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改英文名为Hello Group,正值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因为来自中国政府的严厉信号而承压

重点:

  • 陌陌改英文名为Hello Group,或许反映出业务组合的调整,并且对美国投资者更为友好
  • 与起国际同行相比,该公司的估值较低,但是希望在改革探探业务之后,出现大的提升

阳歌

再见Momo Inc.,你好Hello Group(MOMO.US)。

这是来自这家中国领先的“约会”应用一条看似简单的讯息。该公司刚刚宣布更名,从周一开始,它正式的英文名改为Hello Group(中文名仍为陌陌)。在此前自成立起的十年里,其中还包括上市的七年,它的英文名都是Momo,和它的核心应用同名,常常被称作“中国Tinder”。

改名这事看起来十分简单,但现在来讲,凡是涉及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就没有什么简单的事情。就陌陌来说,它几乎没有对这一决定做出什么解释,给了很多空间让我们自己来诠释。

有几个不同的方法来看这件事。最直接的可能就是来看看,公司自2011年创立以后,做出了怎么样的业务调整。然后还有这样一个事实,它可能想淡化它的“中国根源”。最后,中国监管机构近来采取的行动,让所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都突然笼罩在不确定的阴霾之下。

在考察所有这些元素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投资者对更名的反应。自从公司在6月28日第一次宣布有意更名为Hello Group之后,股价已经跌了19%,虽然在公司更名正式获批之后,它在最近一个交易时段上升了3.7%。

年初至今,该股下跌了6%。与我们看到的其他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在这段时间的一些损失相比,这实际上是相对温和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从年初至今分别下跌了12%和17%,而搜索引擎行业的老大百度的股票已经损失了约四分之一的价值。

所有这些股票都因中国监管机构释放出的令人迷惑的信号而遭受重创。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网络监管机构表示对数据安全的担忧,以及证券监管机构担心很多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采用的颇有争议的“可变利益实体”(VIE)架构。

在这个方面来说,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刚刚发出了一个讯息,表示在未来会在处理此类情况时更具可预期性。这是指中国在监管事务方面相对缺乏经验,往往导致监管机构以突然和随机的方式宣布新政策,给受影响的各方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让我们来深入了解一下陌陌突然更名及其背后可能的原因。

最明显的原因可能是该公司在2018年收购了另一款名为探探(Tantan)的约会应用,高层管理人员认为,对公司的业务组合来说,探探有潜力会取得和最早的陌陌同等的重要地位。因此,人们可以把Hello这个名字理解为从更大程度上融入陌陌和探探这两个应用。与陌陌的英文旧名中更直接的“约会”含义相比,Hello这个名字还传达了一种更为温和的关系。陌陌的中文有陌生人见面的含义。

对外友好

还有一个问题是,要尽力让自己的名字听起来不是那么中国,在有些人看来,这是为了让自己对美国投资者更有吸引力,他们是该公司股票的主要买家。可穿戴设备制造商华米科技(Huami)也做了类似的事情,今年早些时候它把名字改成了对英语更友好的Zepp Inc.,这来自它当时收购的一家企业的名字。

对于试图在全球扩张的外国品牌来说,这种战略并不罕见,日本的松下(Panasonic)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样做的中国企业面临的一个风险是,此举可能会遭到中国活跃且不可预测的网络爱国人士的反对,这些人有时会给被他们盯上的国内外企业造成不小的麻烦。

此外,还有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问题,这个问题近来变化不断。有十几家公司已经申请在纽约上市,但由于最近北京方面发出的监管表态,这些公司在最近几周搁置了IPO计划,名称相似的共享单车服务商哈啰出行(Hello Inc.)就是其中一家。

哈啰出行上个月正式通知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将正式撤回4月份提交的IPO申请,它是为数不多这么做的几家公司之一。6月下旬,另一款约会应用、陌陌的直接竞争对手Soulgate也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原定筹资2.57亿美元的IPO,称正在寻找其他融资渠道。 

撇开更大的问题不谈,陌陌的终极问题是,该公司最近在基本面已经落后了,这不是仅仅改个名字就能化解的。今年前三个月,其收入下降3.4%至34.7亿元(5.37亿美元),第一季度利润降幅更大,下滑14%至4.62亿元。

该公司将疲弱的业绩部分归咎于探探业务的糟糕表现,并透露已于4月份更换了探探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进行了人事调整。

这个消息对Hello Group的估值没有产生太大影响,根据分析师对该公司2021年利润的预测,该股目前的市盈率(PE)仅为8倍。同样,最近开始盈利的美国同类型企业Bumble Inc.的市盈率要高得多,为30倍。就连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的市盈率都高出不少,达到27倍;Twitter的甚至更高,达到87倍。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新品牌Hello Group可能认为这次更名开启了这家成立十年的公司的一个新篇章。一方面,它希望摆脱多少带些负面的形象——一款鼓吹短暂、无意义关系的应用程序,转而支持更长期、更实质性的关系。与此同时,它正试图对其股票的主要买家——美国投资者变得更为友好,至少目前是这样。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恋离乡创博尔捷 侯正宇走上亿万之路

中国最大的临时工供应商,希望用“零工经济”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它严重依赖一个主要客户 重点: 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上市,计划探索老年护理和家政服务,希望在快递行业之外实现多元化 对投资者来说,这家人力资源公司最大风险,就是对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 谭英 侯正宇来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一个小镇,年轻时,他一心想在上海拥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个上海媳妇。21世纪初,刚失恋的他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商业中心,在一家造船厂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当家乡的劳动部门找他帮忙,将务工人员安置在上海的外资公司时,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时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和传呼机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从上海浦东劳动局手里,收购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及后成为今天的博尔捷核心。二十年后,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尔捷自称中国最大的“非传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传统用工平台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3.2%,通过为雇主安排临时工赚钱。招股说明书称,公司计划用IPO筹集的资金来拓展业务,在目前主要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临时工的基础上,同时提供养老护理人员和家政人员。 200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沿海城市外资工厂林立,侯正宇开始为它们提供职业学校毕业生,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扩大业务,开始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人,从后台税务部门的临时工,到工业园区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显出自由职业者(常被称作“零工经济”)的作用日渐增长,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越来越受欢迎。这类员工对雇主来说成本更低,因为他们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时才使用。和雇佣全职员工相比,这类员工给雇主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初步招股说明书中委托的第三方研究显示,中国提供此类非传统用工服务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830亿元增长了两倍多,达到去年的8,898亿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增长约一倍,从1.7万亿元增至3.5万亿元。作为非传统用工服务供应商,博尔捷及其同行做好了准备,以满足对临时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们的专长。 同为就业服务提供商的看准网(BZ.US,2076.HK)更专注于白领职位,去年利润增长10 倍,突显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猎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也突显了竞争之激烈。看准网和同道猎聘也可以为博尔捷提供一些关于上市风险的警示教训,因这两只分别于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现在都远低于IPO价格。 尽管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整体潜力巨大,但博尔捷也有明显的弱点。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它的收入结构,过去三年中,一个未具名的客户每年为其贡献了85%以上的总收入。该客户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按需劳动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过去三年里,博尔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为9.48亿元,比2022年的约10亿元下降了7%,但与2021年的9.875亿元相差无几。2022年的情况略有反常,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时常被困在家中,许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递来满足,该公司因此受益于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对快递员的需求帮助博尔捷把2022年的利润提高到了5,140万元,不过去年随着情况恢复正常,这个数字下降到了3,190万元。 在疫情的最后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扬,在2022年上升了近3个百分点,达到15.1%,然后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尔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纠纷的影响,主要涉及外卖骑手,导致去年支付给这些工人的赔偿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来自与骑手相关的费用,过去三年每年总计在8.28亿元至8.68亿元间。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用于支付给外卖骑手的佣金。博尔捷自有的300名员工的成本则较低,过去三年平均在8,000万元左右。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过向三名投资者出售优先股,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些投资者对博尔捷的估值略高于10亿元。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带来了挑战,但博尔捷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从配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受益,这些服务越来越受欢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电子商务产品到外卖餐饮的各种快递服务。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同比上涨26.7%至329.6,表明消费者对快递服务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据以往经验,公司可能只是在试水,以摸清投资者对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欧孚科技于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同道猎聘的1.77倍市销率 (P/S) 和看准网9.61倍市销率来推测博尔捷上市后的估值。如果以两者的中间值5倍市销率作准,它的估值将达到47亿元,远超2021/2022年最后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估值。对于一家由一个雄心勃勃的小镇男孩创立的公司来说,这个估值不差。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newly floated biotech can boast big-name backers and counts more than a dozen biopharma heavyweights among its customers, but it is still awash with red ink.

“AI制药第一股”登场 晶泰科技盈利前景未明

全球收入排名前20的生物制药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户,其股东背景星光熠熠 重点: 过去三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66.7%,显示良好的业绩增长前景 晶泰科技的客户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每年约有超过三成客户流失    莫莉 近年来,随着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崛起,AI技术与医疗健康领域的融合亦深深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AI制药重新成为热门赛道。中国AI制药赛道的头部选手晶泰科技(2228.HK),作为首家循港交所上市规则18C申请上市的专特公司、也是港股的“AI制药第一股”,获得投资者的支持,首日上市开高2.1%,中午收盘升幅更扩大至12.3%。 晶泰科技的热度从招股期间就已凸显,接获超额申购102倍,在景气度一般的香港新股市场中,表现堪称优异。晶泰科技以5.23港元定价,集资约9.9亿港元,上市市值约179亿港元,满足未商业化特专科技公司上市时市值达100亿港元的要求。 于2015年成立的晶泰科技,主要业务是通过量子物理的计算、人工智能及自动化技术,为制药及材料科学行业提供研发解决方案及服务。招股书显示,全球收入排名前20的生物制药公司中,有16家是晶泰科技的客户,公司还与辉瑞(PFE.US)、强生(JNJ.US)及德国默克集团(MRK.US)等很多世界领先的制药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 晶泰科技的业务有两大板块,其一是药物发现业务,主要指小分子和大分子药物的发现和开发,其核心平台包括ID4智能化药物发现平台和XupremAb抗体研发平台,从合作项目中,晶泰科技可获得首付款、里程碑付款或特许权使用费等。其二是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例如:包括药物晶体形式筛选、晶体结构解析到结晶工艺开发等方面的固态研发服务,以及自动化化学合成服务,为制药及材料科学行业及其他行业的客户提供标准或定制的自动化解决方案。 2021至2023年,晶泰科技的收入分别为6,280万元、1.33亿元及1.74亿元,期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66.7%。这离不开2023年5月晶泰科技与跨国制药企业礼来(LLY.US)达成的大笔合作订单,根据协议,晶泰科技利用其特有的小分子药物发现平台 ID4Inno识别潜在候选药物,礼来将负责这些候选药物的临床和商业开发过程,这个超级订单的预付款和里程碑收益最高可达2.5亿美元,是中国AI制药单个药物研发管线金额最高的合作。 在2023年,晶泰科技的药物发现业务和智能自动化解决方案业务,分別贡献了8,773万元和8,669万元收入。值得注意的是,在药物发现业务中,约九成的收入来自于“被投资方客户”,即客户以股权交换而非现金支付的方式向晶泰科技付费。这种EFS(Equity for service)模式在医药外包(CXO)行业并不鲜见,维亚生物(1873.HK)就曾以该模式投资多家初创企业,但是当行业遇冷,公司手持的股份估值大跌,就会拖累业绩表现。晶泰科技在招股书透露,公司已经围绕上下游关键产业链和技术孵化和投资了数家创新型公司。 招股书显示,晶泰科技上市集资所得,约75%将用于提升研发能力及解决方案提供能力,包括升级基于量子物理的综合技术平台,构建生物医学垂直领域生成式AI模型、招聘人才等;约15%用于提升国内外商业化能力;另约10%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业绩隐忧 作为AI制药的头部企业,晶泰科技在上市前已经完成了8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7.32亿美元,其中最后一轮融资在2021年7月进行,投后估值达到19.68亿美元。在AI概念加持下,晶泰科技股东星光熠熠,腾讯 (700.HK)是公司主要股东,上市前持股比例为13.7%,红杉中国、软银愿景基金、中国生物制药(1177.HK)、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等亦有份投资。本次上市更引入了8名基石投资者,包括恒基地产(0012.HK) 联席主席李家杰、百奥赛图(2315.HK) 、国盛资本等合共认购约3.4亿港元等值股份。 虽有大量明星股东加持,但晶泰科技的盈利似乎仍遥遥无期。过去三年,其亏损净额分别为21.37亿元、14.39亿元及19.14亿元。其中,公司的同期研发开支分别为2.14亿元、3.59亿元和4.8亿元,反映成本快速持续上升。 另一方面,晶泰科技的客户留存率似乎不算很高,在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有75名、120名及187名客户,同期的客户留存率分别约为67.5%、51.4%及64.9%,说明每年有约30%的客户流失。相比之下,CXO行业的龙头药明康德(2359.HK; 603259.SH)的前十大客户留存率高达100%,用户粘性极高。 在AI制药赛道中,可与晶泰科技相提并论的,是准备冲击港交所上市的英矽智能,这间公司于2022年8月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投后估值为8.95 亿美元,远低于晶泰科技的市值。AI制药概念的确具有强大吸引力,但是当二级市场对盈利无期的生物科技企业信心渐失之际,投资者亦需要谨慎观望晶泰科技的业绩前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stablished in 2006, Zhou Hei Ya is a food-processing company that produces and sells cooked and marinated products and was listed in Hong Kong in November 2016.

快讯:周黑鸭CEO请辞 董事长兼任

最新:食品加工及零售商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1458.HK)周三公布,张宇晨因个人发展原因,已辞任行政总裁及执行董事职务,董事长周富裕将兼任行政总裁。 利好:周富裕为周黑鸭的创办人,于行业拥有20多年经验,是该公司取得现时成就的主要驱动力,由于他对公司业务已相当熟悉,因此于经历人事变动时兼任行政总裁,或能为公司带来稳定作用。 值得关注:从公司管理角度来看,为免控制权集于一身,以及确保职责分明,主席及行政总裁两个职位应该由不同的人担任。 深度:周黑鸭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生产及销售熟食卤制品的食品加工企业,于2016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该公司上市后快速扩张,截至去年底的门店总数达3,816间,覆盖中国28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内的331个城市。不过,自从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发后,其业务受到严重干扰,令净利润一度大挫,即使去年经济活动已回复正常,其盈利水平也未能返回疫情前水平。 市场反应:周黑鸭股价周四上升,中午收盘涨1.2 %至1.73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讯:1药网与斯利安药业订战略供应协议

最新:药品分销商1药网(YI.US)周二公布,与药物研发及销售商北京斯利安药业建立战略供应合作伙伴关系。 利好:该协议将深化双方在零售市场的合作,1药网将利用大数据、数码营销和云服务,协助斯利安药业的产品进入更广阔的在线线下市场,并扩大其药品的可及性。 值得关注:协议未有列明双方合作的规模,也未有透露1药网能藉着合作协议获得多少利益。 深度:1药网成立于 2010 年,营运着一个中国领先的数字及移动医疗保健平台,连接患者与药品和医疗保健服务,向中国各地的在线和线下药店销售药品,它与 500多家国内外药厂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全国 47万多间个体药店和中小型连锁药店提供服务。今年一季度,该公司报告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营运利润,主要因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场反应:1药网的股价周二在纽约下跌1.8%至1.08美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