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控股公司成和集團旗下的Chenghe Acquisition,表明不會投資總部或主要業務位於中國內地、香港或澳門的實體

重點︰

  • 這家有著中國背景的SPAC主攻金融科技,卻明言不會與主要在中國營運的企業合併
  • Chenghe Acquisition的管理層的背景幾乎全來自投行高盛,母公司去年已有另一隻SPAC上市,主攻大中華醫療保健業務

裴梓龍

最近,有一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SPAC)完成1.15億美元(7.7億元)首次公開募股,錄得4倍超額申購,强勢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市場。但是這家有著中國背景的SPAC,卻明言不會與位於中國大陸、香港、澳門或與在這些地區運營主要業務的任何實體進行初始業務合併,令投資者嘖嘖稱奇──爲何他們要排除這些如日方中的市場?

這家引起市場關注的SPAC是Chenghe Acquisition Co. (CHEAU.US),母公司爲投資控股公司成和集團。公司在招股時稱,會在任何業務、行業或地點追求業務合併目標,但打算專注於金融科技或技術驅動型金融服務公司,包括亞洲市場的人工智慧、大數據、雲和區塊鏈相關的公司。

SPAC在收購目標項目前,只是一家現金空殼公司,上市後通過增發股份收購私有公司,再讓對方上市。它的性質有如“借殼上市”,分別在借殼上市中的殼公司本身有業務,而SPAC則完全是空殼公司。

全球不少資金到潛力十足的中國市場尋求投資機會,Chenghe Acquisition卻表明不會收購主營業務在中國的任何實體,估計它看好的很可能是東南亞市場的金融科技企業,公司認爲併購這類公司可獲益於成和管理團隊的專業知識和能力。

那我們就要看看這家成和集團的管理層是什麽來頭。

根據成和集團的官方網站顯示,公司是一家在新加坡和香港都有辦公室的投資控股公司,主要投資科技、通訊及媒體(TMT)、醫療和消費等新經濟行業,主席是曾擔任中國長城資産(國際)首席投資官及首席運營官的李琦,他亦曾任職高盛亞洲董事總經理及中國證券主管,而李琦同時是Chenghe Acquisition的董事長

另有部署

至於Chenghe Acquisition的顧問委員會主席Ken Hitchner也曾在高盛工作,任職亞太區(日本以外)主席兼行政總裁;首席執行官王世斌同樣出身高盛亞洲,更曾在國家開發銀行工作,同時是香港數字資産交易所(HKbitEX)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業務官,在金融科技及數字資産有一定認知。

那爲什麽Chenghe Acquisition明言不會併購主營業務在中國的企業呢?原來成和集團早在去年1月已有另一家SPAC在美國上市,名爲HH&L Acquisition (HHLA.US),集資額更達4.14億美元,比Chenghe Acquisition高出2.6倍,更錄得10倍超額申購。這家公司已經將目標鎖定在大中華地區或亞洲市場的增長型全球醫療保健或相關業務,當中的管理層與Chenghe Acquisition也差不多,由Kenneth Hitchner擔任董事長,李崎則任職首席執行官。因此,Chenghe Acquisition不打算投資中國,並非因爲看淡中國經濟前景,而是早有其他部署。

然而兩者最不同的是,HH&L Acquisition中有一位相當厲害的人物,他叫方風雷,是這家SPAC的諮詢委員會主席,也是中國厚樸投資管理公司的創辦人兼董事長,而成和集團一直都有與厚樸投資合作。

方風雷是誰?他正是當年爲高盛打開中國大門的重要人物。

2004年,方風雷受命解决海南證券的危機,並引入了高盛,後來成立了高盛高華,可以說是中國第一代 “投資銀行專家”,更曾被評爲 “中國資本市場最有影響的十人之一”,參與過中石油(0857.HK)與中海油(0883.HK)上市,以及中國聯通(0762.HK)、中石化(0386.HK)與寶鋼股份(600019.SH)等企業重組項目。

1993年,方風雷參與了籌建中國首家中外合資投資銀行 “中國國際金融公司” (中金國際),並出任副總裁,當時的董事長、同時被市場認爲是方風雷導師的,正是現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那時任職建設銀行(939.HK)行長的王岐山拉攏了摩根士丹利共同成立中金國際,協助中國金融改革踏出重要一步,而方風雷就是協助成立中金國際的重要一員。

高盛背景

回望成和集團,整個團隊與高盛有著密切關係,兩家已上市的SPAC早已各自鎖定不同地區的科技業務,估計成和是想令投資者明白兩家SPAC雖然淵源一樣,但目標卻不同。HH&L Acquisition的總部設在香港,主攻大中華市場醫療科技;Chenghe Acquisition總部位於新加坡,主攻中國以外亞洲市場的金融科技,讓投資者可以按各自喜好作出選擇。

亞太區金融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根據畢馬威《2021年下半年金融科技動向》的數據,去年區內金融科技投資總額達275億美元,交易量達到破紀錄的1,165宗,當中以東南亞最爲活躍,主要因爲受到新冠疫情影響,銀行及商戶都需要不斷提升嵌入式金融服務、數字錢包及供應鏈金融服務能力。

由此可以推斷,成和成立Chenghe Acquisition,正是因爲看好東南亞快速增長的金融科技行業,加上區內國家也能受惠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機遇,相信未來“錢途無限”。

至於Chenghe Acquisition的管理層最終會看上那家金融科技公司,投資者只能相信 “高盛門徒” 的眼光了。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新聞

Sun Art Retail Group seeks transformation

贏盡對手輸給時代 大潤發謀轉型重生

近年電商崛起,網購盛行,令昔日在內地其門如市的大賣場面對極大困境,高鑫近日發盈警,業績按年轉盈為虧 重點: 高鑫上個財政年度虧損高達17億元 虧損主要來自關店而作出的減值,以及單價下跌所致   劉智恒 當港人每到周末周日搶著往深圳山姆購物時,昔日的內地大賣場「龍頭一哥」大潤發卻斯人獨憔悴,其母公司高鑫零售有限公司(6808.HK)突發盈警,截至2024年3月底的財年業績轉盈為虧,蝕16億(2.2億美元)至17億元,再對上財年則錄得盈利7,800萬元。 虧損主要是來自關閉門店、固定資產減值,以及為商譽作減值所致。若不考慮此部分,則淨虧損約6至7億元,主要是業務調整,以及顧客囤貨習慣減弱,引致單價減少。 大潤發不斷關店 高鑫表示,將會關閉長期虧損的門店,亦會考慮出售不良資產,同時續在長三角、珠三角、山東半島等區域密集佈局。集團預期現金流仍充足,並為未來業務發展及應對市場競爭提供充足資金儲備。 事實上,在網上購物大行其道的今天,一味靠平招徠的大賣場,其經營模式顯得有點兒過時。高鑫不斷收縮旗下門店的數目,截至2023年3月的財年,門店總數為582家,相比上一財年的602家減少了20家。市場非正式統計,2023全年,大潤發門店出現集體關閉潮,涉及的數目高達13間。 難怪高鑫的主席黃明端曾感慨萬千道:「我贏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時代;時代拋棄你時,連一聲再見都不會說。」 業務衰退下,高鑫的業績日走下坡,2022的財年虧損7.3億元,2023財年雖反彈微賺7,800萬元,但2024財年又再虧損逾16億元。今年2月,母公司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董事長蔡崇信也開腔,向投資者表示考慮慢慢退出傳統零售業務。 山姆逆境突圍 面對電商的不斷碾壓,傳統大賣場顯得無力招架,在極其劣勢下,沃爾瑪(WMT.US)旗下的山姆成為市場奇皅,它採用倉儲加付費會員模式,在逆境中殺出一條血路。2022年時,中國沃爾瑪的收入1,070億元,光山姆店就佔去61%。去年第四季度沃爾瑪在內地銷售額達288億元,同比增長11.3%,集團表示全賴中國山姆及電商業務持續增長所致。 山姆的美國競爭對手好市多(COST.US)也採用類似模式,在中國取已設六家門店,並取得不錯的成績。 眼見競爭死敵另闢蹺徑,高鑫也從旁偷師,去年在揚州開設首家付費會員店—M會員店。該店是以現有大潤發門店改造而成,經營面積1.2萬平米,至去年9月底,付費會員已超過5萬名,集團更計劃,今年在南京和常州的門店,亦改為M會員店。 山姆店成功將垂死的沃爾瑪救活,令人對倉儲式付費會員店刮目相看。首先山姆收取每名會員260元,這筆費用即時為集團帶來現金流。但要明白,既然大賣場不用付費,人們為何要付費予山姆?這才是關鍵所在。 我們先說說傳統大賣場的經營模式,其收入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銷售貨物的收費,另外是收取商家的入場費、上架費或堆頭費。後者是大賣場主要收入來源,然而大賣場以入場費為首要考量點,往往忽略了消費者的實際需要,變成只要商家付得起錢,大多來者不拒,於是貨種繁雜,花多眼亂,但貨品是否吸引消費者,又屬另話。 貨種獨特價格低廉 山姆店與大賣場的不同,一是貨品,二是價格。先說貨品,傳統大賣場貨品動輒兩三萬款,物種雖多,卻不一定是大多消費者需要;而且同質化高,這類貨幾乎甚麼地方也可買得到。山姆精準挑選的商品約在3,000到4,000個SKU(Stock Keeping Unit,最少存貨單位),主力針對目標消費者的需要,一些品種更不是隨意在別的店鋪可以買到。 集團更有自家品牌Member’s Mark,商品數量約在800項,從日用品到烘焙食品,更時常出現爆品,如原味麻薯麵包、美式烤雞、榴蓮千層、瑞士卷等。此模式不但實現了差異化,自家產品的毛利率亦相對較高。 由於貨品精簡了,再以大手採購,通過深度綁定供貨商而獲得頗高議價能力,自然就容易取得高折扣。而且,如上所述,傳統大賣場收取上架費,商家付了一大堆費用,羊毛出在羊身上,會將成本轉嫁予消費者,於是出現大賣場的貨品貴過小賣店。山姆店並沒此問題,貨品價格較別的地方便宜,那消費者也願意付出會員費去進場購物。 還有,逛店體驗也十分重要,山姆店雖然以倉儲式經營,但在裝修上也下了不少功夫,特別在貨品的擺設作出一番布局,讓消費者在購物過程中感受到不一樣。而且,部份山姆店旁邊也有別的大型遊樂地點或品牌店作為配套,如珠海店坐落於印像城,內有迪卡龍及不同商店,那消費者到山姆店,並非單純購日用品,而是作為一天的娛樂消費點。 山姆的成功讓高鑫狠下決心轉型,不過,在部署上高鑫肯定輸了先勢,山姆已成為該模式的領頭羊,品牌佔了先機。大潤發遲來的轉變,最終是邯鄲學步,東施效顰,還是能做到後發先至,超越先來者,暫時仍待時間證明。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Merger drives Luk Fook’s fourth-quarter sales growth

快訊:合併金至尊 帶動六福四季度銷售升

最新:六福集團國際有限公司(1361.HK)周四公布本財年第四季零售收入按年增長12%,已超越2019年的同季增長達一成。 利好:公司內地季度零售收入同比上升7%,香港及澳門亦升一成,整體零售收入同比已超過2019財年。 值得關注:集團表示,金價在3月創新高,地緣政治局勢又緊張,影響消費者購買意欲,加上人民幣持續下跌,導致3月份銷售放緩。 深度:六福主要從事黃鉑金首飾及珠寶的設計與銷售,於1991年成立並在97年上市。集團今年初完成收購香港資源(2882.HK)旗下的「金至尊」品牌,因而有助提升第四季度零售收入。另外,上季度淨增加230間分店,有218間是將金至尊的店鋪納入其下。六福指出,內地對鑽石產品需求疲弱,集團計劃積極推廣其它定價首飾產品,以改善業務表現。 市場反應:公司週五開市股價微跌,4.2%至17.7港元,股價處於過去52周的低位。 記者:劉智恒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ayuki opens 205 franchsed stores

對手競相申港上市 奈雪的茶四面楚歌

繼去年決定在直營店外開展多元化經營後,截至3月底,這家高端茶飲的店面網絡已有205家加盟店 重點: 因季節性因素,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開張速度有所放緩,公司還調整了加盟模式,希望擴大在小城市的影響力 自去年10月以來,至少有五家荼飲申請上市,令這家香港上市的茶飲商,在向投資者爭取資金的時候,增加了許多競爭 陽歌 茶飲連鎖店奈雪的茶控股有限公司(2150.HK)在最新季度業務更新的數據顯示,其門店數量增長急劇放緩、加盟業務亦起步緩慢;然而,值得關注的一點,並未出現在週四的文件里。這個未公開宣佈的事實,將是奈雪的茶最後一次以唯一在港上市的茶飲公司身份發佈,該行業通常也被稱作奶茶行業,源自它最著名的產品之一。 自去年10月以來,至少已有另外五家高端茶飲連鎖店申請在香港上市,包括1月提交IPO申請的行業領軍企業蜜雪冰城。其中,只有茶百道(2555.HK)過審,並於上周正式啓動上市,由本土巨頭中金公司和花旗承銷。 茶百道的上市首次提供了與奈雪的茶真實估值的比較,奈雪的茶2021年上市以來,一直是投資者在奶茶行業唯一的選擇。隨著新上市公司(就門店數量而言大部分都比奈雪的茶大)的出現,奈雪的茶在吸引投資者關注這一點上,面臨的競爭將大大增加,不得不加倍努力,才能保持他們對其增長故事的興趣。 奈雪的茶和許多同業在疫情期間都遭受了相當大的損失,因為中國嚴格的疫情防控,它們很多門店被迫關閉或面臨其他運營限制。更重要的是,它們售賣的高端茶飲大多是那種讓人“感覺良好”的產品,人們通常在進行社交時購買,而疫情期間社交相當有限。 因此,奈雪的茶和許多同行疫情期間都在虧錢,直到去年解除疫情防控後才恢復盈利。所以,在比較投資者喜歡誰時,看市銷率(P/S)比看常見的市盈率(P/E)更有用。 奈雪的茶市銷率只有0.72倍,考慮到任何成長型公司的估值普遍都應高於1倍,並且通常要高得多時,這個市銷率就顯得相當低了。茶百道上周提交的IPO啓動文件顯示,按每股17.5港元的IPO價格計算,其市值約為260億港元。以去年169億元的收入計算,該公司的市銷率為1.4倍,約是奈雪的茶的一倍。 但與咖啡連鎖運營商相比,茶百道這個市銷率也沒什麼值得興奮。本土咖啡巨頭瑞幸咖啡(LKNCY.US)和視中國為第二大市場的星巴克(SBUX.US)的市銷率都比它高,分別為2.1倍和2.7倍。 在這方面,關鍵是投資者對現在新入市的這批高端茶飲製造商非常謹慎,因為激烈的競爭可能會迫使其中一些在未來幾年倒閉。這意味著,我們可能會看到,這些股票在未來一兩年內流入市場時面臨一定的壓力。 增長緩慢 說了這麼多,我們再看看最新季報。報告顯示,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開業速度明顯放緩,這通常是天氣寒冷抑制消費所致。本季度,新開直營門店23家,截至3月底,門店總數達到1,597家。與去年第四季度的214家新店和第三季度的166家新店相比,新開店數量大幅放緩。 但我們也應該注意到,最新的門店數量比2023年3月底的923家直營門店增加了70%以上。 繼去年決定進軍特許經營業務後,奈雪還於3月底首次透露,店面網絡新增205家加盟店。儘管如此,該公司約1,800家直營和加盟店的總數,仍遠遠落後於茶百道在去年9月底的近8,000家,與蜜雪冰城當時冠絕同行的3.6萬家門店更是沒法比。茶百島和蜜雪冰城幾乎所有門店都是加盟店。 奈雪還首次詳細討論了加盟計劃的進展情況,計劃旨在幫助它擴展到中國的三四線城市。此番討論似表明,公司在嘗試更激進的擴張,以趕上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前,仍在試驗這種商業模式。 公司表示:“業務方面,2024年2月,我們優化了對加盟商的要求,門店店型更靈活,面積要求有所下降,單店投資金額也下降到人民幣58萬元。這將幫助降低加盟商的資金壓力,助力加盟業務持續增長。” 投資者對新財報並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港股週五早盤奈雪的茶股價下跌3.8%。以此計算,該股今年迄今為止已經下跌了約30%,較2021年的IPO價格下跌了90%,從中可以看到我們前面提到的投資者的懷疑態度。 加盟業務將不可避免地給奈雪的茶帶來新問題,最明顯的是品控和利潤率壓力。該公司目前的毛利率約為40%,相比之下,茶百道為34%,另外兩家已申請在香港上市的大型茶飲連鎖店滬上阿姨和古茗的毛利率約為31%。 總言之,由於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登陸港交所,投資者中短期內可能不會對奈雪太感興趣。但從長遠來看,如果公司能夠快速擴大加盟業務而不過多犧牲利潤率,它可能還可證明自己的吸引力。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Chow Tai Fook's first quarter sales rise 12%

金價屢創新高 周大福股價能否扭轉劣勢?

上周伊朗的無人機襲擊以色列後金價飆升至歷史新高,這家中國領先的珠寶銷售商能否從中受益 重點: 周大福今年前三個月的銷售額增長12.4%,高於公司截至2023年9月的中期的6%收入增長  作為中國最大的上市珠寶商,周大福可能會從近期金價升至歷史新高中受益 譚英 在痴迷於黃金的中國,周大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1929.HK)位於香港中環的展銷廳,是一個如夢境般的地方,展示了這種貴金屬的許多不同面貌,從沈甸甸的黃金飾品,到小巧的迪士尼主題兒童耳環。 公司1929年在廣州成立,並於1956年推出了999.99%的純度標準,這一標準隨後被香港政府採用,從而改變了整個行業。現在,隨著金價上漲,屢創歷史新高,該公司希望能乘上這股東風。從上周發布的最新經營數據來看,公司今年前三個月的增長相對強勁,似乎已經從這一波漲勢中獲益了。 公司表示,在截至3月底的三個月里,中國內地零售值增長了12.4%,內地市場佔比88.6%。另外兩個主要市場香港和澳門的銷售額也增長了12.8%。 根據國家統計局本週公佈的數據,今年前三個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了4.7%,達到120,327億元,增長速度遠不及周大福的增速。 然而,消息也不全是樂觀。在這三個月里,周大福在中國內地同店銷售同比下跌2.7%,同店銷量同比下降6.9%。在香港和澳門,同店銷售和銷量都增長了4.5%。 這次公布的最新數據相對有限,不包括實際銷售數據或其他財務指標。但這些數據確實反映了公司的銷售趨勢,可以作為衡量中國黃金和珠寶市場整體情況的標準。 黃金價格在過去四年里上漲了48%,而同期利率也在上升。這讓一些分析機構認為,加息可能會推高金價,就像上世紀70年代一樣。當時,由於美聯儲試圖抑制通脹,美國短期利率上升,黃金價格也隨之大漲,與現在的情況類似。 金價上漲可能會讓周大福這樣的黃金銷售商受益,當它公佈截至2024年3月整個財年的詳細業績時,投資者會尋找更多這方面的信號,這份財報很有可能在6月份公佈。 周大福從成立之初到現在,已經走過了很長一段路,已成為中國珠寶市場的一種 "金標",其中黃金珠寶是其主打產品之一。創始人周至元的女婿鄭裕彤將公司發展成為一家現代零售商。鄭裕彤91歲去世後,他的兒子鄭家純接過了公司的領導權。 對衝經濟的不確定性 過去兩年,由於人們認為黃金可以對衝經濟的不確定性,加上全球利率如果像許多人預期的那樣開始下降,其他投資的回報可能會降低,所以金價不斷上漲。 在周大福的最新季報中,更值得關注的數字包括中國內地鑲嵌珠寶、鉑金及K金首飾同店銷售下降19.5%,而在香港和澳門該類別降幅更大,達到27.2%。這可能反映了在疫情後經濟增長放緩的時代,人們對珠寶首飾的需求有所下降。 但內地黃金首飾及產品類別的同店銷售表現較好,增加3.4%。在港澳,銷售情況更佳,漲幅達16.6%。在這三個月里,該公司關閉了88家門店,但在截至2024年3月的整個財年中,仍增加了153家門店,門店總數達到7,548家。 截至去年9月的前六個月,公司錄得營收同比增幅為6%,總銷售額為495億港元,而最近一個季度,兩位數的銷售額增幅明顯高於這一數字。在截至2023年3月的上一財年,該公司的銷售額實際上下降了4.3%,至947億港元,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令全國零售商陷入困境。 公司截至9月的六個月,利潤增長了27%達到45.5億港元,毛利率上升1.3個百分點,至24.9%。 市場並未從周大福的最新數據中發現太多亮點。自消息公佈以來,該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周內下跌10%,自今年年初以來已經下跌了13%。1,000億港元的市值使其成為全球第12大奢侈品公司,排在它前面的是Prada(1913.HK;PRPO.F),後面是Pandora(PNDORA.CO)。 公司的市盈率為16倍,低於Pandora的20倍和Prada的26倍。但它遠遠領先於規模較小的中國同行周生生(0116.HK)的5倍,後者也是源自廣州,成立於1934年,並在1973年成為香港第一家上市的黃金珠寶公司。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