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前高管捲土重來 借庫迪咖啡打翻身戰

這家在中國快速崛起的咖啡店,是由涉及瑞幸財務造假被罷免的陸正耀和錢治亞所創立 重點: 庫迪咖啡靠高調宣傳、快速開店和低價搶佔市場,與瑞幸咖啡當初的發展同出一轍 市場估計,受到瑞幸咖啡財務造假的事件影響,由陸正耀和錢治亞創辦的庫迪咖啡不易取得融資   葉天娜 在中國,有兩個人首先顛覆了租車行業,再勇闖咖啡賽道,向全球咖啡連鎖巨頭星巴克(SBUX.US)步步進逼,更揚言要打敗對方。的確,他們開設的咖啡連鎖集團瑞幸咖啡(LKNCY.US)在中國的分店數目曾於2019年高達4,507家,超越星巴克的約4,100家,但最後卻捲入財務造假醜聞,成為美國證券監管當局嚴厲審查中國企業審計底稿的導火線。 這裏說的,就是瑞幸的兩名核心創始人陸正耀和錢治亞。自從2020年7月因造假風波被瑞幸罷免後,二人事隔兩年便捲土重來,去年10月創辦庫迪咖啡,決心重回咖啡賽道。 有了瑞幸的經驗,陸正耀和錢治亞要另起爐灶並不難。根據庫迪網站介紹,公司「由瑞幸創始人、前CEO錢治亞女士攜同瑞幸原核心團隊傾力打造,註冊資金兩億美元」。 去年10月22日,庫迪首店落戶福建省的福州國際金融中心,陸正耀也沒有掩蓋野心,直言「咖啡夢想家團隊再啟征程」,同時大撒金錢,成為阿根廷國家足球隊中國區贊助商,打著每杯咖啡僅9.9元的旗號,公開向瑞幸挑戰。 重施補貼故技 截至今年4月,庫迪全國在營門店達1,199家,比去年12月增長8.1倍,確定選址計劃開業的門店數已達520家,即將開業的門店有365家。 這是多麼熟悉的「咖啡味道」──高調造勢、瘋狂補貼、高速開店,不就是當年瑞幸走過的舊路嗎?2017年,陸正耀和錢治亞就是用這個策略,為瑞幸爭取了5輪融資,籌集近14億美元(96.7億元)資金,僅花了短短兩年時間,便帶領瑞幸在美國上市。 陸正耀的創業史離不開資本,2007年他創辦神州租車時同樣大撒金錢,不到半年就成為中國最大租車公司,同時獲得多輪融資,並在2014年登陸港交所,直到爆發新冠疫情後生意大跌,加上瑞幸造假事件,影響公司融資能力。2020年一季度業績說明會上,CFO曹光宇直言「瑞幸事件導致目前公司沒有再融資的可能」,最終神州租車被私募巨頭安博凱私有化退市。 嚐過了瑞幸咖啡的苦澀,投資者還願意再喝一次由陸正耀泡制的咖啡嗎?雖然目前未有庫迪需要集資的消息,不過我們看看陸正耀在離開瑞幸之後創辦的「趣小面」和「舌尖英雄」的融資情況,便可略知一二。 陸正耀被瑞幸罷免後,2021年創立「趣小面」麵館,據媒體報道,該公司曾經想在市場融資1億元,以取得10億元估值,但並沒有任何進展,最終趣小面以失敗告終。 至於「舌尖英雄」主打一度火熱的預製菜,管理層豪言要在5個月開設3,000家門店,雖然公司曾獲兩輪融資共21億元,但其燒錢擴張之路沒走多遠,其快速開店目標也沒有實現,新一輪融資未有任何進展,去年更出現大規模歇業潮。 經歷瑞幸造假事件後,陸正耀一下子由億萬富豪變成信用成疑,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資料,目前陸正耀有10條被執行信息,不同案件涉及執行標的合計超過45億元,未履行金額超過34億元,但該網站並沒有錢治亞的信息。 不易取得融資 由此估計,這可能是為何庫迪未有在網站提及陸正耀,而只介紹了他的愛將錢治亞,以此淡化陸正耀在庫迪的角色。錢治亞在神州租車打工時已經跟隨陸正耀,其後晉升為執行副總裁兼營運總監。 「瑞幸事件後,資本市場對陸正耀很失望。另一方面,現時市場情況與幾年前很不同,經過官方最近兩年的整頓,投資者態度轉趨保守,不再輕易砸錢,所以企業融資已不像幾年前那麼容易。」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私募基金管理層稱。 由於缺乏資本支持,陸正耀和錢治亞靠只能借助加盟商協助庫迪擴張。據庫迪網站介紹,公司沒有加盟費,最便宜僅11.5萬元便可以開店。在其自管模式下,每月毛利低於兩萬元不收取服務費,其餘毛利水平則收取10%至25%分成。 對比加盟瑞幸的高額加盟費,庫迪咖啡吸引不少資金實力較弱、尤其是年輕一代的創業者,反映低加盟門檻正是庫迪快速增長的核心原因。 還記得錢治亞2019年帶領瑞幸在美國上市時,揚言咖啡在中國不需要賣成奢侈品,甚至揚言會持續補貼三至五年,暫時不考慮盈利的豪言嗎? 一盤生意不考慮盈利,僅透過巨額補貼搶佔銷售量,在欠缺資本支持下,可持續模式自然成疑。因此,本來僅賣9.9元一杯的庫迪咖啡,在公司成立不到半年已經要加價,以減輕持續「燒錢」的壓力。 庫迪的發展與瑞幸同出一轍,下一步自然希望踏上上市之路,「由於陸正耀與錢治亞在瑞幸事件上的往績,到美國上市幾乎不可能,就算選擇到香港掛牌,監管機構也一定會看得很嚴格,因此絕不容易。」該位匿名的私募基金管理層說。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