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2.HK
Ascletis Pharma announced Tuesday its net loss narrowed sharply in the first half of this year to 16.56 million yuan from an 88 million yuan loss in the same period last year.

最新:歌禮製藥有限公司(1672.HK)周二公布,今年上半年的淨虧損為1,656萬元,比去年同期的8,800萬元明顯收窄81.2%。

利好:該公司上半年收入按年增長21.7%至4,651萬元,主要因為蛋白酶抑制劑利托那韋收入飆升6,292%至4,417萬元;此外,由於生產成本控制改善,毛利率大增19.3個百分點至83%。

值得關注:該公司期內未錄得任何推廣服務收入,而去年同期的相關收入為3,300萬元,因此抵銷了部分藥物銷售的收入增幅。

深度:歌禮製藥成立於2013年,致力於病毒性疾病、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與腫瘤等領域創新藥的研發和商業化,並於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其核心產品利托那韋是針對病毒蛋白酶的多種口服抗病毒藥物的藥代動力學增強劑,亦是口服新冠病毒藥物Paxlovid的組成之一,並於2021年9月獲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並於今年起成為該公司收入的絕對主力。

市場反應:歌禮製藥周二先升後回,中午收市平收於1.87港元,處於過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記者:歐美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絡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The pharmaceutical company’s profits have been buffeted by erratic returns on an equity stake in a fellow developer of innovative drugs.

先聲藥業「增收不增利」 入股創新藥企股價縮水

這家藥企持有的同業股份去年價格劇烈波動,導致投資收益如同坐上過上車 重點: 先聲藥業持有3D Medicines約9%股份,是僅次於創始團隊的第二大股東,但在股價大幅上漲期間,並未減持鎖定收益 公司去年初獲批的新冠口服藥先諾欣,在去年底的醫保談判中,價格下調27%,將打擊未來利潤   莫莉 曾經因新冠口服藥在資本市場收穫關注的老牌藥企先聲藥業集團有限公司(2096.HK),近年力圖向創新藥業務轉型,過去一年亦兩次出售產業,獲得大筆非經營性收益。不過,該公司上周日公佈的2023年盈利預告,卻顯示公司去年的主營業務,落得「增收不增利」的局面。 根據先聲藥業的盈利預告,公司去年度預計錄得約65.78億元至66.38億元收入,按年增長4%至5%。值得注意的是,其去年上半年處置一家子公司,已經錄得約7.89億元的一次性稅前收入;然而,公司同期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介乎6.85億元至7.45億元,按年倒退20%至26.4%。 公司解釋,利潤下降的主要原因,在於持有的創新藥企業3D Medicines(1244.HK)股份,按公允價值計算預期錄得約7.42億元稅前虧損,而相關投資在2022年錄得收益稅前淨額約3.94億元。 盈利預警發佈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先聲藥業下跌2.4%,但隨後幾日小幅回升。投行交銀國際發佈的研報稱,該公司去年業績受外部擾動拖累,收入及利潤均低於該行此前的預期,但預計今年將有多款新藥遞交上市申請,到 2026 年有望實現 11 款創新藥商業化。 拖累先聲藥業利潤的3D Medicines,是一間專注腫瘤治療的創新藥公司,旗下擁有一款已實現商業化的產品恩沃利單抗注射液,這是全球首款可皮下注射的PD-L1抑制劑,去年上半年銷售額高達3.53億元。但是,恩沃利單抗是由康寧傑瑞(9966.HK)研發,3D Medicines作為臨床開發合作方,只能從該藥物銷售的稅前利潤中獲得約49%的權益。 3D Medicines去年的中期財報顯示,截至6月底,先聲藥業持有其9%股份,是僅次於創始團隊的第二大股東,該持股比例與3D Medicines上市時相差無幾,顯示先聲藥業並未在股價較高時減持變現。只是,3D Medicines去年的股價猶如坐上了過山車,從2022年底IPO時的24.98港元,一路暴漲至7月的峰值131.5港元,但隨後迎來暴跌,最近已徘徊在6港元左右。這也意味著,先聲藥業在該項投資中的收益,已經較股價高峰縮水超過95%。 3D Medicines如今正在努力降低虧損,去年上半年獲得營收3.5億元,期內虧損1.9億元,按年減少41.2%。1月24日,3D Medicines及康寧傑瑞與印度醫藥企業Glenmark合作,向後者授予恩沃利單抗在印度、亞太區、中東及非洲、俄羅斯、獨立國家聯合體及拉丁美洲的商業開發權益,3D Medicines及康寧傑瑞將獲得首付款以及基於若干開發、監管及商業化進展的里程碑付款共計約7億美元。 創新藥亮點有限 只是,3D Medicines除了一款恩沃利單抗之外,其餘的11項管線大多處於臨床早期,貢獻商業化回報仍為時尚早。因此,即使完成這項大額授權合作,3D…
Ispire sees big potential in cannabis

霧麻前景會否讓人如墮霧霾?

這家源起中國但總部位於美國的電子煙公司表示,隨著大麻市場快速增長,未來五年收入可能會激增 重點: 上市不久的霧麻科技聯席首席執行官Michael Wang預計,公司營收將在五年內從當前財年預估的2億美元增長到20億美元 這家電子煙公司的大部分增長可能來自大麻硬件銷售,這個部分在最近半年的銷售額增長了133%,佔其收入的近一半 譚英 上市不久的霧麻科技(ISPR.US)在2月20日公布最新季度業績,投資者對其電子煙市場潛力巨大的故事無動於衷。該股在接下來的幾天下跌了近10%,儘管公司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個月,也就是它的第二財季,營收增長了31%,達到4,170萬美元。 但與很多舉步維艱的電子煙股票不同,霧麻科技自去年4月在納斯達克上市以來,股價一直穩步上漲,目前的交易價格比7美元的IPO價格高出約40%。該公司的往績市銷率(P/S)高達3.85倍,強勁程度甚至可以與比它大得多的奧馳亞集團(MO.US)的3.54倍相媲美,也領先於總部位於深圳的思摩爾國際(6969.HK)。 幾天後,當霧麻科技的聯席首席執行官Michael Wang與知名投資人沙德·戴爾斯(Shadd Dales)的談話中,大談公司的爆炸性增長潛力時,關於高估值的一些蛛絲馬跡顯露出來。具體來說,Michael Wang稱霧麻科技的收入在三年內可能增長五倍,達到10億美元,之後再過兩年可能超過20億美元。 「我們傳統的(煙草)產品將繼續高速增長,但真正的增長將來自大麻產品,」Michael Wang說。 在正式的2024財年(截至今年6月)指引中,霧麻科技預測其大麻電子煙產品將帶來8,000萬至9,000萬美元的收入,較上一年增長100%至125%。公司還預計,其煙草電子煙產品的年收入將在9,500萬美元至1.05億美元之間,同比增長33%至47%。 在大多數電子煙公司因為日益嚴格的監管而苦苦掙扎的情況下,為什麼投資者相對看好霧麻科技?可能會出現什麼問題?為什麼投資者對該公司最新的財報反應平淡?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美國合法大麻市場不斷擴大,霧麻科技正在迅速成為這個市場的參與者。公司只在美國銷售大麻電子煙設備,這在州級層面是合法的,但在聯邦層面還不合法。根據行業刊物《煙草報道》(Tobacco Reporter)的數據,目前美國電子煙的年銷售額約為68億美元,零部件的年銷售額也達到了7億美元。但市場調研公司歐睿國際估計,到2025年,全球大麻電子煙產品的市場規模將更大,達到105億美元,其中大部分在美國和加拿大。 雖然這個市場很大,尤其是大麻市場,但目前,霧麻科技只是一個較小的參與者。該公司報告截至去年12月的六個月營收為8,450萬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3.7%。但其大麻硬件收入的增長要快得多,同期增長133%,達到3,690萬美元。該公司的煙草電子煙產品在亞洲和歐洲的30個國家銷售,但不包括美國和中國,這一部分收入僅增長11%,至4,760萬美元。 源起中國 霧麻科技的前身原本是一家生產煙草電子煙設備的公司,於2011年在中國南方新興城市深圳成立。霧麻科技後來誕生於洛杉磯,不過它的製造業務和一名高管仍留在深圳那家公司,即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霧麻科技於2020年推出了大麻產品,到2022財年,這些產品已佔到公司收入的22.6%。 那麼,這家公司有什麼不盡如人意之處呢?首先,它仍處於虧損狀態,包括在截至去年12月的六個月里虧損了400萬美元。截至12月底,霧麻科技的應收賬款與六個月前相比幾乎翻了一番,達到2,270萬美元,這表明它的許多客戶可能沒有按時支付賬單。該公司也在迅速燒錢,去年12月底的淨現金從上年同期的8,430萬美元降至1,750萬美元,降幅達80%。 Michael Wang 表示,他的團隊正在努力解決回款問題,並指出2月份存單到期令公司的現金持有量增至2,700萬美元。「顯然,燒錢是為了給企業發展提供資金」他說。 還有其他潛在的問題,包括美國和中國證券監管機構早些時候,就美國能否取得在美上市中國公司的會計記錄發生的摩擦。雖然目前兩國的監管機構已經通過2022年簽署的一項信息共享協議解決了大部分分歧,但作為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生產放在中國的公司,它處於一個灰色地帶。 霧麻科技與中國的聯繫推遲了其最初的上市計劃,不是因為地緣政治,而是因為2021年中國國內監管機構對電子煙行業的打擊。而在當前的美國大選年,與中國的聯繫總是有可能讓霧麻科技再次遇到麻煩。 霧麻科技試圖通過在馬來西亞建立新工廠,並考慮在加利福尼亞州建廠來淡化與中國的聯繫。但目前,它仍然有95%的電子煙產品採購自易佳特科技,後者由霧麻科技董事長和聯合創始人劉團芳擁有,他常駐中國,也是易佳特科技的董事長。 霧麻科技起初叫Aspire,這是其煙草產品在銷售時的品牌名。這項技術由劉團芳發明,他和妻子朱江艷持有霧麻科技61%的股份。 原來的Aspire Global總部位於深圳,它於2021年提交了納斯達克上市申請,計劃融資1.35億美元。但它在中國煙草監管機構推出新規,要求國內電子煙製造商在批准後方可赴海外上市後不久的2022年5月撤回了申請。成立一家獨立的美國企業,也就是霧麻科技,可能是為了規避這一要求。…
The Chinese restaurant sector is continuing a run of upbeat results and earnings forecasts, with hotpot giant Haidilao saying its profits surged last year.

海底撈去年盈利倍增 新策略應對消費降級

多家中國內地餐飲企業公佈了不錯的業績或發出盈利預喜,包括這家火鍋連鎖集團「一哥」 重點︰ 海底撈發盈喜,預計去年淨利潤按年增長不少於1.7倍,最少有44億元 在「消費降級」的大前提下,海底撈也部署推出廉價品牌及產品   歐美美 經過兩年多新冠疫情,內地餐飲業去年終於等到春天,紛紛公佈理想的業績表現。 其中,在中國經營必勝客及KFC的百勝中國(YUM.US; 9987.HK)去年盈利大升87%至8.27億美元新高、主打酸菜魚的九毛九(9922.HK)也預期盈利增長不低於813%,深圳上市的全聚德(002186.SZ)也預期由2022年虧損2.78億元,至2023年轉賺5,600至6,600萬元。最近,到了火鍋一哥海底撈國際控股有限公司(6862.HK)發出盈利預喜,預計去年盈利按年大升不低於168%至最少44億元。 餐飲界巨頭業績改善,無疑是因為去年初中國官方全面撤銷「清零政策」,餓了近兩年的消費者們終於可以放心外出用膳,令一眾餐廳的客流量大幅回升。海底撈在盈喜報告中提到,去年收入預計按年增長不低於33.3%,達414億元,而盈利增加主要是因為翻枱率提升與營運效率改善。 值得留意的是,海底撈無論是收入或盈利,都已超越疫情前的2019年,分別比當年增長不低於65.9%及71.8%,主要因為管理層的積極擴張策略。 說起海底撈的擴張,創始人兼董事長張勇曾經歷最痛苦的黑暗時刻,幸好他決定壯士斷臂,今天才能走出陰霾。 2020年正值新冠疫情,由於張勇當時認為疫情很快過去,所以趁機快速開店,一年間新增門店多達544家,全球門店一舉增至1,298家;到2021年上半年,海底撈繼續擴充,半年就開了近300家新店,但疫情揮之不去,導致公司財政急速惡化。 直到2021年6月,張勇承認誤判形勢,直言2020年的擴店計畫是「盲目自信」,並於年底啟動大規模關店的「啄木鳥計畫」,單在2021年年底便關閉260家餐廳,展開裁員行動,以提升營運效率。 到2022年下半年,張勇眼見疫情開始緩和,緊接起動「硬骨頭計畫」,重開之前關閉的門店,雖然全年只新增24家海底撈餐廳,另有48家恢復營業,但最終成功從2021年的虧損41.6億元,到2022年扭虧為盈賺13.7億元。 張勇並沒有急於在疫情後擴充,截至去年6月底,中國門店總數為1,382家,比2022年底只增加了11家;他選擇專注於加速內部改革,包括下放產品上下架的權力,再將海底撈門店按地區劃分,由19名「區域教練」分管,而店長也可以根據當地語系化需求調整產品和服務。 去年,海底撈推出了各式各樣的花式服務吸客,例如部份海底撈分店自發提供了「散場巴士」接送觀眾:而不少分店則自創多種獨特菜式,例如北京、東北區域的「酸菜白肉鍋底」,河南的「胡辣湯底」,蘇州的「小龍蝦炒飯」等,希望以獨特化口味留住客人。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去年全國餐飲收入約5.3萬億元,按年上升20.4%,創歷史新高,但餐飲同時是「內卷」最嚴重的行業,海底撈靠修甲、擦鞋、服務員舉燈牌為客人唱生日歌等服務殺出一條血路,而去年員工大跳火爆抖音的「科目三」舞蹈,更成為網路熱話。 轉攻廉價市場 不過,即使扭盡六壬增加客源,也要面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挑戰。由於內地居民消費力下降,近年出現了「消費降級」的現象,而各大餐飲品牌也打響了消費降級戰。例如海底撈推出去服務化的平價品牌「嗨撈」應戰,人均消費僅79元,比海底撈便宜逾20%,除了無人唱歌跳舞外,鍋底也只有售價19.8元的清油麻辣鴛鴦鍋,以及29.8元的川味麻辣鴛鴦鍋,而每碟牛肉也只是28元至49元不等,比海底撈便宜超過一半。 經過一連串改革,海底撈去年多個假期的客流均大幅增長,截至去年6月底,其翻枱率按年上升0.4次,至每天3.3次,雖重回3次以上水平,但對比最輝煌時的每天5.2次,仍有一段距離;至於平均單價也有所下降,去年上半年整體單價只有102.9元,比2022年同期的105元減少約2%,市場預計,由於公司去年下半年持續提供折扣優惠,以及推出更多促銷活動,預計單價會持續下跌。 海底撈的盈喜公佈後,其股價在三個交易日內上漲約4%,預測市盈率16.7倍,稍高於九毛九的15.7倍,但比另一火鍋連鎖品牌呷哺呷哺(0520.HK)的17.8倍略低。 投資銀行及券商大致看好海底撈持續復甦,建銀國際表示,其分店在新春假期銷售穩定,顧客人數按年大增35%,相信有利因素今年可望持續,認為海底撈股價可以「跑贏大市」,目標價19.7港元。中信證券則稱,海底撈今年以來的同店增長領先行業,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19港元。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 聯繫我們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XJ International bondholders demand repayment

希教債務臨門 急謀對策渡困境

這家職教機構表示,它發行的2026年到期的零息可轉換債券持有人要求提前贖回 重點: 希教國際控股價值3.15億美元的未償還可轉換債券的持有人要求該公司贖回全部債券 該公司表示正在尋求外部財務資源來滿足這一要求,根據這批兩年後到期票據條款中的贖回選擇權,這一要求是允許的       梁武仁 對普通人來說,近乎不要利息地借錢給一家公司以換取未來股價可能上漲的做法,聽起來一定像是一場冒險的賭博。然而,在美聯儲不久前為抑制通脹而快速加息之前漫長的低利率時期,此類融資方案層出不窮。現在,職業教育巨頭希教國際控股有限公司(1765.HK)給投資者上了一課,讓他們認識到這個做法的危險。 上周四,該公司(在本月突然更名之前,一直叫希望教育集團有限公司)表示,價值3.5億美元於2026年到期的零息可換股債券的持有人,按照選擇贖回權,要求公司於3月2日贖回債券。它表示正在尋求外部財務資源及探索不同方案,以滿足債券持有人的要求,這表明它缺乏足夠的資源贖回債券。該公司表示,還準備與債券持有人討論「可行的解決方案」。 希教國際控股於2021年通過一家全資子公司發行了這批債券,籌集資金3.5億美元。後來,公司回購了3,490萬美元的債券,將未償還總額減少至3.15億美元。 這些票據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們是零息可轉換債券,在贖回或到期之前不支付利息。儘管它們在贖回或到期之前不會給持有人帶來任何收入,但如果投資者相信在此期間公司的股價會上漲,他們可能仍會被這些債券吸引。如果公司股價上漲,債券持有人可以按照購買債券時設定的換股價購買股票,並將這個價格與股票最新價格之間的差價納入囊中,賺取利潤。 在美聯儲2022年初開始加息之前,零息可轉債在美國發展迅速,因為在早前的低利率環境下,大部分債券的收益率已經相當低了。當時,包括福特、Twitter和 Spotify在內的知名公司紛紛加入這一融資潮流,用股價上漲的可能性吸引希望獲得比普通計息債券更高回報的投資者。 自從美聯儲開始加息以來,中國以外的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但在中國國內,隨著政府努力應對經濟放緩和通貨緊縮,利率仍在下降。在中國目前的環境下,如果投資者相信股價會上漲,那麼中國公司發行的零息可轉換債券對他們仍然具有吸引力。 但在當前環境下,這是一個大大的「如果」,在過去兩年里中國股市是全球表現最差的市場之一。希教國際控股也不例外。截至週二收盤,它的股價僅為0.34港元,較2021年2月創下的歷史高位下跌了近90%,也遠低於可轉債每股3.85港元的換股價。 由於該股不太可能在未來兩年內反彈到接近換股價的水平,可轉換債券的持有人顯然決定在下個月行使贖回選擇權,要求公司按本金的約103%贖回債券。 履行承諾 現在,希教國際控股必須想辦法履行承諾。截至去年8月底,該公司持有28億元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僅夠償還欠債券持有人的債務。但可轉換債券並不是希教國際的唯一債務。該公司的其他負債,包括銀行貸款和應付賬款,總額超過116億元,大大超過了公司的股東權益。 在截至8月的上一個財年,希教國際控股為可轉換債券計提了巨額估值損失,導致其淨利潤下降,儘管同期收入有所增長。這表明,由於公司負債的增長速度快於股東權益的增長速度,該公司的信用風險感覺有所增加。 畢竟,自發行可轉換債券以來,該公司財務狀況惡化的根本原因是疫情期間的業務降溫,以及疫情始終揮之不去的影響。上月底,希教國際控股簽署了一項協議,出售兩個子公司和一所學校,以籌集5億元資金,這看起來像是一次為加強財務狀況而進行的籌資活動。 去年7月,希教國際控股還終止了旗下一家實體向另一家實體貸款,用於購買學校用地的交易。該公司沒有說明取消交易的原因,但這可能也預示著它的財務出了問題。 希教國際控股的財務狀況不穩定是它的股票遭拋售的主要原因。眼下,隨著中國經濟陷入困境,該公司不是唯一一家不再受股票投資者青睞的公司。在2021年打擊教輔服務提供商之後,一些投資者可能也在回避教育類股票,儘管希教國際控股因屬於職教機構而沒有受到影響。 事實上,該公司提供職業教育的定位,使其受益於政府鼓勵民營企業提供此類服務的激勵措施。在截至去年8月的最近一個財年,這個定位幫助該公司的收入增長18%,至35.8億元,毛利潤也增長了20%,達到16.8億元。 希教國際控股的市盈率仍然高達12倍,相比之下,中教控股(0839.HK) 的市盈率較低,約為7倍,而民生教育(1569.HK)的市盈率只有2.8倍。自2021年以來,所有這些股票都大幅下跌,反映出投資者普遍不看好此類股票。 希教國際控股創始人汪輝武最近一直在買進該公司的股票,本月的更名可能也表明他有一些重振業務的大計劃。但該公司首先必須解決一個更緊迫的問題,即如何償還其可轉換債券持有人的債務,這將進一步加劇其財務壓力。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