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nnovative drug company has so far brought only two products to market, and its high sales expenses make investors worry about fallout from an anti-corruption drive.

医疗反腐打击股价 荣昌生物寄望新适应症

这间创新药企业虽然只有两款上市产品,但较高的销售费用率,让投资者担心它受到医药反腐风波连累 重点: 荣昌生物上半年销售费用率高达83%,公司称商业化能力仍处于前期建设阶段,因此需较大投入 其重点产品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获受理,一周内股价累计涨幅高达17.7%   莫莉 最近,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医药反腐行动正在雷厉风行,反腐涉及医药生产、供应、销售、使用、报销等各个产业链环节,让本来已低迷的医药股雪上加霜。许多销售费用较高的医药公司受牵连,无论是传统药企还是创新药企业,近期的股价都迎来了数轮下跌,荣昌生物制药(烟台)股份有限公司(9995.HK; 688331.SH)便是其中代表之一。 本轮医药反腐从7月21日正式拉开帷幕,荣昌生物的股价也从7月31日的高点50.3港元一路下行,整体跌幅在医药板块中排名前列,8月2日,其港股的单日跌幅更高达13.6%。荣昌生物是一间创新药企业,现有两款产品获批上市,分别是自身免疫领域药物泰它西普以及ADC(抗体偶联)药物维迪西妥单抗。 虽然荣昌生物的产品线并不复杂,但是该公司较高的销售费用率,让投资者担心其受到医药反腐的波及。建银国际发表报告称,由于制药商对积极营销的态度发生变化,预计从三季度起,医院对荣昌生物的所有一般采购将会推迟,因此建银国际认为,该公司本年度不太可能达到该行先前预计的收入目标,将其年度亏损预测上调至最高11.3亿元。 荣昌生物上半年投入销售费用3.5亿元,同比增长达到133.5%,销售费用率近83%,而2022年的销售费用率仅为57.1%。财报显示,销售开支主要集中在“员工薪酬”和“市场开发费”,两者分别支出2.19亿元和1.06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加143%及116%。 荣昌生物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销售规模扩大,各项销售开支增加,而且商业化能力仍处于前期建设阶段,需持续投入较多的团队建设费用和学术推广活动开支。目前,荣昌生物自身免疫商业化团队已组建超过 600 人的销售队伍,肿瘤科商业化团队也已有近 600 名销售人员,两大团队分别已准入超过600家医院。 上周日,荣昌生物宣布旗下泰它西普新适应症上市申请,已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受理,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RA)。如果顺利上市,这将是泰它西普获批的第二个适应症。这款药品2021年3月获附条件批准上市,当前可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成年患者的治疗。2021年底,泰它西普通过谈判被纳入国家医保乙类报销目录。受此利好消息鼓舞,荣昌生物沉寂已久的股价受到提振,消息公布后的一周内股价不断上扬,五个交易日内累计大涨17.7%。 财务风险犹存 荣昌生物的动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同样与其在国产ADC药物领域的领先地位有关。在新药研发领域,ADC赛道正成为继PD-1抗体之后的又一大热点,而中国的国产ADC药物中仅有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获批上市,可以用于治疗HER2表达胃癌(GC)及尿路上皮癌(UC)患者。今年4月,维迪西妥单抗联合放疗治疗HER2表达局部晚期实体瘤患者的新药临床研究申请获批,有望打开更大的市场空间。 今年上半年,荣昌生物实现营收4.19亿元,同比增加20%,净亏损达7.03亿元,较上年同期扩大约2.14亿元。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在于高额的销售费用以及研发开支。上半年公司的研发开支为5.4亿元,同比增长20.2%,泰它西普和维迪西妥单抗后续适应证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39亿元和1.05亿元,此外荣昌生物还有9款药物管线正处于临床开发阶段,可见烧钱之路未到尽头。 在其A股的半年报告中,荣昌生物还特别提到“新药上市申请等注册工作、上市后的市场推广等方面将带来高额费用,均可能导致短期内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从而对公司日常经营、财务状况等方面造成不利影响”。截至6月30日,公司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1.2亿元,较2022年12月31日的20.7亿元大幅缩减。 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研发及商业化投入高企的情况下,荣昌生物未来的运营资金将会高度依赖外部融资。产品授权(license-out)是创新药企业获取收入的另一条路,不过,荣昌生物在2021年已经将维迪西妥单抗亚洲区(不包含日本、新加坡)以外的临床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授予了全球ADC药物开发领域中的领先企业Seagen,获得首付款2亿美元(14.6亿元)、最多为24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销售分成。财报显示,维迪西妥单抗在海外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短期内无法为荣昌生物贡献新的收入。 荣昌生物在港股的市值约213亿港元,市净率约4倍,同为创新药企的信达生物(1801.HK)的市净率则为5.2倍,不过信达生物上半年的亏损已大幅缩减八成,营收亦远高于荣昌生物,可见投资者给荣昌生物较低估值,实属有迹可寻。未来,荣昌生物能否抓住在ADC领域的先行地位创造更佳业绩,还有待时间考验。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WuXi Biologics is spinning off its WuXi XDC ADS unit

药明生物分拆药明合联  “药明系”港股再冲刺

乘着市场对ADC药物的热度,药明生物通过分拆药明合联在资本市场吸金 重点: 市场预计2022年至2030年,全球ADC药物复合年增长率达30% 按2022年的营收,药明合联是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达9.8%    莫莉 在新药研发领域,抗体偶联(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赛道正成为继PD-1抗体之后的又一大热点,无论传统巨头抑或是新兴生物药企,都纷纷上马ADC项目,这也让专攻ADC领域的CRDMO(合约研究、开发及生产组织)业绩大增。 全球生物大分子CXO龙头企业药明生物(02269.HK)上周日公布,将拆分专注于ADC及其他生物偶联药的CRDMO业务于港交所上市,同一天,该业务的实体药明合联,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分拆消息公布后第一个交易日,药明生物的股价曾在早盘上涨3.8%至39.25港元(36.27元),但随后高开低走,全日仅升0.53%。 药明生物在公告中表示,分拆交易完成后,药明合联仍继续是药明生物的并表子公司,如今ADC及生物偶联物市场正处于增长拐点,分拆公司独立上市,将提升市场认知与认可度,把握这一快速增长的市场机遇。 药明合联成立于2020年12月,由药明生物及药明康德(603259.SH ;02359.HK)子公司合全药业,分别出资1.2亿美元(8.7亿元)及8000万美元,两间公司分别持股60%和40%。虽然这是一间颇为年轻的公司,但是“药明系”在该领域耕耘已久, 2013年药明生物成立了专门的ADC CRDMO业务部门,随着ADC药物市场的高速发展,药明生物于2018年在无锡建立单独及专用的ADC设施。合全药业亦在上海、江苏等地,拥有可以生产高活原料药的实验室,可以为客户生产ADC药物。 药明合联背靠 “药明系”两大巨头,如今已在生物偶联药物市场占据一片江山。据招股书引述的研究报告,按2022年的营收计,药明合联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达9.8%。截至2022年底,药明合联有94个进行中的整体项目,占同年全球生物偶联药物外包整体项目总数的35%以上。 ADC赛道火热 ADC药物是2020年以来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之一,这种药物是通过专门设计的连接子(Linker),将小分子药物(即细胞毒性有效载荷)连接到生物成份(即抗体)上组成,结合了二者高特异性靶向能力,和强效杀伤癌细胞的优势,可以实现对癌细胞的精准高效杀灭,也被称作“生物导弹”。相比于当前标准的癌症治疗方法,ADC药物疗效更精准,副作用也更小。 全球首款获批上市的ADC药物诞生于2000年,近年来因技术改善,ADC药物开发取得重大进展,在2019年至2022年期间,美国FDA批准的生物制剂中,ADC药物占15.4%。其中部分药物显示出良好临床效果,例如针对HER2+靶点的ADC药物Enhertu,在上市第三年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12亿美元。因此,全球药企也在纷纷加快ADC药物的研发,截至3月底,全球有500多项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当中有222款为ADC候选药物。招股书引述的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ADC药物的市场规模为79亿美元,预计2030年ADC药物市场将进一步增长至647亿美元,2022年至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0%。 由于ADC药物涉及小分子药物和生物载体的偶联,需要同时覆盖大分子和小分子的跨学科专业知识,研发较为复杂,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大多数医药企业依赖外包合作伙伴进行ADC开发。2022年全球ADC开发及生产的外包率高达70%,远高于一般生物药34%的外包率。 在此背景下,药明合联的业绩近年来水涨船高,2020年、2021年及2022年的营收分别为9600万元、3.11亿元、9.90亿元,同期分别实现盈利2630万元、5490万元、1.56亿元。截至2023年5月31日,药明合联的未完成订单金额高达3.73亿美元。招股书披露,药明合联已成功赋能多个ADC药物,在15个月内完成从DNA到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相比传统开发时间几乎缩短一半。2022年以来,中国有十家生物医药公司,与海外合作伙伴达成ADC对外授权交易,当中有八家是药明合联的客户。 “药明系”再壮大 一般来说,生物医药企业分拆业务上市,是为了增强融资能力以支持研发。但是药明合联已经有成熟的盈利能力,且并未引入外部投资者,也就没有急于上市的压力。药明生物2022年的营收高达152.7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50.5亿元,药明合联贡献的营收占比仅6.6%。但是ADC业务增长前景明确,是当前最受关注的赛道。药明生物选择此时分拆,除了如公告所说的“可以获得独立的融资平台和资金支持,提升产能和完善全球布局”,更像是一次利用市场热度进行吸金的资本运作。 在生物医药上市公司中,“药明系”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主要包括专注化学药和小分子药物CXO(医药外包)的药明康德,和专注生物药CXO业务的药明生物两大巨头。药明生物是2017年由药明康德分拆大分子业务后上市的企业,两者互相独立,但背后的主要股东一致。 由药明康德与美国Juno公司2016年共同成立的药明巨诺(2126.HK),已于2020年11月登陆港股,被视作“药明系”的第三架马车。不过,曾经被市场寄予厚望的药明巨诺,由于商业化之路不顺,股价已持续下跌两年,当前股价不足3港元,较当时的招股价23.8港元缩水近九成。作为创始股东的药明康德近年来也在大幅减持,现已退出主要股东行列。 从估值来看,当前药明生物的市盈率约为35倍,与兄弟公司药明康德的19倍相比,存在明显溢价。倘药明合联成功上市,获得大笔融资以扩充规模,药明生物作为母公司,将获得更大增长动力。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科伦药业再分拆公司 默沙东真金白银支持

由科伦药业分拆上市的科伦博泰,除了获得跨国药企默沙东的丰厚对外授权合约,更获对方斥资入股支持 重点: 科伦博泰暂无商业化产品,去年收入大增是因为部分研发管线对外授权 不到两年间,该公司的融资估值已翻倍,并获IDG资本、礼来亚洲及高瓴资本等资深医疗投资机构入股   莫莉 生物医药行业在经历一年多的“资本寒冬”后,近期已重获市场青睐,未盈利的创新药企业也重新踏上冲击港股旅途。上周一,科伦药业(002422.SZ)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四川科伦博泰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上市申请,并由高盛和中信证券担任联席承销人。 科伦博泰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等抗癌药的研发,现有33项正在研发的药物管线,13项已经处于临床阶段,进度最快的PD-L1单抗药物泰特利单抗注射液KL-A167,已于2021年向中国药监局申请上市,但仍然未获批。据招股文件引述的报告,科伦博泰是中国首批、也是全球为数不多已建立全面一体化ADC开发平台的生物制药公司。 根据母公司科伦药业1月公布的数据,科伦博泰亏损严重。2019年至2021年,其收入从1,101.7万元逐步增至3,341.2万元,但这三年的亏损额约为8亿至9亿元,累计达24.8亿元。不过,在去年前9个月,其收入突然大增至6.24亿元,亏损也明显收窄至3.21亿元。 不过,该公司仍然未有任何商业化产品,期内收入大增是与部分研发管线的对外授权(License-out)有关。迄今为止,科伦博泰已签署了9项对外授权合约。2022年,该公司与跨国药企默沙东(MRK.US)订立了三项与ADC研发管线有关的合作协议,涉及9项ADC资产,前期及里程碑付款合共高达118亿美元(812亿元)。同时,科伦博泰亦与英国药企Ellipses Pharma、和铂医药(2142.HK)分别订立合作及授权合约。 坐拥突破性药物 科伦博泰主攻的ADC药物领域,是2020年以来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之一。ADC药物由靶向特异性抗原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和小分子细胞毒药物,是通过连接符(Linker)偶联而成,结合了二者高特异性靶向能力和强效杀伤癌细胞的优势,可以实现对癌细胞的精准高效杀灭,被称作“生物导弹”。 招股文件引述的报告显示,ADC的全球市场规模自2017年的16亿美元快速增长至2021年的55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5.9%,预计从2021年至2030年仍将以31.2%的复合年增长率高速发展。 科伦博泰的核心产品SKB264,是一种靶向晚期实体瘤的新型滋养层细胞表面抗原2(Trophoblast antigen 2,TROP2)的 ADC药物,有望成为中国首款国产TROP2 ADC,于2022年7月获得国家药监局突破性疗法认定。TROP2经常在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胃癌、卵巢癌等高患病率或难治愈的癌症中过度表达,因此成功靶向 TROP2的药物拥有巨大市场潜力,也是当前ADC药物研发领域最热门的靶点之一。 2022年5月,科伦博泰向默沙东授出在大中华区以外地区的SKB264独家开发及商业化权利。同年7月和12月,科伦博泰分别再与默沙东进行对外授权合作。在12月签订的合作协议中,默沙东同意向科伦博泰支付首付款1.75亿美元,未来里程碑付款总额最高为93亿美元。该合作是至今由中国公司获得的最大生物制药对外授权交易,按2022年交易金额计,也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合作。 默沙东高度看好科伦博泰的发展前景,在达成多项药物授权合作后,默沙东更投入真金白银入股科伦博泰。去年12月底,科伦博泰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默沙东投资了1亿美元。在IPO之前,默沙东拥有科伦博泰6.95%的股权,是科伦药业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最新估值百亿元 在多项药物对外授权的加持下,科伦博泰的市场估值快速上升,亦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入股。在2021年的A 轮融资中,资深医疗投资机构IDG资本、礼来亚洲、高瓴资本等加入,投后估值约为50亿元。在2022年生物医药行业资本寒冬中,科伦博泰成功完成了B轮融资,除了默沙东之外,还有IDG资本、国投招商等老股东跟投,公司的投后估值翻了一倍,达到100亿元。 科伦博泰背靠大树,获母公司科伦药业源源不断输血。截至2022年9月30日,科伦博泰从科伦药业借款达28.76亿元,今年初,科伦博泰将尚未偿还科伦药业的25亿元借款进行了“债转股”,意味当前所有借款均已偿付。科伦药业以输液业务起家,是中国输液行业中最大的生产商。 值得一提的是,科伦药业刚刚推动了另一间子公司川宁生物(301301.SZ)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川宁生物去年12月27日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5元,上市首日即大涨101%,最近仍徘徊在9元到10元水平,比发行价格高近一倍。 科伦博泰近期刚提交招股文件,暂无招股价、招股数量等具体信息,若以B轮融资的估值计算,科伦博泰的市销率为12倍,ADC药物研发企业荣昌生物(9995.HK; 688331.SH)的港股市销率则为12.9倍,反映两者估值相当。由于荣昌生物已有两款产品成功商业化,如果科伦博泰的研发管线能加速兑现商业化利益,当该公司获批上市时,或许投资者愿意给予更高估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