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中国经济和中概股大事件

▷ 链博会在北京开幕

▷ 三季报拖累中概股

▷ 光伏产品价格暴跌

▷ Shein递交纽约上市申请

▷ 燕之屋即将上市

本周中概股评分:40/100

Portrait of Doug Young

主编,阳歌 Doug Young

》》宏观

把供应链留住

想通过种种蛛丝马迹解读北京政策的人们不需要太费心了,看看北京最近的盛大展会就行——11月28日,首届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链博会)在北京开幕——这就是北京最近的工作重心。在开幕式上,李强表示中方愿同各方一起加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建设。

但是我们不得不说,任何行业都会有自己的供应链,而每个行业自身供应链的含义又各不相同,所以一般并不会有“供应链”这个博览会主题。总得来说,这个展会主要还是显示出北京希望更多供应链体系能够留在国内,而不是转移到海外。

PMI形势不定,GDP目标可及

官方11月PMI跌至49.4,连续第二个月保持在50以下的收缩区间;而财新PMI指数出人意料地从10月的49.5上涨至11月的50.7。

徘徊在荣枯线上下的PMI或许证明了近期的经济刺激措施正在起效。同时,央行表示中国今年能够达成5%的经济增长目标。而中国一般总是能完成中央制定的目标。

三季报拖累中概股

上周,中概股开始集中发布的三季报对股价造成了一定影响——大部分季报数据不够乐观,也反应出了中国最近的经济形势。而各大指数也反应出了类似的趋势,恒生H股指数上周下跌4.6%,iShares MSCI China ETF下跌3.1%,而恒生综指下挫4.2%。

对于我们一直关注的中概股公司而言,它们中的大部分在2023年日子并不好过。我们持续跟踪的3种指数,近一年来已经下跌了20%。虽然年初时候的政策和经济利好因素让股指有一个相当好的起步,但是4月份之后就渐渐失去了动力。

》》行业

沃尔玛,苹果继续供应链转移

尽管北京正在举行“链博会”,但是跨国企业还是在继续转移供应链。有报道称,沃尔玛目前“仅”有60%的供货来自于中国,而2018年这个数字是80%。同时,富士康准备进一步在印度投资16亿美元。 经历了疫情期间的严格管控之后,跨国企业为了降低风险而将供应链分散化的举措,可能让印度躺赢了。从中国转出的供应链,有很大一部分去到了印度。当然,越南和泰国也承接了大量的转移。

光伏大洗牌

年初的时候,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下滑,光伏行业一片欣欣向荣。不过由于供应过剩,光伏产品自身的价格也开始了下滑。光伏面板巨头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表示,在目前的价格下,整个产业链都没法盈利,这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

当中国开始统治某个新兴行业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可能会发生,为了占领市场,整个行业都会陷入致命的价格战中。现在电动汽车行业可能也在经历一波类似的血洗,而早先智能手机行业也经历过一波,最终导致很多中小玩家的退出。

反贪风暴扫荡工行

中国持续进行的反贪腐工作一直有新消息出现,不过最近的新闻略微有点大。根据财新的报道,近期有多名工行前高管接受反腐调查。报道称,近期针对工行的行动是金融领域反腐工作的一部分。

其他行业也经历过多轮反腐调查,但是金融领域的影响力或许要大很多,因为中国的金融领域基本是被巨型国企垄断的。因为金融行业自身,随着经济增速放缓,已经面临着诸多考验,加上反腐造成的动荡之后,肯定会雪上加霜。

》》企业

字节跳动告别游戏

随着竞争的日趋白热化,加上严格的监管,中国游戏公司的生存也变得越来越难。现在,字节跳动也给这种艰难加上自己的注解——计划关闭旗下的游戏子公司朝夕光年(Nuverse),从而基本完全离开了游戏市场。

对于小公司来说,放弃一项业务可能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字节这样的巨型公司来说,面对已经投入的大量资金和招募的大量人才,要说放弃真的没那么简单。但是,要在游戏行业真正站稳脚跟,字节还需要更大的投入,所以公司最终决定把资源投入到其他更容易取得成果的领域。

Shein谋求纽约上市

最近两年以来一直没有大型中国公司在纽约IPO,而Shein看来要结束这一段“IPO寒冬“了。最新报道称,在线快时尚巨头Shein以保密方式在纽约提交了IPO申请,其目标估值约为900亿美元。如果上市成功,公司可能会募集超过100亿美元,很可能成为纽约明年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Shein在中国创立,近期将总部迁至至新加坡。但是其绝大部分的供应链仍然在国内,通过国内巨大的供应链体系,Shein才能够实现迅捷的产品迭代。尽管理论上说,Shein已经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但是我们还是相信它的上市,将意味着更多大型中国公司将开始恢复进驻华尔街。

东方甄选甩脱“教育”标签

东方甄选的故事告诉所有人,即使教培行业受到打压,真正的创业家还是能找到其他方向。东方甄选原本是教培巨头新东方的互联网业务分公司,但是2021年之后,它和母公司的大部分教培业务都被下架了。

随后,公司迅速投身直播电商业务。最近,以15亿元的价格向其母公司出售教育业务后,东方甄选可说已经完成了华丽转身。不仅如此,东方甄选还向母公司配股融资15亿元,进一步充实其资本。尽管看上去俞敏洪是在左手倒右手,但确实为东方甄选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上市的燕窝

尽管大部分外国人和很多中国人并不相信燕窝的营养价值,但是外国投资者却相信“燕之屋”的盈利能力。经过多次失败的尝试,“燕之屋”即将走完上市前的最后一程,但产品营销费用高及“智商税”的疑虑、都让“燕之屋”的未来存在悬念。

在中国1万多家燕窝企业中,“燕之屋”是第一家成功获批上市的,而除了中国以外,恐怕不会有其他公司以燕窝作为主要产品而成功上市。所以,我们基本可以断言“燕之屋”将成为全球“燕窝第一股”。这可能是郑和下西洋带回燕窝后,燕窝又能再一次“回馈”全世界的机会。

新闻

Autostreets passes Hong Kong listing hearing

政策支持二手交易 汽车街争高估值上市

这家中国领先的二手车交易商已通过港交所聆讯,有望在未来几个月内完成首次公开招股 重点: 汽车街计划在香港上市,以中国领先的二手车交易商地位获得高估值,希望集资不低于1亿美元 随着政府推动行业发展,同时消费者变得愈发精打细算,预计未来五年中国二手车销量增长将加速 阳歌 中国二手车交易服商汽车街发展有限公司在2月份提交的香港上市申请中,其提供的过去三年运营数据并不令人兴奋。但仔细阅读上周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的申请,会发现面对未来几年的强劲增长,这家公司可能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成立10年的汽车街有很多优势,并且对自己的估值似乎寄予了厚望。它是中国领先的二手车交易商,上市文件显示,2022年它在中国的二手车交易平台的占比为12.6%。美国二手车权威公司Cox Automotive是其第二大股东,持有11%的股份。 与此同时,公司似能从未来几年中国二手车的预期繁荣中受益,推动这种繁荣出现的有两个因素。一是政府最近对回收利用的支持。另一是中国经济放缓,可能会促使越来越精打细算的消费者购买二手车。 这种繁荣可能会与过去三年中国二手车市场的疲软形成鲜明对比,在2021年至2022年內地实施严格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令这个市场增长疲软。2023年上半年限制措施最终取消,很多人被感染,二手车市场更加疲软。疫情期间,二手车交易比新车受到的影响更大,因为买家往往无法参加线下拍卖,这是常见的二手车销售渠道。 汽车街上市文件中的第三方数据显示,从2019年到2023年的五年间,中国二手车市场年增长率仅为6.9%,去年二手车销量1,440万辆。但在我们上面提到的因素推动下,预计2023年至2028年,增长率将大幅加速至每年13.7%。 政策方面,国务院3月公布《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其中包括对二手车交易的支持。一个月后,商务部也推出类似计划,制定从去年到2028年二手车交易量增长45%的目标。 当中央政府发出此类具体信息时,地方政府通常会跟着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汽车街指出,上海、济南等大城市,以及湖南省都已公布了促进二手车交易的规定。有了政府支持,像汽车街这样的公司似乎做好准备,即将在需求激增时获得大幅增长。 估值是否太乐观 汽车街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希望获得远超国内外同行的估值。它的最佳比较对象是中国的汽车之家(ATHM.US; 2518.HK),后者目前的市盈率(P/E)和市销率(P/S)分别为11倍和3倍。 如果以类似市盈率和市销率计算,按照其2023年的收入和调整后利润,汽车街的估值在1.5亿至2亿美元之间。即使取美国领先的二手车交易商 Carmax (KMX.US)22倍的市销率计算,汽车街的估值也只有3.25亿美元。但权威媒体IFR的报道称,公司的目标是在首次公开募股中筹集约1亿美元,这表明它正在寻求8亿美元或更高的估值。 上市文件中的其他信息显示,汽车街此前曾探讨过在美国上市的可能,具体日期不详。当时它的估值约为10亿美元。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来看看该公司的财务数据,正如我们在本文开头所指出,这些数据看起来并不是太令人兴奋。它们大致讲述了相同的故事:新冠疫情对其业务造成了影响,汽车街在2022年经历了急剧的业务放缓,然后在2023年开始反弹。 公司营收从2021年的6.78亿元下降31%,至2022年的4.68亿元,然后在去年小幅增长5%,达到4.92亿元。汽车街指出,随着疫情后生活恢复正常,增长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强劲加速,2023年下半年汽车交易量同比增长了21%。 公司的所有收入都来自各种汽车交易费用和服务费用,使其能够在承担较低风险的同时,保持相对较高的利润率。在这三年时间里,其毛利率相对稳定,从2021年的62.8%降至2022年的60.9%,后又在2023年反弹至63.5%。 公司基本上是一家B2B服务提供商,主要与专业汽车卖家和买家合作,而非个人消费者。这些大客户对其服务的信心不断增强,这体现在公司从卖出的每辆汽车上获得的收入不断增加,从2021年的1,280元增长到去年的1,636元,增长了27%。 过去三年,公司的现金流均为正,且去年实现了1.07亿元的调整后利润,相比2022年的7,000万元有所增加。其中一个不好的小信号是,公司的“交易成功率”在逐年下降,也就是成功完成交易的二手车占发布车辆的百分比。该比例从2021年的73%下降到去年的仅46%,它将原因归咎于越来越多的人将二手车挂牌出售,而购车者却态度谨慎。 归根结底,汽车街似处于相当有利的位置,可从中国二手车市场即将到来的繁荣中获利,尽管它可能正寻求一个过于乐观的高估值。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un Art Retail Group seeks transformation

赢尽对手输给时代 大润发谋转型重生

近年电商崛起,网购盛行,令昔日在内地其门如市的大卖场面对极大困境,高鑫近日发盈警,业绩按年转盈为亏 重点: 高鑫上个财政年度亏损高达17亿元 亏损主要来自关店而作出的减值,以及单价下跌所致   刘智恒 当港人每到周末周日抢着往深圳山姆购物时,昔日的内地大卖场”龙头一哥“大润发却斯人独憔悴,其母公司高鑫零售有限公司(6808.HK)突发盈警,截至2024年3月底的财年业绩转盈为亏,蚀16亿(2.2亿美元)至17亿元,再对上财年则录得盈利7,800万元。 亏损主要是来自关闭门店、固定资产减值,以及为商誉作减值所致。若不考虑此部分,则净亏损约6至7亿元,主要是业务调整,以及顾客囤货习惯减弱,引致单价减少。 大润发不断关店 高鑫表示,将会关闭长期亏损的门店,亦会考虑出售不良资产,同时续在长三角、珠三角、山东半岛等区域密集布局。集团预期现金流仍充足,并为未来业务发展及应对市场竞争提供充足资金储备。 事实上,在网上购物大行其道的今天,一味靠平招徕的大卖场,其经营模式显得有点儿过时。高鑫不断收缩旗下门店的数目,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门店总数为582家,相比上一财年的602家减少了20家。市场非正式统计,2023全年,大润发门店出现集体关闭潮,涉及的数目高达13间。 难怪高鑫主席黄明端曾感慨万千道:”我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业务衰退下,高鑫的业绩日走下坡,2022的财年亏损7.3亿元,2023财年虽反弹微赚7,800万元,但2024财年又再亏损逾16亿元。今年2月,母公司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董事长蔡崇信也开腔,向投资者表示考虑慢慢退出传统零售业务。 山姆逆境突围 面对电商的不断碾压,传统大卖场显得无力招架,在极其劣势下,沃尔玛(WMT.US)旗下的山姆成为市场奇皅,它采用仓储加付费会员模式,在逆境中杀出一条血路。2022年时,中国沃尔玛的收入1,070亿元,光山姆店就占去61%。去年第四季度沃尔玛在内地销售额达288亿元,同比增长11.3%,集团表示全赖中国山姆及电商业务持续增长所致。 山姆的美国竞争对手好市多(COST.US)也采用类似模式,在中国取已设六家门店,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眼见竞争死敌另辟蹊径,高鑫也从旁偷师,去年在扬州开设首家付费会员店—M会员店。该店是以现有大润发门店改造而成,经营面积1.2万平米,至去年9月底,付费会员已超过5万名,集团更计划,今年在南京和常州的门店,亦改为M会员店。 山姆店成功将垂死的沃尔玛救活,令人对仓储式付费会员店刮目相看。首先山姆收取每名会员260元,这笔费用实时为集团带来现金流。但要明白,既然大卖场不用付费,人们为何要付费予山姆?这才是关键所在。 我们先说说传统大卖场的经营模式,其收入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销售货物的收费,另外是收取商家的入场费、上架费或堆头费。后者是大卖场主要收入来源,然而大卖场以入场费为首要考虑点,往往忽略了消费者的实际需要,变成只要商家付得起钱,大多来者不拒,于是货种繁杂,花多眼乱,但货品是否吸引消费者,又属另话。 货种独特价格低廉 山姆店与大卖场的不同,一是货品,二是价格。先说货品,传统大卖场货品动辄两三万款,物种虽多,却不一定是大多消费者需要;而且同质化高,这类货几乎什么地方也可买得到。山姆精准挑选的商品约在3,000到4,000个SKU(Stock Keeping Unit,最少存货单位),主力针对目标消费者的需要,一些品种更不是随意在别的店铺可以买到。 集团更有自家品牌Member’s Mark,商品数量约在800项,从日用品到烘焙食品,更时常出现爆品,如原味麻薯面包、美式烤鸡、榴莲千层、瑞士卷等。此模式不但实现了差异化,自家产品的毛利率亦相对较高。 由于货品精简了,再以大手采购,通过深度绑定供货商而获得颇高议价能力,自然就容易取得高折扣。而且,如上所述,传统大卖场收取上架费,商家付了一大堆费用,羊毛出在羊身上,会将成本转嫁予消费者,于是出现大卖场的货品贵过小卖店。山姆店并没此问题,货品价格较别的地方便宜,那消费者也愿意付出会员费去进场购物。 还有,逛店体验也十分重要,山姆店虽然以仓储式经营,但在装修上也下了不少功夫,特别在货品的摆设作出一番布局,让消费者在购物过程中感受到不一样。而且,部分山姆店旁边也有别的大型游乐地点或品牌店作为配套,如珠海店坐落于印象城,内有迪卡侬及不同商店,那消费者到山姆店,并非单纯购日用品,而是作为一天的娱乐消费点。 山姆的成功让高鑫狠下决心转型,不过,在部署上高鑫肯定输了先势,山姆已成为该模式的领头羊,品牌占了先机。大润发迟来的转变,最终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还是能做到后发先至,超越先来者,暂时仍待时间证明。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Merger drives Luk Fook’s fourth-quarter sales growth

快讯:合并金至尊 带动六福四季度销售升

最新:六福集团国际有限公司(1361.HK)周四公布本财年第四季零售收入按年增长12%,已超越2019年的同季增长达一成。 利好:公司内地季度零售收入同比上升7%,香港及澳门亦升一成,整体零售收入同比已超过2019财年。 值得关注:集团表示,金价在3月创新高,地缘政治局势又紧张,影响消费者购买意欲,加上人民币持续下跌,导致3月份销售放缓。 深度:六福主要从事黄铂金首饰及珠宝的设计与销售,于1991年成立并在97年上市。集团今年初完成收购香港资源(2882.HK)旗下的“金至尊”品牌,因而有助提升第四季度零售收入。另外,上季度净增加230间分店,有218间是将金至尊的店铺纳入其下。六福指出,内地对钻石产品需求疲弱,集团计划积极推广其它定价首饰产品,以改善业务表现。 市场反应:公司周五开市股价微跌,中午收市跌4.2%至17.7港元,股价处于过去52周的低位。 记者:刘智恒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ayuki opens 205 franchsed stores

对手竞相申港上市 奈雪的茶四面楚歌

继去年决定在直营店外开展多元化经营后,截至3月底,这家高端茶饮的店面网络已有205家加盟店 重点 因季节性因素,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开张速度有所放缓,公司还调整了加盟模式,希望扩大在小城市的影响力 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有五家茶饮申请上市,令这家香港上市的茶饮商,在向投资者争取资金的时候,增加了许多竞争 阳歌 茶饮连锁店奈雪的茶控股有限公司(2150.HK)在最新季度业务更新的数据显示,其门店数量增长急剧放缓、加盟业务亦起步缓慢;然而,值得关注的一点,并未出现在周四的文件里。这个未公开宣布的事实,将是奈雪的茶最后一次以唯一在港上市的茶饮公司身份发布,该行业通常也被称作奶茶行业,源自它最著名的产品之一。 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已有另外五家高端茶饮连锁店申请在香港上市,包括1月提交IPO申请的行业领军企业蜜雪冰城。其中,只有茶百道(2555.HK)过审,并于上周正式启动上市,由本土巨头中金公司和花旗承销。 茶百道的上市首次提供了与奈雪的茶真实估值的比较,奈雪的茶2021年上市以来,一直是投资者在奶茶行业唯一的选择。随着新上市公司(就门店数量而言大部分都比奈雪的茶多)的出现,奈雪的茶在吸引投资者关注这一点上,面临的竞争将大大增加,不得不加倍努力,才能保持他们对其增长故事的兴趣。 奈雪的茶和许多同业在疫情期间都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因为中国严格的疫情防控,它们很多门店被迫关闭或面临其他运营限制。更重要的是,它们售卖的高端茶饮大多是那种让人“感觉良好”的产品,人们通常在进行社交时购买,而疫情期间社交相当有限。 因此,奈雪的茶和许多同行疫情期间都在亏钱,直到去年解除疫情防控后才恢复盈利。所以,在比较投资者喜欢谁时,看市销率(P/S)比看常见的市盈率(P/E)更有用。 奈雪的茶市销率只有0.72倍,考虑到任何成长型公司的估值普遍都应高于1倍,并且通常要高得多时,这个市销率就显得相当低了。茶百道上周提交的IPO启动文件显示,按每股17.5港元的IPO价格计算,其市值约为260亿港元。以去年169亿元的收入计算,该公司的市销率为1.4倍,约是奈雪的茶的一倍。 但与咖啡连锁运营商相比,茶百道这个市销率也没什么值得兴奋。本土咖啡巨头瑞幸咖啡(LKNCY.US)和视中国为第二大市场的星巴克(SBUX.US)的市销率都比它高,分别为2.1倍和2.7倍。 在这方面,关键是投资者对现在新入市的这批高端茶饮制造商非常谨慎,因为激烈的竞争可能会迫使其中一些在未来几年倒闭。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些股票在未来一两年内流入市场时面临一定的压力。 增长缓慢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看看最新季报。报告显示,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开业速度明显放缓,这通常是天气寒冷抑制消费所致。本季度,新开直营门店23家,截至3月底,门店总数达到1,597家。与去年第四季度的214家新店和第三季度的166家新店相比,新开店数量大幅放缓。 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最新的门店数量比2023年3月底的923家直营门店增加了70%以上。 继去年决定进军特许经营业务后,奈雪还于3月底首次透露,店面网络新增205家加盟店。尽管如此,该公司约1,800家直营和加盟店的总数,仍远远落后于茶百道在去年9月底的近8,000家,与蜜雪冰城当时冠绝同行的3.6万家门店更是没法比。茶百道和蜜雪冰城几乎所有门店都是加盟店。 奈雪还首次详细讨论了加盟计划的进展情况,计划旨在帮助它扩展到中国的三四线城市。此番讨论似表明,公司在尝试更激进的扩张,以赶上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前,仍在试验这种商业模式。 公司表示:“业务方面,2024年2月,我们优化了对加盟商的要求,门店店型更灵活,面积要求有所下降,单店投资金额也下降到人民币58万元。这将帮助降低加盟商的资金压力,助力加盟业务持续增长。” 投资者对新财报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港股周五早盘奈雪的茶股价下跌3.8%。以此计算,该股今年迄今为止已经下跌了约30%,较2021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从中可以看到我们前面提到的投资者的怀疑态度。 加盟业务将不可避免地给奈雪的茶带来新问题,最明显的是品控和利润率压力。该公司目前的毛利率约为40%,相比之下,茶百道为34%,另外两家已申请在香港上市的大型茶饮连锁店沪上阿姨和古茗的毛利率约为31%。 总言之,由于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登陆港交所,投资者中短期内可能不会对奈雪太感兴趣。但从长远来看,如果公司能够快速扩大加盟业务而不过多牺牲利润率,它可能还可证明自己的吸引力。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