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HK
Wynn Macau’s operating revenue surges over threefold amid gaming recovery

2023年澳門博彩業擺脫疫情期間的低迷,永利澳門是較明顯的受惠者之一,若今年博彩業延續增長勢頭,將有助其進一步紓緩債務困境

重點:

  • 去年永利澳門經營收益31億美元,按年增加329.7%,主要是博彩量、酒店入住率及餐廳客流量上升
  • 永利澳門中場業務表現優於預期,彌補受壓的貴賓廳業,盈利結構趨向平衡和更具韌性

羅小芹

隨着2023年中國重新向外開放,深受疫情困擾的澳門博彩業終迎來一線曙光,全年幸運博彩毛收入錄1,830.6億澳門元(約1,634億元),較上一年度升3.34倍,今年1月為193.4億澳門元,若賭收勢頭持續,包括永利澳門有限公司(1128.HK)在內的博彩企業將繼續受惠。

根據其控股股東永利度假村(WYNN.US)年度財報披露,其持有72%的永利澳門去年經營收益31億美元,按年增加329.7%,主要是博彩量、酒店入住率及餐廳客流量上升,與澳門賭收的升幅大致相若,但經營收益尚未恢復至2018、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

金沙中國(1928.HK)年度財報披露,去年淨收益總額較2022年增加307%至65.3億美元。美高梅中國(2282.HK)年度財報則顯示,年內總收益為246.84億港元,同比增長369%。

綜觀三家博彩企業的財報,美高梅中國的博彩收益增幅明顯高於永利澳門和金沙中國,增長動力主要是其賭枱數目獲澳門政府批准,由2022年底的552張提高至去年底止的750張,而這段時間正好趕上內地客遊澳的復蘇期,賭枱增幅的利好全面反映於業績表現上。

根據瑞銀報告數據,今年1月美高梅中國的市佔率由去年12月的17.5%增至20%,同期永利澳門則微升0.5個百分點至14%,而金沙中國與銀河娛樂(0027.HK)的市場份額均錄得流失,但金沙中國仍穩坐市佔率一哥位置,市佔率24%。

永利澳門在澳門經營兩個娛樂場,一是永利皇宮,二是永利澳門。其中,去年永利皇宮的經營收益由2022年的4.1億美元大增3.6倍至18.9億美元,永利澳門的經營收益則由2022年的3.11億美元增長2.9倍至12.1億美元。

年內,經調整後的物業EBITDAR錄得9.54億美元,2022年度則錄得虧損2.21億美元。其中,永利皇宮及永利澳門經調整後的物業EBITDAR分別為6.16億美元及3.38億美元,主要受惠經營收益的增加,而部份部經營開支增加所抵銷。

自中國對赴澳的高端賭客加強限制後,澳門貴賓廳業務持續萎縮,加上2022年6月在《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加入國安條款,代表以博彩中介人為核心的時代正式結束,澳門博彩企業需要調整貴賓廳的經營策略,才能度過困境。

中場取代貴賓廳

一方面,博彩企業放棄以放貸作招徠,轉移以優惠和服務質素吸引客源;另方面,博彩企業加強中場服務,從財報中反映,永利澳門與美高梅在中場取得贏款率,已經與擅於吸納中場客的金沙中國非常接近。

與中場業務最大不同,在澳門貴賓廳業務,賭客需要將現金兌換成泥碼(rolling chips)才能投注,而賭客赢取後所得的現金碼,便可用來計算轉碼赢款率,這個比率是衡量貴賓廳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標。至於中場客戶,以娛樂為主要目的,故此多以現金碼投注,所以會使用非轉碼贏款率來衡量盈利能力。

以永利澳門為例,永利皇宮的貴賓贏額佔轉碼數比例為3.37%,另一娛樂場永利澳門的為3.47%,以往公司轉碼預期贏款率為3.1%至3.4%,意思是其轉碼數贏款率接近往績的高限。至於美高梅中國,美獅美高梅貴賓贏額佔轉碼數比為3.7%,澳門美高梅的為3.1%。

中場賭枱方面,永利皇宮的贏款率為22.4%,另一娛樂場永利澳門表現稍遜,為17.7%,美獅美高梅的為24.9%,澳門美高梅的為20.4%,至於金沙中國,旗下娛樂場的贏款率則介乎17%至24.9%,反映永利澳門與美高梅中國在中場業務的表現相當不俗。

另一樣值得留意的是,永利澳門的股東權益仍處於負數,不能自行融資,需要母公司代勞,而且可能阻礙其派息計劃。據公司財報披露,永利澳門及其附屬公司持有13.2億美元現金,但母公司永利度假村尚未償還的流動及長期債務總額達117.4億美元,其中澳門相關債務67.4億美元,這部分債務屬於永利澳門。

衡量博彩股的價格高低,主要看企業價值與EBITDA之比,永利澳門的為47.7倍,金沙中國與美高梅中國分別為116.2倍和43.7倍,相比之下,金沙中國股價並不便宜,而美高梅中國較永利澳門的值博率較高。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CTG Duty-Free recovery is still clouded due to weak consumer sentiment

成本雖減消費下滑 中免復蘇仍待觀察

中國中免去年業績重拾增長動力,但今年首季度的表現卻有點停滯不前,市場憂慮內地消費前景 重點: 中免首季度盈利僅增長不足1%,收入更按年跌近一成 業績公布前,管理層又再出現變動   劉智恒 中國中免的曙光是否稍縱即逝?又或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年初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公布2023年業績快報時,收入及盈利分別按年增長24%及33.5%,加上去年底公布與國內機場達成的減租協議,均對中免利好,市場對公司股價的未來走勢,似又燃起了希望。 畢竟中免在2022年高峰時,每股高見280港元,市值近5,790億港元,但不到兩年間股價插水近七成半,蒸發近4,300億港元,眾多投資者高位被綁,當看見去年業績有可觀增長時,大家期望或股價能迎來一輪復修,甚至可以重拾失地。 首季業績乏亮點 然而近日中免公布的首季度業績快報,似乎情況又不如想像般樂觀,盈利按年增長只有0.33%至23億元,收入更不升反跌,按年跌近一成至188億元,毛利率與去年同期比較,則上升3.95個百分點至32.7%。 集團的生意額下跌,但盈利得以保持,很明顯是減省了成本,這全賴去年底與機場達成減少分成協議的結果。 根據新協議,首都機場T2、T3航站樓和上海虹橋、浦東機場對中免商城的提成比例,分別由47.5%、43.5%、42.5%調整至18%至36%之間。綜合計算,平均分成比例約在20%至25%,較原有比例大幅下降。另外,租金保底費亦同時下調,首都機場由每年約30億元降至不到6億元;上海兩機場由原來的年均約61億元,降至年均約7億元。 由於分成的比例是今年1月實施,即是在首季度業績上已可反映,相信若非大幅度下調分成比例,中免很大機會首季盈利按年出現倒退。 消費單價滑落 海南島在政策扶持下,免簽證國家不斷增加,中免在海南島深耕六年,省內有六家離島免稅店,包括全球前兩大的免稅商業綜合體,海口國際免稅城和三亞國際免稅城,擁有絕對優勢,但中免仍然未能提升收入,怪不得讓市場失望透頂。分析問題,結論很大機會只有一個,就是內地的消費力的下降,特別是奢侈品。 據海口海關統計,今年2月10日至17日,海口海關共監管離島免稅購物金額24.9億元,購物人數近29.8萬人次,人均消費8,358元。與2023年春節假期相比,海南離島免稅購物金額增長近六成,購物人數增長近九成,可客戶單價竟下滑了16%。 中免公布首季業績快報後,股價接近原地踏步,之後幾天更接連下跌,全周跌8.3%,至68.2港元,可見市場對公司的表現有一定保留,暫時也不敢寄以厚望。多家投資銀行都將中免的目標價下調,反映投行也對公司的前景仍然審慎。 投行紛降目標價 建銀國際指中免的收入及盈利率增長較慢,將今明兩年的盈利預測下調17%及22%,目標價由105港元下調至94港元。麥格里在審視中免首季業績後,將今年至2026年的期內純利預測下調0.8%至1%,目標價由116港元降至115港元。 大和看得最淡,認為人均消費下跌將影響中免表現,將其評級由「買入」調低至「跑贏大市」,目標價由135港元大劈至80港元。 事實上,部份市場人士對中免2023年業績表現也過份樂觀,若細心留意,去年業績的理想,除本業增長外,很大程度來自公司的其他收入,當中包括利息收入、匯兌損益及政府補助。此部分由2022年度的4.2億元,增至去年的14.9億元,按年增逾兩倍半。其中最主要是來自新增大額定期存款,讓利息收入隨之大增加所致。 市場另一關注點,是過去一年中免管理層頻頻更替,公司在公布首季業績的前一周,發公告表示總經理王軒因工作調整,已申請辭去職務。 去年2月,彭輝卸任董事長後由李剛上任,豈料不到九個月,李剛突然病逝,由王軒出任主席。作為長線投資者,對於管理層頻頻變動十分關心,怕會對公司的發展方針有影響,並需要時間觀察新管理者的表現。 綜合分析,中免雖能大幅壓縮成本,但未來還看內地經濟及消費力的走向,現在只是首季情況,暫難下確切定論,投資者可續觀望,看接下來的季度表現。另外,內地政府或許會續有政策利好海南島或免稅品店,而中免的受惠情度會有多大,也是需要注意,然後再作出進一步決定。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TG Duty Free is a leader in China’s duty-free market with roughly 200 shops.

快訊:中國中免獲摩根大通增持

最新:據港交所網頁顯示,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 601888.SH)獲摩根大通在4月10日增持約12.6萬股,持股比例由7.89%增至8%。 利好: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獲得主要股東增持股份是利好信號,意味其可能對公司前景存在正面看法。 值得關注:由於摩根大通增持的每股平均價約為72.94港元,若以今日的股價水平計算,這宗交易已暫時錄得帳面虧損。 深度:2009年已在上海掛牌的中國中免,是中國唯一覆蓋全免稅銷售管道的零售營運商,公司經營近200家零售店鋪,是中國免稅市場的龍頭企業。該公司去年8月在港股上市,成功籌集184億港元,成為全年「集資王」。雖然其盈利去年重拾升軌,但其管理層近年頻繁變動,加上董事長李剛上任不到9個月後,去年10月突然離世,難免會引起市場憂慮,對其股價可能添上一層陰霾。 市場反應:中國中免的港股周二下挫,中午收市軟1.6%至66.95港元,貼近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歐美美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Zongmu files for IPO

增長緩慢虧損持續 縱目科技乏上市亮點

這家自動泊車解決方案研發商,去年虧損嚴重且收入增長乏力,僅錄得6%,不太可能給投資者留下深刻印象 重點: 縱目科技已申請在香港上市,但因研發投入巨大,公司收入增長緩慢,虧損嚴重 如果能夠加快ADAS駕駛解決方案的商業化,這家自動駕駛科技公司或許能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陳竹 在過去的一年里,自動駕駛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因曾經被炒作得沸沸揚揚但隨後就被遺忘。但相關技術終於開始成熟,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等全球有遠見卓識的人提出了大膽的主張,並為推出全自動汽車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時間表。在中國,隨著新一代電動汽車在這個擁擠的市場中爭奪注意力,採用自動駕駛技術已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賣點。 縱目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月末申請在港交所上市,希望這股重新燃起的樂觀情緒能夠吸引投資者。在上周修訂的上市文件中,公司表示,在最初的兩家承銷商華泰金融和法國巴黎的基礎上,增加中信里昂為承銷商,這三家二級公司構成了一個相對穩固的組合,為公司的第三次上市嘗試護航。 縱目科技早在2017年就在新三板上市,新三板是中國一個面向中小企業的場外交易市場,交易清冷。但不到一年,它就退出了新三板。2022年,公司申請在類似於納斯達克的上海科創板上市,但最後又主動撤回了申請。 縱目科技由唐銳在2013年創立,主要提供自動駕駛技術解決方案,主攻軟件。這讓它有別於業內一眾公司,如計劃打造自己的自動駕駛車隊的小馬智行,和聚焦自動駕駛車輛傳感器的禾賽(HSAI.US)。 招股說明書顯示,縱目科技自成立以來已通過九輪融資,籌集資金22億元。它最有名的支持者是小米集團(1810.HK),小米是自動駕駛技術的堅定支持者,並於上月推出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車(NEV)。縱目科技的上一輪融資是在2022年3月,籌集資金近10億元。在那一輪融資中,公司估值超過90億元,躋身“獨角獸”俱樂部,獨角獸是指估值在10億美元或以上的初創企業。 如果能完成首次公開募股,能不能保持這麼高的估值則是另一回事,因為股市投資者最近對新上市的科技股估值,遠沒有那麼慷慨了。禾賽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去年2月上市時,它的估值在25億美元左右,但上市後估值已跌至約5.5億美元。 縱目科技自稱是一家全自動駕駛技術的供應商,但其主要關注點是自動泊車,這是一種專門的自動駕駛應用,通常用於停車場或車庫等嚴格控制的封閉環境中。 在中國的乘用車自動泊車解決方案(APS)市場,按2022年的銷售額計算,縱目科技在供應商中排名第五。公司上市文件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顯示,2022年中國APS整體市場規模達81億,縱目科技佔4.9%。 公司還強調自己在APS的一個細分市場,即它所說的自動泊車輔助(APA)領域領先國內同行,市場份額達5.6%。 增長乏善可陳 在包括泊車和駕駛解決方案在內的高級輔助駕駛系統(ADAS)市場,縱目科技僅佔1%的份額。中國ADAS市場經歷了大幅增長,從2018年的93億元增長到2022年的413億元。 2022年,縱目科技的泊車解決方案銷售收入為4億元,佔其全年總收入4.695億元的85%以上。駕駛解決方案業務則貢獻了剩餘的7,000萬元,表明這部分業務仍然處於早期的發展階段。不過,縱目科技把一大部分研發費用都花在駕駛解決方案上,這似乎表明它對這部分業務成為未來的增長引擎寄予了厚望。 縱目科技去年的營收僅錄得6%的增幅,達到4.98億元,這令人難免質疑它能否有效實現技術的商業化並擴大業務規模,尤其是考慮到它在該行業已有十多年的歷史。 雖然增長緩慢可能會引起一些投資者的擔憂,但更令人擔憂的是,由於研發支出巨大,該公司虧損嚴重。縱目科技報告稱,在截至2023年底的三年里,累計虧損超過15億元,其中去年虧損5.64億元。同期,該公司的研發支出總額接近10億元。 投資者應該注意的另一個重大風險,是它嚴重依賴少數關鍵客戶。2021 年,來自前五大客戶的收入佔其總收入的72.5%,到去年這一比例已上升到93%。在此期間,最大客戶在公司收入中的份額從28.5%增至43.8%。 雖然許多公司都面臨類似情況,但在中國迅速變化的新能源汽車行業,這種風險可能尤其需要警惕,在這個行業,今天的超級明星可能明天就出局了。 儘管存在這些風險,縱目科技也有自己的優勢。其中之一是與商業夥伴的合作關係密切,這使它能夠不斷改進產品。公司表示,2022年與中國十大汽車製造商全都建立了業務合作關係,這些製造商佔中國乘用車總銷量的72.1%。 投資者是否看好縱目科技的IPO,可能取決於該公司是否有能力加快商業化步伐,特別是其ADAS駕駛解決方案,尤其是在該公司表示短期內盈利無望的情況下。 類似的邏輯可能也適用於越來越多嘗試赴港上市的自動駕駛公司,包括地平線機器人和黑芝麻智能。這些公司的表現將證明,投資者究竟是認為這類公司將在不久的將來加速增長,還是認為它們的技術仍處於早期階段,無法引起他們的興趣。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himao Group was put into liquidation by CCB

建行入稟清盤世茂 中資行開展房企追債潮

中國房地產開發商世茂遭國有銀行入稟清盤。國有銀行對本國房企採取法律行動,或許意味著這波房地產調整期已進入新階段 重點: 截至去年底,世茂淨負債率高達473.2% 建行亞洲今年已對三家香港上市的中國地產商採取法律行動      李世達 中國房地產市場已進入深度調整階段,自今年1月中國恒大(3333.HK)遭香港法院頒布強制清盤令後,陸續有中國房企債權人拿起法律武器,向法院提出清盤呈請。其中,中國國有銀行也加入這個行列。國有銀行一方面透過白名單給予項目融資支持,一方面似乎也正以法律手段收回資金。 曾在中國房地產企業名列前茅的世茂集團控股有限公司(0813.HK)近日公布,債權人中國建設銀行(亞洲)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建行亞洲,中國建設銀行全資附屬公司)已向法院提交清盤呈請,涉及債務金額達15.8億港元(14.6億元)。公告一出,世茂股價當天即時狂瀉18.7%,寫下歷史最低的0.37港元。 世茂表示,公司將在稍後階段結合其境外重組的進度,考慮是否需要向高等法院申請「認可令」。 對於遭國有銀行興訟,世茂表示將「極力反對這項呈請,並持續推進境外債務重組」,為其利益相關方創造最大價值。世茂認為,這項清盤呈請「並不代表公司境外債權人及其他相關方的共同利益」。 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城市擁有寫字樓、住宅樓、酒店、商場的世茂,是自2021年中國監管機構收緊房企監管後,眾多出現境外債務違約的公司之一。2022年7月,世茂未能支付10億美元的境外債券利息和本金,至今累計已有高達117億美元債務違約。 建行續起訴房企 經歷18個月的談判,世茂於2023年12月向債權人提交了離岸債務重組條款。世茂今年3月在其擬議的境外債務重組條款中,為債權人提供了多種選擇,包括將債務轉換爲六年或九年期的票據或貸款,或零息強制可轉換債券等。 其中可轉債方案年期為一年,按每股8.5港元的轉股價格將其持有債券轉換為公司股份。不過,該轉股價格是目前世茂股價的20多倍,債權人認為條件較差。持有該公司25%以上未償海外債券的主要債權人團體表示,這些條款「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 漫長的協商過程,難以令人滿意的條件,都讓債權人漸漸失去耐心。債權人之一的德意志銀行,就曾表示方案不可接受,預告準備在香港採取法律行動,沒想到被建行亞洲搶先。 事實上,這不是近期建行亞洲第一次對中國房企採取法律行動。今年2月26日,建行亞洲對大發地產(6111.HK)就3.6億美元未償還債務向法院提出清盤呈請;不到一個月的3月20日,建行亞洲又對德信中國(2019.HK)提出清盤呈請,涉及2022年12月到期的9.95%優先票據及應計利息共3.5億美元。加上4月的世茂,建行亞洲三個月內已將三間本國房企告上法院。 世茂16項目入白名單 中國監管機構今年1月推出專案融資「房地產融資協調機制」(俗稱「白名單」)措施,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1398.HK;601398.SH)、中國農業銀行(1288.HK;601288.SH)、中國銀行(3988.HK;601988.SH)、中國建設銀行(0939.HK;601939.SH)與中國交通銀行 (3328.HK;601328.SH)。預計將承接逾8,200個住宅項目,貸款總額將高達3.2萬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白名單」措施關注的是「保交樓」,而非「救房企」。即使國有銀行對房企旗下項目發放貸款,也不代表放棄對其債務採取法律行動。例如世茂在「白名單」試點城市就申報了40個房地產項目,有16個獲得入圍,其中對接的銀行團中就包括了建設銀行。 一手借錢給你保交樓,另一手入稟法院,即使是國有銀行也沒得商量。 隨著近年房地產下行嚴重不景氣,房地產行業的不良貸款快速增加。根據日經新聞統計27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大型銀行財報發現,去年中國房地產行業的不良貸款總額按年上升了27%。而在四大國有銀行中,房地產不良貸款增幅最大的,就是建設銀行。 根據建設銀行3月底公布的年報,2023房地產相關不良貸款為482億元,較2022年的336億元大增43%,增幅在四大國有銀行中居冠。房地產不良貸款率也從4.4%增加到5.6%。 核數師無法表示意見 所謂天助自助者,陷入債務危機的房企,唯有積極自救才能抓住一線生機。世茂除進行債務重組外,也在甩賣優質資產、提升銷售以盡快回籠資金,但這條路並不順遂。 據世茂去年財報,2023年實現營業收入594.6億元,同比下降5.7%;股東應佔虧損約為210.3億元,與2022年相若。截至2023年末,世茂總資產5,432.5億元,總負債4,919.9億元,資產負債率約為88.7%,淨負債率則從2022年的302.2%升至473.2%。 值得一提的是,核數師審核業績公告披露,對於財報「無法表示意見」,原因是公司「可能無法在正常經營過程中變現資產和償債」。 隨著政策逐漸明朗,各個房企的命運似乎也一一揭曉,各家銀行也開始維護自身權益,相信未來可能會有更多房企遭入稟清盤。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結構性調整也進入了新的階段。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