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ngmu files for IPO

增長緩慢虧損持續 縱目科技乏上市亮點

這家自動泊車解決方案研發商,去年虧損嚴重且收入增長乏力,僅錄得6%,不太可能給投資者留下深刻印象 重點: 縱目科技已申請在香港上市,但因研發投入巨大,公司收入增長緩慢,虧損嚴重 如果能夠加快ADAS駕駛解決方案的商業化,這家自動駕駛科技公司或許能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陳竹 在過去的一年里,自動駕駛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因曾經被炒作得沸沸揚揚但隨後就被遺忘。但相關技術終於開始成熟,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等全球有遠見卓識的人提出了大膽的主張,並為推出全自動汽車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時間表。在中國,隨著新一代電動汽車在這個擁擠的市場中爭奪注意力,採用自動駕駛技術已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賣點。 縱目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月末申請在港交所上市,希望這股重新燃起的樂觀情緒能夠吸引投資者。在上周修訂的上市文件中,公司表示,在最初的兩家承銷商華泰金融和法國巴黎的基礎上,增加中信里昂為承銷商,這三家二級公司構成了一個相對穩固的組合,為公司的第三次上市嘗試護航。 縱目科技早在2017年就在新三板上市,新三板是中國一個面向中小企業的場外交易市場,交易清冷。但不到一年,它就退出了新三板。2022年,公司申請在類似於納斯達克的上海科創板上市,但最後又主動撤回了申請。 縱目科技由唐銳在2013年創立,主要提供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主攻軟件。這讓它有別於業內一眾公司,如計劃打造自己的自動駕駛車隊的小馬智行,和聚焦自動駕駛車輛傳感器的禾賽(HSAI.US)。 招股說明書顯示,縱目科技自成立以來已通過九輪融資,籌集資金22億元。它最有名的支持者是小米集團(1810.HK),小米是自動駕駛技術的堅定支持者,並於上月推出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車(NEV)。縱目科技的上一輪融資是在2022年3月,籌集資金近10億元。在那一輪融資中,公司估值超過90億元,躋身“獨角獸”俱樂部,獨角獸是指估值在10億美元或以上的初創企業。 如果能完成首次公開募股,能不能保持這麼高的估值則是另一回事,因為股市投資者最近對新上市的科技股估值,遠沒有那麼慷慨了。禾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去年2月上市時,它的估值在25億美元左右,但上市後估值已跌至約5.5億美元。 縱目科技自稱是一家全自動駕駛技術的供應商,但其主要關注點是自動泊車,這是一種專門的自動駕駛應用,通常用於停車場或車庫等嚴格控制的封閉環境中。 在中國的乘用車自動泊車解決方案(APS)市場,按2022年的銷售額計算,縱目科技在供應商中排名第五。公司上市文件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顯示,2022年中國APS整體市場規模達81億,縱目科技佔4.9%。 公司還強調自己在APS的一個細分市場,即它所說的自動泊車輔助(APA)領域領先國內同行,市場份額達5.6%。 增長乏善可陳 在包括泊車和駕駛解決方案在內的高級輔助駕駛系統(ADAS)市場,縱目科技僅佔1%的份額。中國ADAS市場經歷了大幅增長,從2018年的93億元增長到2022年的413億元。 2022年,縱目科技的泊車解決方案銷售收入為4億元,佔其全年總收入4.695億元的85%以上。駕駛解決方案業務則貢獻了剩餘的7,000萬元,表明這部分業務仍然處於早期的發展階段。不過,縱目科技把一大部分研發費用都花在駕駛解決方案上,這似乎表明它對這部分業務成為未來的增長引擎寄予了厚望。 縱目科技去年的營收僅錄得6%的增幅,達到4.98億元,這令人難免質疑它能否有效實現技術的商業化並擴大業務規模,尤其是考慮到它在該行業已有十多年的歷史。 雖然增長緩慢可能會引起一些投資者的擔憂,但更令人擔憂的是,由於研發支出巨大,該公司虧損嚴重。縱目科技報告稱,在截至2023年底的三年里,累計虧損超過15億元,其中去年虧損5.64億元。同期,該公司的研發支出總額接近10億元。 投資者應該注意的另一個重大風險,是它嚴重依賴少數關鍵客戶。2021 年,來自前五大客戶的收入佔其總收入的72.5%,到去年這一比例已上升到93%。在此期間,最大客戶在公司收入中的份額從28.5%增至43.8%。 雖然許多公司都面臨類似情況,但在中國迅速變化的新能源汽車行業,這種風險可能尤其需要警惕,在這個行業,今天的超級明星可能明天就出局了。 儘管存在這些風險,縱目科技也有自己的優勢。其中之一是與商業夥伴的合作關係密切,這使它能夠不斷改進產品。公司表示,2022年與中國十大汽車製造商全都建立了業務合作關係,這些製造商佔中國乘用車總銷量的72.1%。 投資者是否看好縱目科技的IPO,可能取決於該公司是否有能力加快商業化步伐,特別是其ADAS駕駛解決方案,尤其是在該公司表示短期內盈利無望的情況下。 類似的邏輯可能也適用於越來越多嘗試赴港上市的自動駕駛公司,包括地平線機器人和黑芝麻智能。這些公司的表現將證明,投資者究竟是認為這類公司將在不久的將來加速增長,還是認為它們的技術仍處於早期階段,無法引起他們的興趣。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Zeekr steps on the IPO acclerator

憂市況逆轉 極氪趕美上市

據報道,隨著同行估值迅速下跌,這家新能源車企正在重啓紐約上市計劃 重點: 據報道,極氪已重啓IPO計劃,並降低融資目標,在中國新能源車企前景的惡化而進一步下跌之前上市 去年,公司的汽車銷售收入,同比從上半年的150%升幅,放緩至下半年的44% 陽歌 在因市場情緒疲弱而暫停赴美IPO後,新能源車企極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突然猛踩油門,似乎想在情況進一步惡化之前上市。 這是我們根據路透社的最新報道做出的評估,報道稱公司已重啓赴紐約上市的計劃。事實上,自去年11月首次提交申請以來,極氪每個月都會定期更新招股說明書,距今最近的更新是在3月20日。 最新文件讓外界對極氪的近況有了一些瞭解,包括2023年全年的數據。更新文件顯示,極氪的銷售情況在去年下半年大幅放緩,與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整體趨勢同步 。 與此同時,極氪的勁敵如理想汽車(LI.US; 2015.US)和蔚來(NIO.US: 9866.HK)的估值也迅速縮水,因為投資者為它們的持續虧損和銷售增長放緩感到擔憂。蔚來最近跨過了一座不甚光彩的里程碑,市銷率(P/S)正式跌破1倍,目前只有0.97倍。市銷率1倍本來沒有什麼可以說,但對於一家自認為處於熱門增長領域的公司來說,低於這個數字就相當尷尬。理想汽車的市銷率高於1倍,目前為1.84倍,但如果最近的趨勢持續下去,它可能很快也會跌破這個數。 鑒於極氪的情況與蔚來類似,它1倍的市銷率似乎是合適的,以此計算,按照最新招股說明書中的2023年銷售數據,該公司的市值為71億美元。這遠低於我們去年11月首次關注極氪IPO時,進行類似分析後得出的100億美元估值結果,大約是該公司在2023年2月融資時130億美元估值的一半。 據報道,估值迅速縮水促使極氪推遲了最初的上市計劃。但現在看來,該公司正急於在估值進一步下滑之前登陸資本市場。據路透社報道,極氪的籌款計劃已從之前10 億美元或以上的目標,降至5億美元左右,可見市場情緒不斷惡化。 此次IPO正值中國企業赴美上市整體疲軟之際。一季度,此類上市僅籌集資金4,690萬美元,低於上年同期的4.28億美元,成為2017年以來最慢的第一季度。 事實上,最近境外上市中國股票整體顯示出一些新的活力跡象,中國ETF-iShares MSCI (MCHI.US) 較1月底的近期低點上漲約10%。但由於對中國經濟快速放緩,以及西方限制進口中國製造的新能源汽車的擔憂,新能源汽車股逆勢而跌。反映這一點的是,近期在海外上市的中國股票上漲,而同期蔚來的股價卻下跌了約30%。 銷售放緩 極氪進入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較晚,直到2021年10月才推出首款車型。它的最大優勢是擁有一批頂級支持者,其中以吉利汽車為首。吉利是中國領先的民營汽車製造商之一,除吉利品牌外,還擁有沃爾沃和路特斯等品牌。極氪的歷史其實可以追溯到2021年之前,但在那之前,它的所有收入都來自銷售電池和新能源汽車零部件,主要是賣給吉利旗下企業。 公司目前有四款車型在售,包括最初的Zeekr 001。招股說明書顯示,最新款是極氪高檔轎車車型,去年11月發佈,今年1月開始交付,目標客戶是“精通技術的成年人和家庭”。該公司認為自己是一個高端品牌,售價一般不低於30萬元,與蔚來的定位類似。 公司在2022年取得爆炸式增長,因為它在2021年10月才開始交付產品。去年的增長更能反映它未來的潛力,全年總收入從2022年的319億元增長到517億元,增幅達62%。以半年為單位,對這些數據進行分析後會發現,它的收入增長從上半年的136%大幅放緩至下半年的33%。 新能源汽車銷量目前約佔該公司總收入的三分之二,其增長趨勢也出現了類似的放緩,從去年上半年的約150%降至下半年的44%。 一個略顯積極的趨勢是,公司去年的新能源汽車銷售收入增長了72%,超過了汽車交付量65%的增幅,這表明公司每輛車獲得的收入增加了。這一點意義重大,因為隨著銷售開始放緩,去年很多新能源車企大部分時間都在降價。但這也可能反映出,在最初的Zeekr 001之後,極氪正在推出越來越高檔的車型,而Zeekr 001的起步價為30萬,處於目標區間的底部。 該公司表示,今年的目標是交付23萬輛新能源汽車,這幾乎是2023年交付的118,685輛的一倍。招股說明書中的數據顯示,公司在年初的銷量有望達到這一增速,1月和2月的總銷量同比增長134%,達到20,047輛。但在市場放緩的情況下,這種增長將越來越難以維持。 總言之,極氪的前景及中國新能源車企的總體前景正迅速失去動力。這可以解釋為什麼該公司突然如此急於重啓上市,它最終籌集到的資金甚至可能低於已經調低了的5億美元目標,因此估值可能會遠低於100億美元。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i Auto posts fourth quarter results

理想季績無限好 行業增長近黃昏

這家新能源汽車製造商第四季度車輛銷售收入增長134%,但預計2024年一季度總營收增速將放緩至70%左右 重點: 理想汽車第四季度實現三位數營收增長、利潤率提升,但預計本季度增長將大幅放緩 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增長迅速放緩,並且可能進一步惡化,因最近爆出一系列有關該技術的負面新聞後,消費者擔憂加劇      陽歌 過熱的中國新能源汽車(NEV)行業正進行整合,而理想汽車公司(LI.US; 2015.HK)越來越像是這場競爭中的幸存者,要看看整合結束時究竟誰還保持屹立不倒。與此同時,公司週一公佈強勁的第四季度業績,其中諸多跡象都直指行業競爭激烈,並且很多人都預測到今年會急劇放緩。 在越來越多的負面報道,讓中國消費者質疑購買新能源汽車是否明智後,這種放緩可能會比預想的更嚴重。就在上週五,南京一小區發生可能由電瓶車電池引發的火災,造成15 人死亡、44 人受傷。 理想汽車公布業績後,投資者顯然把注意力集中在它跑贏行業的表現上,週一推動該股在紐約的股價上漲近20%。財報中不僅公佈了強勁的銷售增長,公司還保持了可觀的利潤,在中國大量本土新能源車企中,只有少數幾家能夠做到這一點。 理想汽車目前的市銷率 (P/S) 為3.4倍,遠遠領先於其他同類公司,比如2.5倍的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1.3倍的蔚來(NIO.US; 9866.HK)和1.9倍的零跑汽車(9863.HK),這反映出投資者對其長期生存能力的信心不斷增強。但它依然落後於特斯拉(TSLA.US)的6.9倍,後者被很多人認為是前景最好的公司。出人意料的是,全球新能源汽車領導者比亞迪(1211.HK;002594.SZ),目前的市銷率僅為0.9倍,似乎是近期投資者對該股缺乏熱情所造成。 言歸正傳,我們還是回到理想汽車,它的最新業績在主要同行中名列前茅,看上去確實相當亮眼。該公司第四季度交付汽車131,805輛,同比增長185%,這也推動該公司2023年全年總交付量達到376,030輛,同比增長182%。 理想汽車第四季度車輛銷售收入總計404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73億元增長134%。 車輛銷售收入增速遠低於實際銷量增速這一點,反映出市場競爭激烈,車企不斷降價以吸引新業務。 儘管如此,隨著經驗和規模經濟的取得,理想汽車的盈利能力不斷增強。這體現在毛利率上,它的毛利率從第三季度的22%提高到了第四季度的23.5%,上年同期為20.2%。效率提升推動理想汽車當季利潤達到57.5億元,而第三季度為28.1億元,2022年第四季度為2.65億元。 儘管公司的競爭對手尚未公佈第四季度業績,但理想汽車去年第三季度就曾以271%的營收增長輕鬆打敗一眾對手,相比之下小鵬汽車僅增長25%,蔚來僅增長47%。因此,理想汽車強勁的第四季度增長很可能會繼續跑贏競爭對手。 前路坎坷 回顧了這些積極的數據之後,我們將在本文的後半部看看眾多麻煩的跡象,它們表明,在經歷了數年的爆炸式增長後,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將在2024年大幅放緩。 去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總銷量增長38%,達到約950萬輛,其中出口銷量不斷增長。這已經比2022年銷量倍翻的增長率下降了,天津大學中國汽車戰略發展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員最近告訴《環球時報》,今年的增長率可能進一步放緩至22%左右。 理想汽車1月份的銷量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的業績指引都反映了這一放緩趨勢。該品牌1月份的交付量增長106%,達到31,165輛,遠低於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速。更重要的是,考慮到2022年的春節在1月(店面通常會關門),而今年卻在2月,這個增長率看起來更疲軟了。 理想汽車表示,預計整個一季度將交付10萬至10.3萬輛車,同比增長90%至96%。該公司預計一季度營收增長66%至71%,達到313億至322億元。這兩方面的增長率都比去年要慢得多。 而且正如我們已經注意到的,最近圍繞新能源交通工具的一系列負面新聞,可能會對本就疲軟的銷售產生更大的影響。南京的火災造成15人死亡,44 人受傷,越來越多的小區對電瓶車引發火災的危險發出了警告,這只是其中最新的一起。雖然電瓶車的技術含量顯然遠低於汽車,但負面報道也將不可避免地影響消費者對電動汽車的看法。 春節期間,該行業也是負面報道纏身,很多新能源車主在這期間開車前往溫暖的海南島,但由於潛在的火災隱患,輪渡上新能源車的數量受到嚴格限制,令車主離開時被困在當地。正如許多西方人今年冬天發現的那樣,中國北方地區的人們也發現電動車在極冷的氣溫下經常出現性能問題。 行業大洗牌正在加速,豪華電動車初創企業高合汽車的創始人表示,由於目前資源只夠維持未來三個月的運營,公司正尋找潛在收購者或新的投資者。在他透露這一消息之前,本月早些時候該公司曾表示,由於財務困難,將停產六個月。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XCHG files for IPO

智能充電上市集資挑戰馬斯克

這家歐洲第二大電動車快速充電樁銷售商,希望通過赴美上市來增強財務實力 重點: 智能充電申請在納斯達克上市,去年前九個月收入同比增長46% 公司由兩名前特斯拉工程師創立,希望以其回流電網的快速充電樁脫穎而出       譚英 名不見經傳的快速充電樁製造商智能充電有限公司希望在納斯達克上市來充實資本,從公司預計不到1億美元的市值來看,此次IPO的規模似乎不大。但受益於公司穩健的前景,並且包括德意志銀行、中國的華泰證券和老虎證券等強大承銷團隊,此次融資是有可能出現驚喜結果。 智能充電的電動車充電樁是全球儲能解決方案市場的一部分,根據本月提交的IPO招股說明書中的第三方市場數據,預計到2026年這個市場將達到900億美元。使用直流電的快速充電樁市場增長最快,需求每年增長約33%,從2021年的4.0TWh增長到2030年的52.0TWh。招股說明書稱,智能充電是歐洲第二大直流快速充電樁銷售商,儘管該市場分散且競爭激烈。 那麼,又名XCharge的智能充電的競爭對手到底是誰?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是最大的競爭對手之一,它擁有由5萬多個「超級充電樁」組成的全球網絡,居於世界領先地位。據《EV Magazine》報道,第四大電動汽車充電樁製造商是中國的能鏈智電(NAAS.US)。其他主要充電站製造商包括EVgo(EVGO.US)和Blink Charging(BLNK.US)。 Blink Charging目前的市銷率 (P/S) 為1.72倍,EVgo 的市銷率則要略微低一些,為1.56倍。按照今年預計銷售額計算,同樣1.6倍左右的市銷率,智能充電的市值約為6,000萬美元。 雖然自稱全球領導者,但智能充電的實際銷量依然相當小。公司的直流快速充電樁銷量從2021年的807個增長到2022年的1,934個,增加了一倍多,去年前九個月銷量總計1,443個。同時,它聲稱自近十年前成立以來,已在全球賣出超過4萬個充電樁。 智能充電的收入依然相當有限,不過正在快速增長。去年前九個月,這個數字較上年同期的 1,920萬美元增長了46%,達到2,800 萬美元。毛利率也從2021年的35.2%,穩步提高到去年前九個月的44.2%。但同期營業費用增加了兩倍,從630萬美元增至1,840萬美元,主因是首次公開募股前要支付750萬美元的股權補償。最重要的是,公司在2023年前九個月陷入了虧損,淨虧損670萬美元,2022年同期則錄得淨盈利70萬美元。 智能充電的產品線包括最大輸出功率200kW的智能直流充電樁C6EU、最大輸出功率400kW的C7超快充電樁,以及輸出功率210kW的最新NET ZERO淨零系列。相比之下,特斯拉的超級充電樁輸出功率為250kW。淨零系列一個差異化的因素是,它能夠讓多餘的電力返回電網,從而降低運營成本,吸引買家。 緣起特斯拉 智能充電由前特斯拉項目經理侯逸飛和丁銳於2015年成立,他們最初將目標定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 兩人從中看到商機,2009年左右中國新能源汽車熱潮開始時,充電樁非常缺乏。侯逸飛在特斯拉任職期間負責特斯拉的公共充電。只乾了一年多一點,他就離開了特斯拉,因他認為自己和丁銳可以通過給硬件添加基於雲的管理軟件,來改進這些充電樁。丁銳在特斯拉任職的時間也不到兩年。 兩人開始為能源和運輸行業客戶的車隊或服務站提供套餐,其中包括中國最大的電網運營商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到2018年,他們已在中國供應了2萬個充電樁,大部分位於北京和深圳。 公司在漢堡開設了辦事處,開始探索最近也蓬勃發展起來的歐洲市場。和中國一樣,歐洲的充電業務也得到政府的大力扶持,它的歐洲業務最近超過了中國業務。公司在歐洲的支持者包括殼牌風險投資公司,後者參與了它2021年的B輪和2023年的C輪融資。2022年,該公司歐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20%,達到1,820 萬美元,而來自中國的收入僅為420萬美元,來自其他國家的也只有690萬美元。 那麼,對於這次上市,我們應該抱持怎樣的期待?Seeking Alpha的分析師多諾萬·瓊斯(Donovan Jones)並不看好這家公司,因為它收入增長放緩、經營業績參差不齊而且儘管「淨零系列」產品,有能力將未使用的電力返回電網,但基本未經檢驗。但是,如果充電樁運營商喜歡「淨零系列」能降低成本的功能,也可能改變遊戲規則,因為智能充電是為數不多生產此類「電池到電網」充電設備的企業。 公司在2023年表示,將利用最新一輪融資的資金,在美國為「淨零系列」(該系列於去年8月在德克薩斯州推出)建一座充電樁廠。在招股說明書中,公司表示還將把IPO所得的50%用於投資德州的工廠,20%用於研發,20%用於全球市場擴張,10%用於營運資金。 智能充電至少表現出了先見之明,把重點首先放在發展迅速的歐洲市場,而不是發展緩慢的美國。2021年,歐洲安裝的充電樁數量為4.5萬個,而北美的充電樁數量為2.31萬個。招股說明書顯示,預計2022年至2026年,歐洲的這個數字將以每年83.6%的速度增長,略高於北美81.5%的預測。意味著到2026年,歐洲的充電樁安裝量將達到91萬個,遠遠超過北美的54.42萬個。…
Lotus Technology nears end of SPAC listing

吉利再展財技 蓮花汽車在美上市

距離通過SPAC上市越來越近之際,吉利控股的蓮花汽車旗下電動車公司,成功籌集8.7億美元資金 重點: 蓮花科技將與LVMH背後支持的SPAC合併,上市前夕再獲融資8.7億美元 旗下還擁有富豪汽車的吉利,正在推進電動車品牌極氪的上市,彰顯出高超的交易能力       梁武仁 中國本土汽車巨頭吉利控股集團,繼續強化其作為新能源車領域交易之王,將該領域視為企業未來的關鍵所在。 上月底,英國名車品牌蓮花汽車旗下的電動車公司蓮花科技公司(Lotus Technology Inc.), 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前夕,宣布獲得了8.7億美元(61.6億元)融資,該公司將與奢侈品巨頭LVMH支持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 L Catterton Asia Acquisition (LCAA.US) 合併。吉利於2017年收購蓮花51%的股份,將其納入自己的全球品牌陣容,其他品牌還包括富豪、極星和寶騰。 獲得這筆最新融資之前,蓮花科技今年早前還獲得了約1.2億美元的融資,使得今年的融資總額已達到10億美元。公司計劃用不斷增長的資金開發新產品和技術,並擴大全球網絡。 完成SPAC上市後,公司的流通股比例約為19%,屆時參與最新這輪融資的投資者,將獲得蓮花科技公開交易的股票。蓮花科技年初首次宣布上市計劃時表示,將在今年底前完成交易,但在最新公告中並沒有透露最新進展。 作為中國最著名的企業家之一,吉利創始人李書福對達成交易當然不陌生。2010 年,他的公司以 18億美元現金加債務從福特手中收購了富豪汽車,相當於福特1999年收購富豪時65億美元的一小部分。他由此登上全球新聞頭條,這是當時中國汽車製造商規模最大的海外收購案。隨後,吉利又在2021年讓富豪以180億美元的估值上市,在持有富豪的十年裏為自己賺到了豐厚的回報。 隨著旗下品牌的不斷增加,吉利似乎很喜歡為它們設計類似的交易。它於2015年通過富豪收購極星,並於去年讓該公司通過SPAC上市。去年12月,吉利支持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Ecarx (ECX.US)通過另一項SPAC交易成功上市。吉利目前還讓其主要的電動車品牌極氪智能科技在紐約上市。其上市歷史最悠久的是吉利汽車(0175.HK),於2005年在香港上市。 回到蓮花科技,公司在最新這輪融資中估值為55億美元。與吉利2017年出資2.35億美元收購蓮花汽車51%的股份,確是一次巨大的增長。當然,我們也應該注意到,為了重振蓮花品牌,吉利向其注入了30億美元的資金,包括斥資13億美元在武漢新建一家工廠。 戰略至關重要 蓮花科技將在這家英國名車品牌的未來增長中發揮關鍵作用。蓮花汽車的目標是到2028年成為全電動車品牌,這與富豪計劃到2030年淘汰所有搭載內燃機的汽車類似。蓮花還希望從一個小眾車企轉變為一個更加大眾化的汽車製造商,到2028年年銷量達到15萬輛,這可能要通過它相對較早地大舉押注電動車技術,從同行中搶佔份額來實現。 蓮花科技預計,隨著新車型的推出,年收入將從今年預估的9億至12億美元,增至2025年的86億美元。隨著銷售額的增長,公司還預計盈利能力將顯著提高,2025年毛利率將達到21%至23%。這樣的利潤率將與規模更大且實現了盈利的特斯拉(TSLA.US)去年的利潤率相若。 3月,蓮花科技推出了武漢工廠生產的首款車型Electre,這也是該品牌的首款運動型多用途車(SUV)。它計劃在未來兩年內再推出三款新車型,其中包括一款名為Emeya的純電動車,該車型已於9月亮相,明年開始在武漢量產。 根據蓮花科技10月份對這筆交易的最新投資者介紹,SPAC上市後企業估值約為61億美元,即63億美元的資產淨值加上6.73億美元的債務,再減去現金持有量。這大約是其2024年預估營收的1.2倍,遠低於特斯拉過去12個月收入得出的7.75倍。 這意味著蓮花科技的股票最終上市時可能看起來不貴。不過,由於該公司缺乏業績記錄,這種便宜可能是合理的。與佔據主流的特斯拉車型相比,售價在10萬美元以上的蓮花汽車的目標市場要小眾得多。中國電動車市場的競爭已經十分激烈,眾多新企業和老品牌,越來越多地將重點轉向更為環保的產品。 只有時間才能證明吉利的眾多賭注是否會得到回報,儘管它過去的記錄看起來相當強勁。像吉利這樣大舉收購的中國企業並不少見。但與其他那些後來潰敗的公司不同,它有能力專注於核心的汽車製造業務,增加一些看起來與現有業務互補的企業,然後大舉投資,幫助它們取得成功。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Zeekr files for US IPO

極氪因吉利之名 有望成車股新寵

儘管相對年輕,但憑借與中國本土汽車巨頭吉利的緊密聯繫,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在內地市場很快就受到了關注 重點: 極氪已申請赴美上市,由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國銀行和中金等大型投資銀行承銷 中國電動車市場在2022年增長超過一倍,但之後開始放緩,極氪的市值可能已從2月的130億美元,下跌至約100億美元        陽歌 隨著極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提交赴美上市招股說明書,一個新的選擇正在逼近起跑線。與在美國掛牌的眾多中國新能源汽車股相比,這家公司因與中國領先的民營汽車製造商吉利(0175.HK)關係緊密而知名。 極氪還因進入中國新能源車領域相對較晚而受人注意,其成立僅兩年時間。相比之下,行業領頭羊比亞迪(1211.HK;002594.SZ)生產新能源車已有十多年的歷史,2008年已吸引了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投資。 比亞迪的背後是睿智、有遠見的王傳福,該公司已超越特斯拉 (TSLA.US),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動車(EV)製造商。但吉利的創始人李書福也毫不遜色,他同樣具有遠見卓識,將吉利打造成中國第一家全球化汽車企業,擁有包括沃爾沃和路特斯在內的一系列品牌。 憑如此強大的資歷,我們預計此次IPO,將成為今年或明年中國公司規模最大的IPO之一。上週四提交的IPO招股說明書顯示,承銷商名單巨頭雲集,包括高盛、美國銀行、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 由於中美監管問題,大型投行今年一般都避開了赴美上市的中國企業。美國證券監管機構,仍在測試與中國證券監管機構達成的一項新合作協議,該協議使其能夠查閱極氪等公司存放在中國的會計和審計記錄。 與此同時,在中國從今年開始,所有擬赴境外上市的企業,都必須獲得中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批准。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CSRC)自今年初以來,一直在受理此類申請,極氪正是獲批的企業之一。 招股說明書中沒有給出募資數目,但此前的報道顯示,極氪希望籌集10億美元或以上資金。在當前市場情緒疲弱的環境下,加上新能源汽車股已經已有過剩情況,這樣的目標可能過於進取。 起步晚 不管在招股說明書中怎麼說,極氪由於進入中國新能源車市場較晚,仍然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參與者。由於政府的大力支持,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據極氪招股說明書引用的第三方數據,這個市場目前約佔全球電池驅動新能源車銷量的60%。 儘管如此,極氪仍未進入中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 (CPCA)每月公佈的10大新能源車製造商名單。該公司專注於售價30萬元(4.12萬美元)或以上的高端新能源車市場,並將國內初創企業蔚來汽車(9866.HK, NIO.US)以及寶馬(BMW.DE)和梅賽德斯-奔馳(MBG.DE)視為主要競爭對手。 公司的招股說明書指出,起售價30萬元的極氪001,是中國2023年前9個月最暢銷的高端車型,在此期間售出了52,680輛。另一款車型極氪009起售價50萬元,在前9個月售出13,672輛,在最受歡迎的高端車型中排名第六。 從整體銷售數據看,10月份的銷量略高於1.3萬輛,僅相當於比亞迪301,833輛的一小部分,但接近蔚來同期16,074輛的銷量。 與大多數同行一樣,由於中國繼續推動新能源車的銷售,極氪的收入仍在增長。但隨著中國政府減少部分激勵措施,希望這些公司能靠自身實現盈利,但在眾多國內企業中,目前只有比亞迪做到了盈利。 該公司2022年的收入較前一年增長約四倍,從2021年的65.3億元增至319億元。但今年上半年增速大幅放緩至136%,從上年同期的90億元增至213億元。隨著極氪擴大規模,這種放緩應該是意料之中,儘管公司在市場的增長放緩可能會讓潛在投資者望而卻步。 極氪在成本方面似乎控制得不錯,這有助於它控制虧損。公司今年前六個月的淨虧損為38.7億元,僅比去年同期的30.8億元高出26%。 英特爾資本(Intel Capital)是極氪的早期投資者之一,它在後者2021年成立前後投入了1億美元。據報道,今年2月,自動駕駛技術公司Mobileye Global(MBLY.US)的創始人阿姆農·沙書亞(Amnon Shashua)向該公司注資1,000萬美元,當時該公司的估值為130億美元。 新能源車企業的市銷率差別很大,特斯拉高達9.3倍,而比亞迪則令人意外,只有1.2倍。但如果以蔚來汽車目前2.3倍的市盈率作為最佳衡量標準,那麼極氪目前的市值約為100億美元,較2月份減少了23%。在中國迅速降溫的市場中,即便這樣的估值可能也過於樂觀。 無論市場情緒如何,我們預計極氪都將推進上市進程,甚至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就上市。儘管姍姍來遲,但它的全球足跡、快速增長以及與吉利的緊密聯繫,應該會讓它在相對擁擠的中國新能源車製造商中,成為一個相對有吸引力的選擇。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WM Motor faces uncertain road with Kaixin

威馬汽車冀合併開心汽車赴美上市 (下篇)

儘管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正在經歷痛苦的大洗牌,這兩家陷入困境的公司,上周簽署並購意向書, 重點: 即使新能源車企正在進行洗牌,開心汽車計劃通過收購威馬汽車和另一家新能源車企,轉型為新能源車製造商, 自宣佈收購威馬汽車以來,開心汽車的股價已下跌44%,雖然之前進行合股,但現時股價已重返1美元大關      欲閱讀本文上篇,點擊這裡 譚英 希望借殼Apollo智慧出行集團有限公司(0860.HK)在港上市的計劃落空數天後,四面楚歌的新能源車製造商威馬汽車控股有限公司上周宣布,找到了白武士——開心汽車控股(KXIN.US)。至於市值只有區區5700萬美元的開心汽車,究竟是何方神聖?  威馬汽車需要人來拯救這艘正在下沈的巨輪,包括因缺乏資金而在今年停擺的業務,但坦率地說,開心汽車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威馬汽車需要的那種大救星。開心汽車曾有抱持機會主義的態度進行變身,包括最近進軍新能源汽車。最新這次轉型的時機似乎也不太好,在經歷了2018年至2020年的新能源車繁榮期(中國三分之二的新能源汽車是在這期間登記的)後,過熱的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出現了大洗牌的跡象。 繁榮正在迅速成為歷史,而擁有百度(BIDU.US; 9888.HK)和騰訊(0700.Hk)等重量級投資者支持的威馬汽車,是昔日「電車四小龍」中,首家陷入掙扎求存境況的企業。 最初的救世主Apollo出行並沒有給威馬汽車帶來多少收入。但該公司擁有超級富豪的持者,包括李澤楷的電訊盈科(0008.HK)和已故賭王何鴻燊的信德集團(0242.HK)。相比之下,開心汽車的現金流不足以支撐它的雄心壯志。開心汽車通過發行新股收購了兩家新能源車企,即晨星汽車和現在的威馬汽車,這稀釋了現有股東的股份,他們長期以來一直遭受著煎熬。 在9月11日宣佈與威馬汽車簽訂非約束性並購意向書三天後,開心汽車宣布將股份15合1,以使股票達到納斯達克交易價格不低於1美元的要求。合股令每股股價提升,並可給投資者帶來精神上的振奮,不過它們不會改變公司市值。 但開心汽車這次合股並沒有帶來積極情緒,反之合股生效以來,該股在五個交易日內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市值。自宣佈與威馬汽車合併以來,開心汽車股價已下跌44%,哪裡是投資者有信心的表現。 開心汽車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林明軍表示,威馬汽車時尚的產品和強大的品牌與開心汽車是「絕配」。「通過本次並購合作,威馬汽車將擁有更大的資本舞台,更好地推動智慧出行產業的發展,」他說。 開心汽車現在的首要任務之一——也是最大的任務,就是找到啓動威馬汽車今年暫停業務所需的資金。該公司是中國少數幾家自建工廠的新能源汽車初創企業,這是一項耗資巨大的努力,當時看起來令人欽佩,但現在再看似乎是狂妄的表現。中國其他大多數新能源汽車初創企業,都依賴第三方製造商。 迂迴的旅程 開心汽車進軍競爭激烈的新能源汽車領域,可謂一波三折。早在2020年8月,公司就宣佈將關閉二手車經銷業務,並預計收入將出現暫時下降。當時,開心汽車與進口汽車電商平台海淘車網合併,後者的創始人林明軍出任新CEO。一年後,公司宣佈與北京步甲運車簽署了1萬輛新能源物流車的供貨訂單,為期五年。 在協議簽訂前幾個月,沒有任何新能源車製造經驗的開心汽車,於2021年8月收購了河南御捷時代,並表示已在華東城市蘇州建立了新能源汽車總部。接著,該公司又通過發行新股,收購了御捷時代的母公司晨星汽車,交易是在宣佈收購威馬幾周前完成。 據開心汽車稱,晨星生產的朋克牌迷你電動車,在中國生活水平較低的小城市很受歡迎。今年早些時候,該公司宣佈訂單數已經達到5萬輛,並準備把新能源車作為公司的「首要事項」。 從更廣泛的角度來說,威馬的高端新能源車,將擴大開心汽車的產品系列。後者還將獲得威馬汽車在溫州和黃岡的兩個生產基地(年產可達25萬輛),以及由621家實體店組成的銷售和服務網絡。 因此,現在的問題是,開心汽車真的能拯救威馬汽車及其CEO沈暉嗎?這位吉利汽車的前高管,因在2010年策劃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海外並購案——收購富豪,而讓人刮目相看。 當然,只有時間能告訴我們答案。但開心汽車的財務狀況看起來並不太令人鼓舞。到2022年底,公司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僅有710萬美元(5186萬元),與威馬汽車重啓運營所需的資金相比,這個數字微不足道,而就在今年1月,威馬汽車的估值還高達20億美元。 開心汽車2022年的營收只有區區8,280萬美元,比2021年下降了67%,淨虧損8,470萬美元。該公司於2017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但自2019年以來一直沒有盈利,2020年虧損530萬美元,2021年虧損1.96億美元。它仍然欠著前母公司人人網(現已更名為Moatable,MTBL.US)的貸款。 開心汽車加速推出新能源汽車的時機,可謂生不逢時。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正在迅速整合,隨著政府補貼的削減,車企紛紛大幅降價。專家認為,最終可能只有5到10家企業能活下來——與2017年估計的300家企業相比,只剩零頭。在那段時間湧現的眾多初創企業中,只有少數幾家取得了相對穩定的銷量,比如蔚來(NIO.US; 9866.HK)、小鵬(XPEV.US; 9868.HK)、理想汽車(LI.US; 2015.HK)、零跑汽車(9863.HK)和合眾汽車。曇花一現才是常態,比如自游家,它已於去年12月停止了運營;還有雷丁汽車和拜騰,它們分別在今年5月和7月提出了破產申請。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