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in reports fourth quarter results

市場要聞:瑞幸絕地翻身超越星巴克中國

這家曾飽受醜聞困擾的咖啡連鎖店,去年新增 8,000 家門店,現時共有門店16,248 家,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店運營商       余特莉 捲入虛假銷售醜聞並導致2020 年退市的平價咖啡連鎖店瑞幸咖啡 (LKNCY.US) ,在新的商業管理團隊帶領,輔以新的商業模式,得以東山再起,並於上週五發布了最新財務報告。 公司2023年的收入按年增長87.3%,達到創紀錄的249億元(35.1億美元),超過星巴克(SBUX.US)於中國的31億美元銷售額。儘管行業競爭激烈,瑞幸咖啡仍獲強勁增長,全賴其借特許經營模式去大幅增加分店,以及將產品多樣化。 瑞幸的門店數目幾乎翻了一番,年內新增了 8,000 家新店,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店,在中國 300 多個城市共有16,248 家門店,當中包括目前唯一海外市場新加坡的 30 家分店。相比之下,截至去年12月,星巴克在中國有近7,000家門店。 瑞幸咖啡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郭謹一表示:「2023年對於瑞幸咖啡來說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他在公司財報電話會議上補充:「瑞幸咖啡憑借獨特的商業模式、持續的產品創新和規模優勢,再次實現破紀錄的營收。」 公司2023年度淨利潤為28.5億元,較2022年的4.48億元大幅增長,去年淨利潤率為11.4%。 全年自營店收入達179億元,同比增長82.7%,約佔總收入的72%。 2023年其自營店同店銷售增長上升21%。 瑞幸咖啡去年推出了 102 款新產品,包括中國最著名的茅台「醬香拿鐵」,自 9 月推出以來,以 4, 580 萬杯的成績打破了去年單品的銷售記錄。 公司還公佈了強勁的第四季度業績,三個月內收入同比增長 91% 至 70.6 億元。同期淨利潤增長四倍多,達到2.96億元。 週五公告發布後,瑞幸咖啡的場外交易股價基本沒有變動,收盤下跌 0.98%,至 23.76 美元。 過去十年,中國的咖啡消費量一直在增長,吸引了星巴克和 Tim Hortons 等國際品牌打入市場。與此同時,各運營商都面臨著日益激烈的競爭,瑞幸、Manner、庫迪(Cotti)等本土品牌都在同一個市場上相互爭逐。 網站World Coffee Portal的研究顯示,2023 年中國咖啡店數量增長 58%,達到 49,691 家,超越美國市場。增長一方面是由小型門店業態推動,另外主要來自瑞幸和庫迪等外賣運營商的快速擴張所致。 瑞幸咖啡將自己定位為平價連鎖店,迎合年輕及科技通的顧客,其咖啡通常通過應用程序訂購,以每杯約 10 元的價格出售。 2017年推出後,它在中國迅速崛起,與星巴克展開競爭,並於2019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但因虛假銷售醜聞,導致其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雙雙辭職,並被處以巨額罰款,最終從納斯達克退市。 其股票繼續在場外市場交易。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The tea chain that sells fruity and milky brews in China’s smaller cities has been dubbed a cheaper version of the upmarket Heytea brand.

收入依賴加盟商 古茗衝擊「茶飲第二股」

這家主打二三線城市的中國新式茶飲店,被稱為「廉價版喜茶」 重點︰ 截至去年底,古茗在全國共有9,001家分店,但只有6家屬於自營,其餘全屬於加盟店 詃公司去年首9個月賺9.9億元,按年增長2.65倍,主因公允值變動虧損大幅減少   裴梓龍 幾年前,奈雪的茶(2150.HK)與喜茶掀起了中國年輕人新式茶飲熱,前者更乘勢於2021年成功在香港上市。由於茶飲市場投資門檻低、標準化程度高、可複製性強,吸引各路人馬紛紛創辦新品牌。 新式茶飲產品種類接近,價格戰自然成為吸引年輕消費者的有效方式,但此舉加劇了競爭,但也同時迎來了上市潮。自去年8月茶百道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後,最近被稱為「茶飲界拼多多」的蜜雪冰城,以及「廉價版喜茶」古茗控股有限公司,也正式申請在港股上市。 去年11月,本網站的文章《蜜雪冰城贏在一個字︰平》,拆解了蜜雪冰城「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主打果茶、奶茶及咖啡的古茗,其發展策略與蜜雪冰城接近,主打中國二三線城市,也同樣靠加盟商快速搶佔市場,並靠便宜殺出一條血路。 古茗的招股文件顯示,該公司截至去年底已有9,001家分店,更自稱是「中國最大的大眾現製茶飲店品牌」,但這個第一看來有點取巧。 古茗在招股文件解釋,中國現製茶飲店分為平均價不低於20元的高端市場;產品平均價格在10元以上且在20元以下的大眾市場;以及產品平均價在10元以下的低價市場。以古茗去年192億元產品銷售總額(GMV)及門店數量計算,公司只在「大眾市場」排名第一,在全部價格的市場則排名第二。 古茗去年的整體GMV比2022年增長37.2%,門店數量也增加了35%。然而在9,001家分店中,只有6家屬於自營店,其餘都是加盟店,而且接近79%的門店都位於二線及以下城市。 事實上,古茗的主要收入不是賣茶飲,而是來自加盟商,包括向加盟商賣貨及設備,以及收取加盟費。公司2021年收入達43.8億元,2022年增長26.9%至55.6億元,去年首9個月收入達55.7億元,按年增長33.9%,其中向加盟商銷售商品及設備的收入約44.8億元,加盟管理費服務收入約10.8億元,而來自自營門店銷售的收入只有946.8萬元,意味越多加盟商加入,公司收入才能持續增加,因此其業務表現是高度倚賴加盟商。 不過,古茗加盟商獲利水平還是不錯。招股文件顯示,在經營古茗門店超過兩年的加盟商中,平均每個加盟商管理3.1家門店,而古茗的單店GMV在2021年約為220萬元,2022年增長至約230萬元,去年約為250萬元。去年,加盟商單店的經營利潤為37.6萬元,單店經營利潤率為20.2%,比同期中國大眾現製茶飲市場估計單店經營利潤率約10%至15%為高,難怪能吸引加盟商。 面臨同業價格戰 一直深耕下沉市場的古茗,正面對市場全力擠壓,一來要面對在中國有超過3萬家分店的蜜雪冰城;另一方面,還要面對「老大哥」奈雪的茶和喜茶全面進攻下沉市場搶生意,例如喜茶在2022年將所有產品價格減至30元以下;奈雪的茶也推出一系列9至19元的「輕鬆系列」產品。去年8月,奈雪的茶更啟動「周周9.9元」活動,其後喜茶也加入戰局,這還沒計算掀起「9.9元戰幔」的瑞幸咖啡(LKNCY.US)和庫迪咖啡等其他飲品店。 古茗這次上市傳聞集資3億美元,目的看來是想獲得足夠「彈藥」作戰,包括加強數碼化管理及供應鏈管理效率,其次是市場營銷和加強品牌形象,以及建立密切的加盟商團體等。 該公司近年受到資本垂青,於2020年3月和6月分別引入了龍珠、紅杉、美資對沖基Coatue及Abbeay Street的投資,分別持有公司上市前8%、4%、1%及0.2%股份;至於創辦人王雲安持股43.2%,並透過一致行動安排控制公司79.5%股份。 靠加盟商維持高速增長的古茗,整體盈利表現不錯,過去幾年都有錢賺。2021年全年獲利2,014萬元,翌年大賺3.87億元,去年首9個月再按年增長265%至近10億元,但主要是因為公允值變動虧損由2022年同期的3.1億元,大幅減少至2,167萬元,但撇除這個因素,其經營利潤仍增長63.3%。 目前誰能成為港股「新式茶飲第二股」還沒知道,但回看作為「第一股」的奈雪的茶股價表現,市場對這個板塊的看法並不樂觀。2021年6月30日,奈雪的茶以每股19.8港元登陸港交所,市值高達323億港元,但其股價一路向下,近期已跌至3港元水平,市值只剩下50多億港元。 從估值上看,奈雪的茶預測市盈率約25倍,古茗去年首9個月賺9.9億元,假設全年獲利13.2億元,如果以25倍市盈率上市,上市市值將高達328億元,相當於360億港元。但以港股目前的疲弱表現,加上未來將有更多茶飲企業準備上市集資,要說服投資者以如此高的估值入股,恐怕難度不低。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 聯繫我們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With a boozy new brew, the once scandal-tainted coffee chain has boosted its quarterly earnings and store numbers despite a brutal price war.

「醬香拿鐵」加速增長 瑞幸咖啡續打價格戰

這家曾經醜聞纏身的中國咖啡連鎖營運商,第三季門店數量、營業收入及純利都大幅上升 重點︰ 受到「醬香拿鐵」熱賣帶動,瑞幸咖啡第三季營收和淨利潤也按年增長逾八成 瑞幸聯合創辦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郭謹一揚言,9.9元咖啡將會常態化,意味價格戰將會持續   裴梓龍 中國咖啡界在這兩個月最火熱的話題,必然是中國白酒豪門聯乘網紅咖啡推出的「醬香拿鐵」,這款全新產品,為正走在浴火重生之路的中國咖啡連鎖品牌瑞幸咖啡(LKNCY.US)添加不少動力。 這款與貴州茅台(600519.SH)聯合推出的特色產品,一杯價格38元,使用優惠券後只需19元,在9月4日開賣首天便售出超過542萬杯,單日營業額逾一億元;其後瑞幸再與經典動畫“Tom and Jerry”合作,推出一杯只需9.9元的聯名咖啡,吸納不少年輕消費者。 瑞幸與知名品牌合作的一系列攻勢,巧妙的拿捏了新一代消費者貪新鮮的心理,不只為公司收獲網上流量,也為東山再起打下了強心針。 根據瑞幸第三季業績,無論是門店數量、營業收入及純利都大幅上升,在「醬香拿鐵」帶動下,實現營收72億元,按年大增84.9%,其中自營門店收入比去年增長79.3%至51.4億元;加盟店的收入增長更快,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05%,達18.4億元。因此,其淨利潤也大增86.9%至9.88億元。 這家曾經醜聞纏身的中國連鎖咖啡「一哥」,經過近兩年重整,仍堅持着快速擴充的策略。瑞幸在第三季新開了2,437家門店,截至9月底,門店總數已達到13,273家,其中自營店共8,807家,加盟店4,466家,繼續保持行業領先地位。 但是,風光背後也並非全無憂慮,伴隨門店數量大幅上升,成本壓力也越來越大,該公司第三季物料成本上漲約120%,佔總收入達44%;租金開支上升85%,佔總收入19.8%;然而增長最多是銷售及營銷開支,按年多了約141%,佔總收入5.34%,主要因為品牌宣傳的投入增加。 「燒錢」宣傳為瑞幸帶來不錯成效,第三季新客戶超過3,000萬,月均交易客戶再創歷史新高,達到5,848萬,按年增長1.3倍,累計消費客戶已經超過兩億。雖然「燒錢」的反效果是毛利率下跌,但這種中國式「劈價大戰」,相信仍會在咖啡市場繼續,因為瑞幸前聯合創辦人、前管理層陸正耀和錢治亞在財務造假風波被瑞幸罷免後,去年10月創辦的庫迪咖啡,正密謀吞佔瑞幸的市場。 庫迪咖啡高調造勢、瘋狂補貼、高速開店,所用的正好是瑞幸成立之初的策略,它打着每杯咖啡9.9元的旗幟,全速開店狙擊瑞幸。 今年6月初,瑞幸門店突破一萬家,公司正式亮出「讓高品質咖啡進入9.9時代」的口號,意味與庫迪正式開打價格戰。瑞幸聯合創辦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郭謹一在財報後的電話會議中更直接表態,揚言9.9元活動將會常態化,意味已決心要把價格戰打下去。 價格戰影響毛利率 受到價格戰影響,瑞幸第三季客戶單價下跌到12元至13元,毛利率按年大降7個百分點至56%,按季也減少4.3個百分點。郭謹一強調,第四季受到季節性影響、加上產品組合調整,以及原材料成本繼續上升,利潤率可能進一步下降,但瑞幸加快提升市佔率的目標將進一步強化。換句話說,瑞幸將犧牲毛利率與庫迪拚市場。 至於庫迪也沒有停下腳步,其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錢治亞於10月22日發出內部信件,強調2025年的全球目標門店達到兩萬家,更披露截至發信當天,庫迪的門店已有6,061家,全球排名第四。 另一方面,庫迪更與中國(安徽)自由貿易試驗區蕪湖片區在11月初簽約,庫迪咖啡國際供應鏈基地落戶蕪湖綜合保稅區內,主要涵蓋咖啡豆倉儲、烘焙、食品加工、製造及貿易等,估計可以為公司節約成本,增強實力與瑞幸打價格戰。 目前中國經濟復甦不如預期,消費者對價格變得更敏感,瑞幸與庫迪的共同敵人星巴克(SBUX.US)暫時沒有加入價格戰,所以該公司第四財季的中國平均客單價格僅下跌3%,但其整體銷售額僅增長5%,比全球平均的8%為低。 面對大型連續咖啡店的低價策略,率先陣亡的是中高價獨立咖啡店,這些小店被擠壓得喘不過氣。據行業資料顯示,截至今年10月29日,中國共有19.16萬家咖啡店,雖然新增了9.5萬家,但已關閉的多達4.4萬家,當中大多都是獨立咖啡店。 財經媒體界面新聞便援引一名獨立咖啡店主稱,今年5月,瑞幸和庫迪相繼在他的店舖不到200米距離開店,直接令他的生意減少一半,雖然他曾嘗試加入價格戰,推出8.8元優惠券,但隨即出現虧損,直言「獨立咖啡店被9.9元咖啡捲死了。」 雖然瑞幸已在納斯達克除牌,但仍可以在場外的OTC市場交易,截至上周五,其股價在過去半年已累漲近五成,市值增至93.2億美元(679億元),遠比星巴克股價同期下跌4.2%的表現好。瑞幸最新市盈率也達到36.4倍,高於星巴克的28.6倍。由此可見,即使瑞幸正面臨一場殘酷的咖啡價格戰,但投資者仍傾向投以信心一票。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Moutai-flavored latte" launched by Luckin Coffee and Moutai

聯手茅台推爆款咖啡 揭瑞幸大漲背後玄機

瑞幸推出與茅台合作的咖啡後,瑞幸股價大漲,背後是什麼原因 重點: 瑞幸咖啡與貴州茅台推出的聯名咖啡「醬香拿鐵」開賣,零售價38元/杯,使用優惠券後19元/杯 瑞幸咖啡在美股粉單市場交易,該市場流動性差,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比較容易造成股價暴漲       郭凱文 網紅飲品新貴與酒業豪門攜手,會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瑞幸咖啡與茅台的最新聯名款咖啡給出了答案:炸出一個爆款,首日銷量突破542萬杯,銷售額突破1億元,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刷屏,瑞幸咖啡美股市值旋即大漲超過4億美元(30億元)。 9月4日,瑞幸咖啡有限公司(LKNCY.US)與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600519.SH)推出的聯名咖啡「醬香拿鐵」正式開賣,零售價38元/杯,使用優惠券後19元/杯。 咖啡裡真的添加了金貴的茅台嗎?為平息質疑之聲,證明貨真價實,也或許是新品網絡營銷的一部分,瑞幸咖啡當日晚間發布視頻,對這款新品的生產過程給予全景式公開。 不過,如果將這款爆款咖啡的生產調製簡化為「咖啡+茅台」,那就是望文生義了。事實上,據媒體道,其關鍵配方是一款 「白酒風味厚奶」,由寧夏塞尚乳業提供。後者的官網顯示,這是一家現代化乳品深加工企業,創立於2010年3月。另據企查查數據顯示,該公司2016年至今已經歷六輪融資,投資方包括博裕資本、番茄資本等知名機構。 該款聯名咖啡的推出,讓瑞幸再次處於媒體的聚光燈下。三年多前,這家公司因財務造假醜聞迎來至暗時刻,被華爾街拋棄,遭媒體口誅筆伐。怎料,在經歷從納斯達克退市、與SEC達成和解、支付巨額罰金、完成大幅整改後,它似乎正上演一齣「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大戲。 新近出爐的亮麗成績單足以印證這一點。上個月公布的最新財報顯示,瑞幸第二季度業績扭虧為盈,總淨收入為62億元 (約為8.55億美元),同比增長88%,淨利潤接近10億元。 行業競爭白熱化自1999年星巴克(SBUX.US)在北京開設中國內地首家門店後,連鎖咖啡業發展駛入跨車道,門店遍地開花,數量大幅增加。過去十年,互聯網令線上線下深度融合,成為行業前進的「加速器」。 據今年5月安信國際發布的研報援引第三方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有23,000多家連鎖咖啡店,連鎖現磨咖啡品牌超700個,其中瑞幸和星巴克連鎖店的規模大幅領先於其他品牌。二者在業內的地位不言自明。然而,雙方的競爭似乎從來沒有降溫的跡象。成立於2017年的瑞幸,雖屬後來者,但借著互聯網的東風及高性價比的產品,迅速異軍突起,攻勢凌厲,搶占星巴克在內地的市場份額,更不到兩年就在納斯達克上市。 在中國的門店數量方面,瑞幸實現三級跳,早已碾壓「老大哥」星巴克。今年6月5日,瑞幸宣佈第10,000家門店在福建廈門開業。上個月公布的最新財報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瑞幸咖啡門店總數為10,836家,其中自營門店7,188家、聯營門店3,648家。據星巴克官網數據,該公司目前在中國的門店僅約為6,500家。 中國連鎖咖啡賽道新的入局者不時湧現。正如詠竹坊在此前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瑞幸面臨的一個新的凶猛對手——庫迪咖啡。這家公司由瑞幸的兩位創始人,因公司爆出財務造假醜聞離職後於去年創立。雖時間不長,發展速度卻令人側目。據媒體報道,今年8月4日,庫迪咖啡第5000家門店落地北京。 為爭奪市場份額,雙方的價格戰、營銷戰也打得火熱。就在瑞幸與茅台聯名咖啡出爐三天後,網絡盛傳庫迪咖啡將與某大米品牌聯名推出新品的消息。不過,該消息雖熱度不低,詠竹坊查閱庫迪官網及官方微博,均未發現相關信息。有趣的是,9月11日,庫迪咖啡官微宣布推出「米乳拿鐵」新品,主打東北大米搭配金獎咖啡,似乎有那麼一點和瑞幸叫板的意味。 股價緣何大漲? 與茅台推出聯名咖啡的消息公布後,瑞幸美股股價跳漲。美東時間上周二(9月5日),瑞幸股價大漲5%至33.60美元,創2020年3月以來最高,更較2020年6月的低點累計上漲2300%。該股交易量也大幅飆升。 值得注意的是,因財務造假遭SEC摘牌後,瑞幸進入粉單市場交易。美國資本市場分為交易所和場外交易(OTC市場),粉單市場就是OTC的一部分,流動性比主板低得多。 截至本週二(9月8日)美股收市,瑞幸報33.24美元,市值近92億美元,較一年前翻了一倍多。目前,瑞幸美股的市盈率約為37倍,星巴克為29倍。 銳聯景淳創始人、首席投資官許仲翔對詠竹坊表示,關注中概股的投資者在海外非常多,瑞幸、茅台推出聯名款咖啡,成為爆款,這是股價大漲的一個引爆點。同時,也從一個側面說明,「關注中國的資金很多,資金量很大」。 「不過,瑞幸在美國處於Pink Sheet(粉單市場),該市場流動性差,有一點風吹草動,買入的投資者增多,就比較容易造成股價暴漲。」許仲翔對詠竹坊解釋稱。 爆款咖啡問世拉動瑞幸股價大漲,但茅台股價卻沒出現相似的漲勢,反而在當周錄得跌幅。當然,茅台意在增加對年輕人吸引力的目的似乎已經完全達到了。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瑞幸咖啡極速擴張 繼續向星巴克挑戰

這家咖啡連鎖營運商第一季每相隔1.9小時新開一家門店,同期收入增長85% 重點: 瑞幸咖啡第一季營收按年大漲85%,淨利潤激增近30倍 最新業績顯示,在會計醜聞將其推向破產僅兩年後,該公司的強勢好轉仍在繼續   梁武仁 瑞幸咖啡有限公司(LKNCY.US)繼續醞釀著兩年前還不可想像的東山再起,通過一個快速擴張的門店網路售賣咖啡,這個網路的門店數量已經超越了星巴克(SBUX.US),成為中國最大的連鎖咖啡品牌。 上周,瑞幸咖啡公佈第一季淨收入按年增長85%至44億元。在中國擁擠的咖啡市場中,如此快的收入增長本身就令人印象深刻。但更引人注目的是,該公司今年首三個月的淨利潤按年飆升近30 倍,達到5.65 億元。 業績顯示,作為星巴克的挑戰者,成立於2017年的瑞幸咖啡仍堅定地處於回歸的軌道上。三年前,承認3億美元(20.7億元)銷售額造假,導致該公司幾近覆滅。因為該醜聞,瑞幸咖啡被股東提起集體訴訟,收到美國證券監管機構的巨額罰單,並於2020年中被踢出納斯達克,此時距其IPO僅過去大約一年。 不誇張地說,事實證明,解決所有法律和監管問題的代價是高昂的。但新的管理團隊很快糾正方向,專注於輕資產的特許經營戰略,擴大以鹿為記認、採用藍白兩色的巨大門店網路。第一季,該公司繼續產生了一些與醜聞相關的遺留成本,但該部分已大幅下降,表明讓瑞幸咖啡成為中國企業財務醜聞代表的一段往事,現在已經基本過去。 隨著令人頭痛的問題迅速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瑞幸咖啡正處於全面擴張模式,以鞏固其在中國日益擁擠的咖啡市場中的領導地位。該公司第一季新開了1,100多家店,使其總數在3月底增加到了9,300多家,包括大約3,000家特許經營店。最新的門店數比去年底增加了14% 這相當於在1月至3月,瑞幸每1.9小時就開一家新店。快速擴張讓該公司遠遠領先於星巴克。據這家美國咖啡巨頭的最新季報顯示,截至4月2日,星巴克在華門店數量約為6,200家,是中國第二大咖啡連鎖品牌。 在星巴克截至4月2日的財政季度,其在中國的收入增長也遠遠落後於瑞幸咖啡,銷售額按年僅增長3%。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星巴克在中國保持著更大的收入基礎,接近8億美元,這表明瑞幸咖啡以特許經營為中心的模式擅長醞釀新店開張,但在創造新收入方面能力不足。 瑞幸咖啡將其強勁的第一季業績歸功於多種因素,包括推出椰子拿鐵等特色飲料,以及其他大受歡迎的新產品。自兩年前推出以來,其椰子拿鐵的銷量已超過3億杯。 成本控制 瑞幸的關鍵優勢在於商業模式,該模式使其能夠通過嚴格的成本控制來實現盈利,儘管它的咖啡價格遠低於星巴克這些高端品牌。只能通過應用程式點單,是瑞幸成本控制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該公司還通過採用極簡主義的店面形式來降低租金成本,這些店面大多只有很少或沒有座位,不需要很大的空間。當然,瑞幸的特許經營門店越來越多,其資本密集程度遠低於自營門店。 快速擴張帶來了規模效應,使瑞幸會變得更加高效。最近一個季度,它的營業利潤率達到15.3%,與星巴克持平,高於2022年第一季微不足道的0.7%,當時中國所有的零售企業都受到了嚴格的防疫措施波及。 隨著本土市場上的國內外競爭對手越來越多,瑞幸咖啡也開始走向海外。今年第一季,該公司在新加坡開設了首兩家門店,這對該公司來說,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里程碑。 「新加坡門店的推出是瑞幸向國際市場擴張的重要第一步,也是公司國際化戰略的起點,」瑞幸咖啡董事長郭謹一在公司發佈財報時表示。「通過在新加坡設立辦事處,瑞幸的目標是微調我們的整個IT和營運系統,並在海外市場測試我們的商業模式。」 對瑞幸咖啡來說,海外擴張是合理的,因為競爭日益激烈的本土市場,最終會不可避免地趨於飽和。 瑞幸咖啡最近一個有趣的新競爭對手(但它未來有可能變成一個強大的對手)是庫迪咖啡,它由瑞幸咖啡的兩位創始人因財務醜聞被迫離開公司後,於去年創立。陸正耀和錢治亞兩人顯然對瑞幸咖啡的運作方式略知一二,他們急不及待地試圖複製前東家的成功模式。 自去年10月成立以來,庫迪咖啡已經開設了逾1,000家門店,並計畫到2025年底擁有1萬家門店。快速擴張並非它唯一與瑞幸相似的地方,它也注重性價比和便利性。但在這一點上,它要趕上瑞幸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後者大肆擴張的腳步恐怕不會停下。 儘管第一季業績亮麗,但僅在紐約進行場外交易的瑞幸咖啡股票,上周大部分時間都在下跌。不過與危機期間的低點相比,它已經上漲了不少,除了比去年大升三倍,更較當年的IPO價格高出約26%。該股目前的市盈率超過45倍,而星巴克為35倍。 如此強勁的估值表明,雖然過去醜聞纏身,而且可能面臨來自一家快速崛起的同類公司挑戰,但人們對瑞幸的復興之路仍然充滿樂觀。考慮到該公司源源不絕流出的不單是咖啡,還有亮眼的財務業績,這種樂觀情緒就不難理解了。 欲訂閱詠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瑞幸前高管捲土重來 借庫迪咖啡打翻身戰

這家在中國快速崛起的咖啡店,是由涉及瑞幸財務造假被罷免的陸正耀和錢治亞所創立 重點: 庫迪咖啡靠高調宣傳、快速開店和低價搶佔市場,與瑞幸咖啡當初的發展同出一轍 市場估計,受到瑞幸咖啡財務造假的事件影響,由陸正耀和錢治亞創辦的庫迪咖啡不易取得融資   葉天娜 在中國,有兩個人首先顛覆了租車行業,再勇闖咖啡賽道,向全球咖啡連鎖巨頭星巴克(SBUX.US)步步進逼,更揚言要打敗對方。的確,他們開設的咖啡連鎖集團瑞幸咖啡(LKNCY.US)在中國的分店數目曾於2019年高達4,507家,超越星巴克的約4,100家,但最後卻捲入財務造假醜聞,成為美國證券監管當局嚴厲審查中國企業審計底稿的導火線。 這裏說的,就是瑞幸的兩名核心創始人陸正耀和錢治亞。自從2020年7月因造假風波被瑞幸罷免後,二人事隔兩年便捲土重來,去年10月創辦庫迪咖啡,決心重回咖啡賽道。 有了瑞幸的經驗,陸正耀和錢治亞要另起爐灶並不難。根據庫迪網站介紹,公司「由瑞幸創始人、前CEO錢治亞女士攜同瑞幸原核心團隊傾力打造,註冊資金兩億美元」。 去年10月22日,庫迪首店落戶福建省的福州國際金融中心,陸正耀也沒有掩蓋野心,直言「咖啡夢想家團隊再啟征程」,同時大撒金錢,成為阿根廷國家足球隊中國區贊助商,打著每杯咖啡僅9.9元的旗號,公開向瑞幸挑戰。 重施補貼故技 截至今年4月,庫迪全國在營門店達1,199家,比去年12月增長8.1倍,確定選址計劃開業的門店數已達520家,即將開業的門店有365家。 這是多麼熟悉的「咖啡味道」──高調造勢、瘋狂補貼、高速開店,不就是當年瑞幸走過的舊路嗎?2017年,陸正耀和錢治亞就是用這個策略,為瑞幸爭取了5輪融資,籌集近14億美元(96.7億元)資金,僅花了短短兩年時間,便帶領瑞幸在美國上市。 陸正耀的創業史離不開資本,2007年他創辦神州租車時同樣大撒金錢,不到半年就成為中國最大租車公司,同時獲得多輪融資,並在2014年登陸港交所,直到爆發新冠疫情後生意大跌,加上瑞幸造假事件,影響公司融資能力。2020年一季度業績說明會上,CFO曹光宇直言「瑞幸事件導致目前公司沒有再融資的可能」,最終神州租車被私募巨頭安博凱私有化退市。 嚐過了瑞幸咖啡的苦澀,投資者還願意再喝一次由陸正耀泡制的咖啡嗎?雖然目前未有庫迪需要集資的消息,不過我們看看陸正耀在離開瑞幸之後創辦的「趣小面」和「舌尖英雄」的融資情況,便可略知一二。 陸正耀被瑞幸罷免後,2021年創立「趣小面」麵館,據媒體報道,該公司曾經想在市場融資1億元,以取得10億元估值,但並沒有任何進展,最終趣小面以失敗告終。 至於「舌尖英雄」主打一度火熱的預製菜,管理層豪言要在5個月開設3,000家門店,雖然公司曾獲兩輪融資共21億元,但其燒錢擴張之路沒走多遠,其快速開店目標也沒有實現,新一輪融資未有任何進展,去年更出現大規模歇業潮。 經歷瑞幸造假事件後,陸正耀一下子由億萬富豪變成信用成疑,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資料,目前陸正耀有10條被執行信息,不同案件涉及執行標的合計超過45億元,未履行金額超過34億元,但該網站並沒有錢治亞的信息。 不易取得融資 由此估計,這可能是為何庫迪未有在網站提及陸正耀,而只介紹了他的愛將錢治亞,以此淡化陸正耀在庫迪的角色。錢治亞在神州租車打工時已經跟隨陸正耀,其後晉升為執行副總裁兼營運總監。 「瑞幸事件後,資本市場對陸正耀很失望。另一方面,現時市場情況與幾年前很不同,經過官方最近兩年的整頓,投資者態度轉趨保守,不再輕易砸錢,所以企業融資已不像幾年前那麼容易。」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私募基金管理層稱。 由於缺乏資本支持,陸正耀和錢治亞靠只能借助加盟商協助庫迪擴張。據庫迪網站介紹,公司沒有加盟費,最便宜僅11.5萬元便可以開店。在其自管模式下,每月毛利低於兩萬元不收取服務費,其餘毛利水平則收取10%至25%分成。 對比加盟瑞幸的高額加盟費,庫迪咖啡吸引不少資金實力較弱、尤其是年輕一代的創業者,反映低加盟門檻正是庫迪快速增長的核心原因。 還記得錢治亞2019年帶領瑞幸在美國上市時,揚言咖啡在中國不需要賣成奢侈品,甚至揚言會持續補貼三至五年,暫時不考慮盈利的豪言嗎? 一盤生意不考慮盈利,僅透過巨額補貼搶佔銷售量,在欠缺資本支持下,可持續模式自然成疑。因此,本來僅賣9.9元一杯的庫迪咖啡,在公司成立不到半年已經要加價,以減輕持續「燒錢」的壓力。 庫迪的發展與瑞幸同出一轍,下一步自然希望踏上上市之路,「由於陸正耀與錢治亞在瑞幸事件上的往績,到美國上市幾乎不可能,就算選擇到香港掛牌,監管機構也一定會看得很嚴格,因此絕不容易。」該位匿名的私募基金管理層說。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