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Inc reports first ever opertaing profit

1药网首现运营利润 股价仍持续低迷

这家药品分销商预计会从一场持续性的行业反腐行动中受益,因公司主要面向药房而不是医院进行分销 重点: 1药网第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去年同期因中国结束疫情管控后药品需求激增,它的营收异常高 尽管在最新季报中首次实现运营利润,但公司股价仍然低迷,市盈率仅为0.05倍 阳歌 虽说水涨船高,但当前在美上市的中国股票上涨浪潮中,事实证明一些公司因较其他公司更重而涨不起来。药品批发商1药网(YI.US)便是其中之一,尽管公司刚刚报告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运营利润,但股价仍然低迷。 说实话,1药网并不是最有吸引力的公司,而且在很多方面看着都像传统的杂货店运营商。这是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制药商,与面向消费者售卖药品的医院和药房等企业之间的中间商。此外,与国药控股(1099.HK)等历史悠久的大型国有企业相比,公司相对处于劣势,后者与大部分大型药企和零售商都建立了长期联系。 话虽如此,1药网和那些比它大的竞争对手相比,也确实有一些相对优势。 由于年轻且规模相对较小,它更容易尝试新技术。在这方面,高管兴奋地谈到公司正将大量由数据驱动的功能,融入自己的服务中,以帮助客户在最快的时间内获得最优的价格和交付。 当前环境下,公司另一个有趣的优势,是极度重视面向药店销售药品,而不是与国药集团等老牌国有分销商关系密切的大型国有医院。 去年末发起的一场反腐行动,为1药网等公司创造了机会。腐败的根源在中国众所周知,主要发生在医院层面,药企贿赂医生和医院其他工作人员,以便让他们订购自己的产品。1药网董事长刘峻岭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反腐一直持续到今年,甚至还在深化。 去年11月,另一家医疗公司、癌症筛查设备制造商燃石医学(BNR.US)其中主要收入在第三季度大幅下滑的原因,归咎于该类医疗设备市场的类似整顿行动。 “(反腐的)结果就是,预计更多的药品销售将转向零售药店。和医院系统相比,零售药店更容易进入、更透明。”刘俊岭说:“这种转变是国家鼓励的,并将让我们受益,因为我们专注于医院外药品市场,预计这个市场有巨大的潜力和前景。” 虽然这转变应会对1药网有利,但我们尚未看到这一点体现在公司的最新财报中。公司第一季度的收入实际上比去年同期的37亿元下降了4.6%,至35亿元。 管理层解释说,营收下降是由于去年同期情况异常,导致当时的营收异常高。确实,在中国突然取消严格的疫情管控,导致新冠病例突然激增后,2023年第一季度药品需求量巨大。2022年第一季度总计30亿元的收入可能更适合比较,最新的季度营收较2022年第一季度增长约17%。 一个负面的里程碑 虽然1药网在本季度首次实现运营利润,但当市值正式跌破同名数字(公司英文名叫111,Inc.)时,它也创下了一个更具负面意义的里程碑,公司在过去一周正式跌破了1.11亿美元大关,不过我们应该指出,它此前也曾跌破过这一门槛。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时,公司的市值要高得多,达到12亿元,当时投资者仍看好中国药品市场的巨大增长潜力。 这一里程碑事件凸显出,尽管公司规模相对较大,业绩也在不断改善,但投资者对它缺乏尊重。目前没有一家大型券商关注该公司,也反映了这一点。但公司似乎受到了个人投资者的关注,有很多人出席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尽管其中一些或所有人,很有可能是公司“邀请”而来。 1药网的股价在上周四,也就是业绩公布当天上午下跌了5.5%,今年以来股价已经下跌了23%。不过它已经从3月下旬的低点反弹了20%,不过仍落后于中国股票的反弹,而更广泛的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从1月下旬的低点上涨了25%。 像1药网这样的杂货店和药品分销商,因其中间商的角色而往往获得非常低的估值,这意味着它们通常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运营,提供的增值服务相对较少。 公司目前的市销率(P/S)极低,只有0.05倍,看起来被严重低估了。国药控股也算不上超级巨星,市销率为0.10倍,不过倒是比1药网多出一倍来。国内线上生鲜杂货商叮咚买菜(DDL.US)的股价同样疲软,但市销率仍相对较高,为0.16倍,而美国杂货巨头Kroger(KR.US)则是这个低市值群体的“王者”,市销率为0.26倍。 在收入下降的情况下,1药网主要通过控制成本,实现了运营利润的里程碑。本季度,不包括收入成本在内的运营成本和费用,从一年前的2.58亿元下降20.6%至2.05亿元。成本控制可能进一步改善的一个领域是履约费用,这是公司本季度最大的支出之一,达到了8,850万元。最新的履约成本同比下降了13.8%,但1药网表示,随着最近推出“简化物流的新交付和运输模式”,这项成本可能很快就会以更快的速度下降。 成本的下降帮助该公司实现了370万元的运营利润,而去年同期为亏损2,170万元。公司在净利润方面继续亏损,本季度净亏损1,380万元,但较去年同期的3,180万元亏损有所收窄。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urning Rock faces delisting threat

面临退市风险 燃石医学或谋私有化

这家癌症筛查产品制造商因股价下跌而面临退市的危机,因行业整顿,曾经的主要收入来源大幅下降 重点: 燃石医学宣布,因交易价格长期低于1美元的门槛,股票可能会被摘牌 三季度,因为行业整顿,这家癌症检测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暴跌40.6%,突显了中国公司面临的一个主要风险      阳歌 本来叫燃石医学(BNR.US),但现如今,这家癌症检测产品制造商叫“燃钱”可能更合适。 随着持续亏损,公司现金储备不断减少,令投资者忧心忡忡,并导致曾经一飞冲天的股价自11月10日起,一直低于1美元。促使燃石医学股票挂牌交易的纳斯达克上周通知该公司,因不符合股价高于1美元的规定,公司面临被摘牌的危险。 燃石医学的股价反弹到1美元以上是完全有可能的,尤其是如果它能够恢复收入增长。在最新季度,其收入大幅下滑。公司还有可能进行股票合并,这是把股价拉回1美元以上最常见的方式。 但还有一种可能,燃石医学或许会简单地选择私有化,重新设计商业模式,专注于两个主要业务领域中更有前途的一个,让其混乱局面远离公众的关注。我们稍后再来详细介绍这一转型,以及为什么说它最终有可能,让燃石医学重返更健康的增长轨道,类似它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年后的2021年,收入增长18%。 这种私有化可能是仿效竞争对手泛生子(GTH.US)的类似举措,后者于去年10月宣布了一项私有化交易,预计将于3月完成。任何敢于冒险的投资者,都可通过购买燃石医学的股票,然后寄望类似的私有化要约,进而小赚一笔,因为此类报价通常有10%至20%的溢价。但考虑到目前的趋势,即便真的会出现这样一份要约,燃石医学的股价在要约出现之前进一步下跌的风险也是有的。 公司目前的困境突显了中国特有的一个风险,它和中国很多行业一般,因出现严重腐败,可能会遭整顿。在燃石医学的例子中,其所处的行业正因为一场针对医生的整顿而遭受打击。这些医生使用燃石及其同行的检测对患者进行癌症筛查,并获得合理的佣金。医生和医疗公司之间的这种亲密关系并不是中国独有的,但对于长期报酬过低的中国医生来说,这种关系往往更直接、更有利可图。 202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时,燃石完全是另一幅光景。当时,公司以每股16.5美元的价格筹得约2.5亿美元。由于投资者看好其癌症检测设备在中国的巨大潜力,公司的股价在2021年初攀升至37美元,估值接近40亿美元。 但此后该股逐渐下跌,在过去52周内跌去了约四分之三。 尽管如此,燃石医学的市销率(P/S)仍有1.2倍,与泛生子的1.3倍大致相当。但这两家公司都远远落后于在香港上市的竞争对手诺辉健康(6606.HK)的6.7倍,后者在整顿持续的情况下仍设法保持强劲的收入增长。 转变商业模式 燃石医学专门从事癌症基因检测,包括筛查患者的基因突变。其他筛查公司通常专注于单一类型的癌症,而燃石医学已经能够通过新一代测序(NGS)检测多种癌症。 这类癌症筛查公司一般采用两种销售模式。一种是在医院和诊所进行检测,然后在中心实验室分析结果。而另一种模式是,医院和燃石医学这样的检测公司共建实验室(通常建在医院里)。 中心实验室模式成本更低,但也更容易滋生腐败,因为它依赖医生的推荐。相比之下,第二种模式,像燃石医学这样的公司共同开发医院内部实验室,就不太容易发生这种腐败,因为医院通常都是使用内部实验室的服务。 燃石医学创始人兼董事长汉雨生在11月的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最近的整顿行动造成了一种“异常”现象,导致对其中心实验室检测业务至关重要的很多医疗会议,在第三季度受到影响。但他补充道:“我认为这种波动将在今年年底过去。” 据燃石去年11月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汉雨生提到的波动,导致公司中心实验室的检测服务收入暴跌40.6%,至5,350万元。该公司与医院联合成立的院内实验室的检测收入则增长约10%,至5,450万元,首次超过了中心实验室的检测收入。 该公司一直在大幅削减成本以节省其有限的现金,该季度的运营支出下降了23%,至2.65亿元,其中研发支出下降了24%。虽然这样的成本削减是令人钦佩,甚至是必要的,但在那些希望看到大幅增长的人看来,很难令人感到鼓舞,因为大幅增长需要在营销和新产品开发上大举投入。 大幅度的成本削减帮助燃石医学将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2.32亿元,削减至本季度的1.75亿元。汉雨生指出,成本削减帮助公司第三季度现金净流出收窄至4,700万元,变动速度远低于2022年全年的5.32亿元。汉雨生说,按这个速度,公司有足够的现金满足为未来三年的运营需求,解决了投资者的主要担忧。 归根结底,燃石医学所处的行业前景广阔、增长潜力巨大,有朝一日它甚至可能将产品卖到中国以外的地区。但由于中国市场的变数,公司的运营环境也颇为不易,迫使其改变商业模式。这种转变可能最好在公众视线之外进行,因此我们预测燃石医学可能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布私有化方案。然后,完成私有化后,该公司最终可能会重新上市,届时很可能是在国内A股市场或是香港。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cer screening company Burning Rock Biotech announced Sunday that its OverC multi-cancer detection blood test (MCDBT) has been granted breakthrough device designation by the China National Medical Products Administration (NMPA).

快讯:燃石医学癌症测试盒 获中国突破性器械认证

最新:癌症筛查设备制造商燃石医学(BNR.US)周日公布,其多发性癌症早期检测试剂盒OverC,获得了中国国家药监局(NMPA)的突破性器械认证。 利好:OverC继今年1月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颁发的突破性器械认证后,如今又获得NMPA颁发的同类认证,成为全球唯一同时获得FDA和NMPA突破性器械认证的检验产品。 值得关注:该产品仅进入NMPA的“创新医疗器械特别审查程序”,并未正式获准商业化。 深度:燃石医学成立于2014年,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它通过自己的中心实验室以及越来越多在合作医院内设立的实验室,提供癌症检测及相关服务。过去三年的疫情期间,官方为了防止新冠疫情而施加的出行限制,曾令该公司的实验室被迫封闭,因此其业务一度陷入困境。为增加收入来源,该公司加强与药企合作,协助对方筛选病灶靶点以研发新药,以今年首季为例,相关营收达2,915万元,同比大增136%。 市场反应:燃石医学的股价周一收盘大涨11.9%至1.13美元,但仍接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ew Horizon moves into the black, sees big potential in CerviClear

诺辉健康提前扭亏为盈 宫颈癌新产品获寄厚望

“癌症早筛第一股”上半年收入翻了两倍多,更录得经调整利润 重点: 诺辉健康上半年录得6,130万元经调整利润,主要受益于旗下三款产品收入飙升 该公司的管理层认为,旗下居家宫颈癌筛查产品宫证清推出后,增长空间将会非常庞大   莫莉 当许多未盈利的创新生物医药企业尚在资本市场寒冬中挣扎时,一些通过港交所18A章上市的优秀公司已经破茧成蝶,率先实现盈利,“癌症早筛第一股”诺辉健康(6606.HK)便是当中的佼佼者。 周一,诺辉健康公布2023年上半年业绩,不仅收入同比大增265%,更宣布扭亏为盈,录得6,130万元经调整利润,表现远胜去年同期的1.06亿元经调整亏损。 这是诺辉健康第一次录得中期盈利,以及首次实现过去12个月经常性盈利,并且较之前预期目标提前一年实现盈亏平衡;去年下半年,该公司首度录得经调整利润约106万元。相比传统癌症早筛技术,诺辉健康的产品不仅具备高灵敏度、高特异性,也在便捷性、无痛安全、低时间成本上具有显著优势。 在商业化团队发力后,诺辉健康的业绩进入高速增长期。最新财报显示,公司的业绩指针全面上扬,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2亿元,同比增长265%;毛利大增304%至7.5亿元,毛利率也从2022年同期的82%大幅升至90.9%。相反,销售及市场开支占总收入的比例,则从86%下降至69.4%,反映成本效益提升。 财报发布后,诺辉健康股价次日高开4.9%,但全日先涨后软,收盘跌1.6%至17.24港元,未能一扫近日股价下跌的阴霾。上周三,在诺辉健康财报发布前的静默期内,网上流传出一份财经媒体发布的《关于诺辉健康财务资料造假的调查报告》,该报告自称通过走访调查及分析推测,认为诺辉健康的销售数据存在水分。当天诺辉健康的股价一度大挫,收盘跌幅收窄至6.9%。 对此,诺辉健康立即采取行动,首先在港交所公告指控该报告信息严重歪曲事实,表明将采取法律手段追责并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同时,诺辉健康亦召开电话交流会,对于报告中提及的销售量、单价等多项内容进行响应。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诺辉健康亦详细披露了旗下三大明星产品的收入、发货量、销售毛利润等具体业绩数字,响应了有关质疑。 核心产品增长迅速 目前诺辉健康旗下拥有三大商业化产品,其中有“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之称的结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是销量增速最快的核心产品。作为早筛产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常卫清早筛证的核心评价标准是肠癌灵敏度、阴性预测值和进展期腺瘤的灵敏度。回顾上半年,常卫清贡献收入4.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566%。常卫清上半年出货量约为53.9万份,收入确认量约为42.9万份,毛利率更是上升至91.5%。 需要注意的是,常卫清收入确认的模式与一般的检测试剂、医疗器械不同,公司会先发货给不同的管道,只有当消费者完成取样并寄回给实验室、完成检测报告后,公司才会确认这笔收入,并开启收款流程。由于部分消费者并没有完成取样寄回,所以出货量与收入确认量存在差异。这种完成检测后才收款的销售模式,也让诺辉健康的应收账款看起来较高。诺辉健康CEO朱叶青表示,从过去几次半年报的资料来看,当期的实际回款总是比上期应收账款要大,说明回款正在良性循环,再加上公司有充足的现金流,应收账款并不会对发展造成负担。 此外,中国首款便隐血自测器噗噗管实现收入1.2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0.9%。去年1月获批上市的中国首款自检幽门螺杆菌筛查产品幽幽管,也实现2.06亿元收入,较去年同期增加147.4%。幽幽管作为一款售价百元级的快速医疗消费品,上半年销售毛利为1.9亿元,毛利率更是高达94.2%。 作为中国癌症早筛行业的引领者,诺辉健康在多元化商业化模式上做了许多探索。由于三款商业化产品的属性有差异,诺辉健康也在医院管道、消费医疗和民营体检管道同时布局。常卫清最初的主要销售管道是民营体检中心,如今转变为民营医院和诊所为主的医院管道,已准入民营医院、小区医院、诊所和门诊部累计近1,000家,公立医院准入约300家。噗噗管和幽幽管则主要以消费医疗管道为主,包括保险公司、健康管理公司、以及京东、天猫等互联网平台等。 新产品聚焦宫颈癌 在朱叶青的设想中,常卫清未来有可能成为年入10亿美元的明星产品,而诺辉健康下一代的明星产品,则是正在进行临床研究的居家宫颈癌筛查产品宫证清。“宫颈癌的筛查市场教育远远好于结直肠癌,而现有的检测方式不够体面,宫证清可以在家通过尿液去筛查HPV感染,解决了私密性、隐私性的问题,我相信宫证清在上市以后,增长空间一定更大。”朱叶青说。 诺辉健康首席科学官陈一友在媒体交流会上透露,截止6月底,宫证清已经完成了1.6万人的基线入组,预计2026年完成整个前瞻性筛查临床研究,2027年有望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今年3月,诺辉健康与香港最大的非医院医疗服务机构医思健康(2138.HK)在中国香港推出宫证清,官方售价1,800港元(1,654元)。 目前诺辉健康的市销率约为4.5倍,美股上市的癌症检测和早筛企业燃石医学(BNR.US)的市销率仅为1.8倍,这与诺辉健康理想的盈利前景不无关系。虽然其股价受传言短暂影响,但随着业绩数字的清晰披露,相信投资者对其发展前景的信心将会重新修复。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燃石医学亏损收窄 与药企合作谋增长

这家癌症检测专家亏损收窄,同时与药企加强合作寻求更大增长 重点: 由于研发与销售费用减少,燃石医学今年一季度净亏损环比收窄14%至1.85亿元 该公司的药物研发服务营收同比大涨136%,成为最新增长引擎   莫莉 继连续三年保持双位数营收增长后,癌症检测专家燃石医学(BNR.US)开始向缩小亏损的阶段迈进,能否协助其股价终止跌势? 由于净亏损扩大,投资者加速逃离,这间癌症早筛龙头企业的股价从2021年2月一路下行。上周二,燃石医学公布了2023年一季度业绩,净亏损同比缩小29%至1.85亿元。期内,该公司的毛利为9,880万元,同比增长12.8%,毛利率上升4.7个百分点至69.3%。 虽然在财报公布当日,燃石医学的股价上涨2.6%至2.73美元,但其后三天却累积大挫11.4%,上周五以2.42美元收盘,意味投资者对其前景仍然有保留。今年以来,其股价一直徘徊在4美元以下,比2021年2月的历史高点大挫逾九成。 投资者对燃石医学并不乐观的原因,可能与其营收增速明显放缓有关。在去年四季度,该公司营收为1.42亿元,同比下降3.5%,虽然今年一季度营收恢复增长,但仅仅微升5.2%至1.43亿元,未有明显回暖势头。 更重要的是,燃石医学的净亏损收窄并非源于增效,而是建立在成本下降之上,其持续性成疑。该公司一季度的毛利环比减少250万元,但研发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的支出则缩减了6,320万元,对于医药企业而言,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与业务规模息息相关,一旦公司继续扩张发展,相关费用或将再度回升。 期望年收入增两成 虽然一季度营收增速并不亮眼,但燃石医学的管理层仍然乐观,在财报中重申2023年营收同比增长约20%的指引。过去三年,其营收不断创新高,从2020年的4.29亿元增至2021年的5.08亿元,再到2022年的5.6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4.56%。回顾去年的增长仅约10.8%,市场将密切关注其管理层如何施展魔法,把今年的增幅翻倍至20%。 燃石医学的主营业务是肿瘤基因检测,包括体检中的肿瘤早筛,也可以帮助肿瘤患者检测是否携带某些基因变异,指导肿瘤靶向药的使用。与其他单一病种入局的肿瘤筛查企业不同,燃石医学的产品已经能提供不同肿瘤的高通量测序(NGS),以实现多个癌种的早期筛查。 今年2月发表的研究显示,燃石医学开发的一项技术平台在中国6大高致死性癌症──即肺癌、肝癌、结直肠癌、卵巢癌、食管癌和胰腺癌的早检中,表现出98.9%的特异性和69.1%的敏感性。 除了在早筛产品中寻找差异化之外,燃石医学也力图在销售模式与同行拉开差距。肿瘤基因检测服务主流销售模式有两类,一种是中心实验室模式,即作为第三方检测公司承接各类医疗机构的检测服务订单,二是医院与检测公司共建实验室的模式。相比之下,中央实验室模式的市场准入门坎相对较低,竞争更加激烈,需要更高的销售费用投入,而院内业务的合规性更强,一旦与医院完成实验室共建,可以获得更稳定收入,利润也会更高。 从一季度财报来看,燃石医学正大力推进院内业务。其中,中心实验室业务收入为6,180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7,421万元减少16.7%,主要是新冠疫情的后续影响,令1月份检测量下降,以及专注推动中心实验室业务向院内业务的转化;同期,院内业务产生的收入为5,156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4,896万元增长5.3%。 药企服务收入飙升 除了向患者提供检测服务之外,燃石医学还有另一大收入来源──药企服务,也就是为药企提供“伴随诊断和微小残留病灶(MRD)检测”产品的研发服务,协助药企更好地筛选靶点,以研发新药。 中国如今正成为全球医药创新的重要加速器,为创新药研发提供技术支持的服务需求量高。在今年一季度,燃石医学与药企相关的药物研发服务营收达2,915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1,236万元大增136%。此外,期内药企合作签约总金额达7,500万元,同比增长27%,将持续支持公司未来的营收增长。虽然药企服务对于肿瘤检测公司来说,并不是一块很大的蛋糕,但是在高度竞争的市场中,亦能为其业绩提供新的增长动力。 作为行业龙头,燃石医学仍然保持高比例研发投入,第一季度研发投入达9,44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66.3%。截至今年3月底,公司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及短期投资为8.03亿元,虽然比三个月前减少13.2%,但相信仍然足够支持较长时间的支出。 环顾其他同类中概股,与燃石医学同期赴纳斯达克上市的泛生子(GTH.US)已经两次因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而收到退市警告,目前燃石医学的市销率为3.3倍,虽然高于泛生子的0.86倍,但相比在港股上市、去年已接近扭亏为盈的肿瘤检测公司诺辉健康(6606.HK)拥有高达26.1倍的市销率,反映投资者对燃石医学的看法相对保守。 对于燃石医学来说,在维持营收增长的同时,相信要在短期内实现盈利路线图,才有望重振市场信心,以争取较高估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诺辉健康成功“摘B” 目标明年盈亏平衡

这家癌症筛查设备制造商去年收入飙升,并定下明年转亏为盈的重大目标 重点: 诺辉健康成为第7家“摘B”的“上市规则18A章”生物科技上市公司,有利于提高股份流动性 该公司整体毛利率攀升至84.5%,未来有望维持在85%至90%   莫莉 中国癌症新发人数和死亡人数均位居全球第一,而早筛、早诊、早治对提高癌症患者生存率至关重要,因此癌症早期筛查市场近年迅速发展。作为头部癌症筛查设备制造商,诺辉健康(6606.HK)已成功迈进收成期,去年营业收入达7.65亿元,同比飙升259.5%。 上周一晚,诺辉健康发布了2022年业绩报告,不仅实现了超高速的营收增长,经调整亏损也大幅收窄59.6%至1亿元。同时,该公司宣布“摘B”申请已成功获批,从今日起,其中文及英文股份简称将不再加上“B”的标记 ,成为继百济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信达生物(1801.HK)、君实生物(1877.HK; 688180.SH)、复宏汉霖(2696.HK)、康希诺生物(6185.HK; 688185.SH)与再鼎医药(ZLAB.US; 9688.HK)之后,第7家“摘B”的生物科技公司。 2018年,港交所修订主板上市规则,新增第18A章《生物科技公司》,允许未有收入和利润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交上市申请,但其名称结尾须有“B”字供投资者识别其风险。截至2022年,已有56间企业通过18A章成功登陆港股。根据联交所上市规则第8.05(3)条规定,满足年收入大于5亿港元(4.35亿元)、市值大于40亿港元条件的公司,经联交所批准后,可移除“B”的标记,即等同于常规下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撕掉“B”标签,被视为Biotech(生物科技)成功壮大的标志,而这些企业亦有更大机会纳入恒生指数和港股通,不仅有利于提高股票流动性,也可以提高市场对企业的关注度,更顺畅地进行股权及债务融资。以百济神州为例, 它于2019年7月“摘B”之后,翌年9月获纳入南向港股通名单,可让内地投资者参与买卖,并获纳入恒生综合指数。 不过,业绩公布后,诺辉股价先跌后涨,其股价上周二下跌4.4%,翌日再大涨10.6%,反映投资者对公司的信心仍然波动。 毛利率明显提升 相比传统癌症早筛技术,诺辉的产品不仅具备高灵敏度和特异性,也在便捷性和低时间成本上具优势。在商业化团队发力后,诺辉业绩进入高速增长跑道,旗下三款产品去年销售额均迎来高速增长。其中有“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证”之称的结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实现收入3.56亿元,同比大增266.2%;中国首款便隐血自测器“噗噗管”录得2.01亿元收入,同比增长73.7%:去年1月获批上市的中国首款自检幽门螺杆菌筛查产品“幽幽管”也实现2.08亿元收入。 在销售额上升的同时,由于销售成本被摊薄,诺辉的毛利率有了明显提升,从2021年的72.7%攀升至84.5%。其中,常卫清的毛利率从2021年同期的76%上升到83.4%,噗噗管和幽幽管的毛利率则分别为82.1%和90.7%。 公司首席执行官朱叶青表示,幽幽管属消费医疗产品,直接面向消费者,相比之下,另外两款产品更多与医院、体检中心合作销售,毛利率不及幽幽管,他预期在规模效应和生产管理下,未来整体毛利率有望维持在85%至90%。 尽管营收增长势头迅猛,但诺辉去年未能扭亏为盈,主要因其销售开支较高。期内,销售及市场开支5.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70.5%,而研发开支为8,790万元,占营业收入约11.5%。朱叶青解释,癌症早筛市场推广才刚刚开始,市场教育和学术推广的费用较高,但随着整体销售规模增加,这部分开支在整体营收的占比会逐渐下降。 首席财务官高煜则透露,公司对今年业绩的预期目标是接近盈亏平衡,2024年则是达到盈亏平衡。 短期内欠新产品 该公司已上市产品主要集中于直肠癌和胃癌领域,在研产品管线则覆盖肝癌、宫颈癌、鼻咽癌等领域。进展最快的是以尿液样本进行宫颈癌筛查的产品“宫证清”,已经启动大规模注册临床试验,预计将于2026年完成,肝癌早筛产品“苷证清”则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因此,短期内将没有新增的商业化产品。 诺辉的业务重点为扩大现有产品销售额,海外市场有望提供增长动力。该公司以香港作为“出海”第一站,去年5月与香港检测公司Prenetics(PRE.US)合作,推动常卫清在香港上市,又于今年1月与香港相达生物科技独家合作,将幽幽管推向当地市场。诺辉亦在香港新设立了国际研发中心,首批将招募20至30名科学家,未来5年预计总投入1亿港元,专注于全新的、尚未披露的新管线。 诺辉的高速增长也获得了国际投行关注,高盛的最新报告将其今明两年销售额预测上调3%及1%,并将2023至2025年盈利预测分别上调62%、21%及30%,以反映产品平均售价提升、销售管道组合优化,以及管理和研发费用占收入比率降低的正面因素。 诺辉最近的市销率约为30.8倍,远高于在纽约上市的癌症检测和早筛企业燃石医学(BNR.US)的3.8倍,这或与其盈利目标更为清晰有关。如果诺辉能稳步实现盈利,稳住长线投资者的信心,或有助未来股价表现。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