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港股市場首家通過最新SPAC機制上市的公司Aquil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7836.HK)周五早上掛牌,其發售的1億股股份錄得適度超額申購,共有99名專業投資者參與,當中包括40名機構投資者。

利好:港交所今年1月1日引入SPAC上市機制後,短短兩個多月就迎來首家公司成功掛牌,比區內主要競爭對手新加坡的4個多月,短了接近一半時間。

值得關注:與新加坡不同,“港版SPAC”的股份只向專業投資者與機構投資者發售,而且Aquila Acquisition每手入場費高達105萬港元(86萬元),將會限制股份的流通量,造成成交疏落的現象。

深度:SPAC是一家現金空殼公司,上市後通過增發股份或利用現金收購私人公司,協助對方借殼上市,它作為一種在美國流行的“後門上市工具”,近年獲得亞洲市場關注,區內兩大交易所新交所和港交所,也分別在去年9月和今年1月引進相關上市機制。Aquila Acquisition作為第一家提交申請、同時是第一家成功上市的香港SPAC公司,其央企背景獲市場關注,被視為港股市場獲中央政府全力支持的訊號。截至3月17日,港交所已累計接獲10家SPAC的上市申請,當中大部分具有中國官方或內地投資者背景。

市場反應:Aquila Acquisition周五中午收盤報8.99港元,比發行價10港元低約10%,半日成交量105萬股,相關金額932萬元。值得留意的是,該股的掛盤在周五早上多次出現10%以上的買入與賣出差價,而且出現比發行價低的成交,代表有投資者僅持有該公司股份不足一天,就願意以虧損價沽出。

記者:何仲尼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The leading Chinese producer of electric vehicles received the lightest penalty in Europe’s new set of auto tariffs, to the relief of investors, but the sector is already looking to Southeast Asia as a growth driver.

歐洲加徵電動車關稅 比亞迪反成大贏家?

近年中國電動車「內捲」嚴重,紛紛減價搶市場,令利潤壓縮,更導致不少新勢力持續虧損 重點︰ 歐盟向中國電動車企加徵關稅,但幅度比市場預期小,當中比亞迪被徵收的關稅最低,刺激股價一度大漲 市場估計,未來將有更多中國車企到歐洲設廠,以減低運輸及關稅成本   裴梓龍 終於,歐盟決定跟隨美國,公布對中國純電動車的臨時反補貼關稅,但比起美國拜登政府「一刀切」全部提高至100%的關稅不同,歐盟並沒有這麼激進。 根據歐盟的公布,對於三家有參與抽樣調查的車企加徵不同程度關稅,其中對比亞迪(1211.HK)加徵17.4%、吉利汽車(0175.HK)收取20%、上汽集團(600104.SH)徵收幅度高達38.1%;未被抽樣但配合調查的車企,稅率統一加徵21%;至於其他並沒有配合歐盟調查的車企,則加徵38.1%關稅。 這次加徵關稅將在7月4日正式實施,加上原本10%的關稅,意味比亞迪的關稅最低,只需27.4%。 由於歐盟加徵的關稅比市場預期低,而且比亞迪被徵收的稅率最小,其股價於消息公布後,單日一度大漲8.8%,吉利汽車股價也曾反彈4.6%,至於三大電動車新勢力蔚來(NIO.US; 9866.HK)、小鵬汽車(XPEV.US; 9868.HK)和理想汽車(LI.US; 2015.HK)的股價變動不大,反映投資者認為比亞迪在這次加徵關稅中,反而成為最受惠的中國車企。 市場大多認為歐盟這次加徵關稅,對中國電動車企影響不大,根據諮詢公司榮鼎集團的研究報告,以比亞迪為例,其出口到歐洲的Seal U車型,在中國賣20,500歐元(約15.9萬元),但在歐洲賣42,000歐元,在中國賣一輛賺約1,300歐元,在歐洲賣一輛的盈利則為14,300歐元,那麼就算關稅加至30%,也能獲得不錯的盈利,只有當關稅加至45%至55%時,中國車企在歐洲的利潤才會被抵銷。 凱基亞洲投資策略部主管溫傑認為,中國車企因這次加徵關稅承受的損失不大,「關稅幅度是大家預期之內,而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估計歐美針對中國企業的制裁措施會陸續有來,但中國車企近年主要戰場在中國及東南亞,歐洲佔比不多,增加關稅後,雖然新車款在歐洲落地會稍為減慢,但整體影響不大。」 歐洲設廠避關稅 獨立股評人鄒家華也同意相關說法,他認為中國車企本來就有成本優勢,「就算歐盟加徵關稅,目前仍能賺錢,不過為了避免關稅成本,估計會有更多中國車企到歐洲設廠,減低運輸成本及未來歐美再加關稅的影響。」 經過近十年的電動車大戰,以比亞迪為首的中國品牌,正超越歐洲傳統車企,尤其是電池技術更領先全球,而歐洲在發展電動車的路途上,近年也越來越依賴中國。據環保遊說組織運輸與環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的數據,在歐洲去年銷售的每5輛全電動汽車中,就有1輛來自中國,而且這個比例仍會繼續上升。 近年歐洲國家也提供優惠,積極吸引中國車企到當地設廠,一來減低對中國製造的倚賴,其次是希望參考中國技術。比亞迪去年就宣佈在匈牙利建設歐洲首間車廠,獲當地政府提供就業補貼及稅收優惠,據說匈牙利正在全力與長城汽車(2333.HK)磋商,希望吸引對方進駐。 此外,奇瑞汽車也將會與歐洲合作夥伴在今年四季度於西班牙巴塞羅那設廠,並正在與意大利等國家商討,計劃於歐洲建設第二廠房;而東風汽車(0489.HK)同樣正與意大利政府討論設廠事宜。 作為歐洲第二大汽車生產國的西班牙,四年前已推出規模達37億歐元的計劃,吸引電動車企及電池廠到當地設廠,其中中國電池企業遠景科技,已經在西班牙設立工廠,並為當地創造3,000個職位,獲得3億歐元補貼。 事實上,中國電動車企在國內「內捲」嚴重,就連美國巨頭特斯拉(TSLA.US)也要減價迎戰,由於收入遭壓縮,導致電動車新秀一直無法盈利,也促進了車企加速擴張海外,而東南亞就為另一個主戰場。 根據TrendForce的研究估計,今年中國車企在東南亞的電動車市佔率達到67.5%,並計劃加快到泰國及印尼設廠。不過,要勇闖東南亞並不容易,由於充電設備等基礎設施不足,電動車在東南亞仍處早期發展階段,消費者的接受程度也不高;更重要是曼谷、吉隆坡和雅加達等大城市堵車問題嚴重,令電動車的續航能力備受挑戰;再加上越南的電動車企VinFast(VFS.US)近年快速崛起,成為中國車企在東南亞的一大競爭對手。 從投資角度來看,市場仍較為看好龍頭企業比亞迪,鄒家華認為比亞迪在東南亞的發展已經成形,「例如到泰國旅遊時,已看到街上有不少比亞迪的車,加上它領先的DM5.0技術,令續航能力接近2,000公里,有助未來銷量」。他建議,投資者可在218港元買入比亞迪,目標價可達260港元。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Haoxi to raise new funds through share sale

浩希上市半年即集資 市場失望股價急挫

投資者對該公司的最新一輪融資不甚滿意,本輪融資金額為960萬美元,與它今年1月通過IPO籌集的1,100 萬美元大致接近 重點: 在納斯達克上市僅半年後,浩希健康宣佈再集資的計劃,公司股價應聲暴跌28% 這家提供數字廣告服務的醫療保健公司,自2018年成立以來迅速擴張,營收和利潤都實現了強勁增長 譚英 浩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HAO.US)乘著疫後中國醫療保健行業繁榮發展的熱潮,成為今年浩希健康月在美國上市的六家中國公司之一。年初至今,中國內地及香港共約20家在紐約上市企業的典型代表。它們悄然籌集了總計1.95億美元的資金。與中國過去的大規模IPO不同,最近的IPO規模都相對較小,其中浩希健康的IPO規模僅為1,100萬美元。 投資者欣然接受浩希健康的故事,認為它會受益於中國蓬勃發展的醫療保健行業對營銷服務的需求,至少最初是這樣。繼上市首日表現強勁後,該股在前四個月的交易價格遠高於4美元的發行價,公司估值最高超過2億美元。但5月5日宣佈的一項面向廣告客戶的返利計劃,讓股價的蜜月期戛然而止,並觸發了下跌趨勢。 公司上周宣佈計劃增發150萬股普通股,及行使價為每股6.26美元(發佈公告時的股價)的認股權證後,市場的擔憂加劇。此舉最高可籌集資金900萬美元,略低於它首次公開募股時的融資金額。在那之後,投資者拋售該股,導致公司市值在接下來的四個交易日里蒸發了28%。 即便遭遇了本輪拋售,該股週二仍收於4.60美元,意味其股價仍高於4美元的發行價。但如果該股從5月初近9美元的歷史高點繼續下跌,跌破發行價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本輪拋售的兩個最大受害者,分別是浩希健康的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樊震和公司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徐磊。前者在增發股票後將控制公司91.25%的投票權,後者將握有2.83%的投票權。樊震有金融科技背景,而徐磊在2018年成立浩希健康之前從事醫療廣告行業。 儘管投資者信心正在減弱,但毫無疑問,浩希健康的財務狀況是健康的。在中國蓬勃發展的醫療保健行業的推動下,該公司的收入和利潤在過去兩年雙雙飆升。2016年至2021年,中國的醫療保健支出翻了一番,達到7.6萬億元,使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市場。 浩希健康主要用短視頻的形式,向牙科等醫療服務供應商,提供廣告內容生成服務。來自Statista的數據顯示,醫療服務是整個數字廣告行業的一個細分市場,在2024年全球約1,890億美元的數字廣告支出中,醫療服務約佔9%。浩希健康IPO招股書中的第三方研究稱,當年中國互聯網醫療保健市場規模為3,430億元,疫情期間隨著被迫線上就醫的人增多,這個數字還有所增長。 上個月發布的最新財報顯示,去年最後6個月,也就是浩希健康本財年的上半年,公司的廣告客戶總數從對上一年同期的183家增至338家。期間,平均每個客戶貢獻的收入增長了39%,達到69,538美元。相當於期內公司收入從920萬美元增長到2,350萬美元,增幅157%,毛利潤增長65%,達到120萬美元。 寄予厚望 根據招股說明書,浩希健康的目標是通過每年新增150至200個廣告客戶,到2025年將中國醫療行業10%的廣告客戶簽下來。它的名字“浩希”的意思就是“很大的希望”。 浩希健康面臨的最大風險之一是,它過度依賴字節跳動作為廣告投放的合作夥伴。作為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在中國運營抖音服務,佔到了浩希健康2023財年廣告位的96%,相當於3,480萬美元的收入。深入分析它的成本結構,會發現其營收成本,主要是支付給字節跳動的費用,從2022年下半年的840萬美元,上升到2023年下半年的2,230萬美元,幾乎增加了兩倍。 該行業在過去幾年里受到嚴格的審查,字節跳動也在最近成為了中國監管機構的主要目標。2018年,公司因兩款保健品和一款非處方藥廣告未提交監管審查,以及未覈實廣告內容,而被罰款370萬元。 另一個令人擔憂的指標是浩希健康的應付賬款激增,截至去年12月底,其應付賬款從六個月前的僅27,312美元飆升至約100萬美元。這可能意味著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公司的客戶未能按時付款。浩希健康在5月向廣告客戶提供返利,也可能反映了該行業面臨的困境,迫使其以這種形式提供折扣。 從更積極的方面看,浩希健康的市銷率(P/S)仍高達3.44倍。這遠遠超過了在上海上市的東軟集團(600718.SS)的1.0倍,該公司為醫療行業提供軟件和技術,包括電子商務和廣告服務。浩希健康還領先於搜索引擎百度(BIDU.US;9888)的1.7倍市盈率,後者通常被視為數字廣告服務的基準。 浩希健康目前對分析機構來說可能還太新、太小,但它可能很快就會因其增長潛力而受到關注。 Simply Wall Street在1月稱其為“高質量公司”,因為它的的股本回報率高達62%,債務股本比只有0.55。雖然最近的籌資可能會稀釋現有股東的權益,但發行新股也將增加公開流通股的規模,這可能會吸引那些在購買股票前,尋求更高流動性的新投資者。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業務變變變 趣店尋覓新出路

這家曾經的線上貸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試水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但沈重的成本結構,引發外界對這一商業模式可行性的質疑 重點: 一季度趣店開始從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新增的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中獲得可觀的收入 該業務是這家資金充裕的原線上貸款公司的最新商業模式,之前它嘗試的教育和預製菜業務均以失敗告終 梁武仁 趣店集團(QD.US)因監管趨緊而放棄了原有的業務,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後的日子並沒有變得好過。短短幾年時間里,在放棄了具有開創性的線上消費貸款業務後,該公司嘗試經營教育和預製菜業務,但這兩次嘗試都以慘敗告終——而且失敗得很快。 這家曾經的金融科技巨頭資金雄厚,現在希望借助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通過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重振雄風。趣店在試水預製菜業務時,積累了有限的配送經驗,因此這項新的物流業務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舉措那樣,與之前的經驗無關。 但這次轉型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它遠離趣店熟悉的中國。根據該上周發佈的最新季度財報,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亞用Fast Horse品牌試運營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並在去年第二季度達到了“有意義的”規模。公司還進入了新西蘭。把重點放在海外,可能部分歸因於中國國內競爭激烈,近來中國經濟放緩也導致許多公司將目光轉向海外,尋求增長。 在新業務線推出一年多後,趣店終於擴大了配送業務的規模,足以產生有意義的銷售額。今年一季度,公司來自Fast Horse的收入達到5,380萬元,佔公司當季收入的大部分。這與一年前的30萬元相比進步巨大。 但趣店要實現盈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儘管取得了進展,但公司經營總虧損增加了一倍多,達到7,250萬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業務不盈利並不罕見。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產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過了實際收入,這意味著在加入運營費用之前,它就已經處於虧損狀態了。 這引發外界對其最新商業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質疑。公司通過自有倉庫開展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亞有5個倉庫,新西蘭有1個。公司向配送人員支付送貨費用,這似乎佔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這種結構下,趣店可能沒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間。Fast Horse網站的登陸頁面完全用於招募配送人員,網站顯示,公司逐一雇用配送人員,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擴大業務規模的第三方機構。然後,它讓這些人員用自己的車輛進行配送,運作方式類似於優步等叫車應用程序。公司按小時向配送人員支付報酬。 成本剛性 這種商業模式使得即使業務規模擴大,也很難降低成本,因為這種模式創造規模經濟的空間相對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戶收取更多費用,否則無論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結構都很難實現盈利。 一季度隨著營收增長,營收成本也隨之攀升,為此,趣店在此期間幾乎將營銷支出削減至零。這可能會節省成本,但對投資者來說也是一個危險信號,因為他們可能會期待該公司投入更多資金來推廣它年輕的配送服務。 在開展配送業務僅一年後,趣店又通過另一項新嘗試來規避風險。這次的賭注是飛機租賃業務,它從去年9月開始探索這個領域。截至今年3月,該公司擁有三架飛機,其中兩架租給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將繼續發展這項業務,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對該計劃的重視程度。 飛機租賃實際上與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無關,因此即使趣店同時投身於兩者,也不會有太多的協同效應。更不用說,趣店在飛機業務方面幾乎沒有經驗,儘管它的一些金融專業知識,可能有助於運營這類租賃業務,比如評估客戶的信用風險等。 趣店持續不斷的身份危機表明,自從大約十年前成為新一代線上點對點(P2P)貸款機構的先驅以來,時代發生了多麼大的變化。起初,在整個行業成為嚴厲監管打擊的對象之前,它獲得了蓬勃發展。大多數規模較小的公司沒能生存下來,許多幸存下來的公司都轉型做了貸款中介。但趣店決定完全退出這個敏感的行業,通過嘗試其他領域來利用自己龐大的現金儲備。 公司的總體策略有點像西方諺語中的“把意面扔到牆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於擁有大量現金儲備(部分來自投資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餘地來這樣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總額接近10億美元,不過由於該公司投入大量資金來啓動和運營新業務,這個數字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價在財報發佈後小幅上漲,或許是因為看到其最後一公里配送業務帶來了可觀收入後,投資者受到鼓舞。但該公司的股價仍比2017年的IPO價格下跌了90%以上,市賬率(P/B)只有0.2倍。這遠低於曾經的金融科技競爭對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國領先的最後一公里配送專業公司達達(DADA.US)的0.5倍,儘管這兩家公司的市賬率也相當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業務能盡快飛馳起來,儘管其沈重的成本結構可能會阻止這一目標在短期內實現。在這種情況發生改變之前,大多數投資者可能不看好該公司的股票。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東方甄選再陷負面輿論 多元化戰略仍在探索期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 重點: 東方甄選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輝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股價創兩年新低 該公司不斷進行多元化嘗試,最新推出「小時達」配送,暫未取得明顯成效   莫莉 作為電商界的明星公司,東方甄選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風吹草動,一向備受資本市場關注。近期適逢中國電商界的「618」購物節,東方甄選核心人物俞敏洪與董宇輝卻接連發表對直播業務的消極言論,投資者紛紛選擇逃離。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兩周內,東方甄選的股價累計跌幅達25.6%,市值縮水超過50億港元,股價創兩年新低。 事情起源於5月31日,新東方(EDU.US; 9901.HK)創辦人、東方甄選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創始人張文中的直播間時說:「東方甄選現在也是做得亂七八糟的,所以我沒有任何跟你提建議的本領」。在這場直播中,現年62歲的俞敏洪還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願。他表示,自己準備遠離生意場,用更多時間遊山玩水,不想沒命地奮鬥,也不想糾纏到紛爭中。 雖然在這場直播閒聊中,俞敏洪的言論似乎並非經過深思熟慮,但在隨後一個交易日,東方甄選的股價單日跌幅達9.9%。面對持續下跌的股價,俞敏洪在6月7日淩晨1點通過社交平台向東方甄選的客戶、股東和投資者道歉,他解釋稱 「東方甄選做得亂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間謙虛的表述,是一種習慣表達。這個緊急公關救亡為東方甄選挽回些許顏面,當日股價收漲2.4%。 但是,這場輿論風波尚未結束,在兩天後播出的一個電台節目中,東方甄選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輝透露心聲,稱自己非常抗拒賣東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帶貨的工作。董宇輝的消極態度讓東方甄選本已脆弱的股價再次下跌,在隨後一個交易日下挫9.3%。 的確,在各大龍頭主播盡力爭取的「618大促」期間,董宇輝也算不上積極,他並未每天出現在獨立直播間「與輝同行」裏,即使出現,直播時間也在兩小時左右。去年12月,東方甄選當時的CEO孫東旭與董宇輝之間的矛盾公開化,最終以董宇輝離開「東方甄選直播間」,成立獨立的個人工作室和直播間「與輝同行」,作為事件結尾。不過,「與輝同行」仍然是東方甄選下屬的子公司。 自從董宇輝離開後,「東方甄選直播間」的優勢明顯削弱。目前,「與輝同行」在抖音的粉絲數量為2,001萬,「東方甄選直播間」的粉絲為3,022萬,後者近半年累計「掉粉」逾百萬。至於帶貨成績,第三方平台飛瓜資料顯示,「與輝同行」5月以5.33億元銷售額排名第二,而「東方甄選」排名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開播以來,「與輝同行」從未掉出月榜前三位,「東方甄選」則從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時零售新嘗試 資本市場對東方甄選的一舉一動尤其關注,背後反映的是投資者對其商業模式穩固性的擔憂。一方面,東方甄選高度依賴超級龍頭主播董宇輝,雖然「與輝同行」直播間的銷售額仍然計入公司整體營收,但是主直播間的粉絲量和銷售額下滑,顯示其對使用者吸引力已經削減。另一方面,東方甄選努力進行多元化嘗試,推出自營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淘寶直播、建立會員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顯成效。 東方甄選4月曾透露,自營產品單月在抖音的銷量近1億單,產品數量超過400款,撇除售罄、季節性產品,目前在售的自營品超過200餘款。3月份,東方甄選推出的新品達到61款,但東方甄選的自營產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蝦在今年初接連遭打假人士舉報,儘管東方甄選在兩個月後回應稱大蝦品質沒問題,但已影響了品牌聲譽。 此外,東方甄選從4月開始在北京市場推出「小時達」服務,主打的是用戶在直播間下單後,1小時內就可配送到家,配送範圍覆蓋北京五環內80%區域,明星主播也會化身配送員,隨機為消費者配送商品。在上線之初,該帳號每天直播約8小時,但近期的直播時間已經縮短至4至6小時,而且粉絲數量也僅有12萬,估計對銷售額的提升有限。 即時零售作為近三年的風口,已經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團(3690.HK)、京東(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聯網巨頭入場,這些平台不僅品類豐富,亦有成熟的倉儲、配送和供應鏈系統。在這個紅海市場中,東方甄選的自營選品數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東方甄選最近的市盈率約21倍,高於另一間直播電商公司交個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場對其看法仍然較為正面。即使東方甄選的多元化嘗試,顯示公司正尋找新的業績亮點,但這些努力還需要更多時間來驗證成效。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