長率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計增長將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時亦反映現時的消費環境。為了讓外賣業務繼續保持高品質增長,公司會因應多樣化消費場景精細化營運,以令中高頻使用者的交易頻次進一步提升。此外,集團會繼續提高商品加價率,以及關閉表現不佳的倉庫,以便進一步提高營運效率,有望釋放更多財務價值,並適時評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團加強了營銷解決方案,以協助商家吸引用戶,而商家更高的廣告投放意欲,亦有助於提高變現能力。管理層指出,消費者的旅行意願仍在持續,而且更傾向於旅行套餐,市場競爭格局也趨於穩定。而美團旗下的社區電商業務「美團優選」方面,市場預計今年第二季度,新業務的營運虧損將繼續收窄至 21 億元,意味管理層將能繼續兌現承諾。 因此,本行對美團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標價128港元,比現價大約有一成的上升空間,止蝕價102港元。 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詠竹坊立場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極氪扭虧為盈路仍遙

剛於上月在美國上市的電動車企極氪公布首季業績,虧損雖持續,但蝕幅則收窄 重點: 集團首季汽車銷售收入按年勁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個月電動汽車交付近68,000台,只達全年目標近3成 劉智恒 近年電動氣車市場內卷慘烈,Gartner早前预测,過去十年間成立的電動車企,至2027年時,將有15%會被收購或破產。 對於這個估計,或許已是說得保守,但我們敢說,極氪有超過八成機會仍屹立於市場之上。不過,何時可以扭虧為盈,似乎暫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電動車企極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後首份成績表,總收入147.4億元(20.3億元),按年大升71%,但股東應佔淨虧損仍達20.1億元,按年收窄16%。若只計算汽車的收入,則上升73%至81.7億元。 按季表現遜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與去年第四季度比較就似乎有點後勁不繼,總收入按季跌9.9%,汽車銷售更跌22.8%,整體毛利率11.8%亦較上季跌2.4個百分點。 雖然股東應佔淨虧損收窄32.6%,但深入分析,虧蝕能按季大減,全賴期內大幅削減成本所致。其中研發開支由上季的31.6億元,大減12.3億元至19.3億元;銷售及一般行政開支則由22.08億元,減少2.56億元至19.52億元。 若研發開支的減少對未來技術發展沒影響,確實對公司有利,倘若是要減虧損而為之,就教人擔心,特別新能源汽車鬥的就是技術,研發開支似乎一點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電動汽車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極氪,按年雖上升117%,按季卻下跌16.6%。上市時,集團曾透露今年電動汽車交付量達23萬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個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達到目標的29%。 年內交付難達標 集團首席執行官安聰慧對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長117%,創下季度新高,距離全年交付目標230,000輛更近一程」,安聰慧說得輕描淡寫,現實是在電動汽車行業內卷不斷,消費力又顯疲態下,他所說走近了一程,似乎與目標仍有相當距離。 事實上,業績公布後,極氪的股價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報22.12美元,跌6.5%。雖然仍較上月的上市價21美元略高,卻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資市場似乎對極氪前景有相當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情況,別說要扭虧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極氪上市時,安聰慧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有四大點支持集團發展。一是新能源車在中國的滲透率已超過50%,市場已迎來拐點。其次是極氪在新產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內還計劃推出一款純電SUV。三是中國市場的渠道下沉,極氪的350家門店中, 85%在一二線城市;今年將在三四線市場共70個點進行布局。最後是進軍海外,去年11月起,極氪已在瑞典及荷蘭等地開店,亦與中東及亞洲的經銷商簽定代理協議。 內卷戰場競爭慘烈 安聰慧的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市場確有點懷疑。首先雖然中國電動汽車的使用量不斷擴大,但別忘記,今天電動汽車市場是百騎競走,龍頭比亞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說,造車三大勢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爭逐市場,後面還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來勢洶洶,還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個行似乎已進入紅海市場,內卷嚴峻,而且市場銷售的增長亦開始放緩。 至於極氪揚言有新款純電SUV推出市場,但能否獲市場歡迎暫屬未知之素,事實各家車企的新款汽車排著隊推出,極氪的新款要能突圍而出,成功獲得消費者歡心,並不容易。 說到進軍下沉城市更有點讓人擔憂,極氪的定位較高端,大多車款平均售價在30萬元水平,三四線城市的消費者未必可以容易負擔得來,特別今天社會彌漫一片降級消費的氣氛,就連蔚來(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現實,大力發展20萬元水平的「樂道」及10萬元的「螢火蟲」,而且不少電動車企早已用低價車款布局下沉市場,極氪要搶佔一定份額,實在知易行難。 對於海外拓展,原本不失為車企的一大出路,但美國及歐洲各國已開始針對中國電動車企,並作出行動打壓。上月美國將中國電動車的關稅提高了三倍,本月歐洲國家以中國政府補貼電動車企為口實,將於7月向內地製造的電動汽車徵收關稅,吉利被徵收的關稅為20%。此舉毫無疑問將加重電動汽車的成本,導致中國車企在歐洲的競爭優勢大打折扣。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競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公司成立於去年,由中國和瑞典的兩家公司合併而成 重點: 星競威武申請在紐約上市,估值約為2.5億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長了27%,但由於2022年因電子競技受疫情衝擊而表現疲軟,這個數字可能有所誇大 陽歌 在競爭對手兩次失敗後,星競威武集團意欲拔得頭籌,成為中國首家上市電競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和中國的ESV5於去年合併而成,上周申請在紐約上市,未公布融資目標。但招股說明書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銷商,總共六家,包括中國領先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歐洲的德意志銀行,以及中國互聯網券商老虎證券的投資銀行部門。 承銷商如此多,而且還有一些相對知名的公司,這通常表明發行規模相當大,因為它們最後會瓜分上市費用。但星競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會超過4億美元(這個數字我們後面會再進行詳細介紹),這還是公司獲得相對強勁估值的情況下。 因此,我們認為此次上市籌集的資金不會超過5,000萬美元,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星競威武這次玩的可能是什麼樣遊戲。 公司是中國第三家嘗試海外上市的大型電子競技公司,希望憑借其在中國和歐洲相對強大的地位贏得投資者。這三家公司都在關注一系列收入來源,從基本的電子競技團隊管理到電子競技教育、培訓,以及將知識產權(IP)出售給收藏產品的製造商。 由遊戲和短視頻巨頭騰訊(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國最大的電子競技公司之一英雄體育VSPO,是首家試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請。但後來該公司放棄了這一努力,並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錯的安慰獎,那是來自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的遊戲投資部門Savvy Games Group一筆2.65億美元的投資。 然後是NeoTV,去年初申請在紐約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規模相當小,只有1億元左右,之後沒了後續,美國證券監管機構於今年2月宣佈申請已放棄。 星競威武的規模要大得多,去年的營收為8,370萬美元,比2022年預估基礎上的6,580萬美元增長了27%。 在這裡,我們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誇大,在更為正常的條件下,可能很容易低於20%。這是因為2022年對該行業來說,是非常悲慘的一年,至少在中國是這樣,因為了控制疫情傳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沒有疫情的正常情況下,星競威武2022年的收入應會較高,從而不會出現2023年特高的增長率。網映文化早些時候的招股說明書反映了這一現實,該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對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長的市場 星競威武與網映文化略有不同,因為它去年收購了電競俱樂部睡衣忍者,因而擁有更廣泛的全球影響力。在合併時,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擁有約4,000萬粉絲,目標是成為“一家覆蓋中國、歐洲和南美市場的全球性綜合數字體育集團”。 招股書中的第三方市場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電競市場的規模為526億美元,預計每年將增長12.1%,到2027年將達到1,020億美元。集團追逐的只是這個市場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價值14億美元的電競俱樂部市場;2021年價值23億美元的電競人才管理市場;2021年價值6億美元的電競賽事製作市場。 招股說明書沒有按地理位置細分星競威武的收入,但據推測,大部分收入來自中國,現在那裡是它的大本營。公司由一個年輕的團隊領導,年僅29歲的前ESV5首席執行官何猷君擔任董事長;睡衣忍者的原來首席執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聯席CEO,他的年齡稍大,為35歲。公司高級團隊的其他成員看起來經驗更豐富,其首席財務官、戰略和運營官都在40歲出頭。 儘管收入相對較小,但隨著規模擴大並更有效地利用資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從2022年的370萬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萬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從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過這兩個數字都不算特別出色,反映出該行業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報告了運營虧損,去年的淨虧損從2021年的610萬美元增加到1,330萬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較、參考。其中,丹麥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銷率(P/S)分別為3.4倍和5.3倍。由於中國存在較高的監管風險,取該範圍較低端的比率,將使星競威武的價值相對較低,約為2.5億美元。 對於中國本土遊戲公司來說,風險因素相當大,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政府認為遊戲浪費時間和金錢,甚至可能對未成年人有害。這帶來了定期的打擊,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天遊戲事件的長短,以及限制他們給自己喜歡的玩家打賞金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